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廿二1~2「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

         「洞」應付了屬靈的需要。掃羅居於王位,並有很多的擁護者。那時整個國家都在他手上,神在最高的主權裡也承認他的職位,然而,你不會發現神是與他同在。只有大衛是在聖靈塗抹之下,他必須與神一同到曠野去。因此,那個洞就成了他的總部。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以及不滿現實情況的一大群人,都聚集到他那裡去,他就成了他們的首領。他們在四顧無路中來到亞杜蘭洞投靠大衛,因為他們不能從別的地方解決他們的需要。

         大衛是主耶穌現在被棄絕的預表。直至今天,群眾仍不斷的投向主耶穌的裡面尋求蔭庇。他們渴望得著在聖靈管理下那個實際。他們來到主面前,主也接納他們成為忠心的跟隨者。他們所走的是一條孤單的道路,——與人為的系統對峙總是孤單的——但這些在主耶穌被拒絕的日子,而聚集在祂名下的核心小群,當主再來登寶座掌王權時,就會成為主所特別珍愛的同伴。――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二十二3「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

我們若完全見自己交給神,神為我們作的,是沒有窮盡的。大衛看不清楚神對他全盤的計畫,他只有一個概念而已。我們呢?有些的事顯明是神的作為,我們應該數算。

兒子的靈——祂賜給我們兒子的心,使我們認識神是我們的父,也知道耶穌基督將父神啟示出來。在客西馬尼園,在變像山上,呼叫神阿爸父。

救贖的恩——祂救贖我們脫離一切的罪,使我們無可指摘。在這罪惡的世代中,行事為人有聖潔與公義,以敬虔度日。

聖靈的膏——祂以恩膏使我們的事奉滿有基督的香氣,且在人心犁出極深的地土,可以栽種,以期望長久的佳果。

榮耀的分——我們必有分于祂兒子的榮耀,在地上享受救恩,在天上同登寶座,我們蒙召原是為此。

誰能明白神的期望呢?祂不只為我們在地上施恩,也在天上,當我們生命進入永恆之中。「我們現在是神的兒女,將來如何,還未顯明。」(約翰壹書三章二節)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二十二8自衛與自危】「無人告訴我,為我憂慮。」

  疑忌別人的苦果,是深陷於感覺危險的泥淖,全是自己幻想造成的。這種自危的心態,使他長久處於自衛的緊張狀態,費盡心力跟自己的黑影搏鬥。
  掃羅王嫉妒大衛,疑忌大衛,以至失卻理性,到了瘋狂的邊緣。他從前的平靜失去了,鎮日手塈黖蛜j,叫護衛人員站在旁邊;他把對付大衛,當作了首要的生活目標。掃羅說:

“便雅憫人哪,你們要聽我的話!耶西的兒子能將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各人嗎?能立你們各人作千夫長,百夫長嗎?你們竟都結黨害我!我的兒子與耶西的兒子結盟的時候無人告訴我;我的兒子挑唆我的臣子謀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無人告訴我,為我憂慮。”

  作為最高領袖,說這番話,不僅可恥,也是可哀。這樣的精神狀態,是邪靈的工作。
  狹窄的心,使掃羅畫小圈子,周圍只有本族的便雅憫人還可信任。他像幫派頭目一樣口吻,直接說:只有跟隨我,聽我的話,才可以升官發財。這簡直是把國家名位土地來賄賂人。而且他更鼓勵自己人打小報告,連兒子的行動也得監視,向他告密;約拿單與大衛結盟還是事實,誣指兒子挑唆,意圖製造政變,謀害他,純粹是他想像的。越懷疑人,誰都不相信,越加自危,然後自憐:我到了這樣地步,也沒有人為我憂慮。
  掃羅王鼓勵告密,讒謗的小人就來了。多益就前來述說祭司亞希米勒與大衛之間的來往,硬把二人說成共謀,還捏造祭司為大衛求問耶和華,連神也牽涉在陰謀集團堙C這引得掃羅進一步而殺人;多益是熱心的幫凶。不敬畏神的人,別人不敢作的事,他作得出來,是公然與神為敵了。(撒上二二:6-19
  這顯明邪靈的工作,一步一步的發展。起初是嫉妒,看見大衛得勝就不舒服,惡性發作;像該隱見神喜悅亞伯就生氣。掃羅忘了,殺了大衛,是魔鬼最歡喜的事,沒有人保衛以色列國,它可以肆意侵害;而且彌賽亞的降生,就不能成為事實。由恨大衛,而至懷疑所有人的忠貞,包括自己兒子在內,誰都不信任,造成孤立自危,覺得時時需要自衛。再下一步,就是殺人了,而且殺神的祭司,無法無神,要向神宣戰!人到此地步,還有更可怕的嗎?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