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二十四5「大衛心中自責。」】

有敏感的良心,而且隨從它的感動,即使人與事加以反對也在所不計,這才是好的。大衛與跟隨他的人們只要將劍插過去,就結束他們艱困的流浪生涯。看來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但大衛不願乘人之危,現在掃羅正在山洞中休息,大衛只割下他一塊衣襟。

行動雖然容易——這事若作在神的受膏者身上,大衛決不能作。我們有時也在割人的衣襟,在言談中批評,沒有尊重人的人格與聲譽成就。我們這樣不顧到別人,心中不是該自責嗎?我們不是應該認罪悔改嗎?

環境即使有利——在那附近一定有許多山洞,王卻只進入這個,就是大衛與他屬下所躲藏之處。一般說來,這是證明王該落在他敵人的權利之中了。但是有利的環境並不維護大不正確的行動,機會並不使錯誤的事因此正當。

大家公認同意——他們都催促大衛進行。但是一般人的標準究竟不高。大衛卻始終維持一個崇高的標準與理想。我們也不可以大家的標準來判斷。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二十四17以善報惡】「你以善待我,我卻以惡待你。「

  掃羅是只會看見別人錯的人,所有的人都有錯,他永遠不承認自己有錯。直到有一天,真正面對自己的問題。
  掃羅不止一次,興師動眾,務求得大衛而後快。但總無法追得上。有一次,意外的跟大衛非常接近,卻絕不是他自己所願意的。
  大衛和跟隨的人,逃避到死海西岸隱基底的牧野,藏在路旁一個洞的深處,成了負隅之虎,不是被消滅,就必須反噬;這兩條不得已的路,都是大衛所力圖避免的。他之所以逃避,不是膽怯不敢相搏,也不是力弱不堪一擊,而是力避同胞相殘的內戰。這是勇者自制的柔和,是由於他敬畏神的節制。現在是被逼得欲退無路了。
  意外的,掃羅不曾想到大衛藏匿在那堙A而指揮軍隊入洞搜索,而是個人進去解決自然的需要。跟隨大衛的人,知道大衛是耶和華所膏立的王,認為是神將敵人交在他手堙A既然民無二主,除去掃羅而登上王位,他們想望的,不就是這樣一天嗎?良機難得,眼下就是正合宜的時候了,勸他及時動手。
  但大衛的看法不是這樣。他看見了神。大衛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上二四:1-7)不錯,神應許將仇敵交在他手堙A但大衛不以為掃羅是仇敵;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大衛是神的僕人,所以掃羅不屬於仇敵之類,而且因他受膏為王,大衛不能反對神,所以必須承認他是“我的主”,必須敬畏神和君王,而知道是“在耶和華面前”,就不敢伸手作惡。
  那時,掃羅解脫外袍放在一旁;大衛悄悄用歌利亞的刀,割下他衣襟的一角,作為證據。我們有時也會這樣,饒恕了別人,卻要把證據抓在手中不放。隨後,大衛為此而自責,因為不僅多此一舉,而是對神所立的王不敬。但掃羅看了,聽了大衛的話,受愛感動而放聲大哭,承認自己不義;並且屈服了,知道大衛必作王,懇求施恩不剪除他的後裔。愛的能力比刀更強大,可以刺透最剛硬的心。(撒上二四:8-22
  神的兒女們,願我們效法大衛的榜樣,看見不論在甚麼境遇,都是出於神的手,敬畏神,而不敢自己伸手。也要知道,愛是不計算人的惡,連證據也不必抓在手中吧!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上二十四17~21學習謙和和忍耐】大衛這次的舉動,教訓我們說:‘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中,遇到怎麼樣的冤屈問題和不公平的對待,都不要為自己伸冤辨屈,要一直的面向著神,神就要負我們完全的責任。’

在屬靈的工廠上,天天,甚至時時都會有不公平的對待臨到我們,叫我們忍受冤屈和種種的遭遇,為要讓我們學習謙和和忍耐。

一個真正合乎神心意的人,是不會用肉體的辦法為自己建造王宮的。你若要點起‘火把’圍繞自己,先把自己包圍起來,叫別人不准靠近你,也不能靠近你,到最後你必被火燒著,躺在悲慘之中。這樣的實事在屬靈的歷史上面也真不少。

有一位神的僕人,在二三十年代,曾被神大大使用過,跑遍南洋群島、東南亞、中國南方各省,建立了很多教會。

後來我從一位元老院長那裡得到消息說:“哎呀!某某人的下場很悲慘!”

我就很驚奇的問他說:“為什麼會悲慘哪!”

他說:“他雖建立了很多教會,但現在沒有一個教會同情他,沒有一個聽他講道了。”

我說:“怎麼會到這個地步呢?不可能吧!誰不知道他是東南亞的大佈道家,寫過不少書呢?”

他說:“因為他後來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我問:“他犯了什麼錯誤呢?”

他說:“這位老僕人把守著每一個教會,像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東南亞,包括中國南方一些地方,他一個都不放鬆,不論哪個教會要辦什麼事情,都得經過他。若不通過他的允許,他就不承認,甚至連你這一個人就要被開除。因為他說:這是我建立的教會,誰也不能夠侵犯我的權威,不通過我,誰也不能私自辦事情。”

我聽了這位老院長的交通,心中在想:一個人有多大的力量,要這樣的霸權呢?教會是屬靈的團體,不是個人的組織;教會是聖靈的工作,一個人能把教會治理好嗎?是建立不好的。雖然你把權柄霸在手裡,誰也不敢侵犯你,但是你所說的話,誰還肯聽呢?因此說,人的聰明、人的才幹,在屬靈的事工上一點也用不上;不順服聖靈,沒有屬靈的亮光,只憑肉體不能供給人生命的需要。

所以我又問這位老院長說:“後來他的光景怎麼樣呢?”

他說:“因為他開除來開除去的,各地的同工都慢慢的離開了他,不願意和他交通,不願意見他的面。所以他就氣得大發雷庭,並寫信罵同工,發電報責備同工,打電話召他們來,但是誰也不願意靠近他。到最後他沒有辦法,只好一個人坐在房間裡,連門也不出,整天生氣、怨恨,後來身患重病悲殘而死,落到何等可憐的地步啊!”——李慕聖《工人大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