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四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二十四5「大衛心中自責。」】

有敏感的良心,而且隨從它的感動,即使人與事加以反對也在所不計,這才是好的。大衛與跟隨他的人們只要將劍插過去,就結束他們艱困的流浪生涯。看來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但大衛不願乘人之危,現在掃羅正在山洞中休息,大衛只割下他一塊衣襟。

行動雖然容易——這事若作在神的受膏者身上,大衛決不能作。我們有時也在割人的衣襟,在言談中批評,沒有尊重人的人格與聲譽成就。我們這樣不顧到別人,心中不是該自責嗎?我們不是應該認罪悔改嗎?

環境即使有利——在那附近一定有許多山洞,王卻只進入這個,就是大衛與他屬下所躲藏之處。一般說來,這是證明王該落在他敵人的權利之中了。但是有利的環境並不維護大不正確的行動,機會並不使錯誤的事因此正當。

大家公認同意——他們都催促大衛進行。但是一般人的標準究竟不高。大衛卻始終維持一個崇高的標準與理想。我們也不可以大家的標準來判斷。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二十四17~21學習謙和和忍耐】大衛這次的舉動,教訓我們說:‘不管在什麼樣的環境中,遇到怎麼樣的冤屈問題和不公平的對待,都不要為自己伸冤辨屈,要一直的面向著神,神就要負我們完全的責任。’

在屬靈的工廠上,天天,甚至時時都會有不公平的對待臨到我們,叫我們忍受冤屈和種種的遭遇,為要讓我們學習謙和和忍耐。

一個真正合乎神心意的人,是不會用肉體的辦法為自己建造王宮的。你若要點起‘火把’圍繞自己,先把自己包圍起來,叫別人不准靠近你,也不能靠近你,到最後你必被火燒著,躺在悲慘之中。這樣的實事在屬靈的歷史上面也真不少。

有一位神的僕人,在二三十年代,曾被神大大使用過,跑遍南洋群島、東南亞、中國南方各省,建立了很多教會。

後來我從一位元老院長那裡得到消息說:“哎呀!某某人的下場很悲慘!”

我就很驚奇的問他說:“為什麼會悲慘哪!”

他說:“他雖建立了很多教會,但現在沒有一個教會同情他,沒有一個聽他講道了。”

我說:“怎麼會到這個地步呢?不可能吧!誰不知道他是東南亞的大佈道家,寫過不少書呢?”

他說:“因為他後來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我問:“他犯了什麼錯誤呢?”

他說:“這位老僕人把守著每一個教會,像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東南亞,包括中國南方一些地方,他一個都不放鬆,不論哪個教會要辦什麼事情,都得經過他。若不通過他的允許,他就不承認,甚至連你這一個人就要被開除。因為他說:這是我建立的教會,誰也不能夠侵犯我的權威,不通過我,誰也不能私自辦事情。”

我聽了這位老院長的交通,心中在想:一個人有多大的力量,要這樣的霸權呢?教會是屬靈的團體,不是個人的組織;教會是聖靈的工作,一個人能把教會治理好嗎?是建立不好的。雖然你把權柄霸在手裡,誰也不敢侵犯你,但是你所說的話,誰還肯聽呢?因此說,人的聰明、人的才幹,在屬靈的事工上一點也用不上;不順服聖靈,沒有屬靈的亮光,只憑肉體不能供給人生命的需要。

所以我又問這位老院長說:“後來他的光景怎麼樣呢?”

他說:“因為他開除來開除去的,各地的同工都慢慢的離開了他,不願意和他交通,不願意見他的面。所以他就氣得大發雷庭,並寫信罵同工,發電報責備同工,打電話召他們來,但是誰也不願意靠近他。到最後他沒有辦法,只好一個人坐在房間裡,連門也不出,整天生氣、怨恨,後來身患重病悲殘而死,落到何等可憐的地步啊!”——李慕聖《工人大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