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暫編提要

 

壹、書名

 

【本書書名】本書的希伯來文古卷與《撒上》原為一本書,以書中主要人物撒母耳為書名。──《啟導本聖經註釋》

 

貳、作者

 

【書之著者】 本書究為何人所著,是歷來解經家很費討論的問題,雖名為撒母耳記,卻非撒母耳之手筆,以本書所記史事,遠在撒母耳之死後。有人言此書是著于分國以後,因在撒母耳記上276節有話說:“因此洗革拉屬猶大王,直到今日。”但此“猶大王”並不一定是分國以後的猶大王,以在大衛時代,即早有猶大國與以色列國的稱呼;當稱大衛為猶大王,伊施波設為以色列王。惟我們若看所記大衛的歷史,而不記其死,則知作此書時,諒大衛尚在;所以有人說此書為先知拿單所作,較為可信。諒前書大半為撒母耳所作,後書為拿單所作,亦或為先知迦得所寫(代上29:29)。── 賈玉銘《撒母耳記下要義》

作者】
    (一)撒母耳在大衛即位之前就已經去世,所以不可能全是是撒母耳寫的。
    (二)猶太人的傳統,巴比倫的他勒目記載「撒母耳是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五章
          一節以前的作者,也寫了士師記,其他的由先知拿單和迦得補充」。
    (三) 代上 29:29  提及撒母耳、拿單、迦得三位先知都記載了「大衛王始終
          的事」。
    (四)許多書籍提及本書作者可能是 王上 4:5 提及的「拿單的兒子撒布得」
          因為他可以輕易的由父親拿單與所羅門王拿到相關的史料。

── 蔡哲民等《查經資料》

作者  在摩西五經中,有特別指出其中某些部分系摩西所著,相比之下,撒母耳記中並沒有提供有關其作者的線索。根據猶太傳統說法,《撒母耳記上》的頭二十四章是撒母耳所著。記上其餘部分,以及《撒母耳記下》系拿單和迦得所著(見代上29:29)。──《SDA聖經註釋》

 

叁、寫作時地

 

寫作時間】
    (一)撒母耳記上下涵蓋的日期大約是西元前一千零五十年到西元前九百七十
          年之間。
    (二)撒母耳記的成書時間,應該在大衛死後,更可能是所羅門晚年以後,也
          就是大約在西元前第十世紀末以後。且由於撒母耳記沒有寫到北國的滅
          亡,所以成書時間應該在西元前722年北國以色列滅亡以前。

── 蔡哲民等《查經資料》

 

肆、主旨要義

 

【書之要旨】   全書所載無非論大衛為王。第815節可為全書的鑰節:“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 ── 賈玉銘《撒母耳記下要義》

【本書要旨】本書為撒母耳記上之延續,係記載大衛生平中最重要之一段。撒母耳記上是說到大衛的早年、被召、遭難、逃亡等等。本書是以大衛在猶大登基開始,記載他登基在位四十年間(五45)之成功與失敗,着重于他轉敗為勝的事蹟,并以他臨終前的一段日子作為本書的結束。── 楊震宇《每日讀經》

 

伍、寫本書的動機

 

【為什麼要讀撒母耳記下?】

任何人若想要明白神在人身上作工的法則,并了解大衛是如何成為一个『合神心意的人』,就必須讀本書。

本書使我們認識:

·     神的公義必須追討罪(民三二23),因為神的寶座是立在公義的根基上。掃羅的陣亡和亞瑪力少年的被殺(撒下一1016);押尼珥的被殺(撒下三727);大衛犯罪以后,家庭里的凶殺、兒子叛變、臣仆作亂(撒下十二1015);國內三年的飢荒(撒下二一),民間三天的瘟疫(撒下二四)。這些都是說明公義的神不能容忍罪,必須追討。

·     神有恩典和慈愛(詩三十5),只要人真心悔改之后,仍能得到洁淨和赦免;當然應得的刑罰是不能免去的(撒下十二13)。

·     大衛(意親愛的)是基督的預表,如牧者(撒下五2;撒上十七3435;約十1115),受膏的君王(撒下二4;五3;路一33;徒四2627),得勝的主(撒下五710;林前十五57,約十六33),再者大衛的國度,亦為基督國度之預表(撒下七1316;路一3233;西一13)。

在舊約歷史中,本書是一本感人的傳記,其地位相當重要。大衛一生得勝、失敗、苦難和復興的經歷,都是重要而且寶貴的教訓,我们可从中得到许多教訓、安慰和幫助。縱觀大衛的生平,其中最感動我們的,就是他轉敗為勝的經過。── 楊震宇《每日讀經》

寫作目的:描述以色列由神權體制過渡到君王權體制的歷史。── 蔡哲民等《查經資料》

 

陸、本書的重要性

 

大衛在位四十年,道途並非完全平坦,宮廷內外變亂時生。本書以大半篇幅記述王室中的明爭暗鬥,和大衛的軟弱與失敗,包括與拔示巴的私情,對兒子押沙龍的嬌縱。大衛被迫逃亡河東以避叛軍和戰勝回朝之間,人間冷暖百態盡呈史家筆下。

本書在神學上的重要性,因先知拿單所宣佈的“大衛之約”而臻極峰。此約不只答應大衛王朝堅固,所羅門可完成他建造聖殿的心願;也應許一個永遠的王,出自大衛一脈,人類將因彌賽亞(基督)的到來,而有永久的正義與和平。──《啟導本聖經註釋》

 

柒、本書的特點

 

特色】
 (一)撒母耳記上下原本是一卷書,西元前一個世紀,七十士譯本完成時,撒母耳記和列王紀被稱為「王朝統治時期」的四卷書。此時撒母耳記才被分為上下兩冊。分卷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書卷長度太長,一個皮卷或蒲草紙無法抄完,所以就分為上下卷。
 (二)撒母耳記上下與列王記用詞遣字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例如:常用「xx登基時oo歲,做王yy年」來紀錄一個君王歷史。
 (三)以色列傳統將撒母耳記與約書亞記、士師記、列王記歸類為「前先知書」。

── 蔡哲民等《查經資料》

 

捌、本書與其他聖經書卷的關係

 

【書之地位】

    ()對於歷史書       解經家常稱撒母耳書為歷史書的中心,因全部歷史書,無非表明基督為君王;大衛則為全盛之王,且為合神心意之王;在他一生為王的事蹟,多有可以表顯基督之處,故本書可為歷史書的中心。

    ()對於撒母耳記上     就本書與撒母耳記上而論,若無撒母耳記下,則撒母耳記上即無結果;所以研究本書,須先研究撒母耳記上 1626章所載:大衛之出身、事業、受膏與逃亡等事。

    ()對於列王紀     本書是說王國由分而合的經過,列王紀是說由合而分之經過;且顯明于分國以後,猶大國比以色列國所以仍能鞏固建立之原因何在。

    ()對於啟示錄      啟示錄是表明彌賽亞將來如何得勝仇敵,建立天國;正是成全大衛的盟約,應驗大衛的預表,因為基督必要坐在大衛的位上,治理他的禧年國。

── 賈玉銘《撒母耳記下要義》

 

玖、鑰節

 

鑰節:

()‘大衛就知道耶和華堅立他作以色列王,又為自己的名以色列使他的國興旺。’(五12。)

()‘大衛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八14。)

── 倪柝聲《聖經提要》

【本書鑰節】

「大衛就知道耶和華堅立他作以色列王,又為自己的民以色列使他的國興旺。」(撒下五12)

「你為什麼藐視耶和華的命令,行他眼中看為惡的事呢?你借亞捫人的刀殺害赫人烏利亞,又娶了他的妻為妻。你既藐視我,娶了赫人烏利亞的妻為妻,所以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撒下十二910)

「耶和華的靈藉著我說,他的話在我口中。」(撒下廿三2)

── 楊震宇《每日讀經》

 

拾、鑰字

 

鑰字:‘牧養。’(五2,七7。)── 倪柝聲《聖經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