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一1「掃羅死後,大衛擊殺亞瑪力人回來,在洗革拉住了兩天。」

   〔呂振中譯〕掃羅死後,大衛擊殺了亞瑪力人回來,在洗革拉住了兩天;

   〔暫編註解〕洗革拉城的確切位置不詳,當在猶大南部,屬西緬支派(書十九15),後來淪入非利士人手中。大衛躲避掃羅追殺,投奔非利士王亞吉,准他和全家住在此城(撒上二十七57)。

         “洗革拉”位於南地,在別是巴以北約十二英里(16公里)。

         「洗革拉」:猶大盡南邊的一個城邑(書15:31),曾落在非利士人手中,後由非利士王贈與大衛(見撒上27:6)。

         掃羅的死為大衛登上王位預備了道路。在掃羅與非利士人進行殊死之戰的時候,大衛正在進攻劫掠洗革拉的亞瑪力人(撒上30章)。他不是馬上得知掃羅死訊的。

     掃羅大約死於西元前1010年。

         「洗革拉」:距離基利波山大約120公里,顯然這個人是特意來邀功領賞的,不然一個戰敗的士兵,不會跑120公里來報信。

         本書和《撒上》在希伯來文古卷原是一本書。本章繼續講掃羅兵敗,伏刀自刎(撒上三十一16)以後發生的事。但立即點出本書的主角大衛,他此時已大敗亞瑪力人,救回妻兒財物,報了亞瑪力趁他不在,洗劫洗革拉城之仇(撒上三十章)。

         《撒母耳記上》和《撒母耳記下》這兩卷書是沒有間斷的。本章的事件是前面歷史的繼續。

 

【撒下一2「第三天,有一人從掃羅的營裡出來,衣服撕裂,頭蒙灰塵,到大衛面前伏地叩拜。」

   〔呂振中譯〕第三天,忽見一人從營堭衛麂綵堨X來,衣服撕裂,頭上放土;一到大衛面前,就伏地叩拜。

   〔暫編註解〕“撕裂衣服,頭蒙灰塵”:是一般人哀掉死者的表示(參書七6;撒上四12)。撕裂衣服也許代表內心難過,哀痛欲裂;蒙灰之俗來源不詳。

         “衣服撕裂,頭蒙灰塵”。哀悼的表現,那是由於掃羅的死。

         「衣服撕裂、頭蒙灰塵」:表示哀慟,是當時報噩訊者的習俗。

         第三天。就是大衛回到洗革拉的第三天,不一定是掃羅死後的第三天。

     衣服撕裂。似乎在為大衛同胞的失敗而悲傷(見書76;撒上412;撒下1532;伯212)。

     叩拜。報信的是一個亞瑪力人(見13節註釋),屬於曾偷襲大衛的營地,又被大衛擊敗的那個民族(撒上3011718)。但他的父親僑居以色列。他本人顯然是掃羅軍隊的一員(見第3節註釋)。他伏地叩拜可能是表示自己承認大衛在以色列中的新地位。

     掃羅的「營」:「軍隊」、「軍營」。

         「衣服撕裂,頭蒙灰塵」:這樣哀悼的裝扮就表示要報告壞消息。

         「伏地叩拜」:「俯伏在地跪拜」,這通常是對神明或君王表達敬意的方式。暗示這個亞瑪力人把大衛當成有君王的身份。

         2~16將本節至16節所記和《撒上》三十一章的記述比較,這個報信的少年人所講的話有幾點不同:1,殺死掃羅的是這個亞瑪力人,而非拿兵器的人不肯刺他,他自己伏刀而死;2,這裡說有戰車、馬兵緊緊追趕掃羅。《撒上》只說有弓箭手;3,這裡說掃羅為痛苦所抓住,那裡則說他受箭射傷甚重。一個可信的解釋是:這個少年人說的是謊話,他大概伺伏在基利波山。劫掠陣亡或受傷官兵的財物,在掃羅已死而追兵尚未到達前,發現掃羅遺體,取了冠冕和鐲子來見大衛,以為大衛聽到追索他命的人已死,必會厚厚酬謝他;不知道殺害神的受膏者掃羅乃是死罪,招來殺身之禍(1416節)。

         2-16  掃羅被殺:此處有關掃羅被殺的情形與撒上31:2-5的描述有出入, 引起一些學者的猜測,認為本章6-10, 13-16節為後人的穿鑿附會 。不過,有學者認為二者的出入可有以下的解釋:掃羅雖伏在刀上 (撒上31:4)但久未死去,故他稍後請路過的亞瑪力少年殺他 (撒下1:9)。 或有可能這亞瑪力少年撒謊,其實他發現掃羅的屍體,並在非利士人追至以先取下掃羅的遺物,前來向大衛邀功索賞。似乎大衛對他的話並未盡信(4:10)。

 

【撒下一3「大衛問他說:你從哪裡來?他說:我從以色列的營裡逃來。

   〔呂振中譯〕大衛問他說:『你從哪堥茠滿H』他對他說:『我是從以色列營堸k來的。』

   〔暫編註解〕「以色列的營裡」:這亞瑪力人大概是以色列軍隊雇用的勤務兵。

         有人對這個亞瑪力人是否掃羅軍隊的戰士提出疑問。有人認為“我偶然到基利波山”(6節)暗示他只是偶然到場的。但一般人是不大可能偶然到戰爭腹地去的。“偶然”最好理解為在激戰中他碰巧遇到受傷的掃羅。

 

【撒下一4「大衛又問他說:事情怎樣?請你告訴我。他回答說:百姓從陣上逃跑,也有許多人撲倒死亡,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也死了。

   〔呂振中譯〕大衛又問他說:『事情怎麼樣了?請告訴我。』他說:『民眾從戰場上逃跑,也有許多人仆倒死亡,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也死了。』

   〔暫編註解〕這個青年人衣服撕裂,頭蒙灰塵地(2節),表明以色列已慘遭失敗。大衛急於想知道細節。

     「陣上」:「戰爭」。

         1:4 這個少年人僅報告「掃羅」和「約拿單」的死訊,可能是因為他只認識這兩個人或確認這兩個人的死訊,也可能是他過濾了信息之後只報告大衛他最在意的兩個人之死訊。如果是後者,那這個人應該非常了解以色列的政治狀況。

 

【撒下一5「大衛問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怎麼知道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死了呢?

   〔呂振中譯〕大衛問向他報信的青年人說:『你怎麼知道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死了呢?』

 

【撒下一6「報信的少年人說:我偶然到基利波山,看見掃羅伏在自己槍上,有戰車、馬兵緊緊地追他。」

   〔呂振中譯〕向他報信的青年人說:『我踫巧在基利波山上,忽見掃羅靠在自己的矛上,又見有車輛和馬兵首領緊緊地追上他。

   〔暫編註解〕這個青年人所說的情況與撒上313-6所記載掃羅的死況不符(見撒上314註釋)。亞瑪力人編造故事是想領賞。他因為自己所說的行為會受到大衛的讚揚。

     「偶然」到基利波山:「碰巧」。

         「伏在」自己槍上:「倚在」、「倚靠」、「支撐自己」。

         610 亞瑪力人所說的故事跟撒母耳記上三十一章36節的記載有所不同,而且明顯是虛構的。他聲稱殺死掃羅(掃羅實際上是自殺的),顯然是想得到讚譽或獎賞。他是一個意圖在戰場上掠奪圖利的人。他經過掃羅屍首的時候,便拿了王的冠冕和鐲子去證實他所杜撰的故事。

 

【撒下一7「他回頭看見我,就呼叫我。我說:我在這裡。

   〔呂振中譯〕他向後一轉,就看見我,便呼叫我;我說:『看哪,我在這堜O。』

 

【撒下一8「他問我說:你是什麼人?我說:我是亞瑪力人。

   〔呂振中譯〕他問我說:『你是誰?』我對他說:『我是亞瑪力人。』

   〔暫編註解〕◎「我是亞瑪力人」:這人在此露出破綻,掃羅既然不肯死在非利士人手中,怎麼會願意死在另一個外族人手中,而且亞瑪力人還是以色列人的世仇。

 

【撒下一9「他說:請你來將我殺死,因為痛苦抓住我,我的生命尚存。

   〔呂振中譯〕他對我說:『請站在我身旁,將我殺死;因為我只是感到暈眩,我的生氣還在。』

   〔暫編註解〕「痛苦抓住我」:原文意思不大清楚,大概是指掃羅受傷臨死前感受的痛苦。

         「痛苦」:「劇痛」。

 

【撒下一10「我准知他撲倒必不能活,就去將他殺死,把他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拿到我主這裡。

   〔呂振中譯〕我準知道他仆倒後必活不了,就去站在他身旁,將他殺死,把他頭上的王冠、手臂上的環子、拿到我主這堥荂C』

   〔暫編註解〕此人將冠冕、鐲子拿到大衛處,可能他已接受大衛是王位繼承人。

         這個亞瑪力人顯然是最早看見掃羅屍體的人之一,因為他發現了掃羅的冠冕和鐲子。他用這些物品作為掃羅已死的證據。青年人把這些東西獻給大衛作為效忠的標誌,就次承認大衛為將來的君王。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得到優厚的報賞。

     「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應該都是君王身份的象徵。

         ◎此處亞瑪力少年描述的經過與 撒上 31:1-6 的記載不同,大概是這個少年人趁非利士人還沒有來處理戰場前,就先發現掃羅的遺體,或者這個少年人是掃羅部隊的雇傭兵,所以知道掃羅的死亡。劫掠掃羅的遺物,意圖來大衛處領賞。

 

【撒下一11「大衛就撕裂衣服,跟隨他的人也是如此。」

   〔呂振中譯〕大衛就把衣服撕裂;跟隨的人也都撕裂衣裳。

   〔暫編註解〕“撕裂衣服”。憂傷哀悼的表示。

         大衛雖常遭掃羅追殺,但仍尊重掃羅,因他是神所膏立的(參撒上24:6; 26:11)。大衛在此的哀悼是真摯的。

         這個舉動表明以色列未來君王的真正偉大。他表現出真正的悲傷。雖然掃羅一貫以大衛為對手要尋索他的性命,大衛對他卻並不懷惡意。大衛的表現不是人類本性的自然反應,而是因他心中懷藏神的慈愛和憐憫。作為一個真以色列人,大衛為國王的死而悲傷;作為個人的摯友,他為情深意重的約拿單的死亡而悲痛。

     「撕裂衣服」:這是一種哀悼、痛苦的表現,特殊的是不只大衛一個人表示哀悼、痛苦,「跟隨大衛的人」也有同樣的表現。表示大衛真的是能夠把他的獨特理念傳達給他的屬下。

         1112大衛本來要被迫幫助非利士人與自己的人民作戰,雖倖免手足相殘的悲劇(撒上二十九611),卻不能不為一代英雄掃羅和情同手足的約拿單及同胞的戰死而悲痛。“哭號禁食到晚上”是近東民族對死難者深切哀悼的表示(創二十三2;撒上三十一13)。

 

【撒下一12「而且悲哀、哭號、禁食到晚上,是因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並耶和華的民以色列家的人倒在刀下。」

   〔呂振中譯〕為了掃羅和掃羅的兒子約拿單、並為了永恆主的眾民、以色列家的人、就號咷哀哭,禁食到晚上,因為這許多人都倒斃於刀下。

   〔暫編註解〕掃羅不是一個人倒下的。許多以色列人都和他一同倒下。他們是耶和華所揀選的子民,是大衛所屬教會的成員。儘管他們存在種種缺點,基督仍關愛和引導他們。這些大衛視為弟兄和朋友之人的喪生,使大衛悲痛欲絕。

 

【撒下一13「大衛問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是哪裡的人?他說:我是亞瑪力客人的兒子。

   〔呂振中譯〕大衛問向他報信的青年人說:『你是哪堛漱H?』他說:『我是個寄居人的兒子、是個亞瑪力人。』

   〔暫編註解〕「亞瑪力客人的兒子」:寄居以色列人中的亞瑪力人。

         你是那裡的人?大衛在為掃羅舉哀的時候,這個亞瑪力人在旁邊閑站著,不理解面前的場景。大衛從第一陣悲痛中恢復過來後,就轉向旁邊的青年人,想進一步瞭解他所承認之罪行的細節。

     客人。ger,“寄居者”。他的父親的僑居以色列的亞瑪力人。

     「亞瑪力客人」:「亞瑪力寄居者」,亦即僑居以色列的亞瑪力人。

 

【撒下一14「大衛說:你伸手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怎麼不畏懼呢?

   〔呂振中譯〕大衛對他說:『你伸手殺害永恆主所膏立的,怎麼還不畏懼呢?』

   〔暫編註解〕大衛曾有兩次機會奪取掃羅的性命,但他不敢舉手攻擊神所膏立的人。他視殺害國王是罪行為對民族和神的嚴重犯罪。一個外人,居然敢殺害神用聖油所膏立的國王,大衛認為這是滔天大罪,必須嚴懲不貸。

 

【撒下一15「大衛叫了一個少年人來,說:你去殺他吧!

   〔呂振中譯〕大衛叫了一個青年人來,說:『你上前去、把他殺掉。』那青年人刺他一刀,他就死了。

   〔暫編註解〕亞瑪力人所承認的罪行必須處以死刑。是他自己的話定了他的罪。即使這個青年人沒有真的殺死掃羅,大衛這樣判決也是無可指摘的。該案件的證據似乎是不容爭辯的。正義很快得到了伸張。

     1:15 原文是「大衛叫了一個少年人來,說:【你去殺他吧!】少年人就把他殺了,他就死了」。

         15~16 大衛似乎相信該亞瑪力人的話,並根據他親口的作證,以殺害王的罪名,命人把他處死了。

 

【撒下一16「大衛對他說:你流人血的罪歸到自己的頭上,因為你親口作見證說:我殺了耶和華的受膏者。’”少年人就把他殺了。」

   〔呂振中譯〕大衛先對他說:『你流人血的罪歸到你自己頭上,因為你親口作證控訴你自己、說:我把永恆主所膏立的殺死了。

   〔暫編註解〕◎這個亞瑪力少年沒算到大衛和大衛的跟隨者是這種人,居然把「耶和華的受膏者」身份看得比「自己的王位」、「自己的仇恨」大,結果白白喪失自己的性命。我們是否也會看壓迫我們的人的身份比我們的權益大呢?

 

【撒下一17「大衛作哀歌,弔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

   〔呂振中譯〕大衛唱了以下這首哀歌、來悼念掃羅和掃羅的兒子約拿單;

   〔暫編註解〕大衛為掃羅和約拿單深感悲痛,就用一首感人的詩歌來傾吐他的真誠和高尚的情操。他用這首哀歌表達他對掃羅勇敢和能力的最後敬意,以及他對約拿單的深情厚意。在詩歌裡他沒有絲毫的怨恨,也沒有因那不讓他在國內安生的對手去世而感到慶倖。參大衛為押尼珥之死而作的較段哀歌。

     「作」:「吟唱」。

         「哀歌」:「輓歌」。

 

【撒下一18「且吩咐將這歌教導猶大人。這歌名叫弓歌,寫在雅煞珥書上。」

   〔呂振中譯〕看哪,這歌是寫在正直人詩歌集上的。他說:『猶大阿,哀哭哦〔傳統:要教導猶大人開弓〕!

   〔暫編註解〕《雅煞珥書》依原文意義可譯為“正義者之書”,是古代讚美英雄的詩歌集,現已散佚(參書十1213)。為逝去的人物作挽詞或哀歌以示追思,也是東方民俗。“弓歌”或為一種戰歌,在練習弓箭時歌唱,激勵戰士同仇敵愾。

         “雅煞珥書”。以色列人的戰爭歷史,當中有詩歌紀念一些重要的事件和偉大的人物(比較書一○13)。

         「弓歌」:便雅憫人善用弓箭(參代上8:40; 12:2),大衛可能以此紀念屬便雅憫支派的掃羅和約拿單的英勇(參22)。

         「雅煞珥書」:參書10:13注。

         弓歌。該希伯來詞語的原意不明。因為以下的內容似乎與弓沒有關係。有人認為這是一首戰場的挽歌,所以大衛將之命名為“弓歌”。弓是當時的主要武器之一,是便雅憫人所特別擅長的(見代上122;代下1481717)。

     雅煞珥書。這卷書早在書1013中就提到過。當時以色列人在約書亞的率領下在亞雅侖谷取得了勝利。《雅煞珥書》的內容我們不得而知。它似乎是一本詩選,記錄了以色列早年的重大事件和人物。大衛哀悼掃羅和約拿單的哀歌可能編入這本詩集(見書1013註釋)。

     1:18 原文是「且吩咐將這弓教導猶大人;看哪,寫在雅煞珥書上」。

         「弓」:實際的意義不明,可能是音樂名、樂器名或真的是武器的「弓」。

         「雅煞珥書」:原文是「正直人之書」、「正義者之書」。

 

【撒下一19「歌中說: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

   〔呂振中譯〕以色列阿,憂傷哦〔傳統:美麗〕!他在你的山丘上被刺死;英雄怎麼竟仆倒阿!

   〔暫編註解〕大衛對掃羅表示無限景仰,稱之為“尊榮者”、“大英雄”。全首哀歌無絲毫怨言,用“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來歌頌掃羅的戰功,為以色列民抵禦外敵,取得富庶和平(24節)。

         “你尊榮者”。即掃羅和約拿單。“山上”。即基利波山,掃羅逝世的地方。

         「尊榮者」:與下句「大英雄」同。

         「在山上」:原作「在你的山上」(25節「在山上」亦同);指基利波山。

         尊榮者。sedi,“美麗”或“尊榮”。七十士譯本以該希伯來詞源於詞根 nasab,意為“樹立”起來,作為柱子,故將這句話譯為‘以色列啊!為被殺者立起石碑。”

     大英雄。見第25節。哀歌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哀悼掃羅和約拿單。第二部分專門哀悼約拿單。

     「尊榮者」:「美麗」、「榮美」、「尊榮」、「羚羊」。

         被「殺」:「刺穿」。

         「大英雄」:「大能的勇士」,原文是複數,指掃羅和約拿單。

         19-27此哀歌正符合以色列人的慣例,對死者歌功頌德,隱惡揚善。

 

【撒下一20「不要在迦特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揚,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誇。」

   〔呂振中譯〕不要在迦特報信;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消息,免得非利士人的女子喜樂,免得沒受割禮者的女子歡躍。

   〔暫編註解〕迦特和亞實基倫都是非利士人的城邦,一近一遠,用以喻全非利士境。大衛不願敵人以掃羅的倒下為快事,他咒詛基利波山,要雨露不降其上,因掃羅和約拿單都死在山上。

         “不要在迦特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街上傳揚”。迦特和亞實基倫是兩個重要的非利士城市。不要在那媔Ж迭A這樣,非利士的婦女便不會因以色列人的暫時受挫(掃羅戰死)而慶祝歡樂。參看撒母耳記上十八章67節的腳註。

         「迦特」、「亞實基倫」:為非利士的重要城邑。本節意思參彌1:10注。

         迦特。亞吉的都城(撒前211012272-4)。大衛曾經在那裡住過。“不要在迦特報告”似乎成了一句諺語(見彌110)。

     亞實基倫。非利士的主要城市之一。在詩歌裡,迦特和亞實基倫代表整個非利士。

     未受割禮之人。聖經裡經常用這個詞指非閃米特族的非利士人(士1431518;撒上146172636314;代上104)。關於希伯來以外的民族行割禮的習慣,見創1711註釋。

     女子。由女子來慶祝得蒙拯救和民族的重大勝利,已成慣例(出1521;撒上186)。

     「迦特....亞實基倫」:迦特是離以色列最近的非利士城市,亞實基倫則是離以色列最遠的非利士城市。

         「矜誇」:「歡樂」、「喜樂、「誇勝」。

 

【撒下一21「基利波山哪,願你那裡沒有雨露,願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因為英雄的盾牌,在那裡被汙丟棄。掃羅的盾牌,仿佛未曾抹油。」

   〔呂振中譯〕『基利波山哪,願你上頭沒有露珠、沒有雨水;成為死亡山之田野〔傳統:提獻祭的田野〕;因為英雄的盾牌竟在你那堻Q丟棄;掃羅的盾牌竟沒有抹油。

   〔暫編註解〕“盾牌”用木造,上覆皮革,須抹油以保光潔耐用。英雄倒下,光亮的盾牌也失去昔日光輝,故有“戰具何竟滅沒”之歎(27節)。

         “未曾抹油”。掃羅的盾牌並沒有弄幹淨和塗上油,卻是被丟棄了。

         「盾牌 ...... 被汙丟棄」:盾牌沾滿了灰塵血跡。

         「未曾抹油」:通常盾牌在交戰前後用油抹淨擦亮。

         雨露。雨露使莊稼生長。大衛所祈願的最大災難就是掃羅和約拿單倒下的地方長不出莊稼。關於類似的詩體詛咒。見伯33-10;耶2014-18

     土產。含義不明。七十士譯本為“初熟果子的田地。”指落在基利波沃土上的某種詛咒,意為土壤荒蕪,不長莊稼,甚至連初熟的果子也沒有。這是臨到土地的最大災難。

     被汙丟棄nigaal。“憎惡”,也可譯為“汙損”。後者似乎更符合上下文,意為盾牌被血所玷污。

     抹油。古代的習俗是參戰前在盾牌上抹油(見賽215)。因沒有抹油就參戰,掃羅的盾牌被血所玷污。

     「願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直譯是「沒有可生產供物的田地」。

         「英雄」的盾牌:「大能的勇士」。

         「盾牌....抹油」:當代以色列的盾牌是木製的,上面繃以皮革。盾牌經過作戰之後需要塗油以便將血擦乾淨,並且處理皮革,使之保持柔韌。

 

【撒下一22「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

   〔呂振中譯〕『對流被刺死者的血、對剖勇士的脂肪、約拿單的弓總不退後,掃羅的刀總不空回。

   〔暫編註解〕本節原來的結構是「對流被刺者的血,對剖勇士的油,約拿單的弓不退縮,掃羅的刀不收回」。整節描繪二人的英勇。

         以前的勝利與現在的慘敗形成了對照。

 

【撒下一23「掃羅和約拿單,活時相悅相愛,死時也不分離。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

   〔呂振中譯〕『掃羅和約拿單、眾人所愛、又令人喜悅的、或活或死都不分離;他們比鷹更神速,比獅子還強壯。

   〔暫編註解〕「活時相悅相愛 ...... 不分離」:「相悅相愛」應作「眾人所愛,令人喜悅」,指的是百姓對掃羅與約拿單的愛戴。另一方面,儘管這兩父子對大衛的態度迥異,但二人生前一起奮勇作戰,死時亦在一起。

         「比鷹 ...... 還強」:以鷹飛行的快速與獅子的勇猛比喻二人的英勇。

         活時。七十士譯本為“掃羅和約拿單,蒙愛和美麗的,活時優雅,死時不分開。”儘管約拿單與大衛十分友好,而且掃羅曾鹵莽地想要殺害他的兒子,約拿單仍然作一個盡職的王子與父親在一起,並在戰場上與他一同戰死。

     比鷹更快。見申2849;耶413;哀419;來18

 

【撒下一24「以色列的女子啊,當為掃羅哭號。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

   〔呂振中譯〕『以色列的女子阿,為掃羅哀哭哦;他曾使你們穿朱紅帶的美衣,又使你們的衣服加上黃金的妝飾。

   〔暫編註解〕昔日公眾作樂及舉哀均由女子領導(參20)。這裡呼籲以色列女子為掃羅家哀傷更是因為掃羅戰績彪炳,曾使她們得到美衣、妝飾等戰利品。

         以色列的女子啊。以色列的女子歡慶勝利的時光(撒上1867)。現在到了失敗的時候,她們要為英雄的倒下而悲傷。

     穿朱紅色。見箴3121。掃羅勝利歸來以後,與百姓分享戰利品,結果以色列的女子得以享受奢侈的物品,如朱紅色的美衣,黃金的妝飾等。

     「穿朱紅色的美衣」:原文是「朱紅色」,雌性胭脂蟲死後乾枯的屍體用來作染料染成的衣服,價格高昂。

 

【撒下一25「英雄何竟在陣上撲倒!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

   〔呂振中譯〕『英雄怎麼竟在戰場中仆倒阿!約拿單在你的山丘上被刺死。

   〔暫編註解〕詩歌三次重複了這個迭句(見1927節),體現了哀歌的精神,因為悲傷是這首詩歌的主調,它通過同樣哀婉的句子表達出來。

 

【撒下一26「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呂振中譯〕我的哥哥約拿單哪,我為你悲痛;你非常令我喜悅;你愛你的情很奇妙,勝過婦女的愛情。

   〔暫編註解〕大衛與約拿單深相契合,有若男女之愛;而後者願以身殉友,尤勝男女之情。

         作者把約拿單向大衛無私的效忠——即使他知道大衛會繼承自己父親的王位——比作勇敢之愛情的忠貞(比較撒上二○1217)。

         過於婦女的愛情。大衛用這句感人的話語表達了約拿單愛心的真誠和深沉。約拿單因愛大衛而失去了王位和國度。

     真正的愛就是關心別人,為別人著想和服務。自私就是要別人做他自己所不願意做的事情。在約拿單看來,與大衛的友誼勝過名望和財富。

     1:26 是整段哀歌中,大衛唯一顯露自己感情的一段。

         「兄」:「兄弟」。

         「悲傷」:「悲痛」、「痛苦」。

         「我甚喜悅你」:應該是「你甚喜悅我」。

         發的「愛情」:原文僅僅是「愛」,不是專指「男女之愛」。

         「婦女的愛情」:「女性的愛」,除了「女人對男人的愛之外」,也包括「母愛」、「女兒對父親的愛」等等。

         ◎近代很多人喜歡把 1:26 當成是「同性戀」的證據,其實這是侮辱「高尚友情」的說法。一方面,大衛顯然喜好女色,約拿單也有後代。而且聖經中沒有提及其他可能大衛和約拿單有同性戀明確證據的經文。而我們如果看這段交情:約拿單重視朋友到願意讓出國位,到願意跟父親反目,且動機又不是為自己的欲望(愛情難免跟欲望有關),僅僅是因為欣賞朋友。這種友情,是不是連男女之間的愛情都比不上了?因此,大衛為這樣的朋友難過、痛苦,有何不對?難道友情的質量永遠不可能比得上帶有欲望的愛情?

 

【撒下一27「英雄何竟撲倒!戰具何竟滅沒!」

   〔呂振中譯〕『英雄怎麼竟仆倒阿!戰器怎麼竟滅沒阿!』

   〔暫編註解〕“戰具”。敗倒之戰士——掃羅與約拿單——的比喻。

         ◎整段輓歌沒有表現出對掃羅的任何怨懟之情,僅僅是真心的對掃羅和約拿單之死感到傷心。這對飽受掃羅迫害的大衛而言,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