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二1「此後,大衛問耶和華說:我上猶大的一個城去可以嗎?耶和華說:可以。大衛說:我上哪一個城去呢?耶和華說:上希伯侖去。

   〔呂振中譯〕此後大衛求問永恆主說:『我上猶大的一個城去可以麼?』永恆主對他說:『你可以上去。』大衛說:『我上哪堨h呢?』永恆主說:『上希伯崙去。』

   〔暫編註解〕希伯侖為巴勒斯坦南部古城,原名基列亞巴(看書十五13)。此城歷史可追溯到亞伯拉罕時代(創十三18)。大衛未取得耶路撒冷前,以此城為治理猶大人的政教中心。

         掃羅已死,大衛為王位合法繼承人(看撒上十六13),但他沒有憑自己的實力和族人的支持魯莽行事,先尋求神旨。神會藉夢、或烏陵、或先知來回答他(比較撒上二十八6)。大祭司亞比亞他曾攜以弗得(內有烏陵與土明)逃奔大衛(撒上二十二20;二十三6),此時或用烏陵、土明求問。神的靈與他同在,立刻得到答覆,要他上猶大地古城希伯侖去。

         掃羅死後,大衛毋須再流亡寄居非利士人中,故他返回自己的家鄉──猶大。

         「希伯侖」:位置見書10:3注。這城由於地理位置的重要,加上與亞伯拉罕家族歷史上的關係,因此順理成章地在大衛作猶大王期間成為首都。

         問耶和華。大衛已經從沒有神聖的忠告就做重要決定這種荒唐事的痛苦經驗中學到了教訓(見撒上2730)。在這個重要關頭,他首先關心的是要知道神要他做什麼。他的求問可能是通過祭司亞比亞他進行的(見撒上23:6,9-1230:6-8)。

     我上去可以麼?。有一段時間大衛曾是一個背井離鄉的流犯,但是掃羅之死已經敞開了他返回自己國家的門路。所有的考慮似乎都表明回去的時間已經到了,但是在回去之前大衛還是尋求要知道耶和華的旨意。

     上希伯侖去。古時亞伯拉罕的家鄉(創13:18),也是亞伯拉罕、撒拉、以撒和雅各的埋葬之地。它在別示巴東北243/4英里(39.6公里),可能距洗革拉171/8英里(27.4公里),在一個被肥沃的丘陵和多產的土地圍繞著的美麗山谷裡。這個地方久以其葡萄園聞名,它的葡萄被認為是巴勒斯坦最好的葡萄。在掃羅的一生中,大衛與這個城市保持了友好的關係。它很適合作大衛南方王國的臨時首都,不僅因為它位於猶大山脈的堅固位置,在對大衛友好的人們中間,而且因為它與早期的先祖們有神聖的關係。在接下來的七年中,這座城市成了大衛的家。

     ◎此處沒有記載大衛用怎樣的方式求問耶和華,但是祭司已經在大衛處,所以他可以用以弗得或烏陵、土明詢問。值得注意的是大衛面臨這種重大轉捩點,都是回到神面前尋求神的帶領。

         「希伯崙」: 13:22 說此城的建造比埃及的瑣安城早七年,而瑣安城約建造於西元前1720年左右。字義是「聯合」。位於洗革拉東北。

         第二至四章記載兩股勢力的衝突:取了猶大之王位的大衛和佔據以色列之王位、掃羅倖存的兒子伊施波設。

 

【撒下二2「於是大衛和他的兩個妻:一個是耶斯列人亞希暖,一個是作過迦密人拿八妻的亞比該,都上那裡去了。」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上那堨h,他的兩個妻子、耶斯列人亞希暖和那作過迦密人拿八妻子的亞比該、也都上去。

   〔暫編註解〕大衛兩妻,一為耶斯列人亞希暖(和掃羅的妻亞希瑪斯的女兒亞希暖不同,看《撒上》十四50),是他的原配,生暗嫩。一為亞比該,為拿八的遺孀(撒上二十五4042)。

         他的兩個妻。見撒上25:42,43

     「亞比該」:大衛娶亞比該的事蹟記載於 撒上 25:33-39

 

【撒下二3「大衛也將跟隨他的人和他們各人的眷屬一同帶上去,住在希伯侖的城邑中。」

   〔呂振中譯〕大衛也將跟隨的人、各人和各人的家眷、都帶上去,住在希伯崙的城寨中。

   〔暫編註解〕「希伯侖的城邑中」:大概指希伯侖的城寨,不是指多個城邑。

         他的人。跟隨大衛到亞吉那裡的那600人(撒上27:2,3)。他們中的許多人都結婚了,與他們的家眷和財產,包括他們的牛羊都一起來了。

     希伯侖的城邑。希伯侖顯然是這座城邑所在區域的名字,就象撒瑪利亞被用來指撒瑪利亞城四周的國土一樣。

     希伯崙的「城邑」:原文是複數,表示跟隨大衛的一大群人是住在希伯崙及附近的衛星城市中。

 

【撒下二4「猶大人來到希伯侖,在那裡膏大衛作猶大家的王。有人告訴大衛說:葬埋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

   〔呂振中譯〕猶大人就來,在那婸I立了大衛做王來管理猶大家。有人告訴大衛說:『埋葬掃羅的是基列雅比人。』

   〔暫編註解〕撒母耳曾在耶西家中秘密膏大衛為王(撒上十六13)。這是第二次受膏,猶大族人擁他為王。西緬支派的業地在猶大地中間(書十九1),公開膏立王之舉,一定包括西緬支派。七年半之後,大衛第三次受膏(參五35),那時全民擁戴他作以色列國的王。

         這是大衛的第二次受膏(作猶大的王)。第一次受膏是十五年前由撒母耳舉行的(撒上一六13),而第三次受膏將會任命他作以色列全地的王(五3)。

         4上 大衛第二次被膏 (首次被膏見撒上16:13) , 公開登基作王,但統治權只限於向他效忠的猶大人(非利士人未有干預大衛作王,大概猶大仍在其影響範圍之內,參5:17)。

         4  「基列雅比」:在約但河東,見士21:8注。

         他們膏大衛。大衛已經私下地被撒母耳膏了(撒上16:13)。這給了他被神指定的證據。現在公開被膏表明他已被猶大支派接受了。掃羅也是先私下被撒母耳膏了,後來才被公開宣佈為王(撒上10:1,2411:14,15)。大衛在猶大的同胞早就認出大衛已經被神揀選作他們將來的君王了,並且在大衛被掃羅當作一個逃犯和亡命者的長時期中在很大程度上與他保持了友好關係。為酬答他們的善意,大衛曾送禮物給他們(撒上30:26-31),因而保持了友誼與忠誠的聯結。後來大衛第三次受膏作所有支派的王(撒下5:3)。

     基列雅比。約旦河東約22/3英里(4.3公里)的一個城鎮,距加利利海約211/2英里(34.4公里)。關於這個地點的更多信息見撒上11:1的註釋。當亞捫人拿轄紮營與它作對時,掃羅曾來營救過基列雅比,使亞捫人四散奔逃(撒上11:1-11)。顯然因為這一仁慈的行動基列雅比人才把掃羅的屍身從伯珊的城牆上營救回來,並舉行了一場可敬的葬禮(撒上31:11-13;代上10:11,12)。

     「膏」:這是大衛第二次受膏,第一次記載於 16:1 應該是私下被膏的,第三次則記載於 撒下 5:3

         「基列雅比」:位於希伯崙北方約130公里。

         4-7大衛對基列雅比人的撫慰和嘉許帶有政治性作用,藉此拉攏雅比人接受他的王權。

 

【撒下二5「大衛就差人去見基列雅比人,對他們說:你們厚待你們的主掃羅,將他葬埋,願耶和華賜福與你們。」

   〔呂振中譯〕大衛就打發使者去見基列雅比人,對他們說:『你們對你們的主上掃羅表示這樣的忠愛、將他埋葬;願你們蒙永恆主賜福。

   〔暫編註解〕基列雅比人住在約但河東,當年曾有四百個女子嫁給便雅憫人為妻,以延續該族不至消滅(士21章)。後來基列雅比為亞捫人圍攻,求援於便雅憫族,掃羅率軍往救,大敗亞捫人(撒上11章)。基列雅比人一直是掃羅的支持者(撒上三十一1113),大衛派特使去安撫,以取得其效忠。此舉似未收效,因支持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作王的諸地中,基列也在其內(9節)。

         差人。大衛對基列雅比人的行為無疑是被仁慈和真誠促動的。它也是一個明智的方針。基列雅比人已經向以色列先前的王表示了自己的友愛,並且因此受到了新王的稱讚。雖然大衛在掃羅的手下受了劇烈的痛苦,但他對紀念掃羅並沒有懷存一點怨恨。通過賞識那些效忠掃羅之人的仁慈與英勇,大衛贏得了他們對自己的效忠。

     「厚待」你們的主:「善良」、「慈愛」。

 

【撒下二6「你們既行了這事,願耶和華以慈愛誠實待你們,我也要為此厚待你們。」

   〔呂振中譯〕如今你們既行了這事,願永恆主以堅愛忠信待你們;我也必好待你們。

   〔暫編註解〕厚待。大衛保證他會成為基列雅比人的朋友和保護者,正如在他前面的掃羅一樣。因為這座城邑容易受到來自東部沙漠地區的攻擊,所以百姓需要新王説明的時候可能會來到。大衛想要他們知道他不會因為他們忠於掃羅就有什麼反對他們的意思,而且就在他們忠於掃羅的時候他們也可以仰賴他。

 

【撒下二7「現在你們的主掃羅死了,猶大家已經膏我作他們的王,所以你們要剛強奮勇。

   〔呂振中譯〕現在你們的主上掃羅已經死了,況且猶大家所膏立為王來管理他們的、就是我,所以你們的手要剛強,你們要做英勇的人。』

   〔暫編註解〕大衛這樣默默地邀請基列雅比人加入他的王國,也是一種機靈的做法,因為基列雅比人正住在伊施波設的首都瑪哈念以北(8節;比較創三二1,2)。

         整節的意思是:雖然掃羅王已經去世,但有大衛作王保護雅比人,他們應振作。言下之意是邀請他們支持大衛的王權。

         你們要剛強奮勇。大衛對基列雅比人的一個建議,邀請他們對他忠勇就象他們對以色列先前的王表示的忠勇一樣。

         「剛強奮勇」:「手要剛強,要作英勇人」。

         ◎基列雅比是約旦河東的主要城市之一,大衛可能知道掃羅王朝將在約旦河東重建,所以一方面向雅比人表達其善意與感激之意,另一方面也表達自己已經是猶大家之王,將會善待基列雅比人(也暗示希望雅比人也承認他是王)。

 

【撒下二8「掃羅的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曾將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帶過河到瑪哈念,」

   〔呂振中譯〕屬掃羅的軍長尼珥的兒子押尼珥曾將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帶過河到瑪哈念;

   〔暫編註解〕伊施波設為“羞辱之人”的意思。《代上》八33記他的名字為“伊施巴力”(義為巴力的人),以色列人不喜歡人名中有“巴力”,遂有人以音近的“波設”代替。

         瑪哈念在約但河東迦得支派和瑪拿西支派業地的交界處(書十三26,30),位於基列雅比之南。

         掃羅的元帥押尼珥把伊施波設帶到河東,以避開在河西已有雄大勢力的非利士人。這裡所記接納伊施波設為王的五個地方都在北方,範圍有限,“以色列眾人”一語當為溢美之詞。事實上,押尼珥立掃羅之後為王之舉徒勞無功。伊施波設庸碌無能,不孚眾望。押尼珥用了近五年時間才能取得少數支派的同意,讓他登基,在位只有兩年左右。這先後七年多正是大衛在希伯侖作王的時間(11節)。

         押尼珥實權在握,挾天子以令諸族,後來終於背叛,歸向大衛(三612)。

         「伊施波設」:掃羅唯一生存的兒子。

         「伊施波設」原作「伊施巴力」(代上8:33),因「巴力」(意即「主」)乃迦南的神名(參何2:16),故凡有「巴力」的名字,後期文士均改作「波設」(意即「羞辱」)。

         「瑪哈念」:在約但河東雅博河以北。自基利波山一役慘敗後,掃羅後人無法在約但河西重整政府,故遷都至此。

         尼珥的兒子。見撒上14:50的註釋。

     掃羅的元帥。當掃羅為王時,他立自己的叔叔押尼珥作他軍隊的統帥(撒上14:50)。押尼珥因此既藉著血緣又藉著官職與掃羅家緊密聯合。他曾與掃羅一起追趕大衛,現在不願意他曾追趕了那麼久的這個人繼任掃羅曾統治的國度。押尼珥決沒有忘記大衛曾指責他在守衛時睡著了(撒上26:7-16)。他驕傲地、報復地、並且野心勃勃地決定要走他自己的路,而不是允許大衛作為耶和華的受膏者施行統治。

     伊施波設。掃羅最小的兒子。掃羅別的兒子已經在基利波戰役中與他一同被殺了(撒上31:2)。他的名字(在撒上14:49中縮短為亦施韋)可能最初是伊施巴力(代上8:339:39),意思是“巴力的人”,因為沒有王會給他的兒子起名為“伊施波設”,意思是“羞恥的人。”

     瑪哈念。字面意義是“兩營。”這座城鎮在約旦河東,但其地點還不確定。已提出的兩個地點之一在基列雅比的東邊。當雅各在離開拉班後過雅博河前遇見神的天使時,他給那地方起了這個名字(創32:1,2)。它是利未人的一座城(書21:38)。位於國家的東部地域,它比較安全,不易受到非利士人的進攻,也不易被大衛攻取,要是大衛選擇鎮壓他的對手的話。當大衛後來逃避押沙龍時,就把瑪哈念作為他的避難所(撒下17:24)。在示撒的勝利碑銘Mhnm中,曾提到這座城的名字,用埃及的無母音象形文字寫成的(見王上14:25的註釋)。

     「押尼珥」:掃羅的堂兄弟,也是軍隊總司令。

         「伊施波設」:字義是「可恥之人」, 代上 8:33  9:39 說這個王的本名是「伊施巴力」,字義是「主的人」。後來應該是為了避諱「巴力」(迦南神)這個字,文士將之用「波設」(可恥)替代。

         「瑪哈念」:字義是「雙營地」,是雅各與天使會面之處 32:1 。位於約旦河東。

         8~9 伊施波設(“蒙羞的人”)接受加冕作北方眾支派和約但河東的王。參看歷代志上八章34節的腳註。押尼珥以擁立這位軟弱的君主來掩飾他自己的野心(三11;四1)。

         8-11  伊施波設作以色列王:神雖立大衛代替掃羅作王,但時機似未成熟,除猶大外,其餘支派仍支持掃羅嫡系的政權。

 

【撒下二9「立他作王治理基列、亞書利、耶斯列、以法蓮、便雅憫和以色列眾人。」

   〔呂振中譯〕立他做王去管理基列、亞設人〔傳統:亞書利人〕、耶斯列、以法蓮、便雅憫、和以色列眾人。

   〔暫編註解〕「基列」:河東北部一帶的地方。

         「亞書利」:學者認為是亞設(書17:7),位於約但河西耶斯列平原以北。

         「以法蓮 ...... 眾人」:是指猶大以外其餘各支派。顯然,伊施波設得到大多數支派的支持。

         立他作王。伊施波設作以色列王的加冕禮是由於押尼珥的堅定意圖。長久與掃羅聯合,押尼珥已經開始恨惡神已揀選他作王的這個人。他是沒有原則的,是一個致力於自己低下的、自私的利益而不是百姓的利益或耶和華的旨意的人。他寧可帶來國家的分裂,造成民族的不幸,也不願接受大衛作王。

     治理基列。關於伊施波設所統治的領土的描述開始于首都周圍的地區,然後延伸到更遠的地區。除了基列之外,所有其它的地點都在約旦河西,便雅憫在這區域的南部,耶路撒冷以北。

     亞書利。不清楚指的是什麼人。可能指的是亞設支派的人(見士1:32)。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是“Thasiri”(他斯利),拉丁文武加大譯本和亞蘭文譯本是 Geshur”(革書珥)。伊施波設先是在基列被接受,後來擴展到“以色列眾人”。

     「亞書利」:字義是「受引導的」、「受祝福的」。有些學者認為此處應作「基述」 3:3

         ◎顯然基列雅比人沒有答應大衛的邀請,此處基列人還是忠於掃羅王朝。

         ◎整個以色列的中心被非利士人奪取,掃羅王國退到約旦河東由押尼珥把持,以色列南方有大衛作王。掃羅死後的以色列的局面算是分崩離析的。

 

【撒下二10「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登基的時候,年四十歲,作以色列王二年,惟獨猶大家歸從大衛。」

   〔呂振中譯〕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登極的時候、年四十歲;他作王管理以色列王兩年;惟獨猶大家歸從大衛。

   〔暫編註解〕兩年。伊施波設與大衛同年開始統治,在瑪哈念統治了兩年。這並不意味著伊施波設全部的統治時期,而是說在兩年後發生了即將要描述的事件:發生了押尼珥與大衛的戰爭(12-32節),掃羅家與大衛家的持久戰(撒下3:1),以及押尼珥向大衛倒戈(撒下3:6-39)。

     「四十歲」:許多學者對這個數字存疑,因為掃羅長子約拿單去世時大約四十五歲。如果伊施波設已經四十歲,應該也會上戰場,可能也不至於被押尼珥控制。因此這個四十歲可能是文士抄寫錯誤,或者是一個約略的數據(並非準確的正好四十歲)。不過我們手邊沒有其他抄本證據可以證明這種懷疑。

         「作以色列王二年」:不過大衛在希伯崙作王七年,然後到耶路撒冷作整個以色列的王,因此這裡的「兩年」似乎很難跟大衛的年代對應。很可能是大衛在希伯崙作王最後一、兩年,伊施波設才被承認即位當王(一開始可能是押尼珥想自己當王)。

         10~11 伊施波設和大衛在位年分的不同(伊施波設兩年;大衛七年半)可能由於伊施波設並沒有馬上即位,用了五年時間從非利士人手上取回北方的領土。

         10-11   掃羅死後七年半大衛才取得統一大權,但伊施波設只作王二年,這年期的差異有不同解釋:伊施波設花了五年時間恢復河西非利士人奪去的領土,然後才作王;或者伊施波設作王二年後被弑,以色列人便轉向大衛,於是大衛在希伯侖的後五年亦兼統治以色列,然後才遷都耶路撒冷(5:4)。

 

【撒下二11「大衛在希伯侖作猶大家的王,共七年零六個月。」

   〔呂振中譯〕大衛在希伯崙作王管理猶大家、其年數共有七年零六個月。

   〔暫編註解〕七年零六個月。這句似乎是插入語,介紹大衛在希伯侖統治的年限總長。因為不知道伊施波設作王的年限(見10節的註釋),所以我們就不知道伊施波設之死和大衛被膏為“以色列的王”之間的時間間隔(撒下5:3)。

 

【撒下二12「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的僕人,從瑪哈念出來,往基遍去。」

   〔呂振中譯〕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的臣僕從瑪哈念出來,往基遍去。

   〔暫編註解〕基遍在約但河西的便雅憫支派境內,位於耶路撒冷西13公里。基遍池為貯水的大池塘。

         「僕人」:指兵士,與13節的「僕人」同。

         「基遍」:見書9:3注。

         出來。即,為了戰爭的目的(見撒上18:30;撒下21:17;代上20:1)。

     往基遍去。渴望將他的勢力擴展到全以色列,押尼珥就冒險來到大衛領地的邊界。基遍在便雅憫境內,在耶路撒冷西北53/4英里(9.2公里)。這個地點現在以ej-Jib聞名。

     「基遍」:字義是「丘陵城市」,位於耶路撒冷北方9公里處,非常接近猶大的領土。

         1213在以色列南北各有一王期間,雙方武裝衝突在所不免。押尼珥用當時流行的徒手搏鬥的方法來定勝負,希望阻止大衛的勢力向北擴展。

         2:12-3:1  兩軍武鬥:伊施波設的軍兵與大衛的軍兵相遇武鬥,結果後者獲勝。在伊施波設與大衛仍分別作王的日子裡,雙方的部下勢不兩立,難免常有爭戰。本段的記載只是兩軍衝突的其中一次(3:1)。

 

【撒下二13「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和大衛的僕人也出來,在基遍池旁與他們相遇。一班坐在池這邊,一班坐在池那邊。」

   〔呂振中譯〕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和大衛的臣僕也出來,在基遍池旁和他們相遇;他們就坐下;一班坐在池這邊,一班坐在池那邊。

   〔暫編註解〕“約押”。大衛的外甥,是大衛軍隊的元帥。他是一個英勇、能幹而狂妄的戰士,盡忠於他的王。

         「洗魯雅」:大衛的姊妹(參代上2:16)。

         「約押」:即大衛的外甥。在大衛作王期間為重要將領,一生鞠躬盡瘁效忠大衛,為人勇敢擅戰,但性格衝動,嫉妒心重,曾殺掉兩位英勇的元帥,於所羅門時終因謀反見殺。(王上2:34

         洗魯雅。洗魯雅是大衛的姐姐(代上2:16),因此約押就是大衛的外甥。他後來成了大衛軍隊的首領元帥(代上11:6;參撒下5:8)。

     基遍池。在基遍山的東南,有一個豐富的泉源流到一個在石灰石中鑿出的蓄水池中。下面還保留著一個大型露天水庫的遺跡,貯存從其地下的泉源湧出的泉水。約押與押尼珥的軍隊在這池的兩邊對座,彼此可以望見。

     「基遍池」:是著名的給水系統,向下鑿通10公尺的石灰岩,造成直徑幾達十二公尺的井,井壁有螺旋石階通往底部。井底再有一條直行的隧道,鑿有石階下落13公尺,直達地下水位。這池是預備城被圍攻時,可以提供安全的水源。學者估計這項龐大的建築工程,一共搬運了三千噸的岩石。

         「相遇」:「遇見」、「碰面」。不一定是偶然相遇,可能是已經約好見面。

 

【撒下二14「押尼珥對約押說:讓少年人起來,在我們面前戲耍吧!約押說:可以。

   〔呂振中譯〕押尼珥對約押說:『讓青年人起來、在我們面前耍耍武藝吧。』約押說:『就讓他們起來吧。』

   〔暫編註解〕“戲耍”。即由雙方軍隊的代表戰士進行競賽。

         「戲耍」:比武來分高下(16),結果演變成集體打鬥。(見30-31

         戲耍。押尼珥向約押挑戰,要通過從各方中選出的相同數量的戰士之間的格鬥作一個實力測試。在古時,戰前的這種競賽並不常見。

     讓少年人「起來」:原文有「敵對」、「對抗」的意思。

         「戲耍」:「表演」、「彈奏」,此處是「比劃」的意思。此處大概是雙方元帥要用少數人比武的方式來決定戰役的輸贏,結果由於雙方輸贏不清楚,導致戰爭態勢擴大。

         「可以」:原文是「讓他們起來」。

         1417“戲耍”等於我們說“玩幾手”,其實是生死的搏鬥,雙方各派出勇士12人,徒手搏擊,且動用兵器。這種比武定勝負的經濟方法未能成功,因為兩邊都未取得決定性勝利。大戰隨之而起,大衛的軍隊占了上風(17節)。

 

【撒下二15「就按著定數起來:屬掃羅兒子伊施波設的便雅憫人過去十二名,大衛的僕人也過去十二名,」

   〔呂振中譯〕他們就起來,按數目過去:屬便雅憫、屬掃羅兒子伊施波設的有十二人;而大衛的臣僕也有十二人。

 

【撒下二16「彼此揪頭,用刀刺肋,一同撲倒。所以那地叫作希利甲哈素林,就在基遍。」

   〔呂振中譯〕他們各揪着對手的頭,各用刀刺對手的肋旁,就一概仆倒;因此那地方叫做希利甲哈素林,就在基遍。

   〔暫編註解〕“希利甲哈素林”義為“鋒刃之野”。

         “希利甲哈素林”意指刀劍之地。二十四名參與競賽的戰士全都僕倒死亡,以至這場代表戰役的賽果未定,有需要進行一場全面的戰爭(17節)。

         「希利甲哈素林」:意即「刀鋒之地」。

         希利甲哈素林。一個紀念性的名字,意思是“燧石之地”或“[劍的]利刃之地”。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譯為“背信棄義之人的一份”。

     「希利甲•哈素林」:字義是「刀劍遍野」。

         ◎由 2:16 看起來雙方的特選戰士勢均力敵,結果都共同殞命,於是全面戰爭就展開了。

 

【撒下二17「那日的戰事兇猛,押尼珥和以色列人敗在大衛的僕人面前。」

   〔呂振中譯〕那一天戰事劇烈到極點;押尼珥和以色列人在大衛的臣僕面前被擊敗了。

   〔暫編註解〕戰事兇猛。參戰的人數可能並不很多,因為在大衛這方只有20個人被殺,以色列一方有360人被殺(30,31節),但是這場戰事進行的很兇猛,最終給猶大的部隊帶來了決定性的勝利。

     「凶猛」:「艱難」、「嚴苛」、「激烈」。

         ◎由 2:31 死亡的人數看起來,顯然押尼珥帶來超過360個人,恐怕約押這邊的人也不會太少。

         2:17 提及的就是全面戰爭的狀況。雙方雖然勢均力敵,不過大衛方終究是贏了。此處似乎可以看見 3:1 的結果,大衛家終究是獲勝。

 

【撒下二18「在那裡有洗魯雅的三個兒子,約押、亞比篩、亞撒黑。亞撒黑腳快如野鹿一般。」

   〔呂振中譯〕當時洗魯雅的三個兒子、約押、亞比篩、亞撒黑、也在那堙F亞撒黑的腿輕快、如同田野的瞪羚羊一般。

   〔暫編註解〕洗魯雅是大衛的姐妹,他還有一位姐妹叫亞比該(代上二1617)。十七25說洗魯雅和亞比該的父親是拿轄,而非耶西。解經家相信她們大概是大衛同母異父的姐妹。洗魯雅的三個兒子約押、亞比篩和亞撒黑都作了大衛的勇士,亞比該的兒子亞瑪謝則在押沙龍時作了他的元帥,取代約押(十七25;十八2)。

         “洗魯雅”。大衛的姐妹(代上二16)。“如野鹿一般”。更可作:如田野上的一隻羚羊。

         「洗魯雅」:字義是「香膏」,是大衛的姊姊,他的三個兒子亞比篩, 約押, 和亞撒黑是大衛手下的英勇戰士。他的丈夫名字聖經沒有記載。 代上 2:16

         「約押」:字義是「耶和華是父」,是大衛的軍隊統帥。

         「亞比篩」:字義是「我父是耶西」或「我父是禮物」。

         「亞撒黑」:字義是「神所造的」。

 

【撒下二19「亞撒黑追趕押尼珥,直追趕他不偏左右。」

   〔呂振中譯〕亞撒黑追趕押尼珥、不偏左右、一直跟着押尼珥跑。

   〔暫編註解〕押尼珥知道可以輕易取亞撒黑的性命,不願殺他以免加深他和約押之間的仇恨。可是亞撒黑逼他出手,終至死於他的槍下。約押率眾追到,大家站住在亞撒黑舉哀。約押後來為報弟仇,暗殺了押尼珥,做法很不正當(三2630)。

         亞撒黑窮追對方首領押尼珥,欲立大功。

         亞撒黑追趕。押尼珥是反抗大衛的中堅力量。如果能在這場戰事中除掉他,伊施波設的事業就會崩潰了,整個王國很快就會統一在大衛的領導之下了。明白這一點,亞撒黑就堅持緊追以色列首領元帥的腳跟。

     亞撒黑以腳程快聞名,但是 2:19-32 的記載中,可以看出押尼珥的速度也絕對不慢。

 

【撒下二20「押尼珥回頭說:你是亞撒黑嗎?回答說:是。

   〔呂振中譯〕押尼珥轉身過來、問說:『亞撒黑阿,是你麼?』他回答說:『是我。』

   〔暫編註解〕“亞撒黑”。約押的弟弟。他追趕押尼珥,後來在押尼珥的兩次警告之後被殺(23節)。

 

【撒下二21「押尼珥對他說:你或轉向左,轉向右,拿住一個少年人,剝去他的戰衣。亞撒黑卻不肯轉開不追趕他。」

   〔呂振中譯〕押尼珥對他說:『你或轉向右,或轉向左,抓住一個青年人,取了他被剝奪的衣裳也就夠了。』亞撒黑卻不情願轉開而不跟着他。

   〔暫編註解〕「拿住一個 ...... 戰衣」:即殺押尼珥手下一個普通戰士算了。

         你轉向。認出追趕他的仇敵是約押的兄弟,押尼珥就不願意傷害他,並且力勸他轉到一邊去與某個較低的對手爭鬥。雖然腳快(18節),但是亞撒黑無法對抗一個可能比他更強壯老練的戰士。

 

【撒下二22「押尼珥又對亞撒黑說:你轉開不追趕我吧!我何必殺你呢?若殺你,有什麼臉見你哥哥約押呢?

   〔呂振中譯〕押尼珥又再對亞撒黑說:『你轉開不跟着我吧;我何必將你擊殺到地上呢?我若殺你,怎有臉面去見你哥哥約押呢?

   〔暫編註解〕「若殺你 ...... 約押呢」:押尼珥不想殺亞撒黑而與約押結下血仇。

         有什麼臉。押尼珥再次嘗試勸阻亞撒黑不再追趕他,明說他擔心如果自己殺了大衛勇猛的首領元帥的兄弟,不可避免會帶來族仇。

 

【撒下二23「亞撒黑仍不肯轉開,故此押尼珥就用槍鐏刺入他的肚腹,甚至槍從背後透出。亞撒黑就在那裡僕倒而死。眾人趕到亞撒黑僕倒而死的地方,就都站住。」

   〔呂振中譯〕亞撒黑仍然不肯轉開,押尼珥便用矛倒〔原文:用矛的後部〕刺入他的五臟,矛從的背後透出來;亞撒黑就在那堣痍芊A當場死掉;眾人趕到亞撒黑仆倒而死的地方,就都站住。

   〔暫編註解〕那“槍鐏”(柄)是尖的,使它能插在地上(撒上二六7)。“肚腹”。原文作:第五條肋骨以下。“站住”去哀悼他的死。

         第五肋下[肚腹]這種表達(見撒下3:274:620:10)的意思僅僅就是“肚腹”,並且應該如此翻譯。

     「槍鐏」:可能是「回馬槍」或者是槍矛的尾端。

         ◎看起來是亞撒黑輕敵看不起押尼珥導致喪命。雖然押尼珥雖然希望以人為的方式減少自己民族百姓的死傷數量,也不希望在自己與約押之間增加了親人的血仇大恨,但局勢演變就是兩方面都不如他的預期。他引發了大戰,又殺了約押的弟弟(大衛的親戚)。

 

【撒下二24「約押和亞比篩追趕押尼珥,日落的時候,到了通基遍曠野的路旁,基亞對面的亞瑪山。」

   〔呂振中譯〕約押和亞比篩追趕押尼珥,日落時候到了一個〔傳統:亞瑪〕山、就是在基遍對面、基遍曠野的路旁。

   〔暫編註解〕約押窮追不捨,押尼珥有了便雅憫人的援軍,呼籲停戰,約押見戰場形勢逆轉,也同意退兵;但結怨益深,內戰持續不已(三1)。

         亞撒黑的兄弟要為他報仇,卻同意休戰(26節)。

         亞瑪山。這個地方和基亞都不確定。

     「基亞」:字義是「迸發」。

         「亞瑪山」:字義是「一尺山」,詳細地點不詳。

 

【撒下二25「便雅憫人聚集,跟隨押尼珥站在一個山頂上。」

   〔呂振中譯〕便雅憫人彼此集合、跟隨押尼珥、成為一隊,站在亞瑪〔傳統:一個〕山崗上。

   〔暫編註解〕聚集。看來押尼珥的軍隊已經廣為分散了,但是便雅憫人還在一起,現在跟隨押尼珥站在一個山頂的強勢地點。

     2:25 字義是「便雅憫人聚集,跟隨押尼珥成為一隊,站在一個山頂上」。

 

【撒下二26「押尼珥呼叫約押說:刀劍豈可永遠殺人嗎?你豈不知終久必有苦楚嗎?你要等何時才叫百姓回去,不追趕弟兄呢?

   〔呂振中譯〕押尼珥呼叫約押,說:『刀劍哪可永久吞滅人呢?你豈不知終久必有苦辣事麼?要等到幾時你纔吩咐眾民回去、而不追趕自己的族弟兄呢?』

   〔暫編註解〕豈可永遠殺人麼。押尼珥的軍隊在爭鬥中損失慘重,但是要是約押繼續進攻的話,押尼珥他們在現在所處的山頂地利就能給約押的軍隊造成重大傷亡。押尼珥知道自己沒有處在得勝的位置,並且知道約押會曉得要是他決定從這個堅固的防禦地點擊潰押尼珥的話,會付上重大代價,所以押尼珥就呼籲對方的軍隊停止追擊他們的希伯來同胞。押尼珥曾挑起爭戰,現在他又呼籲和平了。這一呼籲大部分是受他自己的失敗和現在的危險推動的,而不是受終止與大衛家爭鬥的真誠願望推動的。他求和的提議是受環境的改變指使的,而不是受心靈的改變指使的。

     刀劍豈可永遠「殺人」嗎:「吃」、「吞噬」。

         「你要等何時才叫百姓回去、不追趕弟兄呢」:一面承認雙方是弟兄,又把戰爭的責任歸咎於對方,一面也要求停戰。

 

【撒下二27「約押說:我指著永生的 神起誓,你若不說戲耍的那句話,今日早晨百姓就回去,不追趕弟兄了。

   〔呂振中譯〕約押說:『我指着永活的神來起誓:你若沒有說話,眾民非到明日早晨是不會停止不追趕族弟兄的。』

   〔暫編註解〕押尼珥若沒有發出挑戰(二14),這場衝突便可以完全避免。

         你若不說。約押這些話的確切意思不明。已經有幾種解釋被提了出來:(1)約押是回指早上的事件,將這場戰事的過失歸給押尼珥,並且堅持說要不是押尼珥挑戰的話,雙方的人那天早上都準備不作戰就回家的。(2)約押努力向押尼珥說明要不是他請求和平,人們會繼續作戰直到早晨,所暗示的就是會給押尼珥造成更深重的損失。(3)即使押尼珥不說,約押也有意繼續作戰直到早晨,但是鑒於押尼珥現在的請求,他願意在這個當口停戰。大體上,似乎約押努力要把過失放在押尼珥身上,後者在基遍的魯莽挑戰帶來了弟兄之間那天的戰爭。參與內戰是極其不幸的,並且約押尋求清除自己對已發生之事的責任。

     「約押說:我指著永生的神起誓:你若不說戲耍的那句話,今日早晨百姓就回去,不追趕弟兄了。」:原文應該是「約押說:我指著永生的神起誓,你若不說剛剛那句話,百姓到早晨才回去,不追趕弟兄」。意思約押接受停戰,但是大衛家有能力一路追殺到天亮。

 

【撒下二28「於是約押吹角,眾民就站住不再追趕以色列人,也不再打仗了。」

   〔呂振中譯〕於是約押吹號角,眾民就都站着不再追趕以色列人,也不再繼續打仗了。

   〔暫編註解〕再。希伯來文是`od,字面意義是“還,”“仍,”“又。”這個詞表達的是繼續的意思,但不一定是無止境的持續。此處為期顯然有限,因為“掃羅家與大衛家爭戰許久”(撒下3:1)。“再”這個詞只是標誌著這場特別戰事的終止。

 

【撒下二29「押尼珥和跟隨他的人整夜經過亞拉巴,過約旦河走過畢倫,到了瑪哈念。」

   〔呂振中譯〕那一整夜押尼珥和跟隨的人沿亞拉巴走,過約但河,走了一上午〔傳統:走遍畢倫〕,纔到瑪哈念。

   〔暫編註解〕亞拉巴本指約但河東的曠野(申一1),此處指約但河谷。

         雙方暫時收兵,漏夜趕返基地。押尼珥回到瑪哈念,約押回到希伯侖(32節)。

         “亞拉巴”。死海從北至南之裂谷的荒地。

         「亞拉巴」:這裡指約但河谷。

         「走過畢倫」:原文晦澀,可能是「走過整個峽谷」。

         整夜經過。押尼珥無意冒險繼續戰鬥到第二天早晨,而是立即撤退了。

     經過平原。字面意義是“經過亞拉巴。”亞拉巴是一個用來指約旦盆地的術語,約旦從加利利海到死海,盆地從死海南部延伸到亞喀巴灣。

     畢倫。來自詞根bathar,“切成兩個。”因此在被山與山谷切開的一個地區的意義上,可能是一個峽谷。畢倫一般被認為是通向瑪哈念的一個不知名的山谷或地區。有人把“切成兩個”這種思想用在一天上,認為押尼珥和跟隨他的人的整夜撤退後,另外又行軍了“整個上午”,即,接下來的一天的一半(見修訂標準本)。

     「走過畢倫」:也可以譯為「走了一個上午」,而且大多數學者認為應該譯為「走了一個上午」。

 

【撒下二30「約押追趕押尼珥回來,聚集眾民,見大衛的僕人中缺少了十九個人和亞撒黑。」

   〔呂振中譯〕約押追趕押尼珥回來,集合了眾民一點閱,見大衛臣僕中缺少了十九個人,也缺少了亞撒黑。

   〔暫編註解〕十九人。這可能是除了那天早晨死在基遍的那12個人之外的人數(15,16節)。

 

【撒下二31「但大衛的僕人殺了便雅憫人和跟隨押尼珥的人,共三百六十名。」

   〔呂振中譯〕但是大衛的臣僕卻擊殺了便雅憫人中跟隨押尼珥的人三百六十名。

   〔暫編註解〕三百六十名。猶大人與以色列人所損失的人數之間這麼大的不同可能是由於這個事實:大衛的人是老練的戰士,曾在大衛被掃羅長期追逐期間與他在一起(見撒上23:1327:230:9),而押尼珥的人可能是掃羅失敗後剩下的軍隊。

     ◎雖然聖經說戰爭很激烈,但是最後數點人數時居然死亡人數差這麼多,有人認為這是誇大的說法,不過由押尼珥主動求和的表現來看,恐怕以色列人真的是死傷不少。雙方都是隔天就回到自己的大本營。

 

【撒下二32「眾人將亞撒黑送到伯利琚A葬在他父親的墳墓裡。約押和跟隨他的人走了一夜,天亮的時候到了希伯侖。」

   〔呂振中譯〕大家將亞撒黑抬起來、去埋葬在他父親的墳墓堙B就在伯利恆。約押和跟隨的人走了一夜,天亮時候到了希伯崙。

   〔暫編註解〕將亞撒黑送到。被殺的其他士兵的屍體可能就埋在了他們倒下的地方,但是因為亞撒黑與大衛和約押的關係,他的屍體被帶到了伯利琚A葬在他家的墓地裡。

     天亮的時候。希伯侖在伯利瓻n西南14英里(22.4公里),距基遍23英里(36.8公里)。對大衛的人來說,這會是一次不同尋常的壯舉,他們長久追擊了押尼珥的軍隊後,在黃昏後離開戰場(24節),找到亞撒黑的屍體,將它帶到伯利琚A葬在他家的墳地裡,然後繼續行軍在天亮的時候抵達希伯侖。然而,敘述並沒有明說這次整夜行軍是從戰場還是從伯利痗}始的。可能是從伯利痗}始的,因為埋葬亞撒黑會需要一些時間。

     有時很難理解促使人採取某種做法的動機,回顧往事,那種做法似乎是沒腦筋的。一個人不能不盼望做出更好的判斷。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