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五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五1「以色列眾支派來到希伯侖見大衛,說:我們原是你的骨肉。」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族派到希伯崙來見大衛,說道:『看哪,我們原是你的骨肉。

   〔暫編註解〕第五至十章記載大衛在耶路撒冷執政管治全以色列的事蹟。在這些年間,大衛享受到極大的榮華富貴和從神而來的祝福。

         眾支派。5章至10章處理的是建國和大衛早期對全國的統治。歷代志加上了某些有趣的細節,各支派從約旦河兩邊來到希伯侖要立大衛作王,並且那個場合成了歡樂的宴會。不僅長老們作為百姓的代表來了(撒下5:3),而且有為數眾多的軍人參加(代上12:23-38),還有4,600利未人,有亞倫家的首領耶何耶大,以及“少年大能的勇士”撒督(代上12:26-28)。

     撒母耳記中的事件並沒有嚴格按照時間順序排列。這部書的作者先記述了國內的發展,然後才記述國土的外部發展。

     你的骨肉。希伯來人可能比地上所有其他民族更緊緊地通過血族關係連結在一起。他們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與大衛本人一樣都是骨肉(見創29:14;士9:2;撒下19:12)。這種關係也使全地的猶太人連結在一起。

     「骨肉」:表達以色列人與大衛有血緣關係。

         1-5  大衛被膏立為全以色列王:以色列人立大衛作王有三個原因:1 大衛與他們同一血源,都是雅各的後裔(1下):2 掃羅作王時,真正領導百姓的已是他(2上);3 神已應許他作以色列之君(2下)。

 

【撒下五2「從前掃羅作我們王的時候,率領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華也曾應許你說:你必牧養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

   〔呂振中譯〕從前掃羅做王管理我們的時候、率領以色列人出入的乃是你。永恆主也曾對你說過:是你要牧養我人民以色列;是你要做人君來管理以色列。

   〔暫編註解〕率領以色列人出入。見撒上18:16。百姓並沒有盲目地選擇他們的領導。甚至在掃羅作王時大衛作為領袖的傑出才幹就已顯明了。百姓對他的英勇和睿智有信心。

     耶和華曾應許你說。大衛應該作王的主要原因是耶和華已經揀選他擔任那個職位。長老們最後為什麼提到了這一點並沒有透露給我們。由於對勇敢善良的耶西之子的普遍信心,由於掃羅家實際上氣數已盡,並且由於神聖的旨意已經如此清楚地在大衛一邊顯明了,所以顯然百姓最好的利益就是團結在他的領導之下。

     你必牧養。字面意義是“你必放牧,”來自希伯來詞ra`ah,“放牧。”這個動詞的分詞在舊約中譯為“牧者”(見民27:17;詩23:1;等等)。大衛要作全以色列的牧者,一個重要的地位,適合於一個通過經驗熟悉這種天職的繁雜廣泛責任的人。在欽定本中,“牧師”這個詞(耶2:83:15;等等)就是從這個希伯來詞翻譯過來的。“牧師”這個詞在新約中只出現過一次(弗4:11),是從意思是“牧羊人”的希臘詞翻譯過來的。

     君。字面意義是“統治者,”“王子。”

     「牧養」:「吃草」、「放牧」、「餵養」,形容君王的職責是照顧神的百姓。

         以色列的「君」:「領袖」、「統治者」、「王子」。

     ◎長老們提出大衛作以色列王的三個理由是:「本是骨肉」、「以前就率領過以色列人打仗」、「神應許大衛牧養以色列人」。

 

【撒下五3「於是以色列的長老都來到希伯侖見大衛王,大衛在希伯侖耶和華面前與他們立約,他們就膏大衛作以色列的王。」

   〔呂振中譯〕於是以色列眾長老都到希伯崙來見大衛王;大衛王在希伯崙永恆主面前和他們立約,他們就膏立了大衛做王來管理以色列。

   〔暫編註解〕大衛第三次受膏為王也是在希伯侖(比較二4;撒上十六13)。他在此作猶大人的王已七年半(5節)。此時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已死,大衛遂獲全民擁護登基。

         大衛作王之前與眾支派立約,各盡作王與作民的本分(參王下十一17)。此約因大衛之孫羅波安作王時,不肯遵守,反施高壓手段苦待其民,遂告廢除(王上十二1619)。

         這是大衛第三次的受膏,結果十二個支派共同在一位君王的統治之下聯合起來(比較撒上一六13;撒下二4)。

         「立約」:條款大概包括君民之間的義務與責任。大衛成為全以色列民的首領,統一了十二支派。

         長老都來。長老們行事作為百姓的代表和代言人。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許多戰士和祭司,都來承認他們對耶西之子的效忠(代上12:23-38)。成千上萬的人群集到希伯侖參加這次加冕典禮。

     立約。這約的細節雖沒有給出,但是顯然是關於王的特權與國民權利的某些諒解。可能提到例如戰爭中的領導、脫離支派不公的自由、掃羅家餘剩之人的政治避難權、國家軍隊的規模、以及徵兵的方式等問題。

     作以色列的王。大衛先前已受膏作猶大的王(撒下2:4)。

 

【撒下五4「大衛登基的時候年三十歲,在位四十年。

   〔呂振中譯〕大衛登極的時候年三十歲;他作王四十年。

   〔暫編註解〕三十歲。關因為大衛作王40年,所以他死時70歲,被形容為“年紀老邁”(代上29:28),可能是從他度了奮發努力的一生這個觀點來說的。

 

【撒下五5「在希伯侖作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和猶大王三十三年。」

   〔呂振中譯〕在希伯崙作王管理猶大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作王管理全以色列和猶大三十三年。

   〔暫編註解〕本節說大衛“作以色列和猶大王三十三年”,看來他與猶大(包括西緬)和與北方諸支派間的統治權力關係,其間或有分別。大衛作猶大王,乃族人擁立;作北方諸支派的王,則是立約的結果。

         ◎大衛統治的時間大約在西元前1010-970年左右。 5:5 記載的年代應該是精確的,因為連月數都寫出來了,但是 5:4 40年應該就是約略的數字。七十士譯本將耶路撒冷作王的時間寫成「三十二年零六個月」,應該是為了跟 5:4 40年吻合之故,實際上馬索拉經文的「三十三年」應該比較接近原著。

         ◎掃羅死後,大衛還忍耐了漫長的七年半才真正變成以色列王。我們是否也長久忍耐,等待過神的應許呢?

 

【撒下五6「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到了耶路撒冷,要攻打住那地方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對大衛說:你若不趕出瞎子、瘸子,必不能進這地方。心裡想大衛決不能進去。」

   〔呂振中譯〕王和跟隨的人到了耶路撒冷、要攻打那地的居民耶布斯人;耶布斯人對大衛說道:『你不能進這堥荂F只須瞎眼的瘸腿的便可以將你擊退』,意思是說:大衛總不能進那堨h。

   〔暫編註解〕大衛登位後的第一件工作是建都,為全國設立一個政教中心。他選擇了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在主前三千年已有人居住,亞伯拉罕時代,已是一座王城(創十四1719)。約書亞率民入迦南,曾圖攻取此城,但只取得下城,上城亦即“錫安的保障,一直為耶布斯人控制(看書十五63)。耶布斯人屬迦南族,歷來住此(看創十1516;民十三29;書十一3;十五8)。

         耶城面積不大,大衛時代不過4.5公頃(11英畝),人口約3500人(1988年,耶城已有人口45萬);在地理上,西距地中海東岸55公里,南距死海22公里,海拔797公尺。此城建于群山之上,最大的一座在東南面,後來叫做錫安山。北山為所羅門建聖殿和王宮的地址。在此二山的東邊為汲侖谷,南面為欣嫩谷。城中央自北往南也是一塊谷地,把城分為東西兩部。耶城水源充足,山勢陡峭,易守難攻。

         耶布斯人誇口說他們的瞎子和瘸子也能輕易地防衛耶路撒冷,城卻被大衛攻取了;他是透過進入水道而成功地攻取耶路撒冷的(8節)。

         耶路撒冷因有堅固的天然保障,以前猶大及便雅憫支派都無法攻下(書15:63; 1:21), 所以城中的耶布斯人譏笑大衛,說該城即使只由瞎子、瘸子防守,大衛的軍隊也無法攻陷。

         到了耶路撒冷。大衛一被膏立為全以色列的王,就看出需要一個比希伯侖更好的地方作他的京城。希伯侖在希伯來人所占疆土的極南端。他顯然更喜歡他的京城仍在猶大,而耶路撒冷就是一個理想的場所(見書15:63;士1:21)。約書亞曾殺死並擊敗過耶路撒冷王(書10:23-2612:10),後來這座城被猶大人攻佔並燒毀了(見士1:8)。但是佔據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並沒有被徹底征服,在被驅逐之後要麼繼續佔據著這城的一部分要麼又把它奪回去了(書15:63;士1:2119:11,12)。把耶布斯人從這個重要的據點趕走對大衛在全以色列作王的開端來說是一次重大的勝利。

     趕出瞎子。這句話使註釋者們迷惑為難,關於這段話已經給出了許多解釋。其中可能最合理的解釋就是耶布斯人說:“你進不了這城,只要瞎子和瘸子就能使你進不來。”即,耶布斯的居民深信他們城池的堅固,並且嘲笑大衛沒有能力攻取他們的堡壘,告訴他瞎子瘸子就足以把守這城反對以色列軍隊的進攻了。

     這座耶布斯人的要塞是在摩利亞山南邊的錫安山上,聖殿后來就建造在摩利亞山這塊高地上。錫安山側面兩邊都是深谷,是極好的防禦地形(見以色列時代的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很早就已經建城,該城最早在文獻中出現是在主西元前2000年埃及的咒詛文獻中提及,後來在亞馬拿文獻中找到耶路撒冷王阿布迪黑巴的六封書函,該王向法老請求軍事援助。耶路撒冷在以色列人進迦南初期被以色列人擊敗,但其中居民未被驅逐,以色列人也無法取得此城定居 1:21 。這時代的耶路撒冷城在現代城牆的南面,於山脊上只佔地大約40470平方公尺左右。全長約460公尺的山脊,頂部的寬度只有120公尺左右;其中居民僅有3500人左右。此時的耶路撒冷城建築在一個人工的平台上面。考古學家在山脊的東北角上發現了一個石製的階梯構造物,高度超過十五公尺,可能就是5:7 「錫安的保障」的平台。大衛把它擴充,作為 5:11 宮殿的地基。圍繞這城的牆厚達十呎,建於西元前1800年左右。

         「耶布斯人」:聖經說這個民族是迦南的後裔 10:15-16 。他們於西元前2000年來到巴勒斯坦,沿著便雅憫的南界定居在中央山地 15:8 與耶布斯城定居 15:63

         「瞎子、瘸子」:應該是耶布斯人自認耶路撒冷防衛穩固,即使倚靠瞎子、瘸子防守都可以擋住大衛軍。 5:8 大衛用來反諷耶布斯守軍只是瞎子、瘸子,擋不住大衛軍。

         68耶布斯人認為耶城城牆高築,牢不可破,連瘸子、瞎子也能守住。大衛借用此話,說守城的既是瘸子、瞎子,那我們就去攻打這些瘸子、瞎子吧。

         6-12  建都於耶路撒冷:大衛放棄希伯侖而選上耶路撒冷作首都,因為後者正好在猶大與以色列北部支派之間的中立地帶(耶路撒冷屬便雅憫支派。見書18:28,與猶大境接壤),位置適中,而且東、西、南邊都有天然屏障,易守難攻。

 

【撒下五7「然而大衛攻取錫安的保障,就是大衛的城。」

   〔呂振中譯〕然而大衛卻攻取了錫安的營寨、就是大衛城。

   〔暫編註解〕在這次攻城戰役中,約押立了大功(代上十一46)。再次證明他的傑出軍事才能。

         本書從五章開始,有許多記事也見《代上》,有的幾乎完全相同,有的互為補充;讀時可以互參。

         大衛在以色列與猶大之間的中立地設立他的首都。耶路撒冷是一個優良的防守要塞,因為它在東、南、西三面都有天然(山谷)的屏障,而且有充足的水源——基訓泉。帶領這次戰役的人是約押(代上一一6)。

         「錫安」:聖經中在此首次出現,日後聖殿所在的山丘稱為錫安山。

         「大衛的城」:顯然是攻陷耶路撒冷後的命名。

         攻取保障。就其防衛者們來說,耶布斯似乎是不可能被攻取的。它已經抵擋以色列人許多年了。這座城距掃羅的京城基比亞雖不到4英里(6.4公里),但在掃羅作王的結束它依然保持著獨立。雖然如此,耶布斯人的這座京城卻抵擋不住大衛的英勇和他能幹的元帥。

     「錫安」:字義是「乾枯之地」。,本來是指耶路撒冷南方的山丘,後來就指整個耶路撒冷城。

         「保障」:「要塞」,可能是指耶路撒冷舊城牆北端的耶布斯衛樓。

 

【撒下五8「當日大衛說:誰攻打耶布斯人,當上水溝攻打我心裡所恨惡的瘸子、瞎子。從此有俗語說:在那裡有瞎子、瘸子,他不能進屋去。

   〔呂振中譯〕那一天大衛就說:『誰攻擊耶布斯人、到達水溝去擊打大衛心所恨惡的瘸子瞎子,誰就可以得到重賞。』因此有命令說:瞎眼的瘸腿的不得進聖殿。

   〔暫編註解〕“當上水溝攻打“有兩種解釋:一是說大衛的軍隊從水溝暗道潛入城內,裡應外合;一說謂”水溝“是個迦南字,指爪鉤;大衛的軍隊是爬牆進城的。

         “水溝”。更可作:地下水道。

         本節殘缺,因而有不同的譯法,代上11:6有同樣的記載,可資參考。

         「水溝」:原意不詳,據考古學家發現此城的供水系統來自山下的基訓泉,「水溝」可能是指通往水泉的井狀通道,大衛軍隊大概由此攻進耶城。

         「在那裡有瞎子 ...... 進屋去」:這句俗語意思不詳,解釋不一。

         水溝。被譯為水溝的這個詞在別處只出現在詩42:7中,在那裡它被譯為“瀑布”。這個名詞現在被認為是應用於這座古城的水井。為要從這座城門外的基訓泉引水進城,耶布斯人曾開鑿了一個約50英尺(15.2米)的水溝,經過岩石到了一個可以聚水的水庫。這個水庫依次再與一個40英尺(12.2米)的豎井相連,豎井連有一個通到城裡的階梯或坡道。城裡的女子可以下到這個豎井的頂部,將她們的水桶下到水塔裡取水,從而不必冒險出城就可以獲得用水。人若通過這條水溝上到豎井,就有進入耶布斯人首府的可能了。

     這節經文翻譯起來有些困難。通過比較代上11:6,似乎大衛向屬下提了一個建議,應許說完成這一進城壯舉的人將成為“首領元帥”。按照代上11:6,“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先上去,就作了元帥。”這樣,看來約押獲得他作大衛軍隊元帥的職位是由於他成功地奪取了耶布斯要塞。

     瘸子和瞎子。在獲得進城的一個入口之後,給大衛軍隊的主力打開城門相對來說就是比較容易的任務了,因為,可能只有很少的守衛兵會在城牆上。耶布斯人曾奚落大衛說瘸子和瞎子就足以把守這城使他不能攻入了(見6節的註釋);因此大衛現在就用這個詞表示城裡的守衛者了。

     他們是大衛心裡所恨惡的。這是對希伯來原文的旁注的翻譯。原文是:“他們恨惡大衛的心靈。”

     那裡有瞎子瘸子。如此介紹的這種諺語式的表達,其意思不明確。進“屋”去,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加上了“耶和華的。”

     「水溝」:原文是「水管」、「導管」。很多學者都認為大衛入城的途徑是華倫豎坑(Warren's Shaft),也有學者持反對意見。不過大衛軍隊入城的方法,應該就是透過耶路撒冷引基訓泉入城的水溝。

         「有俗語說:在那裡有瞎子、瘸子,他不能進屋去」:「有俗語說:盲人和跛子不能進聖殿」或「有話說:瞎子、瘸子不能進屋子」。此處的「屋」有定冠詞,常常用來指「聖殿」。

 

【撒下五9「大衛住在保障裡,給保障起名叫大衛城。大衛又從米羅以裡,周圍築牆。」

   〔呂振中譯〕大衛住在營寨堙A把營寨叫做大衛城;大衛又從米羅向聖殿方面往堙B周圍築晼C

   〔暫編註解〕大衛取得耶路撒冷上城,歸於自己名下,叫它做大衛城,中立於各支派勢力之外,便於行使中央統治權。

         “米羅”義為“填滿”,可能是填築東方山邊斜坡而成的石壘。大衛加強其上防禦工事;到所羅門王時,更銳意在此建設(王上九24)。

         “米羅”。源自解作“充滿”的希伯來文,從而轉喻一座“小山”。米羅是耶路撒冷北部防禦的一部分(王上九24)。

         「保障」:大概位於南面。

         「從米羅以裡」:或作「從米羅向殿往裡」。

         「米羅」:大概是在向山谷一面的山坡上用小石塊堆砌成的地基和護土坡,以便在上面可建築城牆或宮殿。

         米羅。可能是耶布斯城內的某種陽臺或防禦工事,當大衛奪取耶路撒冷之前就已經在那裡了,後來的列王又在其上增添了為數眾多的附屬設施(見代上11:8;王上9:15,2411:27;王下12:20;代下32:5)。

     以裡。米羅可能是大衛城的東北界。在東邊,陡峭的汲淪穀提供了一個堅固的天然防線。大衛所有的建築因而都會在米羅南部並用米羅來保護北部。進一步加強此城的防禦交給了約押辦理(代上11:8)。

     「米羅」:「壁壘」或「土墩」。應該就是指耶路撒冷古城中發現的「石製的階梯構造物」。

 

【撒下五10「大衛日見強盛,因為耶和華萬軍之 神與他同在。」

   〔呂振中譯〕大衛越來越強大;永恆主萬軍之神與他同在。

   〔暫編註解〕與他同在。請比較代上11:9。大衛的成功不僅是由於他個人的努力和英勇,而且是因為神的臨格與祝福。人一生中最終的成功卻不是靠人力也不是靠智慧取得的,而是靠耶和華的靈取得的(見亞4:6)。

         1011推羅為一腓尼基人的城邦(看<參考資料>“腓尼基人”)。大衛現在握有自南往北商貿通道,長於航海及經商的推羅城中人首先予新王國際承認。習於遊牧的以色列人也需要腓尼基人的工藝技術來建國。

 

【撒下五11「推羅王希蘭將香柏木運到大衛那裡,又差遣使者和木匠、石匠給大衛建造宮殿。」

   〔呂振中譯〕推羅王希蘭差遣使者來見大衛,將香柏木、木匠、石匠送來,給大衛建造宮殿。

   〔暫編註解〕“推羅王希蘭”(推羅是以色列北部一個地中海沿岸的海港)與大衛建立友好關係,在經濟和政治上,那是一個機智的行動。這位希蘭後來給所羅門提供木材,作為建聖殿之用(王上五1)。

         希蘭。有些人疑問這位希蘭是不是就是幫助所羅門建聖殿的那個希蘭(王上5:1;代下2:3)。認為這兩個希蘭是同一個人看來就要認定這個人作王異乎尋常地長久,雖然這並不是不可能的。本章的事件發生在大衛作王的早期,而與所羅門有關的希蘭在所羅門作王第24年時還在(王上9:10-14;參王上6:1,387:1);如果這兩個希蘭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他作王就超過50年了。反對這種把兩個王看成是一個人的觀點是由約瑟夫提出的,因為幫助所羅門的希蘭作王為期34年(Against Apion 1. 18)。然而,約瑟夫的年代聲明的準確性並不總是可靠的。

     差遣使者。希蘭尋求聯盟。這是對大衛的能力表示敬意的禮物。

     給大衛建造宮殿。腓尼基人(見67-69頁)當時在建造的經驗和技巧方面遠遠高於希伯來人,因為大衛和所羅門都主要倚賴他們建造自己的宮殿和聖殿。考古學家證實在巴勒斯坦,希伯來人早期的石造建築不如那裡在他們之前的迦南人,腓尼基人就屬於迦南人。

     「泰爾(推羅)」:是古代腓尼基人的主要海港之一,位於耶路撒冷北方約150公里 ,的一個小島之上。它除了在當時的航海商業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之外,紡織和染色工業,以及香柏木出口,都是此處著名的產業。推羅非常仰賴以色列的農產品供應 王上 5:11 ,以色列也控制內陸到推羅的商業大道。因此推羅王是最早承認大衛王的君王。

         「希蘭」:字義是「尊貴的」。目前歷史文獻記載過一位希蘭王是西元前969-936年當推羅王,此處的希蘭王應該是該希蘭王的父親。

         「香柏木」:香柏樹的生長速度緩慢,樹齡可以高達三千年,高達36.5公尺。這種樹木經久耐用,因此古代大部分廟宇和宮殿都以之為精選的木料。黎巴嫩森林是這些樹木生長的少數幾處地方之一。西元前4000年以來,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已經進口這些木材。到了西元前1000年時,當地著名森林的樹木已經所剩無幾,使得該木料越來越珍貴。

         11-12   推羅與以色列建立邦交。

 

【撒下五12「大衛就知道耶和華堅立他作以色列王,又為自己的民以色列使他的國興旺。」

   〔呂振中譯〕大衛就知道永恆主堅立了他做王來管理以色列,又為了他自己的人民以色列的緣故高舉了他的國。

   〔暫編註解〕為自己的民以色列。耶和華因大衛本人的信實與忠誠祝福了他。祂也因祂意圖要使希伯來民族成為地上的一個屬靈的國度祝福了大衛。在接管了選民的這一積極進取的領導權之後,大衛在做與上天的意圖和諧一致的工作。這種計畫總是帶來成功與祝福。

     5:12 中,大衛把自己的國家興旺,當成是「神為以色列人的作為」。也就是大衛把自己和自己的國度當成是神的「工具」,而非他自己的成就。我們是否有這樣的認知?把自己的事業當成是神賜福給這個世界的工具?

 

【撒下五13「大衛離開希伯侖之後,在耶路撒冷又立后妃,又生兒女。」

   〔呂振中譯〕大衛從希伯崙來了以後、又從耶路撒冷娶了妃嬪,生了兒女。

   〔暫編註解〕大衛繼希伯侖之後,又在耶京期間廣立後妃。古代東方君主常借婚姻關係來保證邦交。大衛娶妃部分或為此目的。

         大衛諸子名單也見《代上》三5,6;十四46。此處11人除所羅門和拿單外,均不見他處。所羅門後來繼大衛為王,拿單的名字則見於耶穌的家譜(路三31)。《代上》的名單中多了一個挪迦和第二個以利法列(代上三8)。

         大衛不斷增加妃嬪,是明明地違抗申命記十七章17節的命令。在古代,國際上的聯盟常常以婚姻來作保證,做法就是條約的這一方把公主嫁給另一方。這也就是大衛和所羅門多妻的原因(比較王上一一13)。參看第三章25節的腳註。

         又立后妃。在實力增加並日益興旺的同時,以色列會越來越多地隨從四圍國家的行事方式這種試探與危險也來到了。有龐大的後宮是東方君主國的風俗,大衛隨從了這一風俗。在這事上大衛做錯了,因為神已經吩咐過:“他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申17:17)。大衛豎立的榜樣被他的後繼者們隨從了,給他們帶來了危害。

     兒女。大衛在希伯侖和耶路撒冷所生兒子的總數是19個(見代上3:1-9)。除了他瑪以外(代上3:9),女兒們的名字沒有給出。

 

【撒下五14「在耶路撒冷所生的兒子,是沙母亞、朔罷、拿單、所羅門、」

   〔呂振中譯〕以下是他在耶路撒冷所生的孩子的名字:沙母亞〔或譯:示米亞〕、朔罷、拿單、所羅門、

   〔暫編註解〕名字是。此處提到的兒子們(14-16節)是生在耶路撒冷的;關於那些生在希伯侖的見撒下3:2-5。同樣的名單,帶有某些變更,見代上3:5-814:4-7。在耶路撒冷生的頭四個兒子是拔示巴的孩子(代上3:5)。因而他們是在大衛作王的稍後時期出生的。這些名單都把所羅門列在拔示巴生的四個兒子的最後,但是在撒下12:24中卻表明他是存活的子女中最年長的(見撒下12:14)。這些名單中的變更不一定意味著抄寫的錯誤。在這段有兩個名字沒有提到,在歷代志的名單卻找到了,並且基利押(撒下3:3)被稱為但以利。首先是沒有完全記錄的問題,其次可能僅僅表明一個兒子不只有一個名字。

     「沙母亞」:字義是「有盛名的」。

         「朔罷」:字義是「叛逆的」。

         「拿單」:字義是「賜予者」。

         「所羅門」:字義是「平安」,後來接替大衛當王。

 

【撒下五15「益轄、以利書亞、尼斐、雅非亞、」

   〔呂振中譯〕益轄、以利書亞、尼斐、雅非亞、

   〔暫編註解〕「益轄」:字義是「耶和華揀選」。

         「以利書亞」:字義是「我的神是財富」或「神是拯救」。

         「尼斐」:字義是「幼株」。

         「雅非亞」:字義是「照耀」。

 

【撒下五16「以利沙瑪、以利雅大、以利法列。」

   〔呂振中譯〕以利沙瑪、以利雅大〔或譯:巴力雅大〕、以利法列。

   〔暫編註解〕「以利雅大」:即比利雅大(代上14:7)。

         「以利沙瑪」:字義是「我的神已經聽到」。

         「以利雅大」:字義是「神知道」。

         「以利法列」:字義是「神是拯救」。

 

【撒下五17「非利士人聽見人膏大衛作以色列王,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下到保障。」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聽見人膏立了大衛做王來管理以色列,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了,就下營寨去。

   〔暫編註解〕這次戰役發生在耶路撒冷南邊的利乏音谷,地點在巴力毗拉心。《撒母耳記》作者有時喜歡以主題為經來記事,不理事件的先後次序。大衛與非利士人之戰,很可能發生在他攻取耶路撒冷以前。非利士人害怕大衛羽毛豐滿後,會威脅到他們在北方的安全,先發制人,揮軍南下,企圖消滅大衛。

         大衛有神同在,大敗強敵,勢如洪水破堤。

         “保障”。亞杜蘭洞(二三13,14),也可能是耶路撒冷(五7)。

         「保障」:有學者認為這不是錫安城的保障,若是錫安城保障,大衛毋須「下到保障」去迎擊非利士人,因此這裡可能是指亞杜蘭洞(參撒上22:1; 撒下23:13-14),而本段擊敗非利士人的戰跡大概發生於大衛剛被膏立(參17)、尚未奪取耶路撒冷之時。

         非利士人聽見。在大衛作王的早期,他並沒有與非利士人為難。當他被掃羅驅逐時,非利士人曾待他如友,並且當大衛成為猶大王時,他們還希望在反對掃羅家中得到他的友誼。他們感到確信能保持他們對分裂的希伯來國的力量。但是當大衛成為全以色列的王,並且成功地奪取了耶布斯以及與推羅的希蘭實現了聯盟時,非利士人就擔心大衛的實力增長,決定要與以色列作戰,並抑制這位新王的能力。

     保障。希伯來文是mesudah,“要塞,堡壘。”同一個希伯來詞用在了7節中,並且顯然指的是同一個要塞。

     ◎此處的時間應該在大衛攻下耶路撒冷之前。這應該是非利士人不希望大衛領導北方的以色列影響他們在北方打敗掃羅所獲得的領土,因此先發制人攻擊大衛。

         「尋索」大衛:「尋求」、「尋找」。顯然大衛不在耶路撒冷要塞,所以非利士人必須「尋找」他。

         「下到保障」:此處的「要塞」指的應該不是前述耶路撒冷的「錫安要塞」,而是大衛以前躲藏的亞杜蘭山寨 撒上 22:1,4

         17-25  兩次擊敗非利士人:大衛被膏立為以色列王,意味脫離先前附屬非利士的關係,與之對立,因此,非利士人決意攻克大衛新建立的以色列王國(參2:4注)。大衛與非利士人爭戰不只這兩次(參8:1; 21:15-22; 23:8-17),然而這兩次的勝利使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的轄制。

 

【撒下五18「非利士人來了,布散在利乏音谷。」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來了,在利乏音山谷中四散侵掠。

   〔暫編註解〕“利乏音谷”。從非利士到耶路撒冷最直接的通路。

         「利乏音谷」:多認為在耶路撒冷的西南。

         利乏音谷。這個短語在書15:8中譯為“巨人谷[和合本譯為‘欣嫩子谷’]”。它是一個多產的山谷,延伸到耶路撒冷西南,並且提供了充足的空間可以紮營。

     「利乏音谷」:字義是「巨人谷」。

 

【撒下五19「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裡嗎?耶和華說:你可以上去,我必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裡。

   〔呂振中譯〕大衛求問永恆主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麼?你將他們交在我手婸礡H』永恆主對大衛說:『你可以上去;我一定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堙C』

   〔暫編註解〕求問耶和華。見撒下2:1的註釋。

     我可以上去嗎?。即,去作戰,而不是字面意義上的“上去”,因為非利士人是在一個山谷裡(見士1:112:3;撒上7:7)。

     必交在。更可說是“確實交在。”希伯來文沒有副詞,但是這種造句結構要求強調翻譯這個動詞。

 

【撒下五20「大衛來到巴力毗拉心,在那裡擊殺非利士人,說:耶和華在我面前衝破敵人,如同水沖去一般。因此稱那地方為巴力毗拉心。」

   〔呂振中譯〕大衛來到巴力毘拉心;就在那媕跼悀F非利士人,說:『永恆主在我面前沖破了我的仇敵,如同水沖破了堤岸一般。因此他給那地方起名叫巴力毘拉心〔即:沖破之主〕。

   〔暫編註解〕“巴力毗拉心”。直譯作:突圍之主。這堜珣艦峈熒N象是洪水突破水壩,如大衛軍隊突破非利士人的猛攻一樣。

         「巴力毗拉心」:大概離利乏音谷不遠,意思見20節下。

         巴力毗拉心。字面意義是:“突破之主”或“爆破的所有者。”大衛突襲了非利士人,衝破了他們的防線,席捲了他面前的一切。在耶和華的幫助下,以色列軍隊衝破了敵軍的抵抗,就像大水衝破了水壩一樣。可能在他們獲得這次勝利後,這個地方就名為巴力毗拉心了。

     「巴力•毗拉心」:「破壞之主」、「冲破之主」。

 

【撒下五21「非利士人將偶像撇在那裡,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拿去了。」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將他們的偶象撇在那堙A大衛和跟隨的人給拿走了。

   〔暫編註解〕非利士人希望得神庇佑,打仗帶著偶像。敗陣之後,連偶像也來不及攜走,“拿去”敵軍的偶像是得勝的表示;大衛拿了偶像,遵照律法的吩咐,將之燒毀(代上十四12)。

         按代上14:12,大衛用火燒掉非利士人的偶像。

         像。來自希伯來詞`asab,別處都譯為“偶像。”在代上14:12中提到的類似的詞是'elohim,“神像。”當非利士人斗膽參戰時,他們隨軍帶著他們眾神的神像,指望這樣可以保證獲勝。他奔逃時把他們的神像丟在背後的事實表明他們是突然潰退的。

     燒了。字面意義是“拿去了。”欽定本的翻譯對這句的理解顯然來自代上14:12

     「拿去了」:依照 代上 14:12 的記載,隨後「大衛吩咐人用火焚燒了」。這是依照 7:5 的教導,將偶像燒毀。這也是一雪約櫃被擄的恥辱 撒上 4:1-11

 

【撒下五22「非利士人又上來,布散在利乏音谷。」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又再上來,在利乏音山谷四散侵掠。

   〔暫編註解〕又上來。這次的敗北只不過激起了非利士人更大的努力。他們聚集了更大的軍隊,又來與大衛作對,決心要獲得勝利。

         22~25本節至25節記述大衛第二次戰勝非利士人,地點仍在利乏音谷。大衛照常求問神,但神卻叫他等候,聽到桑樹梢上有腳步聲,也就是等到神自己和天軍來作戰的時候,才可以沖上去(比較創三十二23;王下六17)。

 

【撒下五23「大衛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不要一直地上去,要轉到他們後頭,從桑林對面攻打他們。」

   〔呂振中譯〕大衛求問永恆主,永恆主說:『你不要一直上去;要繞到他們後頭,從桑樹林對面去攻打他們。

   〔暫編註解〕求問耶和華。19節。大衛先前的勝利並沒有使他自信或自以為是。尋求神的指導現在已是他的習慣了。

     不要一直地上去。19節,在那裡大衛蒙耶和華指示要“上去”。敵軍已經回到了原來的戰場,並且顯然預料大衛會使用與先前一樣的方法。這次他們無疑為這種直接攻擊作好了準備。但是耶和華指示大衛不要正面進攻。

     轉到後頭。即,“轉到他們後頭”(修訂標準本)。通過迂回到敵軍後面,從一個意外的方向進攻他們,大衛獲得了勝利。神運用不同的方法把勝利賜給祂的子民。有時那些尋求神聖幫助的人蒙指示只要靜靜站立看耶和華的拯救(見出14:13,14;王下19:7,32,35)。在其它時候,救助來自神的指示和蒙祝福的人的努力。一個人在向神提出一個請求後,盡自己的全力使其實現並不證明這個人缺乏信心。

     桑林。不確定是什麼植物。有些版本解釋為“香脂冷杉”(見修訂標準本)。

         23~24 “桑樹”。一種矮樹,會流出樹液或樹脂。神給大衛的暗號就是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

 

【撒下五24「你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就要急速前去,因為那時耶和華已經在你前頭去攻打非利士人的軍隊。

   〔呂振中譯〕你一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聲,就要猛銳行動,因為那時永恆主已在你前頭去攻擊非利士人的軍兵了。』

   〔暫編註解〕腳步。希伯來文是se`adah,字面意義是“行軍。”這聲音對大衛來說是一個神聖的信號,神會與他同在而且天軍會行在他前面。se`ad的陽性形式用在士5:4和詩68:7中,指萬軍之耶和華行走。

     急速前去。在耶和華的工作中我們必須做我們該做的部分。那些懶惰地袖手旁觀,指望耶和華去行事而自己什麼都不做的人,除非耶和華已如此指示,否則必須預期失敗。神出言要大衛和他的百姓急速前去,並且應許說那時祂就會在他們前面去擊打非利士眾軍。神的應許,那時和現在,是有條件的。當我們盡我們的職責時,神就必盡祂的職責。

     「桑樹」:指「乳香篤耨樹(mastic terebinth)」。

         「腳步的聲音」:「行進的聲音」、「行軍的聲音」。

         「急速前去」:「果斷」、「作決定」。

 

【撒下五25「大衛就遵著耶和華所吩咐的去行,攻打非利士人,從迦巴直到基色。」

   〔呂振中譯〕大衛照永恆主所吩咐的去行,就攻擊非利士人、從迦巴〔或譯:基遍〕直到基色。

   〔暫編註解〕“迦巴”在《代上》十四16作“基遍”,為非利士人在猶大高原所佔據的最近耶路撒冷的一個城邑。基色在猶大地南靠地中海,為距耶城最遠的非利士人的城。“從迦巴直到基色”等於說大衛攻打非利士全境,收復失地,取得重大勝利。

         大衛把附近的非利士人痛擊一頓之後,便可以進一步將他的王國建立成帝國。

         「迦巴」:按代上14:16,應作「基遍」,位置見書9:3注。

         「基色」:位於非利士邊境。

         大衛就如此行。大衛成功的秘訣是簡單的;他精確地照神指示他去做的做了。當人將自己的意願置於神的旨意之上時,就必招致失敗。我們不會總是明白神發命的原因,這也不總是必要的。所期盼我們去做的就是信任與順從。大衛絕對服從了神聖的指示,結果就是另一場偉大的勝利。

     從迦巴。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解釋為:基遍。這也是在代上14:16中類似段落的解釋。迦巴是現代的Jeba`,在耶路撒冷東北差不多6英里(9.6公里)處,而基遍在西北同樣距離處,因為它就在從利乏音谷到基色撤退的路途上。

     基色。是一個俯瞰亞雅侖谷的堡壘,在基遍以西15英里處。這個地點現在叫做Tell Jezer,已經被發掘出來了,並且發現了豐富的考古學證據。當耶路撒冷王、希伯侖王、耶末王、拉吉王和伊磯倫王攻打基遍時,約書亞追擊他們到伯和侖的下坡路並在亞雅侖谷獲得了一場著名的勝利,日頭在那裡停住了(書10:1-14)。這無疑是大衛現在擊潰非利士人的相同路線,因為從基遍到基色的路經過亞雅侖谷。大衛轉到非利士人後頭,從南部攻擊他們的事實,決定了他們從耶路撒冷的西北方向逃跑的路線,從而使他們向北逃往基遍再向基色逃跑。在對觀記述中,這些戰役發生在大衛不成功的(代上13:5-14)和成功的(代上15)將約櫃帶回耶路撒冷的努力之間(代上14:8-17)。但是歷代志也記錄了在大衛不成功的和成功地把約櫃帶到那裡之間希蘭幫助大衛建造他的宮殿,並記錄了大衛在耶路撒冷生的孩子(代上14:1-7)。因而應該注意在撒下和代上中所記錄的事件的順序並不總是相同的。有時不可能確定所涉及的時間順序的精確細節。顯然事件的次序並不比事實本身和從中得到的屬靈教訓重要,它遵循的是撒下的順序。

     「迦巴」:「山」的意思,此城還位於耶路撒冷北方九公里左右。七十士譯本與 代上 14:16 都作「基遍」,基遍位於耶路撒冷西北方十公里左右,而且連接往基色的道路,因此比迦巴可能。

         「基色」:「部分」的意思,處於以色列與非利士的邊界,已經很接近海岸。

         ◎簡單的說,大衛第一次打敗非利士人,證明他有能力保護以色列人,使得他的王權穩固。第二次打敗非利士人,就讓非利士人的勢力由中央山地退回海岸邊,使得大衛的王國穩固。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