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九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九1「大衛問說:掃羅家還有剩下的人沒有?我要因約拿單的緣故向他施恩。

   〔呂振中譯〕大衛問說:『掃羅家還有剩下的人沒有?我要因約拿單的緣故向他表示厚愛。』

   〔暫編註解〕大衛與約拿單間的堅貞友誼,未因時間而衝突。約拿單死時,其子米非波設才五歲(四4),現在已有一個兒子(12節)。本章所記的事當發生在國基已固,四海升平的時候。大衛開始圖報有恩於他的人。他曾答應約拿單存留燈火(撒上二十15,42),也曾許諾掃羅不剪除他的後裔(撒上二十四2122)。他忠於承諾,不但沒有象當時列國的新君,翦滅前朝遺族,反厚待米非波設(7,13節)。甚至押沙龍叛,大衛逃離耶京,米非波設未偕行,也沒有責罰他(十九2430)。

         “ 恩” 。忠貞的愛(希伯來文是h e s e d,第3節作“慈愛”;另參看何二19的腳註) 。大衛對米非波設—— 約拿單的瘸腿兒子——顯出守約的忠誠,恢復他的產業,為他提供生活上一切所需,從而美妙地闡明何謂恩慈。

         掃羅家。大衛的國現在安全了,幾乎沒有任何一個掃羅的子孫會尋求奪位的危險了。這位王慷慨的本性現在表現在他渴望對追念約拿單表示相當的慈愛上了。

     因約拿單的緣故。約拿單與他的父親掃羅一同死於基利波山的戰役(撒下1:4,17)。他兒子米非波設那時只有五歲(撒下4:4)。既然米非波設現在已經有一個小兒子了,這裡講述的事必定發生在大衛作王許多年之後。但是大衛並沒有忘記他與約拿單之間的偉大友誼,現在出於對他朋友的懷念,渴望向他倒下的仇敵之家表示慈愛。

     9:1 中大衛要找掃羅家成員的理由是因為約拿單,但是他尋找的範圍比約拿單的後裔廣大,凡是掃羅的後裔都是他要尋訪的對象。

         1-13  大衛寬待米非波設:有關米非波設瘸腿的由來,可參4:4。大衛厚待掃羅後裔之舉,與古代東方帝王為杜絕造反,殺儘先朝王裔的做法迥異。

         9:1-13  撒上 20:14-15,16,42 記載大衛和約拿單立約,承諾要互相照顧彼此的後裔。

         9:1-13有很多學者認為 21:1-14 先於 9:1-13 發生。因為 9:1 大衛問的是「剩下的人」。

         本章至書末和《王上》12章是著名的“大衛宮廷春秋”,刻劃細膩,論事鞭辟入裡,為古代歷史典範之作。大衛王朝雖屢屢變生肘腋,甚至耶京落入圖謀奪位的親子押沙龍手中,神照祂所應許的,王位堅立不移,最後所羅門繼登大位。《王上》二46用“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一語為全篇記事作結。

 

【撒下九2「掃羅家有一個僕人,名叫洗巴,有人叫他來見大衛,王問他說:你是洗巴嗎?回答說:僕人是。

   〔呂振中譯〕掃羅家有一個僕人名叫洗巴;有人叫他來見大衛;王問他說:『你是洗巴不是?』他說:『僕人就是。』

   〔暫編註解〕洗巴為掃羅的管家,家財甚豐(10節)。他後來趁亂取得給了米非波設的家業(十六15)。

         ●「洗巴」:字義是「雕像」。

         ●「有人叫」:「召喚」。

 

【撒下九3「王說:掃羅家還有人沒有?我要照 神的慈愛恩待他。洗巴對王說:還有約拿單的一個兒子,是瘸腿的。

   〔呂振中譯〕王說:『掃羅家還有人沒有?我要照神的慈愛待他。』洗巴對王說:『還有約拿單的一個兒子、是兩腳殘廢的。』

   〔暫編註解〕掃羅其實還有幾個兒子(二十一78),但機靈如洗巴,知道大衛所最關心的必為約拿單僅剩的跛腳兒子米非波設。

         「神的慈愛」:「慈愛」指神忠於與民所立的約而顯出的不變之愛。大衛要按照神的慈愛忠於與約拿單所立的誓約,恩待他的子孫(參串3)。

         神的慈愛。即,由神激勵的慈愛,神不斷地向人類的子孫實行的慈愛。

     還有一個兒子。似乎米非波設為自己的性命擔憂,曾成功地隱蔽自己,以致他的下落只有掃羅家的少數近友知道。

     ●「是瘸腿的」:可參考 撒下 4:4

         21:7-8 可以看出掃羅還有其他後裔,不過洗巴可能因為「識時務」,只回報大衛最關心的「約拿單的兒子」。當然,也有可能掃羅的其他後裔已經幾乎都滅絕了。

 

【撒下九4「王說:他在哪裡?洗巴對王說:他在羅底巴亞米利的兒子瑪姬家裡。

   〔呂振中譯〕王說:『他在哪堙H』洗巴對王說:『他在羅底巴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家堙C』

   〔暫編註解〕瑪姬一定很富有,不但照顧掃羅遺族,後來且在大衛逃避押沙龍追襲時,助他一臂之力(十七2829)。

         財主“瑪吉”支持米非波設的生活,後來又幫助大衛(一七27)。

         「羅底巴」:離伊施波設王宮的所在地(瑪哈念)不遠。「瑪姬」:按17:27,是個有財有勢的地主。米非波設受羅底巴人恩待,顯示這些人對掃羅的愛戴。

         羅底巴。在約旦以東,靠近瑪哈念的一個地方(撒下17:27-29)。瑪姬顯然是一個富足並且有影響力的人。直到此時他無疑還是秘密忠於掃羅家的,給約拿單瘸腿的兒子和他的家庭提供了避難所。大衛後來收穫了他仁慈對待掃羅家的善果,因為,當他逃離押沙龍時,亞米利的兒子瑪姬以慷慨地供應他和他的軍隊生活必需品作了回應(撒下17:27-29)。

     ●「羅底巴」:字義是「非牧養之地」。位於約旦河東基列地,瑪拿西支派的一個城鎮。此處和掃羅王朝最後一位王伊施波設統治的地區相近。

         ●「亞米利」:字義是「神是我的親屬」。

         ●「瑪姬」:字義是「賣出」。 撒下 17:27 此人也來幫助大衛。

         ◎大衛這樣問,洗巴大概會覺得目前的君王想要「斬草除根」了,即使大衛劈頭就說「我要照神的慈愛恩待他」。不過洗巴此時大概也只能實話實說。

 

【撒下九5「於是大衛王打發人去,從羅底巴亞米利的兒子瑪姬家裡召了他來。」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王打發人從羅底巴亞米利的兒子瑪吉家堭N他接來。

 

【撒下九6「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來見大衛,伏地叩拜。大衛說:米非波設!米非波設說:僕人在此。

   〔呂振中譯〕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來見大衛,便伏臉叩拜;大衛說:『米非波設。』米非波設說:『看哪,僕人在這堙C』

   〔暫編註解〕米非波設。在代上8:349:40中稱作“米力巴力”。希伯來文是bosheth,意思是“羞恥,”似乎是被希伯來人在固有名稱中取代了外邦神巴力的稱號。請比較伊施波設和伊施巴力(見撒下2:8的註釋),耶路巴力和耶路比設(士6:32;撒下11:21)。

     他面伏於地。米非波設明白他的性命是受王支配的。如果大衛願意,他就可以發出死刑的命令以便徹底清除掃羅的子孫,從而就可以杜絕來自掃羅家的要求王位的任何可能性。

     僕人在此!。米非波設是掃羅的孫子,他童年的記憶曾是他叔叔伊施波設與大衛之間的爭鬥。現在他站在王面前,保證忠於大衛家。今後他會成為王的僕人,忠心地做王所吩咐的。

     ●「米非波設」:字義是「終結偶像」。 代上 8:34  9:40 作「米力巴力」。

 

【撒下九7「大衛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

   〔呂振中譯〕大衛對他說:『你不要怕;我一定要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以厚愛待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經常在我席上喫飯。』

   〔暫編註解〕大衛將本屬掃羅王的一切家產,全部歸還米非波設,從大衛對洗巴說的話中,可以看出這些田地已為洗巴佔有,現在要他交出,並把耕種等等所得供養米非波設全家。

         「你不要懼怕」:米非波設懼怕的理由,參本章注的引言部分。

         「掃羅的一切田地」:即掃羅在便雅憫支派中從父家繼承的田地。

         不要懼怕。任何一個人處在米非波設的位置都有理由懼怕。掃羅的這個後裔的性命取決於王的態度。這種情形通常的結果是滅絕所有的對手。大衛知道只要掃羅的任何一個子孫繼續存活,他自己的王位可能就處於危險之中。但是他慷慨的本性,連同他對約拿單的應許,促使他走慈愛與憐憫的路線。

     施恩與你。迄今為止,生活帶給米非波設很少恩慈。幾乎早在他剛剛能記事的時候他就成了瘸腿的並且成了一個逃犯。他的性命曾一直處於危險之中。現在他的麻煩結束了。

     掃羅的一切田地。這些田地無疑已經被大衛沒收了,並且現在是屬於他的。但他願意歸還,他自己願意作出個人的犧牲,以便米非波設可以擁有曾經屬於掃羅的一切。這是一份給一個從未期待過它的人的厚禮,是由一種顯著的慷慨精神激勵的。

     與我同席吃飯。這句話不需要照字面理解。其基本意義是蒙受如此恩寵的人今後要受王的慷慨供應了—換句話說,他領受了一份終身養老金。亞舍拉的那400個先知也這樣“與耶洗別同席吃飯[耶洗別所供養的]”(王上18:19)。這意思只是說這些可能四散在國家各地的先知們,領受來自王后的供養。約雅斤在從監牢被釋放之後,也是這樣“終身常在王面前吃飯”(王下25:29,30)。即,只要他活著,就天天賜給他一份所需用的食物。然而,在米非波設的情況中,還涉及特別的尊榮,因為他被安置在與大衛的兒子們同等的位置。這種待遇使米非波設與大衛更親密並且確保彼此之間的好意。

     ◎大衛的舉動是把掃羅王室僅存的男性後裔米非波設,當成是掃羅產業的合法繼承人。

         ●「常」與我同席吃飯:「不停地」、「連續不斷地」。

         9:7 顯出米非波設就是在害怕,所以大衛才要安慰他。有很多人認為大衛這一招只是要把可能叛變的人留在身邊,讓他不能作亂。不過以大衛的角度來看,砍了所有可能叛變的人更直接。因此不管大衛是不是有防止叛變的打算,他都是用比較複雜的手段來處理這件事情,亦即他心中的確是看重與約拿單的約。

 

【撒下九8「米非波設又叩拜說:僕人算什麼?不過如死狗一般,竟蒙王這樣眷顧。

   〔呂振中譯〕米非波設又叩拜說:『僕人算甚麼,王竟垂顧像我這樣的一隻死狗阿!』

   〔暫編註解〕“如死狗一般”為謙抑之詞。大衛也曾自喻為“死狗”,不值得掃羅追索其性命(撒上二十四14)。

         “死狗”。可鄙和無用的人。

         「死狗」:形容一個人的卑賤無用。

         像我這樣一隻死狗。見撒上24:1417:43。東方的野狗是社區的食腐動物,看著就討厭。一隻死狗是能想像得到的可鄙的東西。通過這些話米非波設顯明了自己真謙卑的精神和真誠的感激。這種表達從東方的觀點看講的並不過分。

     ●「如死狗一般」:與大衛在 撒上 24:14 的自稱一樣。

 

【撒下九9「王召了掃羅的僕人洗巴來,對他說:我已將屬掃羅和他的一切家產都賜給你主人的兒子了。」

   〔呂振中譯〕王召了掃羅的僮僕洗巴來,對他說:『我已將屬掃羅和他全家的都賜給你主人的兒子了。

   〔暫編註解〕洗巴。洗巴一定是一個有影響負責任的人。他信任大衛,也一直沒有對掃羅的後裔不忠。然而,他不一定超脫在尋求個人利益之上(見撒下16:1-419:24-30)。

 

【撒下九10「你和你的眾子、僕人要為你主人的兒子米非波設耕種田地,把所產的拿來供他食用;他卻要常與我同席吃飯。洗巴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僕人。」

   〔呂振中譯〕你和你眾子和僕人都要為他耕地,收進五穀,使你主人的眾子〔或譯:家〕有飯喫;至於你主人的兒子米非波設、他卻要經常在我席上喫飯。』洗巴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僕人。

   〔暫編註解〕這堛熒N思是:雖然大衛供應米非波設生活上的所需,但米非波設必須照顧、安排自己家人和僕人的生活(12節)。

         洗巴動用所有兒子和僕人為米非波設的田地耕種,可見米非波設承繼的田地不少。米非波設既享用王的筵席,卻又要從自己的田地獲供應,顯然在王宮生活開支龐大。

         你的眾子、僕人。因為有15個兒子和20個僕人,所以移交給米非波設的掃羅的產業一定相當多。米非波設現在不是一個倒楣的逃犯了,反倒變成一個身居要職並且富有的人了。

     ◎「洗巴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僕人」,顯然洗巴還頗有家產,因此洗巴有足夠的人力與經驗可以管理掃羅的產業(應該不會太少)。

 

【撒下九11「洗巴對王說:凡我主我王吩咐僕人的,僕人都必遵行。王又說:米非波設必與我同席吃飯,如王的兒子一樣。

   〔呂振中譯〕洗巴對王說:『凡我主我王所吩咐僕人的、僕人都要照行。』於是米非波設在大衛〔傳統:我的〕席上喫飯,如同王的兒子一樣。

   〔暫編註解〕「如王的兒子一樣」:米非波設受的款待與大衛的兒子無分別。

         僕人都必遵行。掃羅的這個僕人承認自己是大衛的僕人。洗巴許諾要順從王所有的吩咐。在押沙龍背叛期間,他蒙賜予一個機會證明自己的忠誠(撒下16:1-4)。

     與我同席。這是第三次作這種聲明了(見7,10節)。再三重複這句話表明所賜給米非波設的尊榮的重要與偉大。

 

【撒下九12「米非波設有一個小兒子,名叫米迦。凡住在洗巴家裡的人,都作了米非波設的僕人。」

   〔呂振中譯〕米非波設有一個小兒子名叫米迦。凡住在洗巴家堛漱H都作了米非波設的僕人。

   〔暫編註解〕“米迦”:掃羅家族因他得以延續。作者寫《撒母耳記》時,米迦可能已甚有名(代上八34以下;九40)。

         「米迦」:米非波設當時年紀尚輕,這兒子大概是日後所生的。

         有一個小兒子。這句話表明米非波設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而且自從他父親死後以及大衛登上王位以後已經許多年了,因為當約拿單死時米非波設只有五歲(撒下4:4)。就我們所知道的信息來說,米非波設只有一個兒子,米迦,但米迦的子孫卻為數眾多(代上8:35-409:40-44)。

     ●「米迦」:字義是「有誰像神」。

 

【撒下九13「於是米非波設住在耶路撒冷,常與王同席吃飯。他兩腿都是瘸的。」

   〔呂振中譯〕這樣米非波設就住在耶路撒冷,因為他經常在王的席上喫飯,雖然他兩腿都瘸。

   〔暫編註解〕住在耶路撒冷。把米非波設留在耶路撒冷可能有兩個目的。這既是一個安全措施也是出於特別的尊榮。與大衛其餘的兒子們一起住在宮中並且經常與他們結交會使米非波設與大衛更親密,並且這樣會確保大衛家與掃羅家的和平幸福關係。要是米非波設出於一種邪惡的性情,拒絕對延及他的待遇作出忠誠的反應的話,他在宮中就會不斷處於監視之下,並且遠離大衛的仇敵們的影響,他們可能希望鼓勵反叛。當大衛逃離押沙龍時,從洗巴所說的話可以顯然看出反叛的可能性並非不存在。對大衛來說,米非波設的這個僕人所作的控告是:由於不穩定的局勢,他的主人盼望恢復掃羅家的國(見撒下16:1-419:24-30)。

     是瘸的。因為腿瘸,阻止了米非波設在押沙龍篡位時離開耶路撒冷。正是他在耶路撒冷留下來使得控告米非波設不忠似乎有理(撒下16:319:25-27)。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