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十三1「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貌的妹子,名叫他瑪,大衛的兒子暗嫩愛她。」

   〔呂振中譯〕此後又發生了一件事;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麗的妹妹名叫他瑪;大衛的兒子暗嫩愛上了她。

   〔暫編註解〕暗嫩是長子,生於希伯侖(三2;代上三1),是王位繼承人。他瑪是押沙龍的妹妹。二人都是大衛所娶基述王女兒瑪迦所生。暗嫩和他瑪因此是同父異母兄妹。暗嫩玷污他瑪,犯了亂倫罪(參利十八9;二十17)。

         押沙龍是大衛的第三子,與胞妹她瑪均樣貌出眾(14:25)。

         此後。接下來的系列敘述(撒下1321)記錄的是大衛犯罪後臨到他身上的災禍。歷代志沒有提到這些災難,就象沒有提到大衛犯罪一樣。在與拔示巴通姦並謀殺了烏利亞之後,大衛變了一個人。他已經大大喪失了從前對自己的信心;也不再完全控制他的王國了。百姓不再具有絕對的信心,因而也就緩於聽從他關於賞善罰惡的勸勉。當他看到別人做他曾豎立過榜樣的事時,感到難於責備他們。他親生的兒子們拒絕順從他,不再尊敬他的忠告。他以前曾堅強勇敢的地方,現在變得軟弱猶豫了。一種羞恥感不斷縈繞著他。接下來的幾章描繪的事件至少部分是大衛犯罪的後果。

     一個美貌的妹子。字面意思是“一個美麗的妹子。”押沙龍和他的妹妹他瑪都是基述王的女兒瑪迦的孩子,並且押沙龍生在大衛在希伯侖作王的時候(撒下3:3)。暗嫩是大衛的長子,是“耶斯列人亞希暖”的兒子(撒下3:2)。因為這些兒子看來都在青少年時期,所以這裡敘述的事件很可能發生在大衛作王40年的中期。

     ◎大衛的長子是「暗嫩」,次子是「基利押」,三子是「押沙龍」撒下 3:1-2 ,二子基利押沒有被提及,可能已經去世,這樣的話押沙龍就是第二順位繼承人。

         ●「押沙龍」:字義是「我父是平安」。 14:25 提及押沙龍非常俊美。

         ●「美貌」:「美麗」,顯然大衛妻子瑪迦所生的兒女都很美。11:2 中大衛也是因為拔示巴的「外表美麗」受引誘。

         ●「她瑪」:字義是「棕櫚樹」。與「暗嫩」是同父異母的妹妹,因此不可能有婚姻關係 利 18:9 。她瑪和押沙龍都是基述王女兒瑪迦所生。

         ●「暗嫩」:字義是「有信心的」。是耶斯列人亞希暖所生。

         1-22  暗嫩侵犯她瑪:暗嫩是大衛的長子(3:2)很有可能是王位繼承者。他因暗戀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瑪未能如願,竟設計污辱她。整件事足以反映:1 宮庭內道德的敗壞;2 大衛失去或放棄作為一家之長約束子侄的責任。

         129 他瑪被強姦和暗嫩被殺的悲劇,顯然是應驗神對大衛與拔示巴所犯之罪的審判(一二11)。暗嫩和他瑪是大衛分別從亞希暖(三2)和瑪迦(三3)所生的兒女。

         1-39  暗嫩亂倫與被殺:由13章起所記載的是大衛家庭中所發生連串的悲劇。所謂上行下效,大衛的失敗影響及後代,而這些悲劇正是他自食其果的明證。

         本章記述大衛宮中亂倫及手足相殘的事,牽涉到大衛的三個兒女:暗嫩、押沙龍和他瑪。

 

【撒下十三2「暗嫩為他妹子他瑪憂急成病。他瑪還是處女,暗嫩以為難向她行事。」

   〔呂振中譯〕暗嫩為了他妹妹他瑪的緣故、熱戀成病;因為他瑪還是處女;暗嫩眼看着難以向她行事。

   〔暫編註解〕與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的姐妹結婚是摩西律法所禁止的(利一八11)。

         「她瑪還是處女 ...... 行事」:她瑪還未出嫁,不可隨意走動,深居簡出,暗嫩難得見她一面。

         成病。這件事被記述在神聖的經文中,目的是要證明一個屬神的人偏離義路並屈服於試探會給他的家庭帶來多麼悲慘的後果。大衛的孩子們的過失部分是由於他的過失造成的。

     以為難。暗嫩認為在這種情況下難於照他的心願向她行事。既習慣於取悅自我並實現自己的每一願望,暗嫩實際上是因為自己無力滿足自己對於他瑪的心願而憂急成病的。

     ●「憂急成病」:「愁煩到生病」。

         ●「以為難向她行事」:君王的未出嫁女兒被隔離在女院,沒有王的允許不能隨意行動 13:7-8 ,所以暗嫩無法得到她。

         13:2 暗示暗嫩本來期待的就是要對她瑪不利。「難向她行事」一詞就表示暗嫩不可能用正常的方法「娶她瑪」,而他想的,應該也就是玷辱一類的行為。因此我們可以斷定暗嫩的愛,是情欲與佔有,並非正常的愛情。

 

【撒下十三3「暗嫩有一個朋友,名叫約拿達,是大衛長兄示米亞的兒子,這約拿達為人極其狡猾。」

   〔呂振中譯〕暗嫩有一個朋友、名叫約拿答,是大衛的哥哥示米亞〔或譯:沙瑪〕的兒子;這約拿答是個非常狡猾的人。

   〔暫編註解〕約拿達的名字只見此處。他的父親示米亞又名沙瑪(撒上十六9)。

         「狡猾」:原文作「精明」,見32-33節。不過約拿達這次卻誤用聰明。

         一個朋友。這種友誼是邪惡的,並且導致了暗嫩的毀滅。要是暗嫩更明智地選擇了他的友伴的話,在這場危機中,他就可能得到一位真朋友的幫助了,給予他合理與挽救的忠告。

     極其狡猾。約拿達是一個狡詐的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朋友」:「密友」、「同伴」。

         ●「約拿達」:字義是「耶和華是尊貴的」。是大衛三哥的兒子,算是大衛的侄子,也是皇室成員之一。

         ●「示米亞」:字義是「名聲」,又被稱為「沙瑪」 撒上 16:9

         ●「狡猾」:「精明的」、「足智多謀的」,當然,用在負面的事情上就是「狡猾」。

 

【撒下十三4「他問暗嫩說:王的兒子啊,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請你告訴我。暗嫩回答說:我愛我兄弟押沙龍的妹子他瑪。

   〔呂振中譯〕他問暗嫩說:『王的兒子阿,你為甚麼這麼瘦弱,一天比一天厲害呢?你不能告訴我?』暗嫩對他說:『我愛上了我兄弟押沙龍的妹妹他瑪。』

   〔暫編註解〕“瘦弱”。更可作:沮喪。

         ●「瘦弱」:「軟弱的」、「微薄的」。

 

【撒下十三5「約拿達說:你不如躺在床上裝病,你父親來看你,就對他說:求父叫我妹子他瑪來,在我眼前預備食物,遞給我吃,使我看見,好從她手裡接過來吃。’”

   〔呂振中譯〕約拿答對他說:『你躺在床上裝病;你父親來看你,你就對他說:求父親叫我妹妹他瑪到我這堥荂A將食物遞給我喫,在我眼前豫備食品,給我看,我好從她手堭給L來喫。

   〔暫編註解〕約拿達建議暗嫩利用大衛愛子之心來達成計謀。

         裝病。即,假裝病了。在某種意義上說,暗嫩真的已經病了(2節)。他的病是放縱不魘情欲的結果。在這種情況下,他會假裝患了不同性質的病,好利用它要求王的同情。

     從她手裡。大衛作為一個英明有辨識力的父親本應明白他這個兒子的某些本性。然而,卻沒有任何記錄暗示他覺察到了暗嫩的全部意圖,或者他不願同意他的願望。但是他原應足夠警醒並有充分的勇氣不允許他瑪離開她自己的住處進入暗嫩的屋裡,那樣就可以避免隨之而來的嚴重後果了。

     ●「不如躺在」:原文是命令式的「躺下」,沒有「不如」。

         ●「裝病」:原文是「使自己生病」。

 

【撒下十三6「於是暗嫩躺臥裝病。王來看他,他對王說:求父叫我妹子他瑪來,在我眼前為我作兩個餅,我好從她手裡接過來吃。

   〔呂振中譯〕於是暗嫩躺着裝病;王來看他;暗嫩對王說:『求父親叫我妹妹他瑪來,在我眼前給我作兩個心狀餅,我好從她手堭給L來喫。』

   〔暫編註解〕

         6-7  縱然暗嫩要求她瑪為他作餅一事有點奇怪,但大衛只要兒子肯吃東西,可望早日痊癒,便立刻應允他。

 

【撒下十三7「大衛就打發人到宮裡,對他瑪說:你往你哥哥暗嫩的屋裡去,為他預備食物。

   〔呂振中譯〕大衛就打發人到他瑪家堨h見他瑪,說:『你往你哥哥暗嫩的屋堨h,給他豫備食品。』

   〔暫編註解〕往。似乎是一個無罪的命令,但是通過發出這個命令,大衛就把她的女兒送到羞恥的境地並把他的兒子送到死地了。

 

【撒下十三8「他瑪就到她哥哥暗嫩的屋裡,暗嫩正躺臥。他瑪摶麵,在他眼前作餅,且烤熟了,」

   〔呂振中譯〕他瑪就到她哥哥暗嫩的屋堙F暗嫩正在躺着。他瑪把生麵和好,就在暗嫩眼前作心狀餅,將餅煮熟。

   〔暫編註解〕他瑪就到。他瑪被勸導離開她自己安全的居所,到了暗嫩的寓所,在那裡他可以控制她。

     ●「摶」麵:「搓揉(麵團)」。

         ●「烤熟了」:「煮沸」、「煮熟」。

         ●「餅」:這不是一般的「餅」。後期猶太文獻提及這種餅是用特殊的鍋,將麵團煮成某種的餃子。

 

【撒下十三9「在他面前,將餅從鍋裡倒出來。他卻不肯吃,便說:眾人離開我出去吧!眾人就都離開他出去了。」

   〔呂振中譯〕又在暗嫩面前拿盤子倒出來;暗嫩竟不肯喫,便說:『叫各人離開我出去。』各人就都離開他出去。

   〔暫編註解〕●「鍋」裡倒出來:一種「平底鍋」,聖經中只出現在此處。

 

【撒下十三10「暗嫩對他瑪說:你把食物拿進臥房,我好從你手裡接過來吃。他瑪就把所作的餅拿進臥房,到她哥哥暗嫩那裡,」

   〔呂振中譯〕暗嫩對他瑪說:『你把食品拿進臥房,我好從你手堭給L來喫』;他瑪就把所作的餅拿進臥房、到她哥哥暗嫩身旁。

   〔暫編註解〕進臥房。當暗嫩象一個焦躁的病人時,他拒絕進食,他瑪親自把食物帶入他的臥房。

 

【撒下十三11「拿著餅上前給他吃。他便拉住他瑪,說:我妹妹,你來與我同寢。

   〔呂振中譯〕她湊前去要給他喫,暗嫩拉住他瑪,對她說:『妹妹阿,來和我同寢吧。』

 

【撒下十三12「他瑪說:我哥哥,不要玷辱我。以色列人中不當這樣行,你不要作這醜事。」

   〔呂振中譯〕他瑪說:『哥哥阿,不可!不可玷辱我!以色列中不可這樣行的;你不可作這癡醜的事。

   〔暫編註解〕他瑪不象拔示巴,力拒暗嫩,並曉以大義,指出此舉會影響到暗嫩繼承王位的地位(“在以色列中成了愚妄人”),何況姦淫為律法所不容(出二十14);不過同父異母兄妹結合雖為律法禁止(利二十17),但暗嫩可以循正式途徑求王,或可獲准。

         暗嫩貪圖美色(1節),並無真愛情,欲火攻心,失去理智。把他瑪強行姦污之後,獸欲已遂,短暫的肉欲之愛迅即轉為憎恨(15節);後為押沙龍所殺。

         「以色列人中 ...... 行」:意思是暗嫩的醜行雖常見於迦南人中,但以色列人卻不可有這樣的行徑。

         不當這樣行。見創34:7。臥房裡沒有別人,他瑪沒有一個人可以幫助她努力抵抗她哥哥邪惡而堅定的意圖。她先是試圖跟他評理,說到這種行為的罪惡和愚蠢。

     ●「玷辱」:「卑微」、「錯待」、「苦待」、「玷污」。

         ●「醜事」:「令人感到丟臉的愚蠢」、「不道德」、「褻瀆的行為」。

 

【撒下十三13「你玷辱了我,我何以掩蓋我的羞恥呢?你在以色列中也成了愚妄人。你可以求王,他必不禁止我歸你。

   〔呂振中譯〕我、我要將我的恥辱帶哪兒去呢?你、你在以色列中也必成個癡醜的人呀!現在呢、你要向王提起;他必不會阻止我不歸你的。』

   〔暫編註解〕「你可以求王 ...... 歸你」:按摩西律法,同父異母的兄妹不可成婚。

         何以掩蓋我的羞恥呢。他瑪試圖通過指出做這種事會終身羞辱她-王的女兒,他的妹妹-來使暗嫩恢復理性。要是他對她有任何尊敬的話,他就當然不會願意給她和王的家庭帶來這種羞辱。

     至於你。他瑪想到的不僅是對她自己的後果,而且是對暗嫩的後果。通過做這種事他會使自己象一個傻瓜,使自己在遍地受到羞恥與輕蔑。他瑪的思想清晰推理合理。

     你可以求王。看出她與心意堅決的哥哥講理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他瑪就開始見風使舵了。現在必要的是脫離他的控制,這顯然是她最後的手段了。

     ●「掩蓋我的羞恥」:原文只是「處置我的羞恥」。

         13:13 她瑪說的「你在以色列中也成了愚妄人」,意思是暗示暗嫩這樣的行為可能會危及王位繼承人的地位。

         ●「他必不禁止我歸你」:這個說法應該只是她瑪拖延的方式,因為早期族長時代雖然有兄妹通婚的例子,像創 20:12 亞伯拉罕、撒拉就是,但是利 18:6,9 就直接禁止這種行為,因此這應該是當時不能接受的一種行為,她瑪這樣說只不過希望拖延時間。

         ◎由此處看起來她瑪真的是一位貌美又有見識的女性,面對困難還會積極處理問題,又能有智慧的判斷局勢。無奈他的哥哥根本就是驕縱愚昧,斷送這個好公主的將來。由她哥哥的反應來看,暗嫩果然只是想得到她瑪的身體而已,其他什麼都不顧了。

 

【撒下十三14「但暗嫩不肯聽她的話,因比她力大,就玷辱她,與她同寢。

   〔呂振中譯〕但是暗嫩不肯聽她的話;只因力量強過她,就玷辱了她、和她同寢。

   〔暫編註解〕不肯聽從。暗嫩是全然自私、淫蕩的,決心要走他自己的路,不管後果如何。他是不可理喻的。神的要求,她妹妹的貞操,以及他自己的名譽對他來說都算不得什麼。關於這些品格大衛應受部分責備。當他的孩子們做錯時,他沒能責問他們,而是允許他們偏行己路。現在他們沒有理智不受克制了。

     ●「因比她力大」:原文是「勝過」。意思應該是暗嫩壓制住她瑪。

 

【撒下十三15「隨後,暗嫩極其恨她。那恨她的心,比先前愛她的心更甚。對她說:你起來去吧!

   〔呂振中譯〕事後、暗嫩大大恨她,大非常恨她:那恨她的恨比先前愛她的愛更大;就對她說:『你起來、去吧。』

   〔暫編註解〕暗嫩的“愛”只是一種情慾,這情慾得到滿足後,隨即就變成憎恨。

         暗嫩恨她。這一結果是典型的。暗嫩不是被愛感動,而是被強烈情欲鼓動的,現在既然獸性情欲得到了滿足,他對他已如此殘酷地錯待了的妹子就毫無進一步的關心了。

     ●「極其恨她」:「非常大的恨」。

         ◎有些書說「由極愛到極恨」只是一個短短地距離,這部份我們不確定,但是暗嫩那種「只顧自己的感受」的舉動,則是令人髮指。

 

【撒下十三16「他瑪說:不要這樣!你趕出我去的這罪,比你才行的更重。但暗嫩不肯聽她的話,」

   〔呂振中譯〕他瑪說:『我哥哥阿、不可!因為這一來,你趕遂我這壞事就比你剛同我行的那一件更壞了』;但是暗嫩卻不肯聽她。

   〔暫編註解〕“這罪……更重”因為既然暗嫩冒犯了他瑪,就必須迎娶她(申二二29)。

         「你趕我出去 ...... 更重」:暗嫩將她瑪趕出,是推卸責任的行為,會使妹妹陷於不義,被人輕賤。

         不要這樣。暗嫩毫無理由要求他妹子離開。既已錯待了她,至少他可以保護她並安慰她。但是通過趕她出去,他在私了案件。

     不肯聽。14節。暗嫩沒有受教聽從理智、良心或神的聲音。他瑪的抗議對他來說什麼也不是。

     13:16 大概是依據 申 22:28-29 要求侵犯了處女的人要繳交聘金,並且要娶這女人,終生不可休棄她。但是現在暗嫩要直接趕走她瑪。

 

【撒下十三17「就叫伺候自己的僕人來,說:將這個女子趕出去!她一出去,你就關門上閂。

   〔呂振中譯〕便叫伺候的僮僕來,說:『把這女人從我面前趕出去,然後關門上閂。』

 

【撒下十三18「那時他瑪穿著彩衣,因為沒有出嫁的公主都是這樣穿。暗嫩的僕人就把她趕出去,關門上閂。」

   〔呂振中譯〕那時他瑪穿着長袖長褂;因為沒有出嫁的公主總〔傳統:袍子(複數)〕是這樣穿的。暗嫩的僕人就把她趕出去,關門上閂。

   〔暫編註解〕“彩衣”。參看創世記三十七章3節的腳註。

         「彩衣」:原文指長袖長袍的外衣,是身分的象徵(百姓穿的是短袖衣服)。

         彩衣。她穿著一件帶袖的長袍,就是王室的處女照例所穿的。提到這點為的是說明他瑪很可能一直被公認為王室的處女。

     ●「彩衣」: 創 37:3 約瑟也穿這樣的衣服,是一種特別的長袍。

 

【撒下十三19「他瑪把灰塵撒在頭上,撕裂所穿的彩衣,以手抱頭,一面行走,一面哭喊。」

   〔呂振中譯〕他瑪把爐灰撒在頭上,將身上的長袖長褂撕裂,以手抱頭,一面走,一面哭喊。

   〔暫編註解〕他瑪撕裂新衣,撒灰於頭,為自己失去處女之身舉哀。她已是一個嫁不出去的公主,只有孤單度此一生(16,20節)。

         他瑪的行為是寡婦哀悼丈夫的做法。

         她瑪極度悲傷的表現。

         撕裂所穿的彩衣。這可能是立即做的。他瑪絲毫沒有企圖遮蓋已經臨到她身上的羞恥。她是一個貞潔的年輕女子,她的行為全然無可責備。當她離開暗嫩的房間時,給出了她內心所經歷的深刻悲傷的有力證據(見斯4:1;王下5:8)。從而她就阻止了暗嫩編造謠言說她有錯待他的罪因此他才把她從他眼前趕出去。他瑪顯然是完全真誠的,她的行為證明她的強烈義憤與悲傷。要是她保持沉默的話,她就可能被認為與這罪行有份。

 

【撒下十三20「她胞兄押沙龍問她說:莫非你哥哥暗嫩與你親近了嗎?我妹妹,暫且不要作聲;他是你的哥哥,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他瑪就孤孤單單地住在她胞兄押沙龍家裡。」

   〔呂振中譯〕她的胞兄押沙龍問她說:『莫非你哥哥暗嫩和你在一起了麼?我妹妹阿,現在你且不要作聲;他是你哥哥;你別將這事放在心上。』他瑪就淒涼地住在她胞兄押沙龍家堙C

   〔暫編註解〕押沙龍把事件平息了,決意在暗嫩最沒有防範的時候再採取報復的行動(22節)。

         與你親近了嗎?。王室的成員很可能熟悉暗嫩的缺點,並且押沙龍顯然立即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暫且不要作聲。這一建議適合於押沙龍強烈的復仇精神。對他瑪的錯行要求立即得到懲罰。她所遭受的羞恥已經廣為人知了,因為她離開暗嫩寓所時的行為阻止了任何隱瞞的希望。遲來的忠告一點益處也沒有。要是押沙龍成了他本應該成為的那個人的話,他原應該會直接處理此事,而不會袖手旁觀直到她妹妹已被錯待了。但他沒有尋求合法的解決辦法,反而密謀復仇。

     孤孤單單地。他瑪曾被辱然後被棄,她繼續住在她胞兄家裡,在她的恥辱的記憶中,沒有結婚也不快樂。

     ●「孤孤單單地」;「荒涼」、「被離棄」。

 

【撒下十三21「大衛王聽見這事,就甚發怒。」

   〔呂振中譯〕大衛王聽見這一切事,就非常惱怒,卻沒有使他兒子暗嫩的心〔原文:靈〕傷痛,因為他愛他是自己的長子。

   〔暫編註解〕大衛雖甚惱怒,未採行動。宮中妻妾眾多,子女成群,對兒女的教養難免疏忽。但遇此大事卻不施管教,反而嬌縱,遂令不肖之子坐大,引致日後宮廷之亂。

         大衛十分忿怒,卻沒有按正常做法把暗嫩處死(利二○17)。這也許由於暗嫩是大衛的長子(代上三1),大衛寄望他繼承王位。

         七十士譯本於本節末加上:「大衛因暗嫩是長子而愛他,沒有懲罰他。」按一般推測,大衛放過暗嫩的原因有三:1 溺愛兒子;2 自覺其身不正,不便管教;3 不願家醜外揚。

         甚發怒。當大衛聽到他兒子的這一可恥行為時,他確實非常生氣,但是顯然由於想起他自己的錯行,所以他就沒能執行公義。他感到自己的手被自己的罪惡捆住了,結果他就對自己的孩子們表現了鼓勵這種錯行的寬大溫和的態度。在早期的生活中,在有意識的正直並且沒有受到後來纏累他的網羅的阻礙時,他可能會給予敏捷的判斷。但是現在他所做的就只是表示憤怒並且允許犯罪者不受懲罰。

     ●七十士譯本在 13:21 後面加上「但他不願傷暗嫩的心,因為他是長子,格外愛他」。

         ◎一般推測大衛放過暗嫩的原因是:溺愛、自覺自身行為不正,不便管教、不願家醜外揚。

         ◎以利、撒母耳都沒辦法好好管好自己的小孩,大衛看起來也不行。發怒卻沒有對應的行動,顯出大衛偏心愛暗嫩。這也導致押沙龍非要殺害暗嫩討回公道。

 

【撒下十三22「押沙龍並不和他哥哥暗嫩說好說歹,因為暗嫩玷辱他妹妹他瑪,所以押沙龍恨惡他。」

   〔呂振中譯〕押沙龍呢、也沒有同暗嫩說好說歹;因為押沙龍恨惡暗嫩把他妹妹他瑪玷辱了。

   〔暫編註解〕押沙龍定意為妹復仇,要把暗嫩殺掉,此事亦成為日後他篡位的動機。

         說好說歹。押沙龍表面上沒有顯露自己任何內在的感情。雖然內心燃燒著憎惡與復仇的火焰,他還是努力保持一種外在的鎮定,同時卻始終密謀害死他的兄長。對所有有關的人來說,要是他立即通過正當的法定管道尋求解決辦法的話,就會好的多了。

 

【撒下十三23「過了二年,在靠近以法蓮的巴力夏瑣,有人為押沙龍剪羊毛,押沙龍請王的眾子與他同去。」

   〔呂振中譯〕過了兩年工夫、在靠近以法蓮的巴力夏瑣有剪羊毛人為押沙龍剪羊毛;押沙龍請王的眾子都到那堙C

   〔暫編註解〕每年剪羊毛季節,遊牧民族均大事慶祝(參撒上二十五4及注明)。

         「巴力夏瑣」:靠近以法蓮邊界,離耶路撒冷北面卅二公里。(廿英里)

         押沙龍剪羊毛。剪羊毛那時仍是歡宴喜樂的時候(見撒上25:2,8)。

     巴力夏瑣。這個地點被認為是Jebel el-`Asûr,在伯特利東北41/2英里(7.2公里),耶路撒冷東北141/4英里(22.8公里)。

     王的眾子。這一邀請當然包括暗嫩,因為押沙龍舉辦宴會的真實意圖就是要伺機抓住他。

     ●「巴力夏瑣」:字義是「院宇之主宰」,位於以法蓮和便雅憫邊界的一個城鎮。

         ●「剪羊毛」:對當時的人是一個歡慶豐收的日子 撒上 25:2-8 。剪羊毛通常通常在初夏進行。

         23-29  押沙龍代妹復仇:剪羊毛是快樂慶祝的日子,押沙龍趁機實行他等待了兩年的刺殺陰謀。

 

【撒下十三24「押沙龍來見王說:現在有人為僕人剪羊毛,請王和王的臣僕與僕人同去。

   〔呂振中譯〕押沙龍來見王說:『看哪,現在有剪羊毛的人為僕人剪羊毛;請王和王的臣僕跟僕人一同去。』

   〔暫編註解〕來見王。押沙龍深藏的詭計在他對大衛的邀請中顯示出來了。他並不怎麼盼望他父親去,但是通過力勸他這麼做,就會有助於減輕猜疑從而鼓勵暗嫩出席。

 

【撒下十三25「王對押沙龍說:我兒,我們不必都去,恐怕使你耗費太多。押沙龍再三請王,王仍是不肯去,只為他祝福。」

   〔呂振中譯〕王對押沙龍說:『不,我兒;我們不必都去;你花費會太重。』押沙龍迫切地請王,王還是不情願去,只是給他祝福。

   〔暫編註解〕使你耗費太多。大衛當場拒絕了邀請,是因為這麼多人出席可能會使押沙龍難以承擔。

     再三請王。通過繼續強烈要求他父親出席,押沙龍有效地掩飾了他真正的意圖,並且成功地獲得了大衛對這次宴會的祝福。現在看來每件事都無可置疑了。

     ●「再三」:「劇烈的發出」、「超過」。

         25-26 「只為他祝福 ...... 何必要他去呢」:大衛對押沙龍的請求似有點猜疑,或者對押沙龍並不是那麽重視。

 

【撒下十三26「押沙龍說:王若不去,求王許我哥哥暗嫩同去。王說:何必要他去呢?

   〔呂振中譯〕押沙龍說:『不、求王許我哥哥暗嫩和我們一同去吧。』王對他說:『為甚麼要暗嫩和你一同去呢?』

   〔暫編註解〕同去。大衛的兒子們現在長大成人了,但是顯然這位父親仍在某種程度上控制著他們的行動。暗嫩特別被邀請了,因為他是長子並且是顯然是公認的繼承人,他可以在宴席上代表他父親。

     何必要他去呢?。這個問題暗示大衛可能有些疑慮。

     ◎押沙龍邀請王去,王不能去,因此他轉而邀請王的代理人:王儲暗嫩去參加。大衛王應該知道他們兩人不合,所以 13:26 問「何必要他去呢?」,不過他一定沒想到押沙龍會動手殺人。

         2627押沙龍知道大衛不會離開京城,故意先邀請王,王不肯,乃邀暗嫩,因暗嫩是大衛長子,可以代表王赴席。大衛當日早知兩兄弟間貌合神離(“何必要他去呢?”,卻未料到押沙龍會下毒手(29節)。

 

【撒下十三27「押沙龍再三求王,王就許暗嫩和王的眾子與他同去。」

   〔呂振中譯〕押沙龍迫切地求王,王就打發暗嫩和王的眾子跟他一同去。

   〔暫編註解〕再三求王。通過持續強求,押沙龍終於中止了他父親的抵抗,並且獲得了他的同意,不僅暗嫩並且所有王子(29節)都蒙允許出席這次宴會。

 

【撒下十三28「押沙龍吩咐僕人說:你們注意,看暗嫩飲酒暢快的時候,我對你們說殺暗嫩,你們便殺他,不要懼怕。這不是我吩咐你們的嗎?你們只管壯膽奮勇。

   〔呂振中譯〕押沙龍擺設了筵席、如同王的筵席;他吩咐僮僕說:『你們看暗嫩喝酒心堸矽釭漁伬唌A我對你們說:擊殺暗嫩,你們便殺死他,不要懼怕;這不是我吩咐你們的麼?你們只管壯膽奮勇。』

   〔暫編註解〕押沙龍為大衛第三子,殺死暗嫩後,不只可為妹妹他瑪雪恨,也消除了自己成為王位繼承人的障礙(看十五16)。大衛次子基利押可能早夭;因聖經中除了他的出生(三3),無其他記載。

         殺暗嫩。在那個時候,大衛的次子基利押(撒下3:3)可能已經去世了,因為我們在這一記錄中沒有聽到任何關於他的消息,暗嫩之死因而會使押沙龍成為下一個王位繼承人(見撒下3:2,3)。或許押沙龍的僕人想的是他吩咐殺死暗嫩目的是要保證他自己能承繼王位。

 

【撒下十三29「押沙龍的僕人就照押沙龍所吩咐的,向暗嫩行了。王的眾子都起來,各人騎上騾子,逃跑了。」

   〔呂振中譯〕押沙龍的僮僕就照押沙龍所吩咐的向暗嫩行了。王的眾子都起來,各人騎着自己的騾子逃跑了。

   〔暫編註解〕騾子是馬和驢交配而生的雜種(參利十九19)。當時王室或富貴人家多愛騎騾或驢駒(十八9;士十4;十二14;王上一38,44)。

         押沙龍的僕人殺暗嫩時,其餘王子以為押沙龍要將他們一起殺掉,好成為唯一繼承王位的人,於是紛紛起來逃命(參士9:5;王下10:1-7; 11:1)。

         騾子。大衛顯然騎的是騾子(王上1:33,38),押沙龍也是這樣(撒下18:9)。因而騾子似乎是當時顯赫之人的坐騎。

     逃跑了。當暗嫩被殺時,大衛其他的兒子們無疑害怕這是一場大屠殺的開始,他們也會在其中成為犧牲品。

 

【撒下十三30「他們還在路上,有風聲傳到大衛那裡,說:押沙龍將王的眾子都殺了,沒有留下一個。

   〔呂振中譯〕他們還在路上的時候,有風聲傳到大衛那堙A說:『押沙龍將王的眾子都擊殺掉了,沒有留下一個。』

   〔暫編註解〕風聲傳到大衛那裡。傳到大衛那裡的風聲是假的。這種事在從一個人傳到另一個人時一般會添枝加葉地增長。

         3033 大衛所聽到的風聲是誇大的;約拿達看出真相,叫王安心。

         30-39  押沙龍逃往基述:消息傳來,打擊最深的是大衛。他起先以為王子全部被殺傷心欲絕,後來又因想念押沙龍終日以眼淚洗面。這都是父愛真情的流露。

 

【撒下十三31「王就起來,撕裂衣服,躺在地上。王的臣僕,也都撕裂衣服,站在旁邊。」

   〔呂振中譯〕王就起來,撕裂衣服,躺在地上;所有站在王旁邊的臣僕也都撕裂衣服〔傳統:王的眾臣僕都站在旁邊,衣服撕裂〕。

   〔暫編註解〕撕裂衣服。雖然這報告是言過其實的,但是大衛卻當它是真實的。他十分遲疑於同意他的兒子們出席這次宴會暗示他有些疑慮。實際上他只是在強烈要求之下才同意的(見26,27節),於是就可能違背了他更好的判斷。現在他相信他最壞的擔心已經現實了,而且已經發生了殺死所有王子的大屠殺。

 

【撒下十三32「大衛的長兄示米亞的兒子約拿達說:我主,不要以為王的眾子少年人都殺了,只有暗嫩一個人死了。自從暗嫩玷辱押沙龍妹子他瑪的那日,押沙龍就定意殺暗嫩了。」

   〔呂振中譯〕大衛的哥哥示米亞的兒子約拿達應聲地說:『我主上不要心婸‘L們把所有的青年人、王的兒子們、都殺死了;其實只有暗嫩一個人死了;因為自從暗嫩玷辱了押沙龍妹妹他瑪那一天,照押沙龍嘴堜珨〞滿B這事就已決定好了。

   〔暫編註解〕約拿達。約拿達是一個“極其狡猾”的人,他曾經給出導致他瑪被誘姦的邪惡建議(3-5節)。作為暗嫩的一個朋友,他知道他的同伴容易遭受危險。他知道總有一天他瑪的胞兄尋求報仇的日子會來到。約拿達給了大衛關於發生了什麼事的他自己的意見,即只有暗嫩被殺了。

         32-33   約拿達能辨別謠傳,顯出他的精明來(參3)。

         13:32-33 顯出約拿達的聰明,因為整個悲劇起源於他的計謀。他現在若無其事的預估只有暗嫩死,並且說明他看穿押沙龍的意圖,就把自己抽離整個事件,也在大衛面前顯出自己的才智。不過暗嫩(他的朋友)死亡亡他似乎不太傷心。

 

【撒下十三33「現在我主我王,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以為王的眾子都死了;只有暗嫩一個人死了。

   〔呂振中譯〕現在我主我王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而自己說王的眾子都死了;不是的,只有暗嫩一個人死了。』

   〔暫編註解〕放在心上。暗嫩之死是一個足夠嚴厲的打擊,但是與大衛的眾子都死了的報告相比就是個小問題了。大衛在沒有懲罰暗嫩對他妹子的犯罪行為的事上曾犯下了錯誤。因為這一失職的錯誤,耶和華就讓事情自然發展。祂遏止的能力從邪惡勢力收回,以至產生了一連串的事故,懲罰了暗嫩的罪行。

 

【撒下十三34「押沙龍逃跑了。守望的少年人舉目觀看,見有許多人從山坡的路上來。」

   〔呂振中譯〕然而押沙龍是逃走了。守望的青年人舉目觀看,只見有許多兵眾從山邊兩伯和崙的路上來。守望兵就來告訴王說:『我看見人從兩伯和崙的路上下來呢。』

   〔暫編註解〕「山坡」:原文為複數,大概指上下伯和侖之間的山路。(參書10:10注)

         押沙龍逃跑了。押沙龍無疑在殺死暗嫩後馬上就逃跑了,但是作者沒提這事直到現在。許多事件都是同時進行的,但是作者一次只能說一件事。眾王子們的逃跑可能與押沙龍的逃跑是同時發生的,眾王子們是逃回王宮,而押沙龍逃往另一個方向。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加上了這節經文:“在下坡:守望的人就來告訴王,說:我看見人們從何羅念的山坡路上下來了。”

 

【撒下十三35「約拿達對王說:看哪,王的眾子都來了,果然與你僕人所說的相合。

   〔呂振中譯〕約拿達對王說:『看哪,王的兒子都來了:你僕人怎樣說,就真地怎樣了。』

   〔暫編註解〕與你僕人所說的相合。當約拿達先前告訴大衛只有暗嫩死了時(32節),他顯然不是從事實得知,而是從精明的猜測得知的。既然見到王子們走近了,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並且毫不猶豫地跟大衛提到了這個。

 

【撒下十三36「話才說完,王的眾子都到了,放聲大哭。王和臣僕,也都哭得甚慟。」

   〔呂振中譯〕話纔說完,王的兒子就都來到了;他們都放聲而哭;王和眾臣僕也都哭了,大哭一場,非常哀慟。

 

【撒下十三37「押沙龍逃到基述王亞米忽的兒子達買那裡去了。大衛天天為他兒子悲哀。」

   〔呂振中譯〕押沙龍逃走,到基述王亞米忽的兒子達買那堨h了。大衛天天為他兒子悲傷。

   〔暫編註解〕押沙龍畏罪逃往他母親的家鄉敘利亞的基述。基述王亞米忽的兒子達買是他的外祖父。他母親瑪迦是達買的女兒。大衛經過三年時間,悲慟漸減,開始想念押沙龍,盼他回來。

         押沙龍的事說明人種甚麼的確收甚麼,影響且延及子嗣。從押沙龍身上可以見到大衛性格中軟弱的一面。他對子女缺乏管教,逐致擴大到不可收拾。先知拿單說大衛家中會興起禍患攻擊他,果然應驗。大衛現在的哀慟,一半為兒子手足相殘,一半當為己罪。他雖痛悔得免死罪(十二13),卻從兒子押沙龍那裡受到極厲害的對付。他明白,這也是神的懲罰和管教。

         「達買」:押沙龍的外祖父(見串25)。

         達買。押沙龍的母親瑪迦的父親(撒下3:3)。押沙龍知道他的外公會同意他避難,但他若留在以色列就不會有生命安全。

     為他兒子悲哀。至於這指的是暗嫩還是押沙龍存在一些疑問。可能是暗嫩。大衛有溫柔的心腸,對他兒子的死深感悲痛。

     ●「基述王達買」:就是押沙龍的外祖父。 3:3

         ●為他「兒子」悲哀:單數型態,應該是指「暗嫩」。

 

【撒下十三38「押沙龍逃到基述,在那裡住了三年。」

   〔呂振中譯〕押沙龍逃走,到基述去,在那堣T年。

   〔暫編註解〕押沙龍逃到基述。這是第三次提到這個事實了,但是每次重複目的都是介紹一些新的細節。在34節中只說到押沙龍逃跑了這個事實。在37節中給出了他逃到的地點(見押沙龍的逃跑與篡奪國位),而這裡說到他逃亡的持續時間。

     ◎三年的時間也夠長了,讓大衛忘記暗嫩被殺的仇恨。至於大衛是否想念押沙龍,則有不同的意見。

 

【撒下十三39「暗嫩死了以後,大衛王得了安慰,心裡切切想念押沙龍。」

   〔呂振中譯〕暗嫩死了,王對暗嫩既滿了喪服,王的心〔原文:大衛王〕就渴想着要出去找押沙龍。

   〔暫編註解〕大衛漸漸接受暗嫩死去的事實,開始渴望再見押沙龍。

         「大衛王得了安慰」:大概指大衛為暗嫩的死而哀傷過後。

         心裡。這些話在希伯來原文中並不存在,這裡插入這些話是因為這個動詞是陰性的,不適合指大衛。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解釋為“靈裡”。但是如果大衛為押沙龍憂傷,不斷渴望他回來的話,那麼他為何不把他帶回來呢?雖然大衛愛他的兒子,但他顯然感到有必要給押沙龍也給百姓一個教訓,至少表明他不喜悅押沙龍的行為。

     ◎押沙龍為了暗殺暗嫩,也是費盡心力。預備了兩年,還要耗費很多金錢,放棄自己的產業與繼承權流亡到外國。但是他並沒有濫殺無辜,只殺他要殺的人。這時候的押沙龍,還算是蠻讓人同情的。

         ●「切切想念」:原文可能是「停止向著」、「停止想追殺」。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