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六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十六1「大衛剛過山頂,見米非波設的僕人洗巴拉著備好了的兩匹驢,驢上馱著二百面餅、一百葡萄餅、一百個夏天的果餅、一皮袋酒來迎接他。」

   〔呂振中譯〕大衛剛過山頂,忽見米非波設的僮僕洗巴來迎接他;又有兩匹豫備好了的驢,驢上馱着二百個餅、一百團葡萄乾、一百個夏天果品、和一皮袋酒。

   〔暫編註解〕洗巴和米非波設的事看9章。此人工於心計,趁大衛一行饑渴疲憊交加的時候,又備坐騎,又贈飲食,然後謊稱米非波設留在京城圖謀複國。大衛不察,信以為真,把已歸還米非波設的掃羅家業都給了洗巴(4節。後來發生的事看十九2430;二十一114)。

         洗巴。見撒下9。大衛開始逃亡時遇到洗巴帶著禮物來迎接他。洗巴知道這是自己能以很小的代價討好大衛的時候。

     ●「剛過山頂」:「經過峰頂一點點」。

         ●「見米非波設的僕人」:「看阿!遇見米非波設的僕人」。表示大衛完全沒有預期,而這也顯示大衛逃走的風聲已經傳到橄欖山以北。

         ●「洗巴」: 9:1-13 記載大衛把掃羅的產業賜給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並委託洗巴管理。

         ●「夏天的果餅」:「夏季水果」,不一定是「果餅」。

         14 根據第十九章2428節,洗巴指責米非波設不忠的話是虛假的。顯然地,他只是希望取得大衛的好感。

         1-14  大衛受騙及受辱:本段中兩個與掃羅有關係的人對落難的大衛有不同的態度:1 掃羅的僕人洗巴雖然撒謊(參19:26-27),卻肯冒險照顧大衛等人的需要(1-4);2 至於掃羅族的示每則趁機辱駡大衛(5-14)。

 

【撒下十六2「王問洗巴說:你帶這些來是什麼意思呢?洗巴說: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面餅和夏天的果餅是給少年人吃的;酒是給在曠野疲乏人喝的。

   〔呂振中譯〕王問洗巴說:『你這些東西甚麼意思?洗巴說: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餅和夏天果品是給青年人喫的;酒是給在曠野疲乏的人喝的。

   〔暫編註解〕◎本地人通常都有提供軍糧的責任。洗巴提供的食物同時也是獻給大衛的貢品,承認大衛的統治權。洗巴的禮物雖然不少,卻及不上撒上 25:18 中,亞比該所送給還不是君王的大衛之禮物數量。說起來洗巴算是個精打細算的人,以不多的金錢,就換得掃羅的產業。再者,洗巴一定是估計大衛會贏得這場戰爭,所以在大衛最缺乏的時候給他幫助。

 

【撒下十六3「王問說:你主人的兒子在哪裡呢?洗巴回答王說: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說: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

   〔呂振中譯〕王問說:『你主人的兒子在哪堙H』洗巴對王說:『你看,他還在耶路撒冷;因為他心婸﹛G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給我。

   〔暫編註解〕按理米非波設不會作如此非分之想,因押沙龍若入主耶京,也不會將王位歸還。大衛沒有細察,便將米非波設的家業賜與洗巴。

         我父的國。洗巴講的故事可能發生,但是也很不可能發生,所以很難明白大衛怎麼會相信它。米非波設是一個瘸子,並且他從押沙龍的叛亂也得不到什麼。即使叛亂成功了,也不會把王位給掃羅的子孫,因為押沙龍本人想作王。洗巴可能編造了這個謠言,為的是從大衛得到某些優惠。

     16:3 洗巴等於是控告米非波設叛變,大衛這時顯然相信了洗巴的說法。其實在當時的狀況下,大衛也無從查證。

 

【撒下十六4「王對洗巴說: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洗巴說:我叩拜我主我王,願我在你眼前蒙恩。

   〔呂振中譯〕王對洗巴說:『看哪,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洗巴說:『我敬叩拜謝恩;我主我王阿,願我在你面前蒙恩。』

   〔暫編註解〕凡屬。洗巴的謠言顯然是對他主人的一個卑鄙的誹謗,但是大衛相信了它並且給了洗巴所尋求的獎賞。王沒有聽米非波設的口供就把他的產業送掉完全是不公平的,但是在逃亡的壓力與焦慮中,他只想到了洗巴所提供的幫助。

 

【撒下十六5「大衛王到了巴戶琳,見有一個人出來,是掃羅族基拉的兒子,名叫示每。他一面走一面咒駡,」

   〔呂振中譯〕大衛王來到巴戶琳,忽見有一個人從那堨X來,是屬掃羅家的族系,名叫示每,是基拉的兒子:他一面走,一面咒罵;

   〔暫編註解〕示每是掃羅家的人,趁機咒駡大衛殺害掃羅全家(或指二十一114所記的事),又祝福押沙龍叛變成功。此處說示每是基拉的兒子。《創世記》四十六21所記便雅憫的眾子中有一基拉,《士師記》所記的士師以笏便是基拉的後裔(三15)。可見“基拉”為便雅憫支派中一族的名字。掃羅家中似無基拉其人,他與掃羅的關係不詳。示每以後的事見十九1623;王上二8,3646。巴戶琳是耶路撒冷城外橄欖山東邊的一個村落。

         “巴戶琳”。在橄欖山以東的一個村落。

         「巴戶琳」:參3:16注。示每的表現顯示仍有掃羅族的人對大衛心存敵意。

         巴戶琳。從耶路撒冷到約旦的道路上的一個村莊(見撒下3:16的註釋),現在是Râs et-Tmîm,在斯高帕斯山正東。

     示每。示每是一個便雅憫人。這個支派的許多人雖然在大衛強盛的時候處於克制之下,但是當機會來臨時就會轉而反對他。示每先前並沒有露出任何不忠於大衛的跡象。但是逆境一來就顯出了他的真面目。在他先前曾尊榮大衛的地方,現在卻來辱駡咒詛他了。這種精神是被撒但鼓動的,他喜愛給那些已經受著災禍之苦的人帶來痛苦。

     ●「巴戶琳」:「年輕人的村莊」。是便雅憫支派的村鎮,位於橄欖山東北面。

         ●掃羅「族」:「家族」、「家族」、「家族」。

         ●「基拉」:字義是「一粒穀粒」。

         ●「示每」:字義是「著名的」。

         ●「咒駡」:「詛咒」。

 

【撒下十六6「又拿石頭砍大衛王和王的臣僕;眾民和勇士都在王的左右。」

   〔呂振中譯〕又拿石頭打大衛和大衛王所有的臣僕:眾民和眾勇士都在王左右。

   〔暫編註解〕拿石頭砍。這可能是一條沿著一個狹窄溝壑的道路,示每在一邊,大衛和跟從他的人在另一邊(見9節,亞比篩請求容他“過去”)。示每就這樣與這些逃亡者們同行,近到足以用石頭騷擾他們,然而伸手卻夠不著。

     ●拿石頭「砍」:應該是「丟石頭」、「以石頭攻擊」。

 

【撒下十六7「示每咒駡說: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去吧,去吧!」

   〔呂振中譯〕示每咒罵的時候是這樣說的:他說:『你這流人血的人哪,你這無賴子阿,出走吧,出走吧!

   〔暫編註解〕出來[去吧]字面意義是“離開”,或“出去”。示每因大衛的不幸而高興,並且在他的仇恨中咒駡王,叫他離開這個國家。

     你是流人血的人。當大衛渴望建造聖殿時,耶和華告訴他說他不會蒙允許那樣做,因為他“流了多人的血”並且“打了多次大仗”(代上22:7)。大衛確實參加了戰爭,但那都是與神百姓的仇敵們作戰,並且是為了把以色列確立為東方強國的目的。大衛參與的戰爭根本不能證明他本人是一個殘忍的或“流人血的人”。示每所使用的這些激烈言辭是沒有根據的誹謗。

     彼列之子[壞人]彼列的意思是“無價值”或“邪惡”;彼列之子意味著一個沒有價值的惡棍(見士19:22的註釋)。在希伯來文中,邪惡的婦人被稱作彼列之女(撒上1:16)。這個詞在林後6:15中擬人化了。示每是一個有邪惡性情的人,在他對大衛的污蔑誹謗中,只是顯露了他自己品性的邪惡。

     ●「去吧去吧」:「離開離開」、「滾吧滾吧」。

 

【撒下十六8「你流掃羅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現在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

   〔呂振中譯〕你流掃羅全家的血,接替他作王:永恆主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王權交給你兒子押沙龍;看哪,你已在你自己的惡作劇中了,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

   〔暫編註解〕「流掃羅全家的血」:大衛是戰士,殺人流血在所難免(代上22:7),至於殺掃羅全家這罪名,或許指他與伊施波設及押尼珥之死有關(3-4)。

         接續他。這些話說明瞭示每的仇恨與惡毒的真實原因。他懷恨是因為以色列的王權被從掃羅家奪走,給了大衛家。但是棄絕掃羅的是神,而不是大衛。示每的譴責因此實際是對神發的。

     將這國交給。確實耶和華曾允許一連串的事件發生,藉以使大衛的國顯然落入了押沙龍的手中,但是其緣由遠非示每所講的。大衛自己的良心正確地告訴了他是什麼形成了他的命運突然反轉的原因。耶和華曾警告過王因為他對拔示巴和烏利亞所犯的罪,審判必定來到(撒下12:10-12)。大衛知道自己該受這一刑罰,並且還因它延遲了這麼久才臨到而對神的仁慈與憐憫感到驚奇呢。但是既然知道神既是公義的又是憐憫恩慈的,大衛就沒有絕望,而是期待著神會再次介入並將國交還給他。

     ●「流掃羅全家的血」:可能是指 21:1-14 的事件。一般認為那個事件發生在大衛作王早期。

         ●「流人血的人」:意義接近是「殺人兇手」。

         ◎示每的意思是大衛因為透過殺掃羅家族的人,取得王位,因此神懲罰他,把王位給押沙龍。

 

【撒下十六9「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對王說:這死狗豈可咒駡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割下他的頭來。

   〔呂振中譯〕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對王說:『這死狗為甚麼咒罵我主我王呢?容我過去、取下他的頭來。』

   〔暫編註解〕“ 亞比篩” 是約押的兄弟(二18)。“死狗”。即可憎的人。

         這死狗。見撒下9:8;撒上24:14。對亞比篩來說,咒駡大衛的這個人是一個最可鄙的動物。他正在殘酷地占大衛遭災的便宜,所以不應該容他活著。大衛仍是國王,不需要忍受這種丟在他身上的侮辱。

     ●「洗魯雅」:字義是「香膏」,是大衛的姊姊,他的三個兒子亞比篩, 約押, 和亞撒黑是大衛手下的英勇戰士。他的丈夫名字聖經沒有記載。 代上 2:16

         ●「亞比篩」:字義是「我父是耶西」或「我父是禮物」。

         ●「死狗」:「卑賤無用」的意思, 9:8

 

【撒下十六10「王說: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呢?他咒駡,是因耶和華吩咐他說,你要咒駡大衛。如此,誰敢說你為什麼這樣行呢?

   〔呂振中譯〕王說:『洗魯雅的兒子阿,我們與我就不同意了。他咒罵,若是因為永恆主吩咐他要咒罵大衛那麼誰敢說:你為甚麼這樣行呢?

   〔暫編註解〕大衛並非承認示每的控告,只是說他的罪孽深重應受此罵;此事或出乎神,不可報復。

         大衛認為示每的咒罵是神所吩咐的,而神最終會為他伸冤(12節)。

         讓他咒駡。大衛相信他所遭受的一切都來自神的手,而且甚至這些來自示每的咒駡也是經耶和華允許的。他絲毫沒有試圖洗除示每對自己的控告,而只是專注于他自己曾做錯了的事實。因為他認為現在經受的這個場面,是神意指定的,他感到如果他現在試圖妨礙示每的咒駡,他就會反對耶和華的旨意了。

     誰敢說?。如果示每現在咒駡大衛是因為耶和華曾告訴他這麼做的話,那麼誰還應該責備他問他為什麼這麼做呢?大衛就是這樣推理的。

         10-12   面對示每的辱駡和攻擊,大衛只以信心把事情交托與神,認為這或者是神給他的管教;他親生的兒子既要追殺他,他又怎能怪敵人蔑視他呢,他惟有盼望神施恩憐憫。

 

【撒下十六11「大衛又對亞比篩和眾臣僕說: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何況這便雅憫人呢?由他咒駡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

   〔呂振中譯〕大衛又對亞比篩和眾臣僕說:『看哪,我親腹出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何況現在這便雅憫人呢?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永恆主吩咐他的。

   〔暫編註解〕尋索我的性命。大衛在這裡公開譴責押沙龍不僅尋索王位而且還尋索王的性命。他自己的骨肉押沙龍這樣轉而與他這作父親的敵對並且尋索他的性命,這確實是一個難以理解的問題;但是示每的行為就不是這樣了。他是掃羅家的人,並且可以料到他對曾奪取了掃羅家王位的這個人懷有怨恨。

     由他吧。在這個試煉的時辰,很少有人會表現大衛這種寬恕的態度。然而去告訴示每:他做的太過分了,並且吩咐他罷手就容易多了。但是就大衛來說,他願意接受他認為是神所發佈的命令。他曾犯過重罪,並且他的罪已經給了許多人一個機會去原諒他們自己的缺點。但是在他悔改並深刻悔悟之後,他沒有做任何努力原諒自己或證明自己所採取的路線是正當的。當受到耶和華的責備時,他謙卑地接受了責備。當審判臨到他時,他沒有做絲毫避開它們的努力。他對別人表明自己是謙卑,慷慨的,並且順服耶和華的旨意。他願意完全接受這一考驗顯示了他正直的品性和高貴的靈魂。

 

【撒下十六12「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駡,就施恩與我。

   〔呂振中譯〕或者永恆主見我遭難〔傳統:罪愆〕,為了我今天被這人咒罵,永恆主就以福報我也不一定。』

   〔暫編註解〕見我遭難。大衛知道耶和華是大有憐憫和恩慈的神。雖然忍受著來自他的一個屬下的辱駡,但他卻在神看見並明白這一些的思想中得到了安慰。或許由於這一特別的考驗耶和華會在憐憫中代之以某種特別的獎賞和祝福。

     ●「遭難」:「悲慘」、「貧困」。

         ◎大衛會容忍示每這樣的侮辱,應該是源自於他的罪疚感,他可能想到12:7-15 先知拿單對他的審判預言。不過大衛顯然是在意這次的侮辱,所以 王上 2:8-9 他命令所羅門要報復示每。

 

【撒下十六13「於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往前行走。示每在大衛對面山坡,一面行走一面咒駡,又拿石頭砍他,拿土揚他。」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和跟隨的人沿路上走;示每也在山邊、跟大衛平行,一面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平行地打他,拿塵土揚他。

   〔暫編註解〕大衛對面。當大衛和跟從他的人沿著這條路走時,示每沿著他們對面山坡的路走著。這暗示示每在溝壑的一邊,而大衛在另一邊。

     ◎「對面山坡」:表示示每是走在一個與大衛路線平行的路上,位於一個峽谷對面,所以他可以辱駡、拿石頭丟擲大衛。

 

【撒下十六14「王和跟隨他的眾人疲疲乏乏地到了一個地方,就在那裡歇息歇息。」

   〔呂振中譯〕王和跟他走的眾民到了一個地方,覺得很疲乏,就在那媯庥Z一下。

   〔暫編註解〕在那裡歇息歇息。這句話似乎要求提到大衛和跟從他的人暫停的一個地點。七十士譯本路西安修訂版的一些手稿加上了“在約旦旁邊”。約瑟夫同意這種解釋(《古代史》卷七 9. 4)。可能這裡就是大衛先前曾與戶篩計畫他會在此逗留直到接到來自戶篩的消息的地方(撒下15:28)。

     ●「歇息歇息」:「振作」、「恢復活力」。

 

【撒下十六15「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來到耶路撒冷,亞希多弗也與他同來。」

   〔呂振中譯〕押沙龍和〔傳統加:眾民〕以色列人、來到耶路撒冷,亞希多弗也跟他一同來。

   〔暫編註解〕來到耶路撒冷。大衛逃離耶路撒冷使押沙龍很容易就進了這座城。事情似乎比他預料的進展的要好。他起初的計畫可能是在局勢明朗之前以希伯侖為他的司令部。但是當大衛撤離耶路撒冷時,就沒有什麼阻擋他馬上佔領這座城了。

     亞希多弗。見撒下15:3116:22的註釋。

         15-19  戶篩詐歸押沙龍:戶篩原是大衛的朋友,押沙龍對他的變節有幾分猜疑(17),但經戶篩諂媚一番(18-19)後,前嫌盡釋。

         16:15-17:23  戶篩敗亞希多弗之策:正如大衛向神的禱告(15:31; 17:14),戶篩詐歸押沙龍後,押沙龍逐漸對他信任,甚至不接納亞希多弗的獻策,視為愚拙。亞希多弗預知押沙龍必敗,便自縊而死,押沙龍的勢力自此開始削弱。

 

【撒下十六16「大衛的朋友亞基人戶篩去見押沙龍,對他說:願王萬歲,願王萬歲!

   〔呂振中譯〕大衛的心腹、亞基人戶篩來見押沙龍;戶篩對押沙龍說:『願王萬歲!願王萬歲!』

   〔暫編註解〕看十五32注。

         大衛的朋友。戶篩以成為大衛一位偉大的朋友聞名,他出現在押沙龍的宮庭全然是意料之外的。他為何也會離棄他的朋友和主人似乎很奇怪。押沙龍曾料想大衛仍會留住許多效忠他的人,當然會留住象戶篩這樣堅定的跟隨者。連戶篩也離棄大衛似乎是太好的運氣了,令人難以置信。押沙龍既感到驚奇又感到滿意,並且無疑對他事業的成功感到比以往更確定了。

     ●「願王萬歲!願王萬歲!」:「願王活著、願王活著」。

 

【撒下十六17「押沙龍問戶篩說:這是你恩待朋友嗎?為什麼不與你的朋友同去呢?

   〔呂振中譯〕押沙龍問戶篩說:『你對你朋友的忠愛就是這樣麼?你為甚麼不跟你朋友一同去呢?

   〔暫編註解〕●「恩待」:「善良」、「慈愛」、「忠誠」。其實押沙龍自己更是對大衛沒有「忠誠」,他這樣問戶篩實在是很奇怪。

 

【撒下十六18「戶篩對押沙龍說:不然,耶和華和這民,並以色列眾人所揀選的,我必歸順他,與他同住。」

   〔呂振中譯〕戶篩對押沙龍說:『不;永恆主和這人民跟以色列眾人所揀選的、我總〔傳統加:不〕要歸他,和他同住。

   〔暫編註解〕我必歸順他。戶篩的這些話暗示他有一種比僅僅對個人效忠的更高的忠誠;他首先是忠於神的,其次是忠於以色列百姓的。如果神已經揀選押沙龍作王,那麼他就會願意為他服務。戶篩話中的雙關意義,以及“耶和華和這民……所揀選的”之中所暗含的“若是”對押沙龍並不起作用,因為他很確信自己就是蒙揀選的那位。

     ◎戶篩的話在押沙龍耳中聽起來是稱讚押沙龍乃是神和人民所選擇的,所以戶篩只能順服眾望所歸的押沙龍。不過事實上戶篩可沒有說他要服事押沙龍,他都用模擬兩可的話來表達自己的立場,反正最後押沙龍是認定戶篩誠心投降了。

         18~19 大衛的探子戶篩為了迎合押沙龍的心意,暗示押沙龍作為大衛的兒子,雖然時機未成熟,但他要求取得王位仍是合法的。

 

【撒下十六19「再者,我當服侍誰呢?豈不是前王的兒子嗎?我怎樣服侍你父親,也必照樣服侍你。

   〔呂振中譯〕再者,我當服事誰呢?豈不是當服事前王的兒子麼?我怎樣服事你父親,也必怎樣服事你。』

   〔暫編註解〕你父親。戶篩並不願意被認為是反復無常或不忠誠的人。他曾是大衛的密友,但是戶篩現在明說服侍大衛的兒子押沙龍,就是在繼續服侍大衛家。這些話再次吸引了押沙龍,他顯然接受了戶篩,沒有進一步的疑問或懷疑了。

 

【撒下十六20「押沙龍對亞希多弗說:你們出個主意,我們怎樣行才好?

   〔呂振中譯〕押沙龍對亞希多弗說:『你們定個計謀、我們該怎樣行纔好。』

   〔暫編註解〕20-23  押沙龍與大衛關係破裂:押沙龍採納亞希多弗的建議,公然與大衛留下的妃嬪親近,以王自居(參12:8注)。

 

【撒下十六21「亞希多弗對押沙龍說:你父所留下看守宮殿的妃嬪,你可以與她們親近。以色列眾人聽見你父親憎惡你,凡歸順你人的手,就更堅強。

   〔呂振中譯〕亞希多弗對押沙龍說:『你進去找你父親所留下來看家的妃嬪;以色列眾人聽見你被父親看為臭氣,凡歸順你的人、他們的手就更堅強了。』

   〔暫編註解〕與大衛的妃嬪同寢,等於說押沙龍已有權繼承大衛的一切,包括王位。父子之情從此斷絕。

         你父親的妃嬪。見王上2:17的註釋。亞希多弗知道這個事實:押沙龍的謀反還決不能確定是成功的。他知道在狂熱初發之後會有一個反作用。大衛的狀況遠不是沒有希望的。他有能幹的將領和富有經驗的軍隊同在。百姓中許多人仍然沒有忘記他。如果形勢變得對押沙龍不利,大衛就會成功地奪回他的國,王可能會有心情饒恕押沙龍。但是對押沙龍主要的支持者們就不會有絲毫的和好精神了。在這種情況下,亞希多弗會被認為罪行最大,從而最該受到嚴厲的刑罰。這個老謀深算的謀士決心不惜任何代價防止這種情形發生。所以,他首先關心的就是把押沙龍拉到一種會使他與他的父親徹底決裂不可調和的地步。他給出的計謀帶有撒但般的狡猾。

     就更堅強。亞希多弗主張因為所建議的步驟會向百姓證明押沙龍並沒有在他的謀反中退步,所以跟從他的人就會完全獻身於他的事業。

     ●「親近」:原文是「進入」,表示與女子同房。

         ◎當時似乎有一種習俗,就是新王可以取得前王所有的妻妾,押沙龍的作為似乎就是這種風俗的佐證。不管怎樣,押沙龍公開佔有大衛的妃嬪,就是與大衛關係完全破裂,這樣雙方打仗時,就不用考慮大衛是押沙龍的父親,可以全力以赴。

         21~22 在古時,把王室的妃嬪佔為己有,就表示擁有王位(比較三7)。參看第三章7節、十二章81011節的腳註。這行為使押沙龍與大衛之間再沒有和解的可能。

 

【撒下十六22「於是人為押沙龍在宮殿的平頂上,支搭帳棚。押沙龍在以色列眾人眼前,與他父的妃嬪親近。」

   〔呂振中譯〕人就為押沙龍在房頂上搭了洞房;押沙龍便在以色列眾人眼前和他父親的妃嬪同床。

   〔暫編註解〕「帳棚」:乃結婚所用的華蓋(參詩19:4),這習俗猶太人至今仍然採用。

         宮殿的平頂上。帳棚就支搭在大衛曾與拔示巴秘密犯罪的宮殿的平頂上。拿單曾預言過大衛私下所犯罪行要受到公開性質的刑罰(撒下12:11,12),預言照著他的話應驗了。因為神的一位先知曾作過這一預言,所以務必不可認為神是造成這一可怕罪行的原因。神的預見並不一定是他發佈的命令。由於大衛的罪,神就沒有運用祂的能力預防邪惡的後果。然而,在聖經的描繪中,神常常被描繪為就象在做祂並沒有阻止的事一樣[譯者注:實際上不是祂在做,而且是祂沒有阻止那事發生](見撒下12:11,12)。因為大衛曾玷污了別人的妻子,所以他的床也被玷污了。他既然對別人做了那種事,所以別人也蒙允許對他作那種事。可能亞希多弗作為拔示巴的祖父,心中渴望要迫使被驅逐的王喝他曾迫使別人喝過的同樣的苦杯。

     ●「宮殿的平頂」:讓人想到大衛也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 11:2 然後發生拔示巴事件。

 

【撒下十六23「那時,亞希多弗所出的主意,好像人問 神的話一樣,他昔日給大衛、今日給押沙龍所出的主意,都是這樣。」

   〔呂振中譯〕當那些日子、亞希多弗所定的計謀都像人求問神得來的話一樣;凡亞希多弗的計謀無論是為大衛定的、是為押沙龍定的、都是這樣。

   〔暫編註解〕在亞希多弗眼中無所謂真是非,友情只是個人取得榮華富貴的手段。他曾作大衛和押沙龍的謀士,自以為所出計謀有同神諭。要押沙龍與大衛的妃嬪在眾人前親近,便是他的主意。此人結局看十七23.

         大衛和押沙龍接受亞希多弗的意見,並視之為與耶和華的話等同。

         亞希多弗的主意有如神諭,大衛和押沙龍都言聽計從。

         給大衛。亞希多弗在成為押沙龍的謀士前曾是大衛的謀士(撒下15:12)。他曾因他的智慧受到高度尊重。但是當他把良心丟到一邊時,就開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了。作為押沙龍的謀士,他是精明並且老謀深算的,只考慮要達到的結果,並且樂於使用任何他感到有必要的手段。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