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十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二十1「在那裡恰巧有一個匪徒,名叫示巴,是便雅憫人比基利的兒子。他吹角說:我們與大衛無份,與耶西的兒子無涉。以色列人哪,你們各回各家去吧!

   〔呂振中譯〕在那婺I巧有一個無賴子、名叫示巴,是便雅憫人比基利的兒子;他吹號角說:『我們在大衛上沒有分兒;我們在耶西的兒子上並沒有業份呀。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原文:帳棚〕去吧!』

   〔暫編註解〕由於王朝的掌權者從便雅憫支派的掃羅轉為猶大支派的大衛,所以紛爭便醞釀起來。“匪徒”。即無足輕重的傢夥。“各回各家去”。即我們回家去,在那婸P王對抗。

         示巴。一個仍對大衛持有敵對精神的便雅憫人。他利用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之間的爭吵(撒下19:41-43)喚起了反叛王的呼聲。

     各回各家。關於這一短語的使用,見王上12:16;代下10:16

     ●「那裡」:指「吉甲」。

         ●「匪徒」:「不重要的」、「沒用的」、「卑鄙的小人」。

         ●「示巴」:字義是「七」。

         ●「比基利」:字義是「年輕的」。

         20:1 說明示巴不是要煽動以色列人立刻與大衛戰爭,而是要他們不承認大衛的王權,當然一國一定要有君王,示巴既然是便雅憫人,可能是希望恢復掃羅王朝。

         12示巴藉製造支派間的分裂煽動叛亂。2節的“以色列人”指十九4143所記猶大和西緬支派以外各支派的人。

         1-3 示巴煽動各支派不再效忠大衛,只有猶大支派仍緊隨他。

 

【撒下二十2「於是以色列人都離開大衛,跟隨比基利的兒子示巴。但猶大人,從約旦河直到耶路撒冷,都緊緊跟隨他們的王。」

   〔呂振中譯〕於是以色列人都上去、不跟從大衛,反而跟從比基利的兒子示巴;但是猶大人從約但河直到耶路撒冷、都緊跟着他們的王。

   〔暫編註解〕離開大衛。不久之前以色列人還在大聲抗議,堅決主張他們比猶大人對大衛有更大的要求權(撒下19:43)。人性確實是變幻無常的。儘管有這一切高聲的歡迎詞,大衛的寶座還遠遠未保安全。

         猶大人都緊緊跟隨。押沙龍的謀反是在猶大發起的,並且也是猶大人在請大衛回來作王的事上拖拖拉拉(撒下19:11),但是現在猶大人卻緊緊跟隨他。對大衛來說,他曾勸說猶大而不是疏遠與猶大的感情比較好,因為他現在正是作這些如此拖拖拉拉歡迎他回來之人的王。

     ●「緊緊跟隨」:與以色列人「跟隨」示巴的用字不同,強調是「忠心」、「緊跟」。

         ◎此處的用字已經顯出雙方的強弱了。示巴的跟隨者只是對猶大人不悅,猶大人卻是對大衛忠心耿耿,一到戰場上很快就會顯出強弱。

 

【撒下二十3「大衛王來到耶路撒冷,進了宮殿,就把從前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妃嬪禁閉在冷宮,養活她們,不與她們親近。她們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

   〔呂振中譯〕大衛王來到耶路撒冷自己家堙A就把那十個女人、就是從前他留下來看家的妃嬪、放在看守所堙F供養她們,卻不進去找她們。她們就這樣被監禁去守活寡、直到死的日子。

   〔暫編註解〕看十五16;十六22

         如同寡婦。大衛這十個妃嬪的悲慘命運顯然是押沙龍執行了亞希多弗所建議的可恥行為的結果(撒下16:21)。她們只要活著就有吃有住,但是實際上對她們來說丈夫是死的。

     ●「十個妃嬪」:參考 15:16  16:21-22

         ●「冷宮」:「有警衛的房子」。

         ●「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直譯是「被關直到死亡的日子,如同寡居一樣的活著」。

         ◎這十個妃嬪的命運是悲慘的,畢竟他們已經被押沙龍玷污了,不能再作君王的妃嬪。大衛用近乎「軟禁」的方式對待她們,在當時也算是不錯的待遇了。

 

【撒下二十4「王對亞瑪撒說:你要在三日之內將猶大人招聚了來,你也回到這裡來。

   〔呂振中譯〕王對亞瑪撒說:『你要在三天之內將猶大人給我招聚了來;你也要在這堹葛Z。』

   〔暫編註解〕大衛對亞瑪撒的信任開始動搖。大衛要他招聚猶大人去平示巴之亂,卻遲遲不見結果,只好叫亞比篩當此任務。約押和舊日將領出發追趕示巴,途遇亞瑪撒,約押假意和他親嘴,把他殺了(10節)。

         對亞瑪撒。大衛曾應許亞瑪撒作他的元帥(撒下19:13),並且他遵守了諾言。一場嚴重的危機已經興起了,亞瑪撒受命在三日內將軍隊準備就緒,好粉碎叛亂。在這種分裂與混亂的時期,對一個新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容易任務。

     ●「三日之內」: 撒上 11:3-5 是用七日來招聚軍隊,此處僅給三日可能是軍情緊急,也可能是大衛要來測試亞瑪撒與猶大支派的忠誠。

         410 亞瑪撒耽延執行命令(4,5節)會導致另一場災難,而這事也使約押有機會殺害亞瑪撒,恢復他失去的地位。

         4-13  約押因妒忌而刺殺亞瑪撒:示巴叛變,大衛派元帥亞瑪撒招募猶大人去平息叛變。亞瑪撒耽誤了時日,大衛恐怕叛變事件因耽延而不可收拾,另派亞比篩前往平亂,途中約押趁機殺了取代自己元帥地位的亞瑪撒。

 

【撒下二十5「亞瑪撒就去招聚猶大人,卻耽延過了王所限的日期。」

   〔呂振中譯〕亞瑪撒就去招聚猶大人,卻遲過了王所限定的日期。

   〔暫編註解〕耽延過了。沒有給出亞瑪撒召集軍隊耽延了的原因。老謀深算的約押仍舊對百姓有極大的控制力,並且幾乎不能指望他會去做許多促進將在他的競爭者和接任者的指揮之下組織作戰部隊的事。亞瑪撒可能盡力而為了,但是可能每一步都受阻於仍舊忠於約押的官員和部下,也受阻於那時普遍流行的動盪與分裂中的內在困難。

     ●「耽延過了王所限的日期」:招募的人數或多或少先不論,身為軍人總該能夠守時吧?!此處就顯出亞瑪撒不是一個很稱職的元帥。

         ◎這時候前一個叛亂剛剛過去,猶大人剛剛歸順,大衛應該希望盡速弭平新的叛亂。亞瑪撒以前就是叛軍元帥,這時候重整軍隊應該不是難事。不知道他為何拖延。他的拖延,難免讓大衛懷疑,怕猶大人也被新的叛亂影響。

 

【撒下二十6「大衛對亞比篩說:現在恐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加害於我們,比押沙龍更甚,你要帶領你主的僕人追趕他,免得他得了堅固城,躲避我們。

   〔呂振中譯〕大衛對亞比篩說:『現在比基利的兒子示巴必加害於我們、比押沙龍更厲害:你要帶領你主上的僕人去追趕他,免得他得了堡壘城,就奪了我們的視線。』

   〔暫編註解〕大衛派亞比篩率兵平亂,而不派約押,顯示約押已失寵於大衛,但他在軍中仍居領導地位(參11-13)。

         亞比篩。約押的兄弟(撒下2:18)。大衛最近曾表現了對他的不耐煩(撒下19:22),但是現在卻求助於他而不是約押。他顯然定意要越過約押,不管這場危機的嚴重性。但是約押並不容易被除掉,就如後事所顯明的。

     加害我們更甚。國家仍舊處於一種不滿與不安的狀態,並且大衛還沒有重新獲得對國務的堅定把握。在這種普遍的分裂狀態中,幾乎任何事都能發生,大衛敏銳到足以感到這種情形的極端危險性。此外,這次臨到的分裂是猶大與以色列之間舊有的分裂。

     堅固城。如果給示巴機會得到幾座堅固城並得到其中一座城的城牆的保護,撲滅他的叛亂這一任務就會變得極其困難了。在示巴能鞏固他的軍隊並建立堅固的防禦陣地前,大衛的最大希望就是速度了。

     躲避我們。字面意義是“取走我們的眼睛。”關於這段已經給出了幾種解釋。欽定本的譯者理解“取走我們的眼睛”這一短語的意思是“躲避眼睛。”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可以譯為“在我們的眼睛上投下陰影”。然而,《塔古姆》的解釋是“使我們受害”,修訂標準本由此譯為“使我們有麻煩”。

     ●「你主的僕人」:指的應該是「大衛的軍隊」,包括底下列出的「約押的人」,這是猶大的常備兵(職業軍人),「基利提人、比利提人」則是跟非利士人關係密切的雇傭兵。

         ◎照說亞比篩應該是約押的屬下,現在大衛直接下令給亞比篩,顯然約押是被降級了。不但不是全軍隊的元帥,連常備兵與雇傭兵的統領職務,大衛都交給亞比篩了。

 

【撒下二十7「約押的人,和基利提人、比利提人並所有的勇士,都跟著亞比篩,從耶路撒冷出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呂振中譯〕約押和做衛兵的基利提人比利提人並所有的勇士都跟着亞比篩〔傳統:人〕,從耶路撒冷出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暫編註解〕約押的人。大衛已做出不顧一切的努力要剝奪約押的控制權,但是軍隊大部分仍是約押的,並且人們仍承認對他的效忠。

     基利提人、比利提人。這些人形成了大衛的特別護衛(見撒下15:18的註釋)。他們由一小群受過良好訓練的可以絕對依賴的忠誠的人組成。把他們都派到戰場說明形勢的極端嚴重性,因為這樣會使大衛在很大程度上在耶路撒冷處於無保護狀態。

     所有的勇士。這是一個特別的勇士團,在大衛早期流亡時和後來作王時特別著名(見撒下23:8-39)。

 

【撒下二十8「他們到了基遍的大磐石那裡,亞瑪撒來迎接他們。那時約押穿著戰衣,腰束佩刀的帶子,刀在鞘內。約押前行,刀從鞘內掉出來。」

   〔呂振中譯〕他們到了基遍境內的大石頭附近,亞瑪撒向着他們迎面而來。那時約押穿着戰衣,腰束佩刀帶,刀在鞘堙F他走出行伍的時候,這刀掉了下來。

   〔暫編註解〕約押故意讓他的刀從刀鞘內掉出來,然後看似無意地把刀拾起,刺向毫無戒心的亞瑪撒。

         「基遍」:在耶京以北。

         「亞瑪撒來迎接他們」:亞瑪撒軍隊可能早一步到,與亞比篩的軍隊匯合。

         基遍。耶路撒冷西北約6英里(9.6公里)的一個城鎮,現在是ej-Jîb

     走在他們前面。或“來迎接他們。”似乎亞瑪撒集合了他的軍隊並跟隨亞瑪撒北上。

     刀掉出來。這細節並不是完全清楚。約押穿著一件戰衣,腰間束著一條佩刀的帶子。當他走路時,刀掉了出來。有人認為當亞瑪撒出現時,約押彎腰用左手把刀撿了起來。有人認為他可能另有武器隱藏著,掉刀只是讓人看來他沒有武裝。

     ●「基遍」:字義是「丘陵城市」,位於便雅憫支派境內,距離耶路撒冷6.8公里。

         ●「鞘」內:原文是「喉嚨」。

 

【撒下二十9「約押左手拾起刀來,對亞瑪撒說:我兄弟,你好啊!就用右手抓住亞瑪撒的鬍子,要與他親嘴。」

   〔呂振中譯〕約押對亞瑪撒說:『我兄弟,你好阿〔即:你平安麼〕!』就用右手抓住亞瑪撒的鬍子、要和他親嘴。

   〔暫編註解〕抓住別人的鬍子與他親嘴,是東方人慣有的問候方式。

         「抓住亞瑪撒 ...... 親嘴」:這是中東的見面禮。

         用右手。約押用右手抓住他堂兄弟的鬍鬚與他親嘴這種動作顯然是親戚們之間一種常見的問候形式。

     ●「抓住亞瑪撒的鬍子」:這是平常的親密舉動。

         ●「親嘴」:可能是表達「和好」的意思  45:15

 

【撒下二十10「亞瑪撒沒有防備約押手裡所拿的刀,約押用刀刺入他的肚腹,他的腸子流在地上,沒有再刺他就死了。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往前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呂振中譯〕亞瑪撒沒有提防約押手堛漱M,約押用刀刺入他的五臟,他的腸子流在地上,沒有再刺他,他就死了。約押和他的兄弟亞比篩往前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暫編註解〕沒有防備。事情發生的這麼突然,而且約押的行為似乎非常坦率,以致亞瑪撒絲毫沒有猜疑會有背信棄義的行為。

     第五肋[肚腹]他刺入了他的肚腹並且使他的腸子流了出來(見撒下2:23)。

     約押和亞比篩。由於亞瑪撒死了,誰是大衛軍隊的元帥就沒有疑問了,不管王命。亞瑪撒曾被賜與這個職位(4節),然後亞比篩被派帶領現有的軍隊出來(6節)。但是現在約押只是重掌舊職,什麼也沒問就繼續追趕示巴。

     ●「腸子」:「內臟」、「肺腑」、「腸子」。

         ●「沒有再刺」:「沒有重複」。表示約押一擊致命。

         ◎我們無法很清楚的看出約押用什麼方式來殺死亞瑪撒,大概就是假裝刀子掉地上,他一面撿出鞘的刀子,一面要去親嘴,就用左手拿的出鞘刀子刺進亞瑪撒腹部。

 

【撒下二十11「有約押的一個少年人站在亞瑪撒屍身旁邊,對眾人說:誰喜悅約押,誰歸順大衛,就當跟隨約押去。

   〔呂振中譯〕約押的僮僕中有一個人站在亞瑪撒的屍身旁邊,對眾人說:『誰喜歡約押,誰歸順大衛,就跟着約押去吧。』

   〔暫編註解〕少年人表明約押的立場,號召亞瑪撒的部屬,如果真正歸順大衛,應跟隨約押。

         亞瑪撒一死,他招募的兵士便無人率領,因此,約押派少年人駐守在亞瑪撒的屍旁,呼籲亞瑪撒的部下轉跟從約押。

         約押的一個少年人。此刻的要務是速速追趕示巴鎮壓叛亂。約押感到一旦達到這個目的他就可以有機會與大衛言歸於好。然而,同時還有亞瑪撒的問題,他躺在地上滾在自己的血裡(12節)。約押安排他的一個親信在場負責,揚聲呼喊,似乎亞瑪撒被殺是因為他背叛了大衛的事業,而且現在是約押在帶人追趕叛亂者,好使大衛可以最終穩坐寶座。約押對大衛的忠誠對衝突現場的這些人來說是眾所周知的,而且他們還記得亞瑪撒是押沙龍軍隊的元帥,是他們最近曾列隊反對的人。這些人對亞瑪撒沒有什麼信心,或許對於除掉他還感到高興呢。當然,約押殺死亞瑪撒是因為他不能容忍這個競爭者,因為他決心要繼續做元帥。

         11~13本節至13節似為作者用亞瑪撒之死儆誡讀者,背叛者必有此下場。

         1122 統領大衛軍隊的權柄再次落在約押手中(13節;比較23節),他追趕示巴至伯瑪迦的亞比拉,那城位於戶拉(Hula)穀,在加利利海以北約二十五英里(40公里)。示巴在那堻Q殺。

 

【撒下二十12「亞瑪撒在道路上滾在自己的血裡。那人見眾民經過都站住,就把亞瑪撒的屍身從路上挪到田間,用衣服遮蓋。」

   〔呂振中譯〕亞瑪撒在大路上輥在自己的血堙C各人一看見,到他尸旁,就站着。那人看見眾民經過,都站着,就把亞瑪撒從大路上挪到田間,丟件衣服蓋着。

   〔暫編註解〕那人見。當追趕示巴的軍兵們看到亞瑪撒死了時,他們自然會停下來並且產生疑問。這就干擾了追擊;因此,亞瑪撒的屍體就被從路上挪開了。現在抵達這個場所的人就可以單單跟著他們前面的人繼續前進了。

     ●「滾在」:「自己滾動」,且原文表示「一直滾動」。亞瑪撒正在死前的最後掙扎。

 

【撒下二十13「屍身從路上挪移之後,眾民就都跟隨約押,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呂振中譯〕屍身從大路上挪移之後,眾民就都過去跟約押、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暫編註解〕◎此時亞瑪撒應該是帶著軍隊,而約押閃電殺死亞瑪撒之後,立即繼續上路追擊示巴,跟著亞瑪撒的軍隊則由約押的隨從招降。這個隨從似乎非常有經驗,他把歸順約押和歸順大衛混為一談,讓猶大人能夠跨越對前主帥的忠誠,追隨新主帥。且他很清楚,真正的軍隊主子不是亞比篩,而是約押。

         ◎由於 20:2 已經提到猶大人已經對大衛忠心了,而且亞瑪撒以前也是叛軍領袖。如果大衛授意約押殺亞瑪撒也不奇怪,因此隨從講一講,大家就自動選大衛與約押這邊站了。

 

【撒下二十14「他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直到伯瑪迦的亞比拉,並比利人的全地,那些地方的人也都聚集跟隨他。」

   〔呂振中譯〕示巴走遍以色列各族派、直到亞比拉伯瑪迦,所有的比基利人卻也聚集去跟從他。

   〔暫編註解〕示巴造反,四處誘人加入叛軍。亞比拉在米倫湖西北,是個大城。本節所記各地都在北方。

         「他」:指示巴,他走遍境內各處,煽動百姓反叛。

         「伯瑪迦的亞比拉」:在加利利海以北四十公里(廿五英里)處,與但相對,是極北的城。

         他。即,示巴。

     直到伯瑪迦的亞比拉。這很可能是以色列遠北的亞伯伯瑪迦,屬拿弗他利支派的一座堅固城(王上15:20;王下15:29)。它被認為是現代的Tell Abil,位於約旦河上游西部的一座小山上,在胡勒湖以北,靠近但。

     比利人的全地。這可能是住在亞伯伯瑪迦附近的家庭或宗族。此外對他們一無所知。有人認為這裡指的是示巴宗族的比基利人。示巴是比基利的兒子(1節)。

     跟隨他。他們跟隨了示巴。顯然示巴在北方這片區域將他的實力集結在這裡,並且如果放任不管的話,不久他就會有機會與大衛的軍隊進行一場可怕的戰爭。

     ●「他」走遍:指的應該是「示巴」走遍。

         ●「伯瑪迦」:字義是「壓力之家」。

         ●「亞比拉」:字義是「磐石」。

         ●「伯瑪迦的亞比拉」:位於但的北面。位於以色列領土的最北端。

         ●「比利人」:字義是「我的井」,此字僅出現在此處,因此許多學者認為此處指的應該是「比基利人」 20:1

         14-22  示巴死:示巴勢孤力弱,叛變迅速平息。

 

【撒下二十15「約押和跟隨的人到了伯瑪迦的亞比拉,圍困示巴,就對著城築壘。跟隨約押的眾民用錘撞城,要使城塌陷。」

   〔呂振中譯〕約押和跟隨的人來到,將示巴圍困在亞比拉伯瑪迦,對那城倒起土堆來;土堆跟外郭並立着;跟着約押的眾民都用錘撞擊〔或譯:都設計〕、要使內城棜侀礞U來。

   〔暫編註解〕“ 壘” 即“ 土堆” 。“ 使城塌陷”。“城”即“城牆”。築土堆是為了幫助他們到達城牆的頂部,然後破城進入城內。

         「對著城築壘」:古時常用的攻城方法,在城牆對開築一土堆,高度與牆齊,然後搭橋入城。

         圍困他。示巴曾有足夠的時間將自己安置在一座只有通過圍困才能攻取的堅固城裡。

     築壘。見王下19:32;賽37:33。這在古代東方是圍城戰的一種常見方法。城牆的最薄弱部分是靠近頂端的部分,可能只是用泥磚建成的,而底部卻是用石頭建成的。對著城牆築造土壘,如果使用圍城器械的話,就會安置在它上面。這樣就可以將城牆撞出一個洞,從而進城。

     戰壕。希伯來文是chel,“一道壁壘”。有人認為chel是指外城牆的較低部分和主牆體之間的加強區域,或者是外城牆本身,或者緩衝區域,有人認為是轉喻護城河或壕溝。在這一區域對著主城牆築壘,圍攻者就處於進行決戰的位置。

     使城塌陷。大衛的軍隊有沒有像攻城槌那樣的圍城器械並不確定。這在後來的年月中是亞述和巴比倫的軍隊經常使用的,並且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成功。

     ●「對著城築壘」:「對著城築壘,它對著外郭」。

         ●「用錘撞城」:原文只是「損壞」、「毀壞」。沒有「用錘撞」的意思。

 

【撒下二十16「有一個聰明婦人從城上呼叫說:聽啊,聽啊!請約押近前來,我好與他說話。

   〔呂振中譯〕有一個聰明的婦人從城上呼叫說:『聽阿,聽阿!請告訴約押說:請走近前來,我好和你說話。

   〔暫編註解〕一個聰明的婦人。這個婦人請求與約押協商。她的城市即將因一個反叛大衛的人而血流成河。這在她看來是不合理的。

     ◎此處並沒有清晰交代約押攻城的方法,大概知道他們築起一道跟城牆平行的工事,試圖穿破城牆。約押應該是認為所有的叛軍都在城中,所以城破就要全面屠殺。這個婦人就是知道約押的意圖,才來跟他商量。另外,這個婦女顯然是城中的領袖之一,並非一般我們傳統上認為當時無發言權的女性。

 

【撒下二十17「約押就近前來。婦人問他說:你是約押不是?他說:我是。婦人說:求你聽婢女的話。約押說:我聽。

   〔呂振中譯〕約押走近前去;婦人問他說:『你是約押不是?』他說:『是的。』婦人對他說:『請聽使女的話。』約押說:『我正在聽呢。』

 

【撒下二十18「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後事就定妥。

   〔呂振中譯〕婦人說道:『古時常有話說:只要在亞比拉求問,事就解決。

   〔暫編註解〕婦人的話等於說,亞比拉城的人智慧過人,約押若能把理由說清楚,城裡的人自然知道該怎樣行,不必動武,塗炭生靈。

         “古時”即“從前”。諺語顯示亞比拉的人以其智慧而聞名。

         「當先在亞比拉 ...... 定妥」:七十士譯本作「當在亞比拉和但求問」。大抵亞比拉城的居民比較聰明。

         ●「當先....求問」:原文是重複的「詢問、詢問」,強調「一定要問」。

 

【撒下二十19「我們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為何要毀壞以色列中的大城,吞滅耶和華的產業呢?

   〔呂振中譯〕我們是以色列中和平忠厚的人;你竟想法子要毀壞〔傳統:殺害〕一座城、又是以色列中的一座府城〔傳統:母城〕!你為甚麼要吞沒永恆主的產業〔即:子民〕呢?』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產業”指以色列民。

         婦人質疑約押為何沒有按照申命記二十章10節的吩咐,先向城堛漱H提出和平的協議。

         「大城」:原文為「母城」。以色列人習慣上稱首都、首府為「母親」,稱它們附屬的城鎮為「女兒」,例如結16:27

         毀壞大城。約押與示巴的戰爭已經變成了與亞比拉城的戰爭,而且這座古城連同它和平的居民現在都處於被毀滅的危險之中。

     ●「忠厚的」:原文是「忠心的」、「忠誠的」。

         ●「以色列中的大城」:「以色列中的母城」。

 

【撒下二十20「約押回答說:我決不吞滅、毀壞。」

   〔呂振中譯〕約押回答說:『我絕對不吞沒不毀壞。

   〔暫編註解〕●「決不」吞滅毀壞:原文是重複兩次「絕不是那樣、絕不是那樣」,約押強調自己絕無消滅神城邑的意圖。

 

【撒下二十21「乃因以法蓮山地的一個人,比基利的兒子示巴,舉手攻擊大衛王。你們若將他一人交出來,我便離城而去。婦人對約押說:那人的首級必從城牆上丟給你。

   〔呂振中譯〕事情決不至於如此;只因以法蓮山地有一個人、比基利的兒子名叫示巴,他舉手攻擊大衛王;你們只要將他一人交出來,我便離城而去。』婦人對約押說:『看吧,那人的頭,一定從城暀W丟給你。』

   〔暫編註解〕「以法蓮山地」:延至便雅憫境內。

         ●「以法蓮山地」:指的應該是示巴以往居住的地方。

 

【撒下二十22「婦人就憑她的智慧去勸眾人。他們便割下比基利的兒子示巴的首級,丟給約押。約押吹角,眾人就離城而散,各歸各家去了。約押回耶路撒冷到王那裡。」

   〔呂振中譯〕婦人就憑她的聰明去見眾民。他們便割下比基利的兒子示巴的頭,丟給約押,約押吹號角,眾人就離城散開,各回各家〔原文:帳棚〕去了。約押也回耶路撒冷到王那堙C

   〔暫編註解〕眾人。這婦人證明自己確實是聰明的。她去找那些身家性命都處於危險中的人,並與他們商量這個問題。如果她去找示巴,無疑不會給這城的百姓帶來什麼,只會給她自己帶來麻煩。如果什麼都不做,亞比拉的居民就要為示巴的自私和野心付上代價。

     吹角。敵對狀態結束的信號(見撒下2:2818:16)。

     各帳棚。各家(見撒下18:17的註釋)。

     ◎約押兩次成事都是靠「聰明婦人」。一次是保押沙龍回國之時。14:1-20 。上次是他去找的,這次是婦人來找他的。可能也因為他知道智慧婦人的力量,所以一個女性來找他,他也願意認真聽而且定下承諾。

 

【撒下二十23「約押作以色列全軍的元帥;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統轄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

   〔呂振中譯〕約押統領以色列的全軍;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統轄做衛兵的基利提人比利提人;

   〔暫編註解〕約押作全軍的元帥。大衛的官員清單列在23-26節,這與早先列出的清單有些變化(撒下8:16-18)。約押在鎮壓了示巴的叛亂後保留他的元帥職位。

     比拿雅。比拿雅繼續統轄大衛的護衛隊(見撒下8:18;代上18:17)。他是大衛的勇士之一,通過殺了“兩個獅子般的摩押人”使自己出眾(撒下23:20)。

     ●「比拿雅」:字義是「耶和華已建造」。是大衛的護衛長 23:20-23

         ●「基利提」:此處的居民也是非利士的一族,來自克里特島(這個名字的意義就是克里特島)。

         ●「比利提人」:字義是「僕從」,許多學者認為這是大衛由非利士雇來的傭兵,這個字的發音與「非利士」也有相當的關聯。

         ●「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這兩類人不是一般軍人,而是「以家臣身分服務大衛的雇傭兵」。 王上 1:36-38

         2326這些是協助大衛統治全國的人,和八1518比較,多了掌管服勞役的官和宰相(亦作“祭司”,為大衛家的祭司,與撒督及亞比亞他作公眾的祭司不同)。“服苦的人”多是外邦人俘虜(參代上二十二1;代下二1718)。

         23-26  大衛復位後內閣官員的名單:這分名單與8:16-18稍異,是大衛作王末期的委任。約押複得元帥職,在大衛朝中當權。

 

【撒下二十24「亞多蘭掌管服苦的人;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作史官;」

   〔呂振中譯〕亞多蘭掌管作苦工的人;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做通知官;

   〔暫編註解〕“亞多蘭”即列王紀上四章6節的亞多尼蘭。撒母耳曾預言進貢(包括服苦役)是立王的其中一個惡(撒上八1116)。

         「服苦的人」:負責為王勞力作工的以色列人。(參王上5:13注)

         「亞多蘭」:參串。

         「史官」:職責是保管朝廷紀錄並且提醒君王應處理的約會和責任。

         掌管服苦的人。字面意義是“在勞工群之上”(見王上5:14,在這裡被譯為“服苦的人”的同一個希伯來詞在那裡被譯為“征來的人[和合本為‘服苦的人’]”)。這一公職早先在撒下8:16-18或代上18:14-17的清單中並沒有提到,並且似乎只是在大衛作王的末期才產生了這個職位。在所羅門作王期間,同一職位由“亞比大的兒子亞多尼蘭”擔任(王上4:6),在羅波安作王早期由“亞多蘭”擔任(王上12:18)。可能這些不同的經文指的都是同一個人。強迫服苦的體系在所羅門作王時期已經成了以色列人的肉中刺,以致在羅波安作王的早期,即北方眾支派起來反抗的困難時期,亞多蘭竟被石頭打死了(王上12:18)。

     約沙法。曾在大衛官員的早期名單中提到過。在所羅門作王的時候,他仍擔任著同一職位(王上4:3)。關於他的工作,見撒下8:16的註釋。

     ●「亞多蘭」:字義是「我的主被稱頌」。這人應該也是「亞多尼蘭」王上 4:6  5:14

         ●「服苦的人」:「勞工群」、「奴隸群」。

         ●「史官」:負責管理政府的檔案和檔,也兼有傳令官、的新聞秘書的功能。任何人晉見王都須先得到這個官員的批准。

 

【撒下二十25「示法作書記;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長;」

   〔呂振中譯〕示法〔或譯:沙威沙〕做祕書;撒督和亞比亞他做祭司長;

   〔暫編註解〕「書記」:朝廷上的秘書。

         「示法」:見8:17注。

         撒督和亞比亞他。先前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兒子亞希米勒”曾被提名為祭司(撒下8:17)。然而,現在的名單卻是大衛作王晚期的名單,所以,看到兒子在父親之前作祭司似乎令人驚訝。關於這些人的論述見撒下8:17的註釋。

     ●「示法」:字義是「耶和華競爭」。

         ●「書記」:負責管理外交公文,在某些方面大概等同於今日的外交部長職務。 8:16-18 的書記是西萊雅。

 

【撒下二十26「睚珥人以拉作大衛的宰相。」

   〔呂振中譯〕睚珥人以拉做大衛的祭司。

   〔暫編註解〕睚珥人可能是瑪拿西支派的一族(民三十二41)或基列人的士師的後裔(士十3,5)。

         「大衛的宰相」:原文為「大衛的祭司」。大衛的罪帶來家庭慘變,眾兒子都沒有作領袖(參8:18)。

         也是睚珥人的以拉。這位官員既沒有列在撒下8:16-18的名單中也沒有列在代上18:14-17的名單中。據推測他與列在撒下23:38中大衛的勇士中的“以帖人以拉”可能是同一個人,但是聖經關於這一點是沉默的。

     ●「睚珥」人:字義是「樹木叢生的」。

         ●「以拉」:字義是「城市的監察者」。

         ●「宰相」:原文是「祭司」。 8:18 擔任這個職位的是「大衛的眾子」。這個「祭司」可能是使用了其他國家「祭司」作為「王室顧問」的意義。因為由聖經其他地方的記載看不出大衛的兒子們或以拉與撒督、亞比亞他的職務有混雜的地方。

         ◎這一份名單與 8:16-18 名單的最大差異,就是多了管理奴工的亞多蘭,書記換成西萊雅。本來大衛的眾子所負擔的職位,變成以拉。這可能是押沙龍叛變之後帶來的調整。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