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一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下廿一1「大衛年間有饑荒,一連三年;大衛就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這饑荒是因掃羅和他流人血之家,殺死基遍人。

   〔呂振中譯〕當大衛在位的日子鬧饑荒,一年過一年、共三年;大衛就尋求朝見永恆主。永恆主說:『掃羅和他的家有殺人流血的罪,因為他殺死了基遍人。

   〔暫編註解〕掃羅何時殺害基遍人,史無記載。他大發熱心是要將迦南人趕盡殺絕。

         那時有饑荒。字面意義是“在那裡有一場饑荒。”

     大衛年間。這一措詞太過含糊,不能保證得出這場饑荒必是緊接在撒下20章的事件之後發生的結論。並沒有關於這場饑荒發生在什麼時候的證據。沒有理由懷疑它是在大衛作王臨近結束時困擾他的麻煩之一,雖然它也可能發生在大衛恩待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之後的任何一個時候(7節)。大衛作王期間的所有事件並不總是嚴格按照時間順序記錄的。

     求問耶和華。大衛推斷這場饑荒必有原因。耶和華曾告訴祂的百姓說要是他們不順從,祂就會保留祂的祝福(申28:15,23,24),所以大衛現在為眼下這場饑荒的原因求問神。

     他殺死了基遍人。這是關於掃羅曾傷害基遍人的唯一記錄。在征服迦南的時候,基遍人曾成功地通過詭計與約書亞立約。根據這約的條款他們蒙允許在服苦的狀況下生活(書9:3-27)。

     ●「基遍人」:原文是「小山丘、多丘陵的」。 書 9:3-27 記載以色列人答應讓基遍人活命。基遍位於掃羅家鄉基比亞西北方五公里左右。

         1~2 大衛認為這次饑荒是神的懲罰(比較申二八47,48),因而向神求問原因。原因是掃羅熱心要除滅以色列中的外邦人,而殺害了一些曾與以色列立約的基遍人(比較書九327)。

         1-14  基遍人與三年饑荒:大衛年間的三年饑荒,是因掃羅藐視從前約書亞與基遍人所立的約,把基遍人屠殺,招來神的憤怒。大衛履行基遍人的要求,將掃羅七個孫子交出,以命償命,使饑荒之災得停止。

         21:1-14這一段事情發生的時間,到底是在 9:1-13 之前還是在之後?成為學者間爭議的話題。由於 9:3 大衛問「還有人沒有」,因此這件事情可能是在米非波設進宮前發生的。不過應該也不會與米非波設進宮的時間相距太久。另外示每在 16:8 對大衛「流掃羅全家的血」指的應該就是這個事件。

         本章至24章為《撒母耳記》的附錄,記有大衛王朝的一些史事片斷,但未依照時間次序,而是以主題為中心來敘述。

         全部附錄包括六件事:1,大衛將掃羅的七個兒子交給基遍人,以償還當年血債(二十一114);2,非利士四偉人之死(二十一1522);3,大衛戰勝敵人的頌詩(二十二151)。此詩除一二處出入,與《詩篇》18篇內容相同;4,大衛的遺言為一首短詩,讚美神的慈愛(二十三17);5;大衛的勇士:包括三勇士和“三十勇士”(二十三839);6;核點以色列和猶大人口及後果(二十四125)。

         1和第6項的題旨,是神因人行為之不當而降禍。第2和第5項記的都是大衛的勇士;第3和第4項為大衛所作的歌。這種寫作上對稱的安排十分特別,試看《撒上》二110,以耶和華神從卑微者中選立受膏者的頌贊開始,歷經掃羅和大衛二朝可歌可泣的諸般事蹟,而以《撒下》二十二章的頌贊置於書末,稱頌耶和華神的拯救與保障。作者顯然有一寫作架構在,藉嚴謹的體裁結構與文章的描寫之美,傳達道德的教訓和神對人類永遠的計畫。

         二一1二四25 本部分是不按年代來記載的附錄,當中記載大衛執政早年所發生的多個事件。

         21:1-24:25這六段附錄雖然中斷了歷史發展的順序記載,但卻揭露大衛登基前後所遇到的一些問題和處理手法。

         21:1-24:25這一段是撒母耳記的附錄,共有六段,一、六都是談神降禍懲罰人,二、五都是談大衛的勇士,三、四則是大衛的詩歌,呈現希伯來文字的對稱之美。

 

【撒下廿一2「原來這基遍人不是以色列人,乃是亞摩利人中所剩的。以色列人曾向他們起誓,不殺滅他們,掃羅卻為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發熱心,想要殺滅他們。大衛王召了他們來,」

   〔呂振中譯〕基遍人原來不是以色列人,乃是亞摩利人中剩下來的;以色列人曾經和他們有誓約;掃羅卻對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生了妒愛熱情,想法子要擊殺基遍人。大衛王把基遍人召了來,問他們說:

   〔暫編註解〕約書亞當日曾奉神的名答應基遍人,決不讓他們遭受其他迦南人被滅絕的命運(書九15,1826)。掃羅破壞此約之事不見聖經他處,當發生在掃羅為王朝內。大衛登基後,接連發生饑荒,神藉此提醒大衛注意此事。掃羅禍延家人,七個兒子同遭殺死。

         從大衛不交出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以履行他和約拿單之間的盟約,可知此事當發生在他恩待米非波設之後(9章)。

         約書亞與基遍人立約一事,見書9:3-20。(參考:不可更改的誓言)

         亞摩利人。根據書9:711:19,基遍人是希未人,在所列舉的巴勒斯坦的許多土著居民中,希未人與亞摩利人是分別列出的(創10:16,17;書9:111:312:8)。但是“亞摩利人”這個詞常常在一種更廣泛的意義上使用,有點相當於“迦南人”,意思是指迦南的任何一種居民(創15:16;申1:27)。“亞摩利人”有時更是特指巴勒斯坦丘陵地區的居民,以別于平原地區的迦南人(民13:29;申1:7,20)。因此希未人就被包括在“亞摩利人”的後一種用法中,意思是居住在山地的迦南人。

     曾向他們起誓。見書9:15,19-21。約書亞和會眾的首領與基遍人立了一個莊嚴的誓約,承諾必不殺他們,而是允許他們住在這地上。以色列的首領們認為自己應該受這個莊嚴誓約的約束,並且他們因而必定瞭解要是他們違背這誓約,隨之而來必有嚴重的後果。

     對以色列人。或“為以色列人”。這次並不是掃羅一人違法的。作為以色列的王,他是代表百姓並為百姓的利益行事的。百姓無疑是贊成他去滅絕基遍人的行動的,因而他們與王同樣有罪。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耶和華允許對掃羅所犯罪過的刑罰臨到大衛和他的百姓身上。全國都違反了約書亞和會眾首領們在400多年前所立的莊嚴誓約。在掃羅的國家主義熱心的掩蓋之下,存在著自私、驕傲、和自大的精神,迥異於神要求祂的子民所具有的謙卑、無私和高尚的意圖。

     ●「亞摩利人」:泛指迦南地的人。

         ●「發熱心」:「嫉妒」、「忌羨」、「發熱心」。

         ●「想要」殺滅;「尋求」、「渴求」、「堅求」、「要求」。

         ◎聖經並沒有記載掃羅怎樣殺害基遍人,基遍人的土地在便雅憫境內,掃羅可能因為國族主義的關係殺害基遍人。

 

【撒下廿一3「問他們說:我當為你們怎樣行呢?可用什麼贖這罪,使你們為耶和華的產業祝福呢?

   〔呂振中譯〕大衛是這樣問基遍人說:『我應當為你們作甚麼?我應該用甚麼來贖罪,使你們為永恆主的產業〔傳統:子民〕祝福呢?』

   〔暫編註解〕大衛問基遍人可以接受什麼條件來解決這次不公平的事件。

         基遍人必須祝福以色列人才可將咒詛除去,參士17:2

         可用什麼贖這罪?。大衛原應該將這個問題向神述說,正如他先前就這場饑荒的起因向神所做的求問一樣。聖經記錄並沒有說大衛把這個問題帶到耶和華面前,也沒有確認基遍人所要求的事和大衛作為回應所執行的事與神為了糾正這種情況會提出的要求和諧一致。

     掃羅的過犯是對關於耶和華的信仰的嚴重誤表。他的態度很可能反映了以色列人普遍的態度,他們甚至在掃羅死後,還繼續對住在他們中間的、他們曾宣誓保護的這些外國人表示敵意。神的宗教非常有必要得到辯護。沒有透露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神會做什麼要求。

     向受害人承認錯誤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盡最大的可能使罪行的邪惡影響歸於無效。人們已經變得徹底灰心並且因為他們同胞們的錯誤喪失了性命。竭盡所能設法消除罪行的起因是已經成為絆腳石之人的責任。

     為產業祝福。除非對基遍人所犯的罪行被消除了,否則以色列人就不能享有耶和華的祝福。因此要是補贖了對基遍人的錯行,這些人就證明是使以色列國重受祝福的手段。

     ●「贖這罪」:「遮蓋」、「贖罪」。

         ◎大衛沒有回避問題,他承認這就是以色列人得罪神、得罪基遍人。所以他要求作些事情補償以贖罪、遮蓋。

         ◎「耶和華的產業」:大衛稱呼他所治理的以色列人為「耶和華的產業」,表明他自己只是神產業的管家。這樣的君王心態,在以色列之外真的是少見的。

 

【撒下廿一4「基遍人回答說:我們和掃羅與他家的事並不關乎金銀,也不要因我們的緣故殺一個以色列人。大衛說:你們怎樣說,我就為你們怎樣行。

   〔呂振中譯〕基遍人對大衛說:『我們跟掃羅和他家的事並不在乎金銀;也不要因我們的緣故在以色列中殺死一個人。』大衛說:『那麼你們怎麼說,我就為你們怎麼作好啦。』

   〔暫編註解〕基遍人的回答有兩方面:1 他們不會接受金錢上的賠償;2 不願意屠殺以色列人。

         不關乎掃羅的金銀。擊殺基遍人很可能涉及沒收他們的財產。在真誠的賠償努力中,若不歸還從他們所得的就不正當。然而,基遍人卻堅持說他們並不關心屬世的財物。他們樂於以人代款解決補償問題。

     殺一個以色列人。以色列作為一個國家對基遍人在掃羅手下被殺負有責任。但是百姓總體上來說現在不願被要求付上曾流人血的代價。基遍人的意見是這罪主要應該由掃羅家負擔,而且應該由他家來補償。

     ◎「不關乎金銀」:可以想像大衛應該會希望用金錢補償基遍人,但是基遍人才不想這樣善罷甘休。

         ◎「也不要因我們的緣故殺一個以色列人」:原文中是把「掃羅和他全家」與「以色列人」分開來談。意思是基遍人只想找掃羅家族報仇。

 

【撒下廿一5「他們對王說:那從前謀害我們,要滅我們,使我們不得再住以色列境內的人,」

   〔呂振中譯〕他們對王說:『從前毀壞我們、謀害我們、要消滅我們、使我們在以色列全境內站不住腳的那人,

   〔暫編註解〕滅我們。掃羅必是曾在基遍人中間施行了一場浩劫。作為一個民族他們可能幾乎被消滅了,只有餘數留了下來,可能分散在全地各處。因為掃羅對這一罪行負有主要責任,所以基遍人現在要求掃羅家應該受責備。

 

【撒下廿一6「現在願將他的子孫七人交給我們,我們好在耶和華面前,將他們懸掛在耶和華揀選掃羅的基比亞。王說:我必交給你們。

   〔呂振中譯〕現在你要將他的子孫七人交給我們,我們好在永恆主面前把他們正法示眾在基遍山永恆主的山上〔傳統:在掃羅的基比亞、永恆主所揀選的〕。』王說:『我要交給你們。』

   〔暫編註解〕基遍人要求按照民數記三十五章31節的原則來取回公道:以命償命。根據申命記二十四章16節,掃羅的七個子孫可以直接受到攻擊基遍人之事件的牽連。“懸掛”。把犯人處死,並且把他們的屍首公開示眾,那是一種羞恥而嚴厲的刑罰。

         「將他們 ...... 耶和華揀選掃羅的基比亞」:即指定基比亞(神揀選為王的掃羅之家鄉)作掃羅孫子七人以命償命的地方。

         將他們懸掛。基遍人可能心中還記得記載在民25:4中的事件,在巴力毗珥犯罪的民中的族長被“懸掛在耶和華面前”,好使“耶和華向以色列所發的怒氣可以消了。”然而,目前的情形是不同的,因為不是犯罪者本人受到刑罰,反而是他們的子孫代為受過。

     基比亞。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解釋為“基遍”,有些人認為這是正確的(見修訂標準本)。然而,有很好的理由保留希伯來原文的理解。基比亞是掃羅的家鄉(撒上10:2611:4)。在掃羅的祖籍補贖他的罪行似乎是合適的。那時在基遍確實有國立神祠,帳幕那時還在那兒,而且是以色列人的獻祭之地(王上3:4;代上16:39,40;代下1:3)。但是沒有理由相信處死掃羅的這些後裔被看作是贖罪的人祭因而必須在基遍執行,好像在那裡更可接受一樣。

     ●「懸掛」:可能是某種處死的酷刑 (曝曬、被肢解、被石頭打死),意思不詳。 民 25:4 也出現過這個字。

         ◎基遍人的報仇方法直接羞辱掃羅的家族,將掃羅後代用酷刑在掃羅的出生地殺死。

 

【撒下廿一7「王因為曾與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指著耶和華起誓結盟,就愛惜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不交出來,」

   〔呂振中譯〕王因為在他們之間、在大衛與掃羅的兒子約拿單之間、指着永恆主而起誓的約,就顧惜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不交出來,

   〔暫編註解〕因為曾指著耶和華起誓。見撒上18:320:12-17。大衛向約拿單所發的莊嚴誓約要求他從基遍人復仇的提議中免除約拿單之子。違反了以色列的領袖們與基遍人所立的莊嚴誓約(書9:15,19-21)的事實,已經給以色列帶來了這一場大災難,使大衛特別謹慎小心,免得違反他曾與約拿單所立的莊嚴誓約。

 

【撒下廿一8「卻把愛雅的女兒利斯巴給掃羅所生的兩個兒子亞摩尼、米非波設,和掃羅女兒米甲的姐姐給米何拉人巴西萊兒子亞得列所生的五個兒子,」

   〔呂振中譯〕卻把愛雅的女兒利斯巴給掃羅生的兩個兒子、亞摩尼、米非波設,和掃羅的女兒米拉〔傳統:米甲〕給米何拉人巴西萊的兒子亞得列生的五個兒子、

   〔暫編註解〕“ 米甲” 並沒有兒子(比較六23),但她撫養已故姐姐米拉的五個兒子,而米拉的丈夫是亞得列(撒上一八19)。另一個解釋說抄寫員誤把“米拉”寫成“米甲”(比較撒上一八19)。

         「掃羅女兒米甲」:「米甲」大抵是文字抄寫之誤,應是「米拉」。和合本增補「的姐姐」以更正錯誤,參撒上18:19

         利斯巴的兩個兒子。利斯巴是掃羅的一個妃嬪,押尼珥曾被控與她通姦(撒下3:7)。

     她所培養的。字面意義是“她所生的。”把希伯來詞yalad,譯為“培養”並沒有有效的理由。當然,困難在於亞得列是米拉的丈夫,而不是米甲的丈夫(撒上18:19)。最簡單的解決辦法似乎就是接受兩份希伯來文手稿、七十士譯本的一份修訂和亞蘭文譯本的解釋,將此處的“米甲”解釋為“米拉”。米拉是最初賜給了大衛,但後來反而給了亞得列的那一位,而大衛接受了米甲(撒上18:20-27)。除非米甲通過她與帕提的婚姻有子女(撒上25:44),否則她至死都沒有孩子(撒下6:23)。

     ●「愛雅」:字義是「獵鷹」。

         ●「利斯巴」:字義是「鋪好的路」,他是掃羅的妃嬪 3:7 ,記載押尼珥專政的日子與她同房。

         ●「亞摩尼」:字義是「王宮中之一員」。

         ●「米非波設」:字義是「終結偶像」。此處兩個同名的米非波設卻是不同人。

         ●「米甲的姊姊」:原文沒有「的姊姊」,不過 撒上 18:19 記載嫁給亞得列的人是米甲的姊姊米拉。

         ●「巴西萊」:字義是「鐵人」。

         ●「亞得列」:字義是「神的群眾」。

 

【撒下廿一9「交在基遍人的手裡。基遍人就把他們在耶和華面前,懸掛在山上,這七人就一同死亡。被殺的時候正是收割的日子,就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

   〔呂振中譯〕交在基遍人手堙F基遍人就在永恆主面前把他們正法示眾在山上;這七人就一同倒斃了;他們被殺的時候、正是收割日的起頭,開始割大麥的時候。

   〔暫編註解〕“懸掛”。參看第二十一章6節的腳註。

         「割大麥的時候」:約是四、五月間。

         動手割大麥的時候。這緊接在逾越節之後(利23:10,11,14),並且是在我們的四月中旬到月末。

     ●「收割的日子」:當地的大麥在陽曆四月開始收割。

 

【撒下廿一10「愛雅的女兒利斯巴用麻布在磐石上搭棚,從動手收割的時候,直到天降雨在屍身上的時候,日間不容空中的雀鳥落在屍身上,夜間不讓田野的走獸前來糟踐。」

   〔呂振中譯〕愛雅的女兒利斯巴拿粗麻布為自己鋪在磐石上,從開始收割時、直到雨水從天上傾盆而下在屍身上的時候,日間不容空中的飛鳥落在屍身上,夜間不讓田野的走獸來蹧踐。

   〔暫編註解〕割大麥在每年四月中間(參得一22注),利斯巴愛子情切,一直守在屍身旁,直到旱災已過,天降霖雨為止。其間一定有很長一段時間,因大衛收斂被懸掛的七人只剩了骸骨(13節)。

         大衛為利斯巴不容七人遺體露骨荒野所感,又想念前王掃羅和摯友約拿單的骸骨尚在基列,遂一齊運來他們的家鄉便雅憫,予以厚葬(14節)。

         從四月割大麥的時候到十月降早雨的日子,“利斯巴”都保護屍首免受腐食動物的侵擾。

         「在磐石上搭棚」:原文作「為自己鋪在磐石上」。利斯巴用麻布(喪服)鋪在磐石上,大概晚上以此當床榻,日夜護屍。

         「從動手收割 ...... 天降雨在屍身上的時候」:巴勒斯坦的雨季在冬天,這裡顯示屍身沒有埋葬達半年之久。雨水預告饑荒結束,神的忿怒平息。

         用麻布。麻布可能是展開來作為帳篷,形成了一個簡易的避身處,在利斯巴守夜時用。

     直到天雨降在。巴勒斯坦通常的旱季從春天一直持續到秋天。在正常情況下,這期間不會降雨。那時發生這場不合時節的降雨,打破了乾旱,是不是很可能是形成三年饑荒的原因,我們並未蒙告知。小麥的收割跟隨著大麥的收割(出9:31,32;得1:222:23),在那個季節雨極其罕見(撒上12:17,18;箴26:1)。記載這一事件表明利斯巴獻身守護為期較長。

     不容空中的雀鳥。被殺之人的屍體被暴露在大自然的風雨之中。通常情況下,被這樣處死的人在他們被懸掛的當天就該被埋掉(申21:22,23),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屍體卻顯然暴露於風雨中,可能直到此時,落雨才會作為神重新祝福的證據。在東方,留在露天的屍體幾乎立即就會成為野獸或禿鷹群的犧牲品(見撒上17:44,46;王上14:1116:421:23,24;太24:28)。在這個漫長的嚴酷考驗中,白天和夜晚,利斯巴自始至終獻身守護著她兒子們的屍體。

     ●「麻布」:「粗麻布」,通常是表示悲哀時穿著的布料。

         ●「天降雨」:以色列地通常十月才會再降下雨,不過很可能這是十月以前降下的雨(晚降的春雨或早降的秋雨)。三年的乾旱後再降雨也表明神接納大衛的處置。

 

【撒下廿一11「有人將掃羅的妃嬪愛雅女兒利斯巴所行的這事告訴大衛。」

   〔呂振中譯〕有人將愛雅的女兒利斯巴、就是掃羅的妃嬪、所行的這事、告訴大衛。

   〔暫編註解〕●「有人」:原文的動詞型態顯示這是「一個男人」。

         ◎利斯巴只是個妃嬪,在押尼珥專政的日子中,她也是只能任押尼珥宰割。但是在這件事情上,她顯出母親、長輩的堅強與愛心,以致有人注意到她的舉動。

         11-14利斯巴護屍的舉動感動了大衛,大衛便將掃羅各兒孫全家的骸骨葬在掃羅父親基士的墳墓裡。

 

【撒下廿一12「大衛就去,從基列雅比人那裡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搬了來,是因非利士人從前在基利波殺掃羅,將屍身懸掛在伯珊的街市上,基列雅比人把屍身偷了去。」

   〔呂振中譯〕大衛就去,將掃羅的骸骨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從基列雅比的公民那埵洧下來;這骸骨是雅比人從伯珊的廣場上偷了去的;當非利士人在基利波擊殺了掃羅那一天,非利士人將二人的屍身掛在那堛滿C

   〔暫編註解〕「街市」:為公眾聚集的地方,顯然與撒上31:10「城牆」同一處。

         「把屍身偷了」:參撒上31:12

         掃羅的骸骨。利斯巴溫柔的獻身使大衛表示了對掃羅後裔們的尊敬(見13節)。願望表示他對前王沒有懷存任何敵意,大衛把掃羅和約拿單的骸骨從基列雅比取來,並將他們備極哀榮地葬在他們的祖墳裡。

     街市。字面意義是“寬闊的露天地”,“廣場”。根據撒上31:10-12,非利士人把掃羅和他兒子們的屍身釘在“伯珊的城牆上”,顯然這部分城牆面對著公共廣場。基列雅比人正是從這裡重新奪回了它們(撒上31:11-13)。

 

【撒下廿一13「大衛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從那裡搬了來,又收殮被懸掛七人的骸骨。」

   〔呂振中譯〕大衛將掃羅的骸骨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從那堭a上來;人又收拾那些被正法示眾的人的骸骨;

 

【撒下廿一14「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葬在便雅憫的洗拉,在掃羅父親基士的墳墓裡。眾人行了王所吩咐的。此後 神垂聽國民所求的。」

   〔呂振中譯〕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埋葬在便雅憫地的洗拉、在掃羅父親基士的墳墓堙C眾人行了王所吩咐的;此後神就應允了那地所懇求的。

   〔暫編註解〕日期滿了,饑荒便結束,神也再次使當地繁榮富庶起來。

         洗拉。便雅憫的一個城鎮(書18:28)。它還尚未被確認,不過可能靠近掃羅的祖籍基比亞。

     神垂聽。關於類似的表達,見撒下24:25;創25:21;賽19:22。因為經文說“神垂聽”,我們不需要因此斷定大衛為掃羅的錯行所做的事是遵循了神的計畫。耶和華可以根據激勵行為的心靈的誠實衡量人的行為,即使祂譴責那行為本身。

     ●「洗拉」:字義是「肋骨」。

         ◎「神垂聽國民所求的」,是在有人注意了利斯巴的行為,報告大衛,而大衛執行了對掃羅家的慈惠之後。下雨是出現在大衛執行了基遍人的要求後。顯然此處是要表明神認可整個以色列社會在這個事情上顯示出來的濃厚的良善。這件事情是個悲劇,但是我們可以看見在悲劇後面整個以色列社會「多走一步」的態度與關懷。

 

【撒下廿一15「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打仗,大衛帶領僕人下去,與非利士人接戰,大衛就疲乏了,」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跟以色列人又有戰事;大衛和僕人一同下去,跟非利士人交戰;大衛覺得疲乏無力,

   〔暫編註解〕這四個非利士的巨人——為大衛的勇士所殺。他們被稱為“迦特偉大的兒子”,當為亞衲族人,因約書亞當日雖剪除了山地的亞衲族人,其遺裔仍留在沿海的城邑迦薩和迦特等非利士人住的地方(書十一2122)。

         「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打仗」:原文為「非利士再與 ...... 」。

         又打仗。這指的是大衛與非利士人的另一次戰爭。撒母耳記的作者在這裡給出了許多獨立事件,它們與大衛作王期間的其它事件的準確關係不得而知。這件事顯然發生在大衛已經統治了一段時間之後,所以年事已高(17節)。在代上20:4-8中,與非利士人這些爭戰的對觀記述,除了第一個之外,都緊接在約押毀滅亞捫的拉巴之後,撒母耳記下的作者將攻取拉巴放在撒下12:26-31中。撒下中插入的事件—即,暗嫩的罪過(撒下13),押沙龍從基述回來(撒下14),押沙龍(撒下15-19)和示巴(撒下20)的叛亂以及三年的饑荒(撒下21:1-14)—歷代志中都找不到。

     ●「接戰」:「發動戰爭」、「攻打」。

         ●「疲乏了」:原文常用的意思是「飛」,不過這個字也可能是根據「疲倦」或「疲乏」的字根。此處應該就是「疲倦」的意思,而非「飛」的意思。

         15-17  大衛與巨人以實比諾交戰:大衛在這次與巨人以實比諾的交戰中,險遭殺害,因此,他的部下不准他以後親自作戰。

         1522 本章餘下部分記載大衛攻打非利士人的功績。

 

【撒下廿一16「偉人的一個兒子以實比諾要殺大衛。他的銅槍重三百舍客勒,又佩著新刀。」

   〔呂振中譯〕就去住在歌伯。那埵酗@個人是高身漢的孩子;他的槍重三百舍客勒,是銅的;他又束佩着新刀,說是要擊殺大衛的。

   〔暫編註解〕以實比諾的槍重七磅半(3.5千克)。

         「偉人」:原文為「利乏」(下同);「偉人的一個兒子」可譯作「利乏的後裔」。該族人身材高大,故七十士譯本翻作「偉人」,即「巨人」之意。

         三百舍客勒。7磅(3.4公斤)。歌利亞的槍頭重600舍客勒(撒上17:7)。

     ●「偉人」:「巨人」的意思。

         ●「以實比諾」:字義是「他的居所在挪伯」。

         ●「三百舍客勒」:約重3.4公斤,這個重量是歌利亞鐵槍頭的一半重。

         ●「新刀」:原文只是「新」,「刀」字被省略掉了。

 

【撒下廿一17「但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幫助大衛,攻打非利士人,將他殺死。當日跟隨大衛的人向大衛起誓說:以後你不可再與我們一同出戰,恐怕熄滅以色列的燈。

   〔呂振中譯〕但是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幫助了大衛,擊打那非利士人,將他殺死。當日跟隨大衛的人向大衛起誓說:『以後你不要再和我們一同出戰了,恐怕你使以色列的燈熄滅了。』

   〔暫編註解〕“以色列的燈”。即大衛,他的一生與他的行動為人民帶來安寧。

         恐怕熄滅以色列的燈。見王上11:3615:14;詩132:17。大衛通過親自與敵人格鬥常常使自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然而,到了一個時候,王照著他的習慣與軍兵一同作戰不再明智也不必要了。

     ●「攻打」非利士人:「擊打」。

         ●「以色列的燈」:指「以色列王」,也就是「大衛」。

         ◎看起來大衛常常身先士卒,帶領以色列軍人出戰,所以這次差點遭遇危險,以色列軍隊才特別要求大衛不可以再隨軍出戰。

 

【撒下廿一18「後來,以色列人在歌伯與非利士人打仗,戶沙人西比該殺了偉人的一個兒子撒弗。」

   〔呂振中譯〕此後在歌伯、以色列人同非利士人又有戰事;那時戶沙人西比該擊殺了高身漢的一個孩子撒弗。

   〔暫編註解〕在歌伯。在對觀經文中,這一事件被說成是發生在基色(代上20:4)。歌伯的地點不知,但它很可能在基色附近,是一個堅固的堡壘,俯瞰著伊磯倫東北約7英里(11.2公里)、靠近亞雅侖谷的非利士平原。可能在歷代志的作者記述這事時,歌伯村已經變得幾乎不知名了,於是作者就給出了在地理上較為著名的城鎮基色,現在是Tell Jezer

     西比該。這個名字也出現在大衛的勇士名單裡(代上11:29),但是在撒下23:27中,這個名字看上去是“米本乃”。他是大衛的第八隊軍兵的軍長(代上27:11)。

     撒弗。在對觀經文中拼為“細派”(代上20:4)。那裡還加上一句說非利士人被制服了。

     ●「歌伯」:字義是「蓄水槽」。詳細的地點還不確定。

         ●「西比該」:字義是「編織者」。

         ●「撒弗」:字義是「高」。

         18-22  另外三個巨人被以色列人殺死的事蹟。

 

【撒下廿一19「又在歌伯與非利士人打仗,伯利琱H雅雷俄珥金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這人的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

   〔呂振中譯〕在歌伯、同非利士人又有戰事;伯利恆人睚珥〔傳統:雅雷俄珥金(織布者的森林)〕的兒子伊勒哈難擊殺了迦特人歌利亞;這人的槍杆像織布者的機軸一樣。

   〔暫編註解〕歌利亞為大衛所殺。此處當為誤抄。因《代上》二十5記同一事,說“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的兄弟拉哈米”,可見誤把原文“兄弟拉哈米”抄成“伯利琱H”。

         希伯來文聖經把殺死歌利亞歸功於伊勒哈難,跟撒母耳記上十七章50節的記載有所不同。那顯然是抄寫上的錯誤(比較代上二○5);伊勒哈難大概是殺死了“歌利亞的兄弟”。有些人認為伊勒哈難和大衛是同一個人的不同名字而已,正如所羅門也有另一個名字(比較一二25)。另一個可能是當時有兩個歌利亞。

         本節與撒上17章記載有出入,按代上25章,伊勒哈難所殺的是歌利亞的兄弟,本節乃抄寫之誤。

         「迦特」:非利士五個首邑之一,確實地點不詳。

         在歌伯。在對觀段落中,這個地名被省略了(代上20:5)。

     雅雷俄珥金。或睚珥(代上20:5)。

     的兄弟。這些詞並沒有出現在這節的希伯來原文中,但卻來自於對觀段落中(代上20:5),那裡還給出了歌利亞的弟兄的名字拉哈米。

     ◎ 代上 20:5 說「睚珥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的兄弟拉哈米」。

         ●「雅雷俄珥金」:字義是「織布者的森林」。

         ●「伊勒哈難」:字義是「神是有慈愛的」。

         ●「歌利亞」:字義是「光彩燦爛」。

         ◎這段經文的問題是:到底誰殺了歌利亞。一般認為大衛一定殺了歌利亞,因為大衛是靠著殺歌利亞才能被掃羅重視、與約拿單結交,進入王宮。歷代志上的經文也支持這樣的看法。如果是這樣,此處的記載要如何解釋:一是認為此處經文錯誤把「兄弟拉哈米」讀成「與伯利琱H」,一是認為「歌利亞」僅是稱號,還有人認為「伊勒哈難」根本就是大衛,「雅雷」是「耶西」的誤寫,「俄珥金」(字義是「織布機」)是經文跳讀的結果。猶太傳統是采最後一種看法。

 

【撒下廿一20「又在迦特打仗,那裡有一個身量高大的人,手腳都是六指,共有廿四個指頭,他也是偉人的兒子。」

   〔呂振中譯〕在迦特又有戰事;那埵酗@個身量高大的人,他的手指和腳趾都是六支六支的,總數是二十四支;他也是高身漢所生的。

   〔暫編註解〕●「偉人的兒子」:「被巨人所生」。

 

【撒下廿一21「這人向以色列人罵陣,大衛的哥哥示米亞的兒子約拿單就殺了他。」

   〔呂振中譯〕這人向以色列人罵陣,大衛的哥哥示米亞〔傳統:沙瑪〕的兒子約拿單擊殺了他。

   〔暫編註解〕罵陣。同一個詞使用在撒上17:26,36,45

     約拿單。他因而是大衛的侄子(見代上20:7;撒上16:9),並且是約拿達的兄弟,約拿達“為人極其狡猾”,曾是暗嫩的朋友(撒下13:3)。

     ●「罵陣」:「責備」、「蔑視」、「譏誚」。

         ●「示米亞」:字義是「名聲」。

         ●「約拿單」:字義是「耶和華已給與」。

 

【撒下廿一22「這四個人是迦特偉人的兒子,都死在大衛和他僕人的手下。」

   〔呂振中譯〕這四個人是在迦特的高身漢所生的;是在大衛手下或大衛僕人手下倒斃的。

   〔暫編註解〕偉人的兒子。如果“偉人”這個詞被認為是一個集合名詞或者指的是某一宗族的話,那麼這四個人就不一定是兄弟了,而只是迦特偉人族的後裔。

     他僕人。希伯來文是`ebed,常被譯為“奴隸”或“僕人”的那個詞。`Ebed來自詞根`abad,意思是“作工”或“服務”。在這裡的用法,這個詞指的是那些作為士兵服務大衛的人。

     ●「迦特偉人的兒子」:不是迦特某個特定的巨人的四個兒子,而是迦特那裡巨人族的後裔。

         ●「大衛和他僕人的手下」:這種說法似乎支持「伊勒哈難」就是「大衛」。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