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三章拾穗

 

【撒下三1「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

   〔暫編註解〕前章所記約押和押尼珥第一次交手雖暫時結束,但內戰並未停止。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中,掃羅家日衰,大衛家日強。

         爭戰許久。掃羅家與大衛家並沒有公開的戰事,而是一種敵對狀態。這種狀態肯定持續了五年左右,因為爭戰開始前伊施波設在瑪哈念作王二年(撒下2:10),並且大衛在成為“全以色列”的王之前,在希伯侖作王七年零六個月(撒下5:5)。在這段時間,大衛大部分時間都願意讓事態順其自然發展。他沒有進攻以色列,而是等候事件的結果,相信神早先關於賜給他國度的應許必定實現。

         大衛家日漸強盛。時間是站在大衛這邊的。伊施波設是一個怯懦的人,幾年不勝任的統治,繼之沒有王的幾年,使以色列人渴望大衛提供給猶大的進取性領導。大衛是一個有骨氣有威力的人,他的大膽與勇氣已經使他受到了百姓的鍾愛。隨著年月的逝去,日益顯明了他就是耶和華為國家任命的那個人。甚至當掃羅最後一戰時,都有重大的背叛,有瑪拿西支派的人歸向大衛,“天天”都有人來幫助大衛(代上12:19-22)。

 

【撒下三1 <syncBible ref=撒下3:1>人與人之間的爭端,往往起於眼前的得失,這種短視的眼光怎樣才可以突破?】

    第二章所記載的事件發生以後,大衛家與忠於押尼珥和伊施波設的軍隊之間,就有了長期的戰爭,雙方都損失慘重,也動搖了國家的基礎。這場戰爭的興起是因為以色列與猶大都沒有看到神的異象,也忘記了神要他們定居在迦南的原意(參創十二7)是要他們趕出迦南人(參申1~4)、遵行神的律法(參申1),百姓沒有聯合一致完成使命,反而彼此爭戰。在你面對衝突的時候,先想想你與對方有沒有高過雙方歧見的共同目標。要放眼彼此共通的地方,努力解決爭端。──《靈修版聖經注釋》

 

【撒下三2「大衛在希伯侖得了幾個兒子:長子暗嫩,是耶斯列人亞希暖所生的;」

   〔暫編註解〕生了幾個兒子。雖然神暫時忍受了多妻制的習俗(見申14:26),但祂並沒有阻止這種生活模式的罪惡後果。鬥爭、爭奪、不和、嫉妒與辛酸臨到了大衛的家庭,並給王國的百姓留下了邪惡的影響。大衛在希伯侖生的兒子中,有三個給他、給他的家庭、並給國家帶來了大量的煩惱與災禍。

         暗嫩。字面意義是“信實的。”關於大衛與這個兒子的不幸經歷見撒下13

         「暗嫩」:字義是「有信心的」。

         2~5本節至5節記敘大衛在希伯侖為王期間,其家庭人口日旺的情況。大衛在此城共生六子,出自不同母親,說明大衛在亞希暖和亞比該之外,又娶了四個妻子。

         2~5大衛的長子暗嫩因姦污同父異母胞妹他瑪而為其弟押沙龍所殺(十三29)。次子基利押下落不詳,可能早夭;《代上》叫他做但以利(三1)。三子押沙龍後來叛父被殺(十五∼十八章)。他的母親瑪迦只見此處,聖經無其他記載。四子亞多尼雅曾圖取代所羅門繼承王位(王上一章)。五子示法提雅也無下文。六子以特念可能就是《代下》十一18所記的耶利摩,他的女兒嫁給了羅波安為妻。

         2~5摩西在昔日曾警告以色列人所立之王“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以免“心偏邪”(申十七17)。大衛和所羅門都未能遵守此例。從前面所記發生在他諸子身上的事,可證多妻貽害子女至深且大。

         25 雖然大衛的六段婚姻有助他與其它國家聯盟,但律法禁止以色列人這樣做(申一七17)。“暗嫩”悲慘的結局在第十三章有所描述,“押沙龍”的故事記載在第十三至十八章,“亞多尼亞”的叛亂記載在列王紀上第一章。“基述”。在加利利海的東北面。

         2-5  大衛在希伯侖所生的兒子:大衛日後兒子的名單,見撒下5:13-16; 代上3:1-9; 14:3-7

         2~5此處的記載透露出大衛另外娶了四個妻子。此處記載家譜的目的,應該是要顯出大衛家平穩的成長,以對照掃羅家的動盪不安。

         2~5另外此處沒有紀錄米甲,可能是因為米甲沒有生小孩,或者因為此時米甲已經歸與別人。

 

【撒下三3「次子基利押(基利押歷代志上31節作但以利),是作過迦密人拿八的妻亞比該所生的;三子押沙龍,是基述王達買的女兒瑪迦所生的;」

   〔暫編註解〕基利押。在代上3:1中稱作“但以利”。對他沒有進一步的認識。有可能早逝了。

         押沙龍。關於這個兒子的悲哀歷史,他的謀反與死亡都記錄在撒下1318章。

         基述。黑門山下的一個地區,在加利利海東部和北部(申3:14;書12:513:11,13;代上2:23)。然而,當大衛住在洗革拉時,曾提到他侵奪過住在猶大南部內蓋夫一個地區的基述人(撒上27:8)。撒下15:8的話似乎確定了瑪迦所來自的基述是亞蘭的一個地區。

         「基利押」:字義是「如同其父」。不過聖經沒有記載此人的其他事蹟,可能很早就去世。

         「押沙龍」:字義是「我父是平安」。

         「基述」:是一個亞蘭城邦,位於加利利海東北。

         「達買」:字義是「犁溝」。

         「瑪迦」:字義是「壓制」。

 

【撒下三4「四子亞多尼雅,是哈及所生的;五子示法提雅,是亞比他所生的;」

   〔暫編註解〕亞多尼雅。字面意義是:“雅威是我的主。”這就是當大衛年老時,熱望作王的那個兒子(王上1:5),後來被所羅門處死了(王上2:24,25)。在三個哥哥死後,其中據推測基利押也死了,亞多尼雅認為自己是合法的王位繼承人。

         示法提雅。字面意義是:“雅威已審判。”對於這個兒子毫無所知。

         「亞多尼雅」:字義是「我主是耶和華」。

         「哈及」:字義是「歡慶的」。

         「示法提雅」:字義是「耶和華已審判」。

         「亞比她」:字義是「我父是露」。

         4-5 所提的三個妻子未見於前文。

 

【撒下三5「六子以特念,是大衛的妻以格拉所生的。大衛這六個兒子,都是在希伯侖生的。」

   〔暫編註解〕以特念,以格拉所生。關於這個兒子和他的母親毫無所知。

         大衛的妻。按照猶太人的解釋,取這種稱號意思是以格拉在大衛的妻中是排行第一的。其他人認為這種表達是應用於前述所有女子的一個描述。

         「以特念」:字義是「人民的利益」。

         「以格拉」:字義是「少女」。

 

【撒下三6「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的時候,押尼珥在掃羅家大有權勢。」

   〔暫編註解〕伊施波設作王有名無實,事實上大權落在押尼珥手上。後者因而跋扈囂張。

         大有權勢。押尼珥繼續在掃羅家的事物中扮演一種日益重要的角色。他是掃羅搖搖欲墜的王朝的中流砥柱,並且十分瞭解他自己的重要性。除了押尼珥的力量以外,伊施波設從來沒有能力獨自保持以色列的王位。

         「大有權勢」:「奮勇自強」、「使出力量」、「用力量」。此處有「設讓自己的勢力強大」的意思。

         611押尼珥的囂張不只見於和掃羅的妃嬪同房(大有他也可稱王之勢,參三7;十六21),也反映在對伊施波設的態度上(完全未把他放在眼裡)。伊施波設生性怯懦,或已察覺押尼珥僭纂王位的打算,始加責備,押尼珥怒而倒戈。

 

【撒下三7「掃羅有一妃嬪,名叫利斯巴,是愛亞的女兒。一日,伊施波設對押尼珥說:你為什麼與我父的妃嬪同房呢?

   〔暫編註解〕“妃嬪”。女奴是主人的合法動產,而且通常要負責為他傳宗接代。在列王的時代,擁有妃嬪似乎是王室的特權。與王的妃嬪同房是叛國的行為,因為那在實質意義上就是爭奪王位(比較一六20,21)。

         按當時的風俗,前王遺下的後妃會轉給其繼位人。押尼珥親近掃羅的妃嬪不獨道德上出問題,更含有篡奪君權的動機(參16:21; 王上2:22)。

         利斯巴。見撒下21:8-11

         為什麼?。在東方國家,一位國王的後宮妃嬪被認為是他的繼承者的產業,並且娶屬於前王的女人因此就被認為是要求王位的聲明(見撒下12:816:21;王上2:22)。即使有受到控告的那種罪行,在記錄中也沒有什麼跡象表明押尼珥曾有任何關於伊施波設的王位的圖謀,但是這位國王仍然願意把這種有嫌疑的行為看作是一種背叛行為,因此惹怒了押尼珥。伊施波設的責備話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押尼珥據稱的行為冒犯了君王的權利。

         「妃嬪」:「妾」、「妃嬪」、「情婦」。是指沒有妝奩陪嫁的女子。

         「利斯巴」:字義是「鋪好的路」,他是「亞摩尼」和「米非波設」的母親。

         「愛亞」:字義是「獵鷹」。

         ◎當時先王的妃嬪是由後王繼承 撒下 12:8  16:20-23  王上 2:13-25 都顯示這種風俗,因此此處押尼珥的舉動,也是「篡位」的表徵。

 

【撒下三7與妃嬪同房】妾(和合本:「妃嬪」)是沒有妝奩陪嫁的女子,職務包括為家庭生兒育女。在王室中她們可能是次要政治聯盟的結果。由於妾是性伴侶,佔用父親的妾不單要負亂倫之名,更被視為試圖僭奪族長的權威。同樣繼承王位的人有時也會將上一任君主的妃嬪據為己有,從而奪取其權柄。以色列此時正值部落社會和王國之間的過渡時期,支持君王的關係網主要來自有權勢的宗室和家族。娶妻立妾是在各處地方拉攏支持的方法。富商、軍事領袖,甚至祭司家族,都能提供支援。──《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8「押尼珥因伊施波設的話,就甚發怒,說: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我恩待你父掃羅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將你交在大衛手裡,今日你竟為這婦人責備我嗎?」

   〔暫編註解〕“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即我豈是卑鄙的叛逆者呢?

         「猶大的狗頭」:七十士譯本沒有「猶大」。押尼珥的話表示他親近掃羅的妃嬪是小事,而他為掃羅家所立的功勞則是大事,伊施波設不應與他斤斤計較。

         甚發怒。押尼珥很生氣,因為他支持的一個人,並需要他輔助才能寶座的人竟然膽敢指摘責備他。

         狗頭。押尼珥的回答的頭一部分字面意義是“我豈是屬於猶大的一個狗頭呢?”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漏掉了“屬於猶大”這種表達。押尼珥的話並不是企圖證明自己是正當的,而更是表達他對伊施波設的責備的忿恨。伊施波設可能使用了某種稱呼責備押尼珥,押尼珥現在通過問他終究是不是這種惡劣無用的動物來回答—他這個人曾採取了那麼強硬的立場反對猶大,並且一直對掃羅家表示了如此偉大的仁慈。

         「狗頭」:「狗」表示卑賤、一文不值 撒上 24:14 ,「狗頭」指的可能是「比狗還不如」。

         「我恩待」:原文是「我到今日一直恩待」。

         「恩待」:「良善」、「慈愛」、「忠誠」。

         「責備」:「定罪」、「刑罰」。由用詞看起來,押尼珥知道自己的行為不被社會接納,但是他還是覺得伊施波設應該容忍他。

         ◎此處已經可以看出押尼珥的悲慘下場是一個必然。因為押尼珥明知道神的心意,卻還是因為自己的私心決心要阻擋神。然後又不能控制自己的權力與慾望,做了不該做的事情,被指出之後,近乎耍賴的要求別人因為自己的功績容忍他的錯誤。

         ◎我們自己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貢獻大,就要別人容忍自己的無理要求?在教會與外面的組織中,這種「多奉獻多說話」的人造成的悲劇多不勝數。

 

【撒下三8狗頭」全本舊約惟獨在此出現這措詞。有關自比為狗的自貶語,可參看:撒母耳記上二十四14的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9~10「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廢去掃羅的位,建立大衛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從但直到別是巴,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暫編註解〕“從但直到別是巴”指以色列全國(看士二十1注)。

         “從但直到別是巴”。以色列從北至南的全地。參看撒母耳記上三章20節的腳註。

         「耶和華起誓 ...... 的話」:大概指大衛被膏立作王一事。(撒上16:1-3

         「從但直到別是巴」:參士20:1注。

         願神重重地降罰與我。這些話是一種嚴肅起誓的形式(見路1:17;撒上3:1725:22;撒下19:13;王上19:2;王下6:31)。押尼珥宣誓要把國給大衛,並且如果他不完成他的話就願招致神的憤怒臨到自己身上。

         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的。這句話顯明耶和華揀選大衛繼任掃羅的事已經多麼廣為人知。並沒有記錄說神起誓要把這國給大衛,但是押尼珥顯然明白這應許是一個莊嚴的誓約。可能暗示“必不說謊也不後悔”這些話是神通過撒母耳所做的應許,要把國度從掃羅奪回,將之交給大衛(撒上 15:28,29)。

         廢去掃羅的位。押尼珥決心要把掃羅的王國轉移給大衛可能並不是草率的宣告。這位帥可能早就想過放棄努力維持搖搖欲墜的掃羅家的明智性。伊施波設的責備似乎給實現他先前就已經有了的決定提供了一個機會。

         從但直到別示巴。這種措詞預示了整個以色列王國,從最北端到最南端。這個短語一直被用於士師時期,並且直到所羅門時代(士20:1;撒上3:20;撒下17:1124:2,15;王上4:25;代上21:2),但是自從王國分裂後,只使用過一次,就是在西希家邀請“從別示巴直到但”的以色列全家的時候(代下30:5),為要聯合慶祝逾越節。

 

【撒下三9-10咒詛程式】這個程式在撒母耳記和列王紀十分普遍,通常出自王族口中。路得在路得記一17使用這程式,是個例外。這程式在阿拉拉赫和馬里文獻中也有出現。押尼珥沒有說明神會怎樣做。由於這一類的誓言通常包括肢解祭牲的儀式,一般假定這人是自招肢解之咒。──《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9-10押尼珥轉移王位】上文二章9節的注釋已經提過,在這臨時政府中,伊施波設大概只是傀儡王,押尼珥才是手握實權的人。軍隊若是效忠押尼珥,押尼珥一旦變節,伊施波設就會無人保護。押尼珥大概還能成功地改變依然臣服掃羅王朝之北方支派的效忠對象。──《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1「伊施波設懼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

   〔暫編註解〕懼怕押尼珥。這節經文清楚地指出了伊施波設政府的真實本質。這位軟弱的國王懼怕回答押尼珥,因為知道這個人握有寶座背後的實權。

 

【撒下三12「押尼珥打發人去見大衛,替他說:這國歸誰呢?又說:你與我立約,我必幫助你,使以色列人都歸服你。

   〔暫編註解〕押尼珥派人見大衛,從他問“這國歸誰呢?”和接上所說可以幫助大衛取得全以色列的歸服看,他儼然認為自己控有全國。他要大衛答應和他立約,或因他曾另外立王,須確保歸順後不予報復。大衛答應了,但條件是將前妻米甲歸還。大衛和米甲的婚姻本為掃羅安排。大衛逃亡時,掃羅把女兒米甲給了帕提為妻(撒上十八20;十九1117);更可能是他可以掃羅駙馬身分,成為掃羅家的人,取得效忠掃羅諸支派及臣民的擁護。

         大衛將歸還米甲的事向伊施波設直接提出,等於公開他與押尼珥之間的約定,成為雙方正式協議。

         「立約」:大概包括保證既往不咎,並給予厚待。

         替他說。字面意義是:“他那裡。”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的路西安修訂版解釋為“到希伯侖。”

         這國歸誰呢?。押尼珥認識到他處於與大衛交易的位置。他願意基於一個條件把這國給大衛,就是大衛與他立約,給他明確的保證適當為他自己考慮。在這一提議中,押尼珥的狹窄、傲慢、自私自利的精神被清楚的顯示出來了。他願意與大衛共命運,但是只以一個很高的代價,並且他想先要確定這代價必會支付。

         「人」:「使者」,原文的型態是複數,表示不只一個使者。

         「國」:「土地」、「疆界」。

 

【撒下三13「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

   〔暫編註解〕大衛希望取回他的妻子(“掃羅的女兒米甲”),為的是使自己更有權要求繼承掃羅的王位。

         大衛索回妻子米甲實在有政治作用:表明他與掃羅家並無怨恨,使以色列人更信任他和接納他。

         將米甲帶來。掃羅曾把米甲給了大衛(撒上18:20,21,27),當然就是他的。但是除了正義問題,大衛的要求也是一個政治性的,考慮到有掃羅的一個女兒作猶大王后對掃羅的黨羽們的影響。這會傾向於表示大衛對掃羅家並沒有惡意,並且通過他作為前王女婿的身份,大衛對王國的權利會進一步得到提高。

         米甲是掃羅的次女,大衛得回米甲,就有了掃羅王女婿的身份,這樣就可以有繼承掃羅王位的合法地位。 3:14 中大衛似乎是透過伊施波設取回米甲,不過我們很合理可以想像押尼珥在掃羅王朝中如何發揮影響力,讓這事成就。

         ◎大衛討回米甲的事情,似乎是違反 24:1-4 要求前夫不可娶回另嫁的妻子,但大衛並沒有休棄米甲,且當時的風俗是丈夫如果因為被放逐或其他理由被迫離開家庭,當他返回家園時,是可以討回妻子的。

 

【撒下三13~14米甲的地位】上文三章7節的注釋經已指出,內宮是在國內國外建立支持基礎的公認方法。身為掃羅女兒的米甲對於試圖承襲掃羅王國的大衛來說,能夠代表一定程度的正統性。古代的法律(可見於漢摩拉比、埃施嫩納,和中亞述的法律)規定被武力逐離家門的人,歸回時可以收回妻子。即使在妻子改嫁(有時是維生所必須)生育之後,他依然保有這權利。──《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4「大衛就打發人去見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說:你要將我的妻米甲歸還我,她是我從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所聘定的。

   〔暫編註解〕去見伊施波設。使者被差去見伊施波設而不是去見押尼珥,可能因為那時押尼珥與大衛的之間的談判還是秘密的。另一方面,也應該是伊施波設作為王發出歸還米甲的命令。沒有押尼珥的支持,伊施波設就不會反抗大衛的要求。照做那個要求,就顯明了伊施波設的軟弱,承認錯待了大衛,並且承認大衛的要求是正當的。對伊施波設來說,公然接受這個要求就會對猶大和以色列的所有人給出證據表明他的日子屈指可數了,而且大衛不久就會接管整個王國。

         一百陽皮。掃羅要求100陽皮,但大衛給了200(撒上18:25,27)。

         「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 撒上 18:25,27 記載大衛拿出兩百陽皮。

 

【撒下三14「大衛就打發人去見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說:你要將我的妻米甲歸還我,她是我從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所聘定的。

一百陽皮」這是大衛為米甲所下的聘禮(見:撒上十八25)。殺死一百非利士人的功績,證明他是有價值的軍事盟友,有資格成為王室的姻親。──《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5「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去,將米甲從拉億的兒子她丈夫帕鐵那裡接回來。」

   〔暫編註解〕帕鐵。或“帕提”,他家在迦琳(撒上25:44),根據賽10:29,30,似乎離基比亞和亞拿突不遠。但是他可能已經舉家遷過約旦河,在瑪哈念地區追隨掃羅了。

         「拉億」:字義是「獅子」。

         「帕鐵」: 撒上 25:44 作「帕提」, 撒下 21:8 米何拉人巴西萊亞得列。「帕鐵」字義是「神拯救」,「帕提」字義是「我的拯救」,兩者差異不大。 撒下 21:8 的米甲應該是「米拉」撒上 18:19 的錯誤。

 

【撒下三16「米甲的丈夫跟著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說:你回去吧!帕鐵就回去了。」

   〔暫編註解〕巴戶琳為從便雅憫支派業地去希伯侖的最後一城。帕鐵與米甲伉儷情深,在此生離死別。

         「巴戶琳」:近耶路撒冷,大概是途中最後一個便雅憫人村莊(參串20)。

         在她後面哭。這句話可以譯的更為流暢:“她丈夫跟著她,一面在她後面走,一面哭。”雖然這感人的故事可能喚起同情,但是應該記得,帕鐵娶別人的妻子作自己的妻子是錯誤的。

         巴戶琳。據認為是Râs et-Tmîm,在斯高帕斯山的東邊,耶路撒冷正東北。

         押尼珥說。這些話表明歸還米甲的談判是由押尼珥負責的。這件事關係重大,押尼珥顯然要親自掌管。

         「巴戶琳」:字義是「年輕人的村莊」,是便雅憫地的村落,在耶路撒冷到耶利哥的路上。可能是路上最後的一個便雅憫村莊。

         「你回去吧」:原文是命令句「去,轉回去」。

         ◎顯然帕鐵相當愛米甲,所以會一路哭泣跟隨,不過形式比人強,押尼珥還是把帕鐵趕走。

 

【撒下三17「押尼珥對以色列長老說:從前你們願意大衛作王治理你們,」

   〔暫編註解〕你們願意大衛作王。這些話暗示掃羅死在基利波後,可能有一場大眾運動,要立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那時押尼珥反對了這種要求。現在,由於他改變了方針,就精明地提醒長老們他所建議的實際上就是他們的意見。對押尼珥來說,在迫近的步驟中獲得這些顯要官員的同意與合作是必要的。

         3:17 顯示押尼珥清楚知道以色列人也希望大衛統治,但之前他就是拒絕這種想法,強要讓掃羅王朝繼續下去(其實是他自己想掌權)。

         17-19   押尼珥為大衛奔走遊說以色列人,對掃羅所屬的便雅憫支派更要多下工夫,因為這支派勢必擁護伊施波設。

         1721從押尼珥對以色列眾長老說的話,可知當日擁戴伊施波設為王的人的確不多,也許只有掃羅自己所屬的便雅憫支派和一直忠於他的基列雅比人。押尼珥遊說各支派領袖同擁大衛為全以色列的王,然後攜同一個代表團來見大衛並立約。

 

【撒下三17~19押尼珥的外交】押尼珥如今成了大衛王國的代表。他不但計畫自己變節,更同時帶來北方各支派。支派性的決定是由召集一起的長老作出的。他特地親訪便雅憫支派的長老,一方面是因為他本人是便雅憫支派的首要領袖,但更重要的,卻是因為掃羅出自便雅憫支派,因此便雅憫支派最是忠於掃羅及其子孫。──《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8「現在你們可以照心願而行,因為耶和華曾論到大衛說:我必藉我僕人大衛的手,救我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和眾仇敵的手。’”

   〔暫編註解〕耶和華曾論到大衛說。這句話無疑是真實的,但是在聖經記錄中並沒有帶有這個意思的確切話語傳給我們。這一聲明可能是通過先知中的一位發出的,撒母耳、迦得或拿單,但是這幾位先知的話語只保存了很小的百分比。

         「現在你們可以照心願而行」:原文是命令句「現在做吧」。

         3:18 押尼珥把自己的意圖隱藏在神的預言之下。不過由於掃羅也是便雅憫支派的人,所以 3:19 掃羅特別告訴去告訴便雅憫人。

 

【撒下三19「押尼珥也用這話說給便雅憫人聽。又到希伯侖,將以色列人和便雅憫全家一切所喜悅的事說給大衛聽。」

   〔暫編註解〕便雅憫人。掃羅是便雅憫支派的。在協商中特別關心這個支派的追隨者是必要的。他們感到通過血族關係與掃羅連結在一起,並且由於他們與掃羅的關係曾享受了極大的利益。押尼珥親自去繼續開展與便雅憫人的協商,就象他在希伯侖與大衛做的一樣。

 

【撒下三20「押尼珥帶著二十個人,來到希伯侖見大衛,大衛就為押尼珥和他帶來的人設擺筵席。」

 

【撒下三20~21押尼珥與大衛的協議】重要契約締結時,典型的作法是立約各方共用筵席,慶賀剛剛圓滿結束的法律協議。與押尼珥同行的二十人可能是以色列中有勢力宗派的代表,和一小群扈從的高級軍官。──《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1「押尼珥對大衛說:我要起身去招聚以色列眾人來見我主我王,與你立約,你就可以照著心願作王。於是大衛送押尼珥去,押尼珥就平平安安地去了。」

   〔暫編註解〕押尼珥就平平安安地去了。條款既已獲得聯盟嚴肅地一致批准,押尼珥就回來準備要執行他這部分的合約了。

 

【撒下三22「約押和大衛的僕人攻擊敵軍,帶回許多的掠物。那時押尼珥不在希伯侖大衛那裡,因大衛已經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暫編註解〕顯然大衛安排不讓約押與押尼珥這兩個死對頭碰頭,以免破壞了與押尼珥的協議。

         攻擊敵軍。希伯來文是gedud,它的意思通常是“一支搶劫隊,”“一隻軍隊,”但是這裡似乎是在“一次劫掠”或“一次奇襲”的意義上使用的。這句應該解釋為:“約押從一次劫掠回來。”這次的劫掠可能是針對亞瑪力人、非利士人或猶大的某個別的仇敵的。可能這次遠征是大衛計畫的,所以在押尼珥來訪時,約押並不在場。約押回來了,因他的勝利和大量的戰利品而興高采烈。

         不在大衛那裡。這句緊接在約押回來之後,暗示押尼珥在約押回來之前離開不僅僅是一個巧合。因為這兩個相對抗的將軍在那個關口面對面相遇可能會毀了所有和平的前景。

         ◎大衛可能特別安排約押和押尼珥不要見面,以免破壞與押尼珥的協議。

         2225約押聽見大衛讓押尼珥平安回去,頓生疑心。他和押尼珥有過一場血戰,其弟亞撒黑且死於押尼珥之手。其次,他害怕以押尼珥的能幹不難取得大衛的信任,影響到他的職位。他一面在大衛前詆毀押尼珥,一面瞞著大衛去把押尼珥追回來,然後用不正當手段把他殺害(27節),此種行徑為律法所不容。希伯侖為一逃城(書二十一13),是不許報仇殺人的地方(民三十五2225);何況約押之弟的被殺是在戰場上,約押偷襲殺人以復仇,尤其不義。大衛咒詛約押,須承擔一切後果(2830節)。另參《王上》二5.

 

【撒下三22「約押和大衛的僕人攻擊敵軍,帶回許多的掠物。那時押尼珥不在希伯侖大衛那裡,因大衛已經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攻擊、劫掠」無論是雇傭兵、被征入伍者,還是正規軍中的職業軍人,都視掠物為當兵薪酬的一部分(如侍者視小費)。有時攻擊的是軍事目標(擴張領土或控制商道等),有時則旨在打擾敵方,同時為士兵爭取額外薪酬。由於大衛並無資金經營政府或軍隊,劫掠可能是軍糧的惟一來源。──《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3「約押和跟隨他的全軍到了,就有人告訴約押說: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見王,王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撒下三24「約押去見王說:你這是作什麼呢?押尼珥來見你,你為何送他去,他就蹤影不見了呢?」

   〔暫編註解〕你這是作什麼呢?。約押苦苦地抗議大衛秘密與押尼珥協商。約押可能對押尼珥的正直有一種誠實的懷疑,但是另外還有一種私人仇恨的感情,部分是由於這個事實:在這個著名的老戰士身上,約押發現了一個強大的對手,部分是由於他與押尼珥之間因殺死亞撒黑造成的血仇(撒下2:22,23)。

         「你這是做甚麼呢」:這是約押對大衛的指責而非詢問。

 

【撒下三25「你當曉得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是要誆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

 

【撒下三26「約押從大衛那裡出來,就打發人去追趕押尼珥,在西拉井追上他,將他帶回來。大衛卻不知道。」

   〔暫編註解〕打發人去。雖不知道但可能是以大衛的名義做的。

         西拉井。或“西拉水塔。”這口井的位置並不確定知道。有些人認為它是`Ain Sārah,在希伯侖北邊約11/2英里(2.4公里)。可是這個地方有點不像,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押尼珥就會是在約押到達時剛剛離開希伯侖的。有些人認為它是Sîret el-Bella`,希伯侖北邊2.7英里(4.3公里)的一個山頂,那裡可以看到一個塔的遺跡。

         「西拉井」:字義是「迴轉井」。位於希伯崙北方3公里左右。

 

【撒下三26「約押從大衛那裡出來,就打發人去追趕押尼珥,在西拉井追上他,將他帶回來。大衛卻不知道。」

西拉井」這個綠洲的傳統大概位置是在希伯侖以北約兩哩之處。──《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7「押尼珥回到希伯侖,約押領他到城門的甕洞,假作要與他說機密話,就在那裡刺透他的肚腹,他便死了。這是報殺他兄弟亞撒黑的仇。」

   〔暫編註解〕約押謀殺押尼珥是為了報復,因為押尼珥在戰爭中殺死了亞撒黑(二23)。

         「城門的甕洞」:即城門洞口。城門是交通繁忙的地點,約押刺殺押尼珥可能是在城門旁隱蔽的地方。

         約押這樣做實在一舉兩得,不獨可以為弟報仇,而且除去對自己軍事領導地位的威脅。

         到城門。在東方國家,城門口是公共的聚會地。約押有必要在押尼珥到大衛那裡之前實現他的意圖。

         報他兄弟亞撒黑的仇。約押為報血仇殺了押尼珥。他可能通過民35:26,27的規定證明自己的報仇是正當的。十分有趣的是,希伯侖是一座逃城(書20:7),並且鑒於這個事實,約押可能就在城門口完成了他的行為。然而,亞撒黑之死卻發生在戰鬥中,並且在押尼珥這一方是出於不情願和自衛的勉強行為才殺他的。約押可能不熟悉這些細節。但是他本應該研究他這種行為的深遠影響,這必會使國家的統一耽擱一段時間。押尼珥那麼相信大衛以致看來他沒有一點懷疑。

         「城門的甕洞」:原文是「城門的中間」。

         「報殺他兄弟亞撒黑的仇」:參考 2:23 。不過亞撒黑的死亡乃是戰爭的結果,這種情形下好像也沒有報血仇的義務,因此有人認為這可能也是約押為了要除去前途上的障礙才殺掉押尼珥。

 

【撒下三28「大衛聽見了就說:流尼珥的兒子押尼珥的血,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

   〔暫編註解〕約押輕率魯莽的行動,使本可順利統一全國的計畫陷入危機,眾民難免以為此事一定出諸大衛授意。大衛立即採取行動:1,咒詛約押,痛責其非(2829節);2,責成約押為押尼珥舉哀(31節);3,親自參加喪禮、禁食(31,35節),並厚葬押尼珥(32節)。國人這才知道殺押尼珥並非大衛的主意(37節)。

         這罪不歸我和我的國。大衛有守信用的名聲,但是謀殺押尼珥使他的好名聲受到了危險。他盡其所能要宣告自己在這件事中無可責備。

         28-29   約押為弟報仇殺人是不合理的,因為押尼珥殺亞撒黑是出於自衛。約押殺人罪不可赦(參1:16),應受咒詛:他的後代不是患上不潔之症(「患漏症」;「長大麻瘋」)、終身殘廢,便是不得善終或飽受饑餓之苦。

         28-39  大衛表明與押尼珥之死無關:事實上,約押殺押尼珥大大破壞了大衛成為以色列王的計畫。大衛為讓全國知道暗殺押尼珥並非他的主意,便為他舉行隆重的喪禮。

 

【撒下三29「願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願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麻風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

   〔暫編註解〕“架拐而行”亦作“手扶紡錘”,指約押後人無丈夫氣慨,只堪擔當女人工作。

         從大衛說出那樣強烈的咒詛可見,他認為約押的行動一點也不合理。希伯崙——約押殺死押尼珥的地方——是一個逃城(書二一13),在那堙A即使是報血仇者也不能在未經審訊之下把殺人者殺死(民三五2225)。“架柺而行的”。更可作:握住捲線桿的。即適合做女性工作的人(柔弱、女人氣的)。

         願罪歸到。字面意義是:“願它旋轉[或,盤旋]”。大衛在這裡調用了對約押卑鄙的尋求個人復仇行為的咒詛。這一祈求顯示了大衛敏銳的正義感和他對這麼卑怯的個人罪行的痛苦義憤。大衛顯然已經吩咐過押尼珥的人身是不受侵犯的。約押的行為使人懷疑大衛的正直。大衛想要眾人都知道他與這種背信棄義的行為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他全心痛恨這種違背榮譽的事。

         他父的全家。約押的兄弟亞比篩也參加了暗殺押尼珥的陰謀(30節);因此,他也被包括在這一咒詛裡了。這個詛咒不只包括這兩個人,還包括他們的後代。古時的民事刑罰常常似乎不只包括那些直接與罪行有關的人。對亞幹所犯之罪的刑罰臨到了他全家(書7:22-26)。照樣,在臨到可拉、大坍和亞比蘭的審判中,不僅他們滅亡了,而且他們的妻子和大坍與亞比蘭的孩子們也滅亡了(民16:27-33;另見王下5:27)。有時孩子們可能會與他們父母的罪有密切的關係(見書7:15)。還有的時候無辜的孩子因他們的長輩的頑梗而遭受死亡(見民16:27)。在目前這個例子中,我們不知道大衛宣佈的這個咒詛是不是在靈感默示下說的,因此它是不是有什麼效力,或者在大衛對這種行為表達的極度惱怒之外有什麼意圖,都不得而知。

         漏症。見利15:2

         架拐而行的。有些人譯為:“一個持有紡紗杆的人,”因而指一種女人氣的人,只適合作女工。

         死在刀上。字面意義是:“被刀殺死。”

         「患漏症的,長大痲瘋的」: 13:1-15:33 這樣的病症是不潔淨的病症。

         「架枴而行」:原文是「抓住紡錘」,意思就是「只能做女性紡織工作」。

         ◎其實約押家族是大衛姊姊的家族,大衛這樣咒詛,表示他真的對這樣的罪行非常憤恨。

 

撒下三29咒詛約押一家】大衛所宣告之咒詛的範圍十分廣闊。第一個咒詛(漏症、大痲瘋)所牽涉的是最嚴重、最令人羞恥的疾病(進一步細節,見:利十三的注釋)。第二個咒詛意思最為難解。新國際本與和合本譯作「拐」的字眼,現時按照烏加列和亞喀得文獻顯明是指紡紗用的「紡錘」或「繞杆」。本節所用的措詞普遍用來描述做粗重工作的婦女。赫人士兵若是背誓就會失去男性地位,誓言描述這懲罰的方法,就是違者要手執紡錘和鏡子。換言之,這是以絕後咒詛約押一家。第三個咒詛是橫死,第四咒詛則是缺乏或饑荒之災。──《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9 <syncBible ref=撒下3:29>大衛因何震怒,以致詛咒約押?】

    大衛說,約押的後裔必不潔淨、不健康並且貧窮缺乏。他為何這樣嚴厲地咒詛約押呢?他為押尼珥的死而惱怒,是因為:(1)他痛失一位能征善戰的軍事英才。(2)他想表明謀殺押尼珥的罪責在於約押,不在於他自己。(3)他作以色列全族之王已經在望,他要招降北方眾支派,押尼珥本是個關鍵的人物,現在押尼珥的死可能令內戰死灰復燃。(4)約押破壞了大衛保護押尼珥的約定。約押謀害人,破壞了大衛的計畫,而這罪魁禍首竟是大衛的元帥,難怪大衛如此震怒!──《靈修版聖經注釋》

 

【撒下三30「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殺了押尼珥,是因押尼珥在基遍爭戰的時候,殺了他們的兄弟亞撒黑。」

   〔暫編註解〕約押和亞比篩。雖然一點兒沒提到亞比篩參與了這場陰謀,但是這句話暗示在殺死押尼珥這件事上,亞比篩是他兄弟約押的自願幫兇,因此他必須分擔所犯罪行的責任。全部行動顯然是有預謀的。

 

【撒下三31「大衛吩咐約押和跟隨他的眾人說:你們當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大衛王也跟在棺後。」

   〔暫編註解〕腰束麻布。通過參加公眾的哀悼,約押就必須公開地宣告自己的罪行。大衛作為喪主親自跟在棺後,並且顯然穿著王服,因為他在這裡明確地被稱為“大衛王”。

         ◎押尼珥是約押殺死的,但大衛卻要求約押要「披麻帶孝」。

 

【撒下三32「他們將押尼珥葬在希伯侖。王在押尼珥的墓旁放聲而哭,眾民也都哭了。」

   〔暫編註解〕在希伯侖。這是另一個榮譽與尊重的表示,因為希伯侖是猶大的京城。押尼珥在便雅憫的家本是正常的埋葬之所,但是葬在王城希伯侖會更光榮。通過命令將押尼珥葬在京城,大衛就會有助於使國民相信他對這位被殺的將軍絲毫沒有懷存惡感,而且他選擇對他的哀思備及尊榮。

 

【撒下三33「王為押尼珥舉哀說:押尼珥何竟像愚頑人死呢?」

   〔暫編註解〕王為押尼珥舉哀。在一首簡要而動人的有說服力的挽歌中,大衛表達了他的悲痛並對一個倒下的仇敵給出了相稱的頌詞。

         33~34 這堛熒N思是:這樣偉大的戰士由於叛逆不忠,竟然卑賤地、像愚頑人一樣死去。

         33-34  「押尼珥何竟像愚頑人 ...... 手下一樣」:意思是只有愚頑人的愚行使自己早逝(參箴7:22-23)。而押尼珥卻死得像愚頑人:他一生雖馳騁戰場上,未曾作過戰俘,但現在竟疏於防範而被殺身亡!

 

【撒下三34「你手未曾捆綁,腳未曾鎖住;你死如人死在罪孽之輩手下一樣。於是眾民又為押尼珥哀哭。」

   〔暫編註解〕本節意思是說,押尼珥人死時,既未給他反抗的機會,也非因戰敗被綁而遭殺。一代英雄競象個凡夫為罪惡之手所害。

         死在罪孽之輩手下。大衛對押尼珥的挽歌是對謀殺以色列的首領元帥的兩個兇手的銳利譴責。他公開表達了對會做出如此卑污行為之人的輕蔑與鄙視。他讚譽不久前還是他苦毒的仇敵的優點所顯示的雅量,贏得了以色列眾人的心(見《祖知》第六十九章)。百姓知道有象大衛這樣的人在寶座上,國家就處在一個既有德又有勇,既有心又有劍之人的掌管之下。

         「你手未曾捆綁,腳未曾鎖住」:表示押尼珥並非是罪犯,不應被殺。

 

【撒下三35「日頭未落的時候,眾民來勸大衛吃飯,但大衛起誓說:我若在日頭未落以前吃飯,或吃別物,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暫編註解〕日頭未落以前。禁食直到傍晚是極度悲傷的表示(撒下1:12)。在這日結束前,大衛被百姓力勸中斷禁食去進食,但是他斷然拒絕了。他的拒食給百姓留下了深刻而贊許的印象。

         「日頭未落」:以色列人是以日落為一天的開始,亦即大衛要為押尼珥之死禁食一整天。

 

【撒下三36「眾民知道了,就都喜悅。凡王所行的,眾民無不喜悅。」

   〔暫編註解〕36-37   以色列人對大衛釋疑。

 

【撒下三37「那日以色列眾民才知道殺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並非出於王意。」

   〔暫編註解〕◎顯然大衛是真心哀悼,所以以色列人知道他不是故意設謀害死押尼珥,進而想要取得整個以色列的統治權。

 

【撒下三38「王對臣僕說:你們豈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個作元帥的大丈夫嗎?」

   〔暫編註解〕元帥。在某些方面,押尼珥是一個有傑出才幹的人,並且在以色列被視為一個大人物。然而他與大衛立約雖然出於誠意,但卻是被自私的動機鼓動的。他之所以轉變歸向大衛是想放棄一個註定失敗的事業,並為自己贏得新的尊貴與榮耀。他希望在侍奉大衛中得到最好的地位,但是他的野心、自私、和缺乏對神的獻身都不會有利於大衛的國度或神的事業。押尼珥之死對猶大國是一個有益的痛苦經驗。

         「作元帥的大丈夫」:字義是「偉大的領袖」。

         38-39  大衛的意思是押尼珥是個能幹、可受重用的大將軍,殺押尼珥的人理應處死;但他自覺本身實力有限,未能懲辦約押和亞比篩兩人,只有求神他日施行報應(後來他遺命所羅門將約押除掉,見王上2:5)。

 

【撒下三39「我雖然受膏為王,今日還是軟弱。這洗魯雅的兩個兒子比我剛強,願耶和華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

   〔暫編註解〕大衛痛心已極,歎息身為一國之王,卻不能救押尼珥脫離約押兄弟之手。此情此景,他顯得何其軟弱;但相信公義的神必報應約押的惡行。

         約押此時手握兵權,勢力甚大,大衛投鼠忌器,未敢即時采對付行動,後來遺命所羅門把他殺掉(王上二56,3134)。

         我今日還是軟弱。約押的力量與影響就是大衛的軟弱。如果大衛能那麼做的話,就會立即處罰約押,但是目前那是不可能的。他現在還不敢嘗試正義,免得約押握有的大權和帶軍的聲望引起一次全面的叛亂。大衛的手是被捆著的,他向密友坦白地承認了自己的軟弱。

         「軟弱」:「膽小」、「怯懦」、「柔和」。暗指自己怕神,還會為了公義縮手。

         「剛強」:「兇猛」、「冥頑不靈」。 「什麼都不怕」的意思。

 

【撒下三39 <syncBible ref=撒下3:39>大衛為甚麼不秉行公義,懲罰約押?】

    大衛提到約押與亞比篩,二人乃是洗魯雅的兒子。大衛尤其難以駕馭約押,儘管他對大衛忠心忠誠,卻我行我素、倔強頑強;不過大衛為了得他的效忠,甘願對他的事作彈性處理,沒有嚴加懲處。

約押謀害押尼珥,顯明根本不服王法。大衛雖然不滿他的惡行,卻容許他不受懲罰,因為(1)處罰約押,軍隊可能造反;(2)約押是他的外甥,嚴懲他會引起家庭紛爭;(3)約押也是出於猶大支派,大衛不願意自己支派眾叛親離;(4)約押治軍有方,除掉他會失去能征善戰的元帥。──《靈修版聖經注釋》

 

【思想問題(第3章)】

 1 試分析押尼珥對伊施波設的態度。你對上司或長輩的態度又如何呢?

 2 押尼珥知道耶和華膏立大衛(9-10),卻又擅自立伊施波設作以色列王(2:8-9),你認為他的用意何在?參7節注。你是否也會為著個人利益而與神的旨意相違?

 3 押尼珥原是伊施波設的屬下,現在卻歸順大衛,並處處討好大衛。他的動機是什麽?你認為他這樣做會得到神的悅納嗎?

 4 比較大衛和約押對押尼珥的態度。你會怎樣對待曾經與你為敵的人呢?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