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三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三1「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

 

【撒下三1「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

聖靈與情欲的交戰是冗長的,但是結局是確定的。施浸約翰論耶穌,正如情欲看聖靈:祂必興旺,我必衰微。有時在長期的爭戰中,心靈可能低落。號角並沒有停止鳴吹,最後的結果尚未顯明,我們還不致到盡頭。在沒有進入安息地之前,我們怎可將寶劍與護心鏡收起來呢?我們總要像使徒那樣宣告:「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也已經跑盡了,當守的道也已經守住了。」

要用心,受攻擊的情形已經減輕,而抵抗的力量卻有增無減。每次在抵禦上成功,使抗力更為容易,被征服者的力量進入那征服者了。

最後的勝利必可獲得。「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翰壹書五章四、五節)如果一個兵士屬於那常勝將軍的一營中,從來未曾戰敗的,究竟與眾不同。所以我們心中不必疑惑結果如何。祂將一切仇敵放在腳下,就必作王治理,罪惡的權勢敗落之後,好似押尼珥來希伯侖來投誠於大衛一樣,罪惡雖長期困擾,必會突然崩潰的。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三1 <syncBible ref=撒下3:1>人與人之間的爭端,往往起於眼前的得失,這種短視的眼光怎樣才可以突破?】

    第二章所記載的事件發生以後,大衛家與忠於押尼珥和伊施波設的軍隊之間,就有了長期的戰爭,雙方都損失慘重,也動搖了國家的基礎。這場戰爭的興起是因為以色列與猶大都沒有看到神的異象,也忘記了神要他們定居在迦南的原意(參創十二7)是要他們趕出迦南人(參申1~4)、遵行神的律法(參申1),百姓沒有聯合一致完成使命,反而彼此爭戰。在你面對衝突的時候,先想想你與對方有沒有高過雙方歧見的共同目標。要放眼彼此共通的地方,努力解決爭端。──《靈修版聖經注釋》

 

【撒下三2「大衛在希伯侖得了幾個兒子:長子暗嫩,是耶斯列人亞希暖所生的;」

 

【撒下三3「次子基利押(基利押歷代志上31節作但以利),是作過迦密人拿八的妻亞比該所生的;三子押沙龍,是基述王達買的女兒瑪迦所生的;」

 

【撒下三4「四子亞多尼雅,是哈及所生的;五子示法提雅,是亞比他所生的;」

 

【撒下三5「六子以特念,是大衛的妻以格拉所生的。大衛這六個兒子,都是在希伯侖生的。」

 

【撒下三6「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的時候,押尼珥在掃羅家大有權勢。」

 

【撒下三7「掃羅有一妃嬪,名叫利斯巴,是愛亞的女兒。一日,伊施波設對押尼珥說:你為什麼與我父的妃嬪同房呢?

按當時的風俗,前王遺下的後妃會轉給其繼位人。押尼珥親近掃羅的妃嬪不獨道德上出問題,更含有篡奪君權的動機(參十六21; 王上二22)。——《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7與妃嬪同房】妾(和合本:「妃嬪」)是沒有妝奩陪嫁的女子,職務包括為家庭生兒育女。在王室中她們可能是次要政治聯盟的結果。由於妾是性伴侶,佔用父親的妾不單要負亂倫之名,更被視為試圖僭奪族長的權威。同樣繼承王位的人有時也會將上一任君主的妃嬪據為己有,從而奪取其權柄。以色列此時正值部落社會和王國之間的過渡時期,支持君王的關係網主要來自有權勢的宗室和家族。娶妻立妾是在各處地方拉攏支持的方法。富商、軍事領袖,甚至祭司家族,都能提供支援。──《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8「押尼珥因伊施波設的話,就甚發怒,說: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我恩待你父掃羅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將你交在大衛手裡,今日你竟為這婦人責備我嗎?」

「猶大的狗頭」七十士譯本沒有「猶大」。押尼珥的話表示他親近掃羅的妃嬪是小事,而他為掃羅家所立的功勞則是大事,伊施波設不應與他斤斤計較。——《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8狗頭」全本舊約惟獨在此出現這措詞。有關自比為狗的自貶語,可參看:撒母耳記上二十四14的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9-10「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廢去掃羅的位,建立大衛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從但直到別是巴,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耶和華起誓 ...... 的話」大概指大衛被膏立作王一事。(撒上十六1-3

「從但直到別是巴」參士廿1注。——《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9-10咒詛程式】這個程式在撒母耳記和列王紀十分普遍,通常出自王族口中。路得在路得記一17使用這程式,是個例外。這程式在阿拉拉赫和馬里文獻中也有出現。押尼珥沒有說明神會怎樣做。由於這一類的誓言通常包括肢解祭牲的儀式,一般假定這人是自招肢解之咒。──《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9-10押尼珥轉移王位】上文二章9節的注釋已經提過,在這臨時政府中,伊施波設大概只是傀儡王,押尼珥才是手握實權的人。軍隊若是效忠押尼珥,押尼珥一旦變節,伊施波設就會無人保護。押尼珥大概還能成功地改變依然臣服掃羅王朝之北方支派的效忠對象。──《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1「伊施波設懼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

 

【撒下三12「押尼珥打發人去見大衛,替他說:這國歸誰呢?又說:你與我立約,我必幫助你,使以色列人都歸服你。

「立約」大概包括保證既往不咎,並給予厚待。——《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13「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

大衛索回妻子米甲實在有政治作用:表明他與掃羅家並無怨恨,使以色列人更信任他和接納他。——《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13~14米甲的地位】上文三章7節的注釋經已指出,內宮是在國內國外建立支持基礎的公認方法。身為掃羅女兒的米甲對於試圖承襲掃羅王國的大衛來說,能夠代表一定程度的正統性。古代的法律(可見於漢摩拉比、埃施嫩納,和中亞述的法律)規定被武力逐離家門的人,歸回時可以收回妻子。即使在妻子改嫁(有時是維生所必須)生育之後,他依然保有這權利。──《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4「大衛就打發人去見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說:你要將我的妻米甲歸還我,她是我從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所聘定的。

一百陽皮」這是大衛為米甲所下的聘禮(見:撒上十八25)。殺死一百非利士人的功績,證明他是有價值的軍事盟友,有資格成為王室的姻親。──《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5「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去,將米甲從拉億的兒子她丈夫帕鐵那裡接回來。」

 

【撒下三16「米甲的丈夫跟著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說:你回去吧!帕鐵就回去了。」

「巴戶琳」近耶路撒冷,大概是途中最後一個便雅憫人村莊(參串20)。——《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17「押尼珥對以色列長老說:從前你們願意大衛作王治理你們,」

 

【撒下三17~19押尼珥的外交】押尼珥如今成了大衛王國的代表。他不但計畫自己變節,更同時帶來北方各支派。支派性的決定是由召集一起的長老作出的。他特地親訪便雅憫支派的長老,一方面是因為他本人是便雅憫支派的首要領袖,但更重要的,卻是因為掃羅出自便雅憫支派,因此便雅憫支派最是忠於掃羅及其子孫。──《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18「現在你們可以照心願而行,因為耶和華曾論到大衛說:我必藉我僕人大衛的手,救我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和眾仇敵的手。’”

 

【撒下三19「押尼珥也用這話說給便雅憫人聽。又到希伯侖,將以色列人和便雅憫全家一切所喜悅的事說給大衛聽。」

 

【撒下三20「押尼珥帶著二十個人,來到希伯侖見大衛,大衛就為押尼珥和他帶來的人設擺筵席。」

 

【撒下三20~21押尼珥與大衛的協議】重要契約締結時,典型的作法是立約各方共用筵席,慶賀剛剛圓滿結束的法律協議。與押尼珥同行的二十人可能是以色列中有勢力宗派的代表,和一小群扈從的高級軍官。──《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1「押尼珥對大衛說:我要起身去招聚以色列眾人來見我主我王,與你立約,你就可以照著心願作王。於是大衛送押尼珥去,押尼珥就平平安安地去了。」

 

【撒下三22「約押和大衛的僕人攻擊敵軍,帶回許多的掠物。那時押尼珥不在希伯侖大衛那裡,因大衛已經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攻擊、劫掠」無論是雇傭兵、被征入伍者,還是正規軍中的職業軍人,都視掠物為當兵薪酬的一部分(如侍者視小費)。有時攻擊的是軍事目標(擴張領土或控制商道等),有時則旨在打擾敵方,同時為士兵爭取額外薪酬。由於大衛並無資金經營政府或軍隊,劫掠可能是軍糧的惟一來源。──《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3「約押和跟隨他的全軍到了,就有人告訴約押說: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見王,王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撒下三24「約押去見王說:你這是作什麼呢?押尼珥來見你,你為何送他去,他就蹤影不見了呢?」

 

【撒下三25「你當曉得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是要誆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

 

【撒下三26「約押從大衛那裡出來,就打發人去追趕押尼珥,在西拉井追上他,將他帶回來。大衛卻不知道。」

西拉井」這個綠洲的傳統大概位置是在希伯侖以北約兩哩之處。──《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7「押尼珥回到希伯侖,約押領他到城門的甕洞,假作要與他說機密話,就在那裡刺透他的肚腹,他便死了。這是報殺他兄弟亞撒黑的仇。」

「城門的甕洞」即城門洞口。城門是交通繁忙的地點,約押刺殺押尼珥可能是在城門旁隱蔽的地方。 

約押這樣做實在一舉兩得,不獨可以為弟報仇,而且除去對自己軍事領導地位的威脅。——《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28「大衛聽見了就說:流尼珥的兒子押尼珥的血,這罪在耶和華面前必永不歸我和我的國。」

 

【撒下三28-29約押為弟報仇殺人是不合理的,因為押尼珥殺亞撒黑是出於自衛。約押殺人罪不可赦(參一16),應受咒詛:他的後代不是患上不潔之症(「患漏症」;「長大麻瘋」)、終身殘廢,便是不得善終或飽受饑餓之苦。——《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29「願流他血的罪歸到約押頭上和他父的全家;又願約押家不斷有患漏症的,長大麻風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殺死的,缺乏飲食的。

 

撒下三29咒詛約押一家】大衛所宣告之咒詛的範圍十分廣闊。第一個咒詛(漏症、大痲瘋)所牽涉的是最嚴重、最令人羞恥的疾病(進一步細節,見:利十三的注釋)。第二個咒詛意思最為難解。新國際本與和合本譯作「拐」的字眼,現時按照烏加列和亞喀得文獻顯明是指紡紗用的「紡錘」或「繞杆」。本節所用的措詞普遍用來描述做粗重工作的婦女。赫人士兵若是背誓就會失去男性地位,誓言描述這懲罰的方法,就是違者要手執紡錘和鏡子。換言之,這是以絕後咒詛約押一家。第三個咒詛是橫死,第四咒詛則是缺乏或饑荒之災。──《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三29 <syncBible ref=撒下3:29>大衛因何震怒,以致詛咒約押?】

    大衛說,約押的後裔必不潔淨、不健康並且貧窮缺乏。他為何這樣嚴厲地咒詛約押呢?他為押尼珥的死而惱怒,是因為:(1)他痛失一位能征善戰的軍事英才。(2)他想表明謀殺押尼珥的罪責在於約押,不在於他自己。(3)他作以色列全族之王已經在望,他要招降北方眾支派,押尼珥本是個關鍵的人物,現在押尼珥的死可能令內戰死灰復燃。(4)約押破壞了大衛保護押尼珥的約定。約押謀害人,破壞了大衛的計畫,而這罪魁禍首竟是大衛的元帥,難怪大衛如此震怒!──《靈修版聖經注釋》

 

【撒下三30「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殺了押尼珥,是因押尼珥在基遍爭戰的時候,殺了他們的兄弟亞撒黑。」

 

【撒下三31「大衛吩咐約押和跟隨他的眾人說:你們當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大衛王也跟在棺後。」

 

【撒下三32「他們將押尼珥葬在希伯侖。王在押尼珥的墓旁放聲而哭,眾民也都哭了。」

 

【撒下三33「王為押尼珥舉哀說:押尼珥何竟像愚頑人死呢?」

 

【撒下三33-34 「押尼珥何竟像愚頑人 ...... 手下一樣」意思是只有愚頑人的愚行使自己早逝(參箴七22-23)。而押尼珥卻死得像愚頑人:他一生雖馳騁戰場上,未曾作過戰俘,但現在竟疏於防範而被殺身亡!——《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34「你手未曾捆綁,腳未曾鎖住;你死如人死在罪孽之輩手下一樣。於是眾民又為押尼珥哀哭。」

 

【撒下三35「日頭未落的時候,眾民來勸大衛吃飯,但大衛起誓說:我若在日頭未落以前吃飯,或吃別物,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撒下三36「眾民知道了,就都喜悅。凡王所行的,眾民無不喜悅。」

 

【撒下三37「那日以色列眾民才知道殺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並非出於王意。」

 

【撒下三38「王對臣僕說:你們豈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個作元帥的大丈夫嗎?」

 

【撒下三38-39大衛的意思是押尼珥是個能幹、可受重用的大將軍,殺押尼珥的人理應處死;但他自覺本身實力有限,未能懲辦約押和亞比篩兩人,只有求神他日施行報應(後來他遺命所羅門將約押除掉,見王上二5)。——《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三39「我雖然受膏為王,今日還是軟弱。這洗魯雅的兩個兒子比我剛強,願耶和華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

 

【撒下三39 <syncBible ref=撒下3:39>大衛為甚麼不秉行公義,懲罰約押?】

    大衛提到約押與亞比篩,二人乃是洗魯雅的兒子。大衛尤其難以駕馭約押,儘管他對大衛忠心忠誠,卻我行我素、倔強頑強;不過大衛為了得他的效忠,甘願對他的事作彈性處理,沒有嚴加懲處。

約押謀害押尼珥,顯明根本不服王法。大衛雖然不滿他的惡行,卻容許他不受懲罰,因為(1)處罰約押,軍隊可能造反;(2)約押是他的外甥,嚴懲他會引起家庭紛爭;(3)約押也是出於猶大支派,大衛不願意自己支派眾叛親離;(4)約押治軍有方,除掉他會失去能征善戰的元帥。──《靈修版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