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六1「大衛又聚集以色列中所有挑選的人三萬。」

挑選的人三萬」大衛的常備軍如今共有三十個部隊(見:書八3的注譯)。約櫃的重要性和軍事上的價值,從護送軍隊的大小就可見一斑。以遊行方式展示軍威,從古到今都很普遍。主前七世紀瑪爾杜克的神像從亞述城歸回巴比倫城時,亦有亞述軍隊偕同。──《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7我們常說烏撒用肉體的手來扶住約櫃,但是這句話還不夠清楚,還不夠重。約櫃是見證的櫃。在衛作王以前,約櫃被擄,那時並沒有一個烏撒來保護約櫃,可是約櫃能夠自己保護自己。約櫃在仇敵中間,約櫃能照顧自己。今天約櫃到了神的子民中間,難道還要人來照顧?人的手想扶助神,反而破壞了祂的見證,因此神不讓他過去。許多事情,我們要讓神去作。不認識神的人才想要幫助神。

   神的榮耀就是在乎約櫃,現在烏撒扶住約櫃,豈非最好的事,為甚麼神反而擊殺他?沒有別的,因為神要人聽祂的命令過於幫助祂的工作。神用不著人來扶持祂的榮耀。誰摸了約櫃,神就要殺誰。這堛滌暋D,並非約櫃跌倒了關係有多大,乃是神沒有命令你這樣作。人都是想,平安無事的時候,不可以摸約櫃,但當約櫃遇到危急的時候,應該可以摸,可以扶,免得它跌倒,這是從權的辦法,這可以不至於死。但是神只有天經地義,沒有通權達變。凡是神未曾命令就去作的人,若沒有身體上的死,也必有靈性上的死氣。

 

【撒下六2「大衛起身率領跟隨他的眾人前往,要從巴拉猶大將 神的約櫃運來。這約櫃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留名的約櫃。」

「巴拉猶大」即基列耶琳(參串2)。

    「就是坐在 ...... 留名的約櫃」於原文,「名」連續出現兩次,一些文句頗不通暢,意思大概是:約櫃上二基路伯中央為神的寶座,名稱為萬軍之耶和華。——《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2巴拉」按照歷代志上十三6,巴拉是基列耶琳的別名。約櫃自非利士地歸回之後,一直存放在基列耶琳。按照大部分學者的(初步)考證,其遺址是耶路撒冷西北偏西九哩的阿劄爾遺址。──《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3「他們將 神的約櫃從岡上亞比拿達的家裡抬出來,放在新車上。亞比拿達的兩個兒子烏撒和亞希約趕這新車。」

按摩西律法規定,約櫃要由利未人哥轄的子孫用杠抬(參出廿五14-15; 民四15, 18-20),不准用手觸摸,這次大衛用新車運櫃也許是受非利士人的影響(參撒上六7-8)。——《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3新車」使用新車能夠保證此車往昔的應用,沒有使之在禮儀上不潔的可能(如曾經用來裝載糞肥或死畜等)。然而聖經對約櫃運輸的指示,向來都是祭司用杠扛抬,不是用車。用車子搬運約櫃的先例,是非利士人所立的(撒上六7)。──《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3「他們將神的約櫃……放在新車上。」】

這是他們的錯誤,永生神的約櫃必須以人的肩頭來扛抬,因為神這樣吩咐。牛會絆跌,約櫃就會倒下來,以致烏撒伸手去扶。如果照神的吩咐,就不會有這些錯誤了。神要我們完全順服,照著利未人的條例遵行,就不致犯錯招致全民的損失。為了不遵守古時的律法,使一個人因叛逆而犧牲,引起整個民族都受損,確實是值得警惕的。

我們喜歡預備新車。每逢生日,我們又自行決志將神的約櫃放在新車上。如果由萬軍之耶和華來驅使就好了,但是我們自己來趕車,還要使約櫃穩當。不久牛絆跌,烏撒因不恭而被擊殺。

神所要的不是新車,而是奉獻者的肩頭。我們必須為祂而活,順服與事奉祂。我們不要自行趕車,應讓神驅策我們。我們不要領頭,要受帶領。不要照我們的心思,卻絕對地順從祂。如果我們完全順服,找祂的規章事奉祂,還有什麼可怕的呢?那毀壞的力量可以成為我們信心的僕役,我們可以承擔大事來事奉神。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六4「他們將 神的約櫃從岡上亞比拿達家裡抬出來的時候,亞希約在櫃前行走。」

 

【撒下六5「大衛和以色列的全家在耶和華面前,用松木製造的各樣樂器和琴、瑟、鼓、鈸、鑼,作樂跳舞。」

 

【撒下六5崇拜音樂】這些全部都是當代典型的樂器,早達主前第三千年紀,已經出現在古代近東的文獻、浮雕、繪畫之中。至於本節之中哪個當譯作「瑟」,哪個當譯作「琴」,學者仍然未有定論。和合本譯作「瑟」的,是個十弦的樂器,學者相信「琴」則弦數較少。兩種樂器都是手提的,框用木制。按照古代的浮雕,本節的「鼓」是圓框蒙皮的手鼓,不如現代的鈴鼓般,會叮噹作響。第四樣樂器最難翻譯(和合本:「鈸」,NIV:「叉鈴」),因為全本聖經只在這裡出現。大部分學者認為它是搖鈴或博浪鼓一類的樂器。最後一樣(和合本:「鑼」,NIV:「鈸」)是用青銅製造的敲擊樂器,惟一未能確定之處是其大小。──《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6「到了拿艮的禾場,因為牛失前蹄(或作驚跳),烏撒就伸手扶住 神的約櫃。」

拿艮的禾場」這禾場位置不明,經文表示它在俄別以東家附近。俄別以東的住處離耶路撒冷不遠,但無法更準確地肯定其地點。──《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 6 ~7烏撒手扶約櫃被神擊殺何故?】

答:神的約櫃原是應當由利未人來抬的,但未按照定例求問神旨,受到刑罰。(代上十五 2 1215,王上八 4 6,民四 115,書三 3)。約櫃自從亞比拿達家中抬出來時,是放在新車上,用牛運送。這本是非利士人的辦法,不是神所定規的方法,(撒上六 2 712,七 1 2,撒下六 3)。當約櫃到了拿艮的禾場,因為牛失前蹄,亞比拿達的兒子烏撒Uzza(意力量),就伸手扶住約櫃,不讓它傾倒損壞。依人看來,這種熱心的服事,堪稱美好,無可指責。但是不合神的旨意,烏撒此舉已使約櫃失去了分別為聖的見證,以致神向他動怒。因這錯誤,(呂振中譯作冒失),擊殺他而死在約櫃旁,連大衛也因此事心裡愁煩懼怕起來,就稱那地方為毗列撕烏撒Perez-Uzzah,意思是烏撒的干犯,(撒下六 68,代上十三 712),乃為後人之鑒戒。神不但對人擅自手扶約櫃,嚴厲刑罰,即使眼目隨意觀看亦所不容。比如伯示麥人曾因擅觀約櫃,就被擊殺七千人,(撒上六 19)。這種事情的發生,是人常難以料及的。今日我們信徒在事奉神的聖工上,能不時刻儆醒自守,注意凡事按祂旨意命規而行。豈可再有烏撒的手,輕舉妄動隨意行事呢!──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下六6~79除非我們的職事能為神所悅納,否則就會遭受死亡。就如烏撒伸手扶神的約櫃,由於牛失了前蹄,他立刻用不潔的手來碰神聖潔的物,他竟當場被擊殺。表面上看這是頂自然的反應,但卻不是出於神的命令,是在服事神卻與神的方法背道而馳,乃是用人的辦法,就是出於人的力量和想法。許多時候我們用屬肉體的手想來作只有神能作的事,我們在神的時間未到之前就說了,我們並沒有等候祂的靈所定規的時候與方法,我們想要替祂作事卻換得死亡,神以擊殺來懲戒。

         屬靈的事情要用靈去辦理,不得用或靠人情。你的服事若憑人的感情、思想,你要趕緊對付,因為感情或理智為基礎的,都是神所不悅,不得存到永遠的,要靠神運用感情及理智者才會讓神悅納。―― 陳尊德《更加豐盛―歌羅西書的信息》

 

【撒下六7「神耶和華向烏撒發怒,因這錯誤擊殺他,他就死在 神的約櫃旁。」

 

【撒下六7烏撒的錯誤】 處理約櫃必須尊重謹慎從事,因它具有危險的本質(和電流一樣)。本節譯作「錯誤」(NIV:「不敬」)的字眼,全本舊約只在此出現,但其字根在同來源語言中,卻有「侮蔑」(亞喀得語)、「輕率」(亞蘭語)的意思。──《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8「大衛因耶和華擊殺(原文作闖殺)烏撒,心裡愁煩,就稱那地方為毗列斯烏撒,直到今日。」

「擊殺」原文指「衝破」(五20),與「毗列斯」同字根,意思是突然奪去生命。——《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8~11大衛沒有尋找牛失前蹄的原因,只因烏撒的被擊殺,就不肯將約櫃運進大衛城。俄別以東的家卻歡迎約櫃,俄別以東的家因此蒙神賜福。我們一遭遇神的對付,就不要主的同在嗎?我們還是像俄別以東的家歡迎主的同在呢?

 

【撒下六9「那日,大衛懼怕耶和華,說:耶和華的約櫃怎可運到我這裡來?

         『那日,大衛懼怕耶和華。』我們大概對烏撒的慘死這一件事,心媊控o很困惑。大衛犯了無知識的錯,用一輛新車來運送神的約櫃,就是萬軍之耶和華留名的約櫃(撒下六2)。大衛此舉似乎是很安全很週到的辦法,但人的意見,無論怎麼好,終於仍要顯出是何等謬妄可憐。到了拿艮的禾場,因為牛失前蹄,約櫃就搖動,於是烏撒伸手扶住神的約櫃,要使它穩定。他雖然熱心誠意的為著神的榮耀而如此作,但他卻立刻死了!難怪大衛因此而心媟T煩。

         是神的約櫃保護以色列人,不是以色列人保護神的約櫃。誰曾聽見守衛森林的人要保護老虎呢?這是從所未有的事。照樣,神更不需要人來保護祂,因祂足能充裕有餘的照顧祂自己。許多事情是應該讓神來作的,但人切搶先的作了;許多時候我們應該仰望祂來說話,但我們卻搶先的說了;許多計劃我們應該等候神來安排,但我們卻預先安排了。我們常常如此抗議:『為何我不可以講道呢?我定規要講!』哦!這些都是我們在事奉上的罪。我們中間有誰未曾這樣得罪過神呢!但是感謝神,如果我們承認自己的罪,祂是信實的,公義的,祂必定寬恕赦免我們。――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下六10「於是大衛不肯將耶和華的約櫃運進大衛的城,卻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中。」

俄別以東」俄別以東一名,是「以東之僕」的意思(以東大概是神祇的名稱;參較俄巴底亞=俄別──雅,即「雅(巍)之僕」)。他又稱為迦特人。大衛的近衛是由一群迦特軍人(雇傭兵?)組成(見十五18),這人可能是其中之一。學者一般相信他家是在耶路撒冷附近,但卻沒有證據。──《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1「耶和華的約櫃在迦特人俄別以東家中三個月,耶和華賜福給俄別以東和他的全家。」

         約櫃停在俄別以東的家堙A耶和華就賜福於他的全家。神的祝福乃是以家為單位,不是以一個人為單位。

 

【撒下六12「有人告訴大衛王說:耶和華因為約櫃賜福給俄別以東的家和一切屬他的。大衛就去,歡歡喜喜地將 神的約櫃從俄別以東家中抬到大衛的城裡。」

神賜福給俄別以東,表示祂的忿怒已過,大衛於是歡歡喜喜地將約櫃抬進京城。——《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13「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大衛就獻牛與肥羊為祭。」

 

【撒下六13六步獻祭一次】亞述王亞述巴尼帕將瑪爾杜克的神像歸還到巴比倫時(主前七世紀),沿途每隔兩哩便獻上肥牛一次(亞述城到巴比倫之間約有250哩)。大衛半哩路所獻的祭,數目就與亞述巴尼帕的相同了。經文並無說明祭壇是什麼,遊行的時間有多長。譯作「牛」的字眼是個統稱,公牛母牛都包括在內。摩西五經的禮儀指令之中,並沒有「肥牛犢」的類別(和合本:「肥羊」)。一般假定這時牲畜受特別的喂飼嬌養,好使其肉嫩滑。經文沒有說明這是何種祭禮。──《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3「走了六步」大概作為試驗,看神是否准許約櫃前去。

     「就獻牛與肥羊為祭」作為運送約櫃行程的開始,表示分別為聖,以及感恩(參代上十五26)。——《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14「大衛穿著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

「細麻布的以弗得」祭司穿在外面的無袖短袍,但這種服飾並非祭司專有(參士八27)。

大概大衛極力跳舞時,衣袍掀起,米甲認為他有失君王體統,所以輕視他(參20)。——《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14細麻布的以弗得」以弗得雖然是祭司服裝,大衛卻不一定是扮演祭司角色主持其事。他可能是以懇求者的身分來到主前,和一般崇拜者一樣,而不是以祭司的身分「獻祭」(見下文第17節的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4古時之舞蹈】古代跳舞的證據大部分都和祭儀有關,但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的史料,卻經常描繪為提供娛樂而跳舞的人。節期時的舞蹈大概與現代的土風舞相同,一組人以互相配合的舞步演出。其他時間的舞蹈則比較接近芭蕾舞,演出戲劇或其中一幕。單獨演出的,有包括旋轉、蹲伏、踴躍、蹦跳等的舞蹈,亦有類似現代體操的特技舞步。舞者有時穿著極少的衣物,有時甚至裸體。在祭儀中除了專業跳舞的人外,參與的公務人員(祭司或政府官員)有時亦會跳舞。某個赫人儀式指明王后亦須參與。但現有史籍卻沒有君王跳舞的例證。──《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5「這樣,大衛和以色列的全家歡呼吹角,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上來。」

吹角」本段所指的號角是公綿羊的角。羊角能夠吹奏好幾個不同的音調,但卻不能奏出旋律。因此它的主要用途是在崇拜或戰事中傳送信號。這樂器獨特的外形,是把羊角在熱水中浸軟,把它扭曲壓扁造成的。──《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6「耶和華的約櫃進了大衛城的時候,掃羅的女兒米甲從窗戶裡觀看,見大衛王在耶和華面前踴躍跳舞,心裡就輕視他。」

 

【撒下六17「眾人將耶和華的約櫃請進去,安放在所預備的地方,就是在大衛所搭的帳幕裡。大衛在耶和華面前獻燔祭和平安祭。」

燔祭、平安祭」燔祭通常與祈求有關,要完全燒在壇上(見:利一3-4的注釋)。平安祭是團體性的筵席的基礎,典型用於條約和盟約的確立典禮。進一步資料,可參看:撒母耳記上十8;出埃及記二十四5;利未記三1-5節的注釋。平安祭也在登基典禮(撒上十一)和聖殿奉獻典禮中出現。約櫃的安置儀式可能還與登基慶典同時舉行。參看下一個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7為約櫃搭帳幕】經文並沒有將這帳幕形容為會幕或聖幕,這兩個是西乃山所制定之聖所的專有名稱。迦南的宗教文獻亦提過作為神明居所的帳幕。考古學家在亭拿找到主前十二世紀一個米甸廟帳的遺跡,這帳棚也是幕幔掛在柱子上的形式。設計相仿的活動建築(幔子懸于鑲金的柱子或橫樑之上),早在主前第三千年紀中葉已經在埃及使用,聖用俗用的都有。──《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7登基慶典】杜庫提寧努他一世(主前十二世紀)年間的亞述文獻,形容君王在登基節期時脫去王袍,在神明面前謙卑祈禱,然後重新登基,接受祝福。接著是列隊向寶座遊行,以接受大臣所獻的效忠禮物作結。大衛的慶典與之相似是顯而易見的。本段所慶祝的是耶和華的登基。大衛脫下王袍,以普通祈求者的身分,領隊向覲見室(帳幕)遊行,接著獻上祈求和效忠的祭。根據第21節,更可以推斷這典禮同時重新認可大衛被立為王。亞述文獻又保存了幾個建立王城的記錄(亞述納瑟帕、撒珥根、西拿基立、以撒哈頓)。這些記錄描述神像搬運入城,同時舉行獻祭和宴會(又有音樂),將大量飲食分派給百姓。──《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8「大衛獻完了燔祭和平安祭,就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給民祝福,」

 

【撒下六18給百姓祝福】初民相信祝福自有能力,使之能以成就(咒詛亦然)。祝福通常是在人參加過儀式,離開神殿時由祭司給予的。一句古代近東召請神明賜下看顧和平安的慣用語句,經常出現在烏加列和亞喀得的問安中。此外,西乃半島北部的孔蒂拉特阿吉魯,又發現了一個主前九世紀的大型罎子,上面用希伯來文字漆上了「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的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19「並且分給以色列眾人,無論男女,每人一個餅,一塊肉,一個葡萄餅。眾人就各回各家去了。」

 

【撒下六19給百姓的禮物】這裡所說的餅,是烘制時打過孔的辮狀環形麵包。「棗餅」(和合本:「肉」)是傳統的翻譯;這字只在本段出現,意思不明。譯作「葡萄餅」的美食可以是用任何乾果製成。何西阿書三1指明用的是葡萄乾,但本節並沒有提供這一類資料。它應該是整個壓成方塊或球狀的乾果。──《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20「大衛回家要給眷屬祝福;掃羅的女兒米甲出來迎接他,說: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啊!

 

【撒下六20米甲不滿之處】經文在第16節說米甲看見大衛所做的事(見六14-21的注釋)就輕視他,但要等到本節才解釋得罪了她的是什麼。米甲不滿之處不在有損威嚴的舉止,而在大衛的衣著。上文已經提出兩個理由,解釋大衛為何脫下王袍,穿上細麻布的以弗得之簡單服飾。若在遊行時參加跳舞(見上文六14的注釋),他的衣著更可能與其他舞者相同──往往是極少的衣物。此外,這慶典若是類似登基節期(見上文六17的注釋),則君王的習例是要扮演一般祈求者的角色。由於米甲將他比作「輕賤人」,前者可能才是她的意思。──《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六21「大衛對米甲說:這是在耶和華面前;耶和華已揀選我,廢了你父和你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華面前跳舞。」

 

【撒下六21-22大衛針對米甲的譏笑,指出他雖卑微,但他作王乃出於神的揀選,他不介意米甲的批評,因為百姓明白他跳舞的舉動乃出於對神的虔誠,只會尊敬他。——《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22「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你所說的那些婢女,她們倒要尊敬我。

 

【撒下六23「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

大衛可能自此疏遠米甲,或米甲受到神的懲罰,以致終生不育。——《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六章】大衛的錯在那堜O?乃在他要把神的約櫃接到耶路撒冷去,而與千夫長、百夫長商議(代上十三1)《卻沒有從律法書上查考約櫃到底要怎樣接法。按民四4~15的記載,約櫃是要用利未人抬的。神沒有命令他們用車子來拖拉。放在車上用牛拉,是從非利士人那媥ヮ茠滿C非利士人不懂,神不怪他們。大衛不照著神的命令作,而效法非利士人的行為,這卻是神所不許可的。這給我們看見,凡是在聖經之外找一個新的方法,在神的旨意之外用一個心的方法,來向神發熱心,結果必定不會長久,甚麼都停止了。凡向著神出於一時的高興,是神所不喜悅的。神對於信徒個人的生活和教會堣@切的事,都不許人用肉體去摸,不許人更改祂所定規的。烏撒用手扶約櫃,未嘗不是因為愛護約櫃而發熱心。但這並不是神所喜悅的。神不許可烏撒用肉體的手來扶約櫃,換句話說,神不許可人用肉體來維持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