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八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八11此後大衛攻打非利士人,把他們治服,從他們手下奪取了京城的權柄(原文作母城的嚼環)。」

「大衛攻打」並不一定表示大衛親自出征(參廿一17);他親自率兵的戰役見廿一15-22; 廿三8-39

     「京城的權柄」原文為「母城的嚼環」;指首都。按代上十八1的記載,指迦特及附屬村莊。迦特在當時非利士的五個首邑(書十三3)中占重要地位,因這城的首領在非利士眾領袖中居首。——《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2「又攻打摩押人,使他們躺臥在地上,用繩量一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存留。摩押人就歸服大衛,給他進貢。」

摩押曾有恩於大衛(見撒上廿二3-4),是次攻打摩押的原因經文沒有交代。

「用繩量 ...... 存留」將躺臥在地的人殺了三分之二。——《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2進貢」一個國家或政治實體若征服他國,或是延伸霸權於其事務之上,所導致的結果是臣服的國家需要繳納貢物。貢品可以是貴金屬(照重量計算,或作為飾物或器皿)、農產(收成中可觀的一部分),或人力。這種經濟外流當然不受歡迎,所以往往成為叛亂或戰爭的理由。有關這習例的經外史料十分廣泛。例如亞述君王的年表,通常都列出了所收貢品的總目:撒縵以色三世(主前859-824年)的黑色棱柱碑文,記載了耶戶進貢給亞述的銀、金、鉛、硬木;提革拉毘列色三世(主前744-727年)則從大馬色、撒瑪利亞、推羅等地的藩屬,收到了象皮、象牙、細麻衣服之類的奢侈品。──《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3「瑣巴王利合的兒子哈大底謝往大河去,要奪回他的國權。大衛就攻打他,」

哈大底謝」哈大底謝被形容為利合的兒子,可能表示他和重鎮伯利合有關(見十6)。與大衛同時代的亞述王亞述拉比二世(Ashurrabi II)報稱亞蘭方面形勢極為動盪,亞蘭王試圖向亞述擴張領土。他沒有提及這個亞蘭王的名字,但此人最有可能就是哈大底謝。這名字並不新奇,因為主前九世紀時對抗亞述的亞蘭王,也是這個名字(亞述文獻稱之為阿達德伊德里〔Adad-Idri〕)。──《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3瑣巴」這個舉足輕重的亞蘭王國是在前利巴嫩山脈一帶,貝卡谷北部(奧朗底河南部),往東延伸到荷姆斯(Homs)平原。主前八至七世紀的新亞述記錄曾提及此地。──《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大河」本節所指的地區,最有可能是幼發拉底河(和合本:「伯拉大河」)鄰近艾瑪爾的彎曲之處。按照歷代志上十八章,這場戰事發生在奧朗底河畔的哈馬。和合本「國權」一詞希伯來原文作「手」,這字在其他地方又可以是指大衛在此豎立的石柱或紀念碑,上面刻有王室碑文(撒上十五12;撒下十八18)。第13節描述大衛造了一「名」(和合本:「得了大名」),這是希伯來文中紀念碑的別稱。埃及法老杜得模斯三世(主前十五世紀)曾經誇耀他們在幼發拉底河所豎立的石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4「擒拿了他的馬兵一千七百,步兵二萬;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但留下一百輛車的馬。」

「馬兵一千七百」代上十八4作「馬兵七千」。

    「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巴勒斯坦主要為山地,戰車難派用場。——《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4戰車」敘利亞這時代的戰車設計,與主前九世紀亞述浮雕之中描繪的相同。這些戰車以雙馬負軛拖拉,旁邊另有一至二隻套了輓具的馬。載客的小平臺安裝在後軸之上,車輪木制有輻。乘車者一人負責駕駛,一人則配有弓箭槍矛。二人站于車上,護欄只高及大腿中部。

    砍斷馬的蹄筋,馬不能像今日一樣可以用鎗予以人道毀滅。以色列人用不著馬,也無從照顧牠們。他們當然不願敵方繼續使用這些馬匹。砍斷蹄筋是在跗關節處切斷後跗腱(相等於人類腳跟的跟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4與哈大底謝之戰,大衛據獲多少馬兵?究竟是一千七百(撒下八4)抑或七千(代上十八4)?】

     在哈瑪附近,大衛與瑣巴王哈大底謝對陣,大衛戰勝,捕獲很多俘虜。撒母耳記下八4列出俘擄的數目:「馬兵一千七百,步兵二萬。」但歷代志下十八4卻記載那次戰爭俘擄的數目是:「戰車一千,馬兵七千,步兵二萬。」因為上述兩段經文都是記載同一件事,所以俘擄的數目應該相同。撒母耳記下或歷代志上,兩者之中必定有其一在抄傳上起了錯誤。

         奇裡與德裡茲(Keil and DelitzschSamuelp.360)對這個問題令人有滿意的解釋:文士抄寫撒母耳記下八4時,粗心地忽略了「戰車」(rekeb)這個字。至於第二個數字七千(parasim「騎兵」),應該由文士所根據的原稿的七千減為七百,因為當一個人已寫下一千這個數目時,他不會在記載同一個數目時卻寫成為七千。漏掉戰車(rekeb),可能是一個較早期的文士的錯誤,但到了後來,將七百誤抄成七千,卻可能是一個後期的文士依據那段已訛誤的經文抄寫時,產生連鎖反應所致。但極有可能的是,歷代志上的這段經文是正確的,故應將撒母耳記下的經文修改,使之與歷代志上和諧。──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撒下八5「大馬色的亞蘭人來幫助瑣巴王哈大底謝,大衛就殺了亞蘭人二萬二千。」

  「大馬色」大馬色建於綠洲之上,綠洲水源來自巴拉達河(Barada River),前利巴嫩山脈山麓在其西面,敘利亞沙漠在其東面伸展。它首先出現於主前十五世紀杜得模斯三世的地名總目之中,亞馬拿文獻亦有提及它的名字,但不是重要角色。這城要等到主前九至八世紀與亞述發生衝突時,才嶄露頭角。此地不斷有人居住,因此沒有什麼挖掘的機會,當然也不能為聖經時代提供啟發性的資料。──《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5大馬色的亞蘭人】亞蘭人於主前十一世紀入侵黎凡特(Levant,即地中海東部沿岸諸國及島嶼)。按照楔形文字之文學中其他的案例,亞蘭一名可能原本是這個地區的名字(參舊巴比倫時代之西帕爾安南坦),後來才用來形容當地的居民。現有的證據顯示在主前第二千年紀整段時期之內,亞蘭人都是在幼發拉底河上游一帶居往,首先是以村民和遊牧民族的身分,後來成為政治聯盟的國家。本段經文沒有提及大馬色王,顯示大馬色這時仍未成為本區強權。──《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6「於是大衛在大馬色的亞蘭地設立防營,亞蘭人就歸服他,給他進貢。大衛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設立防營」即派軍駐守。大馬色在當時為重要城市,是穿過敘利亞沙漠貿易路線的終站。——《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7「他奪了哈大底謝臣僕所拿的金盾牌,帶到耶路撒冷。」

「金盾牌」這個希伯來字眼的意思久已湮沒,現代學者相信這是借自亞蘭文的術語,意指弓匣。禮儀用的弓匣亦在後期波斯浮雕中出現。──《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8「大衛王又從屬哈大底謝的比他和比羅他城中奪取了許多的銅。」

比他、比羅他」亞馬拿文獻中提到荷姆斯南面有一個名叫圖比庫(Tubiku)的城市,可能就是本節的提巴(NIV;和合本:「比他」,參:代上十八8)。埃及的行程表中亦有提及此地。比羅他是貝卡谷中,巴力伯克(Baalbek)南面的貝雷坦(Bereitan)。歷代志上十八8的名單提到均(又名庫努〔Kunu〕),這是巴力伯克的古名(大馬色以北差不多五十哩)。──《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9「哈馬王陀以聽見大衛殺敗哈大底謝的全軍,」

「哈馬」赫人王國的首都,位於瑣巴以北,雙方常有爭戰。——《串珠聖經注釋》

哈馬王陀以」哈馬王陀以控制瑣巴以北的地區,瑣巴王國的影響受以色列所抑制,顯然令他十分高興。哈馬(Hamath)除了是奧朗底河畔一個城市(現稱哈瑪〔Hama〕,約在大馬士革以北130哩)的名稱以外,在新亞述記錄中還是國名。陀以只有在聖經中出現,但這名字在胡利語中頗為常見,顯出哈馬這時仍未成為亞蘭城邦之一。──《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0「就打發他兒子約蘭去見大衛王,問他的安,為他祝福,因為他殺敗了哈大底謝。原來陀以與哈大底謝常常爭戰。約蘭帶了金銀銅的器皿來,」

「打發他兒子約蘭」派兒子出使,表示尊敬對方、很有誠意。

 「約蘭」於代上十八10原名哈多蘭 , 易作以色列名字可能是歸順大衛後的事。——《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10~11將貴重金屬分別為聖獻給主】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的意思,是捐獻給殿庫,使之成為受祭司經管,不入王庫的產業。禮儀用的兵器、祭儀用的法器等特選器皿當會得到保存,大部分較小的器皿則會融為金塊。──《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1「大衛王將這些器皿,和他治服各國所得來的金銀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

 

【撒下八11「他治服各國所得來的金銀,都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

大衛雖沒有建造聖殿,卻努力作各樣的準備。所羅門若沒有父親為他收集金銀,他也不能作成建殿的事。所以別人勞苦,我們就享受那成果,建殿的事是神歸功於每個有份的人。當所羅門完成這項工程,神不忘記大衛。獎賞是按各人的工作照比例賜給的。

當我們制仇敵,取得擄物,將這些獻給神,使人得益,這原是美事。大衛可以作得到,我們也可以,在我們失敗與過錯之中,就得著能力,幫助與引導別人。主耶穌受死,就取得死亡與陰間的鑰匙。祂有能力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現在祂長遠活著,為眾人代求(希伯來書七章二十五節)。

本章主要的教訓是預表神的目的,說明外邦人應貢獻建殿的事。所羅門的聖殿預表教會。從各族、各民、各人之中都招集起來,建成靈宮。全世界都要為這聖潔的殿而貢獻,有預備的過程中雖是神秘的,不久必顯露十足的榮耀。讀以色列民族的史事,真是瞭解神的心意,神招聚他們自東自西都一起到祂面前。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八12「就是從亞蘭、摩押、亞捫、非利士、亞瑪力人所得來的,以及從瑣巴王利合的兒子哈大底謝所掠之物。」

 

【撒下八12大衛的控制範圍】大衛王國包括外約但,至少南達亞嫩河。以東領土主要集中在死海西南的地區。大衛以這地區的兩條主要商道為攻打對象。──《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3「大衛在鹽谷擊殺了亞蘭(或作以東。見詩篇60篇詩題)一萬八千人回來,就得了大名。」

「鹽谷」位於死海南部,近別是巴。

   「亞蘭」應為「以東」,鹽谷屬於他的勢力範圍。 ——《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13鹽谷」別是巴和死海中間的米珥幹河是一個可能的地點,但支持這一點的不過是這地的名稱而已。──《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3大衛在鹽谷到底殺了亞蘭抑以東一萬八千人?】

答:按本節記載:「大衛在鹽谷擊殺了亞蘭一萬八千人回來,就得了大名。」在亞蘭下有小字:「或作以東,見詩篇六十篇詩題」。另有二處記載:「亞蘭人就來到以拉他。」(王下十六6)「從海外亞蘭那邊,有大軍來攻擊你。」(代下廿2)在以上三處亞蘭一詞之下,都有小字:「亞蘭原文作以東」。亞蘭就是現今的敘利亞,英文本譯為Syria,其原文是Aram,位於猶大國之北部,而鹽谷是在南部,就是今日之死海區域。大衛怎能在鹽谷擊殺亞蘭人呢?故七十士譯本譯之為以東較為合理。亞蘭在原文音是Aram,以東原文音是Adom,古代的希伯來文沒有母音符號,有時很容易讀錯,為了忠於原文抄本,故多照譯,不過加上小字注明,此外還有記載:「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在鹽谷殺了以東一萬八千人。」(代上十八12)由此更足以證明殺了以東人,確無錯誤。――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下八14「又在以東全地設立防營,以東人就都歸服大衛。大衛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設立防營」在藩屬和所攻取的地方設立防營,容許宗主國擴張補給路線,監視活動,維持控制。防營有糧食和兵器的儲備,駐軍足能平亂,以及應付一切違犯條約的行為。他們亦同樣可以收取貢物,控制行商的活動。──《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5「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又向眾民秉公行義。」

 

【撒下八16「洗魯雅的兒子約押作元帥;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作史官;」

「史官」不獨記錄國家發生的大事,且負責草擬及管理官方的文件。——《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16~18行政官員和組織排名當先的是約押,反映軍隊統帥在政府中處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這是黎凡特的慣例。史官負責管理政府的檔案和檔,可以視作傳令官,甚至今日的新聞秘書。任何人晉見王都須先得他的批准,且兼任司禮官。書記掌理外交公文,在某些方面可與今日的國務卿(外交部長)相比。有人提出這是仿效埃及政府的模式,但仿效物件是迦南政府,也是有根據的說法。──《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7「亞希突的兒子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兒子亞希米勒作祭司長;西萊雅作書記;」

「西萊雅」作書記的,於廿25為示法,王上四3為示沙,代上十八16為沙威沙,大概是同一人有不同的簡稱,或是手抄之誤。——《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17大祭司二人】亞比亞他來自以利一系,以利是從這時代開始就擔任大祭司(見:撒上一3的注釋)。聖經後來指出撒督是亞倫長子以利亞撒的後代(代上六8)。權力轉移在士師時代如何發生並無資料。撒督一脈素來在猶大保有大祭司的權益亦非沒有可能,但這不過是臆測而已。祭司互相競爭在古代近東並不罕見,但通常牽涉不同神祇的祭司。──《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8「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統轄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大衛的眾子都作領袖。」

「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來自地中海的革哩底島,前者為革哩底的土著,與後者同屬愛琴海的「海上民族」。此海上民族的人民有淪為流寇,入侵地中海東岸,即聖經中的非利士人;有充當雇傭兵,作大衛的近身侍衛。

「領袖」可譯作「祭司」。王室履行祭司職分的事例,參六14, 18——《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八18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這些人不是正規軍人,而是以家臣身分服務大衛的雇傭兵。基利提人按考證是來自克里特島的移民。非利士人據信也是來自愛琴海這個區域,與他們有密切關係。比利提人只在這一類經文中出現,與基利提人有關。──《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八18眾子作「領袖」】希伯來文作「祭司」,但問題並沒有表面看來嚴重。利未人雖然蒙派專職負責聖所的一切事務(見:利十10;民十八1-7的注釋),卻沒有經文禁止非利未人擔任其他的祭司事工。(見:出二十八1注釋)。然而隨著時代的進展,與聖所無關的祭司職務漸遭淘汰(見:王下二十三8)。後西乃時代的經文顯示在家庭中有執行祭司事務的跡象(士六24-26,十三19;撒上二十29),並且在古代近東的文化背景中,長子通常有責任執行祭拜祖先的責任(見:民三1的注釋)。掃羅曾經因為參與祭司職務受責,但理由可能不過是違犯規定他和撒母耳各有所司的國法(撒上十25)而已(見:撒上十三8-13的注釋)。大衛的祭司權利可能與在耶路撒冷的傳統角色有關。詩篇一一○4等經文,反映了這種王族祭司傳統的存在。大衛在安置約櫃儀式的參與,可能亦與此有關(上文六14)。──《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