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章拾穗

 

【撒下十1「此後,亞捫人的王死了,他兒子哈嫩接續他作王。」

   〔暫編註解〕第八章12節曾提到大衛與亞捫人和亞蘭人的衝突,第十章記載了這事的詳情。這堣]為大衛的犯罪事件(一一)提供背景。

         王。對觀經文給出了他的名字拿轄(代上19:1)。約在50年前一位名叫拿轄的亞捫統治者曾為佔領基列雅比與掃羅打了一仗(撒上11:1-11)。有可能掃羅時代的拿轄與大衛時代的拿轄是同一個人。作王50年雖然不同尋常但並不是不可想像的。這裡記錄的事件幾乎不可能發生在晚于大衛作王的中期,因為所羅門可能是在大衛通姦並與亞捫人作戰後兩年左右出生的(撒下12:24),當他作王時已經有一個一歲的兒子了(王上11:4214:21)。

         ●「亞捫人」:居於摩押人的東北方,在西元前十三世紀末左右立國,跟以色列一樣。亞捫人跟以色列人有血緣關係創 19:38  2:19 。亞捫的首都是拉巴(今日的安曼)。士師時代亞捫人曾經想要佔領以色列的土地,不過敗在耶弗他手下 士 11:1-33 ,掃羅剛作王的時候可能因為以色列西邊有非利士人的威脅,所以由東方入侵。 撒上 11:1-13

         ●「哈嫩」:字義是「蒙喜愛的」。

         1-5  戰爭事由:戰爭是由亞捫人蓄意挑引的。

         1-19  膺懲亞捫:第10章是大衛犯罪的歷史背景,作為11:1的伏筆,解釋以色列為何和傳統鄰敵亞捫人爆發長期的戰爭。

         本章詳細記述八12已略提的大衛和亞捫及亞蘭人間的爭戰。掃羅王當年曾因基列雅比事件大敗亞捫人(撒上十一111)。

         10:1-12:31  大衛犯罪的詳情:作者詳述大衛犯罪的整個事件作為後人的警戒,他按次分析犯罪的社會環境、引發的動機、經過詳情和事後的掩飾。

         10:1-20:26  大衛幹罪及其牽連:大衛曾犯姦淫殺人大罪,不但有損一世英名,更成為家庭連鎖悲劇的主因。

 

【撒下十2「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於是大衛差遣臣僕,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僕到了亞捫人的境內,」

   〔暫編註解〕此處提到拿轄厚待大衛,暗示掃羅在世之日,大衛與拿轄間可能有一段友誼,甚或訂有友好條約。八章記大衛南征北討,沒有攻打亞捫人的記載。

         “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也許是正當大衛逃亡的時候。

         「拿轄厚待我」:亞捫人拿轄曾與掃羅爭戰(撒上11:1-12),另外大衛被掃羅追殺期間,可能得到亞捫王的保護。

         厚待。如果曾厚待大衛的拿轄就是曾被掃羅擊敗的拿轄(撒上11:1-11)的話,這似乎是可能的(撒下10:1,2),那麼拿轄在大衛逃離掃羅期間待大衛如友就容易理解了。

         ●「拿轄」:字義是「大蛇」。 撒上 11:1-13 記載他曾經在「基列雅比」敗給剛剛作王的掃羅。

         ●「厚待」:「善良」、「慈愛」。這是大衛很喜歡用的字眼。9:1 用來表示他要因為約拿單的緣故「施恩」。不過亞捫王拿轄究竟怎樣善待大衛,聖經中並沒有說明,很可能是大衛躲避掃羅追殺時與拿轄建立不錯的關係。因為拿轄和大衛當時都是掃羅的敵人。

 

【撒下十2大衛對待哈嫩的原意】大衛流亡之時不但有作非利士雇傭兵的時候,更求助於掃羅的敵人亞捫王拿轄。互不侵犯和彼此支援的協定,對大衛拿轄二人都有益處。現存的古代近東條約,大部分都是強國向藩屬索要貢物和其他責任的宗主條約(見以撒哈頓的藩屬條約)。有些條約,如主前十三世紀結束埃及和赫人之間戰爭者,則以「兄弟」形容雙方君主(蘭塞二世和哈圖西利斯三世)間的平等地位。由於條約被視為「永遠」之約,大衛派遣代表與哈嫩更新約定的內容,並沒有反常之處。使臣所遭遇的敵對反應,顯示亞捫人恐怕大衛要將平等協議轉為宗主條約。──《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3「但亞捫人的首領對他們的主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差臣僕來不是詳察窺探,要傾覆這城嗎?

   〔暫編註解〕差人來安慰。大衛曾派遣他的特使帶著友好的意圖去亞捫,但是他的動機卻被錯誤地判斷了。拿轄從未做過大衛的真朋友,而只是因為大衛也是掃羅的一個敵人所以才厚待他。亞捫人憎恨希伯來人,並且輕視對真神的敬拜。現在他們不能理解促使大衛差遣特使來訪的仁慈的真精神。他最好的意圖被誤解了,並且給他的動機加上了虛偽的色彩。亞捫人的首領們所說的話是不真實的,並且一定會引起麻煩。

         ●「尊敬」:「使之得尊重、尊敬、尊榮」。

         ●「詳察窺探」:「四處探勘」、「刺探」。

         ●傾覆「這城」:應該是指亞捫的首都「巴拉」。

 

撒下十3哈嫩給大衛臣子的待遇】大衛使者的鬍鬚被剃去一半(這是象徵性的去勢,延伸將大衛亦包括在內),並且衣服的下半截在大腿部位被割斷,使他們好像奴隸或俘虜一般赤身露體(見:賽二十4)。這些人是使節,理當受到尊重,並且更持有外交豁免權。這種看來像是「惡作劇」的行徑,其實是直接挑戰大衛的勢力和權柄,導致兩國之間的戰火。其代表受「強姦」或象徵式去勢的作為,大衛斷不能視若無睹,不予報復。按照亞述的王室年表(撒珥根二世、西拿基立和亞述巴尼帕),違犯起誓所立的協議,以及武力挑戰亞述的權柄,都是宣戰的正當理由。年表記載的事件雖然不及本段生動,仍然列出了政治上算為挑戰的作為。──《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4「哈嫩便將大衛臣僕的鬍鬚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打發他們回去。」

   〔暫編註解〕鬍子在希伯來人為男性尊嚴的記號。剃去鬍子乃大羞辱,招人嘲笑;要遇喪事舉哀才剃胡(賽十五2)。

         亞拉伯人仍然認為剃掉別人的鬍鬚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當時人蓄鬍鬚是榮譽的象徵,強將鬍鬚剃去是奇恥大辱。將大使衣服割斷致露出下體,同樣損害了他的尊嚴和體統。如此對待外國使節無異是種國際的挑釁行為。

         剃去。這種淩辱不會被以色列輕易接受。身為大使,人身就不受侵犯在列國之中乃是公理。對大衛的使節施加這種無禮的侮辱,亞捫人就是在公開挑戰。有一段時間他們曾警惕於大衛實力的增長,現在可能決定算帳的日子到了。但是他們沒有親自發動對抗,而是通過這一事件,可能企圖要從事一種方針會使人看起來他們是受攻擊被侵犯的一方,以便他們可以要求其鄰邦的同情。

         割斷他們的衣服。大衛的使節顯然穿著長袍。割斷這些外袍的下半截,使穿著者受到羞辱與嘲笑,與剃去他們的鬍鬚是同樣的侮辱。侮辱大使就是侮辱他們所代表的國家。

         ●露出「下體」:「身體底部」、「臀部」、「屁股」。

         ●「鬍鬚」:當時的人認為「鬍鬚是男子性能力的象徵」,因此剃掉一半的鬍鬚,就有「去勢」的意味。

         ●「露出下體」:原文是「直到屁股」或「直到臀部」。

         ◎哈嫩的內閣顯然誤會大衛的好意,不過就算是他們認為大衛不懷好意(這算是合理的懷疑),也不用羞辱使節。這種行為等於是正式宣戰,而由後面的經文看起來,亞捫根本沒有獨力對抗大衛的能力。有時後人為了「面子」會做出很多傻事來。

 

【撒下十5「有人告訴大衛,他就差人去迎接他們;因為他們甚覺羞恥,告訴他們說:可以住在耶利哥,等到鬍鬚長起再回來。

   〔暫編註解〕「耶利哥」:位於亞捫至耶路撒冷中途,是與亞捫接壤邊界上的重鎮。

         住在耶利哥。鬍鬚被認為是必要的尊嚴;否則刮光鬍鬚可能就解決這個問題了。這些人從東邊穿過約旦河就會抵達耶利哥。雖然耶利哥曾被約書亞毀滅了,但是可能有一小群定居者又在著名的耶利哥泉成長起來了(見書6:26)。約一個世紀之後,在亞哈作王期間,耶利哥被伯特利人希伊勒修建了(王上16:34)。

         ●「耶利哥」:字義是「它的月亮」。

         ◎大衛對哈嫩厚道,對他派出去的使節也厚道,還派人去接,還要他們在耶利哥等待羞辱過去,這真是值得我們學習。

 

【撒下十5等鬍鬚長起」鬍鬚是男子性能力的象徵(參較馬里書函中,亞述王桑希阿達德譏笑兒子雅斯馬阿杜〔Yasmah-Addu〕說:「你不是男人──沒有鬍鬚嗎?」)哈嫩此舉所傳達的實質信息,是以色列會失去能力,陷於哀悼,衣服撕裂,鬚髮剃除(見:賽十五2)。這些使節作為大衛的代表,所受的對待令他們極為難堪。大衛自己亦覺受辱,故此,他不讓他們公開露面,直至「損害」看不出來為止。──《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6「亞捫人知道大衛憎惡他們,就打發人去,招募伯利合的亞蘭人和瑣巴的亞蘭人,步兵二萬,與瑪迦王的人一千,陀伯人一萬二千。」

   〔暫編註解〕亞捫人聯合亞蘭(敘利亞)四個城邦的王出兵攻打大衛。亞捫人住在約但河東,亞蘭人住在巴勒斯坦地北的幼發拉底河谷區。

         “亞蘭人”。第十章整章都是指敘利亞人。參看第八章5節的腳註。

         「伯利合」:即8節的利合,參串7

         「瑣巴」:見8:3注。

         「瑪迦」、「陀伯」:在亞捫以北的亞蘭小國,參串910

         招募。根據代上19:6,哈嫩付了1,000他連得銀子雇了馬兵和戰車。花這麼一大筆錢招募軍隊來支持亞捫預示著這場危機的嚴重性。對亞捫人來說,它意味著反對以色列的全面戰爭,企圖要壓碎大衛的軍隊,並且堅決消除希伯來人統治西亞的所有威脅。

         伯利合。字面意義是“街屋。”在8節中稱作“利合”。對觀段落是“美索不達米亞”(代上19:6)。其確切位置不知。

         瑣巴。見撒下8:3的註釋。

         瑪迦王。這個應該譯為“瑪迦的王”(見代上19:7)。兩處的希伯來詞是一樣的。關於它的位置見申3:14;書12:5。它很可能是亞蘭人一個較小的國,因為它只提供了1,000人。

         陀伯人。字面意義是“陀伯的人[或人們]”。這個地點在歷代志的對觀記錄中沒有提到。耶弗他被迫離開基列時曾逃到陀伯(士11:3)。它的位置不確定;可能在基列拉末的東北。

         一萬二千。從陀伯雇來的這12,000人,從伯利合與瑣巴雇來的20,000人,總計就是32,000人。歷代志給出的這個數字是戰車的總數,意思也許是馬兵(代上19:7)。除此之外,歷代志還提到瑪迦“人”,但是沒有給出數目。顯然這32,000雇傭兵是分為戰車、騎兵和步兵的。

         ●「憎惡」:「發臭」、「討厭」的意思。

         ●「招募」:「雇用」。 代上 19:6-7 記載亞捫人用了一千他連得銀子(三萬四千公斤)

         ●「伯利合」:字義是「道上之家」。

         ●「瑣巴的亞蘭」:字義是「意氣高昂:崇高的爭戰」。

         ●「瑪迦」:字義是「壓制」。

         ●「陀伯」人:字義是「好的」。

         10:6 的人數由於用到那個可以當作軍旅單位的「千」,於是學者常常討論這是單位的「千」還是實際的一千人。不過由於招募的金額以及 代上 19:6-15 的記載,一般學者認為這裡的「千」是真實的一千人。

 

撒下十6聯盟小邦小國經常會結盟合作,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覺得有需要增強實力來對付大衛的亞捫人,此時向亞蘭求助。二十分隊的士兵,分別來自敘利亞以色列交界的伯利合(位於胡列穀的但城遺址一帶;見:士十八28),以及貝卡穀北部的瑣巴。杜得模斯三世時的埃及記錄曾經提及前者。有關以色列與亞蘭王哈大底謝的其他衝突,可參看:撒母耳記下八3的注釋。瑪迦也是位於伯利合東南,黑門山以南,約但河東。最後一個軍隊(十二分隊)則來自陀伯(基列地中加利利海東南面十二哩的陀伊貝)。聯軍名單所列的地名自北到南,涵蓋了奧朗底河而至亞捫領土的區域。──《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7「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

   〔暫編註解〕大衛聽見了。亞捫人已經招募了一支強大的軍隊,決心要壓碎大衛。從東方和北方傳來的消息是有廣大無邊的軍隊臨近了以色列邊境,威脅著要終結以色列國。大衛沒有坐著等待直到他的國家被侵略,而是派約押去對付即將來臨的眾軍。

         ●「勇猛的全軍」:「強壯的整個軍隊」。可能表示約押不是帶一般的民兵出戰,而是帶職業軍人出戰。

 

【撒下十7~12戰況】兩個不同的兵團(亞捫人防守自己的城門〔大概是拉巴〕,亞蘭人則在鄰近地區集結),逼使約押將軍隊一分為二,並且與同為司令的亞比篩商討應變計畫,以防以色列軍其中一隊潰敗(參較:代上十九9-13的記載)。他所採取的戰略,顯示敵軍的陣形出乎他意料之外,也沒有足夠的兵力兩面持續作戰。他兩面受敵,形勢雖然危殆,戰略卻似乎有效,至少造成了旗鼓相當的局面。這可能是他沒有乘勝追擊,反而退回耶路撒冷的理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8「亞捫人出來在城門前擺陣;瑣巴與利合的亞蘭人、陀伯人並瑪迦人,另在郊野擺陣。」

   〔暫編註解〕在城門前。進行這次戰役的城市名稱並沒有給出。它可能是拉巴(或拉巴亞捫),亞捫人的京城(見撒下12:26-29的註釋)。拉巴靠近雅博河的源頭,在約旦東邊23英里(36.8公里)。這個地點,現在稱作`Ammân,是約旦國的首都。雇傭軍已經前進到了米底巴(代上19:7),在拉巴西南18英里(28.8公里),耶利哥東南23英里(36.8公里)。亞捫人直接紮營在城前,而他們的盟軍卻分成了幾支軍隊,紮營在距城有一定距離處,那裡的地面更適於機動運用戰車和騎兵。

         10:8-10 顯示約押的行動被敵軍掌握,導致腹背受敵。亞捫人守城,傭兵由後面攻擊以色列人。約押精確的掌握局勢,用少數的精兵對付傭兵,用大量的軍隊對付守城的亞捫人,並約定互相支援。

 

【撒下十9「約押看見敵人在他前後擺陣,就從以色列軍中挑選精兵,使他們對著亞蘭人擺陣。」

   〔暫編註解〕亞蘭的聯軍比亞捫軍強,所以約押要挑選精兵與亞蘭軍作戰。

         擺陣。當約押視察局面時,他發現自己處於在京城前面擺陣的亞捫人之間,並且亞捫人的盟軍在西南。無論他可能進攻哪一支軍隊,都會發現另一支軍隊在他後面。敵軍的這種部署既有優勢又有危險,富有經驗的約押以敏銳的眼目看透了全域。他開始與已經分成兩部分的敵軍作戰。為了防止受到後方的襲擊,他把自己的部隊分成了兩部分,一支攻打亞捫人,另一支攻打他們的盟軍。

         挑選精兵。最好的以色列兵被選出來攻打亞蘭人,因為他們因著戰車和騎兵形成了敵軍的最強部分。約押親自統帥這些精兵。

         910約押將大軍化整為零,兵分兩路同時攻打亞捫與亞蘭人,大敗敵方聯軍(1314節)。

 

【撒下十10「其餘的兵交與他兄弟亞比篩,對著亞捫人擺陣。」

   〔暫編註解〕●「亞比篩」:字義是「我父是耶西」是耶西的孫子, 大衛王的外甥。

 

【撒下十11「約押對亞比篩說:亞蘭人若強過我,你就來幫助我;亞捫人若強過你,我就去幫助你。」

   〔暫編註解〕你就來幫助我。彼此的戰鬥都在附近,約押和亞比篩的軍隊都處於便於彼此幫助的位置,敵軍就不是這樣了。這兩兄弟知道他們可以彼此依賴,並且如果形勢變得十分艱難了,每一方都知道會立即得到幫助。

         10:11 可以看到以色列的軍隊非常團結,兩邊的將領願意互相支援。我們已經看到很多戰史,都是將領為了自保不去援救遭遇危險的友軍,最後被個個擊破。但是以色列軍隊倒是因為彼此信任,就無後顧之憂,可以全力奮勇向前。我們作為別人的友軍,可以讓人家這樣信任自己嗎?

 

【撒下十12「我們都當剛強,為本國的民和 神的城邑作大丈夫。願耶和華憑他的意旨而行。

   〔暫編註解〕“作大丈夫”。即顯示我們是剛強的。

         當剛強。這是一種需要勇氣的局勢。以色列國的存在處於危險之中。一個堅決而強大的敵人正在擺陣反對他們。對約押來說,在兩支敵軍之間帶領他的屬下需要極大的膽量,他可能很容易就會被包圍,於是就會同時受到兩方的攻擊。

         神的。這是耶和華的事業,以色列是神的子民,而巴勒斯坦是神的土地。這是神應許給他們的土地。以色列是為耶和華而戰。

         ●「神的城邑」:原文型態是「陰性複數」,可能是指以色列的城邑,但更可能是指外約旦南部的城邑,如果約押打輸,這些城市立刻會被亞捫聯軍侵佔。

         ●「剛強....作大丈夫」:原文是兩個「奮勇自強」、「奮勇自強」連接在一起。

 

【撒下十13「於是,約押和跟隨他的人,前進攻打亞蘭人,亞蘭人在約押面前逃跑。

 

【撒下十14「亞捫人見亞蘭人逃跑,他們也在亞比篩面前逃跑進城。約押就離開亞捫人那裡,回耶路撒冷去了。」

   〔暫編註解〕亞捫人落敗而逃,約押沒有繼續攻取敵城,可能當時己接近雨季,不宜作戰(參11:1)。

         他們也逃跑。亞捫人的勇氣並不比他們的盟軍大。要是亞蘭人證明得勝了,然後亞捫人才會前進去與亞比篩作戰。但是當亞蘭人逃走時,他們的勇氣也就消失了,他們得勝的希望也隨之消失了。

         進城。他們在城門紮營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萬一局勢反轉他們便可以就地撤退。在這種情況下,而且帶著這種精神,他們不可能會盼望盡其全力。

         約押就回去了。約押把勝利進行到底是不可能的。亞蘭人與他們的馬兵戰車很容易逃脫,而亞捫人也可以得到他們城牆的保護。只有長期高代價的圍攻才能使他們就範。大衛似乎沒準備這樣做。

         ◎約押雖然打勝,但是不知道因為什麼理由沒有乘勝追擊,拿下亞捫人的首都。有人猜測是天氣或者約押判斷他們沒有能力在傭兵的威脅下長久作戰。

 

【撒下十15「亞蘭人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又聚集。」

   〔暫編註解〕亞蘭人不甘失敗,把幼發拉底河他岸的軍隊也調了來,作第二次進攻。從此處所記,亞蘭人似已在大河一帶建立了一個很強大的國家。

         希蘭在約但河東的北方。亞蘭王大概是從首都大馬色揮軍南下的。

         又聚集。約押的勝利並沒有結束這場衝突。以色列軍隊的撤退給了敵軍重新作戰的機會。

         1518 在第二次戰役堙A哈大底謝徵募幼發拉底河外的亞蘭人來支持他們。軍隊在約但河東的希蘭交戰,大衛在那堿陞H色列帶來又一次的勝利。

         15-19  另一場戰役 ── 亞蘭捲土重來:大衛親自出戰再次勇挫敵軍,使他們不敢再當亞捫的雇傭兵。

 

【撒下十16「哈大底謝差遣人,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來。他們到了希蘭,哈大底謝的將軍朔法率領他們。」

   〔呂振中譯〕哈大底謝差遣人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出來;他們到了希蘭,有哈大底謝的將軍朔法在他們前面率領着。

   〔暫編註解〕「大河」:即幼發拉底河。

         「希蘭」:地點不詳。

         哈大利謝。或哈大底謝(見撒下8:3的註釋),瑣巴王(撒下8:3)。

         大河。幼發拉底河。這位亞蘭王因其軍隊所遭受的失敗而悔恨,現在為他自身的利益從事這場戰鬥了。先前亞蘭人只是作為受雇的援軍,但是現在他們決心要作戰以便恢復他們所喪失的聲望了。哈大底謝的影響力超過了幼發拉底河,進入了後來顯然屬於亞述的領域,並且從那裡調集了軍隊來支持他的兵力。

         希蘭。約旦東邊某處的一座城(17節),但是其確切位置不知。它可能被認為是阿力瑪(瑪加比上5:26),現在是`Alma,在浩蘭地區,加利利東部,或者在靠近雅博的埃蘭姆。

         ●「哈大底謝」:字義是「哈大是幫助」。

         ●「希蘭」:字義是「堅固防守」。位於約旦河東的、幼發拉底河以西的基列地。

         ●「將軍」:「軍隊領袖」。

         ●「朔法」:字義是「擴張」。

 

【撒下十16「哈大底謝差遣人,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來。他們到了希蘭,哈大底謝的將軍朔法率領他們。」

希蘭」這個城市或地區的確實位置不明,但大概是在外約但北部,大馬色和哈馬之間(結四十七16的異文支持這一點)。哈大底謝從幼發拉底河對岸召來的軍隊,可以逼近到這個足以對大衛控制本區構成威脅的地方集結。差不多一千年以前,埃及的碎陶咒詛文獻曾經提及這個地方,但對於確定其位置並無幫助。──《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17「有人告訴大衛,他就聚集以色列眾人,過約旦河,來到希蘭。亞蘭人迎著大衛擺陣,與他打仗。」

   〔暫編註解〕聚集以色列眾人。這是大衛作王時最嚴重的一次危機。以色列受到了毀滅的威脅。撒但在影響著列國發動這次進攻為要毀滅以色列。為應付這局勢,大衛親自統帥他的軍隊,並且集合了全國的力量。

 

撒下十17戰線軍隊通常是取地勢之利和按己方武器方面的優勢而佈陣。經文顯示亞蘭將軍朔法有戰車,又有步兵。步兵是由五十夫長率領,作密集隊形擺列,前排是拿盾的槍手,緊貼他們後面的是弓箭手和投石兵。雙方軍隊接戰時,使用板斧和匕首肉搏。戰車通常部署在兩翼,使之有靈活運作的餘地。──《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18「亞蘭人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大衛殺了亞蘭七百輛戰車的人,四萬馬兵,又殺了亞蘭的將軍朔法。」

   〔暫編註解〕“七百輛戰車”在《代上》十九18記同一事作“七千輛。”以當時軍隊資源,七千戰車極不可能,應屬抄寫之誤。抄錄經文的錯誤大半為古卷殘破難以辨認所致。

         “七百”。大概是抄寫上的錯誤,這媕釦@七千(比較代上一九18)。

         四萬馬兵。代上19:18說是“四萬步兵。”此處沒有本質上的矛盾,因為馬兵和步兵都包括在那些被殺的人之內。撒母耳記的作者著重于馬兵而歷代志的作者著重于步兵。兩種兵都在場並且兩種兵都是主力。這是一場決定性的敗北,使得大衛的仇敵在大衛作王的餘下時間沒有復原,在所羅門作王的期間也沒有復原。

         殺了朔法。那時候將軍是與他們的士兵一同作戰的,他們本人受著同樣的危險並且經常遭受同樣的命運。亞哈就是這樣在與亞蘭人作戰時被殺死的(王上22:34-37),約西亞也是這樣在米吉多被埃及王尼哥殺死的(王下23:29)。

         ●「七百」輛戰車: 代上 19:18 記載是「七千」。

         ●「四萬馬兵」:一般認為應該是「四萬步兵」。

         ◎馬索拉經文和七十士譯本的一種記載 七百戰車、四萬馬兵;敘利亞譯本記載一千七百戰車、四千馬兵和許多步兵;七十士譯本某類抄本記載七百馬兵、四萬步兵代上 19:18 ;約瑟夫的猶太古史記載 七千戰車、四萬步兵。

         8:3-8 大衛已經跟亞蘭領袖哈大底謝打過一次仗,這次看起來是另外一次。

 

【撒下十19「屬哈大底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以色列人和好,歸服他們。於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

   〔暫編註解〕亞蘭大軍不敵,向以色列國臣服。大衛至此已完全控制約但河東西兩岸之地。當時在“彎月形肥沃地帶”的諸國和南方埃及及其他諸國通商,須經過巴勒斯坦。這些地方全在大衛王的管治下,成為以色列國在大衛、所羅門時代富強的一個地理因素。

         屬哈大底謝的。從這句話可以略知哈大利謝(哈大底謝)的大權柄。這些曾向哈大利謝進貢的附屬國現在轉而效忠于大衛並向他進貢了。神曾通過亞伯拉罕(創15:18)和摩西(申11:24)預言過以色列的統治會延伸到幼發拉底河,這些預言現在應驗了。以色列已經成了四圍列國要認真對付的一個強大勢力。曾擺陣與以色列作對的國家已經被制服了,並且要壓碎大衛的努力只是增強了他的能力和聲望而已。沒有任何對準神或神的子民的武器能成功。可能會有考驗與艱難的時期,但神的聖工卻必在每一考驗中顯出勝利。

         亞蘭人不敢。大衛是成功的,因為他信靠的遠遠不止人力。亞捫曾尋求來自亞蘭的幫助,但是大衛尋求來自神的幫助。神的百姓可能會想他們有時必須倚靠世界的能力與影響以便成功地完成他們的任務。但是他們常常是通過與世界不聖潔的聯盟使自己的意圖遭到失敗。當以色列初次面對強國大聯合的列陣攻擊時,許多人的心都充滿了恐懼,但是當鬥爭結束時,以色列的敵人就有理由恐懼了。亞蘭人發現在幫助亞捫人反對以色列的努力中,他們從事的是一場沒有希望的戰鬥,與神作戰。

         ●「歸服」:「以臣民的身分來服事」。

         ◎主子打敗了就換主子,這算是很平常的國際政治,小國要求生存,自然就得如此。這時大衛王朝正處於穩定而強盛的高峰期。

 

撒下十19以色列的附庸國】戰場上的興衰導致政治聯盟上的改變,在古代近東並不罕見。隨著亞蘭的兵敗,很多本來向哈大底謝宣誓效忠的村鎮,都轉而支持大衛,向他進貢。以撒哈頓的藩屬條約和大部分亞述君王的戰事記錄,都可以找到這作法的對應例證。但不要以為大衛能夠完全而徹底地號令外約但的北部地方。戰場上一日得來的強制支持,只需稍露弱點,便會煙消雲散。──《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思想問題(第10章)】

 1 亞捫王哈嫩誤聽讒言,向大衛恩將仇報。今日你會否為了本身安危而冤枉他人,甚至傷害你的「假想敵人」?大衛怎樣應付哈嫩的侮辱?你又如何應付別人對你的誤會或攻擊?

 2 「約押是一個英勇而臨危不亂的戰士」,這給今日教會領袖什麽提醒?你同意嗎?他的成功秘訣是什麽?參9-14節。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