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十1「此後,亞捫人的王死了,他兒子哈嫩接續他作王。」

 

【撒下十2「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於是大衛差遣臣僕,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僕到了亞捫人的境內,」

「拿轄厚待我」亞捫人拿轄曾與掃羅爭戰(撒上十一1-12),另外大衛被掃羅追殺期間,可能得到亞捫王的保護。——《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2大衛對待哈嫩的原意】大衛流亡之時不但有作非利士雇傭兵的時候,更求助於掃羅的敵人亞捫王拿轄。互不侵犯和彼此支援的協定,對大衛拿轄二人都有益處。現存的古代近東條約,大部分都是強國向藩屬索要貢物和其他責任的宗主條約(見以撒哈頓的藩屬條約)。有些條約,如主前十三世紀結束埃及和赫人之間戰爭者,則以「兄弟」形容雙方君主(蘭塞二世和哈圖西利斯三世)間的平等地位。由於條約被視為「永遠」之約,大衛派遣代表與哈嫩更新約定的內容,並沒有反常之處。使臣所遭遇的敵對反應,顯示亞捫人恐怕大衛要將平等協議轉為宗主條約。──《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3「但亞捫人的首領對他們的主哈嫩說:大衛差人來安慰你,你想他是尊敬你父親嗎?他差臣僕來不是詳察窺探,要傾覆這城嗎?

 

撒下十3哈嫩給大衛臣子的待遇】大衛使者的鬍鬚被剃去一半(這是象徵性的去勢,延伸將大衛亦包括在內),並且衣服的下半截在大腿部位被割斷,使他們好像奴隸或俘虜一般赤身露體(見:賽二十4)。這些人是使節,理當受到尊重,並且更持有外交豁免權。這種看來像是「惡作劇」的行徑,其實是直接挑戰大衛的勢力和權柄,導致兩國之間的戰火。其代表受「強姦」或象徵式去勢的作為,大衛斷不能視若無睹,不予報復。按照亞述的王室年表(撒珥根二世、西拿基立和亞述巴尼帕),違犯起誓所立的協議,以及武力挑戰亞述的權柄,都是宣戰的正當理由。年表記載的事件雖然不及本段生動,仍然列出了政治上算為挑戰的作為。──《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4「哈嫩便將大衛臣僕的鬍鬚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衣服,使他們露出下體,打發他們回去。」

當時人蓄鬍鬚是榮譽的象徵,強將鬍鬚剃去是奇恥大辱。將大使衣服割斷致露出下體,同樣損害了他的尊嚴和體統。如此對待外國使節無異是種國際的挑釁行為。——《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5「有人告訴大衛,他就差人去迎接他們;因為他們甚覺羞恥,告訴他們說:可以住在耶利哥,等到鬍鬚長起再回來。

「耶利哥」位於亞捫至耶路撒冷中途,是與亞捫接壤邊界上的重鎮。——《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5等鬍鬚長起」鬍鬚是男子性能力的象徵(參較馬里書函中,亞述王桑希阿達德譏笑兒子雅斯馬阿杜〔Yasmah-Addu〕說:「你不是男人──沒有鬍鬚嗎?」)哈嫩此舉所傳達的實質信息,是以色列會失去能力,陷於哀悼,衣服撕裂,鬚髮剃除(見:賽十五2)。這些使節作為大衛的代表,所受的對待令他們極為難堪。大衛自己亦覺受辱,故此,他不讓他們公開露面,直至「損害」看不出來為止。──《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6「亞捫人知道大衛憎惡他們,就打發人去,招募伯利合的亞蘭人和瑣巴的亞蘭人,步兵二萬,與瑪迦王的人一千,陀伯人一萬二千。」

「伯利合」即8節的利合,參串7

   「瑣巴」見八3注。

   「瑪迦」、「陀伯」在亞捫以北的亞蘭小國,參串910——《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6聯盟小邦小國經常會結盟合作,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覺得有需要增強實力來對付大衛的亞捫人,此時向亞蘭求助。二十分隊的士兵,分別來自敘利亞以色列交界的伯利合(位於胡列穀的但城遺址一帶;見:士十八28),以及貝卡穀北部的瑣巴。杜得模斯三世時的埃及記錄曾經提及前者。有關以色列與亞蘭王哈大底謝的其他衝突,可參看:撒母耳記下八3的注釋。瑪迦也是位於伯利合東南,黑門山以南,約但河東。最後一個軍隊(十二分隊)則來自陀伯(基列地中加利利海東南面十二哩的陀伊貝)。聯軍名單所列的地名自北到南,涵蓋了奧朗底河而至亞捫領土的區域。──《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7「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

 

【撒下十7~12戰況】兩個不同的兵團(亞捫人防守自己的城門〔大概是拉巴〕,亞蘭人則在鄰近地區集結),逼使約押將軍隊一分為二,並且與同為司令的亞比篩商討應變計畫,以防以色列軍其中一隊潰敗(參較:代上十九9-13的記載)。他所採取的戰略,顯示敵軍的陣形出乎他意料之外,也沒有足夠的兵力兩面持續作戰。他兩面受敵,形勢雖然危殆,戰略卻似乎有效,至少造成了旗鼓相當的局面。這可能是他沒有乘勝追擊,反而退回耶路撒冷的理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8「亞捫人出來在城門前擺陣;瑣巴與利合的亞蘭人、陀伯人並瑪迦人,另在郊野擺陣。」

 

【撒下十9「約押看見敵人在他前後擺陣,就從以色列軍中挑選精兵,使他們對著亞蘭人擺陣。」

 

【撒下十10「其餘的兵交與他兄弟亞比篩,對著亞捫人擺陣。」

 

【撒下十11「約押對亞比篩說:亞蘭人若強過我,你就來幫助我;亞捫人若強過你,我就去幫助你。」

 

【撒下十12「我們都當剛強,為本國的民和 神的城邑作大丈夫。願耶和華憑他的意旨而行。

 

【撒下十12「願耶和華憑祂的旨意而行。」】

以色列現在面臨戰爭的危機,在人看來,約押是無法應付與把持的。但是他竭盡所能,也鼓勵人有勇氣盡力而為,然後敬虔地將這事交給萬軍之耶和華。

在我們生命中有時也會落到這樣艱困的境地。一萬人究竟無法對付兩萬的敵軍。我們的心力都無濟於事,除了到神面前求告之外,又有什麼辦法?神才會行動,人的幫助是徒勞無功的。

個人的感受——當忍耐用盡了,最後的存糧也取竭了。試煉已使人到了盡頭。鐵門緊閉,防守嚴密,根本無法逃脫。仰望神,祂必使你得著幫助。

事奉的經歷——我們常以為成功的力量有了把握,才可有實際的行動。但是神只要我們的忠心,在他面前端正,神會負一切的責任。

爭戰的能力——善與惡的爭戰是無盡的,但是另有一種爭戰的能力,不是可以眼見的。那股軍力是神自己率領的。仇敵的激流沖來,但主的靈卻樹起旗幟。耶書侖的神必自天而降,來幫助你。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十13「於是,約押和跟隨他的人,前進攻打亞蘭人,亞蘭人在約押面前逃跑。

 

【撒下十14「亞捫人見亞蘭人逃跑,他們也在亞比篩面前逃跑進城。約押就離開亞捫人那裡,回耶路撒冷去了。」

 

【撒下十15「亞蘭人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又聚集。」

 

【撒下十16「哈大底謝差遣人,將大河那邊的亞蘭人調來。他們到了希蘭,哈大底謝的將軍朔法率領他們。」

希蘭」這個城市或地區的確實位置不明,但大概是在外約但北部,大馬色和哈馬之間(結四十七16的異文支持這一點)。哈大底謝從幼發拉底河對岸召來的軍隊,可以逼近到這個足以對大衛控制本區構成威脅的地方集結。差不多一千年以前,埃及的碎陶咒詛文獻曾經提及這個地方,但對於確定其位置並無幫助。──《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17「有人告訴大衛,他就聚集以色列眾人,過約旦河,來到希蘭。亞蘭人迎著大衛擺陣,與他打仗。」

 

撒下十17戰線軍隊通常是取地勢之利和按己方武器方面的優勢而佈陣。經文顯示亞蘭將軍朔法有戰車,又有步兵。步兵是由五十夫長率領,作密集隊形擺列,前排是拿盾的槍手,緊貼他們後面的是弓箭手和投石兵。雙方軍隊接戰時,使用板斧和匕首肉搏。戰車通常部署在兩翼,使之有靈活運作的餘地。──《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18「亞蘭人在以色列人面前逃跑。大衛殺了亞蘭七百輛戰車的人,四萬馬兵,又殺了亞蘭的將軍朔法。」

 

【撒下十19「屬哈大底謝的諸王,見自己被以色列人打敗,就與以色列人和好,歸服他們。於是亞蘭人不敢再幫助亞捫人了。」

 

撒下十19以色列的附庸國】戰場上的興衰導致政治聯盟上的改變,在古代近東並不罕見。隨著亞蘭的兵敗,很多本來向哈大底謝宣誓效忠的村鎮,都轉而支持大衛,向他進貢。以撒哈頓的藩屬條約和大部分亞述君王的戰事記錄,都可以找到這作法的對應例證。但不要以為大衛能夠完全而徹底地號令外約但的北部地方。戰場上一日得來的強制支持,只需稍露弱點,便會煙消雲散。──《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