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五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十五1「此後,押沙龍為自己預備車馬,又派五十人在他前頭奔走。」

車馬」車馬和五十名扈從可能是官方語言,代表君王或其繼位者的地位。車以雙馬負軛拖拉,旁邊另有一至二隻套了輓具的馬。載客的小平臺安裝在後軸之上,兩個車輪木制有輻。乘車者一人負責駕駛,一人則配有弓箭槍矛。二人站于車上,護欄只高及大腿中部。本節字眼所指的,是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皆有使用之禮儀用車。這是當代最豪奢的交通工具,通常包了金子,又鑲滿了天青石等各種寶石。

「五十人奔走」這些在車前奔走的人,負責宣告君王和王子的來臨,以及作他的護衛。赫人文獻描述神明跑在君王車前,領他戰勝。跑在君王車前之人擔任徒步傳令兵之職。五十人是正規軍的單位。押沙龍的扈從有如此數目,也顯示他有尉級的軍階。他無論身往何處,這五十個引人注目的士兵,都顯然是他自居為太子的憑據。──《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2「押沙龍常常早晨起來,站在城門的道旁,凡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押沙龍就叫他過來,問他說:你是哪一城的人?回答說:僕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

 

【撒下十五2 <syncBible ref=撒下15:2>押沙龍為甚麼選擇常常出現在城門的道旁?】

    城門的道旁就像市政廳兼購物中心之地。耶路撒冷是首都,地方官員與中央政府的首領每天在那裡相遇,處理業務與政務。城門口也是辦事的好地方,因為政治和經濟等事務需要有見證人才能合法,而出入這城的人皆要從城門經過,人流不斷。商人在城門附近支搭帳棚經營生意,也是為此。押沙龍站在那裡,暗中贏得以色列首領和百姓的心。──《靈修版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2~6押沙龍博取民心】有意取代父王之位的王子,都必然會公開批評政府中的貪污和瀆職行為,試圖損害王者的威信。例如烏加列王凱雷特的兒子,就譴責說他不聽寡婦、窮人、受欺壓者的案件。押沙龍所採取的也是同樣的計策。趁著大衛領導能力不及(未能任命審判官),和北方支派日益動盪,乘虛而入。除了向他們描述自己會怎樣秉公行義以外,押沙龍又以平民百姓自居,不容求助者向他叩拜,反以親嘴相待,視之為平輩或朋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3「押沙龍對他說:你的事有情有理,無奈王沒有委人聽你伸訴。

 

【撒下十五4「押沙龍又說:恨不得我作國中的士師,凡有爭訟求審判的,到我這裡來,我必秉公判斷。

 

【撒下十五5「若有人近前來要拜押沙龍,押沙龍就伸手拉住他,與他親嘴。」

 

【撒下十五6「以色列人中,凡去見王求判斷的,押沙龍都是如此待他們。這樣,押沙龍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暗中得了 ...... 的心」或作押沙龍騙了百姓,參創卅一20, 26——《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7「滿了四十年(有作四年的),押沙龍對王說:求你准我往希伯侖去,還我向耶和華所許的願。」

 

【撒下十五7押沙龍結民謀叛究竟是在滿了四十年抑四年?】

答:本章是記載大衛之子押沙龍巴結眾民叛王謀位的事,在本節提到說是「滿了四十年」,下有小字「有作四年的」,因此發生了問題。究竟是四十年抑四年?按照英文聖經的注釋,是以多數的希伯來原文抄本為四十年,這樣的演算法,乃是始自大衛被先知撒母耳膏立的日子,    「撒母耳就用角裡的膏油,在他諸兄中膏了他,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撒上十六13)。至於大衛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共四十年(代上廿九2627),前說到滿了四十年,這必不是在大衛為王的最後一年。按照年曆表計算,押沙龍造反是在主前一○二三年,大衛之終是在主前一○一五年,乃是在押沙龍事件後八年。我們須注意小字中之「有」字,意思是指有些古抄本,例如敘利亞、亞拉伯文,以及猶太史家約瑟弗的記述是四年,這四年乃自押沙龍被大衛王恩准他返居耶路撒冷,在頭兩年他沒有見王(撒下十四28);至被王接見後,他就叛變造反了。由上觀之,這裡所說的四十年或四年,都是沒有錯誤。當初譯經家,為要忠於各種抄本,所以加上小字附注,以勳讀者用心研究而已。――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下十五7~10希伯侖】押沙龍在希伯侖(耶路撒冷東南19哩)登基在政治上十分高明。此地除了是列祖墳墓麥比拉洞的所在地以外,尚是大衛作猶大王之時的京城。押沙龍在此顯示他與盟約和大衛原本之權力中心的關係。此地與耶路撒冷有相當的距離,使他能夠避免干預,以及集結部隊進軍首都。──《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7~10「四十年」七十士譯本,拉丁譯本均作「四年」,大概從押沙龍回國算起或從大衛完全原諒算起(十四33)。

「往希伯侖 ...... 許的願」希伯侖雖不再是首都,但由於它是大衛登基的地方,仍不失其重要性,故押沙龍暫選擇此城作其造反基地。——《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8「因為僕人住在亞蘭的基述,曾許願說:耶和華若使我再回耶路撒冷,我必侍奉他。

 

【撒下十五8~9還願】古代近東大部分文化,都有關乎許願的資料。這些文化包括了赫人、烏加列、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後者資料最少)。願是主動與神明建立的協議,通常是有條件的,並同時向神明作出祈求。許願是崇拜者召請神明同作協議的宗教行動,故此不得違背,免得惹起神明不悅。這可能是大衛應允押沙龍請求的理由,雖然這時離他許願,已經相隔六年之久。──《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9「王說:你平平安安地去吧!押沙龍就起身,往希伯侖去了。」

 

【撒下十五10「押沙龍打發探子走遍以色列各支派,說:你們一聽見角聲就說:押沙龍在希伯侖作王了。

角聲」號筒和羊角可以在戰時用作傳信號的工具,也可以在慶典之中,預備作出重要公佈,或君王登基之時吹奏。羊角能夠吹奏好幾個不同的音調,但卻不能奏出旋律。因此,它的主要用途是傳信號。這樂器獨特的外形,是把羊角在熱水中浸軟,把它扭曲壓扁造成的。有證據證實在晚銅器時代(這個時代),埃及在軍事和宗教上,都使用號筒發信號。他們據信是吹奏長短號聲作為預定的密碼。

   在希伯侖作王」大衛在遷都耶路撒冷之前,曾經在希伯侖作王七年。押沙龍依照這個王朝傳統,在希伯侖自立為王。叛亂因此可以有更大的正當性,可以有充分的證據,證明他得到猶大和北方支派雙方的支持。希伯侖位於猶大山地的中央,是當地最重要的城鎮之一。它大約在耶路撒冷南面二十哩。進一步資料,可參看二章1節的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11「押沙龍在耶路撒冷請了二百人與他同去,都是誠誠實實去的,並不知道其中的真情。」

「二百人」這些人大概是顯赫家族的成員,深具影響力。他們以為只是應邀赴獻祭的筵席,誰知被押沙龍利用作為宣傳;他們若變節,就更助押沙龍一臂之了。——《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12「押沙龍獻祭的時候,打發人去將大衛的謀士基羅人亞希多弗,從他本城請了來。於是叛逆的勢派甚大,因為隨從押沙龍的人民,日漸增多。」

獻祭」這些祭和撒母耳記上十8一樣,很可能也是最通用的祭之二:燔祭和平安祭。前者經常與祈求有關,後者則在節日喜慶時,提供在主面前進行團體性筵席的機會。獻祭的宗旨應當是王權的創立,甚或針對大衛的軍事行動。一方面祈求神的祝福,另一方面則是預備押沙龍與出席者設立聯盟的筵席。

「亞希多弗」大衛的首席顧問之一亞希多弗,在此初次出現。十一章3節的注譯提到過他可能是拔示巴的祖父。在王權若非承襲就是在戰場贏取的王國中,顧問對於提供老練、明智、得體的策略和見解,有莫大的幫助。這些人經常被冠以大臣、首相、王室管家等職銜,負起王國行政的很多重責。這時代的以色列君王還未設立這些職位,亞希多弗亦從無出現于他大臣的名單中,然而他身為王的參謀,必曾參與這些事務。

「基羅」雖然有些學者將亞希多弗的家鄉,考證為希伯侖西北五哩的賈拉廢墟(Khirbet Jala),它可能是在西南面一點,接近底璧的位置。這城是猶大支派的屬地(書十五51)。──《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13「有人報告大衛說:以色列人的心都歸向押沙龍了。

 

【撒下十五14「大衛就對耶路撒冷跟隨他的臣僕說:我們要起來逃走,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要速速地去,恐怕他忽然來到,加害於我們,用刀殺盡合城的人。

 

【撒下十五15「王的臣僕對王說:我主我王所定的,僕人都願遵行。

 

【撒下十五16「於是王帶著全家的人出去了,但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

妃嬪看守宮殿」君王的婚姻往往是他權力的反映,也是政治或經濟聯盟的代表。由於這些婚姻是以國家名義建立,王位易手之時,新王有責任接管舊王禁宮。如此條約的履行才不會有中斷的現象。大衛所留下的妃嬪可能來自耶布斯人(見五13)或希伯侖支持押沙龍的家族。──《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17「王出去,眾民都跟隨他,到伯墨哈,就住下了。」

   「到伯墨哈,就住下了」可譯作:在稍遠的地方就停下來了。這地大概在耶京東面邊緣,靠近汲淪溪(參23)。——《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18「王的臣僕都在他面前過去。基利提人、比利提人,就是從迦特跟隨王來的六百人,也都在他面前過去。」

基利提人、比利提人、迦特人」這些人不是正規軍人,而是以家臣身分服務大衛的雇傭兵。基利提人按考證是來自克里特島的移民。非利士人據信也是來自愛琴海這個區域,與他們有密切關係。比利提人只在這一類經文中出現,與基利提人有關。跟隨王來的迦特人可能是大衛作迦特王亞吉屬下時的軍旅(撒上二十七1-12),但也有可能不過是他登基後所組成的侍衛隊。這些軍人似乎全部都是非利士人或克裡特人。至於大衛撤出耶路撒冷時,所能召集的軍隊只有這些特種雇傭部隊(見:撒下八18),還是他們不過是軍團的一部分,經文並沒有交代清楚。──《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19「王對迦特人乙太說:你是外邦逃來的人,為什麼與我們同去呢?你可以回去,與新王同住,或者回你本地去吧!」

 

【撒下十五20「你來的日子不多,我今日怎好叫你與我們一同飄流、沒有一定的住處呢?你不如帶你的弟兄回去吧!願耶和華用慈愛誠實待你。

 

【撒下十五21「乙太對王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又敢在王面前起誓,無論生死,王在哪裡,僕人也必在那裡。

 

【撒下十五22「大衛對乙太說:你前去過河吧!於是迦特人乙太帶著跟隨他的人,和所有的婦人孩子,就都過去了。」

 

【撒下十五23「本地的人都放聲大哭,眾民盡都過去。王也過了汲淪溪;眾民往曠野去了。」

 

【撒下十五23地理概況】大衛朝東出離耶路撒冷,橫越汲淪溪穀前往隔著山谷與耶路撒冷遙遙相對的橄欖山。他接而沿著耶路撒冷通往耶利哥的大道,朝東北方向巴戶琳前進,穿越經文稱為曠野的地區,直達約但河谷。他最後會在耶利哥的渡口橫渡約但河,北上瑪哈念。──《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城中百姓對大衛的離去依依不捨。 「眾民」跟隨大衛的人。

「過了汲淪溪。眾民往曠野去了」他們走的路是過汲淪溪翻過橄欖山(見30)下耶利哥及約但河谷。——《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24「撒督和抬 神約櫃的利未人也一同來了,將 神的約櫃放下。亞比亞他上來,等著眾民從城裡出來過去。」

 

【撒下十五24~25約櫃的角色】攜同約櫃是合理的一步,約櫃代表耶和華的臨在,因此被視為具有極大法力之物(有關約櫃在戰爭中意義的討論,見:撒上四3-7的注釋)。然而大衛卻能看出自己若是被神離棄,約櫃不但對他毫無幫助,可能更會構成危險。此外,將約櫃留在耶路撒冷對他可能還有利益,因為它能掩護撒督、亞比亞他,和眾祭司的間諜活動(撒下十五\cs1635-36,十七15-16)。──《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24-29通常大衛軍隊出征必有約櫃同往,這次大衛棄城而逃,約櫃自然也跟隨著他。但對大衛來說,約櫃是否在身邊不是得勝關鍵,至要緊是神的旨意。另一方面,約櫃留在京城有實際的功用,侍候的祭司可作內應,俟機通風報信。——《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25「王對撒督說:你將 神的約櫃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他必使我回來,再見約櫃和他的居所。」

 

【撒下十五25~26試驗神的恩寵】以色列人相信從人生際遇的順逆,就能看出他是否蒙神恩寵。因此大衛王被逐出耶路撒冷,幾乎可以被形容為神明的裁判。他的話顯示他寧可將事情交托給神。大衛沒有忘記十二章10-12節中拿單的判語,也不能肯定這些事件是否對他罪行的審判。大衛所靠的是撒督先見之能,從耶和華處得悉他至終的命運(參較掃羅所用的,則是隱多珥的交鬼婦人;撒上二十八3-8)。馬里一個先知文獻警告將有叛亂,並且說明君側必須多有可靠的臣僕。大衛希望聽到的,可能是這一類的信息。──《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26「倘若他說,我不喜悅你,看哪,我在這裡,願他憑自己的意旨待我。

 

【撒下十五26「我在這裡,願祂憑自己的意旨待我。」】

這是因盼望而有的忍耐。我們容易自以為是,照我們自己的想法,來控制別人的事,但是年月過去,我們的驕傲也失去了,我們不再有早年的銳氣,那時我們才願意將自己交托給父:我在這裡,願祂憑自己的意旨待我。

以撒在亞伯拉罕手中也是這樣被動,主對父神說:神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這就是馬利亞怎樣被稱為最有福的,因為她回答天使的話就很類似。保羅受人勸阻去耶路撒冷,但是他願遵照主的旨意,將生死置於度外。

神常藉著環境訓練我們,有時甚至利用惡人的計謀,成就祂的目的。祂的旨意甚至藉著猶大,將杯帶到我們唇邊。我們若常願甘心順從主的旨意,對他說:我在這裡。我們不看惡人的謀算,只仰望那無量愛我們的主。凡祂所許可的都是好的,甚至離家流浪,遭受示每咒駡,心中哀慟流淚痛哭。凡神所許可或命定的,都有美意。大衛有許多苦難,但都蒙神搭救。他學會了功課,管教的杖就停止了。神的恩慈決不離開。你在神的手裡,祂必帶領你,向你指示那永存的城。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十五27「王又對祭司撒督說:你不是先見嗎?你可以安然回城。你兒子亞希瑪斯和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都可以與你同去。」

 

【撒下十五28「我在曠野的渡口那裡,等你們報信給我。

「曠野渡口」所指的,是耶利哥附近可涉水渡河的地點,距離耶路撒冷約有一天的行程。與其踏出完全離開王國之象徵性的一步,大衛計畫在約但河西岸,距離流入死海之河口約四哩處紮營。他可以在此休息,等待耶路撒冷形勢如何發展的消息(見:撒下十七16)。──《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29「於是撒督和亞比亞他將 神的約櫃抬回耶路撒冷,他們就住在那裡。」

 

【撒下十五30「大衛蒙頭赤腳上橄欖山,一面上一面哭。跟隨他的人也都蒙頭哭著上去。」

蒙頭、赤腳而哭是悲傷、舉哀的表現。(見斯四1; 結廿四17——《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30橄欖山」古代地名所指的是如今已不復存在的地標或小徑,是時常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本節的地名可能是指橄欖山(見:亞十四4),但也有可能是指橄欖山三個山脊中一個山腰上通往東北的一條路徑。距離耶路撒冷城牆不到一哩。──《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31「有人告訴大衛說:亞希多弗也在叛黨之中,隨從押沙龍。大衛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使亞希多弗的計謀變為愚拙。

 

【撒下十五32「大衛到了山頂敬拜 神的地方,見亞基人戶篩衣服撕裂頭蒙灰塵來迎接他。」

「亞基人戶篩」亞基在以法蓮屬地南界地方,戶篩是大衛的朋友(37),他的出現表示大衛的祈禱(31)得蒙應允,能使亞希多弗的計謀受阻撓(十七7)。——《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十五32山頂敬拜神的地方」這個崇拜地點聖經從前沒有提及過,大概是指某個傳統的露天祭壇或荒廢的神廟。有人認為此地就是挪伯(撒上二十一1,二十二19),但這看法不能肯定,再者,學者一般相信挪伯應該在北面更遠的地方。──《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五33「大衛對他說:你若與我同去必累贅我。」

 

【撒下十五34「你若回城去,對押沙龍說:王啊,我願作你的僕人。我向來作你父親的僕人,現在我也照樣作你的僕人。這樣,你就可以為我破壞亞希多弗的計謀。」

 

【撒下十五35「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豈不都在那裡嗎?你在王宮裡聽見什麼,就要告訴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

 

【撒下十五36「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也都在那裡。凡你們所聽見的,可以托這二人來報告我。

 

【撒下十五37「於是大衛的朋友戶篩進了城;押沙龍也進了耶路撒冷。」

 

【撒下十五章】基督徒彼此的交通乃是根據於和基督的關係。你的交通是憑著人,就不是持定元首,你的交通就不過是押沙龍和人的交通。像押沙龍和人那種的交通,把大衛和以色列人分開了,這不是持定元首,不是正常的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