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七章拾穗

 

【撒下十七1「亞希多弗又對押沙龍說:求你准我挑選一萬二千人,今夜我就起身追趕大衛。」

   〔暫編註解〕亞希多弗的計謀是趁大衛和隨從疲憊之際,施以突擊。大衛一死,民眾便會歸順新王。

         一萬二千人。既已確定了叛亂的陰謀必要進行到底,亞希多弗就督促需要採取針對大衛的緊急措施。為達到這個目的,他獻計挑選12,000精兵發動直接進攻。所建議的這支部隊的規模並不大,但是他感到確信大衛此時不會有條件抵抗一次突然的進攻。

         今夜。顯然就是押沙龍抵達耶路撒冷那天的晚上。

         ●「一萬二千人」:原文是「十二千」,應該是十二個單位的軍隊之意。

         ◎亞希多弗的建議是利用精兵追擊狙殺大衛,這樣不用耗費太多兵力就可以平定局勢。而且他願意親自帶領軍隊去狙殺大衛。

         1-3亞希多弗的策略是爭取時間追擊大衛,趁他未有喘息的機會下手殺他。若群龍無首,跟隨大衛的人必轉隨押沙龍。

         114 神使用大衛忠實的朋友戶篩去破壞亞希多弗的計謀,並把押沙龍引向死亡。

 

【撒下十七1「亞希多弗又對押沙龍說:求你准我挑選一萬二千人,今夜我就起身追趕大衛。」

         一萬二千人」這數目可能代表十二支派征來的兵丁,而非實數(原文作「十二千」)。部分學者提出譯作「千」的字眼,不過是個軍兵的單位。進一步資料,可參看:約書亞記八3的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1~3亞希多弗的計策】亞希多弗相信大衛一旦消除,任何抗拒押沙龍的勢力都會瓦解。向大衛缺乏組織、筋疲力竭的「軍隊」進行突擊,很可能得以在他們所挑選的地方殺死大衛,擊潰他原已喪失鬥志的部隊。這不是對陣會戰,而是有既定目標的外科手術式的打擊。──《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2「趁他疲乏手軟,我忽然追上他,使他驚惶。跟隨他的民,必都逃跑,我就單殺王一人,」

   〔暫編註解〕趁他疲乏手軟。到現在大衛可能剛剛有時間抵達約旦,並且他的追隨者們還沒有被完全組織起來,他很容易就會成為押沙龍的軍隊的犧牲品。如果亞希多弗的計策被聽從了,大衛的人無疑就會被全然擊潰,大衛也會被殺。從而押沙龍的王位就坐穩了。

         使他驚惶。亞希多弗的主張是這支軍隊在大衛疲乏、無組織、沮喪之時直接攻擊他,從而就會使跟從大衛的人陷入驚慌之中,並且這場戰爭在幾乎還沒有開始之前就會結束了。

         必都逃跑。亞希多弗對形勢的估計無疑是正確的。今晚的突襲會使他們慌亂並使他們四散。那樣就可以避免難分難解的酣戰,並且可能捉住並殺死大衛而雙方幾乎不必損失一個人。

 

【撒下十七3「使眾民都歸順你。你所尋找的人既然死了,眾民就如已經歸順你。這樣,也都平安無事了。

   〔暫編註解〕亞希多弗的意思是,眾民歸順與否,在乎他能否尋索和殺滅大衛。

         眾民。亞希多弗渴望避免一場長期持久的內戰。這種爭戰只會給國家造成極大的損失。按照他的建議,他只要出去使跟隨大衛的人感到驚恐,迅速降服他們,使他們全部歸順押沙龍。然後這地就會太平,押沙龍很快就可以享受他謀反的果實了。

         你所尋找的人。這一子句整句都是晦澀難解的。字面意義是:“你所尋找的人就像所有人都回來一樣”(見修訂標準本)。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解釋為“就像新婦回到她丈夫身邊一樣:你只要尋索一個人的性命。”

 

【撒下十七4「押沙龍和以色列的長老都以這話為美。」

   〔暫編註解〕押沙龍以為美。亞希多弗的提議因為合乎邏輯吸引了所有人。

         ●「以色列的長老」:押沙龍的叛亂似乎獲得其他支派領袖的支持。

 

【撒下十七5「押沙龍說:要召亞基人戶篩來,我們也要聽他怎樣說。

   〔暫編註解〕召戶篩來。戶篩原沒有被召來參加這次政務會。但是押沙龍認為在作出最後決定前還是先徵求一下戶篩的意見比較好。戶篩馬上就看出要是亞希多弗的計畫被執行了,大衛的事業就會失敗。

         17:5-6 顯示亞希多弗的地位已經降低了, 16:23 說明本來不會有人質疑亞希多弗的意見。不知道何時或何故亞希多弗的地位降低,是否因為他推薦自己帶領軍隊狙殺大衛,導致押沙龍不悅?

 

【撒下十七5~13戶篩的計策】戶篩扮演大衛任命的反間角色(撒下十五32-36),駁斥亞希多弗立時攻擊大衛的計畫。他所提出的是在軍事上穩紮穩打的策略:首先在首都和全國鞏固勢力,然後才集結大軍攻打失位的王。他又提出押沙龍如果一即位便遭敗績,他的統治能力便會受到質疑,使大衛有復辟的機會。戶篩描繪新王率領海洋般遼闊的軍兵,以排山倒海之勢對付微弱的敵軍,巧妙地將押沙龍的自傲玩弄於股掌之上。以致他們無視於亞希多弗計謀的長處,誤將拖延和從長計議視為智慧之策(見:撒下二十4-13中,亞瑪撒未能及時對示巴之亂作出回應,所導致的惡果)。──《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6「戶篩到了押沙龍面前,押沙龍向他說:亞希多弗是如此如此說的,我們照著他的話行可以不可以?若不可,你就說吧!

 

【撒下十七7「戶篩對押沙龍說:亞希多弗這次所定的謀不善。

   〔暫編註解〕戶篩的計謀是叫押沙龍靜候時機,一舉殲敵,因為大衛身邊勇士如雲,不輕易得手。其實,戶篩是給大衛充分時間,可以渡到約但河東,徐圖再起(1522節)。

         這次。希伯來文是bepa`am hazzo'th,字面意義是“這一次”。這並不是一個時間短語,仿佛戶篩說這計謀在這次不好但另一次可能會好一樣。他的意思是:“在這種情況下,亞希多弗的計謀是不好的。”戶篩並不想讓人看起來好像他與亞希多弗有分歧,而且他在故意提出相反的意見一樣。他瞭解這個事實:亞希多弗是一個聰明的謀士,他的意見通常受到最高的評價。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是冒險提出亞希多弗的計謀不明智。

         ●不「善」:「美好」、「妥善」。

         7-13戶篩反對亞希多弗的計策,認為窮寇莫追(7-10),其實是多讓大衛有歇息的機會,重振旗鼓。戶篩的計策得押沙龍的喜悅,是因他的批評有理,而他建議大張威勢用龐大的軍力來追捕大衛,且由押沙龍親率大軍(11),這種恭維使押沙龍歡喜不已。

         714 戶篩所出的主意,目的是為大衛爭取時間,並使押沙龍得意忘形,親自領軍出戰。

 

【撒下十七8「戶篩又說:你知道你父親和跟隨他的人都是勇士,現在他們心裡惱怒,如同田野丟崽子的母熊一般;而且你父親是個戰士,必不和民一同住宿。」

   〔暫編註解〕“心奡o怒”。直譯作:心媄h恨;即:性情暴烈。

         你知道你父親。戶篩並沒有發現自己處在輕鬆的位置。現在輪到他要盡力把一個明智的計謀使人看來是不明智的。因而就必須把人們的注意力轉離事實,並使事實看起來好像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情形在主導著一樣。但是這種新的情形還必須看起來是真實可信的。因此他喚起人注意大衛過去多年一直是著名的戰士,是以色列人所熱愛、別的國家所懼怕的那種人。押沙龍對大衛的英勇和膽識的名聲實在是太熟悉了。戶篩放在他面前的畫面在押沙龍的心中產生了一個強大的仇敵的景象,精明而警惕,大膽而目中無人,對任何不測的事總是有準備。

         戰士。論點是大衛不會讓自己掉在陷阱裡。一個戰士應該總是保持警惕,總是預料敵人的下一步行動並預備對付它。任何出其不意地抓住大衛的希望都應該放棄。然而,實際上大衛對現在的形勢全無準備,並且戶篩和亞希多弗都知道這個,但是戶篩在盡力勇敢地掩蓋這個事實。

         ●「心裡」:「靈魂」、「內心」、「生命」。

         ●「惱怒」:「苦」、「苦痛」。

         ●「丟崽子」:「喪子」。

         17:8-10 戶篩用眾人對大衛的印象(英勇的戰士)來誇大大衛的能力(即使大衛以前真的很強,現在大概也不行了),讓押沙龍不敢立即追上去攻擊疲憊的大衛軍。

 

【撒下十七9「他現今或藏在坑中,或在別處,若有人首先被殺,凡聽見的必說,跟隨押沙龍的民被殺了。」

   〔暫編註解〕“坑”。洞穴。

         在坑中。當大衛逃避掃羅時經常處於這種狀況。

         在別處。一個故意含糊其辭的措詞,暗示他們有許多藏身之處,大衛很熟悉這些地方,而追趕他們的人卻不熟悉。

         被殺。在戰爭中,總是會有突襲和意外突圍的可能性,或主或次反之亦然。在對大衛的進攻中,有些屬押沙龍的人肯定會被殺。在這種情況下,新組成的軍隊會比大衛的老兵們有更大的危險造成恐慌。只有幾個人僕倒就會很容易形成主力已失敗的風聲,結果就是恐怖與災難。

 

【撒下十七10「雖有人膽大如獅子,他的心也必消化。因為以色列人都知道你父親是英雄,跟隨他的人,也都是勇士。」

   〔暫編註解〕必消化。有大災難的風聲傳播在士兵們中間,就連最英勇之人的心都會被恐懼抓住。突來的恐慌將會很容易接踵而至,必給押沙龍的事業帶來迅速而全然的毀滅。戶篩在引起押沙龍的恐懼感並呼籲他多加小心。

         英雄。戶篩在竭力引起押沙龍對大衛的英勇威力的全然尊敬與畏懼。大衛確實有非常勇敢驍勇的戰士們與他同在,而且押沙龍十分清楚他父親是一個極其勇敢並且足智多謀的統帥。在平常的情況下,戶篩所描繪的畫面都是再真實不過的,但現在不是平常的情況。戶篩企圖獲得時間,好給大衛機會把跟從他的人聚到自己身邊,以便他們為押沙龍的進攻作好準備。可能戶篩知道押沙龍不是一個勇敢的人,並且有鑑於此,他機靈地擴大了大衛和與大衛在一起的勇士們英勇好戰的重要性。他的話巧妙地適合於在大衛這個軟弱而自誇的兒子心中造成恐懼。

         ●「必消化」:原文是「溶解、溶解」。強調「完全融化」。

 

【撒下十七11「依我之計,不如將以色列眾人,從但直到別是巴,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聚集到你這裡來,你也親自率領他們出戰。」

   〔暫編註解〕「從但直到別是巴」:參士20:1注。

         依我之計。到此為止戶篩一直在盡力駁倒亞希多弗的計謀。現在他提出自己的反建議了。他的建議是他們從容地召集所有以色列人,組成不能征服的大軍,而且由押沙龍親自統帥這支部隊。這是那種會對押沙龍有吸引力的論據。這位驕傲而虛榮的新王會樂於作為他軍隊的首腦開始作戰,氣勢雄偉莊嚴顯赫地進軍,讓所有人都看見並景仰,受到全國人民的喝彩。再沒有什麼別的建議能如此成功地激起這位以色列新王的想像力了。此外,通過暗示亞希多弗想要指揮軍隊(1節)是在尋求他自己的利益和榮耀,戶篩還可能盡力在押沙龍和亞希多弗之間造成一道裂痕。由押沙龍親自率領征服的大軍是多麼更為合適並且有效啊!

         ●「但直到別是巴」:指以色列的極北到極南,也就是「整個以色列」的意思。

         ●「親自率領他們出戰」:原文是「在前面帶領打仗」。這個可能是戶篩計畫勝過亞希多弗的關鍵點,因為他高舉了押沙龍的統帥能力,說要他「御駕親征」才會贏。

 

【撒下十七12「這樣,我們在何處遇見他,就下到他那裡,如同露水下在地上一般,連他帶跟隨他的人,一個也不留下。」

   〔暫編註解〕在某處[在何處]現在他們並不知道大衛的確切下落,但是如果給他們時間,他們就會發現他的藏身之處並發動進攻。確定必會代替不確定,並且會保證成功。

         如同露水下在地上一般。這論據是在戶篩的計謀之內沒有失敗的可能性—純粹就人數來說大衛就會被淹沒。押沙龍的軍隊的人數將會如此眾多,以致他們必能進攻大衛的軍隊並徹底除掉他們。在戶篩的計謀中,絕對不會冒任何風險。既有全國都歸順押沙龍,並且只有少數人仍舊忠於大衛,獲得徹底的勝利就只是個時間問題了。就像無數的露水下在地上一樣,押沙龍無數的軍隊也會以不可抵抗的勢力臨到他們的敵人身上。

         ◎「露水下地」:比喻「輕而易舉,而且不會有漏網之魚」。

 

【撒下十七13「他若進了哪一座城,以色列眾人,必帶繩子去,將那城拉到河裡,甚至連一塊小石頭都不剩下。

   〔暫編註解〕進了一座城。戶篩提出的這個計謀可能引起的反對意見是如果給大衛時間,他就會一路前進到某座堅固城,在那裡他就能勇敢地向押沙龍圍城的軍隊挑戰。戶篩此時通過暗示說大衛在這種情況下就要對付以色列聯合一致的力量,因而對他來說就沒有希望了,巧妙地引起了押沙龍的虛誇自大和幻想。既有這無數的軍隊,押沙龍就能將這城連其根基一同拔出,連一塊石頭也不留下。戶篩的誇大之辭就這樣捕獲了這位虛榮的王的想像力。這個全以色列都會站在他這邊並且會繼續與他同在的計謀使他非常滿意,並且他因這個計謀將在全國人民面前顯示他無敵的力量而目眩神迷了。

         ◎「繩子拉城」:比喻「實力差距太大,用最原始的方法就可以解決問題」(跟「吐痰淹沒臺灣」的說法相近)。

 

【撒下十七13用繩子拉城】梯子是攻城器械之一,套索的爪鉤可能亦有這用途。攻城者以此攀登城牆,或拉出砌牆的石塊,以便撞城錘撞擊。亞述王宮的攻城壁畫描繪用尖嘴鋤拆牆,但攻城者或許亦會使用鉤子和繩索。──《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14「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說:亞基人戶篩的計謀,比亞希多弗的計謀更好。這是因耶和華定意破壞亞希多弗的良謀,為要降禍與押沙龍。」

   〔暫編註解〕神控制這些人的決定。參看第十五章3132節的腳註。

         更好。戶篩的計謀是特別打算要吸引這位王的,並且這位王並不緩于表示他完全贊同。當然,他的支持者們很快就隨之嘉許了。一個謀士與另一個謀士對立了。在這種環境下,戶篩蒙召最後發言比較好;這樣他就能使亞希多弗看上去是草率衝動的,甚至是自私自利背信棄義的,並且不顧及以色列新王的權利。

         耶和華定意。在押沙龍反對大衛的陰謀中,他沒能把神計算在內。他有能幹的謀士和強大的支持者們,並且許多以色列人的心也與他一致。但是以色列國畢竟是屬於耶和華的,而且曾神聖地受膏為王的是大衛。要是大衛應該被廢,就必須把神考慮在內。從人的觀點看,亞希多弗的計謀是明智的,但耶和華卻判定使它歸於無效。

         降禍與押沙龍。沒有神的支持,押沙龍就是在走向災難。在上天列隊反對他的時候,就沒有人能成功。一種高於人的智慧在指導著以色列的事件。

         17:14 中,連聖經作者都直說亞希多弗的策略才是好策略,這就說明了神的確是介入讓大衛有機會復興,不然如果押沙龍執行亞希多弗的策略,大衛恐怕就完蛋了。

         ◎亞希多弗並沒有特別嘗試去說服別人,就直接把計畫陳明。戶篩則是下了不少功夫,用五個生動的比喻(母熊、獅子、海沙、露水、繩子拉城)來說明他計畫的好處,所以獲得其他人的接納。我們是否也要想一下自己怎樣陳述、包裝好東西,讓人可以更容易接受。

 

【撒下十七15「戶篩對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說:亞希多弗為押沙龍和以色列的長老所定的計謀是如此如此;我所定的計謀是如此如此。」

   〔暫編註解〕1522 大衛透過情報得悉押沙龍的決定。

         15-23  戶篩通風報信:戶篩不知道押沙龍究竟會採取那個計謀,便將兩個策略一併告訴大衛,請他好作準備。

 

【撒下十七16「現在你們要急速打發人去,告訴大衛說:今夜不可住在曠野的渡口,務要過河。免得王和跟隨他的人都被吞滅。’”

   〔暫編註解〕「過河」:即過約但河向東面去。

         務要過河。押沙龍是一個反復無常的人,畢竟一點兒也不能確定他不會改變主意去聽從亞希多弗的計謀。在這種情況下,要是大衛那晚留在曠野的平原就會被傾覆。所以戶篩很快送給大衛一個警報,警告他的危險並且催促他立即過約旦河,成功逃到對岸。

         ●「務要過河」:「渡過、渡過」,強調一定要「渡過約旦河」。

 

【撒下十七17「那時,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在隱羅結那裡等候,不敢進城,恐怕被人看見。有一個使女出來,將這話告訴他們,他們就去報信給大衛王。」

   〔暫編註解〕隱羅結在耶京東南,是汲淪谷中的一個水泉。戶篩因無押沙龍會用他計策的把握,要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通知大衛,立刻渡河。亞希瑪斯是撒督的兒子,約拿單是亞比亞他的兒子。使女出城佯作取水,把消息告訴二人,他們的行動為一少年人告密。押沙龍這才明白,祭司和他們的兒子雖留在京城,仍然忠於大衛。

         “隱羅結”僅位於耶路撒冷的東南面。

         「隱羅結」:在耶京東南角,即今日之約伯井。

         隱羅結。這是耶路撒冷外面的一口井,在汲淪谷和欣嫩谷的交叉點,現在叫作約伯井。隱羅結是一個良好的聯絡點,因為女子們經常到這口井來打水,從而消息可以傳給祭司的兒子們而不會引起注意。

         一個使女。希伯來文是shiphchah,“少女”或“女僕”。

         ●「使女」:「女僕」、「婢女」。

         ●「隱羅結」:字義是「漂洗者的泉源」,位於汲淪溪谷和欣嫩子谷會合之處,是基訓泉南面的一個水泉,一般認為是指今日的「約伯井」。此處彙集不少打水的人,因此容易打聽消息,而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在此等待消息,也比較不會被人注意。

 

【撒下十七17「那時,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在隱羅結那裡等候,不敢進城,恐怕被人看見。有一個使女出來,將這話告訴他們,他們就去報信給大衛王。」

隱羅結」隱羅結位於汲淪溪谷和欣嫩子谷會合之處,是基訓泉南面半哩的另一個水泉。其水大概與基訓泉來自同一源頭(與艾尤布井〔Bir Ayyub〕,即「約伯井」相連,供應耶路撒冷城外之人的需要。這種人來人往之處是最宜打聽閒言閒語的地方,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在此等待城中的消息,也不會引人注目。──《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18「然而有一個童子看見他們,就去告訴押沙龍。他們急忙跑到巴戶琳某人的家裡。那人院中有一口井,他們就下到井裡。」

   〔暫編註解〕“井”。大概是一個乾涸的貯水器。

         顯然押沙龍對這兩個祭司存著戒心,派人監視他們。巴戶琳仍有人擁護大衛,讓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可躲藏起來。

         巴戶琳。耶路撒冷城東北處,就是示每曾咒駡大衛的地方(見撒下16:5的註釋)。

         一口井。可能是一個水塔,顯然是乾的。

         ●「童子」:「男孩」、「少年」、「僕人」。

         ●「巴戶琳」:字義是「年輕人的村莊」,是便雅憫地的村落,在耶路撒冷到耶利哥的路上。也是咒駡大衛的示每之家鄉,此地的人願意幫助大衛,是一件令人有點驚訝的事。此處和隱羅結距離大約16公里。

 

【撒下十七18巴戶琳」巴戶琳是便雅憫支派的村鎮,位於橄欖山北面(大概是拉斯特明或伊布克丹廢墟)。大衛的探子竟然得到巴戶琳居民的幫助,被他們藏在井中,有點諷刺的意味。因為咒駡大衛的基拉之子示每,正是以此為家(撒下十六5)。──《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19「那家的婦人用蓋蓋上井口,又在上頭鋪上碎麥,事就沒有洩漏。」

   〔暫編註解〕井口上鋪碎麥是很普通的事,因此可瞞過押沙龍的僕人。

         碎麥。希伯來文是riphoth,這個詞只在這裡和箴27:22中出現過。準確意思不確定。

         ●「碎麥」:「穀物」、「果實」。

         ●「事就沒有洩漏」:應該翻譯成「事情就沒有被識破」。

 

【撒下十七20「押沙龍的僕人來到那家,問婦人說:亞希瑪斯和約拿單在哪裡?婦人說:他們過了河了。僕人找他們,找不著,就回耶路撒冷去了。」

   〔暫編註解〕小溪。希伯來文是mikal,只在此處出現過的一個詞。意思不確定。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解釋為:“他們在河那邊走了一點點路。”這婦人並沒有否認他們兩個曾在那兒。要是否認的話可能會馬上引起懷疑。她只是簡要地說明他們已經上路了。

         ●「過了河了」:原文是「渡過小河」、「渡過小溪」,應該不是指「渡過約旦河」,因為由巴戶琳到約旦河邊,至少有14公里,婦人不可能知道密探的行蹤,所以應該是指往郊外的小河過去。

 

【撒下十七21「他們走後,二人從井裡上來,去告訴大衛王說:亞希多弗如此如此定計害你,你們務要起來,快快過河。

   〔暫編註解〕 17:21-22 顯示戶篩還是怕押沙龍改變心意,所以要大衛盡速過河躲避追殺。

 

【撒下十七22「於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都起來過約旦河。到了天亮,無一人不過約旦河的。」

   〔暫編註解〕到了天亮。大衛和跟從他的人因為突然逃亡並且很少有機會休息,所以疲倦了。那天晚上他們再次上路了,過了約旦河,使這河成為他們和押沙龍的軍隊之間的一道屏障(見押沙龍的逃亡與篡奪國位)。當環境顯得極其黑暗時,大衛信任神,知道到今天都幫助他的耶和華現在必不會離棄他。詩篇第三篇描繪了他對這一嚴酷考驗的反應。

         ◎「夜間渡河」:夜間渡河當然危險,但是為了怕被押沙龍追上,只好趁夜渡河。

 

【撒下十七23「亞希多弗見不依從他的計謀,就備上驢歸回本城,到了家,留下遺言,便吊死了,葬在他父親的墳墓裡。」

   〔暫編註解〕看十五12及十六23注。

         亞希多弗看出結果,知道自己的計劃失敗了。聖經記載的其它自殺事件有亞比米勒(士九54)、參孫(士一六30)、掃羅(撒上三一4)、心利(王上一六18)和猶大(太二七5)。

         亞希多弗有遠見,知道押沙龍聽從戶篩計謀必定招致失敗,自己也難逃厄運,便先自縊而死。

         到了家。亞希多弗精明到足以看到押沙龍所採取的路線的結果。深信這種路線註定會失敗,他就離開了宮庭,啟程回到他家鄉的城市,靠近希伯侖的基羅(撒下15:12)。他把他的計謀被棄認作是對他個人的輕視,因為他曾要求統帥部隊去追趕大衛(1節)。戶篩的計謀卻是應該由押沙龍親自統帥軍隊(11節)。亞希多弗在深深的羞辱中離開了他曾待之如友的這個人。

         吊死了。亞希多弗確知他的厄運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了。當大衛重新奪回王位時,亞希多弗作為這次叛亂的魁首肯定要負責任,並且會被不光彩的處死。但是促成亞希多弗自殺的不只是懼怕會迅速臨到的報復。他不能忍受看到自己的計謀被忽視,因此怯懦地走了自殺之路。這就是有屬世的智慧但在屬神的事上卻沒有智慧之人的結局。

         他父親的。亞希多弗的自盡並沒有阻止他被葬在祖墳裡。

         ●「本城」:指「基羅」 15:12

         ◎此處聖經沒有交代太多細節,我們不知道亞希多弗究竟是為了甚麼理由自殺。到底是他覺得叛變會失敗?還是他覺得受辱?

         ◎亞希多弗自殺卻還能葬在祖墳,應該是當時的人並不那麼排斥「自殺」或者他的家族尊重他是個厲害的謀士。

 

【撒下十七23亞希多弗的行動】舊約聖經並沒有譴責自殺行為。經文中的六個例證(亞比米勒、參孫、掃羅、為掃羅拿兵器的人、亞希多弗、心利),甚至暗示一定程度的尊嚴和勇氣,與羅馬哲學家辛尼加(Seneca)對自殺的形容(《第七十書信》〔70th Epistle〕)相仿。他說:「有智慧的人該活多久就活多久,不是可活多久就活多久。」如此,亞希多弗此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先在家中辦理後事──大概包括寫好遺囑,保證遺產有條理地轉給後人──最後才上吊自殺。他亦可以逃離劊子手的刀下,因為他對押沙龍的支持必會被視作反叛耶和華的受膏者。──《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24「大衛到了瑪哈念,押沙龍和跟隨他的以色列人也都過了約旦河。」

   〔暫編註解〕瑪哈念在約但河東以北。大衛初立為王時,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以瑪哈念為基地,與大衛南北對峙(二89)。此城現成大衛避難之所。

         大衛的軍隊從北面調動過來。關於“瑪哈念”,參看第二章7節的腳註。

         大衛過了約但河後,便安營於瑪哈念(這城堡原是伊施波設的京都),而押沙龍則揮軍過河襲擊。

         瑪哈念。這座城曾是伊施波設的首府(撒下2:8)。它坐落的地點尚未確定,可能在約旦河東邊不遠的以色列主要地區。使它適合作伊施波設的首都的同樣原因也使它成了大衛在被逐期間的有利場所。這座城有堅固的防禦工事,並且四圍區域的人對大衛也很友好。這片土地有充足的食物供應,能夠很好的照顧大衛和跟從他的人。

         過了約旦河。押沙龍一召集了以色列的軍隊就帶著大軍過了約旦河追趕大衛。然而,戶篩的計謀已經達到了目的,因為大衛已經得到時間成功逃脫並確立了他的新首都。在外約旦茂密的樹林和窪地中,押沙龍軍隊的規模更是一個妨礙而不是幫助,因為他們沒有紀律又缺乏訓練。但是押沙龍卻在他的輕率和缺乏經驗中向前迫進,急於與大衛競爭,盼望能得國。

         ●「瑪哈念」:字義是「雙營地」,是雅各與天使會面之處 創 32:1。位於約旦河東,曾經是掃羅王朝最後一個君王伊施波設的首都 撒下 2:9

         17:24-18:33  押沙龍與大衛交戰陣亡:過了一段日子,押沙龍組織大軍,追襲大衛,雙方交戰於約但河東的以法蓮樹林,戰事激烈,陣亡人數達至二萬人。大衛的軍隊終打敗押沙龍的軍隊。但約押違抗大衛囑咐,將已失戰鬥力的押沙龍刺死。

 

【撒下十七24地理概況我們可以假定大衛離開耶利哥的渡口,前往三十五哩外的瑪哈念之後,押沙龍才渡過約但河。瑪哈念按考證是雅博河北岸的達哈布加爾比遺址。這城是伊施波設的首都(撒下二9),又在法老示桑克的記錄中出現,可見它是重要的行政中心。這遺址未有挖掘活動,但表層勘測證實在這時期有人在此定居。──《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七25「押沙龍立亞瑪撒作元帥代替約押。亞瑪撒是以實瑪利人(又作以色列人)以特拉的兒子;以特拉曾與拿轄的女兒亞比該親近;這亞比該與約押的母親洗魯雅是姐妹。」

   〔暫編註解〕這裡記有押沙龍的元帥亞瑪撒的身世。他是亞比該的兒子,《代上》二16說亞比該和洗魯雅都是大衛的姐妹,故應為耶西的女兒;但此處則說她是拿轄的女兒,當為誤抄,也可能是拿轄早死,他的妻子改嫁耶西。

         「亞瑪撒」:與押沙龍及約押為表兄弟,參代上2:13-17

         亞瑪撒作元帥。約押曾象朋友一樣對待押沙龍,並且負責把他從放逐中帶回來,恢復了大衛對他的寵愛。但是當押沙龍謀反時,約押仍是忠誠的,在逃亡中陪伴大衛並保留著他作元帥的職位。約押的堂兄弟亞瑪撒被立為押沙龍軍隊的元帥。

         以色列人以特拉。也稱作“以實瑪利人益帖”(代上2:17)。“益帖”只是“以特拉”的另外一種形式;“以色列”可能是“以實瑪利”的誤拼。

         拿轄的女兒亞比該。根據代上2:16,亞比該是洗魯雅的姐妹,她們都是大衛的姐妹,這暗示了亞比該是耶西的女兒的結論。但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這節經文卻說她是“拿轄的女兒。”有兩種可能的解釋:(1)拿轄是耶西的妻子(可是必須承認“拿轄”通常是一個男人的名字);(2)或者在代上2:16中的“姐妹”那個詞的意思是同母異父的姐妹,亞比該和洗魯雅只是通過母親才成為大衛的姐妹,而在亞比該出生時拿轄是她母親的丈夫。

         ●「亞瑪撒」:字義是「負擔」。跟約押是表兄弟關係。

         ●「以特拉」:字義是「豐富」,又作「益帖」 代上 2:17

         ●「亞比該」:字義是「我父是喜樂」,這個亞比該是大衛的姊姊。代上 2:16,17 ,照說應該是耶西的女兒,不過也有可能耶西的妻子本來是拿轄的妻子,後來改嫁耶西的。

 

【撒下十七26「押沙龍和以色列人都安營在基列地。」

   〔暫編註解〕基列。約旦河東一個美麗、繁榮的國家,南到摩押北到巴珊。瑪哈念在其邊境外的某處,但其確切位置不知。

         ●「基列地」:位於約旦河東,所以顯然押沙龍也沒有耽擱很久,很快就追上來了。

 

【撒下十七27「大衛到了瑪哈念,亞捫族的拉巴人拿轄的兒子朔比,羅底巴人亞米利的兒子瑪姬,基列的羅基琳人巴西萊,」

   〔暫編註解〕大衛在約但河東岸集結兵力,一向與他友好的外邦亞捫人(十2)、照顧過掃羅遺族的瑪姬(九4)、以前效忠掃羅家的基列雅比人(二5),還有富戶巴西萊(十九3140),現在都來支持大衛。

         大衛在瑪哈念得到三個人的相助,不愁缺乏供應,得以重整旗幟,與押沙龍的軍隊決戰。

         「朔比」:亞捫已成以色列的屬國,朔比可能是大衛委派管轄拉巴城的亞捫人。

         「瑪姬」:參9:4注。

         「巴西萊」:亞蘭名,這人的原居地羅基琳地點不詳。

         拿轄的兒子朔比。“拉巴人拿轄”可能就是被掃羅在基列雅比擊敗的那個亞捫王(撒上11:1-11;撒上12:12),也是在大衛逃亡時待他如友的那個人(撒下10:2)。然而,後者也可能是前者的兒子。如果指的是亞捫王的話,朔比可能是在大衛因亞捫人羞辱以色列的大使而顛覆了亞捫國之後被留下作為這地的地方長官(撒下10:1-512:29-31)。另一方面,朔比也可能只是某個住在亞捫城拉巴的名叫拿轄的以色列人的兒子,或者某個亞捫平民的兒子。

         亞米利的兒子瑪姬。這就是那個曾保護過約拿單瘸腿的兒子米非波設的人(見撒下9:4的註釋)。瑪姬曾恩待過掃羅家,現在他也照樣恩待大衛。大衛正在收穫他恩待掃羅家後裔的報酬。

         巴西萊。見撒下19:31-40。他通過一個女兒成了一個被稱為巴西萊的子孫的祭司家族的祖先(拉2:61-63)。

         ●「拿轄」:字義是「大蛇」。

         ●「朔比」:字義是「榮耀的」,應該是亞捫王哈嫩的兄弟 10:2-3

         ●「亞米利」:字義是「神是我的親屬」。

         ●「瑪姬」:字義是「賣出」。此人以前收留過掃羅的後裔「米非波設」 9:4

 

【撒下十七27-29大衛在瑪哈念紮營的時候,有三個人來見他,分別是朔比、瑪姬、巴西萊,他們帶著用品和食物供給大衛及其軍民的需要。
  朔比是己故亞捫王拿轄的兒子,他兄弟哈嫩曾因拒絕大衛的好意而自吃苦果(十章)。朔比雖生為外邦人,但比許多猶太人更關心以色列的王。同樣,許多外邦人也接待被自己的人拒絕(約一11)的主耶穌。
  瑪姬曾經照顧米非波設很多年,直到大衛把米非波設接到耶路撒冷(九3-5)。他服侍那些有需要的人,不管是一個跛足的王子,或是一個被篡位的王。哪些人為基督的緣故供應物質的幫助或接待別人,當基督在榮耀中再臨的時候,要百倍報答他們的恩慈。
── 巴斯德《撒母耳記下研究》

 

【撒下十七28「帶著被、褥、盆、碗、瓦器、小麥、大麥、麥麵、炒穀、豆子、紅豆、炒豆、」

   〔暫編註解〕被褥盆碗。帶給大衛這些禮物會使他和跟他一起逃亡的人的生活比較舒適。這是住在約旦河對面的以色列人天生友善的一個證據。他們曾友好地對待掃羅和掃羅家,他們現在也照樣友好地對待大衛。

         小麥大麥。這個糧食清單給出了當時的以色列平民飲食的有趣畫面。

         炒豆。烘過的谷物。在七十士譯本或亞蘭文譯本中此處沒有提到這個。

         ●「被、褥」:原文是「床鋪」、「床榻」。

         ●「盆、碗」:原文是同一個字,就是指碗形的器具。

         ●「瓦器」:原文是泛指「一般器具」。

         ●「麥麵」:「麵粉」。

         ●「炒穀」:「烤幹的穀物」,是一種時常見的食物。

         ●「紅豆」:一種紅扁豆,也就是 創 25:34 雅各用來騙取以掃長子名分的食物。

 

【撒下十七29「蜂蜜、奶油、綿羊、奶餅供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吃。他們說:民在曠野,必饑渴困乏了。

   〔暫編註解〕蜂蜜奶油。基列因其牛群牲畜聞名(民32:1;代上5:9)。

         奶餅。希伯來文是shephoth baqarBaqar意思是牛,但shephoth只在這裡出現過,其意思不確定。它被認為是指來自牛的某種產品,例如乳酪、乾酪或牛肉。

         ●「奶餅」:「乳酪」。

         ●「饑渴困乏」:原文是「饑餓的」、「疲倦的」、「口渴的」。

         ◎由這些列出來的物資,可以看見大衛朋友們的細心與真誠。想到大衛他們逃亡過來,一定沒有好好睡覺、吃飯,還帶來床鋪、食器,難怪後來大衛會希望報答他們。 19:32-39

 

【思想問題(第17章)】

 1 戶篩如何幫助大衛逃脫押沙龍和亞希多弗的追殺呢?為什麽押沙龍決定採納戶篩的計謀?

 2 戶篩傳信給大衛,要輾轉經過數人,並遇到不少困難,但憑著神的保守,大衛和屬下終於安然無恙。你曾否也經歷過神奇妙的保守呢?

 3 亞希多弗的死給你什麽警惕?

  4 為什麽朔比,瑪姬和巴西萊要供應大衛及侍從的需要?他們的出發點是否正確?參2:4-7; 9:3-5; 12:26-31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