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九章拾穗

 

【撒下十九1「有人告訴約押說:王為押沙龍哭泣悲哀。

   〔暫編註解〕作戰疆場的人勝利的歡樂,為大衛的沉重憂傷所掩蓋。大衛這種“愛那恨你的人,恨那愛你的人”的態度,引起了眾人的不滿(7節)。幸虧約押出面,才令風浪平息(8節)。

         有人告訴約押。大衛為押沙龍極其悲哀的消息迅速傳遍了他的所有部下。約押對押沙龍之死負有責任,而且大衛對押沙龍之死的悲傷可能容易變成對這個違命元帥的憤怒。

         1-8  約押諫王:大衛為逆子押沙龍的死大大悲慟,使部下的士氣大挫。經約押進諫後,大衛停止為押沙龍哀哭,轉去慰勞為他爭戰的軍兵。

         19:1-20:26  大衛返京與示巴背叛:押沙龍之亂平定後,大衛被迎接回耶京。以色列眾支派與猶大支派在請大衛回宮的事上起了衝突,便雅憫人示巴乘機引導以色列支派造反,結果示巴被殺,叛亂事件得以平息。

 

【撒下十九2「眾民聽說王為他兒子憂愁,他們得勝的歡樂卻變成悲哀。」

   〔暫編註解〕變成悲哀。神已經賜給大衛的軍隊勝利,他們確實有理由歡樂。叛亂結束了,大衛恢復了他的王位,國家也避免了長久高代價內戰的慘事。但是百姓卻發現城裡充滿了悲傷而不是喜樂,因為大衛為他兒子之死悲傷。

         ●「憂愁」:「痛苦中」、「痛苦的」、「悲痛的」。

 

【撒下十九3「那日眾民暗暗地進城,就如敗陣逃跑慚愧的民一般。」

   〔暫編註解〕這與平常凱旋而歸的軍隊成強烈的對比。

         暗暗地。當得勝的軍兵接近城池時,原應該在場問候他們的王卻不在那兒。大衛沒有對那天為他冒生命危險的軍隊說感謝和愉快的話,反而坐在城門上面,為喪失了兒子大聲哀號。人們沒有在勝利中自豪地行進,現在反而解散了隊伍,沮喪慚愧地悄悄溜進了城。似乎他們所有的努力都徒勞了,而且他們所認為是一場榮耀的勝利只是一個錯誤而已,並且在王的眼中,是一場悲哀的失敗。他們帶著敗軍的樣子進了城,他們的目的受阻,他們的希望徹底破滅了。

         ●「暗暗地」:「偷走」、「偷偷地」。

         ●「慚愧的」民:「被羞辱」、「感到羞恥」。

 

【撒下十九4「王蒙著臉,大聲哭號說:我兒押沙龍啊,押沙龍我兒,我兒啊!

   〔暫編註解〕押沙龍啊。大衛的心被無法控制的悲痛撕裂了。除了押沙龍死了之外他什麼都不能想。他軍隊的勝利班師、他王位的恢復、內戰的結束,似乎毫無意義,因為押沙龍死了。

 

【撒下十九5「約押進去見王,說:你今日使你一切僕人臉面慚愧了。他們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兒女妻妾的性命。」

   〔暫編註解〕你使慚愧。這位粗暴的老元帥嚴厲地責備了王在他回城軍兵面前的行為。這些人曾奮勇成功地作戰。他們曾為王和王的家人冒生命的危險,但他對他們卻沒有一句感謝的話。他只會想自己個人的損失。那天別人也在為喪失了兄弟、丈夫和父親而悲傷哀痛,他們為了使大衛可以繼續作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這對王竟然毫無意義。這位老將的責備是鋒利而痛苦的,但他只是在說出刺耳的真理。

         ●「今日」:此字在 19:5-7 中出現五次。

 

【撒下十九6「你卻愛那恨你的人,恨那愛你的人。你今日明明地不以將帥、僕人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龍活著,我們都死亡,你就喜悅了。」

   〔暫編註解〕約押指出大衛不分皂白,押沙龍作反死不足惜,但大衛卻為他難過萬分,令曾為他出生入死的部下誤會,以為他不承認他們所立下的功勞。

         ●「將帥」:「統帥」、「將軍」、「指揮官」。

         ●「僕人」:「臣僕」。

         ●「看明」:「察覺並看出」、「發現及辨別」。

 

【撒下十九7「現在你當出去,安慰你僕人的心。我指著耶和華起誓:你若不出去,今夜必無一人與你同在一處。這禍患就比你從幼年到如今所遭的更甚。

   〔暫編註解〕約押警告大衛,他不克制的悲痛會導致政治上的災難。

         大衛不重視愛戴他的百姓,這百姓的心若遠離他,王位便難保了。

         你當出去。這場合要求行動,約押率直而勇敢地告訴了大衛他正應該做的。

         我指著耶和華起誓。通過發出這一莊嚴的誓言,約押並不是在威脅說他會帶領百姓反抗大衛,他只是喚起大衛注意一個不合口味的真理。這種情形充滿了危險。國家的一大部分已經轉離了大衛並且支持押沙龍尋索大衛的性命和王位的努力。而現在大衛正處於疏遠那些繼續忠誠於他的人並使他們也成為他的敵人的邊緣。

         你所遭遇的。約押預言大衛通過他不自然的舉動,正在使自己急落到他一生最大的危機之中。他使用了激烈的言辭,但是為了將王從他悲傷的自私與愚昧之中喚醒,這是必要的。

         ●「現在你當出去」:原文是「現在起來出去」。其中「起來」、「出去」都是命令式,表示約押命令大衛要出去安撫軍心。

         ◎約押的角色很特殊,他一面是忠心的為大衛著想,要大衛避免出現嚴重的錯誤,但另一面卻又強硬的命令大衛做事,似乎不尊重大衛的王權。真實的人性,好像就是這樣很難用簡單文句就說明清楚。至少大衛旁邊有個約押,這對大衛來說應該是一件好事。

 

【撒下十九8「於是王起來,坐在城門口。眾民聽說王坐在城門口,就都到王面前。以色列人已經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暫編註解〕這裡的以色列人指擁立押沙龍的那批人。

         “城門口”。君王會見臣民的地方。“以色列人”。那些跟隨押沙龍的人已經回家去了。

         坐在城門口。大衛看出了約押所發尖銳責備的公義和他的忠告的智慧,並且通過在城門口就位迅速作出了回應,他在那裡可以對他的屬下說感謝和鼓勵的話。

         以色列人已經逃跑。在押沙龍死後,他的支持者們都逃回到各自的家中了。

         ●「以色列人」:此處是指支持押沙龍背叛的人。

         ●「各回各家」:原文是「各回自己的帳篷」,這個片語常常用來指整個作戰體系崩潰 撒上 4:10  王下 14:12

         8-39  眾民迎大衛回京:以色列支派建議迎請大衛回京,以彌補參與押沙龍叛變所造成的嫌隙(8-10)。大衛卻提示他的親族猶大支派勿落後於人,結果猶大人搶先迎王回京(11-15)。在約但河畔,迎接大衛的包括曾辱駡他的示每、欺哄主人米非波設的洗巴及年邁忠誠的鄉紳巴西萊(16-39)。

 

【撒下十九8「於是王起來,坐在城門口。眾民聽說王坐在城門口,就都到王面前。以色列人已經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王起來,坐在城門口」最近在但城遺址的挖掘,在城門內部發現了一個似乎是石制的高臺。這高臺曾經一度有頂篷遮蓋,上面可能設有寶座。典禮和外交場合,以及訴訟程式可能都用得上它(見:王上二十二10)。烏加列史詩《阿赫特》描述達尼珥王坐在城門口,為孤兒寡婦斷案。因此,君王坐在寶座之上,就是履行身為王者的責任──大衛這時想給人的,就是這種印象。──《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九9「以色列眾支派的人紛紛議論說:王曾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又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現在他躲避押沙龍逃走了。」

   〔暫編註解〕紛紛議論。押沙龍之死已經使國家處於解體狀態。很可能有許多不同的團體,彼此之間都不一致。押沙龍的一些堅定的支持者顯然在歡迎大衛重新作王的事上不活躍。有的人可能完全不關心大衛王朝,而是願意除了大衛之外的幾乎任何一個人作王。當然,大衛還有許多支持者。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是很願意回耶路撒冷作王。

         王曾救我們。人們記起了大衛的好行為。他曾救他的百姓脫離仇敵的手,現在他已被國民驅逐,過著流亡的生活。他們主張應該請他回來。顯然許多百姓對首領們的遲緩和優柔寡斷感到焦急惱怒。

         ●「紛紛議論」:「爭吵」、「相鬥」。

         9~15本節至15節說明何以大衛在押沙龍死後仍遲遲未返耶京。一方面是猶大支派的人,因曾參加叛變,沒有迎大衛回來的表示;一方面是北方諸支派,記得大衛的好處,紛紛勸大衛回京。大衛處理善後,差人通知忠於他的祭司告訴猶大人,骨肉之親不計前非,宜速請王回朝;又任命叛軍元帥亞瑪撒代替約押為元帥,以取得隨押沙龍叛變的軍人效忠。猶大支派終於同意迎接大衛。

         後來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為迎接的事還有一番爭吵。起因是猶大人沒有等大家到齊便先去把大衛接過河,以色列人覺得很失面子,因為按情分,他們占十二支派中的十分(43節),而當日也是因這十二支派中的十分(43節),而當日也是因這十個支派的同意,大衛才成為全以色列的王(五15),所以說“比你們更有情分”。若以參加以色列聯盟的先後來說,猶大也最遲,故“比你們更有情分”也可譯作“何況我們比你們資格更老”。

 

【撒下十九10「我們膏押沙龍治理我們,他已經陣亡。現在為什麼不出一言請王回來呢?

   〔暫編註解〕為什麼不出一言?。因為猶豫和遲延,百姓開始抗議他們的領袖並督促他們採取措施使大衛回來作王。

         ◎「我們膏押沙龍」:聖經中沒有記載以色列人膏抹押沙龍,不過他們認為是他們支持押沙龍做王的。有人認為這裡也暗示以色列人認為押沙龍是「人膏立的」而非「神膏立的」。

         ●「不出一言」:「沉默」、「安靜」。另前面有「你們」,整句變成「現在為甚麼你們不出一言」,成為吵架時一邊責備另一邊人的用詞。

 

【撒下十九11「大衛王差人去見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說:你們當向猶大長老說:以色列眾人已經有話請王回宮。你們為什麼落在他們後頭呢?」

   〔暫編註解〕猶大的眾長老不願意請大衛回宮,那大概由於他們在押沙龍的叛變上也有分(比較一五10,11)。

         猶大支派遲遲未有行動請大衛回京,是因在押沙龍叛變事件中曾參與領導而自覺有愧。

         ●「猶大長老」:原文是複數型態,顯示祭司傳話給許多猶大長老。

         ●「落在他們後頭」:原文是「成為後面的」。

 

【撒下十九11~15大衛復辟的程式】押沙龍已經受膏為王,猶大和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領于是否重立大衛為王之事,亦沒有一致的意見,故此,有作出某些讓步和保證的必要。例如押沙龍的元帥亞瑪撒如今接管大衛的軍隊(但不包括精兵和雇傭兵團,他們仍在約押轄下)。大衛又不得不訴諸骨肉關係和昔日的效忠的誓言,來勸誘自己本支派。大衛被逐而至終復位,堪與主前十五世紀阿拉拉赫王伊德里米的經歷相比。後者被逼失位七年,才能得回臣屬的效忠。──《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九12「你們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為什麼在人後頭請王回來呢?

   〔暫編註解〕大衛不究既往,強調血緣親情。

         為什麼在人後頭?。這些話表明以色列人對接大衛回來表現了相當大的關心。但是大衛為他自己的骨肉猶大焦急,因為他們對請他回來這事著手非常緩慢。

         ●「骨肉」:大衛王是猶大支派的,亞瑪撒則是大衛的侄子。

         ◎猶大支派可能因為直接參與押沙龍叛變,怕大衛王回來報復,因此遲遲不動手請大衛王回來。而大衛立亞瑪撒作為元帥,就是表明他不會對參與叛變的軍人秋後算帳,因此猶大人才敢邀大衛回去。後來約押還是殺了亞瑪撒 20:4-13 。另有人認為大衛立亞瑪撒作為元帥也是要順便報復約押對他的不敬並殺掉押沙龍的事。

 

【撒下十九13「也要對亞瑪撒說:你不是我的骨肉嗎?我若不立你替約押常作元帥,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暫編註解〕大衛讓亞瑪撒繼約押作元帥,除了取得他和部下的效忠之外,還因為約押曾殺他的兒子押沙龍。約押後因嫉妒,用不正當手段把亞瑪撒殺害(二十413,23)。

         大衛使押沙龍軍隊的元帥亞瑪撒(一七25)取代約押,擔任元帥的職位,以博得叛軍的效忠,同時也因為約押把押沙龍殺死而對他加以懲戒。

         叛變領袖之一的亞瑪撒亦被大衛接納赦宥,並允封以元帥職銜,以挽民心。

         「我的骨肉」:亞瑪撒為大衛的外甥。

         「立你替約押常作元帥」:大衛早有意去掉約押元帥一職,大概是與他跋扈、越權、違命將押沙龍殺死有關。

         要對亞瑪撒說。大衛精於處理當權的人。亞瑪撒曾是押沙龍的元帥,現在既然押沙龍死了,亞瑪撒是比任何一個人都能使反叛精神繼續存在的人。象約押一樣,亞瑪撒也是大衛的外甥(代上2:13-17),並且大衛通過立他為元帥的戲劇性步驟尋求贏得亞瑪撒的忠誠。而亞瑪撒應該使押沙龍剩下的軍事組織歸順大衛。推測起來,大衛在約押的專橫影響下感到不安,想要除掉他。正是通過約押的影響押沙龍才被從放逐中帶回耶路撒冷,也是約押直接違背了王的命令殺死了押沙龍。他近來的尖刻責備(5-7節)還迴響在大衛的耳中。大衛顯然感到替換約押的時候已經到了,並且用亞瑪撒代替約押是一個精明的政治步驟。

         ●「常作」元帥:「所有的日子」。意思就是替代約押長久作軍隊首領。

 

【撒下十九14「如此就挽回猶大眾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們便打發人去見王,說:請王和王的一切臣僕回來。

   〔暫編註解〕請王回來。這是一個來自猶大領袖們的正式邀請,請大衛回來作王。只有眾支派同意,他才願意作王。他並沒有首先尋求得國,他希望所有人都明白他現在不願意恢復他的王位,除非國民要求他這麼做。

 

【撒下十九15「王就回來,到了約旦河。猶大人來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請他過約旦河。」

   〔暫編註解〕猶大人來到吉甲。大衛從瑪哈念下到約旦河東岸,對著耶利哥渡口。猶大的代表來到西岸的吉甲,為的是當大衛渡過約旦河並進入猶大和他自己的領土時能在場。

         ●「吉甲」:原文是「滾動」、「輪子」。位於約旦河西岸,緊鄰約旦河,大衛此時應該在吉甲對岸的約旦河東邊。吉甲也是掃羅被立為王的地方。

         1540 大衛結束流亡的生涯,返回耶路撒冷去,在約但河受到支持者的歡迎。

 

【撒下十九15「王就回來,到了約旦河。猶大人來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請他過約旦河。」

吉甲」在王國時代初期的大部分時間中,吉甲似乎都是祭儀的中心。可能由於從前掃羅在此被立為王,這地又接近約但河(大概是耶利哥東北面約一哩之梅夫吉爾廢墟一帶的遺址),支派長老在此歡迎大衛歸回作王,最是恰當。請參看:撒母耳記上七16,十一14-15的注釋。──《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九16「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急忙與猶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衛王。」

   〔暫編註解〕“示每”:看十六5注。

         示每。這個便雅憫人是一個趨炎附勢者。在不久前當王逃離耶路撒冷時他還咒駡王呢。現在大衛回來了,示每不失時機地設法要與他言歸於好。

         ●「基拉」:字義是「一粒谷粒」。

         ●「示每」:字義是「著名的」。

 

【撒下十九17「跟從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憫人,還有掃羅家的僕人洗巴和他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僕人。他們都蹚過約旦河迎接王。」

   〔暫編註解〕一千人。便雅憫人急切地要給大衛留下他們並不怨恨他的印象而且他們歡迎他回來作王。畢竟,掃羅家氣數已盡,他的任何一個後代都沒有再次得國的希望。

         洗巴。見撒下9:2,9,10。當大衛回來時,洗巴也很精明地到場迎接,因為他曾用顯然的詭計從大衛得到了屬於米非波設的所有產業,並且他知道算帳的時候一定會來到(見撒下19:24-29)。

         迎接王。示每和洗巴並沒有在王那裡,因為他們是迎接大衛回來—他們害怕這事,寧願他不回來。但是他們知道必須努力與大衛言歸於好,要麼就付上代價。他們盡力賠罪不是出於真誠,而是出於必要。

         ●「急忙」:「加速」、「趕快行動」。

         ●「蹚過」:「奔騰」、「急忙行進」。

 

【撒下十九18「有擺渡船過去,渡王的家眷,任王使用。王要過約旦河的時候,基拉的兒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

   〔暫編註解〕“有擺渡船過去”。更可作:他們不斷涉水過去。

         有擺渡船過去。字面意義是“渡口過去了,”顯然應該解釋為“他們過了渡口。”意思就是他們過了渡口去渡王的家眷,並供王使用,盡他們所能做的幫助王和王的所有人員與物品渡河。

         ●「擺渡船過去」:可譯為「有渡船渡過」或「他們過了渡口」。

         18~19 示每在大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曾咒詛他(一六58)。

 

【撒下十九19「對王說: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時候,僕人行悖逆的事。現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與僕人;不要紀念,也不要放在心上。」

   〔暫編註解〕“加罪與僕人”。更可作:視我為有罪的。

         ●僕人「行悖逆的事」:「行不義」、「誤入岐途」。

         ◎「僕人行悖逆的事」:指 16:5-13 的事情。

         ◎示每也算是識時務了,他知道大衛重新掌權時,立刻就用卑下的態度來求大衛的原諒。而且此時大部分以色列人都不知道大衛將過河,僅有猶大支派知道,而這些便雅憫人卻在猶大支派中迎接大衛過河。

 

【撒下十九20「僕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約瑟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來迎接我主我王。

   〔暫編註解〕“約瑟全家”。指以法蓮支派(約瑟兒子的後裔),那是一個大支派,也是北方十個支派的代表。

         「約瑟全家」:泛指整個以色列(參王上11:28)。

         自己有罪。示每沒有提出任何藉口,因為他知道那是沒用的。他是有罪的,並且坦白地承認了這一點,使自己依賴於大衛的憐憫。

         ●「約瑟全家」:指稱為「以色列」(相對於猶大)的北方眾支派。

 

【撒下十九21「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說:示每既咒駡耶和華的受膏者,不應當治死他嗎?

   〔暫編註解〕「咒駡耶和華的受膏者」:示每不獨冒犯國君,而且褻瀆神,因國君乃神所膏立的。

         治死。根據當時的風俗,示每在大衛逃亡時對他殘酷咒駡正常來說應被治死,但是示每已經將自己置於大衛的憐憫之下並請求赦免。大衛願意慈悲為懷,然而亞比篩卻只能想到嚴厲的審判。

         19:21 「洗魯雅的兒子」是單數, 19:22 中的「洗魯雅的兒子」是複數,大衛雖然回答亞比篩,但同時也回答約押。

         19:21 亞比篩建議大衛處死示每, 19:22 大衛一面希望透過赦免示每獲得眾人的擁戴,一面也宣示自己已經是王了,他的臣下不能再像約押一樣的支配、反對他了。明著是拒絕亞比篩,暗地卻是向約押說話。

 

【撒下十九22「大衛說: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使你們今日與我反對呢?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呢?我豈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嗎?

   〔暫編註解〕大衛給予示每恩赦。

         「與我反對」:即越權擅作主張(參可8:33)。

         與我反對。這是施行憐憫的時候,而不是施行嚴厲的冷酷的審判之時。這是要求和解的場合,而不是給予所有先前曾背離大衛之人刑罰之地。大衛的偉大和寬宏大量在這個場合展示了出來。王努力要用仁慈和憐憫贏得國民歸他自己。他表示凡願意與他言歸於好的都會蒙赦免。要是換成一個不如大衛的人,就會流許多有罪之人的血,結果還會有更多的仇恨。洗魯雅的兒子們提倡報仇的方針是與大衛的事業為敵而不是幫助。

         今日我作王。因為大衛是王,所以他就能提供憐憫。要是他的事業還不穩固,就會採取嚴厲的措施,為的是確保撲滅反對派。

         ●與我「反對」呢:「敵人」、「對抗者」。

 

【撒下十九23「於是王對示每說: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暫編註解〕你必不死。大衛以顯著的寬宏大量向示每保證會饒了他的性命。示每曾犯了重罪應該受到刑罰,但是這個場合的精神並不適合處死他。大衛選擇接受示每表面上表示的悔改。然而,示每的偽善必會適時變得很明顯,因為關於他,大衛後來吩咐所羅門:“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王上2:8,9;參王上2:44)。

 

【撒下十九24「掃羅的孫子米非波設也下去迎接王。他自從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鬍鬚,也沒有洗衣服。」

   〔暫編註解〕米非波設的事看九章及十六1注。“沒有修腳”、“沒有洗衣服”是悲傷的表示(比較結二十四17)。米非波設的話與洗巴說的不同。米非波設並非意圖復國,只是因行動不便,無法逃走。大衛難辨是非,決定收回把產業給洗巴的前諾(十六4),改由二人均分;同時也不想與洗巴完全斷絕關係。

         米非波設顯出他是極度並長期為王舉哀。

         米非波設「沒有修腳 ...... 洗衣服」:是為了大衛逃難而深感悲哀的表現。

         掃羅的兒子。即,掃羅的孫子。米非波設也感到盡可能早一點到大衛那裡宣佈他對他的忠誠是明智的。自從大衛逃走後,米非波設一直持守著深深悼念大衛的記號,這在他不照管自己的身體上是顯而易見的,因而證明他是忠於大衛的事業的。

         ●「修腳」、「剃鬍鬚」、「洗衣服」:原文是「做腳」、「做小鬍子」、「洗滌衣服」。

         ●剃「鬍鬚」:「蓄在上唇的小鬍子」。

         19:24 意思應該是米非波設到吉甲迎接大衛王,但 19:25 又說是到耶路撒冷迎接王,造成意義衝突。七十士譯本翻譯為「從」耶路撒冷迎接王。目前大部分譯本用這樣的翻譯。

 

【撒下十九24「掃羅的孫子米非波設也下去迎接王。他自從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鬍鬚,也沒有洗衣服。」

修腳、剃鬍鬚」新國際本翻譯所描述的忽略個人儀容,往往是因服喪之故。這又可以作為米非波設無意自立為王的證據。因他若有此意,必然會刻意打扮,以求有王者的風采。此外,以西結書二十四17以赤足蒙唇為弔喪的表示。本節對米非波設的形容也容許這個解釋,因為經文只是說他沒有「做」腳和須而已。──《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九25「他來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時候,王問他說:米非波設,你為什麼沒有與我同去呢?

   〔暫編註解〕「來到耶路撒冷」:按上下文,米非波設遇大衛的地點應在約但河畔,他原住於耶京,毋須從別處來。七十士譯本作:從耶路撒冷來。

         來到耶路撒冷。在約旦河邊會面的敘述被打斷了,繼續解釋米非波設的行為。

         2530 米非波設向大衛澄清說,洗巴從前說謊誣衊他,以至大衛把米非波設的財產交了給洗巴(一六3)。大衛應推翻從前的決定,並且為洗巴的假報告而懲罰他。可是,大衛實行折衷的方案,讓米非波設和洗巴均分財產。

 

【撒下十九26「他回答說:我主我王,僕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備驢騎上與王同去,無奈我的僕人欺哄了我,」

   〔暫編註解〕欺哄了我。米非波設聲稱:為了肥己的目的,洗巴對大衛說了一個卑鄙的謊言,從而使大衛認為他以前的忠心僕人是忘恩負義不忠心的(撒下16:1-4)。依照這一事件的新說法,洗巴帶給大衛的那兩匹驢實際上是照米非波設的吩咐預備的,以便他能與大衛一起逃走。但它們反而被洗巴偷了,留下米非波設在家裡,因瘸腿而無助。

         ●「欺哄」:「騙取」、「欺騙」、「誤導」。

 

【撒下十九27「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讒毀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 神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樣好,就怎樣行吧!」

   〔暫編註解〕●「讒毀」:「譭謗」。

 

【撒下十九28「因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為死人;王卻使僕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飯,我現在向王還能辨理訴冤嗎?

   〔暫編註解〕在我主面前算為死人。按照常規,新王會殺掉所取代的前朝的所有王室子孫,從而可以消除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企圖重新奪得王位的可能性。但是大衛卻向米非波設表示了仁慈,不僅容他活著,而且還給他提供一份王室補助。雖然米非波設被洗巴錯待了,但他沒有發出任何抱怨,因為大衛先前曾那麼恩待了他。

 

【撒下十九29「王對他說: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說,你與洗巴均分地土。

   〔暫編註解〕「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大衛不想了事情的底蘊,究竟誰是誰非。

         均分地土。大衛已經錯待了米非波設,因為不經查證就接受了洗巴的故事,在聽到這案件的另一方分訴之前就把米非波設所有的財產賜給了洗巴(撒下16:4)。大衛現在認識到已經做了一件不公平的事,就通過將米非波設的一半財產歸還給他來盡力彌補。然而,這似乎不足以滿足公義。要是洗巴講的是真話,他就該持有所有財產;如果是假話,他就該被剝奪他所獲得的一切,此外還要受到刑罰。大衛的折衷既軟弱又不公平。

         ●「再提你的事」:顯出大衛似乎也對米非波設一直想澄清覺得不耐煩。

         ◎以大衛王的角度來看,米非波設的確是不修邊幅、衣衫不整,而他陳述時另一個當事人洗巴也在大衛王身邊,因此米非波設的陳述,的確是很有說服力。不過當時大衛也沒辦法查清楚,說起來洗巴也對他有恩,所以他就明快地決定要他們對分土地。

 

【撒下十九30「米非波設對王說: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

   〔暫編註解〕米非波設的回答是同意大衛安排的一種婉轉說法。

         任憑他都取了。米非波設尋求給大衛留下的印象是他來見他的目的並不是要得到賠償,而是要證明他的忠誠,所以他願意讓洗巴保留一切,無論那可能多麼不公平。重要的是大衛平安地回來了,為此米非波設表示他很感恩。

 

【撒下十九31「基列人巴西萊從羅基琳下來,要送王過約旦河,就與王一同過了約旦河。」

   〔暫編註解〕基列人巴西萊。見撒下17:27。此處又回到了對大衛過約旦河的敘述。在記述了與米非波設的會面後,記下了大衛與他的東道主巴西萊分手的事件。

         與王一同。陪同客人在他的行程上走一段路大概是一種禮貌。巴西萊證明自己是一個和善的人,並且是一個仁慈寬厚的東道主。此外,他還證明了自己對大衛的忠誠。

         ●「巴西萊」:字義是「鐵人」。

         ●「羅基琳」:字義是「套錘之地」,位於約旦河東。

 

【撒下十九32「巴西萊年紀老邁,已經八十歲了。王住在瑪哈念的時候,他就拿食物來供給王,他原是大富戶。」

   〔暫編註解〕年紀老邁。巴西萊在80歲就被認為非常老了。自從先祖們的日子以來,平均壽命已經大大下降了。在王國分裂時期,所有猶大王達到的最大年紀也不過68歲(見王下15:1,2)。包括算上瑪拿西,他作王55年後,死於67歲(王下21:1)。

 

【撒下十九33「王對巴西萊說:你與我同去,我要在耶路撒冷那裡養你的老。

   〔呂振中譯〕王對巴西萊說:『你和我一同過去,我要在耶路撒冷供養你和我在一起。』

   〔暫編註解〕●「養你的老」:原文是「供養你」。

 

【撒下十九34「巴西萊對王說:我在世的年日還能有多少,使我與王同上耶路撒冷呢?」

 

【撒下十九35「僕人現在八十歲了,還能嘗出飲食的滋味,辨別美惡嗎?還能聽男女歌唱的聲音嗎?僕人何必累贅我主我王呢?」

 

【撒下十九36「僕人只要送王過約旦河,王何必賜我這樣的恩典呢?」

   〔暫編註解〕王何必賜我。巴西萊什麼都不為自己尋求。神一直恩待他。這世界上的享樂沒有什麼可以進一步尋求的。由於巴西萊的仁慈,使大衛在約旦河外流亡期間的生活比較快樂。

 

【撒下十九37「求你准我回去,好死在我本城,葬在我父母的墓旁。這裡有王的僕人金罕,讓他同我主我王過去,可以隨意待他。

   〔暫編註解〕金罕可能就是巴西萊的兒子(比較王上二7)。

         “金罕”明顯是巴西萊的兒子(比較王上二7)。巴西萊沒有接受大衛的款待,反而要求留在自己的城堙A直至老死。

         「王的僕人金罕」:巴西萊的兒子。

         金罕。關於金罕的身份沒有確實的證據,但是由於大衛吩咐所羅門要“恩待基列人巴西萊的眾子”(王上2:7),似乎他是巴西萊的一個兒子。在耶41:17中提到“靠近伯利琲漯魖u寓”,由此可以推測金罕在靠近伯利琲漲a方接受大衛的供應並在那里安了家。

         ●「金罕」:字義是「他們的渴望」,應該是巴西萊的兒子 王上 2:7

         ●「可以隨意待他」:意思是「照你的心願對待他」。

         ◎其實以巴西萊對大衛雪中送炭的幫助,對大衛來說真是相當值得感恩的。但他卻覺得大衛對他的報答超過他應得的。我們是否能夠懂得幫助別人不追求回報?

 

【撒下十九38「王說:金罕可以與我同去,我必照你的心願待他。你向我求什麼,我都必為你成就。

 

【撒下十九39「於是眾民過約旦河,王也過去。王與巴西萊親嘴,為他祝福。巴西萊就回本地去了。」

   〔暫編註解〕眾民。“民”這個詞使用在這一敘述中指的是大衛的跟從者(見撒下15:17,23,24,3016:1417:2,3,16,2218:1-4,6,1619:2,3,8,9)。因為跟從押沙龍的人已經用“以色列人”這個詞表示了(見撒下16:1517:1518:16,17)。

         王也過去。巴西萊在轉身歸家之前似乎已經與大衛一同過了河。

 

【撒下十九40「王過去,到了吉甲,金罕也跟他過去。猶大眾民和以色列民的一半,也都送王過去。」

   〔暫編註解〕「吉甲」:位於約但平原,確實地點不詳。

         猶大眾民。猶大人似乎最終在恢復大衛作王的事上扮演了積極的角色。大衛給猶大長老們的話(11,12節)顯然已經產生了效果,眾民都歡迎他從流亡回到他的王冠、王座和王國。

         以色列民的一半。11節中,說“以色列眾人”一直感興趣於大衛回來,但是現在只有“民的一半”出來問候他。應當預料到較少人出席,因為以色列與猶大不同,路途較遠,因而那麼多人出來歡迎大衛並不切實可行。此外,關於大衛回來了的消息在北方似乎不像話在猶大那樣廣為傳播(見41節)。

         40-43  以色列與猶大人為迎王而起爭執:猶大支派比以色列眾支派搶先一步迎接大衛王回京,以色列眾支派頗有微言,誤會大衛偏袒猶大支派,與猶大支派產生衝突,導致叛變再起(見下文),亦種下日後家分裂的種子。

 

【撒下十九41「以色列眾人來見王,對他說:我們弟兄猶大人為什麼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並跟隨王的人過約旦河?

   〔暫編註解〕北方眾支派指猶大支派沒有等待他們,便送大衛過河的做法,似乎要暗示北方支派遲疑不接待大衛。

         「以色列眾人」:指猶大以外其餘支派。他們對王的質詢暗示大衛對猶大支派有偏私之嫌。

         以色列眾人。在耶羅波安分裂時期很久以前(王上12),北方的以色列人和南方的猶大人之間就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分裂了(見撒上11:817:5218:16;撒下2:4,8-103:10,12,215:5)。甚至在初期(士8:1 12:1),支派之間就常常表現出嫉妒。當大衛成為王時,他起先並沒有統治全國,而只是“猶大家”(撒下2:4)。後來才努力在“以色列和猶大”(撒下3:10)之上設立了他的寶座。大衛在希伯侖作王七年之後,“以色列眾支派”才來到他那裡承認他是他們的骨肉並立他作王(撒下5:1-5)。現在大衛已經從他的流亡回來了,而古老的嫉妒又變得明顯了。

         ●「暗暗」送王::「偷竊」、「偷走」、「拿走」。

         4143看十九9注。猶大人與以色列人為迎大衛回朝的事劇烈爭辯。“比以色列人的話更硬”是說猶大人回答的話比以色列人更尖刻、更凶。

 

【撒下十九41~43支派爭論的根由】偏袒和差別待遇必然會在政策和特權中反映出來。論戰的核心問題,在於王國是環繞大衛王和大衛家所建立的(提到王與他們是親屬之猶大長老的立場),還是無論誰作王,都配得全民效忠的制度(以色列的立場)?這場爭論是示巴之亂和北方支派在耶羅波安領導下脫離聯邦的先兆,並且令人聯想到士師時代經常發生的支派齟齬。兩個例子都證明了在王國制度之下的中央政府,這時仍未成為以色列人根深蒂固的觀念。以為以色列在聯合王國時代自有合一性,而視分裂王國為反常現象,是很容易有的錯誤觀念。其實直到被擄歸回時代為止,支派性地方主義對國策的影響,遠比國家一統的觀念為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九42「猶大眾人回答以色列人說:因為王與我們是親屬。你們為何因這事發怒呢?我們吃了王的什麼呢?王賞賜了我們什麼呢?

   〔暫編註解〕「我們吃了 ...... 甚麽呢」:暗諷以色列眾支派迎王另有目的,以致懷疑猶大人為利而搶先迎王。

         與我們是親屬。猶大聲稱特別擁有大衛是正當的,因為他屬於他們的支派(見12節)。但是他們想要說明的是他並沒有向他們表示任何特別的偏愛。這種話從猶大人口中說出來是大衛執政公平的一個鮮明見證。他盡力以同樣的方式對待眾支派,不給任何一個支派有藉口說別的支派受到了沒有給他們的特別恩寵。

 

【撒下十九42吃王的食物】與王同席或吃王倉糧食的就是王的食客,受了俸祿就必須表示效忠(可見于列出貴族和官吏所得之糧食供應的馬里及巴比倫行政檔案)。這是米非波設定罪的根據:大衛的供應是他自願接受的(撒下九6-7)。猶太支派的首領否認這種關係的存在,堅持他們歡迎大衛是根據他統治的能力,不是受了他的賄賂或賞賜。──《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十九43「以色列人回答猶大人說:按支派我們與王有十分的情分,在大衛身上,我們也比你們更有情分。你們為何藐視我們,請王回來,不先與我們商量呢?但猶大人的話比以色列人的話更硬。」

   〔暫編註解〕“請王回來不先與我們商量呢?”更可作:請王回來起初不是我們的意見嗎?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的爭執引起示巴的反叛。

         「按支派 ...... 有十分的情分」:在王的統治下。以色列眾支派占十分(利未不在計算之內),人數比例上占大多數。

         「在大衛身上 ...... 更有情分」:意思是以色列眾支派比猶大人可以對大衛有更優先的要求。

         「不先與我們商量呢」:或譯作「豈不是我們先說的麽」,參11節。

         更硬。在支派之間引起的憤怒爭論中,猶大人比他們北方的鄰居更為激烈。這一爭吵幸運地停止了一段時間,但是發生爭吵這事並不預示著將來的吉利。北方與南方目前的分歧預示著更大的麻煩要來到。派系的嫉妒與競爭總是撒下災難的種子。

         ●「不先與我們商量」:「不成為事情首先的」。意思是以色列首先起意要請大衛回來,但最後行動卻被猶大人搶先,照說先想到的也應該要先執行(頂多是一起執行)。

         ●「更硬」:「困難」、「苛刻」、「兇猛」。

         ◎大衛爭取猶大人找他回來的努力欠缺考慮,造成以色列人覺得自己不被尊重,此處沒有提到這個分裂的下場如何,不過 20:1-22 的事件就說明事情的嚴重性。

 

【撒下十九43「以色列人回答猶大人說:按支派我們與王有十分的情分,在大衛身上,我們也比你們更有情分。你們為何藐視我們,請王回來,不先與我們商量呢?但猶大人的話比以色列人的話更硬。」

「按支派 ...... 有十分的情分」在王的統治下。以色列眾支派占十分(利未不在計算之內),人數比例上占大多數。

     「在大衛身上 ...... 更有情分」意思是以色列眾支派比猶大人可以對大衛有更優先的要求。

     「不先與我們商量呢」或譯作「豈不是我們先說的麽」,參11節。——《串珠聖經注釋》

 

【思想問題(第19章)】

 1 大衛素來英明,為何會因兒子的死而使部下士氣大挫?約押對他的勸諫是否合宜?你能否由此更多體會到屬靈領袖應具備的條件?

 2 從以色列與猶大眾人對大衛的叛離以至歸順,你能否體會到人的善變和神的大量?

 3 示每曾侮辱大衛,為什麽大衛這時還要原諒他呢?大衛對他的侮辱是否真的忘懷呢?參王上2:8-9

 4 米非波設雖然被大衛誤解,然而他對大衛仍忠心一片。這對你的事奉及工作有什麽提醒?

 5 巴西萊曾有恩於大衛,卻不要求大衛報答他。他的表現給我們什麽榜樣?

 6 以色列人和猶大人是為什麽事情起了紛爭?他們基本上是否都希望為自己爭取利益呢?社會上和教會內的紛爭是否也有類似的原因?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