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一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廿一1「大衛年間有饑荒,一連三年;大衛就求問耶和華。耶和華說:這饑荒是因掃羅和他流人血之家,殺死基遍人。

         「大衛就尋求耶和華的面。」(另譯)我們有時候在禱告上付上很大的努力,卻沒有從神那裡得著任何的回答,然而我們卻很少去尋找那得不著回答的原因。如果我們的禱告是違反了神的心意,我們怎能盼望得著祂的答應呢?在我們一切所有的禱告中,我們必須首先找出祈求的鑰匙(關鍵)。這就是撒母耳記下廿一章所描寫,大衛在那長久的饑荒中所進行的一件事。

         大衛不是就向神呼喊說:「這饑荒已經延續了三年,現在求你開恩可憐我們,今年賜給我們豐收罷!」不是的,大衛不是這樣禱告,大衛乃是尋求耶和華的面。神對此有什麼反應呢?神給大衛坦直的問題以坦直的答覆,而大衛也從此摸著了禱告蒙答應的鑰匙。掃羅殺了一些基遍人,乃破壞了以色列人與基遍人所立的約。雖然掃羅是為著神大發熱心而做的,但他在這事上卻是犯了罪。神不容許祂子民破壞這一嚴肅的誓約,因此便有了矯正的行動。到了第十四節,經上就如此記載:「此後神垂聽國民所求的」。大衛已得著禱告蒙答應的鑰匙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下廿一1「因掃羅和他流人血之家,殺死基遍人。」】

基遍人在聖約的保護之下,因為約書亞曾使以色列人與他們立約。這立約雖是他們詭計的結果,但是既已成立,必須正式有效,以色列人不可因發現對方的詭詐而廢約。所以歷代都應遵守這約,掃羅侵犯他們,殺戮基遍人,就有損於立約的尊嚴。這是嚴重的罪,照當時的規矩,必須償還血債。所以大衛只得這樣作,血債必須償還,因為這是責無旁貸的事。

我們也受聖約的保護,是天父與愛子所定的。我們沒有什麼功德可言,但是神自己願意。在聖約之下我們是祂的子民,祂也不再紀念我們罪,神的律法是我愛的目的(希伯來書八章)。這是無可辯論的事,聖約那麼重要,輕忽就是罪,因為神不會隨意收回祂的成命。

我的心哪!你總要立定在這永生的磐石上穩固不移,這是最可靠的基礎,你是祂的愛子,你縱然惡,卻在聖約的恩惠之中。這約是日夜甚至永遠有效用。耶穌已經履行了義務,是完全為你的,你必須順從,並且聖潔。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廿一1舊政權罪行禍延今日】古代近東的普遍觀念認為君王是國家的化身,百姓的代表。赫人君王穆希利在位年間一場為期廿年的瘟疫,被認為是上一任君王罪行的結果,亦作出了平息神怒和賠償的措施。同樣,巴比倫王拿波尼度亦求問神明,發現任內所遇的某些艱難,是由於忽略了月神辛的結果,於是嘗試糾正。古代典籍中譴責先王行為最值得注意的例子,大概是魏德內爾編年史。這檔批評十三名君王,因為他們沒有以應有的態度尊重巴比倫的厄薩吉拉神殿,並且以之為當政者必須虔誠的根由。──《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1~9大衛不是一開口就說,神阿,飢荒已經三年了,求你憐憫我們,使這災難過去,求求你給我們一個豐年罷。大衛沒有這樣禱告,大衛是求問神,到底原因何在。大衛的禱告是摸著了竅的,是中肯的,所以就得著了神的答應。神指出一個背約棄信的罪,大衛對付了這罪以後,聖經就記載說;『正是收歌的日子,就是動手歌大麥的時候』(9)

 

【撒下廿一1-14 基遍人與三年饑荒,大衛年間的三年饑荒,是因掃羅藐視從前約書亞與基遍人所立的約,把基遍人屠殺,招來神的憤怒。大衛履行基遍人的要求,將掃羅七個孫子交出,以命償命,使饑荒之災得停止。——《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二十一1~14 <syncBible ref=撒下21:1-14>為甚麼掃羅的罪會禍及家人?那是怎樣嚴重的罪?】

    聖經雖然沒有記載掃羅報復基遍人的行動,但顯然他有嚴重的罪行,使基遍人追討他流血之罪。聖經沒有說明為甚麼掃羅犯罪卻要殺他的子孫。近東許多習俗(包括以色列的在內),把父親犯罪看作整個家庭有罪,因為家庭是不可分割的整體。掃羅違背了以色列人向基遍人所起的誓(參書16~20)。背誓嚴重地違背神的律法(參民1~2)。大衛可能依照習俗行事,把家族看作一個整體,再不然就是掃羅的子孫曾協助掃羅,在殺害基遍人的罪上有分。──《靈修版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2「原來這基遍人不是以色列人,乃是亞摩利人中所剩的。以色列人曾向他們起誓,不殺滅他們,掃羅卻為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發熱心,想要殺滅他們。大衛王召了他們來,」

 

【撒下廿一2~4基遍人】基遍(今日之吉布)屬便雅憫支派,位於耶路撒冷西北六哩之處。進一步資料,可參看:約書亞記九3的注釋\cf0 。基遍人因約書亞記九章所記的事件,受條約的保護。他們很容易成為民族主義狂熱下的犧牲品,是不難理解的現象。但聖經的記載卻沒有提供掃羅王在位時攻擊他們的資料。──《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3「問他們說:我當為你們怎樣行呢?可用什麼贖這罪,使你們為耶和華的產業祝福呢?

 

【撒下廿一4「基遍人回答說:我們和掃羅與他家的事並不關乎金銀,也不要因我們的緣故殺一個以色列人。大衛說:你們怎樣說,我就為你們怎樣行。

 

【撒下廿一5「他們對王說:那從前謀害我們,要滅我們,使我們不得再住以色列境內的人,」

 

【撒下廿一5~9掃羅子孫七人被殺曝屍】古代近東的罪犯和叛盟者經常遭受處死曝屍的懲罰。幾個來自當代曾受暴刑的屍體,在半遊牧的亞蘭人向亞述繳納貢物的所在地:敘利亞的特爾卡(Terqa,今阿沙拉遺址〔Tell Ashara〕)出土。此外,巴比倫地很多加瑟人界石(主前第二千年紀末葉)所列的咒詛,包括了侵犯該地界協議條款之人將遭受曝屍。──《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6「現在願將他的子孫七人交給我們,我們好在耶和華面前,將他們懸掛在耶和華揀選掃羅的基比亞。王說:我必交給你們。

 

【撒下廿一69在耶和華面前的山上】耶和華面前的山(和合本:「在耶和華面前,懸掛在山上」)相信是列王紀上三章提到的大邱壇。一般看法認為此地就是基遍以南一哩的內比桑威珥。此事在耶和華面前進行,可能顯示這是某種禮儀性的行動。上文所述的加瑟人條約咒詛,也是在神明面前舉行。──《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69「將他們 ...... 耶和華揀選掃羅的基比亞」即指定基比亞(神揀選為王的掃羅之家鄉)作掃羅孫子七人以命償命的地方。——《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7「王因為曾與掃羅的兒子約拿單指著耶和華起誓結盟,就愛惜掃羅的孫子、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不交出來,」

         照基遍人的要求,要把掃羅的子孫交出七人來才行。如果要交出七人的話,第一要交出來的就是米非波設。但是,大衛愛惜他,就把別的支派交出七人來。所以可以說,米非波設一直到死都沒有被殺死。這件事告訴我們,每一個得了救的人都不會沉淪的。大衛沒有虧待米非波設,難道神還會虧待我們麼?如果大衛能自始至終保護米非波設,難道神不能保守我們到底麼?

 

【撒下廿一8「卻把愛雅的女兒利斯巴給掃羅所生的兩個兒子亞摩尼、米非波設,和掃羅女兒米甲的姐姐給米何拉人巴西萊兒子亞得列所生的五個兒子,」

「掃羅女兒米甲」「米甲」大抵是文字抄寫之誤,應是「米拉」。和合本增補「的姐姐」以更正錯誤,參撒上十八19——《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9「交在基遍人的手裡。基遍人就把他們在耶和華面前,懸掛在山上,這七人就一同死亡。被殺的時候正是收割的日子,就是動手割大麥的時候。」

收割的日子」大麥在陽曆四月開始收割,即希伯來曆法的西弗月。這月名借自迦南語言,相當於巴比倫的伊亞爾月(Iyyar),即農事曆的二月。古代對巴勒斯坦收割時分的描述,可見於基色曆法(主前十世紀)。按這日曆收割一個月大麥之後,是一個月收割小麥。作物可以用手拔出,或用鐮刀收割。──《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10「愛雅的女兒利斯巴用麻布在磐石上搭棚,從動手收割的時候,直到天降雨在屍身上的時候,日間不容空中的雀鳥落在屍身上,夜間不讓田野的走獸前來糟踐。」

「在磐石上搭棚」原文作「為自己鋪在磐石上」。利斯巴用麻布(喪服)鋪在磐石上,大概晚上以此當床榻,日夜護屍。

「從動手收割 ...... 天降雨在屍身上的時候」巴勒斯坦的雨季在冬天,這裡顯示屍身沒有埋葬達半年之久。雨水預告饑荒結束,神的忿怒平息。——《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11「有人將掃羅的妃嬪愛雅女兒利斯巴所行的這事告訴大衛。」

 

【撒下廿一12「大衛就去,從基列雅比人那裡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搬了來,是因非利士人從前在基利波殺掃羅,將屍身懸掛在伯珊的街市上,基列雅比人把屍身偷了去。」

 

【撒下廿一12對屍骨的處理】我們只能假定掃羅和約拿單的骨灰埋葬在此,他們的遺體火葬(撒上三十一11-13),在古以色列是很不尋常的作法。以色列人認為人的身軀(「肉體」)和靈魂基本上是不可分的。人是靈也是肉體。因此,死屍既然仍是人存有的一部分,就必須小心處置。死者的身體一旦被毀(例如:因被曝屍),就嚴重危害到他的存在(進一步資料,見:王上十六4的注釋)。當代文學和美索不達米亞古城吾珥所存的,都反映了這個觀念。去世的親屬葬在私人住宅的神廟之下,他們在一定程度上,仍被視作家庭的一份子,需要餐具和其他日用品的供應。因此遺骨和遺體的料理必須謹慎從事。大衛亦同樣小心照顧掃羅和約拿單的遺體。──《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13「大衛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從那裡搬了來,又收殮被懸掛七人的骸骨。」

 

【撒下廿一14「將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的骸骨葬在便雅憫的洗拉,在掃羅父親基士的墳墓裡。眾人行了王所吩咐的。此後 神垂聽國民所求的。」

 

【撒下廿一15「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打仗,大衛帶領僕人下去,與非利士人接戰,大衛就疲乏了,」

「非利士人與以色列人打仗」原文為「非利士再與 ...... 」。——《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16「偉人的一個兒子以實比諾要殺大衛。他的銅槍重三百舍客勒,又佩著新刀。」

 

【撒下廿一16兵器】這個非利士人的槍或槍頭(槍通常不是銅制的),重三百舍客勒,即七磅半左右,亦即是歌利亞槍頭重量的一半(撒上十七7)。他腰間佩著「新刀」──這用詞很含糊,可能是榮譽的代表。──《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16「偉人」原文為「利乏」(下同);「偉人的一個兒子」可譯作「利乏的後裔」。該族人身材高大,故七十士譯本翻作「偉人」,即「巨人」之意。——《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17「但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幫助大衛,攻打非利士人,將他殺死。當日跟隨大衛的人向大衛起誓說:以後你不可再與我們一同出戰,恐怕熄滅以色列的燈。

以色列的燈」聖殿必須點著長明不滅的燈(出廿七20)。這燈象徵神在他們中間,和他們因此能得享有的生命和盼望。「神的燈光」一語亦可指盼望(王上十一36;王下八19)在此也很合理,因為大衛王朝代表神所賜與的王權。這字在烏加列語和亞喀得語的類似用法,則與統治的永恆性和神明的臨在有關。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被形容為人類之光。一個舊巴比倫的慣用語,將家庭無後形容為火盆熄滅。──《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18「後來,以色列人在歌伯與非利士人打仗,戶沙人西比該殺了偉人的一個兒子撒弗。」

 

【撒下廿一19「又在歌伯與非利士人打仗,伯利琱H雅雷俄珥金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這人的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

本節與撒上十七章記載有出入,按代上廿五章,伊勒哈難所殺的是歌利亞的兄弟,本節乃抄寫之誤。

 「迦特」非利士五個首邑之一,確實地點不詳。——《串珠聖經注釋》

 

【撒下廿一19槍桿如織布的機軸」(和合本之「粗」字為原文所無。)本節所述的槍必然是裝上了皮索和圓環以供投擲的那種,其形狀與織布時用來拉起綜絖的木杆和圓環相似。這種槍於鐵器時代初期(主前約1200-900年),是愛琴海地區和埃及所用的兵器。埃及和希臘藝術中,都有描繪用上述工具織布的女子。──《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20「又在迦特打仗,那裡有一個身量高大的人,手腳都是六指,共有廿四個指頭,他也是偉人的兒子。」

手腳都是六指」初民以極為好奇和懷疑的態度對待身體畸形的人。美索不達米亞的觀兆文獻中,有整個部分是描述先天性的畸形,駢拇枝指也在討論之列。──《舊約聖背景注釋──撒母耳記下》

 

【撒下廿一21「這人向以色列人罵陣,大衛的哥哥示米亞的兒子約拿單就殺了他。」

 

【撒下廿一22「這四個人是迦特偉人的兒子,都死在大衛和他僕人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