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一19弓歌】「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

  掃羅陣亡,大衛成了以色列當然的王。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歡喜,卻為國家的失敗,國王的戰死而哀傷。
  面臨死亡,或別人的死亡,人的品格會表現出來。亞瑪力人跑了三天的路程,從北方近耶斯列的基利波戰場,來到南邊的洗革拉,向大衛報告掃羅陣亡的消息,而且手堮陬菑的冠冕和臂鐲作信物。那時,以色列人新敗,沿途一定會有非利士兵乘勝搶掠,疲勞之外,也有危險。他這樣長途跋涉,還要冒兵荒馬亂之苦,很難叫人相信,他單純是為了報信而報信。
  我們幾乎可以同意,那傳報信息者勞苦功高的感覺。
  他的信仰正確。他相信大衛是將來的王,雖然大衛只在一個不足道的小城,所以不向別人報信,而向大衛報信。
  他的知識正確。他知道掃羅迫害大衛,雖然在掃羅軍中出入,卻沒有幫助對付大衛;現在掃羅陣亡,是神的時候到了,惡貫滿盈,所以他清楚哪堨i以找到大衛,特去報告信息。
  他之能夠知得那麼正確,作得那麼利落,是因為受過相當訓練,差不多算是以色列人;只是他不是真以色列人,因為他沒有愛心,以為掃羅死了對個人是好消息,快意恩仇,卻不知是國之大喪,大衛和跟隨的人,正在深哀大痛。(撒下一:11
  大衛的反應,出乎他意料之外,也不是亞瑪力人所能了解的,但足夠他後悔不及。大衛說:“你伸手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怎麼不畏懼呢?”他還驚愕未定,大衛就叫少年人把他正法了。(撒下一:13-16)也許,這報信的人所說的,與事實並不相同;但他幸災樂禍的心,說謊言以邀賞,並且以己之心,而測度大衛,其心可誅。
  掃羅倒行逆施的迫害行動,大衛是直接受害者;不過,大衛尊重掃羅,因為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因敬畏神而愛不可愛的王,何況大衛與約拿單在神面前結過盟,更是為他父子逝世而哀傷。大衛作了“弓歌”,哀悼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

  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
  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撒下一:19-27

  大衛為國為私,傷痛倍加。他自己悲哀,哭號,禁食,而且作哀歌,教導猶大唱。一個英明偉大的領袖,出於愛心的行動,也影響全國人民。──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一23「掃羅和約拿單活時相悅相愛。」】

大衛說這話,是十分令人敬佩的,當他提起親愛的約拿單,他可毫不遲延地說出甜蜜的回憶,好像美妙的音樂,又如春風的芳馨,但是他不必提說掃羅,沒有人會怪大衛。他不需說這樣讚揚的話。然而他們的離世使他忘卻了近日悲慘與陰暗的日子。他只記得當初引見掃羅那些日子,似乎在夢境一般。現在他讚揚希伯來首任的君王,英勇與軍事的成就,樂於助人,也在言語上有恩慈。

這是神的愛在祂兒女的心中,一切美德在愛中得以完全。神的愛激勵我們,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基督為我們死,神要屬祂的人像祂,愛仇敵,祝福那咒詛的人,為逼迫的人禱告。我們有這樣的愛嗎?我們能容忍他們嗎?我們看朋友的優點是否多於弱點?我們是否對仇人覆以饒恕的外衣,只思念他們的強處?這樣的愛永不止息,當信心結出善果,希望就實現了夢想。

我們需要受浸於神的愛中,一塊泥土如放在玫瑰的花瓶,日久也有香氣,我們也要像約翰那樣,在主的胸懷,就有祂那樣的愛。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