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三1「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

聖靈與情欲的交戰是冗長的,但是結局是確定的。施浸約翰論耶穌,正如情欲看聖靈:祂必興旺,我必衰微。有時在長期的爭戰中,心靈可能低落。號角並沒有停止鳴吹,最後的結果尚未顯明,我們還不致到盡頭。在沒有進入安息地之前,我們怎可將寶劍與護心鏡收起來呢?我們總要像使徒那樣宣告:「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也已經跑盡了,當守的道也已經守住了。」

要用心,受攻擊的情形已經減輕,而抵抗的力量卻有增無減。每次在抵禦上成功,使抗力更為容易,被征服者的力量進入那征服者了。

最後的勝利必可獲得。「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翰壹書五章四、五節)如果一個兵士屬於那常勝將軍的一營中,從來未曾戰敗的,究竟與眾不同。所以我們心中不必疑惑結果如何。祂將一切仇敵放在腳下,就必作王治理,罪惡的權勢敗落之後,好似押尼珥來希伯侖來投誠於大衛一樣,罪惡雖長期困擾,必會突然崩潰的。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三9動作與動機】「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

  有的人知道神的旨意,卻不去行。也有人看來是行神的旨意,動機卻不單純。
  我們知道,“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是不可取的;但也有人用看來似乎正當的手段,而懷有低下難以告人的原因,則是更有問題的事。
  押尼珥在掃羅王陣亡之後,本來能順理成章的擁護大衛登位,因為他是神所膏立的王,掃羅曾公開承認過,諒押尼珥也聽得清楚。但那個軍閥寧作功臣,立他的傀儡伊施波設作掃羅王二世。果然,他“大有權勢”!更為顯明可見的權勢具體象徵,是續娶前王的妃嬪(撒下一二:8;王上二:22)。押尼珥自恃功高權重,納了掃羅的妃嬪利斯巴。伊施波設溫和的責問,招來押尼珥的盛怒,惡聲相向:

“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我恩待你父掃羅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將你交在大衛手堙A你竟為這婦人責備我嗎?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廢去掃羅的位,建立大衛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從但直到別是巴,願神重重的降罰與我!”(撒下三:8-9

  這一番盛氣凌人的話,公開聲明他最有勢力,竟然以“我要行神的旨意了”為要挾;行神的旨意當然是好事,不過為甚麼他早不想到,只揀別人指責他的時候,才一氣之下如此作?他簡直是公然賣國,差人去見大衛說:“這國歸誰呢?”仿佛地是屬於他的,是手中的禮物。然後他自己同大衛講定交易。
  押尼珥誠然作的是神的旨意,誰都不懷疑;但是其動機有問題。押尼珥剛離去不久,又一個別有用心的人物來了。
  約押出征凱旋歸來,聽說押尼珥來過,先向大衛聲稱押尼珥是間諜,再差人誆他回來,在城門假作跟他說機密話,趁其不防,用刀將他刺死,以報殺他兄弟亞撒黑之仇。其實,因為押尼珥是在戰場上,為了自衛,在極不得已的情勢下,才殺死亞撒黑,自己問心無愧;約押沒有報血仇的理由,即使有,也該公開搏鬥才是。否則押尼珥哪敢想參加大衛的陣營,而在約押要跟他講話時,又不曾防備?約押實是出於妒忌,怕人代替自己的地位。(撒下二○:10)別有用心的人,押尼珥和約押,都延遲了神國的統一,為了自己,危害國家,實在可怕。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