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四9「我指著我性命脫離一切苦難永生的耶和華起誓。」】

這是大衛的中年,他回顧過去,看到主怎樣恩待他。神一步步引領他,從深坑中、從淤泥裡出來,放他在磐石上,建立他的前途。人們又怎樣可以干預神的作為?神已經在他身上顯明祂的目的。大衛一生已經學會等候的功夫。他有什麼需要,就仰望神的供給。在他路上有困難,他也依靠神為他挪開,任何人在他道中阻礙,他只讓神來對付。他在曠野兩次不肯取掃羅的性命。那亞瑪力人說他殺了掃羅在基利波山,大衛就處決那人。大衛以同一原則處理殺害伊施波設的事,他不需要別人為他鋪路,步向以色列的王座。

願神也這樣救拔你脫離一切仇敵,不可灰心喪膽。不要自己伸手抓取地位,或以手段求自己的安全,那樣手段以後會自覺羞恥的。「你當依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華,並依靠祂,祂必成全。你當默然依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詩篇三十七篇三至七節)神可使冰河化為流水,也必除去一切的困難,使你承受地土,祂必救拔你,使仇敵蒙羞,祂以寶血救贖你,必不使你失望,祂也不致耽誤。祂必永遠活著、愛你。祂常在寶座上。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四10勞而無功】「自以為報好消息。」

  押尼珥先是去心,而後去世,使伊施波設王朝頓失支柱,呈搖搖欲墜之勢,而致朝野震動。伊施波設從前是權臣在側,如芒刺在背;現在押尼珥去了,立即暴露在風暴中,有理由擔心其政治生命和生命,都為時不久了;便雅憫和其他支派的人民,則想到是否能夠得猶大支派的接納。(撒下四:1
  掃羅王朝的合法繼承者,在長子約拿單逝世後,應該是長子長孫米非波設。但他年幼,而且瘸腿;何況約拿單決定遵行神旨意,放棄王位,讓大衛作王(撒上二三:17;撒下四:4),米非波設也一生沒有作王的意圖。非利士人猖獗的時候,他年紀幼小,是乳母抱著逃難;被摔傷殘,受人養護,不用掙扎拼鬥。他名字的意思是“慚愧的人”,可能反映約拿單的心情:雖然深愛大衛,卻不得不住在王家。沒有野心的米非波設,與世無爭,卻常在神的恩典中。
  便雅憫和猶大支派的領袖們,在不厭不休的算計對方。內戰中的受害者,是眾多的老百姓;而受惠者,則只是少數的軍閥。現在押尼珥既然死了,就冒起些小頭目來。連便雅憫本支派的人,也意識到這個王朝缺乏生機。於是巴拿和利甲趁伊施波設午睡,殺了他,割下他的頭,帶著連夜奔走,越過沙漠曠野,到希伯崙獻給大衛王,當作禮物,向王請賞說:“王的仇敵掃羅曾尋索王的性命;看哪,這是他兒子伊施波設的首級!耶和華今日為我主我王在掃羅和他後裔身上報了仇。”好快的忘記了自己原來的王,稱新見面的大衛“我主我王”,沒有義的人,不覺自己轉變得太快了些,反以為是幫耶和華作了事,行了神的旨意。違背道德原則的人,都有以神的旨意為借口的習慣。但大衛認識救他“脫離一切苦難永生的耶和華”,就援用不著這樣的人幫忙,援殺亞瑪力人自稱殺死掃羅報信求賞先例,也把眼前的二人從世上除滅了,砍下他們的手腳,懸掛示眾。在古時,殘屍並不罕見,也可以表示,他們的肢體作了惡事,應該砍下,以示儆戒。(撒下四:7,12
  人用自己的方法,不能成就神的旨意,何況其伸手動腳,都出於自私的意圖。伊施波設被殺,其殘存的政權,仍然延續了些時間(撒下二:9-10),才統一歸於大衛。
  違背倫理原則的手段,徒勞無功,於己無益,於神有損。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