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五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五6攻取錫安的保障】「你若不趕出瞎子瘸子,必不能進這地方。」

  耶路撒冷之所以重要,是因神選定那堙A要以色列建祂立名的居所。但在那堙A早有耶布斯人居住。
  在約書亞率軍入迦南的時候,猶大支派以新銳進攻,僅獲部分成功,耶布斯人執意住在那堙]書一五:63),與猶大人共存的局面,已經過了幾個世紀。耶布斯人仍然在那堙A好像向他們說:“應許之地”是誰的應許?應許又怎樣,我們還不是照樣在這堙H
  以色列人本來可以早消滅他們,但缺乏合作行動,有些人以為是疥癬小病,不值得興師動眾,有誰熱心到願作武裝衝突的第一個犧牲者?不妨和平共存,反正他們不擾亂居民。
  大衛在希伯崙作猶大王七年半,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已經被臣子所弒,其他支派失去了領導中心。過了些時間之後,他們的領袖們來見大衛,共同膏立他作全國的王。
  現在大衛想到希伯崙偏處南方,並不是長久建都的理想地點,看中了耶路撒冷。但那城的上部,有耶布斯人傳統佔據,必須用兵攻打。他們自恃地險城堅,嘲笑說:“即使只有瘸子瞎子守住,你們也進不了這平安之城!”但大衛想,難攻的堅城,在歸我所有建都之後,豈不也有這好處?他又想,再堅固的城池,也必然有它的弱點;自古多數的都邑,都建在水邊,是為了有飲水和運輸之利;耶路撒冷有偌多的居民,自然也需要飲水。因此,大衛說:“誰攻打耶布斯人,當上水溝攻打我所恨惡的瘸子瞎子。誰先攻取的,必作首領元帥。”這話的意思,可能是指必須從水源方面著想;就像拿破崙所說的:“軍隊是用肚腹前進的。”也可能是說,水道隱秘幽險,敵人不會設防,但道路艱險難行。約押有智有勇,就達成了征服耶路撒冷的任務,作了全軍的元帥。(撒下五:6-10;代上一一:4-9
  撒但有其佔領的堅固營壘,正是神所要征服的。屬主的人必須不怕困難,看出其戰略上的重要性,決心為主攻取;還要有策略,知道如何攻取的戰術;更要有冒險犯難的戰鬥精神,盡一切力量,為了達到目標。使徒保羅以當時世界的文化中心雅典為首要目標,向知識分子傳福音(徒一七:16-34);以首都羅馬為目標;以哥林多,以弗所為目標,都是看出其可能的影響,成就神的旨意,建立主的國度。你的目標在哪堙H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五13「大衛在耶路撒冷又立后妃。」】

這是令人失望的事,在列國的君王,聲望隆大,就要擴充宮室。但是摩西的律法卻加以禁止:「不可為自己多理嬪妃,恐怕他的心偏邪。」(申命記十七章十七節)大衛的心卻在縱欲與奢侈的情況中,失去早年奮鬥的志氣,在這時期所撒的劣種,日後必有可怕的惡果,家中有姦淫、兇殺等悲慘的事發生。

我們的品德實在需要嚴格的管教,我們往往不加注意。我們有健壯的身體,需要北風嚴霜的熬煉。寒山比溫谷更能養成我們堅強的品格。氣候與土壤卻使人的性情與品德有極大的影響。軍士只在營房中是不夠的。需要多經戰役才會打仗。大衛在隱基底的山地時堅強得多,那時他到處被追逐。我們若遇見困難的事,卻使我們養成堅毅的性格。

很少人可以在長久的安樂中不墮落。神只好除去我們肉體的逸樂。如果在你人生的道上太順利,要小心不可誤用。神為的是恩待你,祂寧可在陽光下教導你,不必以風雨訓練。總要謹慎與謙卑行事,日常仰望祂的恩惠,決不鬆弛,束緊腰帶。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五17「非利士人聽見人膏大衛作以色列王,非利士眾人就上來尋索大衛。大衛聽見,就下到保障。」

         非利士人尋索大衛的性命,要推翻他的寶座,這些都是出於撒但的計謀,在背後主使的是魔鬼,反對大衛作王,因為那是神的旨意。撒但會利用各種人、事、物,起來反對神的旨意。── 張志新《七筐零碎》

 

【撒下五19「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裡嗎?耶和華說:你可以上去,我必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裡。

   大衛未作王之先,如何在凡事上求問耶和華,遵神的旨意行事,如今絲毫不因自己坐在寶座上,就擅自行事,改變了對神的態度。── 張志新《七筐零碎》

 

【撒下五21「非利士人將偶像撇在那裡,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拿去了。」

         當非利士人被大衛和跟從他的人擊敗,潰退的時候,他們將偶像撇在那堙C這是撒但的詭計,牠的用意是要用偶像來敗壞以色列人。大衛並非不知道仇敵的詭計,他和跟隨他的人將非利士人所遺留的偶像拿去了,不容它們敗壞神的百姓。魔鬼今日仍延用牠古老的伎倆,把許多偶像──錢財、名利、地位、權勢、人事...,散佈在我們的周圍,要奪去神在我們心中的地位。── 張志新《七筐零碎》

 

【撒下五22~25大衛頭一次戰勝非利士人,是從正面將他們衝破,所採用的戰略是中央突破。非利士人再度來犯,地點還在利乏音谷,但是,時間不同,情況變動,大衛面對同一敵人,他不敢倚靠自己的經驗,仍然向神求問,神教他這次不要正面攻擊,乃是迂迴敵人後面,從桑林的對面攻打,出奇制勝,又把非利士人打敗。這兩次戰役中,大衛使用的戰術是有變化的,因為萬軍之耶和華作他的元帥,他一再求問,倚靠神的啟示和帶領,所以兩戰兩勝。這說明了一件事:我們不可墨守成規,拘泥於遺傳和積習,以至失去跟從神藉聖靈的指示。只有活在靈堛滿A方能隨時隨地接受神的引導,戰勝魔鬼!── 張志新《七筐零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