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七16大衛之約】「你的家和你的國必在我面前永遠堅立。」

  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四百年過去了。到了大衛登位作王的時候,才定國都在耶路撒冷,國家也凝聚成形。當他建了宮室居住,想到全國的中心,不在於君王和宮廷,不應該敬拜仰望他自己,該以神為事奉的對象,需要有一個敬拜的中心。
  大衛很自然的想到,代表神與人同在的約櫃,已經不需要在曠野飄流,沒有理由還住在帳幕堙A應當建造一座聖殿。許多人只想自己的事;有的人也顧到家庭;能為國家著想的人很少;能想到神,特別是安靖不被仇敵擾亂的時候,還能夠想到神,更是難得的。因為一般人是在艱苦危難之中,向神呼求,到平安的時候,就以為宗教是麻煩的義務,亟欲避免了。
  大衛開疆拓土,打了很多仗,神不要他建造殿宇。因為照神的安排,各人有一定的工作界域,不是一人作盡所有事工:

“你壽數滿足,與你列祖同睡的時候,我必使你的後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他的國。他也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他的國位直到永遠。”(撒下七12~13

  神與大衛所立的約,應驗在他的後裔所羅門身上。他果然坐了大衛的國位,建造了聖殿;但他也犯罪背離神,所以在他死後,兒子羅波安繼位的時候,國家就分裂了。以後,以色列亡國被擄,國祚斷絕。顯然的,世上沒有一個王朝,能夠存到永遠,因為人的生命在世是短暫的。但大衛的後裔,就是“比所羅門更大”的基督耶穌(太一二:42;羅一:3),祂是神的兒子,道成肉身降世,祂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來二:8)。
  可惜,以色列人一向的毛病,是不要神作王,寧願倚靠短暫的世人;他們不守神的法則,而要效法外邦。因為他們向神心不誠實專一,所以受了責罰。
  大衛卻是另有一個心意。他禱告:“願人永遠尊你的名為大說:‘萬軍之耶和華是治理以色列的神’。這樣,你僕人大衛的家必在你面前堅立。”(撒下七:26)這是何等的心意!
  神應許建立大衛王朝,統治以色列。由牧童而躍登王位,成為民牧,放下牧杖而握國王權杖,是多麼特殊的恩典!莫怪大衛說:“這豈是人所常遇的事呢?”(撒下七:19)但大衛沒有因此而得意;他願以色列在國中掌權治理,願神的名被尊為大,然後是自己的家得建立。願神的兒女人同此願。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七25「照你所說的而行。」】

這是單純信心的呼聲。

信心的動機——拿單將神的心意告訴王。神必建立他的王位,救他脫離仇敵,並使他的王朝擴續。大衛的心充滿喜樂,他知道神必不收回祂的話,然而他有責任見證這些應許的實現。神一切的應許在基督裡也都是是的,我們可以放心去作,在神面前仰望,以信心支取恩典,使其實現。

信心的態度——大衛坐在神面前,這豈不是安息與信靠的態度嗎?在另一次,他整夜躺在地上(十二章十六節),在哀傷中禱告,不知道神有什麼計畫,只希望神會憐憫他,在我們的禱告裡,如果我們憑藉神的目的,也會有這樣希望轉變。我們坐在祂面前,進入祂的目的之中,就有神所賜的安息。

信心的果效——這是人與朋友交談的經驗。我們禱告不必一定跪著,或用固定的形式,我們可以坐下與神交談,祂的話到我們心中,就把握祂的心意,然後向神回音,有讚美、祈求與歡談。一切真實的禱告就先以宣告神的愛,再向神說:照你所說的而行。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