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下十一1「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

大衛犯罪,是因為耽于安樂。那時王應該出去應戰,他在早年決不會將戰事緊急的重任交付約押,有那麼頻繁的調動怎麼可以置之不顧呢?當然,多次曾受他部下的勸告,不可讓這以色列的燈光,在戰場上暴露,免遭危險。但現在他差遣約押與勇士們去攻打亞捫,自己卻在耶路撒冷享受安逸,這卻使他心靈腐化,好似城牆破裂,仇敵可以乘虛而入,所以在炎熱的下午,他疏懶地在宮廷的屋頂上閑著,情欲一時的衝動,就取了窮人的羊羔,來飽足貪婪的肉欲。

謹防安逸的時刻,休息是需要的,我們都需要身心的更新。但是我們不可忽略應有的責任。自己應作的以及能作的,不可推卸給別人,人們勇往直前,我們要與他們同去,不可滯留在後面。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在對抗敵人的時候,尤其需要謹慎。在生命的防禦方面,有一道門沒有鎖好,縱容敵人,必後患無窮,再無平安可言了,平原對兵士來說,比高山更為危險。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