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十一1「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

大衛犯罪,是因為耽于安樂。那時王應該出去應戰,他在早年決不會將戰事緊急的重任交付約押,有那麼頻繁的調動怎麼可以置之不顧呢?當然,多次曾受他部下的勸告,不可讓這以色列的燈光,在戰場上暴露,免遭危險。但現在他差遣約押與勇士們去攻打亞捫,自己卻在耶路撒冷享受安逸,這卻使他心靈腐化,好似城牆破裂,仇敵可以乘虛而入,所以在炎熱的下午,他疏懶地在宮廷的屋頂上閑著,情欲一時的衝動,就取了窮人的羊羔,來飽足貪婪的肉欲。

謹防安逸的時刻,休息是需要的,我們都需要身心的更新。但是我們不可忽略應有的責任。自己應作的以及能作的,不可推卸給別人,人們勇往直前,我們要與他們同去,不可滯留在後面。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在對抗敵人的時候,尤其需要謹慎。在生命的防禦方面,有一道門沒有鎖好,縱容敵人,必後患無窮,再無平安可言了,平原對兵士來說,比高山更為危險。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十一2不戰而敗】「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

  以色列的國勢,如同日正中天;以色列的王大衛,正當中年。他似乎進入逸樂鬆弛的生活方式。
  春耕已完,麥秋未到,不是農忙的季節;雨季過去了,天晴氣暖,正是地中海地區列王用兵的時候。在古時,常是由君王率軍親征。但大衛選擇宮廷舒適的生活,對戰場缺乏興趣,任用約押統兵征伐。這養成約押專橫恣肆的行為,對他自己也有不利的影響。
  憂患使人警覺,逸樂卻隱藏著危機。
  大衛過著閒適暇豫的生活。“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游行。”他好像是以夜作晝,別人日入而息,他才遲遲睡醒,開始一天生活。卻又不是在房頂上作禱告,而是無聊的游行閒眺。撒但常是尋找閒人,讓他們以犯罪為消閒活動。閒懶的人,會成為撒但的工具。所以人當感覺生活沒有目標,須要趕快省察,以免“不戰而敗”;時刻殷勤專注事奉,為主爭戰的人,在屬靈方面安全。
  “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大衛並沒有立即拒絕試探,而讓自己進一步陷於泥沼。他眼錯了,接著就心錯了,更叫人去打聽那婦人是誰,再進一步,差人把她接來,與她同房。(撒下一一:1-5)大錯鑄成,難以自拔。為了掩飾自己的罪,大衛進一步用彎曲詭詐的方法,召烏利亞回來,用盡了心計,用酒灌醉他,要他回家與妻子同房,就可以遮蓋自己的罪行。但烏利亞那麼忠心正直,他的心清醒,大衛的計畫失敗。
  大衛是以色列的王,是先知;烏利亞不過是一名歸化的赫人,普通的武士。但我們看見烏利亞的正直,忠勇,與大衛恰成對比。真難叫人相信,最後,大衛不得不進而同約押合作,殺害烏利亞,使自己由姦淫而淪至凶殺。一切計畫都成功了,只是留下了一生最大的污點。“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大英雄如此失落,何其可惜!(撒下一一:27
  聖經說:“自以為站立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一○:12)合神心意的王大衛,尚且能陷於試探,失敗;而且陷得這樣深,落得這樣低,失敗得這樣徹底,何況我們遠比不上大衛的人呢!神的兒女要時刻警醒謹防,不可給魔鬼留地步;不怕爭戰失敗,而是閒懶失去生活目標,不戰而敗。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