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十三20並不全屬意外】「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

  有時候,對人說安慰的話,旁人聽起來會感到很奇異的。妹妹給人淫辱了,哥哥竟說:“不要放在心上”,還有比這更不合理的事嗎?(撒下一三:20
  有這樣不合理的事,是因為在一個不合理的環境中。
  首先,暗嫩和押沙龍,同是大衛的兒子,他瑪是大衛的女兒,卻不是暗嫩的姐妹。聽來像是謎一般的身世,其實不是,這複雜的關係,只由於大衛多妻,所以他瑪是押沙龍的妹子,而與暗嫩只是半兄妹。問題由此發生。(撒下一三:1-22
  暗嫩是一個縱慾無制的青年人。對異母的妹子產生慾念,不加禁抑,卻以為是愛,任其發展。他沒有正直的朋友可以輔導,而交了一個狡猾的損友約拿達,給他出壞主意。
  這個家庭的父親大衛,在國事上英明睿智,在家事上卻糊塗溺愛,對他瑪作餅可醫病這種奇怪的新療法,未加追問,就把女兒送入虎口。
  他瑪是一個無知的女子,既去了暗嫩那堙A豈需要進內室與他單獨相對?雖然推拒,卻加上一句“你可以求王,他必不禁止我歸你。”(撒下一三:13)事實上,神的律法剛好是相反的(利一八:9)。顯然是她把異邦的風俗,代替了神的律法。這自然減弱了她抗議的力量。錯誤的思想引致錯誤的行動。
  事情既然發生了,暗嫩始亂終棄,他瑪住進了押沙龍的家堙C押沙龍安慰她說:“我妹妹,暫且不要作聲…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撒下一三:20)這是多麼可怕的話!意思說:在這個環境堙A哭哭啼啼有甚麼用!秩序沒有了,形勢迫人,只有忍耐等機會,隱伏下凶殺的陰謀。
  父親是兒女的道德典型,家庭倫常的喪失,父親應該負主要的責任。那麼,作這家父親的人,如何處理這家中醜事呢?“大衛聽見這事,就甚發怒。”發怒是應該的,不過,單是發怒還嫌不夠。但父親失去道德的權威,還能作甚麼呢?
  後來押沙龍殺了暗嫩,約拿達似是諷刺的向大衛說同樣的話:“我主我王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撒下一三:33)。甚麼環境發生甚麼事件,並非意外。
  不論多麼忙碌,有些事必須放在心上,不能夠隨便;作父母,作領袖的,該負起責任,以神的話教育兒女。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十三31「王就起來,撕裂衣服,躺在地上。」】

本章記述的史事,描寫大衛內心的憂苦與痛悔到了極點。環境的惡劣已經足夠,更加上大衛內疚的因素。他知道他犯罪的因果,先知他必須收穫。這就應驗了拿單的預言:「刀劍必不離開你的家。」

道德的因果——大衛破壞了別人家庭的平安,他自己家庭就失去了平安,不再回復。他玷污烏利亞的妻子,他自己女兒的貞潔也別踏踐,他使烏利亞戰死,先知押沙龍殺暗嫩。他整個家庭在這些事件中所有的遭遇,都抖動在天枰上,他必須提起痛苦的杯,一飲而盡。使徒保羅所說的話多麼真實:「你種的是什麼,收的就是什麼。順著情欲撒種的,必從情欲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

救贖的需要——罪好似澳洲的雜草,在水面上長起,十分迅速,蔓延起來,將水都可以堵塞。罪有自然的結果,也有刑罰的後果,基督為我們擔當了刑罰的後果,除去一切罪汙。但是罪人即使因悔改蒙了赦免,但自然的結果仍在,好似大衛經受一般。神仍有恩慈,好似貝殼中的傷痕會長成珍珠,化為福分,求神使你罪的自然結果,成為蒙恩更新的機會。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