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十四14「祂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致策劃你崗位趕出回不來的。」】

大衛這樣設計實在不合適。他的心只注意公正,但卻允許押沙龍回去,無需認過或悔罪,結果是很不好的。這會失去人民的愛戴,也動搖公正政治的基礎,很互解家庭生活的連結,這是大衛剛愎自用,縱容押沙龍的行為,押沙龍以為他父親容許他回來沒有什麼條件或償還,一定是饒恕了他的罪。

這對父母無疑是一項警戒。如果你的兒女不順從,違反家規,你必須要他認罪,不可縱容。這雖然需要時間,也是艱苦的過程,但是必須要堅持。

但是看到大衛的過錯,以及神賜予赦免與救恩。神是否好似大衛那樣,我們也許這樣盼待,在天家裡祂的愛心建立,祂不必我們認罪,也無需中保,在神權能的旨意之中,祂可任意除去我們的罪。但是神不能對待我們的錯失,所以基督必須受害,祂流血為救贖我們的罪,聖靈也使我們願意認罪,切實悔改。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十四14回轉與復和】「我們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潑在地上不能收回。」

  押沙龍懷恨弒兄,叛離父親,逃亡異國,在基述地住了三年。逆子沒有表示悔恨,沒有思念父親;作父親的大衛,卻心堣薑褶Q念逆子歸家。
  約押善伺王意,也許視為將來政治投資的機會:王的長子暗嫩已死,押沙龍雖然有品德上的缺點,但他的行動,不是全然沒有理由;而且他是個風度翩翩的佳公子,難道不是繼位的適當人選?要結交將來的王,是在他的最低點下手。於是約押主動策畫了父子復和。
  約押去找了一個提哥亞地方的婦人,把想要她說的話教導好了,帶她去見王,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可惜這只是一個方便的復和,沒有永久的效果和真正的價值,反而貽患無窮。
  這個計畫的基礎,有先存的弱點:父親出於情感,思念兒子,只有慈愛,而沒有公義;逆子想回故國,可能志在得國,而沒有認罪悔改;居中使人復和的使者,只用心計,而沒有注重真理。所以約押訓練的婦人,如同女先知,傳的是人道的福音,而不是天道,不是生命之道。她從約押學來的信息說:

“我們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潑在地上,不能收回。神並不奪取人的性命,乃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至成為趕出回不來的。”(撒下一四:14

  我們到處可以聽到這樣的話,勸人和睦為貴,不必計較是非。那時,大衛已經年過五十,那智慧婦人的話,可能引起他的思想:必死的人,生命是那麼短暫,如果報血仇的人,把那寡婦僅存的兒子殺了,有誰是將來奉養母親的後嗣?想到自己的年齡,情形也極相似,可以坐在神應許的寶座上?難道這只是巧合?
  這話是不錯的。但神“設法”使叛逆的人歸回,不是廉價的巧言勸說,是付上極重的贖價:祂的獨生愛子耶穌基督,為了人的罪受死:“既然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祂叫萬有…都與自己和好了。”(西一:20
  大衛准許押沙龍回來,既沒有施行懲罰,也沒有和他見面復和;既不是公義,也不是慈愛;而押沙龍只是手段,是奪位之前的“過橋”,並沒有誠實(詩八五:10)。這樣,所遇到的不幸後果,豈是無因?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