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十八22報信息】「你報這信息,既不得賞賜何必要跑去呢?」

  在戰爭危難之中,人總是懸望,想要得到信息。
  那天早晨,大衛王站在城門口,親送戰士們出征。那一整天,他就沒有離開那堙C本來王是要自己出戰的;雖然他們勸他不必親涉戰陣,勉強他留在城堙A但王總是放不下心。
  也許,他們不知道王的心事。大衛不僅關心戰爭的結果,他也關心逆子的安全;或者說,他對自己將士的戰力,有相當的了解和信心,相信他們會得勝,但他放心不下的,是押沙龍的安全。因此,在送軍兵出戰的時候,他沒有叮囑採取甚麼戰略,如何作戰;只當著士兵們,殷殷吩咐將領們,留意保留押沙龍的性命,不要對他下手太重。不論在甚麼戰爭中,從來沒有人對敵人如此關心的。無論押沙龍如何對待他,作父親的大衛,並沒有把兒子當作敵人。(撒下一八:1-5,24
  戰場是在田野的樹林堙A雜木叢生,亂石嶙峋。當時是四面為戰,不是正規的陣地戰;大衛的職業軍人,比較能應付;押沙龍的烏合之眾,對於地形不熟悉,雖然戰爭不特別激烈,陣亡的卻甚多。“因為四面打仗,死於樹林的,比死於刀劍的更多。”(撒下一八:8)戰爭開始不久,跟押沙龍的以色列人就潰散了。押沙龍落單而走,騎著騾子,在橡樹茂密的枝下經過,他著名的頭髮成了問題,被樹枝繞住,使他孤懸在天地之間,沒有人跟從幫助他。約押根本就沒有意思聽從王的吩咐,也不想存留俘虜活命,任憑他呼叫,還是用短槍把無助的押沙龍刺死。(撒下一八:6-15)醞釀許久的戰爭,就這樣結束了。
  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求約押允許他去向王報信;但約押不想他去,表示自己喜悅押沙龍的死亡,而隨便差一個古示人去報告。那人只是奉命當差;不過,亞希瑪斯對王忠心,為了愛所激勵,不求賞賜,還是急跑報信。
  雖然同是報一樣勝利的好信息:古示人是說敵人的敗亡,為王報了仇;亞希瑪斯所著重的,是國度的建立平安,勝過仇敵,而含糊諱言押沙龍的死亡。(撒下一八:19-33)因為他體會父親的愛,不願傷王的心。
  傳揚福音的態度,也該是如此。主的國度降臨,和罪人的受審判滅亡,是同一信息的兩面;但要記得:神願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滅亡。願我們體貼神的心,傳播福音好信息。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十八22~23「何必要跑去呢?……無論怎樣,我要跑去。」】

約押不愛大衛,沒有亞希瑪斯那麼忠心。他不會明白這位少年人那麼急切去報信。可惜亞希瑪斯與古示人完全誤解大衛的心,他們以為叛亂平息,押沙龍死了,必是大衛想知道的。所以他們急於要去,撒督的兒子認為這是急不容緩的,古示人得不著王的賞賜,王的心確很焦急,但並不歡迎他的信息。

多少時候,神的僕人也期待神的獎賞,這種想法可能只是世人的動機,正如撒旦說約伯: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我們作什麼,只想有所報酬,工作而得不著利益,就使人失去興趣。他們決不計較,仍要人加給的榮譽。如果無論有無獎賞,歡笑或眼淚,怎樣的結果,我一定要跑,這才是信徒可向世人見證的。原來基督的愛激勵了我。

亞希瑪斯比古示人跑得快。前者因愛而自動地去,另一個只是聽命與主人去作,愛在腳上加了翅翼,可以加速前去,到大衛那裡。但是神的旨意在天上成就,基路伯往來奔走,好似電光一閃,神的旨意也在地上實現:他們從墳墓那裡逃跑,又害怕,又大大的歡喜,要報給祂的門徒,忽然耶穌遇見他們說:願你們平安!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