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十九22冷暖人間】「我豈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嗎?」

  大衛平息了造反的風波,再渡約但河,走向回耶路撒冷的道路,跟倉皇出都逃難的情形,大不相同了。不但跟從王凱旋的軍隊,意氣昂揚,群眾也改顏相向。在迎接王的行列中,走在前面的,最熱心的,竟然是靦顏無恥的示每和洗巴!
  押沙龍危機過去了。大衛仍然是耶和華所膏立的王。但他逃離了京都,在約但河外的瑪哈念設立朝廷。現在,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待他。約但河東的人,覺得他的流亡政府應當回去;但是,怎樣回去?是父親繼承兒子的位?還是像征服者一樣?不過,大衛以為必須由人民請他回去比較好;否則怎樣有顏見河西的父老?總不能自己開口說:“你們從前趕我走,今天我還是回來了!”或是責問:“你們怎叛離耶和華的受膏者?”
  為了增強回去的榮耀氣勢,表明是復而有光,大衛差人去見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示意他們動員猶大人,發言請求王回去;並轉告曾任押沙龍元帥的亞瑪撒,收編組織分散的舊部,成為各支派的常備軍,並應許他代替約押,統帥全國軍隊。
  這一切政治上的運作步驟,無疑的都會增進重新團結;但主要的是大衛戰勝的事實,和他有效的統治全國的力量。注意現實的人,自然懂得其意義。於是從前離散和反對大衛的人,又再來投靠,向他獻殷勤了。
  大衛自然難以忘記示每。他搖身一變,儼然成為便雅憫歡迎代表團的首領,帶領一千群眾;同他在一起的,是米非波設的舊管家洗巴,現在自己是家長了,率領十五個兒子和二十名僕人,涉過淺窄的約但河,在大衛還未渡到河西以前迎接王。前倨後恭的示每,是來認罪求恕。洗巴是得到大衛賜他舊主原有的家產,前來獻媚。(撒下一九:18-23)大衛剛得到國人再度接受,光復故國,最不願見的是又生爭端,就暫加安撫。
  可憐的米非波設也來了。“他自從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的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鬍鬚,也沒有洗衣服”,使本就瘸腿的形像,更加狼狽。大衛相信他是被洗巴讒謗;卻叫他與洗巴均分產業:一個有心無力,一個有力無心。
  巴西萊是真誠愛王的人,不求賞賜,只願見王平安,得榮耀;他派兒子金罕服事王。(撒下一九:24-39;王上二:7
  想想看,如果現在基督再臨,你將如何見主呢?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十九24「米非波設自從王去的日去,直到王平平安安的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鬍鬚,也沒有洗衣服。」

         米非波設的心,是一個寡婦的心。王不在這堣F,就他對一切都無心了。恩待我的大衛已經不在這堙A雖然他們不來殘害我,但是,我已經沒有樂趣了,我沒有心懷來修飾。我們所以能拒絕世界,不愛世界,並非世界不可愛,乃是因為我所愛的人不在這堣F。── 俞成華《生命的信息》

 

【撒下十九25~30米非波設除了說到受僕人的欺哄那一件事以外,別的都不說。他的心只想到一件事,就是我的大衛王會回來就好了,冤枉算甚麼。我是坐在大衛席上的,我已經夠了,我不必訴冤,不必辨白。王回來了,就已經夠了。我的得失算甚麼呢?如果王能平安回來,如果我的主有所得,我就是有所失,又何妨呢?大衛對於米非波設的處置,自然是錯了;但是,我們的主不會錯待我們。就是這樣一冤枉,就把米非波設的心顯明了。── 俞成華《生命的信息》

 

【撒下十九42「王與我們是親屬。」】

王不僅是有權勢的,也是親民的(英文語系King一詞為kithkin)。這是我們主與救主最完善的說明。祂是王,因為祂得勝仇敵,祂也親自成為血肉之體,使我們與祂合一。王是我們的親屬,王與我們是親屬。

王與我們相合,實在值得我們慶倖。福音滿有奇妙的記載。祂與我們有親屬的關係在於:

祂的祈禱——祂祝福我們向神呼求:「我們的父」,這是多麼奇妙的關係。除了我們需要祈求赦免之外,祂的心意也都在祂教導我們的禱文之內。

祂的體恤——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的饑餓與乾渴,疲倦與辛勞,受苦與受死,都使我們與祂更為親近。

祂的經歷——祂凡事經過試探,只是沒有犯罪。祂所經歷的事 是我們可資參考的,那試探者怎樣對付祂,也照樣對付我們。試探無法征服祂,又怎能征服我們?祂走近孤單的兵士說:「放心,我已經有這些經歷,我與你並肩作戰,對你十分關切,我寶座的榮耀不會改變我真心的愛!」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