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二十2「猶太人……都緊緊跟隨他們的王。」】

這段史事使我們記得巴拿巴的勸導,使安提阿教會的信徒歸依主,這確是真實信心的考驗。我們常在十字架口上,也站在分水領。一面是摩押地廣大的平原,有它的美景;另一面是迦南,有屬靈的境界,俄珥巴與路得必須選擇。她們兩人都流淚依依難舍。但是最後經過愛的考驗,還是決定停留或向前。什麼使路得不離開婆婆拿俄米呢?她的愛真摯,她的忠信成為愛的動力,俄珥巴與她婆婆親嘴道別,回到她的民,她的神;只是路得捨不得婆婆。

眾人雖拒絕主,我們卻緊緊跟隨祂。我們要與祂一同站立,一同去受死。在世界的洪流激沖之中,我們願意與祂成為中流砥柱。眾人都捨棄祂,我們卻必跟隨。

肉體雖叛逆主,我們仍緊緊跟隨祂,人性的脆弱會想要禁果,但是站得住是真正成熟的現象,不再作小孩子,我們必須穩健忠心,決不動搖。

苦難可能煎迫,我們必僅僅跟隨主。苦難不致使我們無法經受,我們即使好像約伯一樣受苦,仍要仰賴主,愛主的人跟隨祂,不是只要祂的恩賜,而是祂自己。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二十10可怕的親嘴】「亞瑪撒沒有防備約押手堜珖釭漱M。」

  叛亂平息了,以色列將恢復統一,和平的曙光,又再展現著微笑;但不能驅除人心所有的黑暗。
  大衛王曾有話,應許參加過叛亂的亞瑪撒,說要立他代替約押為元帥;這是為要“挽回猶大眾人的心”,叫人民知道,既然參加過新反叛政府的要員,悔改後都得大衛寬大信任,不必為各人參與押沙龍政變而自危。在回到耶路撒冷後,大衛王又委亞瑪撒召聚猶大人,也是為了同樣的理由。這些話,不難進入約押的耳中。(撒下一九:13-14,二○:4-5
  約押是個心地狹窄的人。大約在二十年前,大衛在希伯崙作王,以色列還在分裂當中。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在瑪哈念作王,押尼珥作元帥。有一天,押尼珥來見大衛,表示願意輸誠歸順。大衛甚為歡迎。但約押出征歸來知道了,追上押尼珥,假作跟他說機密話,趁他放鬆戒備,把他刺死。(撒下三:27
  沒有誰能懷疑約押的忠心,才能,英勇;有時他還頗有屬靈的遠見,勸諫大衛不該數點百姓(代上二一:3),所說的很合道合理。只是他野心太大,而且不喜歡別人在他上面,特別不喜歡的是比他能幹,可能對他的地位造成威脅的人。他只有一個原則:擋礙他路的人,就必須除去。
  約押和亞瑪撒誼屬表兄弟(撒下一七:25),但這個人最親近的還是他自己。臨到名位得失攸關的時候,他不管對國家大局的影響,對民族團結會造成多大傷害,更不顧姻親的關係,無情的我字當頭!
  亞瑪撒不知他的陰險,看到約押刀掉在地上,更鬆弛了戒備,約押口說:“我兄弟,你好啊!”用右手抓住亞瑪撒的鬍子,作勢要跟他親嘴;左手卻把短刀插進亞瑪撒的肚腹。這致命的一刀!這可恥,可怕的一刀!
  殺押尼珥,是為了殺過他兄弟亞撒黑報復,殺亞瑪撒又有何藉口?為甚麼?是為了妒忌,為了地位保衛戰!他的口堳亄╮A心中卻有刀,必欲置人死地。但這兩次逞一時之快殺人,都阻礙了統一,只滿足了私欲。
  要謹防約押的刀;不止是防備別人像約押一般用刀,更是要謹防,不讓自己心中有約押的刀,用來對付人。惟有靠聖靈治死心中的惡行,才可以結出愛的果子。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