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二十二17經歷神恩的頌歌】「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

 我們藉著信,經歷神,使我們知道神。
  人多喜歡誇耀自己,掩飾那些不甚榮耀的事,為自己的成就立記功碑,留下浮誇不實的紀錄,叫人信靠謊言。因此,英雄給人的印象,總是不需要人幫助的超人。這樣,就不用負欠任何人。
  大衛是一個英雄。但他與眾不同的,不是他的勇力,而是他肯公開承認他成功的秘密,不是在於他少有大志,或是有甚麼過人的才能;而是在於他能倚靠,一切都是從神來的,這樣才可以說到真正的感恩。他說:

“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是我的避難所。我的救主啊,你是救我脫離強暴的。”(撒下二二:2-3

  多希奇,不是你的縱橫闢闔嗎?不是你的運籌帷帳嗎?不是你善戰,堅毅,有許多的品德嗎?大衛說,沒有,他自己甚麼都沒有,一切都是出於神,都是神。
  既然神甚麼都是,全靠神;他自己還剩下甚麼呢?他就甚麼都不是,一無所有,單仰望神的恩典。如果沒有這樣的心,就談不上真的感恩,只是誇揚自己,加上對神的幾句客氣話。
  人經歷到自己的軟弱,才可以認識神的大能。“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撒下二二:17)這說到人完全無力,連投靠主都不能。不是我會找到主;是祂從天上來尋找我。不是祂拋下了救生繩圈,我抓緊了,因而得救:我太軟弱了,不能抓得牢,耐得久,如果自信,定會失落;感謝主,是祂伸手抓住我。啊,那創造萬有,托住萬有大能的手!那慈愛的釘痕手!祂確定的應許說說:“我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塈漭L們奪去…誰也不能從我父手塈漭L們奪去。”(約一○:28-29)誰還能比天父和基督的手更有力呢?這是我們永遠可靠的救恩根源。
  我們沒有大衛的成就,沒有大衛的英勇,虔誠,智慧,屬靈,連他哪一方面的一半都沒有。可惜的是,我們更沒有他的謙卑,所以也就不會感恩。也許,這也正是我們不能蒙恩的原因。求主憐憫我們。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下廿二33~34休息──為要走更遠的路】經文:『這位上帝是我堅固的避難所;祂領完全人行走他的路。祂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那麼快,又使我站穩在高處。』
   從前有一位戰士,從俘虜他的仇敵手中逃了出來,半途發覺他的馬有換馬蹄的必要。但焦急催他儘量逃走,不容耽延,而智慧叫他停在路上一家鐵匠門口,花數分鐘重新換馬蹄鐵。雖然,他感覺到追蹤者的腳步由遠而近,但他仍耐性地等著馬蹄鐵換好。當敵人和他只有一百碼距離的時候,他一躍馬鞍,便似風馳去,敵人的馬匹卻只有喘氣份兒,頃刻間他便脫離了危險。

【撒下廿二36「你的溫和使我為大。」】

神溫和的恩典是我們永遠誦唱的頌歌。在那遙遠的時代,這位偉人在成長中所感受的,表達在詩篇之中,好似此處的贊詞一般。這也使我們回憶許久逝去的歲月,神的恩手,一直如慈母的溫和,牽引著我們。有些我們想要的東西沒有得著,是祂溫和的手挪開的。我們人生的經驗就使我們知道溫和的感力。

使徒保羅勸哥林多信徒,以基督的溫和感動他們(哥林多後書十章一節)。他們中間雖有不正當的事,需要強力的方法處置,但是他以為最好以基督的愛溫和地除去,因為他提切主的心。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與溫和。來處理罪,溫和比嚴重有效,除去罪,生命才可成長。護士在照顧上需要溫和。愛有溫和的成分,能忍耐到底,使心中的雜質好似被火煉淨一樣。我們應該像獅子那樣剛強,卻要有羔羊一般溫和,當溫和的主有限的慈憐望著我們,我們就會像彼得那樣出去痛苦。

祂為我們忍耐,以慈悲充滿我們,使我們改正。祂的溫和必不改變,將失敗以溫和溶化。祂決不對我們厭倦,祂的溫和使我為大。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