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下廿三4「必像日出的晨光,如無雲的清晨。」】

神恩待人,好似日出的晨光,雨後陽光照耀下有嫩草滋生。這是指青年的時光,也指年老的情況。二者都有陽光,前者是在雲層密集之前,後者是在雲彩散去之後。

雲彩——雲有多種:絮雲,好似天空中的白銀。積雲,堆聚起來好似遠處山阜之巔峰。層雲,好似長廊巨柱。雨雲,積滿水分必降雨霖。我們人生也有類似的經驗,沒有雲彩,我們也沒有什麼光暗,更顯不出光的性質了。我們若不受雲霧所困,就不知道神的安慰與幫助。多變的氣候顯示春日的美景,遠勝那無雲的蔚藍天空。

晨光——神的愛進入我們的心好似清晨一般。祂是磐石,祂的來臨也好似光那麼柔和。神的愛進入呂底亞,她的心就好似花瓣般展開了。有些人重生的經驗就是這樣。不能確定到底什麼時候真正蒙恩。但是經驗是確定的,以前在黑暗中,現在卻在主的光亮裡。

晴朗——有雲有雨之後天氣轉晴。沒有雨水,我們的人生就成為荒漠。雨水是必要的,使百種滋生。陽光也是需要的,使生命茁壯。喜樂與憂患都是必需要的,嫩草是雨水與陽光的產物。你若有眼淚,必有微笑!雲與雨過去之後就有陽光,晴朗非常。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下二十三17傾奠的忠誠】「這水好像他們的血一般,我斷不敢喝。」

  誰都不願意遭受反對,遇到背叛更是心碎的經驗,特別是在患難的環境中。因此,受到人的擁戴,效忠,是極為快意的事情。人用盡方法,想維護奴隸制度,全不是由於生活上的需要,而是樂意得到這種效忠服事的滿足,更進一步,就是受人崇拜了,那簡直是變成神!
  大衛生命中的一段艱苦時期,是在受膏之後。神藉撒母耳膏立他作一國的元首,不過,他長期缺少兩項條件:既不是元首,也沒有自己的國,而且連家鄉伯利恆,也給非利士人佔領了,欲歸不得。但他不缺乏部下跟從者的擁戴,這是難得的。
  大衛在亞杜蘭洞躲避掃羅,在附近有個山寨。那是一段艱難的日子。登上王位的應許,仍然遙遙無期;對將來的盼望,既然遠不可及,更容易使人回想過去。背井離鄉的大衛,想起了可愛的少年時光:那溫馨的家鄉,伯利恆的泉水,也似乎更清冽甘甜。他自言自語的說:“甚願有人將伯利恆城門旁井堛漱禲A打來給我喝。”這只是表明恢復家園的意願。

三個勇士就闖過非利士人的營盤,從伯利恆城門旁的井堨握禲A拿來奉給大衛。他卻不肯喝,將水奠在耶和華面前說:“耶和華啊,這三個人冒死去打水,這水好像他們的血一般,我斷不敢喝!”(撒下二三:17

  從亞杜蘭到伯利恆,約有二十公里。居然有人不辭艱苦,還要冒生命的危險,穿過敵人的防營,為他去打水!有這樣的愛戴,不惜為王犧牲性命,甚麼事不能成功?大衛必然很愛他的部下,才會有這樣的甘心效死。
  當大衛把打來的水,捧在手上,他覺得咽喉仿佛梗塞住,無論如何也喝不下去。這份忠誠,使他深深感動。這水仿佛是他們的血一般,使他從心底深處,泛起敬畏:自己何德何能,會贏得人如此敬愛?還不是神的愛在他們彼此之間,使他們互相感應!既然如此,豈不應該更加對神忠誠,把自己的一切,完全奉獻,傾奠在壇上?於是,大衛不敢喝那水,舉起來祝謝了,然後傾倒在耶和華面前。
  今天我們屬主的人,特別是作領袖的,也應該有這樣的存心:一切榮耀都歸於主。我們不配得人的崇敬,頌揚,所能作的,都是神在我們身上顯大,願更加傾奠在主前。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