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上十二1「羅波安往示劍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

  〔呂振中譯〕羅波安往示劍去;因為以色列眾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

  〔暫編註解〕示劍為以民宗教聖地(創十二68;書二十四1),位於以法蓮地的基利心山與以巴路山之間。羅波安去到示劍會晤北方以色列的領袖,證明國家分裂的危機迫於眉睫;否則,這些人會來耶京謁見他。羅波安移動樽就教,本帶有安撫之意,可是他的傲慢使北方諸民越見疏離(16節)。

         “示劍”。首次在創世記十二章6節提及,這城位於以法蓮境內,鄰近今天的拿布勒斯(Nablus,另參看士九1)。

         「示劍」:位於以法蓮山地,原是迦南地的異教中心,但在以色列宗教生活中亦佔有重要的地位,因約書亞曾在此與以色列人立約(見書24:25),約瑟的骸骨亦葬於此(見書24:32)。

         羅波安。12,13,14章繼續了關於所羅門王朝的風格相對詳細的講述。《歷代志》中的記錄遺漏了整個所羅門拜偶像和他敵人的敘述,而對於羅波安早期歷史的敘述幾乎和《列王紀》中的如出一轍(代下10:1-1911:1-4;參見王上12:1-24)。

     示劍。選擇示劍作為加冕地點可能是為了確保以法蓮和其他北方支派的效忠。示劍位於全國的中心,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之間,在這裡約書亞曾為以色列人召集了一場大會(書8:30-35)。約瑟的骸骨埋在離示劍不遠的地方(書24:32)。雅各的井也在示劍附近(創33:19;創37:12;約4:5,6;參見書24:32)。

     「示劍」:看起來羅波安在政治地位上比大衛弱。 撒下 5:1 記載以色列眾支派來到大衛的首都希伯崙,承認他的王權。示劍是北國的重要城市。羅波安選這位置談判把自己立於危險的境地,也有可能當時以色列已經有分裂的危機,羅波安才不得不去示劍,而非各支派到耶路撒冷去。

         ◎這時大約是西元前931年。此時羅波安大約41  14:21

         本章一個王國分裂為二,各有自己的君主和政制,是以色列民歷史上的空前大事;史家觀點不同,評價也便大異。從北方諸支派的立場來看,分裂勢在必行;但從猶大人方面來看,傳統政教中心都在耶路撒冷,國家統一不易,不可輕言脫離;凡倡言分裂的與叛亂無異。本章將南、北兩種不同意見都予容納。但在24節記下神藉示瑪雅說的話:“因為這事出於我”,叫人想起神在九49所說的話。

 

【王上十二2「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裡(他聽見這事。)」

  〔呂振中譯〕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那時還在埃及,他逃避所羅門王的地方,他聽見了這事,還一直住在埃及;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聽見所羅門已死,從埃及回來,以色列人舉他為代表,和羅波安王談判。北方諸族當年曾和大衛立約,支持他作王。作王的對待百姓須如牧人愛護羊群一樣(撒下五13),服侍人民如僕人(7節)。他們要求羅波安覆約;後來談判破裂,此約也毀(14節)。

         “耶羅波安”。參看第十一章2640節。他成為發言人,把百姓的苦況上達於王。

         「住在那裡」:有古譯本作「從埃及回來」(參代下10:2)。

         2-5  以色列人向羅波安請願:要求他減輕百姓的負擔,因所羅門在世時為了建築聖殿和國家其他的龐大開支,曾使以色列人服苦役(見王上5:13-14),及向他們徵收重稅(見王上4:7)。這請願團從埃及請了耶羅波安來作發言人。

 

【王上十二3「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來,他就和以色列會眾都來見羅波安,對他說:」

  〔呂振中譯〕這時以色列人就打發人去請他來──以色列全體大眾〔傳統:耶羅波安和以色列全體大眾〕都來,對羅波安說:

  〔暫編註解〕請他。代下10:2,3節的記載似乎暗示了人們不是從埃及招請的耶羅波安,而是從以法蓮,毫無疑問,耶羅波安在這之前已經從埃及返回以色列了。耶羅波安是一個公認的領袖。那時人民正好有對王權不滿的原因,在這種場合中便想自然而然地提出來,他們也想要耶羅波安參與這一行動。

     12:3 大概是以色列人請耶羅波安當作談判代表來與新王羅波安會談。

 

【王上十二4「“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作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作的苦工、負的重軛輕鬆些,我們就侍奉你。”」

  〔呂振中譯〕『你父親使我們的軛很難負;你呢,現在你使你父親那令人很難作的工、和他所加在我們身上的重軛、輕鬆些吧,我們就服事你。』

  〔暫編註解〕軛為牛馬在田間耕作時所負,“重軛”在此喻君王加在人民身上的苦役和重稅。

         重軛。抱怨是有原因的。人民不滿沉重的賦稅和所羅門為他龐大的建設工程而徵召的徭役。作為整個以法蓮家徭役和勞工的總管,耶羅波安無疑聽到了很多的抱怨,對於人民廣泛的不滿情緒也能比王的其他顧問瞭解的更多。減輕負擔是合理的要求,對於王來說,傾聽人民的呼聲是一件既公正又明智的事情。

     撒下 5:2 以色列眾支派的長老來立大衛為王時,就是說明神立王是為了要「牧養百姓」,而非奴役百姓。

         「重軛」:「嚴厲的軛」、「艱難的軛」。

         ◎可以想像所羅門年間,為了國家的重大建設,百姓已經負荷過重了。現在新王執政,國家的建設也大致完成,當然希望能夠減輕賦稅與勞役。「我們就事奉你」其實是一個威脅,意思是如果繼續執行沈重的賦稅與勞役,以色列人就不會事奉新王。

         45兩節指出,北方諸民要另行立國的唯一理由,就是所羅門加在他們身上的“重軛”。通常新王登位,為示愛民,常宣佈減省賦稅、徭役,大赦罪犯。羅波安在錦繡中長大,不象耶羅波安曾曆民間艱苦生活,因此毫不體恤民眾疾苦,反要百姓負更重的軛。

 

【王上十二5「羅波安對他們說:“你們暫且去,第三日再來見我。”民就去了。」

  〔呂振中譯〕羅波安對他們說:『你們暫且去,第三天再來見我。』眾民就去。

  〔暫編註解〕第三日(直譯為:三天)。這是指第三天,即,後天(第12節)。

     ◎看起來羅波安完全不知道以色列人的狀況,所以他並沒有足夠的準備,導致需要三天的時間來想對策。百姓聽見羅波安這樣的回應,可能也覺得蠻有誠意的,所以就沒有立刻發難。

 

【王上十二6「羅波安之父所羅門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羅波安王和他們商議,說:“你們給我出個什麼主意,我好回復這民。”」

  〔呂振中譯〕羅波安的父親所羅門活着的時候有些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羅波安王和這些老年人商議說:『你們給我出個甚麼主意,我好有話去回答這眾民呢?』

  〔暫編註解〕羅波安求教于朝中元老的,不是舒解民困之策,而是怎樣對付民眾。

         老年人。所羅門的顧問應該已經瞭解了人民的怨氣並想針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給王提出好的建議。這些人不一定在年齡上很老,指的是他們的經驗豐富。

         6-15  羅波安徵詢朝廷上各臣子的意見:年老的參謀官早已察覺百姓對先王政策的不滿,便勸他暫且順從民意,以得民心(6-7)。但與羅波安同輩的臣子則主張以強硬態度對付百姓,甚至加重他們的負擔(8-11)。

 

【王上十二7「老年人對他說:“現在王若服侍這民如僕人,用好話回答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僕人。”」

  〔呂振中譯〕老年人對他說:『今天王若肯做這人民的公僕而服事他們,回答他們時對他們說好話,他們就必日日不斷地做王的僕人。』

  〔暫編註解〕僕人。王對人民的第一職責是服務,而不是統治。如果人民知道王將他們的利益放在首要的位置,他們的心就會和他聯結在一起,他們就自願做王的僕人。正如基督來到世界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8)。

     「好話」:「令人愉悅的話」、「美善的話」。

         12:7 中那些有經驗的老臣知道「王為民僕」、「公僕」的觀念,當君王服務百姓,百姓就永遠臣服。其實我們當平民百姓,也很容易就了解這個道理,無奈羅波安以為百姓跟君王不同,使用威嚇就可以繼續奴役百姓。

 

【王上十二8「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與他一同長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議,」

  〔呂振中譯〕王卻棄絕了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反而和那些跟他一齊長大、侍立在他面前的少年人商議,

  〔暫編註解〕關於羅波安此時的年齡,傳統有二說:一是16歲,一是41歲(十四21)。《代下》十一1823說他作王時妻妾甚多,有子28人,女60人,證明41歲為可信。

         這裡稱與他一同長大的人為“少年人”,乃與前節的“老年人”對照而言。這些總角之交現在“侍立”王前,都當在朝廷中有了官職,可以和舊臣分庭抗禮。從他們說話的高傲粗魯(“我的小拇指頭比我父親的腰還粗”),可見只是一班紈絝子弟,毫無處世經驗。

         「少年人」:指較為年輕的一代。他們既與羅波安同輩,此時年齡應有四十歲(參王上14:21)。羅波安終於接納後者的意見,拒絕了百姓的請求(12-15)。

         最後作者就此事的發展作出解釋:耶和華要藉此實現先前有關國家分裂的預言(見王上11:29-39)。

         不用……主意。歲月帶來經驗,智慧隨年齡增長。初出茅廬的少年人何時拋棄了老年人的勸勉,何時愚昧就要顯露。

     少年人。多方徵詢意見這本是好的,但應該記得,少年人通常看不到有經驗和智慧的老年人所能看到的東西。

     「少年人」:「小孩子」、「男孩」、「年輕人」。

         「商議」: 12:8 原文是連續兩個「諮詢、討論」,以加強語氣。12:6 原文只是一個「諮詢、討論」。顯示羅波安去問老臣,只不過是做做樣子。

         12:8-10 重複出現「同他長大的」,顯示這些少年人應該深刻了解羅波安的性情,所以他們提出來的意見,很可能非常吻合羅波安的意圖,因此獲得採用。如果我們問別人的意見,只是想聽到贊同的意見,那也就不用浪費時間了。

 

【王上十二9「說:“這民對我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鬆些。’你們給我出個什麼主意,我好回復他們。”」

  〔呂振中譯〕問他們說:『這眾民對我說:你使你父親所加在我們身上的軛輕鬆些吧;你們給我出個甚麼主意,我好有話回答他們呢?』

 

【王上十二10「那同他長大的少年人說:“這民對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鬆些。’王要對他們如此說:‘我的小拇指頭比我父親的腰還粗。」

  〔呂振中譯〕那些跟他一齊長大的少年人對他說:『這人民對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的軛很重,你呢,你使我們輕鬆些吧:王要對他們這麼說:我的小拇指比我父親的腰還粗呢。

  〔暫編註解〕“我的小拇指頭”中的“小拇指頭”在有的古卷中作“我的小東西”;語近猥穢;意思都不外說:“我的本領比我父親大得多”。

         “少年人”。年約四十歲(比較一四21)。“我的小拇指頭……”。這句俗語的意思是:“我的力量比我父親還要大”。

         王要對他們如此說。羅波安的少年同伴給他的建議沒有一點智慧,有的只是粗暴和傲慢。對於這些上天指定王去服務之人民的福利,他沒有顯出一點溫柔和掛慮,他也不顧人民表達出來的願望,只想堅決地施行統治。這些建議用沒有必要的冒犯性攻擊性的語言說出來,非但沒有緩和嚴峻的事態,反倒令其進一步加劇了。這些年輕人以倔強當勇敢,把自負和驕傲當成智慧。他們沒有看出當時的兆頭,他們的建議使反叛不可避免。

     「小拇指頭」:原文是「小指頭」或「小」的意思,有人認為這是暗示「性器官」。

 

【王上十二11「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呂振中譯〕我父親將負的軛給你們馱上,現在呢、我要加重你們的軛呢;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卻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呢。

  〔暫編註解〕“蠍子鞭”為鞭頭裝有鐵刺的皮鞭。

         “蠍子鞭”。繫倒鉤或金屬碎片的鞭子。

         蠍子。這是比喻的說法,表示鞭子上帶有鉤或刺,給人帶來異常劇烈的痛苦。

     「負更重的軛」:原文是「增添你們的軛」。意思是所羅門只給他們背負一個重軛,羅波安要讓以色列人背負多過一個的軛。

         「蠍子鞭」:原文是「蠍子」,指「鞭梢附有金屬或玻璃的碎片的一種鞭子」。

 

【王上十二12「耶羅波安和眾百姓遵著羅波安王所說“你們第三日再來見我”的那話,第三日他們果然來了。」

  〔呂振中譯〕眾民〔傳統:耶羅波安和眾民〕照羅波安王所說『你們第三天再來見我』的那話、第三天果然來見羅波安了。

 

【王上十二13「王用嚴厲的話回答百姓,不用老年人給他所出的主意,」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很嚴厲地回答眾民:他棄絕了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

  〔暫編註解〕嚴厲。目的是為了顯示力量,但實際上卻露出了軟弱和愚昧。和善的話語來自溫柔並心胸寬廣的人,其結果就是順從,幸福以及和平。粗暴的言辭出自小人,只能激起苦毒和仇恨,結果就是騷亂和反叛。

 

【王上十二14「照著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對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呂振中譯〕反而照少年人出的主意對眾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的軛很重,我卻要加重你們的軛呢;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卻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呢。』

  〔暫編註解〕◎看起來羅波安很快就安插了他自己的親信在國家重要的位置上。

 

【王上十二15「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於耶和華,為要應驗他藉示羅人亞希雅對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說的話。」

  〔呂振中譯〕王不聽眾民的要求,這一個事態是出於永恆主,為要實行他的話、就是由示羅人亞希雅經手論到〔傳統:對〕尼八兒子耶羅波安所說過的。

  〔暫編註解〕耶和華要使用這些事件去成就祂的旨意(比較一一11,30)。

         出於耶和華。我們不能認為這些年輕人的建議是神的建議,或王的回答是耶和華命定的。神是有憐憫有智慧的神,但王的言辭確是無情和愚蠢的。神使人傾向于同情和寬厚,而不是苦毒和怨恨。但人必收自己種下的惡果,神也必審判他。所羅門的罪以及羅波安的粗暴和不智都不是出自耶和華。兩個人都錯了,可是錯誤的根源和過程與神完全無關。但耶和華憑著他的智慧允許這一過程存在,使得罪人的罪和愚蠢落到自己頭上。通常情況下,神不會施行神蹟取消人的偏激、憤怒、驕傲、邪惡和自負所帶來的結果。以個人的得救而論,神不會干涉人的自由意志,也不會改變惡行給不潔之人帶來的後果,而是引領義人和純潔邦國的道路來實現他的旨意。這樣,世人都必稱頌耶和華。

     這「事」乃出於:「事情的變更」。

 

【王上十二16「以色列眾民見王不依從他們,就對王說:“我們與大衛有什麼份兒呢?與耶西的兒子並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於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裡去了。」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民見王不聽他們的要求,就回答王說:『我們在大衛上有甚麼分兒呢?我們在耶西的兒子上並沒有業份呀。以色列人哪,回家〔原文:帷棚〕去吧!大衛阿,現在只顧自己的家吧。』於是以色列人都回家〔原文:帷棚〕去。

  〔暫編註解〕「關涉」:原文作「產業」。

         與大衛。這些話帶出了支派間嫉妒和仇恨的意味。以法蓮和猶大針鋒相對;北方的人決定要走一條獨立于南方的道路。示巴在他反對大衛時也說過類似的話(撒下20:1)。

     各回各家去吧。這並不一定是個戰爭動員,只是呼籲人們各回各的支派,不要承認羅波安的王權。

     自己顧自己吧。這表達了人民對大衛皇族根深蒂固的長期的不滿:讓大衛的家和他所屬的支派自己解決自己的事吧,這和以色列其餘的支派有何相關呢?他們猶大可以照顧自己,從今以後不再有人干涉了。

     沒有「關涉」:「產業」、「基業」、「地業」。

         「我們與與大衛有甚麼分兒呢?....自己顧自己吧!」:與撒下20:1 使用一樣的措辭。

         「回自己家裡」:「回自己的帳棚」。意思是四散回家了。

         12:16-24  以色列人背叛羅波安:百姓見羅波安的態度強硬,便決定脫離他的統治(16-19)。

 

【王上十二17「惟獨住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

  〔呂振中譯〕惟獨住猶大城市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

  〔暫編註解〕以色列人。這個短語包含兩層重要的意思。第一,猶大支派境內住的並不全是猶大人。除了和猶大聯合的便雅憫人,還有很多祭司、利未人和以色列各支派中後來離開北方來到猶大和耶路撒冷的人(代下11:12-17)。第二,儘管相對於猶大以色列後來主要是指北方王國,但以色列人這一短語是想提醒讀者,猶大也是以色列的真兒女,這一光榮的稱號不是北方王國所獨有的。

     「住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可能指便雅憫人,或者是前來歸順的利未人等。

 

【王上十二18「羅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亞多蘭往以色列人那裡去,以色列人就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王急忙上車,逃回耶路撒冷去了。」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差遣掌管作苦工的人亞多蘭往以色列人那堨h;以色列眾人扔石頭砍他,砍到他死去。羅波安王猛速地上車,逃回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亞多蘭即亞多尼蘭,是位老臣子,繼續作羅波安管理苦役的大臣(撒下二十24;王上四6;五14)。羅波安昧於時勢,仍叫他去向北方的以色列人征服苦役,遭到反抗,給石頭打死;羅波安也自示劍逃回耶京。

         羅波安不知道那是最後一次的失敗,他差遣最差的代表“亞多蘭”(即第四章6節和五章14節的亞多尼蘭)去;亞多蘭在大衛和所羅門時代一直負責掌管服苦役的人。

         羅波安差派亞多蘭鎮壓是次叛變,但亞多蘭竟被百姓殺死,羅波安於是逃回耶路撒冷。

         「急忙」:或可譯作「振作精神」或「醒悟過來」。

         亞多蘭。根據王上4:65:14節,亞多蘭是掌管苦力的人。既然亞多蘭熟悉這些服苦之人的情況,羅波安認為在這件事中他是去和對方進行談判的合適人選。作為受壓迫之人的督工,他一出現就激起人們新的仇恨,結果導致了他的死亡。

     用石頭打死。古代民眾聚集報仇的時候,這是一種常見的殺人方式。摩西也曾表示害怕埃及人在怒氣中用石頭打以色列人(出8:26)。後來以色列人幾乎要拿石頭打摩西(出17:4)。大衛也差點被他憤怒的部下用石頭打死(撒上30:6)。

     上車。戰車是那時最快的交通工具。改進的道路使得巴勒斯坦很多地方都能通行戰車。

     「亞多蘭」:由大衛、所羅門到羅波安,這人都是管理勞役的事情。 撒下 20:24  王上 4:6  5:14

         「急忙」上車:「自我警戒」、「下定決心」的意思。

 

【王上十二19「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

  〔呂振中譯〕這樣,以色列人就背叛了大衛家、直到今日。

  〔暫編註解〕◎羅波安這個紈褲子弟無法識別情況的險惡,導致國家的分裂。我們或許覺得奇怪,有智慧的所羅門王怎麼會選這個沒有見識的兒子當繼承人?不過一個國家經過四十年的平安富強,如果沒有特別的恩典,恐怕要出什麼有憂患意識的王子都很困難。我們自己也要謹慎是不是太過安逸,已經變成何不食肉糜的人了。

 

【王上十二20「以色列眾人聽見耶羅波安回來了,就打發人去請他到會眾面前,立他作以色列眾人的王。除了猶大支派以外,沒有順從大衛家的。」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人聽見耶羅波安從埃及回來了,便打發人去請他到會眾面前,就立他作王管理以色列眾人:除了猶大族派以外、沒有跟從大衛家的。

  〔暫編註解〕以色列國從這時起開始分裂為二(參十一37注)。耶羅波安做了新的十支派組成的以色列國的王。關於便雅憫的事,看十一13注。

         “除了猶大支派以外”。參看第十一章13節的腳註。

         百姓都擁立耶羅波安為王,惟有猶大人和便雅憫人仍歸從羅波安。

         「猶大支派」:這裡包括便雅憫人在內(見王上11:32注)。

         耶羅波安回來。這些話似乎暗示耶羅波安是在十個支派發動叛亂後才到他們面前的。但根據第三節,耶羅波安早就已經代表人民與羅波安進行談判了。英文LXX版的手稿在第三節和第十二節遺漏了耶羅波安的名字,這就使得他好像是直到第二十節才第一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之中。還是應該根據希伯來文聖經,將第一節中的以色列人理解為各個支派的代表,將第二十節中的以色列眾人理解為全體國民,他們在耶羅波安的面前,聽從了自己支派代表的話,就各回各家了(第16節)。

     叛亂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全國。將叛亂的火焰點著之後,耶羅波安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而是狡猾地退居幕後,等待人民的召喚。以色列民召集了一場大會,立耶羅波安作王。

     以色列眾人的。這個短語似乎是說,北方的十個支派宣稱他們要單獨代表真以色列。

 

【王上十二21「羅波安來到耶路撒冷,招聚猶大全家和便雅憫支派的人共十八萬,都是挑選的戰士,要與以色列家爭戰,好將國奪回,再歸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

  〔呂振中譯〕羅波安來到耶路撒冷,便召集了猶大全家和便雅憫族派、十八萬能作戰的精兵,要同以色列家交戰,好將王權奪回、再歸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

  〔暫編註解〕便雅憫。便雅憫支派從前和以法蓮的關係要比和猶大的關係更加緊密。大衛和便雅憫人(撒上9:1)掃羅之間長期的仇恨,約押和押尼珥之間的戰爭,大衛的僕人和那些便雅憫人之間的戰爭(撒下2:2,12-313:1-27),以及便雅憫人示巴(撒下20:1)鼓動人們反對大衛,這一切都說明便雅憫人和猶大人之間的敵對關係。耶路撒冷位於兩個支派的交界處(書15:818:16),將首都定在這裡給他們之間的關係帶來了一些改變,從此以後,便雅憫人就開始和猶大支派站在一邊了。

     十八萬。大衛的時代核點民數猶大支派是五十萬人(撒下24:9)。後來猶大王亞比雅招集了一支四十萬的軍隊(代下13:3)。

     「十八萬」:原文是「一百八十千」。七十士譯本作「十二萬」。「千」是一種軍隊的單位,不一定是「一千人」,當成「一隊」看待比較適當。

         「挑選的戰士」:「年輕人」的意思。

         21-24   羅波安召集十八萬精兵企圖收復失地,但先知示瑪雅奉耶和華的命令阻止了這場內戰。

 

【王上十二22「但 神的話臨到神人示瑪雅,說:」

  〔呂振中譯〕但是神的話卻傳與神人示瑪雅,說:

  〔暫編註解〕“神人”即先知。示瑪雅是羅波安作王時候的先知,他奉神命嚴厲警告不可以和耶羅波安及北方的支派作戰,去奪回脫離的疆土。示瑪雅寫有羅波安王的史記(代下十二15)。

         神人。這個詞語曾經用於摩西(申33:1;書14:6),再往前或以後,包括《歷代志》,罕有在經文中用到,但《列王紀》的作者卻很喜歡用這個詞。示瑪雅是羅波安統治期間猶大主要的先知(代下12:5-8,15)。

     「神人」:原文就是「神明的人」、「有神性的人」。撒母耳 撒上 9:6 、摩西 33:1 、以利沙 王下 4:21 等人都被稱為神人。通常指奉神命令向特定的人傳達諭令者。與先知並不完全一樣,有些神人就是先知,有些則不是。

         「示瑪雅」:字義是「被上主聽見」。

 

【王上十二23「“你去告訴所羅門的兒子猶大王羅波安,和猶大、便雅憫全家,並其餘的民,說:」

  〔呂振中譯〕『你去告訴所羅門的兒子、猶大王羅波安、猶大全家和便雅憫、以及其餘的人民說:

 

【王上十二24「‘耶和華如此說:你們不可上去與你們的弟兄以色列人爭戰,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出於我。’”眾人就聽從耶和華的話,遵著耶和華的命回去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這麼說:你們不可上去,不可同你們的族弟兄以色列人交戰。你們各歸各家去吧;因為這事原是出於我。』眾民就聽從永恆主的話,照永恆主所說的回家去。

  〔暫編註解〕你們不可上去。一般來說,內戰是最具破壞性的戰爭,其所帶來的創傷很難痊癒。神帶以色列人進迦南不是讓他們互相毀滅的,他們分裂成兩個敵對的國家也不是神命定的。耶和華不會祝福十個支派搞分裂,但他也不會贊同羅波安宣佈的苛行厲政。失去十個支派是對羅波安的懲罰。因此耶和華不能祝福這場旨在使用武力將那些分離的支派重新收歸羅波安權下的征伐。此外,神命定用時間的手將這兩個王國的歷史展開,使他對其中之一的責罰,對另一的審判,都顯為公正。熱心的人急於解決一件難題,但往往這件事涉及的兩方面都是錯的。這樣的人應該仔細思考這節中的教訓。

     ◎羅波安雖然是個看不清時勢的國王,但是卻還聽神的話。示瑪雅應該事先就很受大家尊重,所以一說話大家就認定這是神的命令,而且也願意遵循。

 

【王上十二25「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築示劍,就住在其中。又從示劍出去,建築毗努伊勒。」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造了示劍,就住在堶情F又從那堨X發、去建造毘努伊勒。

  〔暫編註解〕北國選擇了示劍作首都,耶羅波安修建此城以增加防守力量。他又修築約但河東雅博河上的毗努伊勒(創三十二31)為都城(一說他放棄了示劍,遷都來此),很可能他作王初期,一共設了三個政治中心:示劍、毗努伊勒和得撒(十四17),同時使用。在毗努伊勒設都恐怕意在防阻河東的人顧念舊情去支持南國猶大(參撒下十七21);更可能是增強其地防禦工事,以防北方亞蘭人和亞捫人的攻擊。

         “毗努伊勒”。為於約但河東,保護住在那堣@帶的眾支派,免受羅波安或示撒的入侵(一四25)。

         示劍。這個城邑早在先祖的歷史中從亞伯拉罕第一次進入應許之地時就提到了(創12:633:1835:437:12,13)。征服迦南時它被立作逃城(書20:721:21),約書亞在他臨死前將以色列人聚集在這裡重新與他們立約(書24:1-25)。亞比米勒自立為以色列的王時也將首都定在示劍(士9:1-20),當這城反叛他時就被毀滅了,還被撒上了鹽(士9:22-45)。現在這城被重新建造作為耶羅波安的首都。

     毗努伊勒。約旦河東的一個地方,雅各在這裡面對面見到神(創32:30,31)後為之命名。基甸在他的時代拆毀了毗努伊勒的一座樓(士8:8,9,17)。耶羅波安將這裡重新建造作為週邊崗哨。它可能位於雅博河岸邊的Tulul ed-dabab,在疏割以東6.5千米處。

     「毗努伊勒」:位於疏割東邊8公里處。此處是雅各與神相遇摔跤之處 32:30 ,位於約旦河東岸。

         ◎耶羅波安也很快的建立示劍當首都,也將毗努伊勒建立成第二首都或行宮,用以控制約旦河東,這件事情也顯出其治國的幹練。

         12:25-33  耶羅波安另設敬拜中心和禮儀:耶羅波安脫離了大衛家,作以色列十支派的君王,便致力鞏固自己的地位。他分別在約但河西面和東面,選擇了示劍和毗努伊勒二城作為據點(25)。此二城在耶羅波安之前已存有 (參串15, 16), 他只是在這些險要地方加強防禦設施。在宗教方面,耶羅波安造了兩隻金牛犢,安放在以色列南部的伯特利和北部的但,作為百姓敬拜的中心,免得他們要下到猶大的耶路撒冷獻祭 (26-30)。 根據埃及神只的傳統,此牛犢乃神的座位,並非代表神自己。

 

【王上十二26「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心婸﹛G『現在恐怕這國仍回歸大衛家。

  〔暫編註解〕「歸大衛家」:「返回大衛家」。

 

【王上十二27「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

  〔呂振中譯〕這人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永恆主殿媊m祭,那麼這人民的心、就會轉去歸向他們的主上猶大王羅波安,而把我殺死,去歸向猶大王羅波安了。』

  〔暫編註解〕歸向。耶羅波安很清楚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敬拜神所具有的強大吸引力。如果以色列人繼續效忠神,如果他們繼續前往耶路撒冷去和他們猶大的弟兄一同侍奉神,那麼人心會再度凝聚,王國又要歸於一統了。這樣的結果無疑普遍有利於人民,但這卻不是耶羅波安最關心的。

 

【王上十二28「耶羅波安王就籌畫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王就打定了主意,造了兩隻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已經夠了;看哪,這就是你們的神、那領你們從埃及地上來的。』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為了團結其民,在北國建立敬拜中心,以消除百姓去耶路撒冷聖殿的意向。他造了兩隻金牛犢,很可能是仿亞倫當年的牛犢而造。這牛犢不象迦南人的神像(神站在牛的身上以顯示力量),而是混合埃及的聖牛與以色列人對神的敬拜於一爐,好像他們看不見的耶和華是騎在這牛身上,要百姓拜這牛,因為“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耶羅波安為了政治上的近利,犧牲了他本可長久得到的國位(十一38)。

         “兩個金牛犢”。也許百姓起初並沒有膜拜那些金牛犢,只是以為神騎在牛犢之上。

         「籌畫定妥」:原文作「與他人商議」。

         「難」:可譯作「太麻煩」或「太多了」。

         金牛犢。以色列人在曠野敬拜偶像,給自己帶來了刑罰(出32:1-35),現在他們又重蹈覆轍了。以色列人拒絕了神,他們所選擇的道路最終必是滅亡。當人棄絕了天地的創造主而轉去敬拜金牛犢時,災難就不可避免了。

     「籌劃定妥」:「一起磋商」、「交換意見」。

         「實在是難」:「大量的」、「充足的」、「已經夠了」。

         ◎這金牛犢,不由得讓人想起亞倫的金牛犢 32:2-8 。不過大部分的學者認為耶羅波安並非真的要推翻耶和華信仰,他只是要扭轉耶路撒冷聖殿為核心的耶和華崇拜。於是他把金牛犢當成神的坐騎,神則是金牛犢上方看不見的神。然後又把聖殿放置於但和伯特利,把祭司改由非利未人擔任,移動節期的時間。以讓北國的宗教活動和猶大的耶路撒冷脫勾。

 

【王上十二29「他就把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但。」

  〔呂振中譯〕他就把牛犢一隻立在伯特利,一隻安在但。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把兩隻金牛犢分別放在耶路撒冷只16公里的伯特利(以色列人歷史上著名的敬拜神的地方);另一放在北疆的但,靠近黑門山。

         耶羅波安聰明地把一隻金牛犢安在“伯特利”位於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距離耶路撒冷約十一英里(17.7公里);另一隻安在其領土北端的“但”。

         伯特利。北方王國南部的一座邊界城市。伯特利這個名字是雅各取的,意思是神的殿,為要紀念他從前逃離以掃時在夢裡(創28:11-22)並他返回時(創35:8-15)神向他顯現。這裡被認為是一個可以和耶路撒冷匹敵的天然的敬拜場所。

     但。一座北部邊境城市,在士師秉政的大部分年代就是一個聚集敬拜的地點(士18:30,31)。

     「但」:位於北國以色列的北部。

         「伯特利」:字義是「神的家」、「神的殿」。位於耶路撒冷北方大約18公里。位於北國以色列的南部。

 

【王上十二30「這事叫百姓陷在罪裡,因為他們往但去拜那牛犢。」

  〔呂振中譯〕這事就是犯罪,因為眾民到伯特利一隻牛犢面前去敬拜,也到遠在但地的那一隻面前去〔傳統:因為眾民到遠在但地的一隻面前〕。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要眾民拜金牛犢,公然破壞誡命,領導進入邪神的崇拜,為以後諸王背離神開路。後人變本加厲,到亞哈王時,以色列幾成為拜偶像和巴力之國。

         全節可譯作「這事成了(百姓的)罪,因為百姓去到遠在但地的那一隻(牛犢)面前(敬拜)」。

         此外,耶羅波安自立殿宇、祭司和節期(31-33)。

         陷在罪裡。這件事已經成為人民犯罪的原因,鑒於罪惡的深遠影響,耶羅波安要負可怕的責任。

     往但去(直譯為:只去一個地方)。一些後來的英文LXX版手稿在後面加上了另外一些人往伯特利去。但原來的字句好些,暗示人們起初只是去但這一個地方敬拜。

     ◎無奈,一般老百姓怎能了解這種繁複的神學,誰會去拜牛犢上看不見的神而不去拜可見的牛犢?更不用說埃及、迦南地已經存在拜牛犢的習俗。現存的聖殿敬拜,的確是最能避免偶像崇拜的體系,耶羅波安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自己想一套替代的敬拜方案出來,也難怪「百姓陷在罪裡」。我們這些搞學術的、弄神學的,會不會也為了自己的成就或論文,想辦法弄一套讓人容易混亂的體系出來。我們是出名了,畢業了,聽我們的就「陷在罪裡」了?

 

【王上十二31「耶羅波安在邱壇那裡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造了邱壇上的殿,將不屬利未子孫範圍內的平常人立為祭司。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在伯特利和但之外,又在各地建邱壇,仿猶大的傳統定出一個比住棚節遲一個月的節期獻祭(利二十三34),並設立凡民為祭司。所有這些無非想建立一套宗教制度,來取代耶路撒冷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耶羅波安也起用非利未人擔任祭司。

         「凡民」:原指所有各種各樣的人民。

         凡民(直譯為:最低的)。利未人拒絕擔任假神廟宇的祭司,因此被革除了聖職,來到了猶大的耶路撒冷(代下11:13-16)。只有道德水準最低下的人才會同意擔任為邱壇、為鬼魔、為自己所鑄造的牛犢設立祭司(代下11:15)。這樣做的結果只會不斷降低人民的道德水準。

     「凡民」:「末端的百姓」、「從全部當中的百姓」。意思是「一般的百姓」。

 

【王上十二32「耶羅波安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定了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他自己上去、在祭壇旁獻祭;在伯特利他也這樣作,向他所造的牛犢獻祭,又將他所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暫編註解〕“節期”。大概是住棚節,卻遲了一個月守節(利二三34)。

         「節期」:指住棚節,本來百姓應在七月十五日守節(參串2, 5),但耶羅波安私下將時間改遲了一個月。

         八月。這是為與七月間在耶路撒冷舉行的住棚節競爭而設立的一個節期。雖然還保留許多古老的敬拜形式,但其本質已與對耶和華的崇拜截然相反了。這裡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以色列的節期要比猶大的晚一個月?南北分裂可能是發生在八月間,恰巧為人民設立這個大的節期給他們機會去慶祝新政權的建立。

     「八月十五日」:原來「住棚節」是「七月十五日」,耶羅波安將之延後一個月。也有學者認為這不是住棚節,而是等同於「獻殿節」的節日。

 

【王上十二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作節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

  〔呂振中譯〕八月十五日、他心埵菮w的月日、他自己上去,在他所造於伯特利的祭壇旁獻祭;他為以色列人定了節期,自己上去、在祭壇旁燻祭。

  〔暫編註解〕……燒。耶羅波安似乎是在自己的王權之外又擔當了祭司的職任。他將利未人的祭司職位拋棄一邊重新選立新的祭司,他想通過設立自己創制的祭司制度使他僭越邪惡的鬧劇顯得神聖合理。伯特利有王的聖所王的宮殿(摩7:10,13)。這表明伯特利的聖所可能是耶羅波安自己特別的廟宇,在那裡王主持宗教事務,同樣,那宮殿可能是他處理國家政務的地方。示劍作為首都是王平常處理國務的地點,但當他在伯特利處理宗教事務時,一些國家大事可能就是在他的宮殿裡進行了。

     「上壇燒香」:「自己上去在祭壇旁燒香」。

         12:33 顯出耶羅波安已經向當地其他的君王靠攏了。基本上猶大的君王不自己介入敬拜儀式(那是由祭司處理),但是以色列周遭的國家,國王也就是祭司,耶羅波安在自己定的節期日子,已經自己執行敬拜儀式了。出於人的信仰與崇拜,很快就會墮落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