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上十三1「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

  〔呂振中譯〕那時有一個神人憑着永恆主的話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祭壇旁要燻祭;

  〔暫編註解〕這個神人,聖經中只在這裡提過一次,是第一個警告背道的耶羅波安的先知。他從南國猶大來,禁止耶羅波安在北國另立新的宗教體制。為證明先知確奉神命,耶羅波安從壇上伸出手叫人捉拿他,這手立即癱瘓;神人祈求神,手就復原(6節)。神在緊要關頭常常直接干預,以促人悔悟。

         「神人」:與「先知」無異(參本章18),指屬神的人,是先知的別號。

         耶羅波安正站在。這件事情非常嚴重,耶羅波安在伯特利奉獻新壇時充當祭司,企圖將這壇分別為聖博得人民的尊崇和敬意。神決不會允許王這種大膽的叛逆和褻瀆不受譴責。

     「神人」:原文就是「神明的人」、「有神性的人」。撒母耳 撒上 9:6 、摩西 33:1 、以利沙 王下 4:21 等人都被稱為神人。通常指奉神命令向特定的人傳達諭令者。與先知並不完全一樣,有些神人就是先知,有些則不是。

         「奉耶和華的命」:「憑著耶和華的話語」,在本章中出現七次13:1,2,5,8,17,18,32

         「燒香」:「獻祭」、「燒香」、「燒祭物」、「使祭物冒煙」。此處應該是指「獻祭」,而非敬拜異教的神。

         ◎伯特利位於北國南部,所以南國猶大的先知比較容易到達。

         13:1-10  神人警告耶羅波安:耶和華從猶大差派神人到伯特利,預言將來約西亞作王時耶羅波安所造的壇會被玷污(1-2)。這事在三百年後應驗了(參串3)。

 

【王上十三2「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裡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

  〔呂振中譯〕神人憑着永恆主的話攻擊那祭壇而喊叫、說:『壇哪,壇哪,永恆主這麼說:大衛王室必生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燻祭的、宰殺在你上面;人必將人的骨頭燒在你上面。

  〔暫編註解〕有關約西亞的預言,在300年後應驗(王下二十三1520)。“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即使壇污穢之意。

         這個明確地說出“約西亞”之名的不尋常預言,在三百年後應驗了(王下二三1520)。

         名叫約西亞。耶和華通常不會將未來的事以如此確定的細節給人指明,特別是給出了具體的人名。相同的一個例子發生在波斯王古列身上,在他出生很久以前聖經就預言到他的名字(賽44:2845:1)。這個關於約西亞的預言後來如實應驗了(王下23:15,16)。

     「呼叫」:「宣告」。

         「壇哪,壇哪」:原文中也是重複兩次「祭壇」,用以加強語氣。

         「約西亞」:字義是「耶和華所醫治的」,大約三百年後作猶大王。

         邱壇的祭司....「殺」在你上面:「為獻祭宰殺」、「為食物宰殺」。此處用這個字應該跟獻祭無關,而是對應於前面的「在你上面燒香(宰殺祭物獻祭)的」,的一種文字遊戲。

         「邱壇的祭司....殺在你上面」: 王下 23:15-20 記在此事的應驗。此處不是說約西亞要獻人為祭,而是說約西亞要殺掉祭司,污穢整個祭壇。

 

【王上十三3「當日,神人設個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

  〔呂振中譯〕那一天神人指出一個兆頭說:『看吧,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下來:這是永恆主所說到的兆頭。』

  〔暫編註解〕預兆。如此,神人真先知的身份並他沉重的警告信息就能使耶羅波安和民眾印象深刻,他對祭壇所發的驚人預言瞬間就要實現。

         3-5 神人所給的預兆,就是祭壇破裂,壇灰撒在地上。這灰本應由祭司小心清理,倒在壇旁,然後搬到潔淨的地方(參利4:12; 6:10-11)。當耶羅波安伸手叫人拿住神人時這預兆果然應驗了,並且他伸出來的手亦告癱瘓(4-5)。

         「預兆」:「奇事」、「神蹟」、「記號」。

         壇上的「灰」:「含脂肪的灰燼」。

         「傾撒」:「被倒出」。

 

【王上十三4「耶羅波安王聽見神人向伯特利的壇所呼叫的話,就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吧!”王向神人所伸的手就枯乾了,不能彎回;」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王聽見神人的話、就是他攻擊伯特利的壇所喊叫的話,便從壇上伸手、說:『抓住他。』王所伸要拿住神人的手就枯乾了,不能縮回來。

  〔暫編註解〕“枯乾了”。僵硬了,癱瘓了。

         伸。對於任何人,不論他是誰,膽敢舉手攻擊神差遣帶來神聖信息的使者,都是非常危險的。伸出的手臂立時被擊打,使王和民眾心中充滿了恐懼,也使他們再一次認識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神的真先知。

     「枯乾了」:「乾燥」、「枯萎」、「乾涸」。

 

【王上十三5「壇也破裂了,壇上的灰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華的命所設的預兆。」

  〔呂振中譯〕這時壇也破裂,壇上的灰也傾撒下來,正如神人憑着永恆主的話所指出的兆頭。

  〔暫編註解〕壇也破裂了。這一現象是神權能的顯現,是任何人都不能反駁的。民眾這時再也顧不上考慮祭壇的神聖和王的尊嚴了,他們現在認識到正是耶羅波安公然反抗上天的行為才給他自己帶來了嚴厲的譴責。

 

【王上十三6「王對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求耶和華你 神的恩典,使我的手復原。”於是神人祈禱耶和華,王的手就復了原,仍如尋常一樣。」

  〔呂振中譯〕王應時對神人說:『請為我禱告,求求永恆主你的神的情面,使我的手能縮回來。』神人一求永恆主的情面,王的手就縮回了來,像起先一樣。

  〔暫編註解〕他請求神人替他禱告,手便復原了。

         為我禱告。王這時才謙卑了。同時他認識到自己面前的是一位神人,在某種情況下只有這位元神人才能解除他現在的痛苦。王的手臂在他順服之後就復原了,先知的禱告也是要再給耶羅波安一次悔改的機會。他還沒有走到耶和華不能原諒的地步。如果王願意悔改,並祈求他的心也能像他的手一樣復原,神子民的心就要回歸,以色列全地必要進行一場徹底的改革。

     「求耶和華....的恩典」:「求永恆主的情面」。

 

【王上十三7「王對神人說:“請你同我回去吃飯,加添心力,我也必給你賞賜。”」

  〔呂振中譯〕王對神人說:『請跟我到家堨h、喫點點心;我也要將禮物賜給你。』

  〔暫編註解〕賞賜。王的賞賜不是出於敬意而是出於策略。接受王殷勤的招待和豐厚的饋贈在民眾眼中就意味著先知贊同王邪惡的行徑,這樣就消滅了剛才他所做之事給人的神聖印象,同時也會對他的人格和使命造成不好的影響。

     「給你賞賜」:「給你一份禮物」、「給你一份賞賜」。

         13:7-8 神人拒絕耶羅波安的邀請,因為共同吃飯與接受禮物,是和解的表示,因此神要求神人不可與耶羅波安和解。耶羅波安邀請神人,可能是要讓旁觀的百姓認為這只是一些支微末節的問題,而非耶和華神與以色列王的完全決裂,但神就是要讓百姓知道他已經完全與以色列決裂了。

         7-10  但當他嘗試在伯特利接待神人時,卻遭拒絕,因耶和華曾禁止神人在伯特利進食。這項禁止,大概是因為伯特利有耶羅波安所立的牛犢(見12:29),已成為不潔淨的地方。另一方面,有學者認為,王請他吃飯,原意是想巴結先知,希望他替自己說些好話,但耶羅波安之所為,實非神所能悅納,先知絕不可接受他的恩惠而違背神的心意。

 

【王上十三8「神人對王說:“你就是把你的宮一半給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吃飯喝水,」

  〔呂振中譯〕神人對王說:『你就使把你家產的一半給了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喫飯喝水;

  〔暫編註解〕我也不……進去。堅決拒絕王的邀請和饋贈使先知站在一個優越的立場並給王和民眾以深刻的印象。

     你的「宮」:「家」、「殿」、「房」,此處應該是指「國家」而非「王宮」。

 

【王上十三9「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

  〔呂振中譯〕因為憑着永恆主的話、我是這樣受吩咐說:你不可喫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上回來。

  〔暫編註解〕「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原文僅是「不吃麵包、不喝水」。

         ◎伯特利距離耶路撒冷直線距離大約15.5公里,因此神要神人執行這個任務「不吃飯、不喝水」,雖然辛苦,還算可以接受。神人也很清楚神的命令與限制。

 

【王上十三10「於是神人從別的路回去,不從伯特利來的原路回去。」

  〔呂振中譯〕於是神人從別條路上走,不從他到伯特利來的原路上回去。

 

【王上十三11「有一個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他兒子們來將神人當日在伯特利所行的一切事和向王所說的話,都告訴了父親。」

  〔呂振中譯〕有一個老神言人住在伯特利。他的兒子們來,將神人那一天在伯特利所行的一切事都向他敘說,也將神人對王所說的話都向他們父親敘說。

  〔暫編註解〕人在某件事上為神所用,決不等於能永遠對神忠心。這位伯特利的老先知聽見有如此勇敢的先知從猶大來,編造了一個謊言,誘他見面,一同吃飯。猶大的先知沒有細加判斷老先知的話是否真的出於神(參約壹四1),接受了邀請。結果是猶大的先知因未遵守神命令(神的命令須絕對遵守,即令來自天使,若與神的不同,一樣不可隨從。9節;加一8),受到極重的刑罰(屍身不得入列祖的墳墓,對以色列人為可怕的刑罰。24節;參一21)。而說謊話的老先知也抱撼終生。為了補過,把猶大先知葬在自己的墳墓裡,並囑咐兒子在他死後須葬在同一墳墓,表示對這位敢說話的先知的敬意(2832節)。

         一個老先知。此人是先知,但卻是個假先知,是撒但的工具,決非出於神。撒但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決心通過使神的僕人受辱來攔阻耶和華的旨意。

     「兒子們」:原文可以指「兒子」,或者是「後輩的先知」、「門徒」。

         11-19   在伯特利有一名老先知從兒子們獲悉此事,便冒稱自己是得了神的吩咐,強留神人在伯特利吃喝。

 

【王上十三12「父親問他們說:“神人從哪條路去了呢?”兒子們就告訴他。原來他們看見那從猶大來的神人所去的路。」

  〔呂振中譯〕他們的父親問他們說:『神人從哪一條路走了呢?』他的兒子們就把從猶大來的神人所走的路指給他看〔傳統:看見〕。

  〔暫編註解〕◎顯然這些「先知兒子們」或「先知門徒們」也參加了耶羅波安的祭典,這樣看起來他們應該對耶羅波安的宗教革新頗為認同。不過由 13:11 的描述中可見神人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的事情,老先知應該也知道。他又執意、甚至說謊要請這個神人回家吃飯,就讓人覺得難以理解了。

 

【王上十三13「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備好了驢,他就騎上,」

  〔呂振中譯〕他就對他的兒子們說:『給我豫備了驢』;他們把驢給他豫備好了,他就騎上,

 

【王上十三14「去追趕神人,遇見他坐在橡樹底下,就問他說:“你是從猶大來的神人不是?”他說:“是。”」

  〔呂振中譯〕去追趕神人;遇見他坐在聖篤耨香樹底下,就問他說:『你是從猶大來的神人不是?』他說:『是的。』

  〔暫編註解〕◎「坐在橡樹底下」:可能是疲倦需要休息。而且神人可能是用走路而非騎牲口趕路。

 

【王上十三15「老先知對他說:“請你同我回家吃飯。”」

  〔呂振中譯〕老神言人對他說:『請跟我到家堨h喫飯。』

  〔暫編註解〕回家。這個邀請正是先知根據神明確的旨意(第9節)而斷然拒絕了王的邀請。仇敵不斷調整策略,一次又一次地變換花樣來引誘人,一心堅持要使人跌倒。

 

【王上十三16「神人說:“我不可同你回去進你的家,也不可在這裡同你吃飯喝水,」

  〔呂振中譯〕神人說:『我不能跟你回去,或是跟你進去;也不能在這地方跟你喫飯,也不能跟你喝水;

 

【王上十三17「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你在那裡不可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

  〔呂振中譯〕因為憑着永恆主的話我曾經受過吩咐說:你在那堣ㄔi喫飯,不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上回來。

 

【王上十三18「老先知對他說:“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吃飯喝水。’”這都是老先知誆哄他。」

  〔呂振中譯〕老神言人對他說:『我也是個神言人、和你一樣;有個天使憑着永恆主的話告訴了我說:你去叫他跟你回家,讓他喫飯喝水。──這都是老神言人欺騙他的。──

  〔暫編註解〕也是先知。他是先知,但決非神的先知。耶和華決不會通過他的僕人發出自相矛盾的信息。

     天使……說。如果他所說屬實,那也必定是一個惡天使在向他說話。當神以死亡的警告禁止人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時,撒但也曾帶著與之矛盾的信息前來,你們不一定死(創3:4)。這個假先知的話也是與此同源。真先知應該知道,如果自己確定是神所差遣的,那麼伯特利發警告的先知就是出自撒但的。

     老先知誆哄。撒但是個騙子,神的兒女應該從他欺騙的手段和伎倆上認出他來。

     13:18-19 老先知為了把神人帶回去,居然不惜說謊,間接導致神人死亡。有時,人真的會做出匪夷所思的邪惡事情,許多人都在討論老先知為什麼要帶神人回來?是好奇、還是崇拜?他想必也沒有害死神人的意思,不過下場卻是他一開始沒想到的嚴重。

         1822 這位老先知象巴蘭一樣,有真正的先知恩賜,卻犯了俗世那種自我推銷的罪。老先知為了使猶大的先知住在他家堙A便向他撒謊,其後又宣佈他的厄運;老先知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討好耶羅波安。

 

【王上十三19「於是神人同老先知回去,在他家裡吃飯喝水。」

  〔呂振中譯〕於是神人跟老神言人回去,在他家堻蘤熙雂禲C

  〔暫編註解〕回去。神的使者決不能違背了他的命令還能繼續效忠神。那先知有從神而來的命令,並且他兩次宣稱,自己之所以不接受邀請,就是因為它們與這命令相違背(8,9,16,17節)。先知違背了神特別的指示就將自己置身於仇敵的立場,耶和華不能繼續與他同在。

     ◎神人應該也是累了,所以老先知用「天使帶話」來推翻他原先領受「神的話」時,他也沒有謹慎的檢驗,畢竟走了二十多公里總也會希望吃飯喝水。

 

【王上十三20「二人坐席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那帶神人回來的先知。」

  〔呂振中譯〕二人坐席的時候,永恆主的話傳與那帶神人回來的神言人;

  〔暫編註解〕耶和華的話。這次神讓假先知說出了真話。神人借著撒但使者的話看出了自己的錯誤。神人違背了神特別的命令之後,神就允許那惡者借假先知將他帶回了自己的家。

         20-24  神人誤信為真,結果招來殺身之禍。老先知作這事的動機,大概是要證實神人所說有關祭壇的預言是否可靠,因為耶和華命令神人說預言,同時亦禁止他在伯特利進食,或從原路回去,假若他違背了後者而遭刑罰,便可證明他的資訊的確是由神而來。結果他被獅子咬死,但獅子卻沒有咬噬屍體,又沒有傷害驢(24, 28)。

 

【王上十三21「他就對那從猶大來的神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你 神的命令,」

  〔呂振中譯〕他就對那從猶大來的神人喊着說:『永恆主這麼說:你既違背了永恆主所吩咐的,不遵守永恆主你的神所囑咐你的命令,

  〔暫編註解〕對從猶大來的神人「說」:「宣告」、「大聲喊叫」。

         13:21 「不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命令」與 11:38 「聽從我一切所吩咐你的」原文類似,似乎神人遭受的懲罰預告耶羅波安將要遭遇的懲罰。

 

【王上十三22「反倒回來,在耶和華禁止你吃飯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

  〔呂振中譯〕反倒回來,在永恆主告訴你不可喫飯喝水的地方來喫飯喝水;因此你的屍體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

  〔暫編註解〕你的屍身。鳥飛返故鄉兮,狐死必首丘,死後能埋葬在自己的家族墓地,這種願望在希伯來人中極其強烈,而這違命的先知卻被剝奪了此項權利。罪惡的樹必然要結痛苦的果子,神的先知因為違命將自己置身於仇敵的境界,在那裡神就不能與他同在並保護他了。

     ◎「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這對當時的人是一種羞辱,不過神沒有指明神人何時以及要遭遇怎樣的死亡。

         ◎聖經沒有記載老先知宣告預言時,意識是否清醒、是否知道自己說的話,也沒有記載神人的反應。

 

【王上十三23「吃喝完了,老先知為所帶回來的先知備驢。」

  〔呂振中譯〕喫了飯喝了水之後,老神言人給所帶來的神言人豫備了驢。

  〔暫編註解〕「所帶回來的先知」指那神人。

 

【王上十三24「他就去了。在路上有個獅子遇見他,將他咬死,屍身倒在路上,驢站在屍身旁邊,獅子也站在屍身旁邊。」

  〔呂振中譯〕他就去;在路上有個獅子遇見了他,將他咬死。他的屍體被丟在路上;驢站在屍體旁邊,獅子也站在屍體旁邊。

  〔暫編註解〕三個不尋常的現象顯示神的審判要降在年輕的先知身上——獅子不尋常地出現在路上,獅子不吃他的屍首,以及驢子站不動。

         有個獅子遇見他。先知經常遇見獅子,但只要他們是奉神差遣就無須害怕。神的使者順從他的命令出入,他們就是世界上最有膽量的人。有這樣的應許給他們: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不要害怕,因我與你同在(賽43:5)。但以理被扔在獅子坑中,因為神與他同在,獅子就絲毫不能傷他。對此,他解釋說,他在神面前是無辜的(但6:22)。這個被獅子咬死的先知卻沒有那樣見證的話。

     13:24 描述的是一種很奇怪的情景,大概神人沒想到災難立刻臨到,所以還是吃喝完畢了。老先知可能因為愧疚或景仰,提供驢子當成神人的代步坐騎。審判很快就臨到,神人被咬死在路上。

 

【王上十三25「有人從那裡經過,看見屍身倒在路上,獅子站在屍身旁邊,就來到老先知所住的城裡述說這事。」

  〔呂振中譯〕有人從那婺g過,看見屍體丟在路上,獅子站在屍體旁邊,就來,在老神言人所住的城堶z說這事。

  〔暫編註解〕「有人」:原文是「看阿!有幾個人」。

         ◎「述說這事」:應該是景象令人訝異他們才會四處傳說。

         25-32  這是反常的現象,顯示神人之死非屬意外,乃神所執行的刑罰。當老先知看見神人的收場,他便肯定神人的預言必會應驗,所以他把神人葬在自己的墳墓裡,並要求兒子們將來把自己與他葬在一起。這決定使他的骸骨在約西亞改革時不至被移動(見王下23:18)。

 

【王上十三26「那帶神人回來的先知聽見這事,就說:“這是那違背了耶和華命令的神人,所以耶和華把他交給獅子。獅子抓傷他,咬死他,是應驗耶和華對他說的話。”」

  〔呂振中譯〕那帶神人從路上回來的神言人聽見這事就說:『這是那違背了永恆主所吩咐的神人,所以永恆主把他交給獅子;獅子撕裂他,咬死他,正如永恆主對他說過的話。』

  〔暫編註解〕違背……的神人。曾經是奉神差遣帶著使命的神人,轉眼之間成了路旁的一具屍體。不順從神導致了他迅速而羞恥的死亡。這麼快臨到他身上的厄運進一步給王和民眾做了見證:唯一的安全之道就在於遵從耶和華的誡命。破裂的祭壇,王枯乾的手臂,違背耶和華命令橫死的先知,全國都覺察到了神的不悅。神想讓以色列人完全明白,悖逆的道路最終的結果只有痛苦和死亡。

     ◎「這是那違背了耶和華命令的神人」:說得好像錯誤都是神人一樣,其實應該是老先知先去騙人的。

 

【王上十三27「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就備了驢。」

  〔呂振中譯〕老神言人就告訴他的兒子們說:『給我豫備了驢。』他們就豫備。

  〔暫編註解〕 13:27 顯示老先知有兩頭以上的驢,有相當的經濟實力。

 

【王上十三28「他去了,看見神人的屍身倒在路上,驢和獅子站在屍身旁邊,獅子卻沒有吃屍身,也沒有抓傷驢。」

  〔呂振中譯〕他去,看見神人的屍體丟在路上,驢和獅子站在屍體旁邊;獅子並沒有喫了屍體,也沒有撕裂了驢。

  〔暫編註解〕13:28 獅子沒有吃屍體和也不傷害驢子,都表明神人的死是神的審判,而非意外。況且由路人看見到老先知來收屍,恐怕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這些動物一直維持那個樣子以見證這是神的審判,很明顯是一個神蹟。

 

【王上十三29「老先知就把神人的屍身馱在驢上,帶回自己的城裡,要哀哭他,葬埋他;」

  〔呂振中譯〕老神言人就把神人的屍體抱起來、安放在驢上,馱回城堨h,〔傳統:到老神言人的城堨h〕,要舉哀來埋葬他。

  〔暫編註解〕「哀哭」他:原文是複數型態,表示「多人為神人哀痛」,意思大概是指老先知跟他的兒子們哀悼神人吧。

 

【王上十三30「就把他的屍身葬在自己的墳墓裡,哀哭他,說:“哀哉!我兄啊。”」

  〔呂振中譯〕就把他的屍體安葬在他自己的墳墓堙F人都為他舉哀,說:『哀阿,我兄阿!』

  〔暫編註解〕自己的墳墓。老人這樣做可能是因為悔恨,或是出於對這因自己的詭計而遇害的先知的憐憫。巴勒斯坦地區的墓穴通常都是在岩石中鑿出來的,一般是家人同墓。

     我兄啊!真假先知混在一起,耶和華的真宗教和耶羅波安新近設立的偶像崇拜混在一起,可能還要有新的事情出現混亂人們的思想,使他們覺察不到迫近的嚴峻形勢。違命的先知被惡者玩弄於鼓掌之上了。

     ◎老先知把神人的屍體葬在自己的墳墓裡,可能是對自己欺騙神人導致他死亡的事件表達補償之意。不過其實伯特利距離猶大不遠,老先知也可以考慮把神人的屍體送回祖墳,不過老先知可能是因為神的預言,或者是自己的佔有慾,就把神人的屍體葬在自己墳墓中。

 

【王上十三31「安葬之後,老先知對他兒子們說:“我死了,你們要葬我在神人的墳墓裡,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

  〔呂振中譯〕把他埋葬了以後,老神言人就對兒子們說:『我死了,你們要把我埋葬在神人被埋葬的墳墓堙A把我的屍骸安放在他的屍骸旁邊,

  〔暫編註解〕靠近他的屍骨。即,將老人的屍骨放進墓穴挨著先知的屍骨。他們生前既是兄弟,死後也當同穴。約西亞在地穴中發現了那兩位先知的屍骨,當時他正將死人的骨頭燒在壇上污穢那壇,但這兩位先知屍骨沒有受到影響(王下23:17,18)。

     ◎老先知要求把自己葬在神人的墳墓裡,應該是表示他要與神人的信息認同的一種方式(雖然是很可笑的方式)。也有人推測這是一種虛榮心,屆時大家紀念神人時,也會紀念葬在他旁邊的老先知(現在聖經中的確是一起提起了,不過恐怕一般讀者對老先知不會有什麼正面評價就是)。

 

【王上十三32「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邱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

  〔呂振中譯〕因為他憑着永恆主的話攻擊伯特利的壇、攻擊撒瑪利亞各城邱壇的殿、所喊叫的話語必定應驗。』

  〔暫編註解〕“撒瑪利亞各城”:指北國以色列境內各城。五十多年後,北國頂都撒瑪利亞(十六24);此後,北國也稱為撒瑪利亞。

         “撒瑪利亞”。後來成為北方十個支派的首都,這城也被用來指稱整個地帶。

         必定應驗。預言是絕對要實現的。警告的信息帶著愛與慈悲發出,要拯救以色列國脫離他們的惡行所必要帶來的厄運。

     「撒馬利亞」:此城於五十年後才建立起來,此處是用來指北國整個區域。

 

【王上十三33「這事以後,耶羅波安仍不離開他的惡道,將凡民立為邱壇的祭司;凡願意的,他都分別為聖,立為邱壇的祭司。」

  〔呂振中譯〕這事以後、耶羅波安仍然沒有從他的壞行徑上回轉過來;反而把平常範圍內的人立為邱壇的祭司;凡願意的、他都授與聖職,使他做邱壇的祭司。

  〔暫編註解〕神人的警告和遭遇並沒有使耶羅波安醒悟過來。他竟然重蹈覆轍,叫自己一家落在神的審判下。

         「分別為聖」:原文作「裝滿他的手」,即授職之意。

         仍不離開。警告發出,但卻被拒絕了。王不顧嚴厲的警告而繼續行惡。今後當他面臨自己的惡行所帶來的厄運時他唯一能責怪的只有他自己了。

     「這事」:指 13:1-32 之事。

         「惡道」:「邪惡的道路」。

         「分別為聖」:原文是「裝滿他的手」,意思是「授與職位」。

         ◎即使知道神的心意,耶羅波安仍然為了保護自己的王位,隨便將想要當祭司的人設立為祭司。這樣的行為沒有讓他的王朝穩固,反倒如 13:34 所說,縮短了他王朝的時間。 11:38 神是說他只要照大衛的方式行,神就要「堅固他的家(王朝)」,無奈耶羅波安還是想依賴自己的方式行。

 

【王上十三34「這事叫耶羅波安的家陷在罪裡,甚至他的家從地上除滅了。」

  〔呂振中譯〕由於這事、耶羅波安的家就有了罪,以致永恆主要從地上抹除它、消滅它。

  〔暫編註解〕除滅。耶羅波安家註定要很快滅亡了。當耶羅波安拒絕神聖的警告而堅持自己的惡行時他就是宣判了自己全家的毀滅。罪惡絕對不能永遠存留下去(見賽1:28;詩34:1637:9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