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上十四1「那時,耶羅波安的兒子亞比雅病了。」

  〔呂振中譯〕那時耶羅波安的兒子亞比雅病了。

  〔暫編註解〕亞比雅的名字只見此處,從13節的描寫看,他一定深受人民敬愛,且可能為王位繼承人。

         亞比雅。這件事情表明耶羅波安繼續堅持他的惡行並由此給自己和他的家人帶來的刑罰。他兒子亞比雅名字的意思是,耶和華是我父,這可能表明他的兒子出生時耶羅波安還沒有打算放棄敬拜神。他的另一個兒子也叫亞比雅(代下12:16),或亞比央(第31節)。可能這不僅是一個巧合,當耶羅波安仍被所羅門喜悅的日子,這兩個兒子也許是同時出生的。

     「亞比雅」:字義是「耶和華是父親」。

         1~18本章前半(118節)講示羅的先知亞希雅的故事,說他怎樣本大勇為神說話,不畏權貴,不懼勢力。

         14:1-18  亞希雅的預言:耶羅波安見兒子亞比雅患病,便派妻子求問先知亞希雅(1-3)。

 

【王上十四2「耶羅波安對他的妻說:“你可以起來改裝,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羅波安的妻,往示羅去,在那裡有先知亞希雅。他曾告訴我說:‘你必作這民的王。’」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對他的妻子說:『你起來改裝,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羅波安的妻子;往示羅去;在那埵陳咧奶H亞希雅;他曾說到我必作王管理這人民的事。

  〔暫編註解〕示羅在耶羅波安新建的都邑得撒(看17節注)附近,曾為會幕和約櫃存放的地方,是個歷史性宗教聖地。示羅後為非利士人所毀(撒上四章;耶七12,14;二十六6,9)。此時先知亞希雅住在示羅,耶羅波安專誠求問他,因為以前說的預言十分靈驗。他要妻子假裝普通婦人,帶著很普通的禮物,或因有不少先知,見到權貴,只說好話;他現在希望聽真話。

         他要妻子改裝去見先知,因怕先知對自己的家宣告審判,因而連累亞比雅的命運。但先知雖然瞎眼,神卻預早通知他來者是誰(4-5)。

         示羅。征服迦南後(書18:1),從約櫃放在這裡起直到它被非利士人擄去(撒上4:4,11),示羅作為崇拜的中心長達三百年,之後人們就認為這城荒廢了(見耶7:12)。然而,目盲的老先知亞希雅的家卻在這裡,當年就是亞希雅告訴耶羅波安他會做王(王上11:29-31)。示羅在以色列境內,位於示劍以南十英里。儘管但和伯特利存在偶像崇拜,神還將以色列人當作自己的選民,在以色列人中間仍有先知,他們也承認先知的服務對於自己的重要性。當耶羅波安想從神那裡得到信息,他知道只有先知亞希雅才是可靠的。因此耶羅波安的妻子喬裝成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子被派遣去見先知。

     ◎此時北國的國都在得撒 14:17 ,示羅則在得撒以南,大城示劍位於示羅和得撒之間,都距離猶大很近。因此耶羅波安的妻子需要變裝,應該是為了避免危險,也避免被人誤認要去猶大。

 

【王上十四3「現在你要帶十個餅與幾個薄餅,和一瓶蜜去見他,他必告訴你兒子將要怎樣。”」

  〔呂振中譯〕你要帶着十個餅,幾個脆餅;和一瓶蜜去見他;他就會告訴你、孩子要怎樣。』

  〔暫編註解〕“薄餅”。或作硬餅。

         你要帶。這菲薄的禮物是與當時的風俗相吻合的(撒上9:7,8),儘管價值不大,去見先知也要帶上一點禮物,以示尊重和感謝。

     薄餅。可能是硬的脆的乾餅。

     14:3 耶羅波安要求他的妻子帶微薄的禮品去見先知亞希雅,參考 撒上 9:6-8 掃羅送的禮品。先知可能和利未人一樣沒有地業,因此必須倚靠來諮詢他們的人致贈的禮物維持生計。

         ◎此處沒有說明亞比雅是不是王位繼承人,但是由經文中可以看見耶羅波安和他的妻子很擔心亞比雅的病況,甚至不惜要變裝去找先知詢問。由後面的經文看起來,至少亞比雅是一個在神眼中有善行的人,即使耶羅波安並不打算回到神面前,但是亞比雅的疾病,還是讓他相當苦惱在意。如果亞比雅當時是王位繼承人,那就很能夠解釋耶羅波安與其妻子的反應了。

 

【王上十四4「耶羅波安的妻就這樣行,起身往示羅去,到了亞希雅的家。亞希雅因年紀老邁,眼目發直,不能看見。」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的妻子就這樣行;她就起身、往示羅去,到了亞希雅家堙C亞希雅因為年紀老邁,眼目發直,不能看見。

  〔暫編註解〕「發直」:原指「凝定不能移動」。

         眼目發直(直譯為:呆板的)。希伯來文qamu。撒上4:15節也用了相同的詞。儘管是神的先知他也遭受著與常人一樣的痛苦。

 

【王上十四5「耶和華先曉諭亞希雅說:“耶羅波安的妻要來問你,因她兒子病了,你當如此如此告訴她。她進來的時候,必裝作別的婦人。”」

  〔呂振中譯〕永恆主對亞希雅說:『看哪,耶羅波安的妻子要來問你關於她兒子的事,因為她兒子病了;你要這樣這樣告訴她;她進來時、必裝作別的婦人。』

  〔暫編註解〕耶和華……說。耶羅波安的妻子打算欺騙先知,但神啟示亞希雅,使他的心眼明亮。先知對來訪者的情況全部悉知可以讓耶羅波安知道他所收到的信息的確是來自神。

     「曉諭」:「對....說」。

         耶羅波安的妻要來問你:之前有「看啊」一詞沒有翻譯出來。

         「裝作別的婦人」:原文僅是一字,意義就是「裝作陌生女人」。

 

【王上十四6「她剛進門,亞希雅聽見她腳步的響聲,就說:“耶羅波安的妻,進來吧!你為何裝作別的婦人呢?我奉差遣將凶事告訴你。」

  〔呂振中譯〕她一進門,亞希雅聽見她的腳步聲,就說:『耶羅波安的妻子阿,請進來;你為甚麼裝作別的婦人呢?我,我奉差遣要將凶信事告訴你呢。

  〔暫編註解〕亞希雅作為神的真先知,表現在他的預見、識別力和大勇上。眼雖不能見,神幫助他確立發言的權威,然後宣佈神的刑罰。

         「凶」事:「艱難」、「嚴苛」。

         6-16  亞希雅有關耶羅波安一家的預言:亞比雅將會病死,但他是家中唯一可獲安葬的成員,其餘的將死無葬身之地。對當時的人而言,這是人生最壞的收場。以色列人亦將被拋棄,分散各地。這一切要歸咎於耶羅波安及他叫以色列人所犯之罪: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別神。

 

【王上十四7「你回去告訴耶羅波安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我從民中將你高舉,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呂振中譯〕你去、對耶羅波安說:永恆主以色列的神這麼說:『我既從人民中舉起了你,立你做人君來管理我人民以色列;

  〔暫編註解〕告訴耶羅波安。先前亞希雅奉差遣給耶羅波安帶去他會作王的大好消息,如果耶羅波安一直忠誠,神必與他同在並要堅固他的家(11:38)。但是耶羅波安沒有順從主的命令;他自己犯了嚴重的罪還使以色列陷在罪中。現在王期待一句希望的話,而神給他的只有責備。

 

【王上十四8「將國從大衛家奪回賜給你,你卻不效法我僕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一心順從我,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

  〔呂振中譯〕將國從大衛家撕裂開來、賜給了你;你卻不像我僕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全心跟從我,行我所看為對的事;

  〔暫編註解〕從大衛家。耶羅波安有所羅門作為前車之鑒。這國也正是從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手中奪回才賜給了他。因此,耶羅波安在神面前在全以色列面前都是無可推諉的。

     看為「正的事」:「正直的事物」。

 

【王上十四9「你竟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為自己立了別神,鑄了偶像,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後。」

  〔呂振中譯〕你竟作壞事比那在你以先的更壞,去為自己立了別的神和鑄像、來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後。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的惡行所以超越以前諸王,因為他背棄神,設立了一套拜偶像的體制,導北國的人入罪。

         「偶像」:指耶羅波安所造的金牛犢(參王上12:28)。

         更甚。措辭是嚴厲的,但還不夠。耶羅波安之前以色列的領袖中也有罪人,但如此明目張膽地行惡卻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他的。耶羅波安棄絕將國位賜給他的神,轉而去敬拜偶像。當警告臨到時,他竟狂妄地加以蔑視拒絕。神將以色列作為神聖的囑託交到他的手中,但他卻不忠心。他故意引誘以色列的百姓去犯罪,慫恿他們轉離耶和華,就是將他們從埃及領出來又將應許之地賜給他們的神。

     ◎「立了別神,鑄了偶像」:耶羅波安要設立的,應該是一個「新耶和華信仰」,但是神直接指出他的行為,無異於「創造別的神」(一個以耶和華為名的「別神」)。神說這種行為:「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我們是否也會不知不覺搞出自己的「新耶和華信仰」?

 

【王上十四10「因此,我必使災禍臨到耶羅波安的家,將屬耶羅波安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必除盡耶羅波安的家,如人除盡糞土一般。」

  〔呂振中譯〕因此我必使災禍臨到耶羅波安的家,將以色列中屬耶羅波安的男丁、無論自主不自主、都剪滅掉,也必燒除耶羅波安的家,如同人燒除糞土、直到燒盡一樣。

  〔暫編註解〕神的刑罰包括:1,耶羅波安的王朝要從地上消滅(男丁無論為奴或自由都必剪除。10,14節);2,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了都不能入土安葬(被狗和鳥所吃,11節);3,北國將因拜偶像而動亂不安,終被趕出迦南美地,被擄往大河之西(1516節)。

         但耶羅波安的兒子亞比雅因有善行,可免受這些苦楚,死後且有哀榮(13節)。

         「除盡」:或作「燒掉」。

         剪除。耶羅波安家所有的男丁都要死亡,他的家從此就滅絕了。巴沙滅盡了他家中所有的人(15:29)。這裡代表男性的詞語男丁是當時一個普遍的表達法,從大衛的時代開始(撒上25:22,34),到巴沙(王上16:11),到亞哈(王上21:21;王下9:8),它帶有輕蔑的意味,用於那些註定遭劫的男性。

     困住的,自由的。這個短語的意思不詳,但它有蔑視的含義,用於那些被剪除或滅族的男性(王上21:21;王下9:8),也用於災難和逆境的情況(申32:36;王下14:26)。這一表達是個慣用語,被賦予了各種意思,比如(1)成家的和單身的,(2)困住的和自由的,(3)貴重的和無價值的,(4)年少的和年老的。

     「男丁」:直譯是「向著牆小便」。

         「困住的、自由的」:可能指「自由人與奴隸」。不過實際的意思就是「所有的人」。

         「剪除」:「除去」、「毀滅」,SH 3772,此字與「背約的懲罰」有關。

         「除盡」糞土:「完全除去」。

         除盡「糞土」:「糞便」。

 

【王上十四11「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這是耶和華說的。’」

  〔呂振中譯〕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狗必喫他;死在野外的、空中的飛鳥必喫他;因為永恆主已經說了。』

  〔暫編註解〕被狗吃。同樣的判決也向那些大膽犯罪的人發出(16:421:24)。在東方國家的城鎮裡狗是一種普通的食腐動物,它們也經常吃一些沒被掩埋的屍體。

     14:11 的意思是「死無葬身之地」。

         1113 耶羅波安所有子孫當中,只有患病的兒子亞比雅被埋葬;其餘的都要被羞辱,屍首被擇食腐肉的動物所吞吃。

 

【王上十四12「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腳一進城,你兒子就必死了。」

  〔呂振中譯〕所以你要起身、往你家去;你腳一進城,你兒子就必死。

  〔暫編註解〕你兒子就必死了。這道信息對於一位母親劇痛的心靈和一位期待自己兒子得到醫治的父親究竟意味著什麼呢?孩子的死象徵了那將要臨到耶羅波安家的厄運,如果他執意行惡,他的家必要完全滅絕。也許這個孩子的去世可以觸動王的心靈,使他思忖並歸向神。

 

【王上十四13「以色列眾人必為他哀哭,將他葬埋。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墳墓,因為在耶羅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顯出善行。」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人必為他舉哀,將他埋葬;因為屬耶羅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墳墓,因為在耶羅波安家中、只見他對永恆主以色列的神、有可喜悅之處。

  〔暫編註解〕善行。允許這個孩子離開世界無疑是神仁慈的作為。神看到這個年輕人心中的良善就以同樣的慈愛待他。考慮到將來的刑罰,這個孩子死亡的判決真是含有不可思議的憐憫,可能是對他唯一的報償。對於義人來說,死亡有時候是一種福氣。

     「顯出善行」:「有美好的事情」。

 

【王上十四14「耶和華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羅波安的家。那日期已經到了。」

  〔呂振中譯〕永恆主必為自己立一個王來管理以色列;那日期他必剪滅耶羅波安的家;甚麼時候呢?現在就是了。

  〔暫編註解〕亞希雅預見另一王巴沙的興起(十五27),此人殺了耶羅波安的兒子拿答(在位只二年),自立為王。一登位便殺盡耶羅波安全家。

         “那日期已經到了”。即審判已經臨近了。

         這裡所提到的另一王是指巴沙(參王上15:27-29)。

         一王。這是指巴沙,他殺了耶羅波安的兒子拿答並滅盡了他家中所有的人(王上15:28,29)。

     那日期已經到了。刑罰不會等待太久。浩劫之日就要破曉,任何人看到時兆都應該明白這是一個邪惡的世代。耶穌說,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嗎?(路12:49)。

     「另立一王」:指「巴沙」。 15:25-28

         ◎耶羅波安的妻主要是要來問自己兒子的未來,但是神用14:6-11 宣告耶羅波安王朝的覆沒,僅僅 14:12-13 提王子的命運, 14:14-16 更進一步說明羅波安王朝的覆沒與整個以色列的敗亡。

 

【王上十四15「耶和華必擊打以色列人,使他們搖動,像水中的蘆葦一般;又將他們從耶和華賜給他們列祖的美地上拔出來,分散在大河那邊,因為他們作木偶,惹耶和華發怒。」

  〔呂振中譯〕永恆主必擊打以色列人,使他們蘆荻在水中搖動一樣;也必將他們從永恆主賜給他們列祖這美好土地上拔出來,叫他們四散在大河那邊,因為他們立了亞舍拉神木、來惹永恆主發怒。

  〔暫編註解〕北國以色列在主前732722年為亞述國所滅,其民被擄往幼發拉底河北的哈博河谷和瑪代人的城邑(王下十七518)。

         “像水中的蘆葦”搖動:比喻的說法,指北國將無政治上的穩定,暗殺、纂位,層出不窮;內憂外患永無止境。“木偶”:指亞舍拉女神木柱像。耶羅波安所造的是金牛犢,但拜人手所造之物已開端,星星之火,勢必燎原(16節)。

         “木偶”。直譯作:是亞舍拉的柱像。參看申命記七章5節的腳註。

         「大河」:即幼發拉底河。

         「木偶」:見23節注。

         大河那邊。這是指幼發拉底河。這裡預言了以色列人將來的被囚。宣判的刑罰是有條件的,如果國家不悔改,就要實現(耶18:7,8)。

     木偶(直譯為:小灌木)。希伯來文'asherim。見出34:13節;申7:5節;士6:25節註釋。巴勒斯坦的本地宗教是多神崇拜,包括對男性神女性神的崇拜,其中攙雜了最可恥的敗德行為。樹樁,木柱,木偶是女性神的象徵,通常叫做亞舍拉。巴力是男性神,這兩種東西經常在一起被發現。因此基甸拆毀巴力的壇,砍下壇旁的木偶(士6:25-30)。神嚴禁他的子民在耶和華的祭壇旁栽什麼樹木作為木偶(申16:21)。以色列人被擄,因為他們立了亞舍拉,侍奉巴力(王下17:16)。瑪拿西招致神不悅的原因是,他為巴力築壇,做亞舍拉像,效法以色列王亞哈所行的(王下21:3)。約西亞打碎耶羅波安所造的伯特利的壇,”“並焚燒了亞舍拉(王下23:15)。

     「大河」:原文只是「那河流」,不過「幼發拉底河」也被稱為「那河流」,因此很可能耶羅波安的妻子當時並無法明確的分辨先知的意思,不過我們由後來的歷史看到以色列人的確是被擄到兩河流域去。

         「木偶」:迦南人立木柱於祭壇旁,象徵巴力神之妻「亞舍拉」。看來耶羅波安也沒有嚴格的執行一神信仰,百姓開始也慢慢地敬拜迦南的地方神了。不過本字原文是複數型態,指的是各種木造的偶像。

 

【王上十四16「因耶羅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耶和華必將以色列人交給仇敵。”」

  〔呂振中譯〕因了耶羅波安的罪、就是他自己犯了的、又使以色列人犯了的、永恆主必將以色列人放棄了。』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大概也沒想到他的「宗教改革」,帶來的是百姓的信仰墮落,因為他統治沒有幾年,百姓已經開始學著迦南人製造偶像了。到底甚麼是「核心」而不可變的,甚麼是「以前的制度」而可以修正的,是我們必須仔細去思考的。以免我們隨時代更新時,把信仰的核心也「更新」掉了。

 

【王上十四17「耶羅波安的妻起身回去,到了得撒,剛到門檻,兒子就死了。」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的妻子起身而去,到了得撒;剛到門檻,孩子就死了。

  〔暫編註解〕得撒為耶羅波安所修築的三個都邑之一(看十二25注),位於耶路撒冷北約48公里。他以後的諸王也都住此。後來暗利才在撒瑪利亞山上造城,定都撒瑪利亞(十六24)。

         “得撒”是王的住所,地位超越示劍,成為北國的首都(一五21)。

         「得撒」:位於示劍東北數英里之處,是以色列國初期的首都,亦是王的住處(參串23)。

         得撒。耶羅波安似乎將他的首都從示羅遷到了得撒。得撒作為以色列的首都直到暗利建造了撒瑪利亞(王上16:23,24)。

     「得撒」:位於示劍東北十一公里的法爾阿遺址。耶羅波安、巴沙、以拉、心利、暗利應該都是以此為首都。

 

【王上十四18「以色列眾人將他葬埋,為他哀哭,正如耶和華藉他僕人先知亞希雅所說的話。」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人將他埋葬,為他舉哀,正如永恆主的話、就是他由他僕人、神言人亞希雅、經手所說過的。

  〔暫編註解〕將他葬埋。亞比雅的死和埋葬的敘述標誌著耶羅波安王朝詳細記載的完結。還有許多其它歷史,比如耶羅波安和猶大王亞比雅之間的戰爭(代下13:2-20),這些《列王紀》的作者都略過了。在這很多歷史材料中單單選擇亞比雅得病和去世的細節是為了讓人們明白降在耶羅波安家的刑罰,因為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中。

 

【王上十四19「耶羅波安其餘的事,他怎樣爭戰,怎樣作王,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其餘的事,他怎樣爭戰,怎樣作王,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呢。

  〔暫編註解〕《以色列諸王記》是一部記述北國諸王歷史的書,為本書作者所據史料的一部分,因此特別提到它。

         其餘的事。這是敘述一個王朝結束慣用語的一部分。對於這些記載下來的史實總還有其它和王有關的細節,以耶羅波安為例,他怎樣爭戰,怎樣作王。這些細節在官方的編年史以色列諸王記上能夠找到。

 

【王上十四20「耶羅波安作王二十二年,就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拿答接續他作王。」

  〔呂振中譯〕耶羅波安作王的年日有二十二年,就跟他列祖一同長眠;他兒子拿答接替他作王。

  〔暫編註解〕拿答為“拿答比雅”(Nadabiah)一名的縮寫,意為“耶和華白白的賜予”。

         二十二年。這個數位代表了官方記載的王統治的年限。王朝實際的年限只有二十一年。這一時代以色列王用來計算年限的方法是,他登上王位那一年的後半部分作為王統治的第一年,而那一年的前半部分作為前一任王統治的最後一年(見王上15:28節註釋)。

     接續他。關於繼任者的細節是最後慣用語的結束部分,此後每一位元王都是這種結構(見王上11:43節註釋)。

     「耶羅波安作王二十二年」:一般認為是西元前929-908年。

         「與他列祖同睡」:表示耶羅波安是壽終正寢的。

         「拿答」:字義是「豐富的」、「慷慨的」。

 

【王上十四21「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作猶大王。他登基的時候年四十一歲,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羅波安的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

  〔呂振中譯〕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在猶大作王。羅波安登極的時候、四十一歲;他在耶路撒冷、永恆主從以色列眾族派中所選擇做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羅波安的母親名叫亞捫人拿瑪。

  〔暫編註解〕作猶大王。這裡的陳述顯明了介紹新王登基的官方程式。書中還記載了羅波安為了他的加冕典禮來到示劍並因為北方支派的叛亂而倉皇逃走的歷史(12:1-24)。接下來就是關於耶羅波安統治的敘述(12:2514:20),現在正式介紹羅波安後開始記述他的統治。以利亞出現之前(17:1)對以色列和猶大諸王的記載都非常簡單。然而,一些補充的材料可以在代下11:1節到16:14節中找到。

     四十一歲。羅波安一定是在他的父親所羅門登基之前出生的,因為所羅門作王四十年(11:42),而他登基時已經四十一歲了。

     十七年。這些是官方的年代,但對於羅波安來說這倒也是實際年限。計算方法在以色列和猶大各不相同(見20節註釋)。在猶大,王登基那一年餘下的部分不算作他作王的第一年,他作王的官方紀年是從他登基的第二年開始的。

     拿瑪,是亞捫人。很奇怪,王位傳給了所羅門較早的妻子生的兒子,而沒有傳給埃及的公主,他的正室生的兒子。在皇家的史書上經常提到王太后。

         14:21-28  羅波安作猶大王:在這段期間猶大人效法迦南人拜偶像,觸怒耶和華(22-24)。

         本書從十四章開始,寫作方法同時記述南、北兩國。本章上半寫北國耶羅波安的史事和繼位的人,下半接著講和他同時代的南國猶大的王羅波安,兩兩相對。由於兩國舊王逝世和新王登基的年代不全吻合,甚至相差甚遠,計算年代十分困難。

         十一43曾略及羅波安的事,但作者記諸王的標準格式則自本節始。凡記南國猶大,必記新王母后的名字,此或與她的地位和影響力有關。記北國諸王則無母后之名,可能由於北國弑纂迭起,王朝更迭頻頻,不似南國,自大衛開始,一脈相傳。

         「十七年」:大約是西元前930-913年。

         「拿瑪」:字義是「可愛」。

 

【王上十四22「猶大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犯罪觸動他的憤恨,比他們列祖更甚。」

  〔呂振中譯〕猶大人行永恆主所看為壞的事,將他們所犯的罪來激動他的妒憤,比他們列祖所行的更壞。

  〔暫編註解〕「憤恨」:原文指「嫉妒」(參出20:4; 6:15; 24:19; 1:2;和合本將此字譯作「忌邪」),因以色列人應歸耶和華為聖,所以祂絕對不能容忍他們拜任何偶像。

         猶大人行……惡。《列王紀》的主旨意在顯示每個人在以色列的宗教歷史中扮演的角色。對於一些王所記載的是統治者行惡(王下17:221:2,2023:32,3724:9,19),但涉及到羅波安說的是猶大行惡。猶大的變節和背叛無疑是在收穫所羅門種下的惡果,在普遍崇拜偶像的氣氛中一代年輕人長大了。羅波安是個軟弱和搖擺不定的人,當人民作惡的時候他沒有採取措施來阻止他們。

         22~24本節至24節講南國猶大在羅波安治下拜偶像之風漸漸熾。柱像為迦南人司生殖的男神像,木偶又名亞舍拉,為司生殖的女神像。迦南土人以高岡為神的座位,而青翠樹則代表神的生殖能力。因此選擇高岡的青翠樹下築壇立像膜拜(參耶二20;王下十六4)。

 

【王上十四23「因為他們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築壇,立柱像和木偶。」

  〔呂振中譯〕他們在各高岡上、各茂盛樹下築了邱壇,立了崇拜柱子、和亞舍神木。

  〔暫編註解〕描述當時拜偶像的情形。迦南人對巴力的敬拜方式是包括獻祭和行淫,所以他們喜歡在樹蔭下築壇,那裡既清涼又可遮醜。

         「柱像」:指代表神只之石柱。

         「木偶」:原文即「亞舍拉」(參王上15:13),祂是迦南女神的稱號,以樹或木柱代表。根據迦南的神話,亞舍拉是「最高之神」以利的太太,亦是其他眾多神只之母。

         柱像。希伯來文masseboth,字面上是,柱。屢次有命令發出要毀滅這些立在迦南地的柱像,砍倒並焚燒木偶(出23:2434:13;申7:512:3;見申16:22節註釋)。雅各曾經立起的柱子(創28:1831:1335:14)不是為了崇拜(見創28:18節註釋)。

 

【王上十四24「國中也有孌童。猶大人效法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趕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惡的事。」

  〔呂振中譯〕猶大地也有男性廟倡;猶大人都依照永恆主從以色列人面前所趕出的外國人可厭惡的行為而行。

  〔暫編註解〕“孌童”:被人當作女性玩弄的男子(十五12;二十二46),這種邪惡風俗為拜迦南女神儀式的一部分。聖經一再告誡不可仿效(申二十三1718;參羅一2432)。

         “孌童”。即宗教膜拜堛漕k妓。

         「孌童」:即男妓。有學者認為此詞包括一切在廟中與敬拜巴力者行淫的「神妓」。

         孌童。希伯來文qadesh,即,假神廟宇中的男妓。他們是在宗教許可下進行這種可憎的勾當的。正是因為當地居民中存在這些極端可憎的事神才要將其從地上剪除,現在猶大人竟要重蹈覆轍了(見王上15:12;王下23:7)。

 

【王上十四25「羅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取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打耶路撒冷;

  〔暫編註解〕埃及法老示撒(示撒一世,主前945924年),本為非洲利比亞人,建立了埃及第二十二王朝,曾收容耶羅波安(十一40)。他在主前926年率軍攻取耶路撒冷,遍及巴勒斯坦,摧毀不少城邑,拆除好些防禦工事。埃及尼羅河畔古城底比斯的亞孟神廟南壁上刻有他這次征戰的記述,說他攻取了巴勒斯坦一百五十多個城邑,包括耶城北邊的基遍、亞雅侖和伯和侖,以及北方的米吉多。考古學家在米吉多曾發現他的紀功石碑。示撒雖攻陷耶京,並未久留(參代下十二章)。

         示撒。他在埃及的歷史中稱為示肖恩克一世。他是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創建者。羅波安五年他突襲了猶大。這一記載被著名的卡納克石碑所證實,這塊碑上列舉了示肖恩克的征伐和此役中所攻佔的城市。這些城市很多都被證實在以色列境內,主要分佈在伊斯德倫平原上,例如,他納,米吉多,伯善,書念以及其它。梭哥和亞拉得是碑上見到的猶大境內比較著名的兩座城市。有人認為上述以色列的城市被羅波安攻佔並控制,因此耶羅波安請他先前的保護者來援助。更可能示肖恩克對耶羅波安也存在一些不滿,因為他可能沒有兌現作王之前對埃及的承諾。米吉多挖掘出的一些勝利者的石碑殘片顯示示肖恩克將那城作為自己征服的,而沒有給他們自由權。

         25~26 “示撒”。參看第十一章40節的腳註。“盾牌”。參看第十章1617節的腳註。

         25-28   埃及王示撒奪取聖殿和王宮的寶物。此事發生於主前九二五年。示撒乃埃及新王國第二十二朝開宗之祖。當時他不但攻取耶路撒冷,且曾攻打以色列和猶大約一百處地方,但作者僅提到他搶去所羅門所造的金盾牌,以致羅波安要以銅牌代替一事。

 

【王上十四26「奪了耶和華殿和王宮裡的寶物,盡都帶走,又奪去所羅門製造的金盾牌。」

  〔呂振中譯〕奪取永恆主之殿的寶物、和王宮的寶物:所有的盡都奪取;又把所羅門所造的一切金盾牌也奪了去。

  〔暫編註解〕法老示撒覬覦耶京的財富,將所羅門當日誇耀的寶物和用精金製作的盾牌,洗劫一空;羅波安只好用銅來 盾牌代替。昔日燦爛光華現已暗啞無光,益促我們記取神的訓誨;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申十七17)。

         寶物。聖殿貴重的器皿被埃及王擄掠使人心中感到悲傷,這些是大衛和所羅門歷經多少勞苦才積存下來的呀,並且它們也是全以色列人的榮耀。但這項經歷只是將來要臨到的更悲慘日子的預嘗。

 

【王上十四27「羅波安王製造銅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給守王宮門的護衛長看守。」

  〔呂振中譯〕羅波安王造了銅的盾牌去代替那些金盾牌,交給看守王宮門的衛兵長手堙C

  〔暫編註解〕銅盾牌。銅盾牌交給護衛長看守,這一事實說明了原先的金盾牌只是皇家護衛隊用於國家正式場合的。

 

【王上十四28「王每逢進耶和華的殿,護衛兵就拿這盾牌,隨後仍將盾牌送回,放在護衛房。」

  〔呂振中譯〕王每逢進永恆主的殿,衛兵總拿起這些盾牌來,隨後又送回守衛室堙C

 

【王上十四29「羅波安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呂振中譯〕羅波安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不是都寫在猶大諸王記上麼?

  〔暫編註解〕猶大列王紀。這裡關於猶大王的原始記載構成了另一種列王歷史記述完結時的官方固定模式。此種模式從這開始一直貫穿於猶大的歷史中(見王上15:7,2322:45;王下8:2312:1914:1815:6,3616:19;等等)。

 

【王上十四30「羅波安與耶羅波安時常爭戰。」

  〔呂振中譯〕在羅波安與耶羅波安之間日常不斷地有戰事。

  〔暫編註解〕南、北國間的戰爭不限羅波安與耶羅波安作王時期。這種時起時歇的戰事一直繼續到亞撒王(十五16)。亞撒死後,約沙法繼位,與北國的亞哈王結盟,並娶後者的女兒為媳,兩國間始有一段和平時期(二十二44)。

         時常爭戰。關於他們之間的戰爭沒有特別的記載保留下來。這些事情在與之有關的以色列王的記載中也沒有提到,而以色列王統治結束時通常會有這樣的記載。

 

【王上十四31「羅波安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他列祖的墳地裡。他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他兒子亞比央(又名“亞比雅”)接續他作王。」

  〔呂振中譯〕羅波安跟他列祖一同長眠,埋葬在大衛城、和他列祖同在一處。他母親名叫亞捫人拿瑪。他兒子亞比央〔有古卷:亞比雅〕接替他作王。

  〔暫編註解〕「亞比央」:有部分古卷及希臘文譯本則作「亞比雅」。(代下12:16同)

         「亞比」於原文解作「我的父」,「央」是迦南人所敬拜的海神,「雅」是耶和華的簡稱。

         羅波安……睡。見王上11:43節註釋。

     他母親名叫。在第21節中提到了王的母親。通常這種介紹是放在記述王朝開始的地方。只有這裡是放在了王的歷史結束的地方。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