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五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上十五1「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王十八年,亞比央登基作猶大王。」

  〔呂振中譯〕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王十八年、亞比央登極來管理猶大;

  〔暫編註解〕亞比央是南、北國分裂後第一位在耶京登基的猶大王。他又名亞比雅,母親瑪迦即米該亞,是押沙龍的外孫女。押沙龍的女兒他瑪(撒下十四27)嫁給烏列(代下十三2),生了瑪迦。此處說瑪迦“是押沙龍的女兒”,“女兒”當為“外孫女”之誤。

         十八年。古代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有自己的曆法,以自己的計算方法記載下與其相關之國家的年代。即便今天,我們也是用西元紀年來表示記載在不同曆法中的古代日期。希伯來君王時期的年代不是以連貫的方式計數的(比如1954代表主後第1954年),它們是以每位君王的朝代計數的。因此在猶大,亞比央作王的那一年被稱為以色列王耶羅波安第十八年。這是很多顯示希伯來兩個王國之間關係之陳述的第一次。從這些關係中可以明顯地看出,《列王紀》中根據猶大自己的曆法記載了一切與猶大王登基有關的日期,同時也用以色列的方式記載了以色列的王。既然這一節的內容是關於猶大王的登基,那麼所提到的耶羅波安第十八年可能是指猶大曆法中耶羅波安王朝的第十八年,而不是以色列自己曆法中的耶羅波安第十八年。

     「耶羅波安王十八年」: 王上 14:21 記載羅波安作王十七年,耶羅波安與羅波安一起作王,因此此處的年代似乎有問題。原因是以色列王由春天的亞筆月起算,猶大則由秋天的以他念月起算。因此會有差異。

         「亞比央」:字義是「我父是大海」。又名「亞比雅」,意義是「我父是耶和華」。

         1~2 “耶羅波安”從主前931910年在以色列作王。“亞比央”。歷代志下十三章1節的亞比雅,他在主前913911年作王,是“瑪迦”(即歷代志下十三章2節的米該亞)的兒子,而瑪迦是“押沙龍”的孫女兒(押沙龍的女兒他瑪嫁給了烏列)。

         15:1-6  亞比央作猶大王:他跟從父親羅波安之惡行,沒有效法大衛,但神為了大衛的緣故,仍保留大衛家的王位。

 

【王上十五2「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他母親名叫瑪迦,是押沙龍的女兒。」

  〔呂振中譯〕他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他母親名叫瑪迦,是押比沙龍的女兒。

  〔暫編註解〕「三年」:亞比央在耶羅波安十八年登基(1), 在耶羅波安二十年死去(9), 可見他作王實不足三年,作者乃將頭尾二年亦包括在內計算。

         「女兒」:原文可指「孫女」(參本章10之「祖母」原文亦作「母親」)。瑪迦其實是押沙龍的孫女,又名米該亞。押沙龍只有一個女兒,名叫她瑪(撒下14:27),她嫁給烏利,生下瑪迦。(見代下13:2

         女兒。可能是押沙龍的外孫女,根據代下13:2節,亞比雅的母親在這裡叫做米該亞,是基比亞人烏列的女兒。本節中的押沙龍在代下11:20節中也叫做押沙龍,他無疑就是大衛那個叛亂的兒子,他的母親也叫做瑪迦(撒下3:3)。押沙龍只有一個女兒,名叫他瑪(撒下14:27),可能嫁給了烏列。在羅波安十八個妻,六十個妾中,他最寵愛的是瑪迦,她的兒子就從羅波安二十八個兒子當中被立為太子(代下11:21,22)。

     「瑪迦」:字義是「壓制」。

         「押沙龍的女兒」: 代下 13:2 說「他母親名叫米該亞【又作瑪迦】,是基比亞人烏列的女兒」,「瑪迦」應該是押沙龍的外孫女,是押沙龍女兒跟基比亞人烏列所生的女兒。押沙龍的母親也叫「瑪迦」。

 

【王上十五3「亞比央行他父親在他以前所行的一切惡,他的心不像他祖大衛的心,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 神。」

  〔呂振中譯〕亞比央行他父親前此所行的罪惡;他的心總不像他祖父大衛的心那樣誠純全全地歸向永恆主他的神。

  〔暫編註解〕「誠誠實實的順服」:見王上11:4注。

         他父親……惡。儘管亞比雅隨從他父親拜偶像的惡行,可是他還在以色列人面前標榜自己是耶路撒冷聖殿和敬拜耶和華的擁護者並譴責以色列人拜金牛犢(代下13:4-12)。

     「誠誠實實地」:「完全的」、「完美的」、「全部的」。

         ◎亞比央並非不信靠神,而是也敬拜別神,沒有「完全的」順服神。我們會不會也一面拜神,一面卻依靠其他的神?

         3~5大衛並非沒有其他錯誤,但是大衛對神的忠心卻成為聖經作者拿來衡量其他猶大、以色列君王的準則。

 

【王上十五4「然而耶和華他的 神因大衛的緣故,仍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燈光,叫他兒子接續他作王,堅立耶路撒冷。」

  〔呂振中譯〕然而永恆主他的神、卻因大衛的緣故、仍然使他在耶路撒冷有燈光,使他兒子得以繼他而立,又使耶路撒冷站立得住;

  〔暫編註解〕“燈光”:看十一36注。

         “燈光”。參看第十一章36節的腳註。

         「燈光」:見王上11:36注。

         燈光。這是指他的後裔而言。因大衛的緣故指的是撒下7:12-16節中主對大衛的應許。

     「有燈光」:原文「燈」是單數型態。意義應該是「統治權」、「帝統」、「國度」。

 

【王上十五5「因為大衛除了赫人烏利亞那件事,都是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一生沒有違背耶和華一切所吩咐的。」

  〔呂振中譯〕因為大衛、除了赫人烏利亞那件事以外、都行永恆主所看為對的事,儘他一生的日子他都沒有偏離永恆主所吩咐他的一切事。

  〔暫編註解〕「烏利亞那件事」:參串5

         烏利亞那件事。這是所能找到的對大衛評價最高的一節經文。很多英文LXX版的手稿都沒有提到烏利亞。

     「赫人烏利亞那件事」:記載於 撒下 11:1-27

 

【王上十五6「羅波安在世的日子常與耶羅波安爭戰。」

  〔呂振中譯〕儘他一生的日子、在羅波安與耶羅波安之間、都常有戰事。

  〔暫編註解〕常爭戰。很多英文LXX版的手稿都沒有這節重複14:30節內容的經文。

     「羅波安在世的日子常與耶羅波安爭戰」:直譯是「他活著的所有日子,羅波安和耶羅波安之間常有戰爭」,比較可能的意義是「亞比央作王的日子中,南國與北國常常有戰爭」。

         代下 13:3-20 就記載了相關的事蹟。

 

【王上十五7「亞比央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亞比央常與耶羅波安爭戰。」

  〔呂振中譯〕亞比央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不是都寫在猶大諸王記上麼?在亞比央與耶羅波安之間常有戰事。

  〔暫編註解〕亞比央常與耶羅波安。代下13:3-20節有關於他們之間爭戰的敘述。《列王紀》的內容很少涉及戰爭,《歷代志》中許多事件細節的描述《列王紀》中完全沒有記載。

 

【王上十五8「亞比央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的城裡。他兒子亞撒接續他作王。」

  〔呂振中譯〕亞比央跟他列祖一同長眠,人將他埋葬在大衛城堙F他兒子亞撒接替他作王。

  〔暫編註解〕「亞撒」:字義可能是「醫治者」。

 

【王上十五9「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十年,亞撒登基作猶大王。」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二十年、亞撒登基作猶大王;

  〔暫編註解〕即主前910年。

         「耶羅波安二十年」:約是西元前910年。

         15:9-15  亞撒作猶大王:亞撒卻效法大衛忠心事奉耶和華,並著手清除異教。

 

【王上十五10「在耶路撒冷作王四十一年。他祖母名叫瑪迦,是押沙龍的女兒。」

  〔呂振中譯〕他在耶路撒冷作王四十一年。他母親名叫瑪迦、是押沙龍的女兒。

  〔暫編註解〕有關瑪迦與押沙龍的關係,見本章2節注。

         他祖母名叫瑪迦(直譯為:他母親名叫瑪迦)。和東方的習俗一樣,不論年代多麼久遠,猶太人都稱他們的男性祖先為父親,稱女性祖先為母親(見創3:2010:2117:436:43等等)。瑪迦是亞比央的母親(王上15:2),因此就是亞撒的祖母。她被稱為太后(王上15:13),表明她在宮廷中擁有極高的地位和別人的尊重。

     押沙龍的「女兒」:可以指「年輕女子」、「女兒」或「孫女」。此處應該是「孫女」的意思。

         ◎不同於其他猶大王,都是紀錄其母親的名字,亞撒是紀錄其祖母的名字,可能瑪迦的影響力比亞撒的母親大。

 

【王上十五11「亞撒效法他祖大衛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

  〔呂振中譯〕亞撒行了永恆主所看為對的事,像他的祖大衛一樣。

  〔暫編註解〕……為正的事。亞撒王朝是猶大歷史的一個轉捩點。先知亞撒利雅和哈拿尼(代下15:1,216:7)給王以指導和啟示,引領他遵行主的道路。對於這一有趣的朝代《列王紀》中只有很簡單的記載,而《歷代志》中的敘述就詳細的多了(代下14:116:14)。

 

【王上十五12「從國中除去孌童,又除掉他列祖所造的一切偶像。」

  〔呂振中譯〕他將男性廟倡從國中除去,又除掉了他列祖所造的一切偶像。

  〔暫編註解〕“孌童”:看十四24注。汲淪溪在耶路撒冷東面。

         “孌童”。參看第十四章24節的腳註。

         「孌童」:見王上14:24注。

         亞撒所除掉的偶像,包括所羅門(參王上11:5-8)和羅波安(參王上14:23-24)作王時所造的。

         除去。在除去國中孌童的事上亞撒沒有完全成功,將來他的兒子約沙法要完成這一工作(王上22:46)。

     「孌童」:「在神殿裡的男娼」、「男廟妓」。這是為了女性崇拜者預備的「男廟妓」,相對於為男性崇拜者預備的「女廟妓」。都是為了敬拜者用性交的儀式來敬拜巴力。

 

【王上十五13「並且貶了他祖母瑪迦太后的位,因她造了可憎的偶像亞舍拉。亞撒砍下她的偶像,燒在汲淪溪邊,」

  〔呂振中譯〕並且把他祖母瑪迦廢掉、不讓她做太后,因為她祖母為亞舍拉造了可憎的像;亞撒把她那可憎的像砍下來,燒在汲淪溪谷邊;

  〔暫編註解〕亞撒的改革包括把太后“瑪迦”廢黜。希伯來文的“太后”(或王后)並不是平常的用詞,可能顯示某種特別的權柄;這字詞也用於示巴女王。

         亞撒廢除「瑪迦太后的位」,顯示當時她在朝廷有一定的影響力。

         「亞舍拉」:見王上14:23注。

         「汲淪溪」:位於耶路撒冷城東面之山谷,宗教上視為不潔之物經常被棄置在這裡(參串17)。

         偶像。希伯來文miphleseth。這個詞只在這裡和代下15:16節中出現過。它代表一些駭人聽聞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可能是一種淫穢猥褻怪模怪樣的形象物。瑪迦製作這種惡名昭彰的偶像導致她在老年被從高位廢黜,這些偶像也當眾焚燒了。

     「貶了」:「挪去」、「拿走」、「廢除」。

         「汲淪溪」:字義是「黑暗」,位於耶路撒冷東面。

         「亞舍拉」:迦南的女神,巴力的配偶。通常是以立在巴力祭壇旁邊的木柱型態出現。此處是單數型態,指的就是這個特殊的迦南女神。

 

【王上十五14「只是邱壇還沒有廢去。亞撒一生卻向耶和華存誠實的心。」

  〔呂振中譯〕只是邱壇還沒有廢掉。然而儘他一生的日子、亞撒將他父親所分別為聖、和他自己所分別為聖的金銀和器皿、都奉到永恆主殿堙C

  〔暫編註解〕「邱壇」:見王上3:2注。

         聖殿落成後,百姓不應再在邱壇獻祭,不過由於這種習俗根深蒂固。大衛後裔中只有希西家(王下18:4)和約西亞(王下23:8)二王能把邱壇廢除。

         「存誠實的心」:見王上8:61注。

         沒有廢去。亞撒盡了最大的努力除掉外邦神的壇和邱壇以及國中可憎的柱像和木偶(代下14:3-5),但他沒有完全成功。

     「邱壇還沒有廢去」:原文是「複數」,指的可能是所羅門所建立的邱壇 王上 11:7 。亞撒應該是除去偶像,但是沒有清除那些祭壇(因為祭壇旁沒有偶像,就沒有功用了嘛!)。況且有些祭壇,早期也是用來敬拜神 王上 3:4-15 。不過這也讓迦南的信仰很容易死灰復燃,畢竟只要再立上偶像,就可以立刻恢復敬拜巴力。

         「存誠實的心」:「完全追隨」。

         ◎此處記載亞撒是完全追隨神,但是他還沒有風雷厲行的去清除各高處的祭壇。有時候我們會太小看異教的力量,其實人很容易墮落,這些看似中性的祭壇,未來卻成為引誘猶大人犯罪的關鍵之一。

 

【王上十五15「亞撒將他父親所分別為聖與自己所分別為聖的金銀和器皿,都奉到耶和華的殿裡。」

  〔呂振中譯〕亞撒將他父親所分別為聖、和自己所分別為聖的金銀和器皿、都奉到永恆主殿堙C

  〔暫編註解〕奉到耶和華的殿裡。亞撒和他的父親亞比雅都曾努力地使在耶羅波安統治時被示撒擄走的聖殿器皿(14:26)歸回。

     他「父親」:原文是單數型態,這個字可以指「父親」或「祖先」。有可能指的是「所羅門」這個祖先。

 

【王上十五16「亞撒和以色列王巴沙在世的日子,常常爭戰。」

  〔呂振中譯〕儘他們一生的日子、在亞撒與以色列王巴沙之間都常有戰事。

  〔暫編註解〕亞撒和巴沙常常爭戰。亞撒作王的頭十年國中太平(代下14:1,6)。亞撒十五年他大勝前來侵犯的古實王謝拉(代下14:9-15;參見代下15:10)。他與以色列王巴沙之間的衝突可能是在那次戰役之後爆發的。

     「巴沙」:字義是「邪惡的」。

         15:16-22  亞撒與巴沙爭戰:以色列王巴沙攻打猶大,可能是因為怕以色列人見猶大復興便歸順亞撒王(參代下15:9)。以色列與亞蘭原有邦交,互訂盟約,但猶大王亞撒收買亞蘭王便哈達,使他攻擊巴沙,以色列軍對猶大的威脅便告解除。

 

【王上十五17「以色列王巴沙上來,要攻擊猶大,修築拉瑪,不許人從猶大王亞撒那裡出入。」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巴沙上來要攻擊猶大,修造了拉瑪,不給人出入到猶大王亞撒那堙C

  〔暫編註解〕拉瑪在便雅憫境內,距耶城北約8公里,為一重要軍事據點。控有此城可以控制猶大與以色列的邊境,封鎖去耶城的主要通路,切斷南北交通;又可控有往伯和侖及沿海平原的大道。掌握拉瑪的確可以不讓人“從猶大王亞撒那裡出入”,對耶城生存是一大威脅。

         “拉瑪”。在耶路撒冷以北約四英里(6.4公里)。這是巴沙挑釁的行動。

         「修築」:指鞏固防守設施。

         「拉瑪」:其位置未能確定。此名解作「高處」,可能有不少地方亦沿用此名。一說拉瑪位於耶路撒冷之北僅約十公里(六英里)之處,控制南北的陸路交通,對猶大威脅甚大。

         修築拉瑪。亞撒大勝謝拉之後,很多在猶大和便雅憫中間寄居的以法蓮人、瑪拿西人、西緬人都來投奔他,有許多以色列人歸降亞撒,因見耶和華──他的神與他同在(代下15:9)。巴沙為了防止他的人民歸向亞撒,加強邊境控制,就修築便雅憫境內的城鎮拉瑪。拉瑪靠近以色列和猶大的邊界,距南邊的耶路撒冷僅六英里。

     「拉瑪」:字義是「小山丘」,位於耶路撒冷北面8公里處。

         「不許人從猶大王亞撒那裡出入」:有學者認為這是亞撒宗教改革,且獲得了十年左右的平安後北國的百姓大量投奔南國,以致巴沙王佔領北國到南國的要衝,一方面遏止北國百姓的投奔行動,另一方面也威脅耶路撒冷。

 

【王上十五18「於是,亞撒將耶和華殿和王宮府庫裡所剩下的金銀,都交在他臣僕手中,打發他們往住大馬士革的亞蘭王希旬的孫子、他伯利們的兒子便哈達那裡去,」

  〔呂振中譯〕於是亞撒將永恆主之殿的府庫和王宮的府庫堜珜悀U的金銀、都交在他臣僕手中,打發他們到住大馬色的亞蘭王、希旬的孫子、他伯利們的兒子便哈達那堨h,說:

  〔暫編註解〕有的聖經學者認為此處的希旬就是十一23的利遜。猶大王亞撒把埃及王洗劫後仍剩下的金銀,全部帶去大馬色,送給亞蘭王,聯手攻打以色列,使之腹背受敵(19節)。

         「住」:原文可作「統治」。

         便哈達。這是便哈達一世。還有與亞哈同時代的便哈達二世(王上20:1,34)以及和約阿施同時代的便哈達三世(王下13:24,25)。

     希旬。可能就是所羅門的敵人利遜(11:23)或他的父親。敘利亞(亞蘭)從所羅門到亞撒很短的時間裡變成了一個軍事強國。亞撒將聖殿裡的金銀財寶送給便哈達求他幫助自己攻打巴沙。不久之前發現了一塊王的名字也叫便哈達的石碑,上面雕刻著王的畫像並有一段阿拉姆語的碑文。

     ◎「剩下的金銀」:可能指法老示撒奪走剩下的金銀 14:25-26。這樣的講法就是指亞撒把國中所有的寶物都送給亞蘭王,這個舉動也暗示亞撒對神的不信賴。

         「希旬」:字義是「異象」,一般認為這人可能和所羅門王時代的利遜 11:23 是同一人。

         「他伯利們」:字義是「利們(雷神)是好的」。

         「便哈達」:字義是「哈達(亞蘭神明)的兒子」。這個王被稱為「便哈達一世」。

         1820 為了解除巴沙侵犯猶大(修築拉瑪)的壓力,亞撒與外邦的敘利亞(亞蘭)結盟;敘利亞攻擊加利利地的城鎮,使以色列停止修築拉瑪。

 

【王上十五19「說:“你父曾與我父立約,我與你也要立約。現在我將金銀送你為禮物,求你廢掉你與以色列王巴沙所立的約,使他離開我。”」

  〔呂振中譯〕說:『你我之間必須有個約,像你父親與我父親之間也有個約;看哪,我將金銀送給你做禮物;求你去廢棄你的約、你同以色列王巴沙所立的,使他離開我。』

  〔暫編註解〕◎其實亞蘭王看起來相當善變,先與南國立約,又與北國立約,現在又改與南國立約。

 

【王上十五20「便哈達聽從亞撒王的話,派軍長去攻擊以色列的城邑,他們就攻破以雲、但、亞伯伯瑪迦、基尼烈全境、拿弗他利全境。」

  〔呂振中譯〕便哈達聽從亞撒王的話,便打發他屬下的軍長去攻打以色列的城市,他們就擊破了以雲、但、亞伯伯瑪迦、基尼烈全境、拿弗他利全境。

  〔暫編註解〕本節所記各城都在以色列國東北方。基尼烈即加利利。亞撒的策略收效,但受到先知哈拿尼的斥責,因他仰賴人,不倚靠神(代下十六7)。

         以色列的城邑。被攻擊的城邑在以色列北部,靠近敘利亞的邊界。以雲的位置可能在黎巴嫩山脈和與其相對的山脈之間的山谷中,在黑門山西邊。但位於加利利海以北23 3/4英里(38千米)處。亞伯--瑪迦距離但有23 3/4英里(38千米),基尼烈位於基尼烈海(加利利海)岸邊。以上所列的城邑大部分都坐落在拿弗他利境內,都在加利利海的北邊。從20:34節來看,這些城邑至少到亞哈的日子都是控制在敘利亞手中的。見以色列在巴沙和亞哈的日子與敘利亞(亞蘭)的爭戰。

     「亞伯伯瑪迦」:字義是「瑪迦家的牧場」。

         「基尼烈」:字義是「豎琴」,即今日之「加利利」。

         15:20 提到的那些城邑基本上就是以色列北部的城邑。

 

【王上十五21「巴沙聽見就停工,不修築拉瑪了,仍住在得撒。」

  〔呂振中譯〕巴沙聽見、就停止、不修造拉瑪,仍住在得撒。

  〔暫編註解〕“得撒”:看十四17注。

         “得撒”。參看第十四章17節的腳註。

         「住」:此處古譯本則作「返回」。

         不修築。儘管眼下成功地躲過了巴沙的威脅,亞撒的策略仍然稱不上明智妥當。他應該像上回古實王謝拉入侵猶大的危機中所做的(代下14:9-15)再一次將自己交托給神。不管他覺得自己有多大的困難他都沒有權利擅用耶和華聖殿中的財寶去向一個異教的國王尋求幫助。為這件事先知哈拿尼來譴責亞撒,但他一怒之下將先知下在監裡(代下16:7-10)。後來以賽亞也用類似的話譴責以色列不向神尋求幫助而與埃及結盟(賽30:1-17)。

 

【王上十五22「於是亞撒王宣告猶大眾人,不准一個推辭,吩咐他們將巴沙修築拉瑪所用的石頭、木頭都運去,用以修築便雅憫的迦巴和米斯巴。」

  〔呂振中譯〕於是亞撒王向猶大眾人公布,不准任何人免役,吩咐他們將巴沙修造拉瑪所用的石頭和木料都運走;亞撒王就用那些材料來修造便雅憫的迦巴以及米斯巴。

  〔暫編註解〕看十五17注。亞撒王決定把猶大北境擴展,利用以色列王巴沙留下的建築材料,修築米斯巴和迦巴。米斯巴在耶城北25公里,距拉瑪東北7公里。迦巴應在耶城北邊,是個重要據點。築此二城可以防守拉瑪,保護耶城對外水陸交通不再受威脅。

         「迦巴」與「米斯巴」:分別位於拉瑪之東面和西面約七公里(四至五英里)之處。以色列人走後,亞撒便派人將拉瑪的城堡拆下,用這些材料在附近築堡。迦巴大概從此成了猶大北面的新邊界(參王下23:8)。

         用以修築。亞撒接下來還有雄偉的軍事計畫,在他認為需要的地方修築要塞崗哨,並四圍築牆,蓋樓,安門,作閂(代下14:6,7)。巴沙停建拉瑪之後,亞撒選擇了便雅憫境內的迦巴建造加固,迦巴位於現在的er-Ram以東1 3/4英里(2.8千米)處,坐落在一處梯形山的頂部,俯瞰著北部的平原。他還選擇了米斯巴,一些人認為就是它西北3 1/2英里(5.6千米)的Tell en-Nasbeh。巴沙收集修築拉瑪的工料都被亞撒用來加固迦巴和米斯巴了。米斯巴一定是個堅固重要的地方,因為被尼布甲尼撒立為猶大省長的基大利將米斯巴選做自己的總部,在這裡他控制著從示劍和撒瑪利亞到耶路撒冷去的交通要道(耶41:1-5)。

     「迦巴」:字義是「山」,位於耶路撒冷東北10公里左右。

         「米斯巴」:字義是「瞭望台」,位於耶路撒冷西北13公里。

         亞撒王「宣告」猶大:「發出宣告」、「發出命令」。

         ◎這時候亞撒王很像耶羅波安,英明、有魄力,但是僅依靠自己的強力作為與外交手段,漸漸離開神。歷代志下有更詳細的記載。

 

【王上十五23「亞撒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並他的勇力,與他所建築的城邑,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亞撒年老的時候,腳上有病。」

  〔呂振中譯〕亞撒其餘的一切事、他一切勇力的事蹟、和他所行的一切事、以及他所建造的城、不是都寫在猶大諸王記上麼?只是亞撒年老時候、他腳上卻患了病。

  〔暫編註解〕亞撒王腳上的病或為一種壞疽病,他此時年事已高,病了三年死去(代下十六1213)。聖經責備他晚年沒有倚靠神的心;遇到北國的威脅,把神殿裡的東西拿去取悅亞蘭王,借外力解圍(代下十六7);死前患腳疾,只求醫生,沒有求神(代下十六12)。但比較說來,他曾毀偶像,也看重聖殿(代下十五16,18);在位41年,有20年國家沒有戰爭;直到亞撒36年,北國來攻,才戰雲重起。

         亞撒……所行的。他所行的事有些記在《歷代志》中。其中最重要的是,與古實王謝拉之間的戰爭,亞撒十五年在耶路撒冷慶祝盛大的節期,將先見哈拿尼下在監裡,虐待一些人民,最後得病只求醫生,不求耶和華。

     年老。根據代下16:12節,這是他作王的第三十九年。

     「亞撒年老的時候,腳上有病」:原文是「但是到他年老的時候,他的腳有病」,這個「但是」說明了亞撒與神關係改變的結果。

         「腳上有病」:有人認為這是一種「壞疽病」或「痛風」,也有人認為「腳」是「性器官」的委婉說法,因此認為這是一種性病。不過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卻認到底是哪一種病。

 

【王上十五24「亞撒與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祖大衛城他列祖的墳地裡。他兒子約沙法接續他作王。」

  〔呂振中譯〕亞撒跟他列祖一同長眠,埋葬在他祖大衛城堙A和他列祖同在一處;他兒子約沙法接替他作王。

  〔暫編註解〕約沙法。根據這部註釋中採用的紀年系統,約沙法在他的父親亞撒死前曾和他共同執政一段時期。很明顯,每況愈下的身體促使亞撒在處理國務時要聯合自己的兒子約沙法共同承擔。

     「約沙法」:字義是「耶和華已審判」。

 

【王上十五25「猶大王亞撒第二年,耶羅波安的兒子拿答登基作以色列王共二年。」

  〔呂振中譯〕猶大王亞撒王二年、耶羅波安的兒子拿答登極來管理以色列;他作王管理以色列共有兩年。

  〔暫編註解〕第二年。第二年根據以色列的紀年方法,根據亞撒自己的紀年方式應該是第一年(見第1節註釋)。一般來說,介紹各王統治的編年日期都是以他們即位的前後順序安排的。這就是為什麼敘述拿答的即位要在亞撒甚至他的繼任者約沙法之後。約沙法直到亞哈即位才被正式介紹,因為他是在亞哈四年開始統治的;亞哈謝在約沙法之後才被介紹,因為約沙法十七年亞哈謝才即位。

     「拿答」:字義是「豐富的」、「慷慨的」。

         15:25-34  拿答作以色列王,巴沙篡位:拿答跟從父親耶羅波安的惡行,在位不足兩年,便被巴沙殺死。耶羅波安全家亦遭誅滅,應驗了亞希雅的預言(見王上14:6-16)。

 

【王上十五26「拿答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他父親所行的,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

  〔呂振中譯〕拿答行永恆主所看為壞的事,走他父親所走的路,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犯的那罪。

  〔暫編註解〕拿答行……惡。這是和拿答統治有關的唯一記載。

     ◎「犯他父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就是用一個類似耶和華信仰的「新信仰」取代耶和華信仰。

 

【王上十五27「以薩迦人亞希雅的兒子巴沙背叛拿答,在非利士的基比頓殺了他。那時拿答和以色列眾人正圍困基比頓。」

  〔呂振中譯〕屬以薩迦家屬的亞希雅的兒子巴沙謀害拿答;巴沙在非利士人的基比頓擊殺了他;那時拿答和以色列眾人正在圍攻基比頓。

  〔暫編註解〕北國政局極不穩定。耶羅波安立國,傳到兒子拿答,只作王二年,便為巴沙所弑。巴沙不但纂了王位,且殺盡耶羅波安全家,以絕後患。巴沙王朝只曆二代,王位為心利纂奪(十六10)。

         當時拿答正率軍圍攻非利士人,巴沙大概是他的將領,在戰役中作反謀奪王位。

         以薩迦人。巴沙出自一個在希伯來的歷史中從沒什麼輝煌業績的支派。

     基比頓。這是一座利未人的城邑,位於但支派的境內(書19:4421:23)的舍非拉(見書19:44節註釋)。這一邊界區域的許多城鎮經常在希伯來人和非利士人之間易手。基比頓現在屬於非利士人,直到二十四年後還是在他們手中(王上16:15)。

     「亞希雅」:字義是「耶和華的兄弟」。

         「基比頓」:字義是「土墩」,基色西面約三公里的默拉特遺址。位於約帕與耶路撒冷中間。

 

【王上十五28「在猶大王亞撒第三年巴沙殺了他,篡了他的位。」

  〔呂振中譯〕巴沙弒死了拿答,接替他作王、是在猶大王亞撒三年。

  〔暫編註解〕在主前908年,那個刺客成為以色列的君王。

         亞撒第三年。拿答於亞撒第二年開始他的統治(第25節),亞撒三年被巴沙所殺,在位僅僅兩年(第25節)。這可能是因為人們將耶羅波安統治的最後一年算作拿答第一年,其它部分都算在他作王的第二年中。既然他統治的時間是從一年的後半部分到次年的前半部分,那麼就可以說他作王兩年。

 

【王上十五29「巴沙一作王,就殺了耶羅波安的全家。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都滅盡了,正應驗耶和華藉他僕人示羅人亞希雅所說的話。」

  〔呂振中譯〕巴沙一作了王,就擊殺耶羅波安全家;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乃是都消滅掉,正如永恆主的話、就是他由他僕人示羅人亞希雅經手所說過的。

  〔暫編註解〕第十四章1013節的預言在這堭o到應驗。

         殺了……全家。見王上16:12節註釋。巴沙這樣做是為了自己的安全,但也實現了亞希雅的預言(14:7-11)。

     15:29 應驗了 14:10-11 的預言。且不只是男丁,所有有氣息的不論男女都被滅絕。

         ◎「殺掉先王全家」這是篡位者常用的手法,但是我們如果想到這也是「推動偽耶和華信仰」的懲罰,就不禁覺得神真是恨惡這種假信仰。

         ◎北國的人沒有「大衛後裔」的這種觀念,所以「王位是有能者得之」,自然王朝都不是很穩定。

 

【王上十五30「這是因為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惹動耶和華以色列 神的怒氣。」

  〔呂振中譯〕這是因為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使以色列人犯的那罪,惹了永恆主以色列神的怒氣。

 

【王上十五31「拿答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呂振中譯〕拿答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不是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麼?

 

【王上十五32「亞撒和以色列王巴沙在世的日子常常爭戰。」

  〔呂振中譯〕儘他們一生的日子、在亞撒與以色列王巴沙之間都有戰事。

 

【王上十五33「猶大王亞撒第三年,亞希雅的兒子巴沙在得撒登基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共二十四年。」

  〔呂振中譯〕猶大王亞撒三年、亞希雅的兒子巴沙在得撒登極來管理以色列眾人;他作王有二十四年。

  〔暫編註解〕得撒。這座城先前是耶羅波安的都城(14:17),後來又作為以色列王巴沙的都城,直到暗利的朝代(16:23)。它曾經是非利士人的一座王城(書12:24),以美麗著稱,秀美就像耶路撒冷(歌6:4)。

     二十四年。這二十四年也包括他開始作王的那一年(見第28節註釋),他在亞撒第三年開始作王一直到亞撒二十六年(16:8)。

         33-34   巴沙奪了王位,仍照樣行惡。

 

【王上十五34「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行耶羅波安所行的道,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

  〔呂振中譯〕他行永恆主所看為壞的事,走耶羅波安所走的路,犯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犯的那罪。

  〔暫編註解〕◎沒想到耶羅波安王朝雖然滅絕,但是其「宗教政策」卻是保留下來。整個以色列族離神是越來越遠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