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二十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王上二十1「亞蘭王便哈達聚集他的全軍,率領三十二個王,帶著車馬上來圍攻撒瑪利亞。」

  〔呂振中譯〕亞蘭王便哈達集合了他的全軍,又有三十二個王跟着他,以及馬匹車輛:他上來圍困撒瑪利亞,攻打那城。

  〔暫編註解〕撒瑪利亞為北國以色列的新首都(十六24)。比較十五1820。亞蘭為今天的敘利亞。此處的便哈達可能是十五1720的那位便哈達一世的兒子或孫。亞蘭和以色列間的武裝衝突持續了約二年(2226節),後來有三年的和平(二十二1)。亞哈王在三年之末,受猶大王慫恿向亞蘭王挑戰,終於戰死( 35)。

         “三十二個王”當為向便哈達稱臣納貢的一些酋長國或城邦的首領。

         “便哈達”。一個敘利亞王朝,而這個便哈達可能是第十五章18節之便哈達的兒子,他現在重新向以色列開戰。便哈達所率領的三十二個王是他的藩屬。

         便哈達。這一章無論是內容還是精神都和《列王紀》其它的材料大不相同。它為我們描述了一幅生動的,重要的,和那個時代有關的政治生活的畫卷。便哈達逐漸變成一位強有力的君主,在當時的西亞各王中居於主導地位,亞述的記載也證明了這一點,西部聯盟曾與撒縵以色三世在卡卡(誇誇)爭戰,而便哈達就是這支軍隊的盟主(見第34節註釋)。

     三十二個王。這些都是敘利亞弱小城邦的首領,他們都承認大馬士革的宗主權。

     車馬。具體數字沒有給出,而在卡卡戰役中,便哈達據說擁有一千二百戰車,一千二百馬兵,兩萬步兵。這裡可以和亞哈的兩千戰車和一萬步兵作一比較。

     「便哈達」:字義是「哈達(亞蘭神的名字)的兒子」。這個王可能是便哈達二世。

         ◎由於當時代的文獻不足,很多亞蘭王又都叫「便哈達」,所以無法精確的確認到底便哈達是哪個便哈達。學者們認為亞蘭諸王的年代順序可能是:便哈達一世 王上 15 ,便哈達二世 王上 20 ,哈大底謝,便哈達三世,哈薛,便哈達四世。

         「三十二個王」:應該是指臣服於亞蘭的部落酋長與城邦君主。

         ◎這次亞蘭王的行動是直接率領大軍圍困以色列首都,看似要把以色列納為附庸之一,由 20:4 看起來,亞哈王也認為是如此。

         20:1-12  便哈達進攻亞哈:當時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興起,經常進軍亞蘭,亞蘭王與周圍的族長和地方首領想以強硬手段威嚇亞哈,迫使以色列參加對抗亞述的聯盟。當時以色列大概已臣服亞蘭,並按時進貢,亞哈以為口頭上正式承認亞蘭王的主權便能滿足他的要求(4),但當亞蘭王要以實際行動進行掠奪時,亞哈即拒絕就範。於是亞蘭王聯同三十二個首領圍攻以色列。

 

【王上二十2「又差遣使者進城見以色列王亞哈,對他說:“便哈達如此說:」

  〔呂振中譯〕他差遣使者進城來見以色列王亞哈,

  〔暫編註解〕29 便哈達二世議和的條件受到亞哈和以色列眾長老的拒絕。

 

【王上二十3「‘你的金銀都要歸我,你妻子兒女中最美的也要歸我。’”」

  〔呂振中譯〕對他說:『便哈達這麼說:你的銀子、金子、都是我的;連你的妻子們、你兒女中最美的也都是我的。

  〔暫編註解〕便哈達要求北國作他的附庸。以色列王知道決非亞蘭王的對手,只求能解京城之圍,免遭洗劫,接受了這要求(4節)。便哈達認為口頭歸附不夠,要他雙手奉獻撒瑪利亞城,完全投降(56節)。

         你的金銀都要歸我。聖經之中通常都是用非常簡潔的話語記載一些歷史的細節,因此我們不知道是什麼導致了便哈達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它可能是亞蘭國對亞哈軍事勝利的續篇,抑或是便哈達希望亞哈承認他主人的地位,並使以色列成為亞蘭的附庸國。

     「最美的」:原文是「那好的」。

         20:3 中亞哈大概認為「你的金銀都要歸我,你妻子兒女中最美的也要歸我」這個說法只是「當亞蘭附庸」的意思罷了,所以 20:4 他就答應了。沒想到 20:6 亞蘭王是真的要劫掠撒馬利亞。

 

【王上二十4「以色列王回答說:“我主我王啊,可以依著你的話,我與我所有的都歸你。”」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回答說:『我主我王阿,就依着你的話都歸你吧,我和我所有的一切都歸於你。』

  〔暫編註解〕……歸你。亞哈回答對方的語氣是謙卑並尋求和解的,很顯然,他心裡是害怕的。或許在曾經的較量中他被便哈達打敗過,因此沒有勇氣再次應戰。

 

【王上二十5「使者又來說:“便哈達如此說:‘我已差遣人去見你,要你將你的金銀、妻子、兒女都給我。」

  〔呂振中譯〕使者再來說:『便哈達這麼說:我已經差遣了人去對你說:你要把你的銀子、金子、你的妻子們和兒女們、都給我;

 

【王上二十6「但明日約在這時候,我還要差遣臣僕到你那裡,搜查你的家和你僕人的家,將你眼中一切所喜愛的都拿了去。’”」

  〔呂振中譯〕明天大約這時候、我還要差遣我的臣僕到你那堙A搜查你的家、和你僕人的家,將你所看為可愛的東西都下手拿了來。

  〔暫編註解〕「你眼中」:古譯本作「他們眼中」。

         搜查你的家。這樣的要求無疑是在雪上加霜。亞哈已經謙卑地承認,他的金子,銀子,甚至他的家人都歸亞蘭王所有。但現在的要求是要立即搜查他在撒瑪利亞的王宮和他的家,要求投降者一切所有的都被受降者任意掠奪。這對屈服的一方既是不公的,也是非常難堪的。

 

【王上二十7「以色列王召了國中的長老來,對他們說:“請你們看看,這人是怎樣地謀害我。他先差遣人到我這裡來,要我的妻子、兒女和金銀,我並沒有推辭他。”」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把境內的眾長老都召了來,對他們說:『你們請想想,請看看,這人是怎樣想法子要害我:他先差遣了人來見我,要我的妻子、兒女,和金銀,我跟沒有推辭他。』

  〔暫編註解〕「謀害」:即「找麻煩」。

         謀害(直譯為:尋釁)。這裡很明顯地說明了便哈達試圖尋找一些藉口來掠奪撒瑪利亞城。

     「謀害」我:「罪惡」、「危難」、「傷害」。

         「推辭」:「拒絕」。

         20:7-9 中,亞哈應該知道拒絕亞蘭王就是戰爭的開始,因此他必須獲得全體國民的同意與支持,才能與亞蘭軍隊決戰。

 

【王上二十8「長老和百姓對王說:“不要聽從他,也不要應允他。”」

  〔呂振中譯〕眾長老和眾民對王說:『不要聽從他,不要依順他。』

  〔暫編註解〕「應允」他:「屈服」、「同意」、「接受」。

 

【王上二十9「故此,以色列王對便哈達的使者說:“你們告訴我主我王說:王頭一次差遣人向僕人所要的,僕人都依從,但這次所要的,我不能依從。”使者就去回復便哈達。」

  〔呂振中譯〕於是王對便哈達的使者說:『請對我主我王說:王頭一次差遣人向僕人所要的、我都要照辦;惟獨這次所要的、我卻不能照辦。』使者們就去,將這話去回覆。

  〔暫編註解〕告訴我主。亞哈的拒絕以盡可能客氣溫柔的言辭發出。他繼續承認對方的宗主權,認可他的第一次屈服,並且願意承認自己是亞蘭王的僕人或奴隸。亞哈表達了他願意遵從第一次接受的條件,但亞蘭王第二次的要求他不能依從。亞哈想通過這樣一種柔和謙卑的回答使便哈達採取更加合理的態度。

     9~12 20:9 看起來,以色列王的回話很像討價還價,以低姿態答亞蘭王,因此亞蘭王大概認為自己再恐嚇一下以色列王就可以得逞了。因此 20:10 亞蘭王說了一些恐嚇的話,但是 20:12 亞蘭王卻是在營帳中喝酒,可見他大概沒想到以色列王已經決心不讓步,不惜一戰了。

 

【王上二十10「便哈達又差遣人去見亞哈說:“撒瑪利亞的塵土,若夠跟從我的人每人捧一捧的,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

  〔呂振中譯〕便哈達又差遣人來見亞哈說:『撒瑪利亞的塵土若夠跟從我的人每人捧一捧的,願神明這樣懲罰我,並且加倍地懲罰。』

  〔暫編註解〕“撒瑪利亞的塵土,若……”。即要是每個士兵都取一把塵土,撒瑪利亞便要被移平。

         亞蘭王誇張自己的實力,表示亞蘭軍能把撒瑪利亞夷為平地,並有足夠人手,每人只需抓一把泥土,便能將全城搬走。

         撒瑪利亞的塵土。便哈達的話隱含著威脅要將這城完全毀滅,並且其中也有誇耀自己軍事力量的成分。這些話的意思好像是,跟隨亞蘭王的人數眾多,以至於撒瑪利亞的塵土都不夠他們一人抓一把的。

         1011便哈達與亞哈的對話極富形象性。便哈達是說,他的兵士只須每人捧一把土,便可將撒瑪利亞的土拿光,把城毀滅。亞哈王的回答是:等到打贏了仗頭,放下了盔甲,再誇口吧。也就是說,尚未決戰沙場,怎知鹿死誰手?

 

【王上二十11「以色列王說:“你告訴他說:才頂盔貫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誇口。”」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回答說:『你們只要說:纔束上武裝的、休要像解掉了的來誇口。

  〔暫編註解〕這諺語的意思是:“剛開始打仗的人不要過早誇口能得勝”。

         此節的意思是:驕兵必敗(參箴27:1)。

         休要。亞哈勇敢的回答用希伯來語四個詞表達出來,帶有俗語(箴言)的味道。

     「才頂盔貫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誇口」:原文是「不要像脫下武裝(鬆開束腰)的人一樣誇耀」。意思接近於「還不知道鹿死誰手」,「還沒打仗,不要太早說自己已經勝利了」。

 

【王上二十12「便哈達和諸王正在帳幕裡喝酒,聽見這話,就對他臣僕說:“擺隊吧!”他們就擺隊攻城。」

  〔呂振中譯〕便哈達和諸王正在草棚堻黹s,一聽見這話,就對臣僕說:『擺隊』;他們就擺隊攻城。

  〔暫編註解〕「帳幕」:原文與「L割」地名為同一字(參王上7:46)。

         「擺隊」:即預備進攻之意。

         正在……喝酒。便哈達收到這個消息時他正在歡宴喝酒。他給他部下的命令只有一個字,simu,意思是擺隊,列陣。可能亞蘭王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震驚,大發雷霆,以至於不願再多說一個字。他對他弱小的對手希伯來王滿不在乎,甚至嗤之以鼻,表現出極大的輕蔑。在酒醉的影響下他變得愚蠢,鹵莽,不計後果。在這種情況下他的理智消失了,頭腦開始發熱。

     「擺隊吧」:原文是「放置」、「設立」,意思是「排好攻擊」隊形。

 

【王上二十13「有一個先知來見以色列王亞哈說:“耶和華如此說:‘這一大群人你看見了嗎?今日我必將他們交在你手裡,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這時忽有一個神言人走近前來見以色列王亞哈說:『這一大隊蜂擁軍兵你不是都看見了麼?看吧,今天我必將他們交在你手堙A你就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暫編註解〕這位先知相信即為二十28的那位神人。神施行拯救,繼止旱降雨之後,再次希望亞哈王悔悟,知道祂才是神(比較十八3637)。

         一個先知。以色列國在迦密山那日之後發生了相當大的改變,先知們又恢復了對全國的影響。

     我必將……交在。沒有來自先知的指示亞哈很難有勇氣主動去攻擊敵人。對於亞哈,對於國內的長老,將現在的屈辱羞恥變為光榮的勝利似乎是不可能的。

     20:13 一開始有個「看啊」,和合本沒有翻譯出來。

         ◎即使以利亞已經放棄以色列和亞哈了,神還忍耐給以色列人機會。 20:13 神主動派先知來預告亞哈將戰勝,並說明他幫助亞哈的動機是「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我們可以由自己的遭遇看到神的慈愛與恩典嗎?而「耶和華」意義正是「自有永有的」,「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意思也就等於「你就知道神是真正存在的」。

         20:13-21  亞哈反攻戰勝亞蘭人:有先知向亞哈預告以色列的勝利,並教他怎樣反攻(13-15)。結果亞哈把亞蘭軍打敗(16-21)。

 

【王上二十14「亞哈說:“藉著誰呢?”他回答說:“耶和華說:‘藉著跟從省長的少年人。’”亞哈說:“要誰率領呢?”他說:“要你親自率領。”」

  〔呂振中譯〕亞哈說:『藉着誰呢?』他回答說:『永恆主這麼說:藉着諸省長的侍從官。』亞哈說:『誰要先開戰呢?』他說:『就是你。』

  〔暫編註解〕藉著誰呢?。亞哈在提這個問題時對神和神的先知擁有一定的信心。國家的命運一發悠關,這位先知作為神的發言人被王接受為屬靈的軍事司令。

     「省長」:此字的意義是指亞哈、巴比倫或波斯下的行政單位,但究竟亞哈王底下的「省」是怎樣的單位,我們目前沒有資料可以確認。

         跟從省長的「少年人」:「侍從」、「僕人」、「青少年」。此處的意思應該是「年輕的軍官」。

         「要誰率領呢」:原文是「誰駕馭」、「誰控制」或「誰開戰」。意思是「誰來駕馭這些年輕軍官呢?」或「由哪一方開戰呢?」、「哪一方先進攻呢?」。由 20:21 看起來翻譯成「誰先開戰」比較合乎上下文,因為亞哈王一開始並沒有出城攻擊亞蘭人。

 

【王上二十15「於是,亞哈數點跟從省長的少年人,共有二百三十二名。後又數點以色列的眾兵,共有七千名。」

  〔呂振中譯〕於是亞哈點閱諸省長的侍從官、有二百三十二名;點了這些人之後、又點閱以色列眾人、所有的兵眾、有七千名。

  〔暫編註解〕亞哈王只有“少年人”(年輕的軍官)232人,士兵7000人,人數不多,卻打了個大勝仗,解了撒城之圍;證明得勝非靠車靠馬,乃靠耶和華神。

         少年人。先知發出命令,王就遵從了。這裡的少年人可能是一個專門的軍事術語。這些人可能是特選的部隊,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由地方軍事長官率領。

     七千。這可能是以色列常備軍的數量。在卡卡(誇誇)戰役中,據說亞哈有一萬步兵。

     「七千名」:原文是「七個千」,很可能是「七個軍隊單位」,並不一定有七千人的部隊。

 

【王上二十16「午間,他們就出城;便哈達和幫助他的三十二個王,正在帳幕裡痛飲。」

  〔呂振中譯〕中午時候他們出發了;便哈達和幫助他的那三十二個王、正在草棚堣j喝大醉。

  〔暫編註解〕在正午發出攻擊,那時敘利亞和他們的盟軍正在喝酒和休息,亞哈的軍隊擊敗對敵。

         「帳幕」:見本章12注。以色列軍在中午進行突襲,因這通常是休息和喝酒的時間。

         午間。以色列的軍隊是在中午出發的,這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敵人很可能在卸甲休息,難以料到會在此時受到攻擊。

     痛飲。此時,便哈達很可能正在狂飲酒醉之中,他不能正確地評估局勢並作出明智的判斷和決定。

     「午間」:「正午」、「中午」。

 

【王上二十17「跟從省長的少年人先出城。便哈達差遣人去探望,他們回報說:“有人從撒瑪利亞出來了。”」

  〔呂振中譯〕先是諸省長的侍從官先出發;便哈達也早已差遣了人在偵察着;這時候他們就向報告說:『有人從撒瑪利亞出來了。』

  〔暫編註解〕有人。既然突擊部隊是在正午出發的,那麼他們的行軍很容易被發覺,不會有什麼出其不意的效果了。有人報告給王,說一隊希伯來人正在向他們靠近。

 

【王上二十18「他說:“他們若為講和出來,要活捉他們;若為打仗出來,也要活捉他們。”」

  〔呂振中譯〕他說:『他們若是為講和而出來的,要活捉着他們;若是為交戰而出來的,也要活捉着他們。』

  〔暫編註解〕以色列軍的數目實在太少,以致亞蘭人不能肯定他們的進攻是否當真。

         活捉他們。便哈達在狂傲之中命令將這些希伯來人全部活捉。和談,投降,抑或是作戰,不論他們想要幹什麼,都要將他們生擒。

     20:18 顯出亞蘭王非常輕敵,認為可以活捉全部的敵軍,這反倒造成以色列部隊獲得一開始的優勢。

 

【王上二十19「跟從省長的少年人出城,軍兵跟隨他們,」

  〔呂振中譯〕於是這些人、諸省長的侍從官和跟隨着他們的軍兵、就都出城。

 

【王上二十20「各人遇見敵人就殺。亞蘭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趕他們。亞蘭王便哈達騎著馬和馬兵一同逃跑。」

  〔呂振中譯〕各人都擊殺自己的對手;亞蘭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趕他們;亞蘭王便哈達騎着馬、和一些馬兵一同逃走。

  〔暫編註解〕遇見敵人就殺。他們和敵人近身肉搏,作決死拼殺。亞蘭人週邊警戒的弓箭手和標槍手也許暫時還可以抵擋一下,但就整個戰爭而言,為時已晚。敵人大大驚恐,轉身逃跑了。

 

【王上二十21「以色列王出城攻打車馬,大大擊殺亞蘭人。」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出去,奪取馬匹和車輛,大大擊殺了亞蘭人。

  〔暫編註解〕「攻打」:可作「擊敗」。

         攻打車馬。亞哈王有很精良的戰車裝備,他前去攻擊亞蘭人的戰車馬兵,而後者對希伯來人的攻擊絲毫沒有防備,亞蘭全軍面臨的是徹底的潰敗。

 

【王上二十22「那先知來見以色列王,對他說:“你當自強,留心怎樣防備,因為到明年這時候,亞蘭王必上來攻擊你。”」

  〔呂振中譯〕那神言人走近前來見以色列王,對他說:『來!你奮勇自強吧;你要明白、要看清楚你所要作的;因為到了年頭、亞蘭王必上來攻擊你。』

  〔暫編註解〕“明年這時候”指年初或“明年春季”。26節同。

         “明年這時候”。即到了春天。

         明年這時候。以色列的官方紀年應該是從春天的尼散月開始的。這正是米所波大米和巴勒斯坦諸王每年展開軍事戰役的時候,因此被稱作列王出戰的時候(撒下11:1)。耶和華指示亞哈要防備亞蘭人次年雨季結束之後的進攻。

     「那先知」:原文有「冠詞」,指 20:13 的先知。

         「自強」,留心:「奮勇自強」、「使出力量」。

         「留心怎樣防備」:原文是「要知道,要留意怎樣做」。

         「到明年這時候」:應該是指明年春天。

         20:22 先知的警告當然一方面是叫亞哈要好好準備軍隊與防禦工事,但另一方面何嘗不是要亞哈想想是不是要專心依靠神。我們生命中的危險,對我們是不是一種提醒,提醒我們需要神。

         20:22-30  便哈達再侵以色列但再次落敗:先知警告亞哈說亞蘭人會捲土重來(22)。那時的人敬拜多神,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神,認為各神只有自己獨特的權柄範圍,而戰爭的勝負視乎那國的神比較強大。亞蘭人以為以色列的神是山神(23),上次的戰役是在山地進行,所以以色列人占盡上風。

 

【王上二十23「亞蘭王的臣僕對亞蘭王說:“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們勝過我們,但在平原與他們打仗,我們必定得勝。」

  〔呂振中譯〕亞蘭王的臣僕對亞蘭王說:『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故此他們勝過我們;但我們要在平原上跟他們交戰,就一定勝過他們。

  〔暫編註解〕便哈達的軍事顧問叫他下次不要在山間作戰,應改在平原上。他們心目中的神受有地理的限制,戰爭的勝負得看雙方所拜的神力量的強弱來決定;所以建議下次和以色列人打仗,應知彼知己,利用己神之長來擊對方神之短。但神人告訴亞哈王的話是:耶和華神是主宰全宇宙和全人類歷史的神,這些倚靠偶像的必一敗塗地(28節)。看來人數少得象小羊群的以色列人,在這次戰役,殺了亞蘭人十萬,剩下的又為城牆壓斃,便哈達僅以身免(2930節)。

         外邦人認為諸神只在有限的領域上擁有能力,而以色列人獲勝是由於他們的神控制群山。

         山。亞蘭人也將希伯來人的勝利歸因於神力相助,但他們對於耶和華的全能沒有正確的認識。古代多神論的基礎是自然界的力量和神明的影響。比如說,黑門人的(太陽)神,黎巴嫩人的(太陽)神,撒弗(Zaphon)的山神,沙米巴力,這些都是天神,山神和雷霆閃電的神。

     這些假神在古代的宗教文典中除了被當作山神,雲神和雷神之外,還被當作戰神。自從耶洗別的日子,假神巴力在以色列極其盛行,因此亞蘭人不免認為希伯來人的勝利是這位神明賜予的。撒瑪利亞坐落在以法蓮境內的山上。亞蘭人認為如果他們想獲得勝利,就得將以色列人從山區引誘到平原,好使自己具有戰術和宗教方面的優勢。

     ◎以色列多山地,傳統上比較不擅長在平原上利用騎兵、戰車打仗,因此亞蘭王的臣子數量上的優勢,看起來以色列真是沒有打勝的機會。

 

【王上二十24「王當這樣行:把諸王革去,派軍長代替他們;」

  〔呂振中譯〕王應當這樣:把諸王廢除、各撤職位,立軍長來代替他們;

  〔暫編註解〕「軍長」:原作「首長」(與王上10:15同)。亞蘭人大概認為:上次進攻以色列雖然聲勢浩大,但諸王各自為政,難以合作,所以寧願設立行政官員,加強內部組織,務求團結。但結果徒勞無功,亞蘭人雖然有備而戰,仍敗在以色列人手下(26-30)。

         把諸王革去。謀士建議撤換諸王可能是因為他們都是附庸國,前來勤王也是勉強的,在戰鬥中不能獨立作戰或發揮有效作用,比不上便哈達親自指定的軍事官長。

     諸王「革去」:「廢除其職務」。

         20:24 的意思是不要讓附庸國君王領兵,而要用專業的軍官率領軍隊。

 

【王上二十25「又照著王喪失軍兵之數,再招募一軍,馬補馬,車補車,我們在平原與他們打仗,必定得勝。”王便聽臣僕的話去行。」

  〔呂振中譯〕又照王所喪失的軍兵按數整編一軍:馬補馬,車補車;那麼我們在平原上跟他們交戰,就一定勝過他們。』王聽他們的話,就這樣行了。

  〔暫編註解〕王喪失。亞蘭人上次的損失一定是非常驚人的,以至於要徹底更換整個軍隊。戰爭使人的生命財產變得一文不值。

     「再招募」一軍:原文無「再招募」,不過意義是一樣的,就是軍人補軍人、戰車、戰馬都補齊。

 

【王上二十26「次年,便哈達果然點齊亞蘭人上亞弗去,要與以色列人打仗。」

  〔呂振中譯〕到了年頭、便哈達果然點閱齊了亞蘭人,上亞弗去,要同以色列人交戰。

  〔暫編註解〕“亞弗”:位置不詳。這場戰爭是在約但河谷進行,有人認為當為加利利海東邊的那個亞弗城。

         “亞弗”。確實位置不詳,大概在加利利以東。

         「亞弗」:位於加利利海之東(比較撒上4:1)。

         次年。這是指第二年的春天,即巴勒斯坦地區每年中通常適合作戰的時候(見第22節註釋)。

     點齊亞蘭人。便哈達很可能徵召了許多國民參戰。

     亞弗。聖經中有好幾處地方的名字都叫亞弗(見撒上4:1節註釋)。這裡提到的城可能是在加利利海以東六千米處,位於伯善到大馬士革的大路上。不論這是指著哪座城,它很可能就是後來以色列王約阿施根據以利沙的預言擊殺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的地方(王下13:14-19)。

     「亞弗」:字義是「圍住」,由於以色列有許多地點都叫「亞弗」,因此我們不能確定到底在哪個「亞弗」打仗,雖然傳統上認為這個亞弗在加利利湖東邊。

 

【王上二十27「以色列人也點齊軍兵,預備食物,迎著亞蘭人出去,對著他們安營,好像兩小群山羊羔。亞蘭人卻滿了地面。」

  〔呂振中譯〕以色列人也是點閱齊的、並且供備着糧食;他們就去對亞蘭人接戰;以色列人對着亞蘭人紮營,就像兩小群山羊羔,亞蘭人卻滿地都是。

  〔暫編註解〕預備食物。旁注作,供給食物,或翻譯為提供,預備食物。以色列人已為戰爭預備妥當,糧草,兵馬全都充足。因為神已經提前藉先知警告他們,所以以色列人有充足的時間和機會預備打仗(第22節)。

     群。希伯來文chasiph,在聖經中只此一處出現。它指一些分離的東西,就像兩小群山羊和大的主要的羊群分開似的。

 

【王上二十28「有神人來見以色列王說:“耶和華如此說:‘亞蘭人既說我耶和華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將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有一個神人走近前來見以色列王說:『永恆主這麼說:亞蘭人既說:『永恆主是山神,不是山谷的神』,那麼我就要將這一大隊蜂擁軍兵都交在你手堙A你們便知道我乃是永恆主。

  〔暫編註解〕神要讓敘利亞人知道,祂是無所不在的神,不會被規限在山上或穀中(23節)。

         你們就知道。神想讓亞哈和亞蘭人都將不久之後以色列人的勝利歸功於耶和華,而不是別的什麼原因。通過使自己的百姓得勝,外邦人就知道惟有耶和華是神(見王下19:16-34)。神的計畫是讓他名的威嚴和榮耀在全地的人面前得到尊崇(見詩67:2102:15138:4;結20:9)。通過讓以色列人戰勝亞蘭人的大軍,耶和華就在周圍列國的眼中顯明,他不僅是掌管山川平原的神,也是全地的主宰。

     「神人」:在此處也是「先知」的意思,使用「神人」可能是要與 20:13,22 處的「先知」區別。

         20:28 神拯救以色列人的目標還是要讓以色列人知道「神是存在的」。 20:29 雙方等七天才開戰,可能是具有人數優勢的亞蘭人分外謹慎,要等占卜的好預兆才要出戰。

 

【王上二十29「以色列人與亞蘭人相對安營七日,到第七日兩軍交戰。那一日以色列人殺了亞蘭人步兵十萬,」

  〔呂振中譯〕以色列人和亞蘭人相對地紮了營七天;第七天就接了戰;那一天以色列人擊敗了亞蘭人十萬步兵。

  〔暫編註解〕步兵十萬。亞蘭人這次的損失看來主要是步兵,而上次的失敗中主要提到的是車馬被大大擊殺(第21節)。

     「十萬」:原文是「一百千」,那個「千」可能不是一千人,而是一個軍隊計算單位。

 

【王上二十30「其餘的逃入亞弗城,城牆塌倒,壓死剩下的二萬七千人。便哈達也逃入城,藏在嚴密的屋子裡。」

  〔呂振中譯〕其餘的逃到亞弗城內;剩下的二萬七千人、城牆塌陷在他們身上了。便哈達也逃跑;進了城堣@間儘內屋。

  〔暫編註解〕「嚴密的屋子」:即「屋子的內室」。

         城牆塌倒。這座城可能不大,而有為數眾多的亞蘭人擁擠在城牆上,隨之而來的混亂很容易造成大批人員的傷亡。

     藏在嚴密的屋子裡。字面上是,進入到內室的內室。便哈達的藏身之地可能在城內的堡壘中,在東方設防的城中通常會有極其堅固的保障用來做最後的撤退並抵抗之處。

     「兩萬七千」:原文是「二十七千」,可能也沒有兩萬七千人那麼多,只是二十七個作戰單位。

         「嚴密的屋子裡」:原文是「房間的房間裡」。

 

【王上二十31「他的臣僕對他說:“我們聽說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現在我們不如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

  〔呂振中譯〕他的臣僕對他說:『看哪,我們聽說以色列家的王都是仁慈的王;讓我們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吧;或者他會使你的性命存活着。』

  〔暫編註解〕“腰束麻布”表示悲哀。“頭套繩索”表示屈服。“麻布”為一種黑色粗糙的布。

         “麻布”和“繩索”是降服的記號。征服者若選擇不向降服的人施憐憫,可以用繩索來吊死他們。

         「腰束麻布,頭套繩索」:是自卑降服的象徵。

         仁慈的王。周圍列國聽說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如果所有的君主都能以慈悲和憐憫施行統治,如果仁愛代替了兇殘,如果公義和弟兄間的友誼代替了壓迫和奴役,這個世界將是何等不同啊。

     「仁慈」的王:「善良」、「慈愛」、「忠誠」。

         31-34  便哈達戰敗後求亞哈饒命:並自動提出和約的優厚條件。亞哈見他的誠意,同時又希望有多一個盟友以應付亞述的威脅,便把他放了。此和約維持了三年(見王上22:1)。

 

【王上二十32「於是他們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去見以色列王,說:“王的僕人便哈達說: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亞哈說:“他還活著嗎?他是我的兄弟。”」

  〔呂振中譯〕於是他們就腰束麻布,頭套繩索,來見以色列王、說:『王的僕人便哈達說:求王使我的性命存活着。亞哈說:『他還活着麼?他是我的盟兄弟!』

  〔暫編註解〕“兄弟”:國際間君王喜歡這樣互稱(看九13)。

         “我的兄弟”。即與我同作王的(比較九13)。

         「兄弟」:並非指骨肉之親,乃指同等地位,因二人都是一國之君。亞哈請他上車(33),也是這個意思。

         王的僕人便哈達。不久之前便哈達還是主人,而亞哈是僕人(第4節)。驕傲的便哈達此時不再吹牛了,他開始用理智去思考先前亞哈告訴他的話,才頂盔貫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誇口(第11節)。

     ◎「腰束麻布,頭套繩索」:這是戰俘的裝束。

 

【王上二十33「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氣來,便急忙就著他的話說:“便哈達是王的兄弟。”王說:“你們去請他來。”便哈達出來見王,王就請他上車。」

  〔呂振中譯〕這些人正在觀察徵兆,便急忙就着他的話抓住機會說:『是王的兄弟便哈達!』王說:『去領他來』;便哈達出來見王,王請他上車。

  〔暫編註解〕「留心探出他的口氣來」:原作「觀察徵兆」,即以此為好現象。

         留心探出。亞哈會怎樣回答呢?他的話意味著生命還是死亡?王手下的人留心探詢他的反應和口氣。當他們聽見王稱便哈達為自己的兄弟時這些人就知道答案了。疑慮和危險都過去了,勝利者已經表態了。仁慈和友誼總勝過不饒恕和死亡。亞哈在請便哈達上自己的車這一舉動上顯示了他出奇的禮貌和殷勤。

     「留心探出他的口氣來」:原文是「觀測徵兆或預兆」。

         急忙「就著」他的話:「接著」、「抓住」。

         「請他上車」:當時的文獻顯示藩屬必須在君王的車旁邊奔跑,因此亞哈請便哈達上車,就是把便哈達當成是地位同等的王。

 

【王上二十34「便哈達對王說:“我父從你父那裡所奪的城邑,我必歸還,你可以在大馬色立街市,像我父在撒瑪利亞所立的一樣。”亞哈說:“我照此立約,放你回去。”就與他立約,放他去了。」

  〔呂振中譯〕便哈達對王說:『我父親從你父親所奪取的城市我都要歸還;你可以在大馬色立街市,像我父親在撒瑪利亞立街市一樣。』亞哈說:『我就憑這個約放你走。』便和他立約,放他走。

  〔暫編註解〕在處理便哈達一事上,亞哈沒有遵照神的吩咐滅絕他,事前也沒有求問神(42節),自作主張,表現得非常寬大。除了將便哈達一世當年從巴沙手上攻取的城邑歸還(十五20),可以在大馬色立一些街市之外,沒提其他條件便將他放走。這些街市很可能是從事國際貿易的中心,本不輕易讓外人染指。亞哈作此寬大決定,當與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的南征企圖有關。他需要象亞蘭這樣一個盟國來聯手對抗亞述。

         亞哈若能依神的話處理便哈達,可以一勞永逸,解決以色列和敘利亞拖延不決的戰爭。但他決定釋放便哈達,兩國之間的衝突因而持續,後來亞哈且死于與亞蘭王的戰役中(42節;二十二35)。

         “你可以在大馬色立街市”。大馬色的一些區域劃分出來作商業的用途。

         這是便哈達所提出的講和建議,他答應歸還以前奪去的以色列領土(可能是指巴沙作以色列王時被亞蘭王便哈達佔領的地方,見王上15:20), 又允許亞哈在亞蘭首都大馬色設立貿易中心。

         我必歸還。這些是指希旬的孫子、他伯利們的兒子便哈達聽從亞撒的要求從巴沙那裡攻取的城邑(15:18-22)。現在這個便哈達稱從前那位奪取以色列城邑的王為我父,從這個事實看,現在的便哈達和從前那個肯定不是一個人。便哈達一世和巴沙是同一時代的人,而便哈達二世和亞哈處於同一時代。

     街市。這些據說是為貿易而設立的集市,這裡攤位的所有者擁有治外法權。亞蘭國為什麼能在以色列擁有這樣的特權,這一點很有趣,也很值得注意。

     「我父從你父那裡所奪的城邑」:指 王上 15:20 的「以雲、但、亞伯伯瑪迦、基尼烈全境、拿弗他利全境」。

         「街市」:「街道」,一般認為是建立「貿易中心」。

         ◎一般認為亞哈如此寬大的對待亞蘭王,是因為亞述的勢力已經興起,亞哈想透過跟亞蘭結盟一起對抗亞述。後來的夸夸之役中,以色列就與亞蘭一起對抗亞述。

 

【王上二十35「有先知的一個門徒,奉耶和華的命對他的同伴說:“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呂振中譯〕神言人們的弟子中有一個人憑着永恆主的話對他的同伴說:『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暫編註解〕先知的一個「門徒」:原文是「兒子」,但意思的確是「門徒」的意思。

         你「打」我:「擊打」、「毆打」、「擊殺」。

         3537 先知必須表現得象受傷的士兵一樣,好加強他所傳信息的力度,並且避免亞哈看出他是先知。

         35-43 神藉先知責備亞哈寬容敵人,並指出他要承擔的後果:先知的門徒要同伴打傷他,是為要裝作從戰場回來的樣子。他布下這個假局,是要引導亞哈判定自己的罪(參撒下12:5-6)。

 

【王上二十36「他就對那人說:“你既不聽從耶和華的話,你一離開我,必有獅子咬死你。”那人一離開他,果然遇見獅子,把他咬死了。」

  〔呂振中譯〕他就對那人說:『你既不聽永恆主的聲音,看吧,你一離開我,就必有獅子撲死你。』那人一離開他,果然有獅子遇見了他,把他撲死。

  〔暫編註解〕咬死你。擊打的命令是奉耶和華的命發出的(第35節)。那位先知門徒的同伴不論多麼為難,多麼不情願都應該立刻遵從。迅速臨到他身上的刑罰徹底說明,對於耶和華的話應該無條件地,毫不猶豫地順從。

     「咬死」了:原文與「打」相同,是「擊打」、「毆打」、「擊殺」之意。人被獅子「擊打」,應該就沒命了。

 

【王上二十37「先知的門徒又遇見一個人,對他說:“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將他打傷。」

  〔呂振中譯〕神言人的弟子又遇見另一個人,就說:『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將他擊傷。

  〔暫編註解〕打「傷」:「打出青腫」、「創傷」、「瘀傷」。

 

【王上二十38「他就去了,用頭巾蒙眼,改換面目,在路旁等候王。」

  〔呂振中譯〕那神言人就去,用頭巾蒙着眼來化裝,在路旁等着王。

  〔暫編註解〕頭巾(直譯為:灰塵)。這裡應作,頭巾,面罩。希伯來文中灰塵頭巾是兩個同根詞,只有詞首的母音不同。表示灰塵的是'epher,而表示頭巾的是'apher。此人戴上頭巾可能有兩層意思,一是遮蓋傷口,二是化裝不讓亞哈認出自己是先知的門徒。

     眼(直譯為:臉)。字面上是,兩隻眼。

     20:38 可以看出這個先知應該是亞哈王本來就認識的。

 

【王上二十39「王從那裡經過,他向王呼叫說:“僕人在陣上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人來,對我說:‘你看守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連得銀子來。’」

  〔呂振中譯〕王從那婺g過,他向王哀叫說:『僕人出戰在戰陣之中、忽有人轉來,帶了一個人來交給我、說:你看守這人;倘若遺失不見了,就要將你的性命去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就必須交出一擔銀子來。

  〔暫編註解〕“一他連得銀子”等於三千舍客勒。按當時市價,一個奴隸的身價只值三十舍客勒銀子。

         亞哈王說那人罪無可赦,正是宣判自己的死刑。

         這裡所提到要看守的人是指戰俘。

         「一他連得銀子」:等於三千舍客勒銀子,根據出21:32,這是一百個奴僕的代價。

         ……呼叫說。比喻的意思是很明顯的,蒙眼的先知代表亞哈,託付被看守的人代表便哈達。

     「一他連得銀子」:重約34公斤,表示這個被看守的俘虜應該是重要人物,所以值得這麼多的銀子。當時的奴隸價格大約是這個價格的一百分之一。

         3943 意思是:正如士兵不能讓戰犯逃走,同樣地,亞哈不應讓便哈達活。

 

【王上二十40「僕人正在忙亂之間,那人就不見了。”以色列王對他說:“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樣判斷你。”」

  〔呂振中譯〕僕人正在東忙西忙,那人竟不見了。』以色列王對他說:『你的案件正是這樣;你已直截判斷好了。』

  〔暫編註解〕忙亂。他有自己的職責,他顧及到了其它所有的事,卻把自己最重要最該做的事忘記了。

     判斷你。王發出了判語,但卻不知道其實正是在審判自己。這樣的判決正像大衛在母羊羔的比喻中對自己所定的罪(撒下12:5-7)或像兩個弟兄的故事(撒下14:10,11)。

     「忙亂之間」:原文是「做這做那」。

         「定妥了」:「裁定了」。

 

【王上二十41「他急忙除掉蒙眼的頭巾,以色列王就認出他是一個先知。」

  〔呂振中譯〕他急忙把蒙眼的頭巾除掉;以色列王就認得他是神言人中的人。

  〔暫編註解〕當時的先知大概都有一些特別的標誌(賽四十四5;結九4;亞十三6),容易為人認識。

         先知除去頭巾,亞哈便認出他的身分,這可能顯示當時先知額上有標誌。

         除掉……頭巾(灰塵)。即,除掉頭巾或面罩(見第38節的註釋)。

 

【王上二十42「他對王說:“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將我定要滅絕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

  〔呂振中譯〕他便對王說:『永恆主這麼說:因為你將我要殺滅歸神的人從你手中放走,故此你的性命就必須代替他的性命,你的人民就必須代替他的人民。

  〔暫編註解〕「定要滅絕」:原文乃指在某些戰役裡,所有掠物或戰利品都要完全毀滅獻給神的情形(如申7:2; 20:16; 撒上15:3)。

         你的命。神將便哈達交在亞哈手中是要亞哈殺了他,然而亞哈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責任,也沒有抓住機會取得對敵人的優勢。僅僅一年前便哈達提出的苛刻要求(3-6節)就應使亞哈明白這個自己與之打交道之人的品性並採取相應的措施處理他。便哈達不值得信任,他只是在拖延時間,幾年之後亞哈就為自己不智的仁慈付上了生命的代價(22:31-36節)。

     20:42 的預言, 王上 22:1-39 中應驗。

 

【王上二十43「於是,以色列王悶悶不樂地回到撒瑪利亞,進了他的宮。」

  〔呂振中譯〕於是以色列王來到宮中,愁悶不樂往撒瑪利亞去。

  〔暫編註解〕「悶悶不樂」:原文有氣憤之意。

         悶悶不樂。亞哈拒絕接受對他公正的判決。他變得憤怒並悶悶不樂,沒有顯示出真誠的悔改和屬靈的憂傷。但這卻是他自己給自己下的判決,再無申訴可更改之餘地。亞哈在憤怒中一定很想抓住那個公開譴責他的先知,但他卻沒有這樣做,因為是他定了自己的罪。他鬱悶地回到王宮,可能他的自怨自恨要遠遠超過對那先知的不滿,但他卻沒有看到自己的錯誤,只認為神錯待了他。罪惡的人心總想使自己的錯誤顯得有理,一個人的道路在自己的眼中總看為正確。

     ◎此處並沒有清晰的讓我們知道亞哈是否瞭解不應該隨意縱放亞蘭王,不過我們由上下文中神多次差遣先知來警告亞哈,而且亞哈王也沒說話反駁先知的指控,應該可以確定他知道神要他殺亞蘭王,但他因為種種因素不殺亞蘭王。有時候我們會像不肯打自己夥伴的先知門徒一樣,沒有去執行神的命令,我們置身事外的時候很清楚公義的審判應該是什麼,但身在其中的時候,常常莫名其妙就做錯了選擇。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