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二章拾穗

 

【王上二1「大卫的死期临近了,就嘱咐他儿子所罗门说:」

   〔暂编注解〕大卫的死期。这一章继续上一章的讲述,和前面一样,保有生动的细节和轮廓分明的风格。《历代志》中的记载遗漏了亚多尼雅的叛乱,但给出了以下记载,以色列的众首领和祭司利未人,”“服侍王的军长,并国内所有的官长(代上23:1,2;第28,29章),为要再膏所罗门作王(代上29:22)。扫罗(撒上11:14,15)和大卫(撒下5:1-3)都曾二次被立为王,所罗门也是这样。他上次被膏立时匆忙紧张,出于偶然,迫于形势,只有极少数亲近的人出席加冕典礼。因此理应在全国的代表面前庄严地举行第二次加冕仪式。

         「嘱咐」:「吩咐」、「命令」。

         1~4大卫立所罗门为王后,父子同时执政一个短时期,一方面教导所罗门为王之道(14节——,一方面让百姓准备接纳新王。3节为全书精神的所寄(参申四29;八6,11;九5;十1213;十一1,22;二十八9等)。

         1-4大卫首先提醒所罗门,惟有遵守神的吩咐才能享有行事享通,国位巩固的福气,这是神给以色列人和大卫的应许(参串5, 8)。

 

王上二1~4行主的道】「遗训」(NEB)是当时通行的习俗(王下二十1;参:创四十九29;徒二十18-35)。大卫清楚知道自己老迈将死(「走世人必走的路」,亦即必死之意)。他劝勉的话经常引用申命记(如八610-12),与约书亚的遗训相似(书一1-9,可能约书亚身为军事领袖而成为他的英雄),也与律法极为相近。当刚强的劝勉是指在精神、体力及灵性上都要站稳(申三十一723),要作大丈夫(参:林前十六13)。

 君王言行的标准是要遵守神的律法,视为己任,忠心事奉(3节,mis%meret],神所吩咐的;申十一1;参:创二十六5)。君王的人生态度应当是「行主的道」,谨守约的责任(REB 译为「本分」,申五33亦然,且随处可见),遵守(申六2,等等)神的律例(RSV 译为「宣布的条例」)及祂所有的诫命、典章、法度。惟有如此,王及国家才会亨通(申二十九9s*a{kal,意为辨悉、洞察,然后才亨通;RSV 便强调这点)。这并不是教导「因信亨通」的教义,乃是呼吁人要明智地行事以蒙福。这是所罗门(三28;太十二42)及所有敬虔之人的特色。──《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2「“我现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当刚强作大丈夫,」

   〔暂编注解〕「我现在 ...... 必走的路」:是希伯来人留下遗嘱时所用的套语。

         「大丈夫」:指英明勇敢的人。

         世人必走的路。这个短语使我们想起了约书亚临终时的话(书23:14)。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死亡并无偏私)。世上最伟大的雄主与最卑微的平民都要走向同一个地方──坟墓。属世的差别惟存片刻,当死亡掌权时君王的荣耀便归于乌有了。

         你当刚强。大卫所思所想的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儿子,不是顾及过去而是着眼于将来。他是以一位慈祥父亲,一个勇敢战士,一名忠贞爱国者的身份来说这话的,重要的是,他显示了自己国王的身份。他吩咐所罗门在担负起领导国家的重任时要刚强壮胆,这就像摩西鼓励约书亚(申31:7),更像耶和华亲自吩咐约书亚(书1:7)。

         作大丈夫。尽管年轻,所罗门现在已经是国王了,更重要的是他必须作一个男子汉。他要作一个大丈夫,控制自己,治理人民,勇敢无畏,拒绝贿赂,制胜腐败。所罗门是神的代表,他最先寻求的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那交托他手、指定他去服事牧养的人民的利益并神的荣耀。

         「世人必走的路」:指「死亡」。

         「刚强」: 31:7,23  1:6-7,9,18 摩西、神也这样勉励约书亚。

         「作大丈夫」:「成为男人」。「作男子汉」的意思。林前 16:13 有一样的劝勉。

 

【王上二3「遵守耶和华你 神所吩咐的,照着摩西律法上所写的行主的道,谨守他的律例、诫命、典章、法度。这样,你无论作什么事,不拘往何处去,尽都亨通。」

   〔暂编注解〕「亨通」:原指因经过思考上的操练而获得见识和智慧,以致达到成功的果效。

         遵守……所吩咐的。大卫对所罗门的吩咐最重要的还是信仰方面。所罗门是第一次信靠神。以色列人是神的子民,所罗门作为神的仆人来治理他们。大卫最后几句话不像一位父亲对儿子说的,而是作为以色列这个神权国家的首领对他正式指定的王位继承人说的。我们应该从这个立场出发看待大卫的整段讲话。作为以色列的王,所罗门是坐耶和华的国位(代上28:5)。他得国是坐在耶和华所赐的位上(代上29:23)。以色列国中,耶和华是王,属世的君主不过是天上主宰的仆人和代表而已。

         行主的道。国王懂得神的道并行在其中,不仅是自己最大的益处,也是为他的百姓树立一个好的榜样。神的道就是公义与平安,给遵行的人带来福气和昌盛。

         谨守他的律例。这律例就是律法的各项细则。神给了他的子民十条诫命,之后又作出了与之相关的各项规定来进一步明确在具体的事例中该如何遵守。这些具体的律例、诫命、典章、法度都记载在摩西五经中,涉及礼节,民事,健康和道德。

         尽都亨通。神所有的律法都是为了人的益处。神将他的儿女放在律法之下是渴望看到他们繁荣幸福。神的典章和诫命是为了保证他地上儿女的福祉,而不是为了炫耀他的至高权力。与天上的律法和谐一致人就能找到喜乐,和平,精神的满足,身体的健康和生命的完全。但违背这些圣善的律法给人带来的只有烦恼,忧伤,疾病,祸患,痛苦,和死亡。这些在以色列历史开始时都是显而易见的,先知不断地指出这一点直到最后。“‘你们若甘心听从,必吃地上的美物,若不听从,反倒悖逆,必被刀剑吞灭。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赛1:19,20;参见耶7:5-7)。当以色列最终灭亡之时,很明显他们失败是因为没有顺从耶和华的律法(王下17:7-20

         「律例」:「法令」、「条例」。

         「典章」:「案例」、「(判断的)基准」、「规矩」。

         「法度」:「见证」。

 

【王上二4「耶和华必成就向我所应许的话说:‘你的子孙若谨慎自己的行为,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断人坐以色列的国位。’」

   〔暂编注解〕成就……所应许的话。神起初的应许是藉先知拿单传给大卫的(撒下7:11-17),之后似乎又直接启示给大卫了(诗89:3,4)。这应许是,大卫的家和他的国必永远坚立。这应许的实现是以大卫的子孙继续顺从神的命令为前提的(诗132:12)。大卫提醒所罗门这个应许如何实现是为了鼓励他继续效忠神并顺从他的律法。

         「成就」:「设立」、「执行」、「施行」。

         「尽心尽意」:「全心、全生命」。

         「不断」人:「被剪除」、「被砍下」。

         ◎大卫的意思是神会执行大卫之约 撒下 7:7-17 但是所罗门也必须遵守神的律例。

 

【王上二5「你知道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杀了以色列的两个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儿子亚玛撒。他在太平之时流这二人的血,如在争战之时一样,将这血染了腰间束的带和脚上穿的鞋。」

   〔暂编注解〕太平时无故杀人是有罪的(民三十五31)。约押因私人仇恨和嫉妒,以不正当手法杀死押尼珥和亚玛撒的事见《撒下》三27;二十10

         「杀了....押尼珥」: 撒下 3:22-27

         「杀了....亚玛撒」: 撒下 20:4-10

         「他在太平之时流这二人的血」:意思是约押犯了谋杀罪 19:1-13

         「血染了腰间束的带和脚上穿的鞋」:原文指的是「约押的衣物」,但有七十士译本与古拉丁文译本作「大卫的衣物」。

         ◎此处的意义是约押为了自己的利益犯了谋杀罪,如果是按照七十士译本的说法,则是约押害大卫必须承担谋杀罪。

         5~6 约押因在太平之时谋杀两个元帅而有罪(撒下三27;二○10)。大概由于约押的尽心与忠诚,所以大卫一直没有亲自处死约押,但这时约押必须接受惩罚。“阴间”。原文作:Sheol。参看创世记三十七章35节的脚注。

         5-6  大卫的元帅约押所应得的报应:他曾以诡诈暗杀了以色列的两个元帅押尼珥及亚玛撒(参串10, 11)。此二人虽然一度与大卫为敌,但后来都分别归向大卫,并且与王立了盟约,所以约押杀他们的恶行是「向我所行的」(5)。押尼珥本是扫罗的元帅 (撒下2:8)。  他被大卫的军兵追杀时因自卫杀了约押的弟弟亚撒黑(撒下2:18-23),约押后来是为报私仇把他暗杀了。亚玛撒是押沙龙的元帅 (撒下17:25),  在押沙龙死后归向大卫,被立为元帅代替约押 (撒下19:13),  约押是因为妒忌而杀死他。

 

【王上二5~6大卫的元帅约押所应得的报应】他曾以诡诈暗杀了以色列的两个元帅押尼珥及亚玛撒(参串十, 十一)。此二人虽然一度与大卫为敌,但后来都分别归向大卫,并且与王立了盟约,所以约押杀他们的恶行是「向我所行的」(5)。

    押尼珥本是扫罗的元帅(撒下二8)。他被大卫的军兵追杀时因自卫杀了约押的弟弟亚撒黑(撒下二18-23),约押后来是为报私仇把他暗杀了。

    亚玛撒是押沙龙的元帅(撒下十七25),在押沙龙死后归向大卫,被立为元帅代替约押(撒下十九13),约押是因为妒忌而杀死他。

   「照你的智慧行」指在适当时机下手杀约押。——《串珠圣经注释》

 

王上二5~6报复约押】要想解决大卫「血腥遗言」的难题,惟有找出究竟是谁应该负责任。若约押的确在太平之时如在争战之时(亦即争战流血,'blood of war' 5节;参:申十九1-13,二十一1-9)一样的流无辜之人的,则他是罪不可赦的杀人者(参:撒下二18-23)。他此举很有可能是出于不忠,而非出于自卫,乃是与他杀押尼珥而引起的家族恩怨有关(撒下三19-30)。他谋杀亚玛撒是出于嫉妒,并非因为他耽延过期或不忠于大卫(撒下二十8-10)而报复。因此 MT(及 NIV)定约押为有罪(他的腰间……他的脚下……)。另有经文则将罪咎归在大卫头上〔按照 LXX(L)〕;古拉丁译本作「我的腰间……我的脚下……」(RSVNEBJBREBNRSV)。──《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6「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头安然下阴间。」

   〔暂编注解〕“不容他白头安然下阴间”即不让约押活下去。

         「照你的智慧行」:指在适当时机下手杀约押。

         所以你要……行。约押曾经谋杀了押尼珥(撒下3:27-30)。大卫当时声明自己与这罪行无份,并宣称耶和华会在合适的时候照着恶人所行的恶报应他(撒下3:31-39)。约押还杀害了大卫指定接替他职位的亚玛撒(撒下19:1320:8-10)。现在要给这两个人报仇了。这些罪行发生时大卫不好处置约押,因为那时约押知晓大卫谋害赫人乌利亚的事(撒下11:14-25)。但公义的原则必要追讨约押所犯的罪行。因此,大卫现在不是以个人的身份说话,来诅咒这个多年对他忠心耿耿殷勤服务的人,而是作为国家的君主来指示罪行必须受到惩罚,但执行人必须是手里清洁不欠约押人情的。约押还有一些大卫在这里没有明白提出的罪行,比如说违反大卫特别的指示(撒下18:14,15)杀了押沙龙以及最近参加亚多尼雅的叛乱(王上1:7),凡此种种无疑都激起了所罗门对他的憎恨。

         「安然」:「健全」、「平安」、「和平」。

 

【王上二6「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头安然下阴间。」

智慧是辨别是非及判断的能力(三9),以对世界广泛的认知为基础(四29-34),有见识地、适时地采取行动。白头(老年)下阴间NIV作「下到坟墓」,希伯来文为「阴间」(Sheol)〕为理想状态。安然不仅是「未受损伤」之意(此为 Gray 之定义),乃是与神与人立约融洽共处(见王下五19,二十二20,参:创十五15)。──《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7「你当恩待基列人巴西莱的众子,使他们常与你同席吃饭,因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龙的时候,他们拿食物来迎接我。」

   〔暂编注解〕巴西莱众子所行的事见《撒下》十七2729.

         没有他们仁慈的接待,大卫可能已经饿死了(撒下一七2729)。

         巴西莱众子应得的礼待:这是报答他们厚待大卫之恩(参串13 与王「同席吃饭」:即享受朝廷的长俸。

         恩待。与上面形成鲜明比较的是大卫愉快地回忆起巴西莱在他逃避押沙龙时(撒下19:31-39)对他的友好和帮助。与王同桌吃饭意味着从皇家财库中得到供应(撒下9:7;王上18:19;尼5:17)。巴西莱有个儿子名叫金罕(撒下19:37)。有人认为耶利米提到的伯利琲漯魖u寓(耶41:17)就是大卫给巴西莱的儿子的产业,特别是从王自己的产业中拿出来的。

         「恩待」:「善良」、「慈爱」、「喜爱」。

         「巴西莱....拿食物来迎接我」: 撒下 17:27-29

         「巴西莱的众子」: 撒下 19:33-38 仅记载「金罕」一人跟大卫回去,此处可能是指「子孙们」、「后裔们」。

         ◎「恩待基列人巴西莱的众子」这件事情,就很有大卫的风格。他一样纪念约拿单对他的恩典 撒下 9:1  21:7

 

王上二7恩待巴西莱】在执行公正审判时,必定也有恩待人的机会。巴西莱曾在大卫流亡之时供应他的需要(撒下十七27-29),这善行一如所有的好客之举一样均应当得到报答。恩待JBNIV 译作「显出仁慈」;NEB 译为「显出坚定的友谊」)意味着为了遵守约的要求而采取忠实的行为(因此 RSV 译为「忠诚地交往」)。巴西莱的家庭(包括他的儿子金罕,撒下十九37)正如守望相助的邻舍一样地支持大卫(NIVAV译为「他们靠近我」)。与王同席吃饭等于养老金,受益者固定地自王室取得衣食的供应,并有住屋及田地以维持受益者及其家庭之生活(参:撒下九7;王上十八19;王下二十五29-3013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8「在你这里有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我往玛哈念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语咒骂我,后来却下约旦河迎接我,我就指着耶和华向他起誓,说:‘我必不用刀杀你。’」

   〔暂编注解〕示每是扫罗家的人(撒下十六58),仍有复辟之念。所罗门禁止他走出耶城,以资防范。后来示每因追捕逃仆犯禁,为所罗门所杀(3646节)。

         关于示每的咒诅,参看撒母耳记下十六章513节和十九章1623节。咒诅统治者是一项严重的罪行(出二二28)。

         示每。这个人曾经凶狠野蛮地对待大卫,在这多事之秋他显然是个危险分子(第36-46节)。

         「示每....咒骂」: 撒下 16:5-13  撒下 19:17-23

         「狠毒的」:「令人哀伤的」、「致病的」。

         8-9  向示每讨罪:他咒骂大卫,本是犯了该死的罪(见出22:28; 撒下19:21),但大卫因有誓言在先,不能定他死罪,惟有留待所罗门去执行刑罚。

 

【王上8 玛哈念除了作为扫罗之子的行政中心以外,此地也是大卫逃避押沙龙时设立大本营的地方(撒下十七24的注释)。史籍记载法老示桑克在所罗门儿子在位时入侵,摧毁了这地方。玛哈念虽然很明显是在外约但地区,确实位置却是不明。今日最普遍的看法,是认为它是雅博河北岸的达哈布加尔比遗址。这遗址未有挖掘勘测活动,但表层勘测证实在这时期有人在此定居。──《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8~9报复示每】示每的祖先基拉之名曾在圣经中出现过(创四十六21;参:士三15),他们的家乡在伯大尼以北的巴户琳,他曾经用「狠毒的言语咒骂」(AVNIV 译为「苦毒」)神的受膏君。这是该死的罪(出二十二28;王上二十一10),但大卫曾起誓不杀他,以致无法除去那咒诅的威胁,因此他严严指示所罗门不要视示每为「无罪」(AVRSV;参:NIV 译为无辜)。希伯来文 nqh 意为「豁免刑罚」(参:REB 译为「不能免去刑罚」)或「不受誓言约束」。流血下到阴间是指直接宣判死刑(34-36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9「现在你不要以他为无罪,你是聪明人,必知道怎样待他,使他白头见杀,流血下到阴间。”」

   〔暂编注解〕「以他为无罪」:「判为无罪」、「宣告无罪」。

         「聪明人」:「智慧人」、「足智多谋的人」。

         「白头见杀」:「白头发的时候流血」。

         ◎看起来所罗门的智慧很特出,连大卫都注意到所罗门的智慧(通常家人反而看不出家人的特点)。有人认为大卫是故意要所罗门报仇,不过更多学者注意到这是大卫为了巩固王朝、顺利转移政权的交代。约押的权势与能力连大卫都无法完全控制,约押的野心也让他不择手段杀人。示每权势甚大 撒下 19:17 说「跟从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悯人」,而且住在首都附近。又懂得落井下石、见风转舵。如果哪一天所罗门又遭遇危机,恐怕这两个人也不会放过好机会的。因此大卫嘱咐所罗门除掉王朝的威胁。

 

【王上二10「大卫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

   〔暂编注解〕“大卫城”原为耶路撒冷东南面大卫当年攻取到的耶布斯城的别称,后来成了整个耶路撒冷的称呼。

         大卫逝世时年七十(比较二11;撒下五4),时为主前970年(我国周朝穆王时)。

         大卫……睡。关于大卫的死,叙述非常简单。《历代志》只增加了他年纪老迈,日子满足,享受丰富、尊荣,就死了(代上29:28)。

         葬在大卫城。这里明显是在锡安山,靠近大卫宫廷的皇家园地上(撒下5:9)。尼希米提到的大卫坟地和他的继任者的墓地很可能都在圣殿的南边(结43:7-9)。毫无疑问这些墓穴都是在耶路撒冷城下的岩石中开凿出来的。约瑟夫说许尔堪和后来的希律为了陪葬的珍宝曾经仔细搜索过这些坟墓(Antiquities vii. 15. 3xvi. 7. 1)。大卫的坟墓一直存留到新约的时代(徒2:29),但具体位置在哪现在就不得而知了。所谓的列王的坟墓,曾经被认为是犹大列王的陵墓,实际上是到公元一世纪才出现的。

         「大卫城」:是大卫最早攻下的耶布斯人的耶路撒冷,位于目前耶路撒冷的南边,也称为「锡安」。

         ◎目前的大卫墓,是比较后期的传统,并非真正的大卫墓。

 

【王上10 王陵耶路撒冷的卫楼是大卫所攻取,因此是他的私有土地,宜于用作他和后世君王的陵墓。乌加列王宫范围之内的竖井陵墓,表示王族有此惯例。犹大沿海地区的考古调查显示,铁器时代初期(主前12001000年)和铁器时代第二期(主前1000600年)的坟墓似乎主要是墓穴或长方形的墓室,有些更设有前院和停放尸体的石台。我们只能臆测陪葬对象的质素和数量,因为至今仍未发现王国时代任何陵寝的痕迹。但根据迈锡尼、埃及、乌加列的王陵,这些坟墓应该有与死者地位相称的财宝。今日锡安山上对游客称为大卫坟墓的地方,只是晚期的传统而已。第一圣殿时代惟一设有墓碑的坟墓,是在现代隔着汲沦溪谷与大卫之耶路撒冷遥遥相对的西珥万村内。这些坟墓不及(葬在大卫城内的)大卫古远,并且也不是王族的坟墓。──《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10~12所罗门继大卫之位】作者用他记载每一位君王生平结尾的公式来记载大卫王朝的尾声,包括他的埋葬、统治时期、地点及继位者(参导论{\LinkToBook:TopicID=133,Name= C 結束公式})。四十年可能是表达一个世代之久(参:撒下五4-5)。与他列祖同睡,参一章21节。大卫的坟墓在锡安(俄斐勒),在彼得的时代为人所共知(徒二29),但其确实地点不详。NEB(以及一些其他的抄本)认为第11节的目的是要引进第12节及其后的经文,但是按编辑习俗而言这却无法成立,王朝在不同首都统治的长短(参十六23)通常是结束公式中的一部分。──《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11「大卫作以色列王四十年:在希伯仑作王七年;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

   〔暂编注解〕“四十年”。主前1011971年。

         七年。确切地说是,七年零六个月(撒下5:5;代上3:4)。

 

【王上11 年代小注和典型的古代近东年表一样,每一位以色列和犹大君王之记载的结语,都提到他在位的年数,有时更提及其他的当代君王。四十虽然很多时候是大约的数字,在此的精确分目却证明大卫真的在位四十年。大卫应该是主前一○一○至九七○年在位。──《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12「所罗门坐他父亲大卫的位,他的国甚是坚固。」

   〔暂编注解〕甚是坚固。和第46节比较,在亚多尼雅、约押和示每被处死,亚比亚他被贬谪之后这里说道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很明显,所罗门统治初期国内存在不满和骚动的因素威胁着这个年轻国王政权的巩固。所罗门坚决果断地处理了这些骚动和叛乱的祸首,使全国得以坚定在他的统治之下。

         「甚是坚固」:「极其的稳固」、「非常的稳固」。

 

【王上二13「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去见所罗门的母亲拔示巴,拔示巴问他说:“你来是为平安吗?”回答说:“是为平安。”」

   〔暂编注解〕你来是为平安吗?。亚多尼雅刚进宫就被问了一个和他的意图有关问题。他认命了吗,他愿意支持所罗门吗,还是他希望通过一些方法重夺王位呢?

         是为「平安」:「和平」、「平安」。

         2:13 中拔示巴的问句,显出他对亚多尼雅来访的动机是有疑虑的。

         1325 所罗门认为亚多尼雅要求娶亚比煞(大卫的妃嫔;一3,4),就是意图夺取王位,所以命人把他处死。

         13-25  首先对付亚多尼雅:他虽然臣服所罗门,但心里依然不服。

         2:13-35  所罗门清除异己:亚多尼雅曾企图谋夺王位,并得到亚比亚他和约押的支持。所罗门登位后便逐一对付他们,以巩固自己的国位。

 

王上二13~46所罗门施行报复】所罗门清除异己之举被视为是坚立大卫国度必须的过程(12节;参46节)。这标示着大卫王朝的结束(1-9节)以及所罗门王朝的开始。他的报复被描述为一个合法的过程,是君王必须刑罚反叛者(一52)、谋杀者、政治暗杀者及破坏立誓盟约者之恶行的过程。大卫预见到这种后果,因此嘱咐他的儿子使用他的智能及判断力(69节)来作判断决策,谨慎及怜悯也不可少(726-27节)。所罗门的作为或许不一定都是有智慧的,因为最终导致大卫王朝分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14「又说:“我有话对你说。”拔示巴说:“你说吧。”」

 

【王上二15「亚多尼雅说:“你知道国原是归我的,以色列众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国反归了我兄弟,因他得国是出乎耶和华。」

   〔暂编注解〕「国原是归我的」:这是因为在当时仍生存的大卫儿子中,亚多尼雅排行最长(见1:5注)。

         国原是归我的。亚多尼雅提到他获得王位的努力没有成功证实了他仍对此耿耿于怀。拔示巴的疑虑还是有事实根据的。

         出乎耶和华。表面上看似虔诚,接受神圣的旨意,但实际仍包藏祸心,企图用诡计获得使用武力得不到的王位。

         「仰望我」作王:「把他们的脸朝向我」、「期望我」的意思。

         2:15-16 显示出亚多尼雅对于所罗门当王并不甘心。不过他也无可奈何,因为他认定这是神的作为。

 

【王上二16「现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辞。”拔示巴说:“你说吧!”」

 

【王上二17「他说:“求你请所罗门王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我为妻,因他必不推辞你。”」

   〔暂编注解〕亚多尼雅虽已贬为“平民”(一53),问鼎王位之心未息。他托拔示巴求所罗门赐书念女子亚比煞为妻,虽口中说所罗门得国出乎神意,但心有未甘。要求娶前王的妃嫔等于要求王位(看撒下十二8;十六2022),并继承原属大卫的一切。所罗门智慧过人,明白弦外之音,用反讥的口吻说:“也可以为他求国吧”(22节)。所罗门至此已无选择余地,只有去除亚多尼雅(25)。

         古时国王死后由继位者承受妃嫔(参撒下16:21-22),如今亚多尼雅求娶大卫妃嫔亚比煞为妻,可见亚多尼雅并未放弃夺取王位之念头,因此所罗门要把他处决。

         ……亚比煞赐我为妻。他可能还要求王位了。他心里真正想的并不是与美丽少女的浪漫情缘,而是想通过占有亚比煞来得到王位。古代东方继任者可以占有先王的妻妾。所以大卫接续扫罗作王后占有了他的妻子(撒下12:8)。押沙龙听从亚希多弗的建议,在以色列众人眼前,与他父的妃嫔亲近,这就等于公开宣称他已继承了他父的王位(撒下16:20-22)。亚比煞无疑被看作大卫的最后一任妻子,至少也是最后一位妾。亚多尼雅现在要求亚比煞就可以解读为,要求王位!但在拔示巴面前他却装作一个虔诚痛悔的青年,顺服自己的命分,只想要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来抚平自己创痛的心灵。

 

【王上二18「拔示巴说:“好,我必为你对王提说。”」

   〔暂编注解〕为你提说。为什么拔示巴愿意为亚多尼雅在王面前提说这件事呢?她真的认为他很真诚,抑或是即便看穿了他的诡计但仍希望通过答应其要求来安抚之以更好地巩固所罗门的国位呢?

 

【王上二19「于是拔示巴去见所罗门王,要为亚多尼雅提说。王起来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为王母设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边。」

   〔暂编注解〕「坐在王的右边」:显示母后拔示巴当时享有极高的地位。

         ……,向她下拜。所罗门对其母亲的尊重为他当时的百姓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对今天的我们也有教育意义。古代的宫廷中皇太后一般是很受尊敬的。

         「王的右边」:是「尊贵的位置」。

 

【王上19 王母的座位古代世界有三种王后。现代人最熟悉的一种是君王的正妻(如:以斯帖王后)。君王的伴偶有时不过是点缀品,但在某些情况下(例如主前第二千年纪的赫人)却是王的代表,手握大权(见耶洗别在亚哈宫廷中的角色)。第二种王后是君王驾崩后,自登宝座摄政的妻子或母后(如:犹大的亚他利雅、埃及的哈苏雪〔Hatshepsut〕)。第三种是儿子继亡夫为王之后,依然能够左右他政治决策的太后(如:亚述的桑穆拉玛特〔Sammuramat〕、犹太的玛迦,见:王上十五13)。本节所述的拔示巴正扮演了这种角色。至于太后在司法、经济、社会事务上所行使的影响力有多大,则视乎个人的性格而定。犹大列王几乎每一位的母亲都名列圣经(以色列诸王则否),显出贯彻整个大卫王朝,太后的角色都很重要。──《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20「拔示巴说:“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辞。”王说:“请母亲说,我必不推辞。”」

   〔暂编注解〕亚多尼雅求拔示巴的“一件事”(16节),到了拔示巴口中成了“一件小事”。她可能真以为亚多尼雅得不到王位,娶个大卫未亲近的书念女子作补偿,失之东榆,收之桑隅。

         「有一件小事」:原文是「有一个小的请求」。

         「望你不要推辞」:原文是「请你不要回绝我的脸」。

         ◎到底拔示巴为何要帮亚多尼雅去提亲?有许多学者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说拔示巴不认为亚比煞是大卫的妃嫔,又觉得应该要补偿亚多尼雅,所以帮忙去提亲。另一派的说法是拔示巴根本就打算趁机除掉亚多尼雅,所以 2:21 中,拔示巴还去强调亚多尼雅是所罗门的哥哥。所罗门可能也知道拔示巴的想法,所以还回答拔示巴「我必不推辞」。不过实际上到底拔示巴的动机为何,我们并无法确认。

 

【王上二21「拔示巴说:“求你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给你哥哥亚多尼雅为妻。”」

 

【王上二22「所罗门王对他母亲说:“为何单替他求书念的女子亚比煞呢?也可以为他求国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亚比亚他和洗鲁雅的儿子约押为辅佐。”」

   〔暂编注解〕从所罗门的答复中,可以看出他知道亚多尼雅仍是自己王位的大威胁,因为亚是他的哥哥,依例比他更有权继续王位;又有一部分的祭司和军队撑腰。若要巩固王位,必须除此心腹之患(24节)。

         也可以为他求国吧。也许拔示巴一点也没有看出亚多尼雅所提要求的危险,但所罗门即刻洞悉了他的阴谋。答应亚多尼雅的要求就等于鼓励他的骄傲和野心。那些同情他的人势必要主张他兄长的地位,应该作王。

         亚比亚他(直译为:为亚比亚他)。话虽然没有挑明,但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所罗门明显对他母亲的短视表示不满,为什么她允许自己陷入这种状况中来呢?事情已经够糟的了,她还要趟此混水为亚多尼雅阴谋夺权提供帮助。亚多尼雅毕竟年长,很多人都觉得他更应该继承王位。何况他身边有两个全国最有影响的人物──大祭司亚比亚他和军队总司令约押──在各个方面支持他指教他。现在自己的母亲又卷了进来,在实际意义上为那个年长的王子要求王位。所罗门说出了事实的真相,为何单求亚比煞呢?为何不替他求国呢?他是我的哥哥,这国不是属于他的吗?为了证明他的权利,不是有亚比亚他和约押和他在一起吗?他们不是一直支持他并企图向所有人证明这国是属于亚多尼雅的吗?很明显拔示巴听出了他儿子的不满。

 

【王上二22「所罗门王对他母亲说:“为何单替他求书念的女子亚比煞呢?也可以为他求国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亚比亚他和洗鲁雅的儿子约押为辅佐。”」

亚多尼雅可能篡位之威胁是因为他有长子继承权(一5),他有祭司及军队的支持,再加上要求王的妃嫔或妻子均能使篡位合法化(见一2-315;参:撒下三6-7,十六20-22),这些都导致所罗门的恐慌。──《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23「所罗门王就指着耶和华起誓说:“亚多尼雅这话是自己送命,不然,愿 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暂编注解〕是自己送命。亚多尼雅的要求无异于反叛理应受到死亡的刑罚。这个年轻人是个危险因素,所罗门的理智告诉他决不容许亚多尼雅的阴谋威胁国家的稳定。

 

【王上二23「所罗门王就指着耶和华起誓说:“亚多尼雅这话是自己送命,不然,愿 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所罗门决定施以死刑,并指着神的名(耶和华)重重地起誓。这是一个你死我活的誓言,他若不施行死刑,则会导致他自己(「愿神同样地对我」,亦即杀死我)及其他人的死亡。「愿神重重的降罚与我」(NIV 译作「神对付我」)翻译得也中肯(NEB 译为「神如此帮助我」),他在起誓时求告神批准他的审判,并求神应许他的王国得到坚立(24节;参:NRSVRSV),因为神已照着祂对大卫的应许(4节;代上二十二9-10)借着他儿子罗波安(参:十一43,十四21)的出世,「为我建立家室」。──《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24「耶和华坚立我,使我坐在父亲大卫的位上,照着所应许的话为我建立家室。现在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亚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暂编注解〕耶和华坚立我。亚多尼雅的阴谋不仅直接伤害人更是敌对神。是耶和华立所罗门为王坐在他父大卫的国位上,但现在亚多尼雅却想通过与亚比煞的结合来另立王朝。这万万不可!先前的过犯已经被饶恕了,这次新的反叛的尝试决不能再被原谅。所罗门被立是神的选择,是要他坐在大卫的宝座上坚固这国直到永远。所罗门知道该如何做才能与上天的旨意和谐,就起誓说,亚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当时的文化中,前朝君王的妃嫔是属于新任君王的。撒下 12:8  16:21-22 。当然亚比煞到底算不算妃嫔还有争议,不过所罗门就是以亚比煞算是大卫的妃嫔为理由来杀亚多尼雅 2:22 。不过由亚比亚他、约押,或者身边的先知拿单都没有反对所罗门把亚多尼雅的要求当叛变看来,当时的人真的把这种举动当成是对王位的觊觎。

 

【王上二25「于是,所罗门王差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将亚多尼雅杀死。」

   〔暂编注解〕比拿雅是宫廷护卫长,先后奉命杀了三个人:亚多尼雅(本节)、约押(34节)和示每(46节)。

         「比拿雅」:字义是「耶和华已建造」。是大卫的护卫长撒下 23:20-23  。算是所罗门的军方人马。

 

【王上二26「王对祭司亚比亚他说:“你回亚拿突归自己的田地去吧!你本是该死的,但因你在我父亲大卫面前抬过主耶和华的约柜,又与我父亲同受一切苦难,所以我今日不将你杀死。”」

   〔暂编注解〕亚拿突在便雅悯境内,位于耶路撒冷东北只六公里,是个利未人城邑(书二十一18;代上六60)。先知耶利米也兴起于此城(耶一1)。

         「本是该死的」:是因为他曾参与亚多尼雅的阴谋。但所罗门没有杀死他,因他是神所膏立的祭司,又曾忠心跟随大卫(参串34, 35)。

         对祭司亚比亚他。所罗门做事决不半途而废。他已猜测出这次亚多尼雅获得王位的企图中必有同谋,亚比亚他应在其中。

         回亚拿突去吧。亚比亚他得到仁慈的处理是因为他与大卫多年的患难之交。他没有被处死,只是被革去了祭司的职位并被遣送回家。亚拿突是便雅悯境内的一座祭司的城邑(书21:17-19;代上6:60),位于耶路撒冷东北3英里处。它作为耶利米的家乡而最为闻名(耶1:132:7)。

         「亚拿突」:字义是「祷告蒙应允」,位于耶路撒冷东北边四公里处。 21:18 记载这是由便雅悯的地业中给利未人为业的城。先知耶利米也是出于此城 1:1

         「你本是该死的」:原文是「你这个死人」。

         「抬过主耶和华的约柜」:应该就是指 撒下 6:11-15 这类的记载。

         ◎所罗门直接指责亚比亚他是叛变集团的一份子(所以该死),亚比亚他也无话可说。很可能亚比亚他知道大卫给所罗门的继位承诺。

         26~27 “亚比亚他”(以利家系的祭司)被驱逐返回自己的家乡“亚拿突”(书二一18;耶一1),因为他在亚多尼雅意图夺取王位的事上有分。他免于受死的原因是,在押沙龙谋反期间,他一直忠于大卫(撒下一五24及其后经文)。这样,以利家遭受厄运的预言便得应验(撒上二3035)。

 

【王上26 亚比亚他被黜归回亚拿突】铁器时代第一期的村镇亚拿突,位于耶路撒冷东北约三哩的拉斯卡鲁贝。村址在波斯时代稍往北迁到(现代之)亚拿塔村。亚比亚他和他家族显然继续在这地区拥有地业(留意在耶一1,三十二79中,耶利米和亚拿突、哈拿篾田的关系)。所罗门整肃亚多尼雅支持者的行动之一,是要亚比亚他辞去大祭司的职位,把他贬逐「回乡」。亚比亚他曾经在大卫手下忠心担任祭司和求问神的职务,所罗门不愿处死他和他祭司家族的原因是不难理解的(见:撒上二十三912)。──《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26~27祭司亚比亚他】因为亚比亚他支持亚多尼雅(一7,二22),因此也必须受到对付。但因他与利未人及大卫的关系(撒下十五2429;参:撒上二十二20-23)使他得到宽容怜悯。这证明有些学者所持的理论认为,这段经文是编者批评祭司行为之评语(例如,使用以弗得)是错误的,这段经文并未如此指责祭司,反而作者用之以证明有关以利家不再有人继承的预言(撒上二31-33)得到应验。利未支派的祭司及撒督支派(有些人认为撒督支派源自耶布斯人)的祭司之间的区分在被掳以前许久已然开始(参:王下二十三8-9138。由此时直到主前一七一年(《马喀比书下卷》四24)撒督家族一直支配大祭司职位。亚比亚他被局限于要住在亚拿突(Anata),现在被认为是在耶路撒冷北北东约六公里的 Deir es-Sid,而非祭司不在耶路撒冷任职时居住的\cs16 Ras al Harrubeh(书二十一1-318;耶一1139。──《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27「所罗门就革除亚比亚他,不许他作耶和华的祭司。这样,便应验耶和华在示罗论以利家所说的话。」

   〔暂编注解〕亚比亚他是以利的后裔,他以为亚多尼雅既为王室当然继承人,遂和约押连手帮助他(一7)。阴谋叛乱,本为死罪(26节),但所罗门念他当年曾与大卫同甘共苦,只革除了他的大祭司职(参撒上二3135注)。此后,亚伦后裔中非尼哈的后人撒督,正式任大祭司(35节)。

         应验。(直译为:这样,他实现了).这里应验的是撒上2:30-353:11-14节的预言。亚比亚他是以利家的后裔,他也是被多益所杀的亚希米勒的儿子中唯一幸存的一个(撒上22:9-2323:6)。随着亚比亚他的离职,大祭司的职位从以他玛家传到撒督所属的亚伦的长子以利亚撒家(民25:11-13;代上24:1-6)。亚比亚他和撒督都行使祭司的职分,他们是分工协作,撒督掌管基遍的会幕,而锡安山的约柜则是亚比亚他照看。当亚比亚他不光彩地离职后大祭司崇高的职分就属于撒督了。

         我们不应认为所罗门革除亚比亚他的职位仅仅是为了实现预言。他是照事情本身的情况来处理问题的。神命定,因为他先看到。

         「应验耶和华....论以利家所说的话」:指 撒上 2:27-36 。神预言以利家将不在有分于大祭司的职务。

 

【王上二28「约押虽然没有归从押沙龙,却归从了亚多尼雅。他听见这风声,就逃到耶和华的帐幕,抓住祭坛的角。」

   〔暂编注解〕“抓住祭坛的角”:看一50注。亚多尼雅被杀和亚比亚他被黜的“风声”传到约押耳中,自知难逃一死,因他也支持过亚多尼雅。不过此一代将军的被杀,乃是刑罚他当年杀人之罪(5,32节)。

         「抓住祭坛的角」:跟 1:50 亚多尼雅的行动一样。不过 21:14 说谋杀罪透过这种方法无法获得赦免,所以约押还是被杀。

         2835 参看第一章50节和第二章56节的脚注。

         28-35  处死约押:亚多尼雅的另一同党约押,却因先前杀死了两个比他忠义的人 32;5注),虽然逃到祭坛那里(28; 1:50注),仍被所罗门处死。这是因为祭坛所提供的庇护,只适用于无意杀人的情况(见出21:14),对于约押的蓄意谋杀,本是无济于事。

 

王上二28~35约押】约押与亚多尼雅同谋RSV译为「支持」,参一7),也预料到自己会有何下场。在圣所寻求庇护之权只适用于意外杀人致死者,不适用于故意谋杀(出二十一13-14)。七十士译本加了所罗门问约押的一个问题,问他为何要逃到那里去。谋杀者必须受到刑罚(申五17),所罗门也知道这流血的罪必归到约押自己身上(「归到他自己的头上」),而不归于大卫及其家室(31-33节)。这使得有些解经家认为作者在为所罗门开脱,欲将责任推到大卫头上的解释无法成立。约押谋杀了两个人(33节;撒下三27,二十9-10),因此他的死乃是神公义的审判。「血债血还」是神的作为,不是所罗门报私人恩怨140,因此「流这二人血的罪,必归到约押和他后裔的头上」(NEB,参:创九6;诗七十九10),却不归大卫家,即使大卫的手下要执行约押的死刑也是如此。──《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29「有人告诉所罗门王说:“约押逃到耶和华的帐幕,现今在祭坛的旁边。”所罗门就差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说:“你去将他杀死。”」

   〔暂编注解〕「所罗门就差遣 ...... 杀死」:旧约希腊文译本在此句前还有一句:「所罗门王差人去见约押说:你为了什么事,竟逃到祭坛去?约押回答说:因我怕见你的面,所以逃到主那里去」。

         将他杀死。听见亚多尼雅的死讯约押逃到耶和华的帐幕。如果他一点也没有参与最近的阴谋他决不会为自己的性命感到担忧。所罗门对他的死刑判决中除了大卫临终嘱托所说的约押过去的罪行没有再提别的。毫无疑问,帐幕是不会保护谋杀犯的(出21:14)。法律规定流人血的罪行要予以严惩,那么故意杀人的根据法律就决不应被宽恕(民35:16-34;申19:11-13)。如果不执行对谋杀者的判决,地就要承受流人血的罪(民35:33)。祭坛只为那些过失杀人的提供庇护,但约押不是这种情况。约押知法犯法,他知道自己该当此罪。他是个勇敢坚强的战士,甚至对大卫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人他都太强,现在约押平静地接受自己的命运,没有一句辩驳的话,也没有一点反抗。他知道自己所犯的罪行,他无话可说。

         ◎抓住祭坛的人到底可不可以杀,这连比拿雅也没把握,所以要去问大法官所罗门。 2:31-33 就说明约押的罪状。叛乱不算是约押被杀的罪状,但是谋杀就吻合 21:14 的死刑要求。

 

【王上二30「比拿雅来到耶和华的帐幕,对约押说:“王吩咐说,你出来吧!”他说:“我不出去,我要死在这里。”比拿雅就去回复王说约押如此如此回答我。」

 

【王上二31「王说:“你可以照着他的话行,杀死他,将他葬埋,好叫约押流无辜人血的罪不归我和我的父家了。」

   〔暂编注解〕东方习俗,人死后曝骨荒野是最大的羞辱,也是可怕的刑罚(王下九10;耶十六4),因此连敌人和死囚也给一个葬身之地(申二十一22;王下九34;撒下二十一14)。所罗门所以答允埋葬约押,但不理他抓住坛角,仍把他杀了,因为只有无意杀人犯才可用此法寻求公道(出二十一14)。

         「将他葬埋」:并非表示要恩待约押,乃是出于当时的传统观念,认为被杀者的血,会在埋葬时被地遮盖。(参伯16:18;26:21)。此段经文乃强调约押的罪只归到自己的头上,不归大卫的家。(31, 33

 

【王上二32「耶和华必使约押流人血的罪归到他自己的头上,因为他用刀杀了两个比他又义又好的人,就是以色列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犹大元帅益帖的儿子亚玛撒,我父亲大卫却不知道。」

 

【王上二33「故此流这二人血的罪必归到约押和他后裔的头上,直到永远。惟有大卫和他的后裔,并他的家与国,必从耶和华那里得平安,直到永远。”」

 

【王上二34「于是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上去,将约押杀死,葬在旷野约押自己的坟墓里(“坟墓”原文作“房屋”)。

   〔暂编注解〕「旷野」:原指有草的牧场。根据撒下2:32(亚撒黑乃约押之弟),此地是在伯利琚C

         「旷野」:「畜牧的草场」、「无人居住之地」、「荒野」。

         「旷野约押自己的坟墓」:原文是「旷野他自己的家里」。参照撒下 2:32 约押的弟弟亚撒黑是葬在伯利琚A那约押也可能就是葬在伯利琚]附近可以放牧羊群)的祖坟中。

 

【王上二35「王就立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作元帅,代替约押,又使祭司撒督代替亚比亚他。」

   〔暂编注解〕◎所罗门只杀死约押,但是还是让他可以被正常的埋葬,没有羞辱约押的尸体。 2:35 则说明所罗门安排自己的人马担任军队、宗教的负责人。

 

【王上二36「王差遣人将示每召来,对他说:“你要在耶路撒冷建造房屋居住,不可出来往别处去。」

   〔暂编注解〕所罗门作此安排,可令示每终年在监视下。示每须守两条规则:不许离开耶京;东边不可越汲沦溪,因为要到示每家乡巴户琳,去和同族便雅悯人联络,一定得过此溪。示每后来追缉逃仆,去的是非利士人居住的迦特(39节),在耶城西南,不必经汲沦溪。他罹难是因为破坏了不离开耶京的诺言。

         不可出来。当时的国内形势让所罗门认为必须监视一切可疑分子。不安分的示每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一有机会就要举手攻击新王。他以坚定支持扫罗家而极其痛恨大卫家而出名。将示每限制在耶路撒冷只是为了防止他再生事端。

         2:36-46  所罗门杀示每:此举乃大卫的遗命,因示每曾辱骂神所膏立的大卫(44; 8-9注)。当时人认为咒骂如祝福一样,会引致实际的果效,因此所罗门要杀死示每,使他的咒诅无效(参45)。所罗门把他困在耶路撒冷,是明智之举(参9),一方面可找借口杀他,另一方面又可防止他作叛。示每自此丧失了对他家族的影响力,他的两个仆人竟投奔亚吉(39),可见所罗门此举之有效。所罗门必须提防示每,因他是便雅悯人(扫罗王、背叛大卫的示巴亦是),当时这支派有脱离大卫家统治的野心。作者将所罗门杀示每的事迹与清除亚多尼雅同党的经过放在一起,便是这个原因。一连串的整肃行动,结果是「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46)。

         2:36-37 的禁令限制示每只能住在耶路撒冷, 2:37 则是说明所罗门最大的担忧:示每越过汲沦溪回去便雅悯支派的土地叛乱。简单的说所罗门就是要把示每软禁在耶路撒冷里面,当示每离开耶路撒冷,所罗门就要杀他。

 

【王上3637 示每遭软禁根据示每昔日咒诅大卫的作为(撒下十六11),和大卫临终的训谕(王上二89),所罗门将他软禁──即囚犯自行保证不步出既定界限。他们显然担心示每若从耶路撒冷北行,会有挑衅便雅悯人反叛所罗门的可能。参较吾珥南模和汉摩拉比等法典对奴隶行动的限制,示每可能丧失了部分公民权。按照《梅里卡雷的教诲》(见二111的注释),有作乱前科但现时不牵入叛乱的人,必须放逐。──《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3646示每】所罗门为了完成大卫的遗愿,最后必须除灭示每,他是便雅悯人,与扫罗有关,曾经咒诅大卫王。大卫曾经暂时地放过他(撒下十六\cs165-14),但是却要所罗门执行审判(8-9节)。所罗门将示每局限于耶路撒冷之内,将他与他在巴户琳(在 Scopus 山坡以东)的产业隔绝,免得他与便雅悯支派的人一同谋反篡位。这画地为牢的刑罚由示每自己起誓同意(「甚好」暗示正式同意,参42-43节)。所罗门一直等到示每破坏此约,去非利士人之地找回逃跑的仆人。当时国与国的协约中经常有互相遣返逃亡者的条文〔一如亚拉拉克(Alalakh)碑文第三条及乌加列碑文〕141,大卫流亡时与亚吉王所立的约(撒上二十七2-7)可能便有一些这样的特别条款。玛迦是一个很通俗的名字,因此亚吉可能是一位与其祖父同名的继任者。但是不论情况如何紧急,示每也不应当忘记他的责任。作者又一次地暗示:示每招到神的审判,所罗门明智地执行之。──《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37「你当确实地知道,你何日出来过汲沦溪,何日必死。你的罪(原文作“血”)必归到自己的头上。”」

   〔暂编注解〕这限制禁止示每渡过“汲沦溪”返回便雅悯的家乡,并且使他处于王的监视之下。

         汲沦溪。这条山谷南北走向,正好在耶路撒冷东城墙外。它旁边的就是后来著名的橄榄山。当时除了雨季谷中是没有河流的。

         此处提到的不允许过汲沦溪,目的就在于防止示每回到他自己的势力范围,巴户琳(撒下16:5),这里是他影响最大最有机会挑起事端的地方。巴户琳在橄榄山附近,耶路撒冷到约旦河的路上。

         「汲沦溪」:字义是「黑暗」,位于耶路撒冷东面。示每原来住在耶路撒冷东边的巴户琳。

 

【王上37 汲沦溪以汲沦溪为示每的北界,清楚显示他不得与便雅悯族的人往来──按照撒母耳记下二十章,他们曾经参与示巴之乱。汲沦干河位于俄斐勒东邻,分隔耶路撒冷和橄榄山。──《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38「示每对王说:“这话甚好,我主我王怎样说,仆人必怎样行。”于是示每多日住在耶路撒冷。」

 

【王上二39「过了三年,示每的两个仆人逃到迦特王玛迦的儿子亚吉那里去。有人告诉示每说:“你的仆人在迦特。”」

   〔暂编注解〕「迦特王」:是当时五个非利士首领之一。

         迦特。曾经属于非利士人,后被大卫攻取(代上18:1)。这里提到有一个王,但这个王很可能也是在以色列的君主控制之下的。

         「迦特」:字义是「酒醡」,是非利士的五个主要城巿之一。

         「玛迦」:字义是「压制」。

         「亚吉」:字义是「我将使黑暗临到(使人惊吓)」或「仅有一人」。

 

【王上39 地理概况非利士城市迦特虽然未能肯定考证,学者大致同意它就是以革伦/米克纳遗址以南五哩的萨非遗址。大卫和亚吉的关系和他从此招募雇佣兵(撒下十五1823),反映迦特至少在条约上,是处于以色列势力范围之内。示每到此寻觅两名奴隶,表示他已经走到耶路撒冷西面颇远的地方,直达萨非拉一带,很明显已经走出了软禁范围之外。──《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40「示每起来,备上驴,往迦特到亚吉那里去找他的仆人,就从迦特带他仆人回来。」

   〔暂编注解〕“迦特”位于耶路撒冷西南约三十英里(48公里),但并不是在汲沦溪对岸。虽然示每可能一直都是诚实的,但他违反不能离开耶路撒冷的命令。

         示每起来。这里的叙述没有表示说示每此行去迦特除了带回他的仆人还有什么不良企图。但事实他已违背了王的命令和自己神圣的誓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示每想遵守自己的誓言,他完全可以告知王他的情况,请王许可他去找回自己的仆人,并等候王的命令。但他擅作主张,违命进入一个过去经常和所罗门的父亲争战的外国区域,他是自处嫌疑之中了。

 

【王上二41「有人告诉所罗门说:“示每出耶路撒冷往迦特去回来了。”」

 

【王上二42「王就差遣人将示每召了来,对他说:“我岂不是叫你指着耶和华起誓,并且警戒你说‘你当确实地知道,你哪日出来往别处去,那日必死’吗?你也对我说:‘这话甚好,我必听从。’」

   〔吕振中译〕王就打发人将示每召了来,对他说:『我岂不是叫你指着永琤D来起誓,我并且警告你说:你要切实知道你哪一天出去到任何别的地方,你哪一天就必须死,而你也对我说过:这话很好,我听从就是么?

   〔暂编注解〕将示每召了来。所罗门在判决示每死罪前不是没有经过慎重考虑的,他将所有的事实清楚地陈明在被告面前。在审问中所罗门让示每明白他的罪责是无可推诿的。示每已经庄严起誓说会遵从王的命令。为什么他现在违背自己的誓言呢?无话可说就变成了死亡的判决。

 

【王上二43「现在你为何不遵守你指着耶和华起的誓和我所吩咐你的命令呢?”」

 

【王上二44「王又对示每说:“你向我父亲大卫所行的一切恶事,你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耶和华必使你的罪恶归到自己的头上。」

   〔暂编注解〕自己心里知道。再没有谁比犯罪者本身对自己心中所隐藏的邪恶更清楚的了。值此生命终了的时候,示每清楚自己心中的邪恶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控诉。

         自己的头上。神对犯罪者并不是任意刑罚的。罪人都是自作自受。示每的死亡是由自己的罪导致的,不仅仅是属世君王的刑罚。

         ◎照说示每应该家大业大,少了两个仆人应该也不是甚么重大损失。他为了找两个仆人亲自去迦特(其实可以派人去),举动有点奇怪。所以所罗门说这是神要杀示每 2:44

 

【王上二45「惟有所罗门王必得福,并且大卫的国位必在耶和华面前坚定,直到永远。”」

 

【王上二46「于是王吩咐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他就去杀死示每。这样,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

   〔暂编注解〕坚定了……国位。见第12节的注释。

 

【王上二46「于是王吩咐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他就去杀死示每。这样,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

这节经文重新肯定所罗门在三年的统治后坚定了他的国位,可将之与大卫王朝结束时的情况作一比较(12节)。因为没有一个王国在离开神的律法时仍然能够成功的(撒上十三13),因此这节经文为所罗门的王朝作了一个恰当的引言。──《丁道尔圣经注释》

 

【思想问题(第二章)】

 1 大卫王为什么要把约押和示每置诸死地呢?参5, 8节。他的要求是为了报复,基于公义,抑或为帮助所罗门巩固势力的缘故?参撒下3:38-39

 2 大卫一面吩咐所罗门要遵行摩西律法,好蒙神赐福(参2-4),一面却劝他按智慧行事(参9)。这两方面有否矛盾?

 3 亚多尼雅求娶亚比煞为妻(17),此举背后有何含意?参15-17; 撒下16:21-22。所罗门杀他是否背约呢?

 4 所罗门为何不杀祭司亚比亚他?参26节。身负神职的亚比亚他在参政的事上犯了什么错误呢?见1:7。这给我们什么警惕?

5 大卫对约押有什么评价呢?参5节。这和历史中的约押有什么相同之处?参撒下20:4-10。由此看来,约押为何支持亚多尼雅叛乱呢?

 6 比拿雅在祭坛旁边杀了约押,是否有违摩西的律法?参出21:14

 7 所罗门不杀示每,却把他困在耶路撒冷城,大概是藉此监视示每的一举一动,以便找机会除掉他。你认为所罗门的做法是否可取?参42-44节。

 8 作者在1-2章把大卫和所罗门王对劲敌的手段明确记载下来 目的何在?若你是所罗门,你会采类似的做法吗?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