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四章拾穗

 

【王上四1「所罗门作以色列众人的王。」

   〔暂编注解〕以色列众人的王。这里强调众人暗示作者是在以色列国分裂后编纂了这些资料。

         本章记所罗门王内政的兴革,在大卫已设立的政府部门上,再增设“家宰”,主管宫廷事务。从《列王纪》所载家宰看(十六9;十八3;王下十八18;十九2),职权相当大,象俄巴底可在凶恶的亚哈王大杀先知的时候,收藏先知百人,供应饮食(十八4),其地位有同卿相。所罗门废了旧日依以色列十二支派业地而治的行政划分,改设十二个行政区,由中央派员治理(719节),主要目的便于直接官治,以利赋税征收(7,27节)。

 

【王上四2「他的臣子记在下面:撒督的儿子亚撒利雅作祭司;」

   〔暂编注解〕“亚撒利雅”实际上是撒督的孙儿(代上六8,9),“儿子”的这种含义并不罕见。“撒督”当时大概已是一位老人,把大部分的职务都交给孙儿来处理。

         「儿子」:可指后代。根据代上6:8-10的记载,亚撒利雅是撒督的孙或第四代元孙。

         臣子。这里所列的是皇家内阁,国家的高级顾问和官员。他们不是皇家成员,但确是国家第一级别的官员。他们从所罗门得位,随他喜悦的意思办事。

         亚撒利雅。大卫的官员是军队的领袖排名在前(撒下8:16-18;撒下20:23-26),与此相反,所罗门的官员是文职的祭司、书记和史官排在前面,这一点很有启示意义。祭司的头衔给了亚撒利雅,而不是撒督。祭司这个术语,希伯来文是kohen,有时被认为指的是国内官员。在撒下8:18节中,这个头衔给了大卫的儿子们(译作领袖),而代上18:17节解释说这些儿子在王的左右作领袖。代上6:8-13节的谱系中列出了三个亚撒利雅:亚希突,撒督,亚希玛斯,亚撒利雅,约哈难,亚撒利雅,亚玛利雅,亚希突,撒督,沙龙,希勒家,亚撒利雅。亚希突的儿子,第一个撒督,是大卫时代的大祭司(撒下8:17)。根据《历代志》,亚撒利雅应该是撒督的孙子,而不是他的儿子。列在臣子第一位的亚撒利雅可能是所罗门的私人顾问,后来作了大祭司(见代上6:8-13节的注释)。

         「臣子」:「领袖」、「官员」。

         「亚撒利雅」:字义是「耶和华已帮助」,照 代上 6:8-9 亚撒利雅应该是撒督的孙子,撒督的儿子应该是「亚希玛斯」。此时亚希玛斯可能已经去世,所以直接由撒督的孙子接任,那个「儿子」也可以作「后裔」解释。当然这个「亚撒利雅」也有可能是代上 6:10 中约哈难的儿子亚撒利雅。

 

【王上四2臣子RSV 译作高等官员,REB 译作官员,希伯来文:s*a{ri^m)之译法比AV所译的王子更好,此官职乃指宫廷的领导阶级(一如埃及的 s%r.w154。亚撒利雅是撒督之孙,亚希玛斯之子(代上六9;撒下十五2936)。以利何烈可能显示外族人(迦南人?)也包括在内〔参:何利安人名 E(h)liarip〕。──《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3「示沙的两个儿子以利何烈、亚希亚作书记;亚希律的儿子约沙法作史官;」

   〔暂编注解〕「史官」:除负责记录历史外,可能还兼任传令官之职。

         示沙的两个儿子,……书记。撒下20:25节中作示法,代上18:16节中作沙威沙,他是大卫的书记。这些名字都是示沙的变体形式,所罗门的两个书记可能是接续他们父亲的职位。书记是国内的一种高级职位,负责发布国王的诏书,处理他的信件,可能还要管理皇家的钱款(王下12:10)。

         史官。约沙法在大卫的时候作史官(代上18:15)。史官就是宫廷的编年史作者,他要将各种大事如实地记录下来,他的记录构成了国家官方档案的一部分。这是国家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见王下18:18,37;代下34:8)。

         「示沙」:字义是「耶和华抗辩」。

         「以利何烈」:字义是「秋神」。

         「亚希亚」:字义是「耶和华的兄弟」。

         「书记」:负责管理外交公文,在某些方面大概等同于今日的外交部长职务。

         「亚希律」:字义是「孩子的弟兄」。

         「约沙法」:字义是「耶和华已审判」。 撒下 8:16 记载他在大卫时期就已经作史官。

         「史官」:负责管理政府的档案和文件,也兼有传令官、的新闻秘书的功能。任何人晋见王都须先得到这个官员的批准。

 

【王上四3「书记」sprNIV 译作秘书)是一专业名称,范围下至低微的文书上至国家书记。此处有两位书记,可能表示一位掌外交事务,一位掌内政,或如亚述一般的155,两人用不同的方法或不同的语言来记录。NEB 译作「副官长」('adjutant-general'),强调他们主要的角色是在行政上作名单记录(spr)。约沙法也曾任职于大卫手下(撒下八16,二十24),继续担任史官(希伯来文为 mazkir),主要是负责拟定草案的工作,156,而非针对过去事件作「备忘录」或记录者。他的身分相当于国家书记(NEB)。──《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4「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作元帅;撒督和亚比亚他作祭司长;」

   〔暂编注解〕本节下半节与2节及二26所说不符,应属误抄。有的版本在“撒督…祭司长”句前后加括号。

         “亚比亚他”,虽然已经被逐(二26,27),但仍保留祭司的职衔。

         「祭司长」:原文并无「长」字,撒督和亚比亚他是所罗门王朝较早期的大祭司(见2:35),后由亚撒利雅接任。

         撒督和亚比亚他。见撒下8:17节的注释。

         「耶何耶大」:字义是「耶和华知晓」。

         「比拿雅」:字义是「耶和华已建造」。

         「元帅」:原文是「在军队上面」,就是军队的司令官。

         「撒督和亚比亚他作祭司长」:这应该是指统治初期的状况,不然就是文士误抄导致,因为亚比亚他已经被罢黜。另外原文只是「祭司」,不是「祭司长」。

 

【王上四4撒督亚比亚他可能只是与撒母耳记下八17及二十25同名者,而非如一些解经家所认为的取自大卫在该处的名单。──《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5「拿单的儿子亚撒利雅作众吏长;王的朋友拿单的儿子撒布得作领袖;」

   〔暂编注解〕「众吏长」:乃负责掌管7节所提及的十二个官吏。

         「领袖」:于原文与「祭司」为同一字,可能是指王的御用祭司(与一般祭司有别)或顾问(即撒下20:26之「宰相」;  参撒下8:18),所以亦称为「王的朋友」(参代上18:17注),但希腊文译本则无「领袖」此词。

         王的朋友。这似乎在所罗门的时代是一个被普遍认可的职位(见撒下15:3716:16;代上27:33)。在埃及,王的朋友心腹指的都是皇家的顾问,地位非常令人羡慕。

         「拿单」:字义是「赐予者」。

         「亚撒利雅」:字义是「耶和华已帮助」。

         「众吏长」:字义是「代表」、「行政长官」。

         「王的朋友」:应该是一种「官职名」,一般猜测是类似「资政」、「顾问」一类的职位。

         「撒布得」:字义是「给与」。

         作「领袖」:字义是「祭司」,与 撒下 8:18 「大卫的众子都作领袖」写法一致,这个「祭司」可能是使用了其他国家「祭司」作为「王室顾问」的意义。因为由圣经其他地方的记载看不出大卫的儿子们、撒布得与撒督、亚比亚他的职务有混杂的地方。

         ●5~6比对所罗门与大卫的内阁官员,主要的差异是所罗门多了「家宰」、「众吏长」这两个职位。

 

【王上四5拿单是一个极为通俗的名字,有可能是大卫之子(撒下五14-15)而非先知(一11)。众吏长的职位(8-19节)或「地区省长」(NEB 之译法)是所罗门所设,为了要帮助他的改革。「王的朋友」或作「王的个人顾问」,上一任为户筛所担任(撒下十五37,十六16),亚马拿泥版(迦南)经文中也有提到这个职位。──《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6「亚希煞作家宰;亚比大的儿子亚多尼兰掌管服苦的人。」

   〔暂编注解〕「服苦的人」:指替所罗门从事建筑工程的以色列人。(王上5:13-15

         家宰。家中的监督,或管家。在希西家的年代,这个职位已经相当重要,超过了书记。因为,当舍伯那被降职,书中所暗示的是他从家宰的位置到了书记的位置(赛22:15-25;王下18:18)。

         服苦的人。边页上作,征召的人。这里指的是所罗门为他那些庞大的公共工程征召或雇佣的苦工(见5:13,14节)。大卫统治早期所列举的名单中没有与此相关的职位(撒下8:16-18);但到了他统治的后半期这个职位就出现了(撒下20:24)。后来民众反对罗波安时这个不受欢迎的监工被人用石头打死了(王上12:18)。以旬迦别挖掘的工程充分证实了苦工的使用。

         「亚希煞」:字义是「我弟兄唱歌」。

         「家宰」:原文是「在家上面」,主管皇宫事务的官员,可能就是「宰相」的职位。

         「亚多尼兰」:字义是「我的主被高举」。这人应该也是「亚多兰」撒下 20:24 

         「服苦的人」:「劳工群」、「奴隶群」。

 

【王上四6亚希煞作家宰NIV 作「总管宫廷」;希伯来文意为「管家」),亦即他的职位是「掌管王室家务及产业的人」(NEB)。这职位渐渐变成宰相之尊(王上十六9,十八3;王下十5,十五5,十八18-37157。有些希腊文抄本加上「约押之子以利押掌管军队」。亚多尼兰可能是大卫所指派作同一职位的同一个人(撒下二十24,和合译作「亚多兰」),他甚至活到罗波安的时代(王上十二18;但在那里的名字为亚多兰?)。有关服苦的人(希伯来文 mas158,一如亚拉拉克的 masu)乃集中于敌对政权者,请参:王上五13-18,九15-2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7「所罗门在以色列全地立了十二个官吏,使他们供给王和王家的食物,每年各人供给一月。」

   〔暂编注解〕每个官吏要轮流为王室供应食物一个月。

         供给……食物。这里指的是财富的征收,不仅包括金钱,也包括维持宫廷和皇家日用的各种物品。这个职位太重要了,因为有两处(第11,15节)的官吏都与皇家结亲。这些官吏拥有治权的地区与十二支派并不平行,当时早期的支派区域划分已经过时了。十二这个数字与支派无关,这是指一年的十二个月,各人每月负责供应皇家的需要。

         ◎有学者注意到这份名单包含所罗门在内,总共有十二个人作为内阁,与 4:7-19 的十二个行政区对应。因此撒督和亚比亚他的名单并非是抄写错误,而是刻意加上去的。

         所罗门废除过去十二支派的结构,而改立十二个直属于王朝的行政区。应该是用来强化管理的策略。

         「官吏」:意义是「代表」、「行政长官」与 4:5 的「众吏长」原文一样。

         ◎所罗门王朝虽然版图辽阔,但是这十二行政区仅包含传统的以色列领土,并没有包括其他新扩充的版图。

         ◎此处没有记载犹大地区,显然犹大地区并不是这十二行政区之一,也就是犹大是接受这十二行政区的供应。这也可能是以后以色列背叛大卫王朝的原因。

         7-19  列出所罗门所设立的十二个地方官员:他们负责征收各区轮流供养王家所需之食粮。这十二地区并非按照以色列十二支派之地划分。1 为首五个地区(8-12)主要包括约瑟两个儿子以法莲及玛拿西的支派所得之地。2 第六、第七区(13-14)包括约但河东的基列地。3 第八至第十区(15-17)包括北部各支派之地。4 第十一、第十二区(18-19)乃南部包括便雅悯及约但河东之地。

 

【王上7 行政区域系统所罗门改组王国,以求一统君王的权柄,着手削弱地方观念和支派观念。征服迦南后,定居时代开始时所分定的支派区域,对大卫王朝足以构成危害。示巴领导下的北方支派已经尝试过脱离联合王国(撒下二十12)。若是重新划分政治区域,各支派和新得之迦南城市人口就会互相混杂,如此国王便能预防政治上的问题。如此改组又便于筹措资金,有助于全国性工程(见:王上九1519)、国防、国际性企业(王上九2628)的发展。由于每个区域都要每年一个月负责王室的开支,定期的赋税制度(在宗教性的什一奉献之外)便可设立,进一步削弱地方性的自治,加强中央政府的权力。──《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7 王室的开支王家包括王的直系亲属、大臣和属下官吏(见:王上四16的名单)。因此,管理以色列行政区域的十二个官吏(见:王上四819的名单),所资助的就是所罗门的政府。他们的责任包括经营本区的自然和人力资源,以求确保这些地方性资源,能够更加有效地使国家得益。指派地方官向中央政府提供服务,也是赋税的一种。乌加列、马里、巴比伦的行政档案显示王室对于地方总督,有什么要求。这些档列出了必须缴纳之原料和加工货品的定额。上一年供应的物品数量,有时亦一并列出。──《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8「他们的名字记在下面:在以法莲山地有便户珥;」

   〔暂编注解〕以法莲山地。以法莲境内较高的部分,是巴勒斯坦最肥沃的区域,示剑城就坐落在这里。

         「便户珥」:字义是「见证之子」或「户珥之子」。

         ◎此处的「便xx」都是「xx的儿子之意」,有学者认为这可能是记载破损,导致人名遗失所致。因为这些部份可能是「oo便xx」,「oo」因记载破损就遗失了。

 

【王上四8「他们的名字记在下面:在以法莲山地有便户珥;」

「便户珥」以法莲山地包括玛拿西的一部分直到耶斯列平原。──《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819 地理概况乌加列和阿拉拉赫的行政档案中,也有类似本段的文学形式。经文对于所罗门王国各省的描述并不详细,因此无法确定各省的疆界。每区的官吏显然都有一个或多个的行政中心,例如便亚比拿达的首府在多珥,巴拿则在他纳和米吉多。有些区域显然包含了原有的支派属地,但原本在中央高地的地业,加利利东部的拿弗他利,和加利利西面山坡的亚设。但其中最特出之处,则是所包括原属迦南人和非利士人的土地:埃及《温纳蒙故事》(主前十一世纪)中提到过的海上民族港口多珥,和沙仑平原上的迦南城市希弗(书十二17)。名单到最后才提到犹大支派(20节),表示他们与大卫家的关系,可能使其行政和财政措施,与其他区域有别。──《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9「在玛迦斯、沙宾、伯示麦、以伦伯哈南有便底甲;」

   〔暂编注解〕玛迦斯。这里提到的城镇在犹大西北部底卡儿子所有的区域内,这片地区起先是分配给但支派的(书19:40-43),但在以色列国早期的历史中这里大部都被非利士人占领。

         「玛迦斯」:字义是「终结」。

         「沙宾」:字义是「狐狸的住所」。

         「便底甲」:字义是「穿刺之子」或「底甲之子」。

 

【王上四9「在玛迦斯、沙宾、伯示麦、以伦伯哈南有便底甲;」

「便底甲」在示非拉(Shephelah)以东,以法莲东南,原属但的境界(士一35)。其东为玛迦斯,除非视之为与伯示麦西北十七公里处的 Khirbet el-Mikezim 为同一处地方,否则我们对此地一无所知。「沙宾」(现代的 Selbi^t)在亚雅伦谷以北(参:书十九42;士一35)。「伯示麦」(Tell er-Rumeilah)在南方,位于耶路撒冷以西二十四公里处。以伦在西方,可能是「亚雅伦」或是「远及」('as far as'LXX)之意。──《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0「在亚鲁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

   〔暂编注解〕梭哥。撒玛利亚西北偏西10 1/4英里称为esh-Shuweikeh的一处地方,不是大卫与歌利亚战场附近的那个梭哥(撒上17:1,2),也不是希伯仑西南的那个梭哥(书15:48)。

         希弗。犹大的一片区域,位置不明。

 

【王上四10「在亚鲁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

便希悉管理由海岸至多珥港(沙仑)以下的地区,以及玛拿西部分地区。亚鲁泊(现代的 `Arrabeh)位于海岸平原或是多坍谷之南。梭哥Khirbet Suweikeh)一名在埃及文献中亦有出现。希弗全地可能包括西罗非哈之女的全部境界(民二十六32-33;书十二17),由得撒小河到撒玛利亚,不可与沙仑平原的 Tell Ifshar 混为一谈。──《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1「在多珥山冈(或作“全境”)有便亚比拿达,他娶了所罗门的女儿他法为妻;」

   〔暂编注解〕多珥山冈(直译为:多珥全境)。这片是玛拿西境内迦密山下的一片沿海区域。书11:2节提到多珥王与耶宾结成北部联盟,后被征服(书12:23),他的地分给了玛拿西支派(书17:11)。亚比拿达,大卫的兄长,他的儿子曾掌管这一地区。

         「多珥」:字义是「世代」。

         「山冈」:字义是「高处」。

         「他法」:字义是「装饰」。

 

【王上四11「在多珥山冈(或作“全境”)有便亚比拿达,他娶了所罗门的女儿他法为妻;」

便亚比拿达是所罗门的堂兄弟,也是他的女婿(撒上十六8,十七13)。此地区包括多珥以下到迦密山。Naphoth可能是形容「山冈」(如和合本所译,希伯来文 nu^p{)或是沙仑的「林地」(LXX,书十二1816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2「在他纳和米吉多,并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边的伯善全地,从伯善到亚伯米何拉直到约念之外,有亚希律的儿子巴拿;」

   〔暂编注解〕他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分区,包括以斯德伦平原的大部。它是巴勒斯坦最肥沃的部分之一。东南西北各个方向的交通要道都从这里穿过,由于它的位置非常重要,到处有要塞保卫着。他纳,米吉多,伯善都是全巴勒斯坦的军事重镇,都被分给了玛拿西支派。它们虽没有被攻占,但当以色列强盛时这些地方向其称臣纳贡(书17:11-13;士1:27,28)。这些城邑虽然被分给了玛拿西,但实际上它们在以萨迦境内(书17:11)。米吉多是亚哈谢(王下9:27)和约西亚(王下23:29)阵亡的地方。伯善要塞俯视着东到约旦河谷的入口,这里也是扫罗死后曝尸的地方(撒上31:8-10)。

 

【王上四12「在他纳和米吉多,并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边的伯善全地,从伯善到亚伯米何拉直到约念之外,有亚希律的儿子巴拿;」

巴拿是约沙法的兄弟(3节),他管理耶斯列平原南部,以萨迦境界及约但河西山地,其中包括迦南城市他纳(Tell Ta`annak)和米吉多(Tell el-Mutesellim163,有学者曾经指出南方的宫殿便为巴拿所使用。他的地域南自伯善Beisan),由约但河西岸至亚伯米何拉\cs8Tell Abu{-S}u^s])至 Far~ah 小河边的撒拉他拿Tell Umm Hamad;王上七46)之地。约念Tell el-Maza^r)在以法莲以东,是利未人的城邑(代上六68)。──《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别,他管理在基列的玛拿西子孙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亚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墙和铜闩;」

   〔暂编注解〕睚珥的城邑。这是跨约旦河地区很大的一个部分,包括玛拿西和迦得境界的大部。基列拉末属于迦得的境界,是六个逃城之一(申4:43;书20:821:38)。

         亚珥歌伯地。曾经属于巴珊王噩,后被睚珥攻取(申3:4,13,14)。

         大城。这个描述和申3:4,5节的类似。

         「基列」:指约旦河东一带的地区。

 

【王上四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别,他管理在基列的玛拿西子孙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亚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墙和铜闩;」

「便基别」在约但河以东的拉末基列周围(Tell Ra{mi^t),可能为所罗门所建。这是块肥沃的地区,开发为城邑(NIV 作「开拓地」;MT 碑文为 h]awwo^t[NEB译作「十座村落」),是曾为巴珊王噩所管辖的坚固城(申三4)。有些学者认为第19节乃对此地区的补注,与第VII分区加起来的领域远及亚扪及摩押地。──《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4「在玛哈念有易多的儿子亚希拿达;」

   〔暂编注解〕玛哈念。这个部分同样也在跨约旦河流域,属于迦得的境界(书13:2621:38)。当雅各回迦南时在这里遇见了天使(创32:2)。后来由于伊施波设的政府建在玛哈念(撒下2:8,12,29),这里变成一个中心。这里也是大卫逃避押沙龙时落脚的地方(撒下17:24,27)。

 

【王上四14「在玛哈念有易多的儿子亚希拿达;」

包括基列南部及迦得支派地土。玛哈念Tell ed-Dhehab,在雅博河以北)是伊施波设为王(撒下二8)及押沙龙叛变(撒下十七24)时的首都所在处。──《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5「在拿弗他利有亚希玛斯,他也娶了所罗门的一个女儿巴实抹为妻;」

   〔暂编注解〕拿弗他利。这是北部的一个分区,在黑门山以南,加利利境内,加利利海的西北部海岸就在这个分区之中(书19:32-39)。基低斯-拿弗他利,逃城之一,就在这里(书19:3720:7;士4:6)。

 

【王上四15「在拿弗他利有亚希玛斯,他也娶了所罗门的一个女儿巴实抹为妻;」

「亚希玛斯」管理由拿弗他利及上加利利,远达夏琐之地。他是撒督之子(撒下十五2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6「在亚设和亚禄有户筛的儿子巴拿;」

   〔暂编注解〕在亚设和亚禄。这个分区在北边的地中海沿岸(书19:24-31)。亚设因为没有赶出那地的迦南人,就住在他们中间(士1:31,32)。

 

【王上四16「在亚设和亚禄有户筛的儿子巴拿;」

亦即处于拿弗他利及地中海之间的亚设地业,包括西加利利(因此应验了创四十九13)。户筛可能便是大卫的那位朋友(撒下十五37)。在亚禄('In Aloth'RSV 译作"Bealoth",书十五24)可能意为「斜坡」('Ascents',希伯来文:ma`alo^t),也可能是西布伦的别名16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7「在以萨迦有帕路亚的儿子约沙法;」

   〔暂编注解〕以萨迦。以萨迦的境界在玛拿西以北拿弗他利以南,包含以斯德伦平原北边部分(书19:17-23)。这个区似乎是在王上4:12节提到的那个分区的北边。

 

【王上四17「在以萨迦有帕路亚的儿子约沙法;」

以萨迦,境界(书十九17-23)乃由耶斯列平原中央直到约但河。──《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8「在便雅悯有以拉的儿子示每;」

   〔暂编注解〕便雅悯。便雅悯分区虽然小却很重要。它包括耶利哥,基比亚,基遍,拉玛,以及起初的耶路撒冷(书18:11-28)。

 

【王上四18「在便雅悯有以拉的儿子示每;」

便雅悯,境界在耶路撒冷以北,约但河以西,由以法莲中央山地之南方所组成。示每可能是一章8节所提的那一位。──《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19「在基列地,就是从前属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地,有乌利的儿子基别一人管理。」

   〔暂编注解〕「一人管理」:希腊文译本作「另有一官员管理犹大之地」。犹大地区可能因为属于王室而得免纳税。有学者认为8-11, 13节所提及的人名皆为官员的父亲(「便」原文即「儿子」),由于此段经文的原稿边缘残缺,因此该批官员的名字已经失掉。

         基列。约旦河东岸的分区,包括流便,玛拿西和迦得支派的部分土地(见第13,14节的注释)。

         一人管理。这句话的意义不明,因为每个区只有一个官员。英文LXX版作,犹大地的一个官长。这也许才是正确的,因为它已经被注意到了,否则犹大地就从供给王家分区的名单上遗漏掉了。作为给犹大特别的恩典,那个区的一个官员可能也是全国十二个分区的总长。既然犹大是首都所在的省份,那它一定是被王在耶路撒冷的官长治理,但在王家供给上犹大不可能从这个名单中被排除。

         「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参考 2:26-3:11

 

【王上四19基别乌利的儿子,因此可能与便基别(13节)并非同一人。此境界包括约但河东以南第VI分区及基列之一部分。有些学者根据七十士译本(撒下二十四5)将「基列」译为「迦得」(IVP出版的 New Bible Atlas 亦如此翻译,198543页)。传统上而言这是属西宏(参:申四46)及巴珊王噩之地(申三8-17)。此名单中并未提及犹大,可能是因为「在家乡只有一个官员管理」(亦即犹大,RSV),也就是说这十二个分区是犹大以外其余的分区,犹大并未改变,也有些学者认为犹大未被征税。另外有些学者认为这是指亚撒利雅(5节)──「此外有一位省长管理国中所有的省长」(NEB,约瑟夫)。──《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20「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边的萨那样多,都吃喝快乐。」

   〔暂编注解〕多。这里和第25节描写了人数众多的百姓和他们繁荣与安宁的生活。这无疑指出了一个事实,以色列国现在是强盛安全的,不再受周围好事邻国的怜悯,并能在应许之地上取得优势。

         4:20-28  所罗门的富强:以色列在所罗门统治期间经历太平盛世,富裕繁荣,应验了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参串23)。

         20~28这一段所说的状况,跟「所罗门」的名字意义一样,是所罗门治理下以色列国享有的「平安」。没有战争,安居乐业,衣食充足。

 

【王上四20「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边的萨那样多,都吃喝快乐。」

此节强调国中的社会及经济佳景(同时见27-28节)。如同海边的沙那么多代表「不可胜数」165。吃喝快乐(AV译为「使之愉悦」,希伯来文意为「高兴」)的情况显示不同派别的人都融洽共处16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21「所罗门统管诸国,从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边界。所罗门在世的日子,这些国都进贡服侍他。」

   〔暂编注解〕所罗门时代,以色列的版图,如神当日所应许,“自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创十五18),“从旷野…,到大海日落之处”(书一4)。本节在“大河”即“伯拉大河”,也就是幼发拉底河。“非利士地”指沿地中海岸一带的土地,在西边“大海日落之处”,本为非利士人所居。“埃及的边界”即埃及小河,为巴勒斯坦和埃及的界河。

         以色列人只有在所罗门王时代才达到这理想的版图。前王大卫开疆辟土当然功不可没。

         “大河”。幼发拉底河。所罗门几乎统治整个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土地。参看创世记十五章1821节的脚注,并注意前文的埃及河跟这里的“埃及的边界”并不一样。参看第八章65节的脚注,前文指埃及的艾亚利诗河道(Wadi el-Arish)。

         「大河」:指伯拉大河(即幼发拉底河)。

         「埃及的边界」:大概是指埃及小河(民34:5; 见王上8:65注)。

         统管诸国。所罗门帝国的一部分是由一些小的,半独立的附属国构成的。这些小国有自己的统治者,但承认希伯来国王的宗主权并向他纳岁贡。以色列的邻国或被消灭或被贬为服苦的仆役,这些事实在第9:20,21节中有进一步的描写。

         大河。就是幼发拉底河(创15:18;书1:4)。作者想让人注意这样一个事实,所罗门王国的疆域已经按照神对亚伯拉罕,摩西和约书亚的应许实现了。见大卫和所罗门的帝国。

         在世的日子。这个帝国只存在于所罗门活着的时候。所罗门统治的国家一部分是由很多小王国松散地结合在一起,兴起的很快,但解体的速度也很快。

         4:21 所罗门时代以色列的版图由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幼发拉底河) 15:18 ,从旷野到大海日落之处 1:4 。而与埃及的界线,一般认为就在「埃及小河」。

         ◎所罗门的疆界虽然很大,不过都是大卫留给他的,所罗门王本身没有为扩大疆界进行什么战争。

 

【王上四21此节在 MT 中为新的一章之开始(其五章1-14节=英文译本中之四章21-34节,耶路撒冷译本亦如是)。其国度由大河(幼发拉底河)……直到埃及的边界REB 译为 'frontier' ;八章\cs1665节则为 Wadi el-Arish「艾尔亚里西小河」或作「埃及小河」);参:创世记十三14-17对亚伯拉罕的应许。然而其中有些地方很快便因以东(王上十一14-21)及大马士革(王上十一23-25)叛变而失去167。大卫已控制了亚兰地(撒下八3-8,十1619)、哈马(撒下八9)及非利士地(撒下八1),所罗门与腓尼基人应当也已联盟(王上五24)。进贡(希伯来文:minh]a^ 包括「赠品、礼物」,可能并不表示定期上贡。──《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21 所罗门王国的版图将所罗门的王国形容为从东方的大河(指幼发拉底河在埃玛尔地区转北的部分)起,直达埃及边界的阿里什干河为止的用意,是表现所罗门统治地区的广大,显出它与申命记第一章和约书亚记第一章盟约的应许之地相符。从亚喀得王撒珥根年间(主前第三千年纪),直至后期的亚述统治者为止的美索不达米亚年表,都陈述了他们王国的范围。这些记载通常反映了君王在固有土地以外的征战,或延伸经济霸权,向邻邦和行商索要贡品和关税的功绩。其实所谓「控制」或「疆界」是有好几个程度的。经文虽无详述所罗门在不同的地区行使多少的控制权,但几个不同的关系仍是可以看出来的。除了从但到别是巴的传统领土外,所罗门尚有行省(征服的国家,如:摩押、以东、亚扪),藩属(朝贡,但仍归本国人统治,如:哈马、琐巴、非利士),和盟友(条约伙伴如:埃及和推罗)。──《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22「所罗门每日所用的食物:细面三十歌珥,粗面六十歌珥,」

   〔暂编注解〕所罗门有妃七百,嫔三百,未计子女;添上官吏和他们的家室,以及招待群臣和国宾,费用庞大不难想见。

         “歌珥”等同6.25蒲式耳,或58加仑。

         「歌珥」:约等于二百二十公升。

         所罗门……的食物。一歌珥──希伯来文kor──的具体数量不明,但据估计有50加仑。所罗门的宫廷估计有10,00015,000人。

         「歌珥」:度量衡单位,约等于220公升,为 10 伊法或 10 罢特,等同于1贺梅珥。30歌珥就是6600公升,60歌珥就是13200公升。

         「细面」、「粗面」:「细面」是指特别加工研磨的上好的面粉,「粗面」是指一般的面粉。

         4:22-23 所记载供奉给所罗门宫廷之五类与肉食的数量,和埃及法老相近。本节所用的埃及语度量单位「歌珥」,表示此处的记载,可能是模仿埃及、迦南,或附近国家的官方记录。此处所列的食物都可以在粮仓长期存放,或在王宫附近畜牧,直到食用之时为止。

 

【王上22 日用的食物每日供奉给所罗门宫廷之五谷和肉食的数量,与其他和埃及法老同等的君主相若。本节所用的埃及语借词(歌珥=贺梅珥=6.3蒲式耳),显示这句话的格式,可能是模仿埃及、迦南,或非利士诸国的官方记录。留意所列的食物全部都可在粮仓囤放,或在草场或围栏畜牧,直到食用之时为止。时鲜食品他们也吃,但(除油以外)却不会记明数目重量,在马里文献食物分配明细账一类的行政档中出现。后者详细记录分配给奴隶、官员、到访要人之食物的确实数量。──《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22-23歌珥NEB 译作 'kor' )是一种容量的「度量衡」( 'measure' RSV),一如贺梅珥(homer)一样等于6蒲式耳(bushels220公升),亦即185蒲式耳细面(希伯来文为 so{let[,一种奢侈品)及375蒲式耳粗面(一种带壳的大麦,希伯来文 qa{mah])。大多数的牛是已养肥的,有些是关进畜舍养肥的(JB 译为「被饲养肥」的),但也有在草场上养肥的(JB 译为「放牧」)。鹿〔AV 译为「牡鹿」(harts),NEB 译为「牡鹿」(stags)〕及其他的动物为奢侈品,是肥禽,包括鹅、珠鸡、雌禽及养肥了的杜鹃鸟(JB)。──《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23「肥牛十只,草场的牛二十只,羊一百只,还有鹿、羚羊、狍子并肥禽。」

   〔暂编注解〕「鹿」:「公鹿」、「雄鹿」。

         「麃子」:「雄麆鹿」,「一种淡红色的鹿」。

         「肥禽」:「被养肥的飞禽」。

         4:23 中,牛与羊都是饲养的,肥牛与草场的牛可能与「细面、粗面」的分别一样,肥牛是特选养肥的牛,草场的牛就是一般的牛只。这些可以定量供应王宫,但是后面的「鹿、羚羊、麃子,并肥禽」应该就是野味,无法定量供应,所以没有纪录供应数量。

 

【王上四24「所罗门管理大河西边的诸王,以及从提弗萨直到迦萨的全地,四境尽都平安。」

   〔暂编注解〕“提弗萨”是幼发拉底河西面的一个大城。

         「提弗萨」:位于东北部伯拉大河之南岸。

         「迦萨」:是南面非利士地西岸的城市。此二地总括了所罗门所统治的版图。

         提弗萨。一般被认为是幼发拉底河边的一个地方,被希腊人叫作泰普撒克斯。

         迦萨。在非利士平原的最南端。

         平安。至少现在是这样。一切似乎都在掌握之中,平静安稳无内忧外患。但持久的平安不能仅依赖于所罗门的统治,否则后果很明显,就像后来所发生的事。

         「提弗萨」:字义是「穿越过」,位于幼发拉底河旁。可能就是Thapsacus

         「迦萨」:字义是「强壮」。非利士人的一个城市, 位于巴勒斯坦的极西南边,靠近地中海。

         2425提弗萨为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大城。迦萨在巴勒斯坦地最西南,位于埃及边界上。“从提弗萨直到迦萨”,包括了进贡之国在内的疆去。等于从前说“从但到别是巴”(士二十1;撒下二十四2),都是从极北到极南之地的“全国”的意思,不过现在国土范围已大了许多。但在约但河之北端,别是巴在迦南地的边缘。

 

【王上四24此节并非只是重复第21节,大河西边Transeuphrates)是指由巴比伦角度来看的希伯(Eber na{ri)地带(拉四10-11),是提弗萨Tiphsah,希腊文为 Thapsacus,现在的Dibseh),亦即幼发拉底河之「浅滩」,亦即所罗门王国的东北边界,一如迦萨(GazaAV  'Azzah' )是其西南边界一样。──《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25「所罗门在世的日子,从但到别是巴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安然居住。」

   〔暂编注解〕“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表示悠闲状态的一句谚语(弥四4)。

         「但」和「别是巴」:分别代表当时以色列北方及南方的边界。

         「在自己的 ...... 居住」:是国泰民安的描写。

         在自己的葡萄树下。这是希伯来人经常使用的一个短语(弥4:4;亚3:10),亚述人也曾经使用过(王下18:31)。这个短语是用来形容一种理想的安宁富足的生活。

         从但到别是巴。这个短语从士师时代开始出现,从那时起直到撒母耳,扫罗,大卫,所罗门的日子一直使用(见士20:1;撒上3:20;撒下3:1017:1124:2,15;代上21:2),来表示一个完整的国家,其疆域从最北端的但到最南端的别是巴。所罗门之后这个短语就不再使用了,直到希西家发布他的诏书呼吁百姓从别是巴直到但来耶路撒冷参赴逾越节(代下30:5)。

         「从但到别是巴」:指以色列地的最北到最南端。也就是以色列全境。

 

【王上四25传统上从但到别是巴是指巴勒斯坦的全地(十二29-30,参:士二十1)。四境尽都平安24节)一句很特别,显示所罗门借着协约控制四方(missab[i^b[,希伯来文圣经第4节)「所有经过的人」(`ab[a{ri^m),并非只是「国境内尽都平安」(JB)。在他的国际贸易中(参十28-29)已强调由一国至另一国的运输了。倚靠神(LXX elpizo%,「盼望」)安然居住,与申命记十二10遥相呼应。惟有神才能保守人安然居住(诗四8;箴一33;申三十三1228)。──《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25 自己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这是一句经常出现在历史年表和不少先知书中的成语,象征以色列安乐繁荣。当神震怒之时,相反的事便会发生。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与和平一同毁灭。这个惯用语所指的,是使人有余暇享受人生的安全和中等富裕环境。葡萄树和无花果树能够遮荫和结果,享受这些树木表示有远景展望,因为两者都要一定的年数才开始有出产。──《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26「所罗门有套车的马四万,还有马兵一万二千。」

   〔暂编注解〕“马四万”:《代下》九25作“四千”。此处当属抄写错误,应为“四千”。十26说所罗门有战车一千四百辆,依每车用三马来拉(两马拉车,一马备用),“四千”为合理之数。

         似乎没有人关心所罗门这样做是违背神的话(申一七16)。“四万”大概应作四千(代下九25)。

         「套车的马」:指拉战车的马。

         「四万」:有古卷仅作「四千」(参代下9:25)。

         套车的马四万。代下9:25节给出的数目是四千。这个差异也许应该归因于誊写者的失误,在希伯来文中,四十的写法极其接近。申17:16节禁止将来的以色列王加添战马和骑兵,但撒母耳在扫罗登基时将这种违命的情况预言出来(撒上8:11,12),暗示将来随着帝国的扩大会使用这些军事力量。在约书亚征服迦南时从敌人那里缴获的马匹和战车都被毁掉了(书11:9)。

         「套车的马四万」:原文应该是「 战车用的马棚四万个」。代下 9:25 作「四千棚」。如果参考王上 10:26 的数量,「四千」这个数字应该比较合理,此处的「四万」就是文士抄写错误。

 

【王上四26四千棚NIV,吕译;和合:「马四万」;「棚」希伯来文是 ~uro^t[REB作「厩」)是按照七十士译本的历代志下九25(希伯来文、和合、RSVREB皆作四万),以合一千四百辆战车之需(十26),每一辆需要两匹,再加一匹后备。但是该字解为「套轭」(team-yoke)更贴切169。在主前八五三年,北国亚哈王曾提供了两千辆战马车。一万两千匹马paras%),该希伯来字可代表「马」也可指为「马匹和骑兵」(参:新译)170。──《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26 车马战车每辆一般需马三匹,两匹拖拉,一匹后备。三匹马照例同厩,是以一万二千匹马(和合本:「马兵」),四千马厩(和合本:「套车的马四万」),正合比例。这数目表示战车可以多至四千辆(但有些马匹可能供骑兵使用)。然而按照列王纪上十26,所罗门战车共有一千四百辆。这战车数目虽大,却及不上西方列王主前八五三年于夸夸(Qarqar)之役迎击亚述时,亚哈所派遣的二千辆战车(见二十二1的注释)。主前十三世纪时,赫人及其盟邦集结了二千五百辆战车,在加低斯之役中迎战兰塞二世。──《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27「那十二个官吏,各按各月供给所罗门王,并一切与他同席之人的食物,一无所缺。」

   〔暂编注解〕“一切与他同席之人”。王宫里可能供养四千至五千人。

         那十二个官吏。7-19节列举出的官吏。一些希腊译本将这节放在19节之后。

 

【王上四27-28这里所说的供给(参:希伯来文 ku^l,「盛」,赛四十12)以及耶利米所说的「含忍」(klkl,参:亚喀得文 ka kkaltu)意指不断地供应,以至于他们「一无所缺」(AV),可能更好的解释是当「任何人来」(haqqa{re{b[)王席求食之时,「绝对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被拒绝」(亚喀得文 ada{ru `dr 意为「衰落」)。其他的马(希伯来文为 rekes%)并非「单峰骆驼」(AV)或快马RSV,和合),而是与其他战车马队一同奔跑受训或作后备的马(参:JB 的「驮马」)。──《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四28「众人各按各份,将养马与快马的大麦和干草送到官吏那里。」

   〔暂编注解〕大麦。在东方,古代和现在一样,大麦都是马匹的食物。有时大麦也被作成饼或面包(士7:13;约6:9)。而人常吃的是小麦。

         快马(直译为:骆驼)。更确切的翻译是:快马(见边页)。特别是这里提到的为皇家信使服务的快马(见斯8:10节的注释)。

         「马与快马」:一个是「战车马」,一个是一般的马。

 

【王上四29「神赐给所罗门极大的智慧聪明和广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测量。」

   〔暂编注解〕「广大的心」:即博学多才。

         智慧。照它的全义来说,尤其是在《箴言》和《传道书》中,智慧是神的一种特质,是他恩赐给人的(雅1:5)。这种智慧与品格和理智有关。在第3031节中这个词的用法更接近它的本义。

         4:29-30 说明所罗门的智慧超过两大文明古国百姓的智慧。

         4:29-34  所罗门才智无双:所罗门的聪明智慧实在无与伦比。

 

【王上四30「所罗门的智慧超过东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

   〔暂编注解〕“东方人”指住在以色列地以东沙漠中的亚拉伯人和东北边的米所波大米人。这些人和埃及人都以智慧见称。

         「东方人」:可能指米所波大米或阿拉伯人,亦可能包括以智慧闻名的以东人(参耶49:7; 8)。

         东方人。居住在巴勒斯坦和米所波大米之间的部落人民(见创29:1;士6:3,337:128:10)。有人说他们居住在帐篷里(耶49:28,29)。约伯就是这样的人(伯1:3)。

         埃及人的智慧。埃及人的智慧在整个东方很有名,包括的领域有天文,医药,建筑,数学,音乐,绘画,尸体防腐,以及哲学。大量所谓的埃及智慧文学保留了下来。

         「东方人」:一般指米所波大米两河流域的的亚述、巴比伦民族。

 

【王上30 东方人的智慧智慧在古代近东是历史悠久的传统。埃及哲人蒲他霍特普(主前2450年)和阿曼尼摩比(约主前1100年),和亚述名臣阿希卡尔(约主前700年)等人的箴言,部分与圣经的箴言书相呼应。此外较长篇的智慧书卷如:约伯记、传道书等,无论格式还是内容,都类似埃及《自杀论辩》(Dispute over Suicide;约主前2100年),和巴比伦《有关人生苦难的对话》(Dialogue about Human Misery;约主前1000年)。即使是比较经典的史诗如:《吉加墨斯循环》和《伊施他尔下阴间》,也包含了智慧文学的成分,探讨人类必死和对个人成就之关注等问题。这是极为浩瀚的文学和传统,所罗门的智慧超过这些先哲,是绝不简单的话。──《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31「他的智慧胜过万人,胜过以斯拉人以探,并玛曷的儿子希幔、甲各、达大的智慧,他的名声传扬在四围的列国。」

   〔暂编注解〕“以斯拉人”意为“本地人”或“迦南土人”,本节所举的以探、希幔等,可能是以色列人进迦南地前当地著名智者。但《代上》二6也记有这四人的名字。说他们是谢拉的儿子。大卫的乐师中也有叫希幔和以探的。他们是否为同一人,甚难确定。不过,这些人可能是传统智慧的象征,就象希腊人以伊索(以《伊索寓言》见称)为智者的象征一样。

         这些智慧人是谁,我们不得而知。

         「以斯拉人」:可能是指谢拉的后代(见代上2:6; 「以斯拉」与「谢拉」于原文以相同字母写成)。

         智慧胜过万人。一些在智能方面可与所罗门相提并论的人的名字只存在于这节当中。有人认为希幔和以探就是被大卫指定的会幕的歌唱者(代上6:33,44),就是诗篇第8889篇题目中所说的以斯拉人。一个希幔”“奉神之命作王的先见(代上25:5)。然而,这些名字是否指的是同一个人还不能确定。

         「以斯拉人」:字义是「本地人」,可能是个城镇名,也有可能是「本地人」的意思。不过 89 也标示是「以斯拉人以探的训诲诗」,因此比较可能「以斯拉」是一个城镇的名字。

         「以探」:字义是「坚忍」。

         「玛曷」:字义是「舞蹈」。

         「希幔」:字义是「信实的」。

         「甲各」:字义是「支撑」。

         「达大」:字义是「知识之珠」。

         ◎这里算是「锦上添花」,整个国家已经平安了,君王还有过人的智慧,可以让大家了解更多事物。

 

【王上四32「他作箴言三千句,诗歌一千零五首。」

   〔暂编注解〕所罗门写的箴言只有一部分保留在《箴言》书中。传统认为他也是《传道书》和《雅歌》的作者。

         所罗门许多“箴言”都记载在旧约的箴言里。他的一些“诗歌”可能反映在雅歌里。

         「一千零五」:有古卷作「五千」。所罗门所作的箴言和诗歌。参串39, 40

         箴言三千句。他有关道德和实际智慧的话语,包括正确的建议,睿智的观察,道德的劝勉,圣洁生活的原则,以及导向敬虔,幸福和繁荣的有益劝戒。所罗门的箴言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保存了下来。

         诗歌。一些保留下来的作品证明了所罗门是一位著名的诗歌作者,这其中包括《雅歌》,可能还有《诗篇》第72127篇。

 

【王上四32箴言被收集成书;这些 ma{s%a{l 包括比喻、明喻、暗喻、箴言谜语,这些自主前三千年以来已经是非常普遍。米索不达米亚及埃及都有大量文献证明这种与所罗门的作品相似的传统。圣经中的箴言书据说含有所罗门的五百八十二条箴言。古代的诗歌乃以其第一行为根据分类。有关所罗门及情诗,请参雅歌175。──《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32 箴言三千句这些「箴言」(原文:mashal,正是箴言书在希伯来原文圣经的名称)是古代近东的一种体裁,其特色是以简短精练的句子,表达实用而普及的价值观念。三千是大约的数字,所形容的是他所讲述之箴言的数量,不是所撰作的数量。智慧古今皆然,往往是研究和搜集资料的结果,不是想象力的反映。──《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32 诗歌一千零五首古人不时使用某数加一的递增,或约整数加一或加一个数字的方式(见:箴六16;摩一3),来表达「更多」的概念。但本节的「五」字却甚少如此使用。人所共知的《一千零一夜》,是这种近东表现方式的另一个例证。主前二○○○年左右吾珥王舒珥吉亦有文名。在赞美自己的诗歌中,他自夸所受的教育和文学技巧,并且自称是首席御用乐师。──《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33「他讲论草木,自黎巴嫩的香柏树直到墙上长的牛膝草;又讲论飞禽走兽、昆虫水族。」

   〔暂编注解〕“黎巴嫩的香柏树”是既高又华丽的大树,牛膝草则为极小的植物。本节似是描写他知识之广,用草木鸟兽来阐述人生哲理,说出大家喜听的“智慧话”(34节)。

         「香柏树」:以高大闻名(参赛2:13; 31:3; 2:9),与墙上之牛膝草成一对比。这里的意思是:所罗门对各类花草树木,不论大小,均了如指掌。

         他讲论草木。所罗门的作品显示了他对大自然的美丽有很深的领悟。他是一位敏锐的观察者,毫无疑问他也养成了一种习惯,为他周围之人的益处而将他观察到的规律记录下来。所罗门单纯观察自然历史的论说一点也没有保留下来。

         「昆虫」:原文是「爬行生物」。

 

【王上四33巴比伦经文中有草木动物等名单176,箴言(参:箴六6-\cs168,二十六2-311,二十八115)及寓言(士九8)中也有提及。这类名单的编纂正好可作为学校的实习方案。──《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33 植物界古代有关植物的智慧与今日植物学家所研究的不同。口头传讲的草学知识是他们的课题之一,除了药物功用以外,工业(染料)和食用价值也在他们兴趣范围之内。其他文化更会包括不同药草的法术功能。植物智慧的另一个专题是农务──即农夫对种子、种植、培植、施肥、收获的知识。但由于本节是在讨论箴言、诗歌时,谈到所罗门的智能以树木为对象,这智能的表达方式比较可能是在使用树木的比喻,或含有智能教训的寓言。讲述这种比喻必须深切认识树木和灌木的特性,旧约(士九815)和古代近东(如:垂丝柳和棕树的苏美寓言)都有其例证。──《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33 动物界新国际本虽然使用「形容」、「教授」等动词,希伯来原文只说他「谈及」(和合本:「讲论」)动植物。上节已经提过,他凭着对物性的深切认识讲述故事──有关动物的比喻和寓言,目的是教授智慧。伊索并不是第一个使用这种文体的作者。

  在所罗门之前一千多年,苏美人已经将动物用在辩论和寓言之中了。「蛇与鹰」是现存亚述寓言中最有名的一个。此外,古埃及(如:《阿曼尼摩比的教训》)和美索不达米亚(如:主前第一千年纪亚兰文的《阿希卡尔的教训》)的智慧言语,也充斥着有关动植物的模拟和比喻。──《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四34「天下列王听见所罗门的智慧,就都差人来听他的智慧话。」

   〔暂编注解〕差人来。只有所罗门的智慧声名远播才会有很多遥远国家的人来他这里分享智慧。

         天下列王。并不是所有的王都亲自来,很多都是差遣使者。但也有一些君主,比如说示巴女王,选择亲自到所罗门这里来。

         4:34 直译是「列国所有的人从听见他(指所罗门)智慧的地上列王那里来听所罗门的智慧」。

 

【王上四34「天下列王听见所罗门的智慧,就都差人来听他的智慧话。」

东方人表达智慧的方式有口头也有书写,借着贤人达士穿梭往返于宫廷之间而传达之。LXX的加上「他也收受礼物」,这是当时的风俗(参:十1-6)。──《丁道尔圣经注释》

 

【思想问题(第四章)】

 作者对所罗门的贡献(3-4)有什么评价?

他的统治为百姓带来什么利益?

按作者所见,国家昌盛的主要原因何在?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