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十一章拾穗

 

【王上十一1「所罗门王在法老的女儿之外,又宠爱许多外邦女子,就是摩押女子、亚扪女子、以东女子、西顿女子、赫人女子。」

   〔暂编注解〕许多外邦女子。远在所罗门财富和荣耀的记载之外很多他道德上的弱点变得很明显。金银和战马的大量积聚违反了摩西所传的警告(申17:16,17)。所罗门这些方面的缺点没有特别的被指出。但事实发生了就是事实,这些事实或是作为他成功和荣耀的证据,或是招致要来的烦恼,读者自己会分析。但涉及到众多的妻妾,所罗门这方面的不节制太明显了,所以特别提出要人们注意君王在这方面的失败。摩西提到金银和战马的积聚时也同时提到有关妻妾的问题(申17:16,17)。尽管这里明显将所罗门的失败归咎于外邦女子,但其它导致他跌倒的因素也不能被忽视。

         「宠爱」许多外邦女子:原文只是「爱」、「喜爱」。

         「赫人」:是印欧民族的一支,公元前1800-1200年在小亚细亚及叙利亚(亚兰)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此时赫人的力量已经减弱,这里指的是亚兰人的城邦。

         14 所罗门不得不让他外邦的妻子膜拜她们的神,这歪风终于影响到所罗门自己。

         11:1-8  所罗门拜假神:所罗门不理会神的警告(参申17:17及串2),娶了许多外族女子,她们怂恿他去敬奉假神。

         本章以所罗门宠爱外邦女人,被诱去随从别的神开始(113节),讲到王朝的动荡不安(1440节),以及他的死,为国家分裂种下祸根。《历代志》内容虽和《列王纪》的记述多有重复,但完全未提本章所记的事。只读《历代志》,会得到所罗门为一既顺服又忠心的王的印象,国家分裂与他无关。读圣经不可断章取义,必须贯通,以窥全貌。所罗门与邻邦的关系藉姻盟而益固,但国基则则容许异邦信仰,建立庙寺而开始动摇(58节),看三1注。读所罗门王故事应益守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的经训(林后六14)。

         ◎历代志下完全没有提及所罗门的败坏。

 

【王上十一13 和亲古代近东到处都以婚姻为外交工具。例如主前十八世纪的马里王心利林,将几个女儿嫁入邻国以巩固联盟,缔结条约。同样,法老杜得模斯四世(主前14251412年)亦与美坦尼国王的女儿结婚,来表示友好关系,结束与这个幼发拉底河中游的王国之间的一连串战争。故此,古代统治者的婚姻往往是政治联盟的代表。想要与这统治者结盟或受他保护的村镇、城邦、部落、国家,都会将首领家族的女儿嫁给宗主或他儿子,来缔结条约。这是藩属效忠的表示,因为王朝的延续如今对他有了切身的关系。大卫登上以色列国位之前,亦结了好几次婚,以巩固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地位。和扫罗女儿米甲的婚姻,使他成为王族的一份子。与亚比该结婚拉拢他和希伯仑地区的关系,娶耶斯列人亚希暖则是与米吉多、伯善一带的家族建立联系。这个亲族的关系网保证全国各地的长老议会中,都能够有拥护大卫的声音。

  本节提到妃嫔数目庞大的用意,是在所罗门以及臣仆和邻邦的关系上反映出他的财富和权势。作者并没有谴责他的多妻行径──因为这是政治活动无可避免的一部分。他所谴责的是所罗门容许她们引诱他离弃耶和华。──《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论到这些国的人,耶和华曾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不可与她们往来相通,因为她们必诱惑你们的心去随从她们的神。”所罗门却恋爱这些女子。」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进迦南时本严禁与领邦通婚(申七34;书二十三12),所罗门置此禁令于不顾,爱恋异邦女子,后宫妃嫔逾千,又驯养马匹,积聚金银,都是对律例的公然破坏(申十七1617)。

         「往来相通」:尤其是指通婚而言。

         论到。神给人明确教导的目的就是禁止与那地的人通婚(出34:11-16;申7:1-4)。所罗门本应在这律法上身体力行为人民作出有关顺从之最高的榜样,但他却成了最大的破坏者。万民中最有智慧的倒变为最愚蠢的。违背耶和华清晰明白的命令决不可能行在智慧的道上。

         「诱惑你们的心」:「使你们的心偏离」。

         11:2 引自 7:1-3

         「恋爱」这些女子:原文是使用两个字「紧靠, 黏附」「爱」,形容所罗门「系恋着爱这些外国女子」。

 

【王上十一3「所罗门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这些妃嫔诱惑他的心。」

   〔暂编注解〕「妃」:原作妻子。所罗门娶外国公主,是与当时国际盟约有关。小国欲与大国结盟,往往将公主嫁给大国的国君为妻,此乃政治上的外交手段。

         诱惑他的心。这就是耶和华所说外邦婚姻所必有的结果(出34:16;申7:4)。所罗门很熟悉这条教导,所以他悖逆这清楚的命令是找不到借口的。

         「妃」:「妻子」。

         「公主」:「公主」、「贵族妇女」。

         「嫔」:「妾」。

 

【王上十一3「所罗门有妃七百,都是公主;还有嫔三百。这些妃嫔诱惑他的心。」

妃七百RSVREB 作「公主」),可能是四舍五入的数目(有一个埃及王室家庭有三千妻妾)。──《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3 王裔的妃子本节分列地位较高的妻子和一般的妾(原文的「妻」、「妾」,和合本分别译作「妃」、「嫔」,下同)。乌加列文献亦提供了禁宫有类似分类的例证。在阿尔哈巴(Arhalba)的宫中,子女有继位资格(如:库巴巴〔Kubaba〕)的妻子才算是真王族的女子,与地位较低的女子有别。──《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3 嫔三百禁宫兼具政治和满足性欲的功用。妻子(妃)是国际联盟系统的一部分,也是继位者的来源。妻子众多是权力的反映,也是防范女性不孕的措施。然而禁宫女子的社会地位不尽如一,来自较不重要家族的女子只可为妾(嫔),其子女不得继承王位。──《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4「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地顺服耶和华他的 神。」

   〔暂编注解〕「诚诚实实的顺服」:原文作「向神的心是纯全的」,即全心全意归顺神。

         ……诚诚实实地。一个人幼年时忠心正直晚年却造成这样一幅凄凉景象,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他是人主现在却如此放荡并成了自身情欲的奴隶。毫无疑问所罗门仍旧保持着他自己宗教的仪式,但他在神眼中已远非完全。

         「诚诚实实地顺服」:原文是「完全的心跟随」、「完整的心跟随」。

 

王上十一4从大卫对待拔示巴和她的丈夫乌利亚的手段看来,大卫怎可以被视为神的仆人,怎能说他的心在神面前是「完全」的呢(参王上十一4;十五3;徒十三22)?(D*)】

     大卫在成为以色列的王之前,已经多次犯罪了。大卫曾欺骗大祭司亚希米勒,导至柳伯城的祭司差不多被扫罗派来的人杀尽,虽然那些祭司懵然不知大卫正逃避扫罗的追杀(参撒上二十—-二十二)。后来,大卫投靠迦特的亚吉王,侵略基色人、基述人和亚玛力人,但为了要瞄骗亚吉王,大卫便将所有受他劫掠的人都杀死,以免他们将真相告诉亚吉(参撒上二十七8-12)。大卫与乌利亚的妻子拔示巴行淫,事后设计使乌利亚死于亚扪的拉巴城墙之前,以防止他与乌利亚的奸情被揭发(参撒下十一)。虽然大卫与乌利亚的奸情是最为人所知的,但这绝不是大卫唯一的污点。

    由此看来,大卫绝非因为不被罪沾染而嬴得神的爱悦。虽然大卫的德行在绝大部分来说,可作为后人的典范;而他作为以色列领袖的勇气及能力,实在是无可比拟的。不过,并非因着这些特质,大卫才特别蒙神喜悦,而是因为大卫对神的能力及思典有着无比的信心,才被认为在神面前有「完全」的心(salem,中文和合本作「诚诚实实」,吕振中作「纯纯全全地」,当代圣经作「忠心顺服」及「专心一意」;参王上十一4及十五3)。形容词salem的基本意思是「完整、整全、完美、完好」,又更可以是「与('im某人和平共处」(此字与salom[和平、安宁]是同源词)。从这词的含义看,大卫的心是完全向着神的,而神就是他存活的原因。大卫的很多诗篇,都流露出他是如何深切地依靠神,因着有神同在而大得喜乐,并完全信赖神的救赎能力。

    而且,从大卫的诗篇可知,他不能忍受一段长时期没有与神同在。诗篇三十二篇显示,大卫与拔示巴行淫后,陷入不能忍受的极度痛苦中,直至后来先知拿单来到大卫面前,奉神的名来定大卫的罪(参撒下十二7-10)。修养比大卫差一点的人,都会向如此大胆的先知勃然大怒,将先知置诸死地了。然而,大卫性格里其中一项最伟大的特质,就是他能够接纳谏言,承认自己的过犯(参诗五十一3-5),进而祈求神以恩慈赦免他,洁净他,使他重新与神建立圣洁的契合。

    任何信徒若能和大卫一样面对罪恶及失败的,就是照神的心意来生活了。这类人正是当扫罗不顺服神,使自己不蒙神悦纳时,神告诉撒母耳,他所要寻找的(参撒上十三14)。大卫正是神所寻找的人,是神的子民和仆人,他是'is kilebabo(合他心意的人)。正因为这样,大卫成为所有信徒的榜样。信徒所要仿效的,就是全心全意以讨神喜悦为己任,服从神的旨意,并使神的国度在地上扩展。正因为大卫最主要的目的是荣耀神,而不是迎合自己的意思或取悦自己,神才将重任交予大卫,使大卫在战场上连连大捷。使徒保罗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向众信徒所说的一番话,就是要使信徒切记大卫性格中的这种特质。保罗说:「既废了扫罗,就选立大卫作他们的王,又为他们作见证说,『我寻得耶西的儿子大卫,他是合我心意的人(kata ten kardian mou),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徒十三22

     大卫所重视的,是神的荣耀、神的旨意,并与神有亲密的关系。虽然在他的一生中,与神的关系间中亦会陷于低潮。纵然大卫偶然陷于失败与罪恶当中,他也知道如何仰赖神的恩典与赦罪的大爱,诚心悔改、向神认罪,从而恢复与神的良好关系,返回圣洁的大道上。这样的信徒,当然合神心意。──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上十一5「因为所罗门随从西顿人的女神亚斯他录和亚扪人可憎的神米勒公。」

   〔暂编注解〕西顿为腓尼基一城,乃地中海东北岸的重要港口。亚斯他录为巴勒斯坦与南叙利亚等地崇奉的司爱与生殖的女神(士二11注)。“米勒公”是“王”的意思,又称“摩洛”(7节),为亚扪人所拜的神。祭神仪式包括献儿童为祭(利十八21;王下二十三10;耶三十二35)。继所罗门为王的罗波安,便是所罗门所娶的亚扪女子所生(十四21)。

         「亚斯她录」:是迦南人所敬奉的假神之一。根据他们的传统神话,亚斯她录是巴力的妹妹,是掌繁殖与战争的女神。

         「米勒公」:本与7节的「摩洛」相同。学者们相信该节的「基抹」亦指同一神只,只是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称号(参士11:24:亚扪人的神亦称为基抹)。

         所罗门为此等神只所建造的邱坛,竟存留了三百年之久,直等到约西亚王的时候才予以清除(见王下23:13)。

         亚斯他录。爱情和生育女神,在对她的崇拜中往往搀杂着极端的放纵和邪淫。

         米勒公。亚扪人的主神。

         可憎的。对这些当地假神的崇拜所涉及的仪式太触目惊心简直不能提及。迦南人在服侍这些假神的过程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是超出人感情和理智所能承受之范围的,残暴邪淫,天怒人怨,地也被他们污秽,因此神命令必须将这些崇拜邪神的迦南人全部消灭(申7:2-5)。

         「亚斯她录」:常被当成巴力的妻子,是掌管战争与生育的女神。叙利亚北方的人称之为亚拿特神(Anath)。乌加列文本中的亚拿特神常以「童贞女」的形像出现,是巴力的妹妹,与巴力一样是诸多作为的神明。这些生育神祇的敬拜仪式每每包含放荡堕落的行为,包括献婴孩为祭,迦南地尤以为烈。

         「米勒公」:又名「摩洛」。敬拜这个神要把婴孩经过火献祭。

         57 关于“亚斯他录”,参看士师记二章13节和何西阿书二章13节的脚注。关于“米勒公”,参看利未记十八章21节的脚注。关于“基抹”,参看士师记十一章24节的脚注。“在耶路撒冷对面的山”。橄榄山。关于“摩洛”,参看利未记十八章21节的脚注。

 

【王上十一5亚斯他录(Ashtoreth 迦南人的 Attarat,巴比伦人的 Ishtar,希腊人的 Astarte),乃爱神及丰饶女神,许多古迹中都发现有其小雕像。她在推罗及西顿特别受到尊崇,她名字的发音据说乃受 bo{s%et['shame' 「羞耻」)的影响。米勒公乃亚扪人的国家神祇,可能代表「王」的头衔,也可能是摩勒(7节)之同义字,与叙利亚人的神 Reshef(「火焰」)相似,后者乃与儿童「经火」启蒙有关245,是否涉及献人为祭则尚待考证24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5 亚斯他录她是迦南的丰饶女神,风暴之神巴力的伴偶,有关讨论可参看:士师记二13的注释。乌加列文献(史诗《凯雷特》,和《巴力和亚拿特故事循环》)称之为亚他尔(Athtar)或亚施他特,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宗教典籍则名叫伊施他尔。腓尼基的推罗和西顿都把亚斯他录/亚施他特奉为首席女神,并将其崇拜遍植地中海各处地方。在那些地方她被认同为希腊女神亚富罗底特(Aphrodite)。──《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57 米勒公亚扪人的神米勒公(=迦南的巴力),第7节称为摩洛。(有关迦南和腓尼基神祇摩洛与以孩童为祭的关系,见:利十八21的注释。)亚扪碑文和人名之中,都可以找到米勒公一名的例证。这名在本段中比摩洛合理,因为所列的是国神的名字。至于第7节的摩洛究竟是笔误还是同一名字的不同写法,却难以确定。──《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 5~7米勒公基抹是什么?】

答:米勒公Milcom即摩洛Molech,或称为玛勒堪Malcam(撒下十二 30),为亚扪人之国神。基抹Chemosh为摩押人的神名,与摩洛及巴力Baal诸神并着。所罗门王惑于嫔妃,筑邱坛于耶路撒冷时,奉祭基抹及米勒公。神因他的悖逆而夺其国位,以十族付北朝首任以色列王耶罗波安Jeroboam( 意人民众多,王上十一 31 33)。但此邱坛尚未毁灭,直到南朝犹大王约西亚Josiah(意神所建立的)时,始将此坛摧毁而廊清之,以人的骸骨实其处焉。(王下廿三 12 14,参五九,八四各题)。──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王上十一6「所罗门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效法他父亲大卫专心顺从耶和华。」

   〔暂编注解〕「专心」顺从耶和华:「充满」、「成就」、「完全」。

 

【王上十一7「所罗门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亚扪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对面的山上建筑邱坛。」

   〔暂编注解〕“耶路撒冷对面的山“指橄榄山。《王下》二十三13称之为”邪僻山“。外邦神的邱坛大都筑在此山上。

         「耶路撒冷对面的山」:即橄榄山。

         邱坛。所罗门不仅放纵他的心堕落去随从这些假神,他甚至走的更远竟然为这些假神建立崇拜中心。所罗门被他美丽娇艳的外邦妻子引诱就与她们在偶像崇拜的事上联合一致了。

         山上。这是指橄榄山,山上有许多美丽的建筑物当作偶像崇拜的庙宇。

         摩洛。可能在这节中应读作米勒公,和第5节和33节一样,是亚摩利人可憎的神。如果丢掉最后一个字母m,就会使米勒公(Milcom)变成摩洛(Molech)。因为元音的标志是在圣经时代很久之后加上去的,所以它们在无元音的希伯来文中几乎是相同的(mlkmmkl)。还有一个这里应作米勒公的原因,将耶路撒冷对面(东边)的邱坛和假神基抹联系起来。这里是米勒公的邱坛确切的所在地,而将活人献祭给摩洛的地方在欣嫩谷(王下23:13,10)。

         「基抹」:字义是「镇压者」,是一个残暴的战神。

         「耶路撒冷对面的山」:指「橄榄山」。 王下 23:13 称之为「邪僻山」。

         「邱坛」:建于高地的敬拜用祭坛。

 

【王上十一7「所罗门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亚扪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对面的山上建筑邱坛。」

有关山上的邱坛,请见三章2{\LinkToBook:TopicID=160,Name=a. 所羅門王朝前言(三13}。基抹(Kamus)及献给基抹的邱坛在摩押碑石(1.4)中均有提及。──《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7 基抹摩押王米沙(约主前830年)用十分近似耶和华的字眼,来形容这位神祇。基抹是一名国神,他惩罚自己子民的方法,是用容许他们当暗利在位时,被以色列所挟制(见:王下三)。他又要人发动解放的圣战(十分相似书六1721赫伦),并且和耶和华一样是摩押人的神圣战士(书十42)。除摩押以外,崇拜基抹的可能还有称他为卡米什的埃卜拉人。此外,某个亚述文献指称他就是阴间神明匿甲,故此,他似乎是美索不达米亚诸神系统的一份子。──《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8「他为那些向自己的神烧香献祭的外邦女子,就是他娶来的妃嫔也是这样行。」

   〔暂编注解〕11:8 原文直译是「他为所有的外邦女子这样行,她们向自己的神烧香献祭」。意思是所罗门因为自己的外国妻子要向本国的神明敬拜,就帮她们建立祭坛等崇拜地点。 11:5 更说他自己也跟着去敬拜亚斯她录和米勒公。

         ◎有时候,我们很清楚别人也该尊重我们的信仰与主权,但是我们为了讨好别人,居然放弃了自己应该有的坚持。此处所罗门就是如此,其实他不用讨好这些外国公主,但是他就是要讨好,胜过讨神的喜悦。

 

【王上十一8「他为那些向自己的神烧香献祭的外邦女子,就是他娶来的妃嫔也是这样行。」

向这些假神烧香(「起烟」)及献祭等动作不断地重复出现,强调以色列人偏离正道,走上混合宗教的路线。──《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9「耶和华向所罗门发怒,因为他的心偏离向他两次显现的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

   〔暂编注解〕发怒。所罗门年轻时有那么大的应许,得到耶和华无上的恩宠,神向他显现使他大得尊荣,现在到了晚年竟偏离正路如此之远,耶和华向他发怒收回了他的祝福。

         「向他两次显现」:记载于 王上 3:4-5  9:1-9

         11:9-13  耶和华恼怒所罗门:神因所罗门悖逆而将国权收回,但这刑罚因神怜爱大卫的缘故留待所罗门死后才执行,并且留下一支派给他的后裔。有关此支派见本章32注。

 

【王上十一10「耶和华曾吩咐他不可随从别神,他却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的。」

   〔暂编注解〕◎神向所罗门第二次显现时,已经特别警告所罗门不可以随从别神了。没想到「显现」也没效,要背叛的还是背叛,这一点我们应该好好的警惕自己,不要因为有怎样特殊的经历,就觉得自己一定不会背弃神。

 

【王上十一11「所以耶和华对他说:“你既行了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约和律例,我必将你的国夺回,赐给你的臣子。」

   〔暂编注解〕「你既行了这事」:或作「你的意向既是这样」。

         将你的国夺回(直译为:把国分开)。所罗门犯了严重的罪,但神仍屈就俯尊与他说话。这道信息与他年轻纯洁时得到的不同。那时耶和华向他显现是应许赐福,现在是严厉地警告悖逆必然带来的恶果。他将要失去神给他父大卫的国。

 

【王上十一12「然而因你父亲大卫的缘故,我不在你活着的日子行这事,必从你儿子的手中将国夺回。」

   〔暂编注解〕……大卫的缘故。耶和华纪念他的仆人,出于怜悯向那些可耻的本不配得的人发出慈爱。神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诗103:8)。在怒气中他还留有怜悯。因着大卫的缘故那要施行的审判推迟了。

         11:12 「夺回」:原文是连续两个「撕碎、撕碎」,加强语气用。

 

【王上十一13「只是我不将全国夺回,要因我仆人大卫和我所选择的耶路撒冷,还留一支派给你的儿子。”」

   〔暂编注解〕所罗门违背神命所受到的刑罚是夺回已赐给他的国;但为了大卫和圣殿的缘故,所罗门虽不忠,仍留下了犹大支派(包括西缅,书十九19)给他的后裔(十二20;王下十七18),信守神与大卫所立的约。有的人相信,犹大国都耶路撒冷横跨便雅悯与犹大两支派业地,便雅悯人无法不归从犹大(十二2122)。很可能归从的为便雅悯南部的人,包括耶城以北的伯特利城(代下十三19),北部仍向北国以色列效忠。

         “一支派”。即犹大,细小的便雅悯已经不可分割地连接在那里,因为耶路撒冷横跨在这两个支派的土地上(比较一一32;一二21)。犹大以南的西缅支派显然已经北移被算为北方的十个支派之一(比较代上一二2325;代下一五9;三四6)。

         一支派。如果不是大卫的缘故,整个王国都要从所罗门儿子的手中夺去了。就像后来所发生的,只有一个犹大支派(12:20节)留给大卫的家。便雅悯和利未支派(代下11:12,13),由于和犹大支派在一起,就包括在犹大支派内和其一同组成了一个国家。

         全国「夺回」:「撕碎」。

 

【王上十一14「耶和华使以东人哈达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他是以东王的后裔。」

   〔暂编注解〕所罗门的王国到他死后才分裂。但在他晚年已险象环生,内部离心力日增,国外的武装侵犯威胁也日甚。大卫王时逃往埃及的哈达,取得法老的支持,现已回到以东(21节)。利逊也在大马色兴起(23节)。此人可能就是十五18的希旬,作了亚兰王,成为所罗门的大敌。而耶罗波安也阴谋叛乱(26节),后来作了北国的王(十二20)。

         哈达属以东王族,他在大卫屠杀以东人时逃往埃及避难,获得法老的庇护,大卫死后便返回本国,在以色列的南面成了所罗门的威胁。北面有利逊,他原是琐巴王的属下,后来逃至大马色作了亚兰王。以色列本国中则有所罗门自己的大臣耶罗波安叛变他。

         敌人。《列王纪》的作者现在列出所罗门政权不同的麻烦。我们不应该认为这些事只存在于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当所罗门在罪中越陷越深时他发现自己的麻烦不断增加了。神不能永远与那些长久轻视他恩典的人同在。顽固拒绝主的怜悯与慈爱,最终导致神收回他控制的膀臂和保护的恩典,结果就是那恶者前来撕裂和毁灭。痛苦和祸患都来自撒但。所罗门在临到的祸患中有机会看出他所选择服侍的那位本质究竟如何。

         哈达。一个普通的闪米特族的名字。它在创36:31-39节所列的以东诸王的名单中出现过,也曾作为叙利亚王名字的一部分,便-哈达(王上15:18;耶49:27)和哈大底谢(撒下8:3-6)。

         「以东」:又名西珥位于死海的东方与南方,犹大国的东南方,也就是撒烈河谷和阿卡巴湾之间。圣经记载以东是以扫(犹太人祖先雅各的哥哥)后裔 36:9 。这时候的以东已经被大卫所征服 撒下 8:13-14

         「哈达」:字义是「大能的」。有许多以东王都是这个名字。

         「以东王的后裔」:表示「哈达」也不是「王子」,而是「以东王的后裔」(像三国时的刘备)。

         11:14-40  所罗门的敌人:耶和华分别兴起了三个人敌挡所罗门:1 哈达(14-22)、2 利逊(23-25)及3 耶罗波安(26-40

 

【王上十一14「耶和华使以东人哈达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他是以东王的后裔。」

「耶和华使……兴起作……敌人s*a{t]a{n神容许撒但兴起,作者后来将之拟人化,使之成为敌挡神及其子民者的专有名词(参:代上二十一1;伯一6-12)。哈达乃暴风之神(巴力),叙利亚文为 (H)ad(a)du,在叙利亚及以东也被用作君王的名字24823节;代上一304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14 以东人哈达以东在大卫制服邻邦的战役中,已经被大卫所征服(见:撒下八13\cs1614)。大卫设立防营的用意,可能是维持对商道的控制和前往亚喀巴湾的通道。如今大概因为得到埃及的勉强支持(见22节的注释),新一代的以东领袖对以色列的控制构成了威胁。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当时的以东已经成为一个国家。哈达比较可能是代表该区有势力的一个部落而已。他与所罗门作对的形式,可能只是袭击商队,而非独立战争。当代的经外史料,并没有提到这个人物。──《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15「先前大卫攻击以东,元帅约押上去葬埋阵亡的人,将以东的男丁都杀了。」

   〔暂编注解〕关于大卫镇压以东的事迹,参看撒母耳记下八章14节。

         攻击以东(直译为:在以东)。我们在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历史注解。大卫曾征服以东(撒下8:14;代上18:12,13),但我们对这场包含很多细节的战役却知之甚少。这里关于所罗门敌人的叙述给那段没有保存细节的历史带来了亮光。很明显大卫曾试图完全除灭南边这一邪恶的民族(王上11:15,16),结果一些人带着年轻的王子哈达逃往埃及。至于那时埃及是哪位王向哈达提供政治庇护已经不得而知,因为那时的埃及正处于一个混乱和不安的时期。但就像耶罗波安的情况一样(王上11:40),收留高贵的流亡者既符合东方的习俗又能带来政治上巨大的利益。大卫王死后,哈达回到以东成了所罗门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记载对了解当时国际政治关系意义重大。

         11:15 指的可能不是 撒下 8:13-14  代上 18:12-13 这件事情而是后来约押去镇压屠杀,以进一步肃清以东的反抗力量的事情。

 

【王上十一16「约押和以色列众人在以东住了六个月,直到将以东的男丁尽都剪除。」

 

【王上十一17「那时哈达还是幼童;他和他父亲的臣仆,几个以东人逃往埃及。」

   〔暂编注解〕「幼童」:指的应该是「年幼的青少年」而非「幼童」。

 

【王上十一17-18哈达青年(na`ar qa{t]a{n)时期便逃亡至埃及,其路线不详,为先南经米甸(摩西由埃及逃亡至此),接着由亚喀巴以北达西乃山的 Reiran 249。他在埃及受到王室人质的待遇,得蒙房屋田地以养生(参:王下二十五28-30)。──《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18「他们从米甸起行,到了巴兰;从巴兰带着几个人来到埃及见埃及王法老。法老为他派定粮食,又给他房屋田地。」

   〔暂编注解〕11:18 「法老」:圣经没有记载这位法老的名字,不过应该是第二十一王朝末期的法老。

 

【王上十一18 法老的身分】40节指明当时的法老名叫示撒,本节则不然。本节中的最有可能是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但身分已无进一步证据。由于哈达从儿时直到成人在埃及居住,几位法老都可能与他有过接触──奥索康(Osorkon;主前984978年)和西阿蒙(主前978959年)都肯定包括在内。这时代的法老不论是谁都会欢迎巴勒斯坦和外约但的流亡政客,面对日益强大的所罗门和希兰,他们需要维持力量均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18 哈达之流亡古代近东政界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政治上的异见人士和流亡的王族,会经常得到别国的收容(埃及、巴比伦、波斯,按照《辛奴亥的故事》,甚至巴勒斯坦的蕞尔小国也会这样做)。互相竞争的君王以这些人为棋盘上的卒子,所争夺的是全区经济和政治的控制权。庇护人把住处供给流亡者,与他们缔结婚约,向他们提供一些金钱或军事上的援助,便放任他们尽量在对手边界生事。这是消耗对方资源,以备将来入侵的方法。──《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19「哈达在法老面前大蒙恩惠,以致法老将王后答比匿的妹子赐他为妻。」

   〔暂编注解〕「答比匿」:原文是「王的妻子」,可能是人名或一个头衔。

         11:19-20 表示哈达真是颇受法老礼遇,跟法老妻子的私交很好。

 

【王上十一19「哈达在法老面前大蒙恩惠,以致法老将王后答比匿的妹子赐他为妻。」

王后的地位(希伯来文「母后」)在此受到强调,因此把答比匿(埃及文为t.hmt.nsw,「王的妻子」)这头衔加在她身上,她及王的名字均未被提及。──《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19 答比匿这字源自埃及语的 t.hmt.nsw,可能是职衔而非人名。其意思大致与希伯来语的 gebira(「母后」,和合本:「王后」)相当,这字在原文圣经接在「答比匿」后面(中文是在前面),作其注解。她的身分是「王之妻」,太子之母。──《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0「答比匿的妹子给哈达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基努拔。答比匿使基努拔在法老的宫里断奶,基努拔就与法老的众子一同住在法老的宫里。」

 

【王上十一21「哈达在埃及听见大卫与他列祖同睡,元帅约押也死了,就对法老说:“求王容我回本国去。”」

   〔暂编注解〕「容我回去」:原文是连续两个「遣散、送走」,加强语气之用。

 

【王上十一22「法老对他说:“你在我这里有什么缺乏,你竟要回你本国去呢?”他回答说:“我没有缺乏什么,只是求王容我回去。”」

   〔暂编注解〕◎当时以色列国势力强大,埃及法老这样做是为了培植能够制衡以色列国的人。不过后来所罗门与埃及的关系已经改善(透过取法老的女儿),因此这个法老不愿意见到哈达回去找所罗门的麻烦,所以会有 11:22 的对话。

 

【王上十一22 法老挽留哈达这位法老很可能是西阿蒙。若然,他就是与以色列结盟(见三1),并把女儿嫁给所罗门的那王。与大卫年间相比,此举代表政策上的转变。当时埃及窝藏与哈达同类的仇敌,以牵制以色列的扩张。哈达决意归回组织叛党与所罗门作对,使西阿蒙陷入极度尴尬的处境。──《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3「神又使以利亚大的儿子利逊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他先前逃避主人琐巴王哈大底谢。」

   〔暂编注解〕利逊。大卫曾成功地击败过亚兰王(撒下8:3-1310:6-19)。琐巴王哈大底谢被打败后,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作为军事领袖之一的利逊乘机在大马士革自立为王,成了所罗门的敌人。利逊是知道名字的大马士革的第一位王。

         「以利亚大」:字义是「神知道」。

         「利逊」:字义是「王子」。

         「琐巴」:字义是「哨站」,位于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和哈马之间。

         「哈大底谢」:字义是「哈大是有相助的」,「哈大」是亚兰人的神。

 

【王上十一23 利逊这名与 rozen 一字同源,可能是王的尊号。虽有有人提出希旬才是他的真名(见十五18),这看法却甚少支持的证据。他较有可能是希旬本人的父亲或祖父。这位亚兰人统治者哈大底谢的臣子显然逃脱了大卫的屠杀(撒下八38),并且做过一阵子山贼的头目。在所罗门当政的初期,他自立为大马色的统治者,建立了一个王国(亚兰),在整个主前十至九世纪,与以色列作对。──《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3~25大马色人利逊】政治的变动乃因为神的作为(23节)。利逊攻取哈马口以南的琐巴,更形削弱所罗门之国势。这可能发生于大卫在该处得胜之后(撒下八3-8),导致另一敌对的王朝有机可乘,攻取亚兰(参十五18)。希旬可能是他个人的名字,利逊(Rezon)则为头衔。以利亚大乃叙利亚名。──《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24「大卫击杀琐巴人的时候,利逊招聚了一群人,自己作他们的头目,往大马士革居住,在那里作王。」

   〔暂编注解〕琐巴在大马色北,属亚兰国。

         「大卫击杀琐巴人」:可能是 撒下 8:3-8  10:6-14,15-19 中的某一次。

 

【王上十一24「大卫击杀琐巴人的时候,利逊招聚了一群人,自己作他们的头目,往大马士革居住,在那里作王。」

加入一群「打家劫舍」(RSV)的匪徒(「土匪头目」,REB)的策略与大卫的选择相似(撒上二十二1-2)。他们在那里掌权(MT 作「他们治理」,不需要按照NEB一样译为「他……作王」),敌视以色列(他离间;希伯来文「厌恶」以色列)。──《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24 琐巴王哈大底谢有关大卫和外约但北部及加利利西部亚兰诸国所发生的冲突,可参看:撒母耳记下八38,十6的注释。琐巴位于大马色北面(见:撒下八3的注释),大卫和所罗门扩张以色列领域之前,它是控制部分之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几个亚兰王国之一。──《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425 大马色的亚兰这是以叙利亚大马色城为中心的小国(见:撒下八56)。它在以色列分裂为两国之后势力渐增,成为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年间的史料提到它是举足轻重的敌手,并且是一个国际联盟的首脑(主前853年夸夸之役,见二十二1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5「所罗门活着的时候,哈达为患之外,利逊也作以色列的敌人。他恨恶以色列人,且作了亚兰人的王。」

   〔暂编注解〕所罗门王国的南部受到哈达的侵略,北部的势力也被利逊削弱了。

         「作....的敌人」:原意是「敌人」、「对抗者」。此字也指「撒但」。

         ◎有时候,外患也是神兴起的。我们是否想过自己的对头可能是神放置的呢?

 

【王上十一26「所罗门的臣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也举手攻击王。他是以法莲支派的洗利达人,他母亲是寡妇,名叫洗鲁阿。」

   〔暂编注解〕“洗利达“:圣经中只在此处提过一次,从本节所记,可知耶罗波安出身寒微。

         耶罗波安。这里第一次提到的人他的名字后来竟成了邪恶的代名词。后来提到以色列邪恶的王一般都和他做比较,他的罪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王上15:26;参见王上16:2,19,2621:2222:52;王下3:310:29,3113:2,6,1114:2415:9,18,24,2817:21,22)。他来自以法莲支派,这一支派自古对犹大支派怀有抑制不住的嫉妒,因为耶和华弃掉约瑟的帐棚,不拣选以法莲支派,却拣选犹大支派(诗78:67,68)。

         举手。这个短语表示反叛(撒下20:21)。

         「尼八」:字义是「星相」。

         「耶罗波安」:字义是「百姓会争论」。

         「洗利达」:字义是「营寨」,一个属以法莲的城镇或领地。

         「洗鲁阿」:字义是「丰胸的」。

 

【王上十一26「所罗门的臣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也举手攻击王。他是以法莲支派的洗利达人,他母亲是寡妇,名叫洗鲁阿。」

作者注明他母亲之名,可能是为了要与犹大其他君王的记载一致(见:导论Ⅵ A 「前言公式」的6. {\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原书52页)。以法莲人可能因为耶路撒冷的扩展而受到威胁。洗利达便是 Banat-Bar,靠近伯特利西北的 'Ain Seridah25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27「他举手攻击王的缘故,乃由先前所罗门建造米罗,修补他父亲大卫城的破口。」

   〔暂编注解〕“米罗”:见九15注。

         建造米罗。所罗门在米罗的工程明显是在他完成圣殿和自己的皇宫之后才开始的(见王上9:15,24)。先前大卫在攻占耶布斯古城之后曾做了大量的工作来加强这里的防御(撒下5:9;代上11:8)。

         「缘故」:「理由」、「肇因」、「事情」、「事件」。

         「举手攻击王的缘故」:可能应该翻译为「起来攻击王的情形」、「起来攻击王的事情」。然后这件事情包含 11:27-40 的整段记载。

         「米罗」:字义是「壁垒」或「土墩」,是耶路撒冷的防御工事之一,位于俄斐勒山东边的一个梯形斜坡。

         27~28 关于“米罗”,参看第九章24节的脚注。“工程”。以色列人每年被迫要服的苦役。作为监管的人,耶罗波安清楚看见百姓的不满情绪(比较一二4)。

 

【王上十一28「耶罗波安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罗门见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

   〔暂编注解〕所罗门派耶罗波安监管约瑟家(以法莲和玛拿西两支派)征抽来的劳工,从事耶城防御工事的重修工程,有机会深入了解民间的怨愤(十二4)。

         「大有才能」:亦可指「有名望」或「有财富」。

         「殷勤」:或作「办事精明」。

         大有才能的人。耶罗波安是一个机警能干的人,能谋善断并勇敢地将自己的计划付诸实践。很少见过提拔信任一个人到这么高的地位并赋予如此大的职权,但所罗门就是这样提拔耶罗波安的。所罗门无疑只是看了这个青年人的外表并没有判断他的内心到底是怎样的。耶罗波安天赋的领导才干如果献给神就必能使他在正义的事业上大有可为,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会在邪恶的事上错的更多。

         监管。所罗门命耶罗波安总管建造米罗和大卫城的防御工程,使他掌管以法莲支派所有的劳工。

         「大有才能的人」:「强壮的力量」、「有能力的力量」。

         「殷勤」:「做」的分词,表示他不断地工作。

         「约瑟家」:可能指玛拿西与以法莲支派,或指整个北部十支派。

         ◎耶罗波安的出身低微,父亲名不见经传还早死(母亲是寡妇),但是他勤奋努力,甚至所罗门也看见他的不凡,所以让他当工头,让他历练领导职位。

 

【王上十一28耶罗波安被描述为大有才能的人,「极能干」、「极勤奋」(RSV)、「极有干劲」(NEB)、「大有能力」(REB),特别表现于他监工建造耶路撒冷的米罗(见九24)一事上。北方的支派(约瑟)被用为搬运工人(se{b[el)而非服苦之人(mas),另一可能性便是前者为后者的地方语。──《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28 耶罗波安的职位耶罗波安是所罗门政府的地方官员,负责管理地区性的徭役,即「约瑟家」(以法莲/玛拿西)区域中,被政府征召担任短期服务(从事搬运、建筑)的人。由于本节没有用「服苦」一词,可以假定耶罗波安管理的是以色列人,不是奴隶。他的职位大概与马里文献中的 rabi Amurrim「亚摩利人之首」相同。后者的职责包括率兵和管理地区性劳工,监督水坝和庙宇整修等建筑工程。──《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29「一日,耶罗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罗人先知亚希雅在路上遇见他。亚希雅身上穿着一件新衣,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

   〔暂编注解〕示巴的先知亚希雅预言所罗门王朝的悲剧结局。“撕裂新衣”象征王朝分裂,极富戏剧性。他后来又预言耶罗波安全家将遭剧变(十四618),都先后应验。

         「示罗」:位于以色列中央山地主要道路以东三公里,伯特利东北北十五公里处,曾经是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先知撒母耳也曾经在该处当过祭司。

         「亚希雅」:字义是「耶和华的兄弟」。

         29-30   先知亚希雅有关以色列国分裂的预言。耶和华因为所罗门离弃转拜假神,便将以色列十支派赐给耶罗波安,其余二支派留给所罗门的后裔。

 

【王上十一29 亚希雅示罗(见:撒上一3的注释)虽然在以利之时已经被毁,不能继续作为祭仪中心,但由于具有悠久的历史,它在宗教上依然有其传统地位。亚希雅来自北方可能没有特殊意义,然而他所扮演的,却是早期先知常有的立王者之角色。扫罗和大卫都是先知撒母耳所膏立的,示罗正是撒母耳受训之地。这先例在下世纪延续不止,北国每个主要王朝(耶罗波安、巴沙、暗利、耶户)的兴衰,都是按照先知的宣告成为事实。被指定为王的人有些甘愿等待时机成熟(如:耶罗波安),但先知的宣告有时亦会触发政变(如:耶户)。古代近东的祭司有时是政治要角,但古代近东其他文化却完全没有先知扮演立王者角色的例证。无论如何,初民普遍相信先知不但宣告神明的信息,更能借着宣告触发神明的行动。亚述王以撒哈顿给藩属的指示,规定任何人说出不合体统或批评的话,他们都必须举报。但被他特别指明必须举报的对象,却是先知、超脱式预言者,和圆梦者。亚希雅此举实时导致耶罗波安身陷险境,却是不难想见的事(40节)。──《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30「亚希雅将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

   〔暂编注解〕新衣。这件衣服被先知撕裂了(见第29节)。英语单词抓住几乎暗示着先知扯住耶罗波安的衣服,但希伯来文只是简单地说,将自己那件新衣。那件新衣代表建立不久的王国,但它就要分裂了。预言中常有表号性的动作(耶13:1-1119:127:2;结4:1-14,9章;12:3-724:3-12,15-24),这是一种将耶和华的信息带给人的强有力的方法。

         ◎当时的衣服十分昂贵,因此把新衣撕成十二片是非常特殊的行为。而这样的行为是以 撒上 15:27 为背景,当时撒母耳以撕断的衣襟表达以色列与扫罗的关系割离。

 

【王上十一30「亚希雅将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

此处对撕裂的动作加以解释,正如割下王袍的一角表示叛乱一样,见第11节(参:撒上十五27,二十四4-6)。实际上这意味着北方十个支派(31-32节)及犹大(西缅)──便雅悯(由下可见)将完全分开,泾渭分明。这里有关律法上的控诉(33节)所用的是「申命记」用语。

此应许乃是有条件性的(34-36节)。所罗门只能终身(34节)为君(na{s*i^~NIV 作「统治者」,另有译作 'prince' 的)。此头衔并非意指较君王为低的地位,而是指被选出来的领袖25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30 先知衣裳的分割亚希雅撕裂的是一般的衣裳(见:申二十二26),不是代表他职位的服饰。这是惊人之举,因为衣服十分昂贵,大部分人只有一套可供替换。象征性动作成为先知传达信息最普遍的方法之一。这些动作有些是普通、正常的行为,但大部分都有反常的倾向(见:结四1的注释)。有动作附同的先知宣告,能使预言的实现和功效,有更强的迫切感。它和其他先民对法术世界的看法,也有一些相似之处。念咒施法时,也需要进行某些仪式性的行动,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有关先知和法术关系的进一步资料,可参看:列王纪下四34,五11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31「对耶罗波安说:“你可以拿十片。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里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

   〔暂编注解〕“十个支派”指除了犹大和西缅之外的以色列民其余的支派,但不包括利未人,因利未人无地业(参书二十一章)。

         我必将……夺回。统一的政权将要分裂,十个支派要作为整体归给一位不是大卫后裔的新王。这一课是要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但4:17)。

         「十个支派」:大卫王朝应该是留下犹大支派,而便雅悯支派分裂成支持北国和支持南国的两部份,所以不算北国或南国的支派。

         11:31 「夺回」:「撕碎」、「撕破」。

 

【王上十一32「(我因仆人大卫和我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

   〔暂编注解〕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这显然是指犹太(见王上12:17, 20)。学者们相信当时的西缅和便雅栏支派已归入犹大支派内,所以这里虽然以提到一个支派,但实际上所罗门的后裔是统治三个支派(见王上12:21)。

         一个支派。十个支派要归给耶罗波安(第31节),只给大卫家留下了两个支派。但犹大一个支派包括便雅悯(代下11:12,13)。犹大王国也成为利未人的庇护所,因为他们拒绝承认耶罗波安那邪恶的宗教。

         11:32 显示大卫是神留一个支派的理由,耶路撒冷(意义可能是指耶路撒冷中的圣殿)是另一个理由。表示人与事工都会是神施怜悯的原因。

 

【王上十一33「因为他离弃我,敬拜西顿人的女神亚斯他录、摩押的神基抹和亚扪人的神米勒公,没有遵从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亲大卫一样。」

 

【王上十一34「但我不从他手里将全国夺回,使他终身为君,是因我所拣选的仆人大卫谨守我的诫命律例。」

   〔暂编注解〕因我……仆人大卫。这个短语经常重复,彰显了神对他儿女伟大的怜悯。

         谨守我的诫命。因为大卫顺从耶和华,遵守他的诫命和典章,神就向他施大恩典。这个称赞明显也考虑到了大卫曾经犯下的大罪,就是关于赫人乌利亚(撒下11)以及他核点民数的事(撒下24)。但这两样罪大卫都已经真诚悔改了,并且通过神的恩典他已被重新收纳好像从来不曾犯罪一样。品格不是由偶然的善行或过错决定的,而是由一生的习惯倾向决定的。

         11:34,35 「夺回」:「拿」、「取」。

 

【王上十一35「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以十个支派赐给你,」

 

【王上十一36「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使我仆人大卫在我所选择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里,在我面前长有灯光。」

   〔暂编注解〕“长有灯光”指大卫的后裔可以连绵不断。光象征生命;一家之中灯光需人来燃点,才可长明。中国人也用“香灯”、“香火”来喻后继有人。

         “灯光”。即后裔。大卫的后代不会被根绝,他的子孙却会遭受患难(39节)。

         「长有灯光」:指大卫家在耶路撒冷的国位不断有后裔继承。

         所罗门虽然背约,但耶和华仍不会废去 与大卫所立的约(见撒下7:8-16),所以不将全国从大卫家收回,并且不让它永远受苦(39)。

         灯光。神想要义人的道路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4:18)。大卫的光也要如此,他的光不该断绝,反倒要在繁荣中不断增长光辉(王上15:4;王下8:19;参见撒下14:7)。但情况却恰恰相反,他儿子罗波安的光大大减小了。在以后的数个世纪中这灯光风雨飘摇,逐渐昏暗,直到最后犹大余剩的人被掳往巴比伦这光就彻底熄灭了(王下25)。

         「长有灯光」:原文只有「有灯光」,而且「灯」是单数型态。意义应该是「统治权」、「帝统」、「国度」。

 

【王上十一36「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使我仆人大卫在我所选择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里,在我面前长有灯光。」

熄灭灯光(ni^r ne{r 之罕见形式)或火盆意味着家庭命脉的中断253。──《丁道尔圣经注释》

「长有灯光」指大卫家在耶路撒冷的国位不断有后裔继承。

所罗门虽然背约,但耶和华仍不会废去 与大卫所立的约(见撒下七8-16),所以不将全国从大卫家收回,并且不让它永远受苦(39)。——《串珠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36 耶路撒冷有灯光永琲漱黤K是持久和纪念的象征,同样,大卫的后代在耶路撒冷执政,也是神对大卫王朝应许的实据(撒下七816)。这字在乌加列语和亚喀得语的类似用法,则与统治的永琠囥M神明的临在有关。亚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被形容为人类之光。一个古巴比伦的惯用语,将家庭无后形容为火盆熄灭。──《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37「我必拣选你,使你照心里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

   〔暂编注解〕“以色列”本用以指自雅各繁衍出来的以色列民族,因雅各又名以色列(创三十五10),神应许将来有一族从他而生。在扫罗、大卫和所罗门时代所逐渐建立的统一王国,称作以色列国(撒上十五28;王下十七21)。此处“以色列”为王国分裂为南北之后,以色列民北方十支派组成的北国的称呼;南国则称为犹大,因主要为犹大支派的天下。北国由以法莲支派的耶罗波安统治,南国由犹大支派所罗门王的儿子罗波安统治。北国经九个王朝,没有一个敬虔的君主,于主前722年亡于亚述。南国始终由大卫的后裔统治,一脉相传,间或有一、二忠心侍奉神的王;后来亡于巴比伦(主前587年)。

         “以色列”。北方的十个支派。

 

【王上十一38「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大卫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像我为大卫所立的一样,将以色列人赐给你。」

   〔暂编注解〕你若。耶罗波安是一个有希望的年轻人。他有着杰出的才能,如果他走在耶和华指定的路上就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领袖并拥有善行的强大影响。神没有偏私,他对一切忠于他的人实现他的应许。

         坚固的家。这应许是有条件的,如果条件没有得到满足这应许就不会实现了。悖逆就像沙土做的地基,没有建在其上的房屋不会倒塌(太7:24-27)。耶罗波安的王朝到他的儿子拿答就终结了(王上15:25,28)。

         11:38 中,其实神并没有偏心,如果新王跟大卫一样,他也要照对大卫王朝一样对待新王,可惜耶罗波安终究是跟大卫不同。

 

【王上十一38「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大卫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像我为大卫所立的一样,将以色列人赐给你。」

「若耶罗波安遵守他所说的,则可以有两个敬畏神的王国同时存在。但他却未如此行,这便是拿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犯的罪。」254大卫王朝会受限制,但是不至于永远,显示成书日期乃为被掳之前,此应许继续了归回及弥赛亚的应许(参:耶三十9)。这个未能成功的叛变(40节)的细节记录在 LXX 的十二章24节之后。示撒是圣经中第一位提名的(见十四25-26)埃及法老(王)。{\Section:TopicID=208}──《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一39「我必因所罗门所行的,使大卫后裔受患难,但不至于永远。’”」

   〔暂编注解〕不至于永远。耶和华给人的患难只是暂时,不是永久性的;但他的慈爱却永远长存(诗103:8,9,17)。因为大卫后裔的失败,给大卫的应许只能由新约教会的属灵家庭和基督──大卫的子孙和教会的头──来完全实现了。

         后裔受「患难」:「降低」、「降卑」、「受痛苦」。

         ◎不管神是否介入,一个人的错误难免影响后代,我们也应该要更加谨慎小心。

 

【王上十一40「所罗门因此想要杀耶罗波安,耶罗波安却起身逃往埃及,到了埃及王示撒那里,就住在埃及,直到所罗门死了。」

   〔暂编注解〕“埃及王示撒”为埃及历史上建立第二十二王朝的利比亚人示撒一世。把女儿嫁给所罗门王的为他以前的王朝一第二十一王朝最后一个王示亚曼或苏珊尼士。埃及不断培养反对以色列王室的力量,先有哈达(19节),现有耶罗波安;一俟时机成熟,都是可用以牵制以色列国,削减其力量的人。

         “示撒”。示爽一世(S h e s h o n kI),于主前945924年执政,为耶罗波安提供政治庇护。后来(主前925年),他入侵巴勒斯坦,要求犹大大量地进贡(一四25,26)。

         所罗门追杀耶罗波安,于是他逃往埃及。

         要杀耶罗波安。对于所罗门来说他有很好的理由要杀耶罗波安,因为他举手攻击王(第26节)。耶罗波安采取了什么样的公开行动招致了所罗门的不悦这里没有涉及,但无疑耶罗波安是充满野心的并采取了一些手段来确保他会登上王位。他所属的支派是以色列主导性的支派,在划分巴勒斯坦的土地时他们得到了最好的部分,就是迦南最肥沃的区域,最中心的地带。以法莲人对自己没有得到公认的优越性非常敏感,他们觉得在做重大决定时必须征求他们的意见(士8:112:1)。毫无疑问耶罗波安的骄傲和野心使他失去了王的恩宠。

         埃及王示撒。这是圣经中第一次提到埃及王的名字。他是埃及新王朝的第一位王。有人认为示撒就是第二十二王朝的创立者精明强干的示肖恩克一世。他是利比亚人,在登上王位之前是一支雇佣军的司令。他的都城在尼罗河三角洲的布巴斯提斯。古代的国家如果没有和对方订立盟约就可以为对方的政治犯提供庇护,这是符合当时的习俗的。

         「示撒」:一般称为「示桑克一世」。他因为婚姻进入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家族。二十一王朝因为无后,示撒于是于公元前945年继位,成为第二十二王朝的创始君王。

         ◎此处的「因此」表示所罗门知道耶罗波安已经领受了神的应许,至于所罗门为何知道,圣经则没有交代。不过所罗门也没有顺服神的意思(跟扫罗一样),想要自己杀死王朝的敌人。

 

【王上十一40 示撒示撒(史称示桑克一世)原是定居于埃及三角洲地区(布巴斯蒂斯〔Bubastis〕)之吕彼亚(今利比亚)一个大族的首领;他们在此定居,是几百年前(主前十二世纪)被征服的结果。他靠结婚成为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家族的一份子。该王族死而无后,便继位为第二十二王朝的创始君王(约主前945年)。把戚族置于要位,和建立更多的婚姻联盟,都是他赖以得位的手段。示撒一登大位,便决志恢复埃及昔日的强盛,在好几处地方──三角洲地区(包括泰尼斯和孟斐斯)和赫拉克里奥坡立(Herakleopolis)──策画庞大的建筑工程。圣经的记载和他在比布罗斯的人像都证明了他极有意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地区扩展埃及的霸权。他在主前九二五年侵略巴勒斯坦的经过,录于卡纳克的碑文(包括被毁城市凡154个),和米吉多的纪念碑上。罗波安付出了巨额赔款,耶路撒冷才得以幸免于难(王上十四26)。──《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40 埃及作为庇护者哈达怎样在埃及得到政治庇护(见十一18的注释),耶罗波安亦向示撒寻求支持和保护。援助所罗门的对手自然符合有意进侵巴勒斯坦之法老的政策。耶罗波安接受帮助的代价,甚至可能是不妨碍示撒的入侵,容许他沿海北上到他纳、米吉多和内陆直至伯善。──《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41「所罗门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智慧,都写在所罗门记上。」

   〔暂编注解〕所罗门记。希伯来人对于国家大事有官方记载。因此大卫有史官和书记(撒下8:16,1720:24,25),将他做王的记录保存在大卫王记上(代上27:24)。关于以色列后来统治者的记述都保存在一卷书中,称为以色列诸王记(王上14:1915:3122:39;王下10:34),犹大的写在犹大列王纪上(王上14:2915:7,23;王下8:23)。所罗门统治的其它记录都在先知拿单的书上,示罗人亚希雅的预言书上,并先见易多论尼八儿子耶罗波安的默示书上(代下9:29)。先知在这里还兼有编年史作者的角色。《列王纪》中的叙述明显是从这些不同的材料来源中整合而成的。《列王纪》中的事件都可以在历史材料中找到确切的证据,因为它是基于完整的,初始性的,官方的来源,最终由圣灵感动写成。

 

【王上十一41 所罗门记圣经在讨论君王事迹之后,习惯上表明记述所参考的典籍──这典籍往往是「以色列诸王记」(见:王上十四19,十六14)。然而本节所列的史籍却似乎是专门记述所罗门生平事迹和他智慧言行的书卷。从历史学角度而言,这些史籍佚失十分可惜。古代的王室年表往往不独是史实的客观记述,更是君王在神明面前树立信誉,惠及后世君王的工具。这些年表不论是以神学还是宣传为目的,重点通常都是身后的名声。──《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一42「所罗门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众人的王共四十年。」

   〔暂编注解〕所罗门和大卫在位的时间都是四十年(二11)。“四十”为一整数,等于普通的一代时间。所罗门死时年纪不过60开外。看三7注。

         四十年。从大卫起,旧约中保留了以色列和犹大诸王的统治年限。约瑟夫给出的所罗门做王的年限是八十年(Antiquities viii. 7. 8)。这个数字和圣经的说法相差太远,不足为信。

         「以色列众人」:原文是「全以色列」。

 

【王上十一43「所罗门与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亲大卫的城里。他儿子罗波安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与他列祖同睡。4143节的叙述为后世记载君王的情况提供了一个官方的范本。这个模板包括从官方的记录中取出的一个陈述,说明王与他列祖同睡的事实,指明埋葬的地点,并给出继任者的名字(见王上14:29,3115:7,8,23,24;王下8:23,2412:19,21等等)。

         大卫的城。今后,这里成为埋葬犹大君王固定的地点。但也有极少数例外,王被埋葬在私人的坟墓中(见王下21:18,2623:30)。在一些特殊情况下,王被埋在大卫的城但没有进入皇家的陵墓(见代下21:2024:2526:2328:27)。作为尊敬的象征,大祭司耶何耶大被埋在列王的坟墓里(代下24:16)。论到希西家有话说他们将他葬在大卫子孙的高陵上(代下32:33)。

         「罗波安」:字义是「已变大的人」。

         ◎所罗门去世的时候大约六十岁,说起来不算是很长寿,似乎也显示神对他的行为不甚喜悦。 王上 3:14 大卫死时估计约七十几岁。

 

【思想问题(第十一章)】

 1 所罗门王外表上是在他钱财和权势的颠峰(参10:14-29),但内在的情感、与神的关系又怎样呢?参1-8; 4:23-27。「饱暖思淫欲」是否你的写照呢?

 2 你认为所罗门遭神抛弃,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试比较1114:8, 9; 撒上13:13。主耶稣在这方面有何显著不同?参约14:31; 2:8; 5:8-9

 3 先知撒母耳认为诸罪中,那些罪较严重呢?参撒上15:17-23。你有否犯「顽梗的罪」和「悖逆的罪」,是否时刻靠主战胜罪恶?

 4 所罗门王卒后三百五十年中,北国和南国君王先后曾犯上所罗门拜偶像、与外族通婚的罪行(参王上16:11-13; 8:4; 5:26),百姓也变本加厉,与妓女苟合(参何4:14)。由此看来,君王的身教对后代及国民有什么影响呢?你的行事为人是叫人得益,抑或导人于迷呢?参林前8:10; 11:1

 5 有学者认为所罗门娶了不少外邦女子为妃嫔,为的是运用通婚的手段,巩固国家的实力。但耶和华用什么方法使他的筹算落空?参14, 25-26节。这种安排表明神是怎样的一位呢?参但4:34-35; 135:5-6。基督徒对这真理应有什么反应?参徒4:23-30

 6 旧约中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君王宗教上对神的不忠必遭神兴起仇敌来对付,至于以后的历史处境,神早已预定,并透过先知警告国民。你认为今日神是否也运用同一原则,藉历史的变动,指出邦国的罪行呢?

 7 本章里,神怎样形容大卫,神对王位的安排显示 是怎样的一位神?

 8 所罗门所犯的第二项罪是什么?参40节。所罗门试图用人的手段改变历史,这是否不智的做法?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