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十二章拾穗

 

【王上十二1「罗波安往示剑去,因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剑,要立他作王。」

   〔暂编注解〕示剑为以民宗教圣地(创十二68;书二十四1),位于以法莲地的基利心山与以巴路山之间。罗波安去到示剑会晤北方以色列的领袖,证明国家分裂的危机迫于眉睫;否则,这些人会来耶京谒见他。罗波安移动樽就教,本带有安抚之意,可是他的傲慢使北方诸民越见疏离(16节)。

         “示剑”。首次在创世记十二章6节提及,这城位于以法莲境内,邻近今天的拿布勒斯(Nablus,另参看士九1)。

         「示剑」:位于以法莲山地,原是迦南地的异教中心,但在以色列宗教生活中亦占有重要的地位,因约书亚曾在此与以色列人立约(见书24:25),约瑟的骸骨亦葬于此(见书24:32)。

         罗波安。12,13,14章继续了关于所罗门王朝的风格相对详细的讲述。《历代志》中的记录遗漏了整个所罗门拜偶像和他敌人的叙述,而对于罗波安早期历史的叙述几乎和《列王纪》中的如出一辙(代下10:1-1911:1-4;参见王上12:1-24)。

         示剑。选择示剑作为加冕地点可能是为了确保以法莲和其他北方支派的效忠。示剑位于全国的中心,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之间,在这里约书亚曾为以色列人召集了一场大会(书8:30-35)。约瑟的骸骨埋在离示剑不远的地方(书24:32)。雅各的井也在示剑附近(创33:19;创37:12;约4:5,6;参见书24:32)。

         「示剑」:看起来罗波安在政治地位上比大卫弱。 撒下 5:1 记载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大卫的首都希伯仑,承认他的王权。示剑是北国的重要城市。罗波安选这位置谈判把自己立于危险的境地,也有可能当时以色列已经有分裂的危机,罗波安才不得不去示剑,而非各支派到耶路撒冷去。

         ◎这时大约是公元前931年。此时罗波安大约41  14:21

         本章一个王国分裂为二,各有自己的君主和政制,是以色列民历史上的空前大事;史家观点不同,评价也便大异。从北方诸支派的立场来看,分裂势在必行;但从犹大人方面来看,传统政教中心都在耶路撒冷,国家统一不易,不可轻言脱离;凡倡言分裂的与叛乱无异。本章将南、北两种不同意见都予容纳。但在24节记下神藉示玛雅说的话:“因为这事出于我”,叫人想起神在九49所说的话。

 

【王上十二1~24所罗门王国分裂的原因何在?状况如何?】

         答:所罗门王娶了许多外邦女子,有妃七百,嫔三百,多为外邦公主,是崇拜偶像的女子。在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乃被她们诱惑去随从别神,且为假神,在圣城耶路撒冷对面的山上,建筑邱坛献祭,与妃嫔同行(十一28)。这样,已使大卫光荣的世纪,以色列的黄金时代,蒙上了黑暗的阴影了。所罗门之晚年昏沉背道,得罪真神,遭神发怒,神要把他的国夺回,赐给他的臣子(十一911)。先知亚希雅也曾豫言,他的国必分裂为二国(十一2932)。及至所罗门死后,其子罗波安继位,作了犹大王(十一43,十二l,十四21)。他因违弃老年人之好主意,不用好话回答以色列人代表的要求,减轻百姓的负担重轭;反而信听少年人之计谋,用严厉的话来回答,要使百姓负更重的轭,并受更重的责打(十二714),以致百姓失去信赖,背叛罗波安王而去拥立耶罗波安为王(十二161920)。事实上所罗门王的臣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早有背叛王的计划(十一262740)。他听到所罗门王死亡的消息,就从埃及迅速回来,又因罗波安的愚昧自大,便乘机做了以色列的王(十一40 ,十二2320 )。从此王国就开始分裂,形成了南北两国对峙的局面。在希伯来王国统一的时期,扫罗作王四十年(徒十三21),大卫四十年(撒下五4),所罗门四十年(王上十一42),共历时一百二十年。自所罗门死后,约于主前九三三年,王国即分裂为二,有十个支派归附北因为以色列国,这国至主前七二一年,历时约二百余年,亡于亚述(参王下十七章)。其余犹大与便雅悯两个支派,归入南国为犹大国(参王上十二2021,十四21),至主前五八六年,历时约三百余年,亡于巴比伦(参王下廿五章)。自从王国分裂以后,北国共有十九个王,每个王都拜金牛犊,有几个还事奉巴力,全是恶的,没有一个想带领百姓归向耶和华,且常有争权夺位之事发生,其中有八个王是暴毙惨死的。南国共有二十个王,多数王是崇拜偶像的,只有八个王是善的,敬拜耶和华。现将王国之分裂以后诸王名次,任期年数,善恶之分,胪列于左,以供读者一目了然。

南国犹大诸王

    罗波安、17 年、恶多。--亚比央、3年、恶多。--亚撒、41年、善。--约沙法、25年、善。--约兰、8年、恶。--亚哈谢、1年、恶。--亚他利雅、6年、如恶魔。--约阿施、40年、善多。--亚玛谢、29年、善多。--乌西亚、52年、善多。--约坦、16年、善。--亚哈斯、16年、坏。--希西家、29年、最善。--玛拿西、55年、最恶。--亚扪、2年、最恶。--约西亚、31年、最善。--约哈斯、3月、恶。--约雅敬、11年、坏。--约雅斤、3月、恶。--西底家、11年、恶。以上共20个王。

北国以色列诸王

    耶罗波安、22年、恶。--拿答、2年、恶。--巴沙、24年、恶。--以拉、2年、恶。--心利、7日、恶。--暗利、12年、特别恶。--亚哈、22年、最恶。--亚哈谢、2年、恶。--约兰、12年、恶多。--耶户、28年、恶多。--约哈斯、17年、恶。--约阿施、16年、恶。--耶罗波安第二、41年、恶。--撒迦利雅、6月、恶。--沙龙、1月、恶。--米拿现、10年、恶。--比加辖、2年、恶。--比加、20年、恶。--何细亚、九年、

恶。以上共19个王。

    1.约兰--A犹大国第五个王,是约沙法的儿子,约沙法年迈时,让位给他(王下八16)。

              B以色列国第九个王,是亚哈的儿子,接续他哥哥亚   哈谢作王(王下三13,参王上廿二51)。

         2.亚哈谢--A犹大国第六个王,是约兰和亚他利雅的儿子(王    

              下八2526),又名亚撒利雅(代下廿二6),

              又叫约哈斯(代下廿一17,廿五23)。

                B以色列国第八个王,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儿子(王      

                 上二十二5153)。

         3.约阿施--A犹大国第八个王,是亚哈谢的儿子(王下十一2

              十二1,代下二十二11)。

                B以色列国第十二个王,是约哈斯的儿子(王下十

                  10 ,十四8)。

    4.约哈斯--A犹大国第十七个王,是约西亚王的儿子,在位三   月被废(王下廿三3031,代下卅六12),又称为沙龙(代上三15,耶廿二11)。

                B以色列国第十一代的王,是耶户的儿子(王下十 14)。

――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王上十二2「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先前躲避所罗门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听见这事。)」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听见所罗门已死,从埃及回来,以色列人举他为代表,和罗波安王谈判。北方诸族当年曾和大卫立约,支持他作王。作王的对待百姓须如牧人爱护羊群一样(撒下五13),服侍人民如仆人(7节)。他们要求罗波安覆约;后来谈判破裂,此约也毁(14节)。

         “耶罗波安”。参看第十一章2640节。他成为发言人,把百姓的苦况上达于王。

         「住在那里」:有古译本作「从埃及回来」(参代下10:2)。

         2-5  以色列人向罗波安请愿:要求他减轻百姓的负担,因所罗门在世时为了建筑圣殿和国家其他的庞大开支,曾使以色列人服苦役(见王上5:13-14),及向他们征收重税(见王上4:7)。这请愿团从埃及请了耶罗波安来作发言人。

 

【王上十二3「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来,他就和以色列会众都来见罗波安,对他说:」

   〔暂编注解〕请他。代下10:2,3节的记载似乎暗示了人们不是从埃及招请的耶罗波安,而是从以法莲,毫无疑问,耶罗波安在这之前已经从埃及返回以色列了。耶罗波安是一个公认的领袖。那时人民正好有对王权不满的原因,在这种场合中便想自然而然地提出来,他们也想要耶罗波安参与这一行动。

         12:3 大概是以色列人请耶罗波安当作谈判代表来与新王罗波安会谈。

 

【王上十二4「“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作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作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就侍奉你。”」

   〔暂编注解〕轭为牛马在田间耕作时所负,“重轭”在此喻君王加在人民身上的苦役和重税。

         重轭。抱怨是有原因的。人民不满沉重的赋税和所罗门为他庞大的建设工程而征召的徭役。作为整个以法莲家徭役和劳工的总管,耶罗波安无疑听到了很多的抱怨,对于人民广泛的不满情绪也能比王的其他顾问了解的更多。减轻负担是合理的要求,对于王来说,倾听人民的呼声是一件既公正又明智的事情。

         撒下 5:2 以色列众支派的长老来立大卫为王时,就是说明神立王是为了要「牧养百姓」,而非奴役百姓。

         「重轭」:「严厉的轭」、「艰难的轭」。

         ◎可以想象所罗门年间,为了国家的重大建设,百姓已经负荷过重了。现在新王执政,国家的建设也大致完成,当然希望能够减轻赋税与劳役。「我们就事奉你」其实是一个威胁,意思是如果继续执行沉重的赋税与劳役,以色列人就不会事奉新王。

         45两节指出,北方诸民要另行立国的唯一理由,就是所罗门加在他们身上的“重轭”。通常新王登位,为示爱民,常宣布减省赋税、徭役,大赦罪犯。罗波安在锦绣中长大,不象耶罗波安曾历民间艰苦生活,因此毫不体恤民众疾苦,反要百姓负更重的轭。

 

【王上十二5「罗波安对他们说:“你们暂且去,第三日再来见我。”民就去了。」

   〔暂编注解〕第三日(直译为:三天)。这是指第三天,即,后天(第12节)。

         ◎看起来罗波安完全不知道以色列人的状况,所以他并没有足够的准备,导致需要三天的时间来想对策。百姓听见罗波安这样的响应,可能也觉得蛮有诚意的,所以就没有立刻发难。

 

【王上十二6「罗波安之父所罗门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罗波安王和他们商议,说:“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这民。”」

   〔暂编注解〕罗波安求教于朝中元老的,不是舒解民困之策,而是怎样对付民众。

         老年人。所罗门的顾问应该已经了解了人民的怨气并想针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给王提出好的建议。这些人不一定在年龄上很老,指的是他们的经验丰富。

         6-15  罗波安征询朝廷上各臣子的意见:年老的参谋官早已察觉百姓对先王政策的不满,便劝他暂且顺从民意,以得民心(6-7)。但与罗波安同辈的臣子则主张以强硬态度对付百姓,甚至加重他们的负担(8-11)。

 

【王上十二7「老年人对他说:“现在王若服侍这民如仆人,用好话回答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

   〔暂编注解〕仆人。王对人民的第一职责是服务,而不是统治。如果人民知道王将他们的利益放在首要的位置,他们的心就会和他联结在一起,他们就自愿做王的仆人。正如基督来到世界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8)。

         「好话」:「令人愉悦的话」、「美善的话」。

         12:7 中那些有经验的老臣知道「王为民仆」、「公仆」的观念,当君王服务百姓,百姓就永远臣服。其实我们当平民百姓,也很容易就了解这个道理,无奈罗波安以为百姓跟君王不同,使用威吓就可以继续奴役百姓。

 

【王上十二7「老年人对他说:“现在王若服侍这民如仆人,用好话回答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

「王若……如仆人……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若王使用权柄及能力来服事人,必定会引发人的忠心。耶稣身为弥赛亚仆人,是最好的例子(可十43-45;罗十二1)。若罗波安按着对权柄的正确认识采取响应,服事人民,可令他们愿意以一起服事王为目标,后果自然不同,分裂可能绝对不会发生,因为神的子民应当是合一的。他的犹疑不决显示他不知道立刻采取行动(现在)可以造成永远(希伯来文:常常)的影响。罗波安是否担心他自己的地位?长老要求「好话」或好意的说词,亦即要求怜悯,而非独立。──《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8「王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

   〔暂编注解〕关于罗波安此时的年龄,传统有二说:一是16岁,一是41岁(十四21)。《代下》十一1823说他作王时妻妾甚多,有子28人,女60人,证明41岁为可信。

         这里称与他一同长大的人为“少年人”,乃与前节的“老年人”对照而言。这些总角之交现在“侍立”王前,都当在朝廷中有了官职,可以和旧臣分庭抗礼。从他们说话的高傲粗鲁(“我的小拇指头比我父亲的腰还粗”),可见只是一班纨绔子弟,毫无处世经验。

         「少年人」:指较为年轻的一代。他们既与罗波安同辈,此时年龄应有四十岁(参王上14:21)。罗波安终于接纳后者的意见,拒绝了百姓的请求(12-15)。

         最后作者就此事的发展作出解释:耶和华要藉此实现先前有关国家分裂的预言(见王上11:29-39)。

         不用……主意。岁月带来经验,智慧随年龄增长。初出茅庐的少年人何时抛弃了老年人的劝勉,何时愚昧就要显露。

         少年人。多方征询意见这本是好的,但应该记得,少年人通常看不到有经验和智慧的老年人所能看到的东西。

         「少年人」:「小孩子」、「男孩」、「年轻人」。

         「商议」: 12:8 原文是连续两个「咨询、讨论」,以加强语气。12:6 原文只是一个「咨询、讨论」。显示罗波安去问老臣,只不过是做做样子。

         12:8-10 重复出现「同他长大的」,显示这些少年人应该深刻了解罗波安的性情,所以他们提出来的意见,很可能非常吻合罗波安的意图,因此获得采用。如果我们问别人的意见,只是想听到赞同的意见,那也就不用浪费时间了。

 

【王上十二8长老NIVNEB;而非 RSV 或和合所译之「老年人」)的身分在以色列一向是特殊的、受尊重的(出十二21)。我们不确定少年人是否代表某一特定的团体,为公认之立法议会的一部分(此乃 Malamat 之理论)256?还是与「老资格者」相对照的「新人」(DeVries)。──《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9「说:“这民对我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他们。”」

 

【王上十二10「那同他长大的少年人说:“这民对王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王要对他们如此说:‘我的小拇指头比我父亲的腰还粗。」

   〔暂编注解〕“我的小拇指头”中的“小拇指头”在有的古卷中作“我的小东西”;语近猥秽;意思都不外说:“我的本领比我父亲大得多”。

         “少年人”。年约四十岁(比较一四21)。“我的小拇指头……”。这句俗语的意思是:“我的力量比我父亲还要大”。

         王要对他们如此说。罗波安的少年同伴给他的建议没有一点智慧,有的只是粗暴和傲慢。对于这些上天指定王去服务之人民的福利,他没有显出一点温柔和挂虑,他也不顾人民表达出来的愿望,只想坚决地施行统治。这些建议用没有必要的冒犯性攻击性的语言说出来,非但没有缓和严峻的事态,反倒令其进一步加剧了。这些年轻人以倔强当勇敢,把自负和骄傲当成智慧。他们没有看出当时的兆头,他们的建议使反叛不可避免。

         「小拇指头」:原文是「小指头」或「小」的意思,有人认为这是暗示「性器官」。

 

【王上十二11「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暂编注解〕“蝎子鞭”为鞭头装有铁刺的皮鞭。

         “蝎子鞭”。系倒钩或金属碎片的鞭子。

         蝎子。这是比喻的说法,表示鞭子上带有钩或刺,给人带来异常剧烈的痛苦。

         「负更重的轭」:原文是「增添你们的轭」。意思是所罗门只给他们背负一个重轭,罗波安要让以色列人背负多过一个的轭。

         「蝎子鞭」:原文是「蝎子」,指「鞭梢附有金属或玻璃的碎片的一种鞭子」。

 

【王上十二 11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何意?】

答:蝎子Scorpion,本是一种无脊椎动物的小虫,类似蜘蛛。背部有大小单眼数对,生八足,前有两钳如虾爪。尾部有节,能屈曲至背,末节略大,中藏毒液囊,外有刺孔。蛰人作剧痛,(启九 510)。在巴勒斯坦最多,犹大南部旷野中亦常见之,长约八寸,呈黄褐色。当所罗门王之子罗波安Rehoboam(意解放)作王时,以色列人会众要求他减轻百姓的苦工和重轭。他不但不肯依从民意,反而变本加厉的说,「我父亲使你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这是王对待百姓一种更为厉害威哧的话。或将以此指为有刺之鞭,用来鞭打责罚百姓,是他们受痛苦,以致以色列人背叛了罗波安王,此后形成南北两国分立的局面。(王上十二1624)。──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王上十二12「耶罗波安和众百姓遵着罗波安王所说“你们第三日再来见我”的那话,第三日他们果然来了。」

 

【王上十二13「王用严厉的话回答百姓,不用老年人给他所出的主意,」

   〔暂编注解〕严厉。目的是为了显示力量,但实际上却露出了软弱和愚昧。和善的话语来自温柔并心胸宽广的人,其结果就是顺从,幸福以及和平。粗暴的言辞出自小人,只能激起苦毒和仇恨,结果就是骚乱和反叛。

 

【王上十二14「照着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对民说:“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暂编注解〕◎看起来罗波安很快就安插了他自己的亲信在国家重要的位置上。

 

【王上十二15「王不肯依从百姓,这事乃出于耶和华,为要应验他藉示罗人亚希雅对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说的话。」

   〔暂编注解〕耶和华要使用这些事件去成就祂的旨意(比较一一11,30)。

         出于耶和华。我们不能认为这些年轻人的建议是神的建议,或王的回答是耶和华命定的。神是有怜悯有智慧的神,但王的言辞确是无情和愚蠢的。神使人倾向于同情和宽厚,而不是苦毒和怨恨。但人必收自己种下的恶果,神也必审判他。所罗门的罪以及罗波安的粗暴和不智都不是出自耶和华。两个人都错了,可是错误的根源和过程与神完全无关。但耶和华凭着他的智慧允许这一过程存在,使得罪人的罪和愚蠢落到自己头上。通常情况下,神不会施行神迹取消人的偏激、愤怒、骄傲、邪恶和自负所带来的结果。以个人的得救而论,神不会干涉人的自由意志,也不会改变恶行给不洁之人带来的后果,而是引领义人和纯洁邦国的道路来实现他的旨意。这样,世人都必称颂耶和华。

         这「事」乃出于:「事情的变更」。

 

【王上十二16「以色列众民见王不依从他们,就对王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份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卫家啊,自己顾自己吧!”于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

   〔暂编注解〕「关涉」:原文作「产业」。

         与大卫。这些话带出了支派间嫉妒和仇恨的意味。以法莲和犹大针锋相对;北方的人决定要走一条独立于南方的道路。示巴在他反对大卫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撒下20:1)。

         各回各家去吧。这并不一定是个战争动员,只是呼吁人们各回各的支派,不要承认罗波安的王权。

         自己顾自己吧。这表达了人民对大卫皇族根深蒂固的长期的不满:让大卫的家和他所属的支派自己解决自己的事吧,这和以色列其余的支派有何相关呢?他们犹大可以照顾自己,从今以后不再有人干涉了。

         没有「关涉」:「产业」、「基业」、「地业」。

         「我们与与大卫有甚么分儿呢?....自己顾自己吧!」:与撒下20:1 使用一样的措辞。

         「回自己家里」:「回自己的帐棚」。意思是四散回家了。

         12:16-24  以色列人背叛罗波安:百姓见罗波安的态度强硬,便决定脱离他的统治(16-19)。

 

王上十二16~20以色列叛离】通常一方的冥顽不灵会逼使另一方采取冲动的决定。以色列众民(不论是以色列全民或是他们的代表)的回答乃是一个严肃的宣言。他们激烈的语气(「我们与大卫无分」,而非「我们与大卫有什么分呢?」,16节);成语式的解散令(各回各家去罢tent 未必是指真正的帐篷,参:撒下二十1)都显示这是指完全的决裂,无转圜的余地。马勒梅(Malamat)认为这并非是反叛的宣言,而是对示剑群众要求怜悯而非独立(DeVriesp.158)的回答,他的理论颇为合理。

  罗波安的优柔寡断及矛盾心理可表现于他为了补救局势而采取的不同手段。他先尝试外交手段(18节)不果,转而诉诸暴力(21-24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17「惟独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罗波安仍作他们的王。」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这个短语包含两层重要的意思。第一,犹大支派境内住的并不全是犹大人。除了和犹大联合的便雅悯人,还有很多祭司、利未人和以色列各支派中后来离开北方来到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人(代下11:12-17)。第二,尽管相对于犹大以色列后来主要是指北方王国,但以色列人这一短语是想提醒读者,犹大也是以色列的真儿女,这一光荣的称号不是北方王国所独有的。

         「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可能指便雅悯人,或者是前来归顺的利未人等。

 

【王上十二18「罗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亚多兰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头打死他。罗波安王急忙上车,逃回耶路撒冷去了。」

   〔暂编注解〕亚多兰即亚多尼兰,是位老臣子,继续作罗波安管理苦役的大臣(撒下二十24;王上四6;五14)。罗波安昧于时势,仍叫他去向北方的以色列人征服苦役,遭到反抗,给石头打死;罗波安也自示剑逃回耶京。

         罗波安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的失败,他差遣最差的代表“亚多兰”(即第四章6节和五章14节的亚多尼兰)去;亚多兰在大卫和所罗门时代一直负责掌管服苦役的人。

         罗波安差派亚多兰镇压是次叛变,但亚多兰竟被百姓杀死,罗波安于是逃回耶路撒冷。

         「急忙」:或可译作「振作精神」或「醒悟过来」。

         亚多兰。根据王上4:65:14节,亚多兰是掌管苦力的人。既然亚多兰熟悉这些服苦之人的情况,罗波安认为在这件事中他是去和对方进行谈判的合适人选。作为受压迫之人的督工,他一出现就激起人们新的仇恨,结果导致了他的死亡。

         用石头打死。古代民众聚集报仇的时候,这是一种常见的杀人方式。摩西也曾表示害怕埃及人在怒气中用石头打以色列人(出8:26)。后来以色列人几乎要拿石头打摩西(出17:4)。大卫也差点被他愤怒的部下用石头打死(撒上30:6)。

         上车。战车是那时最快的交通工具。改进的道路使得巴勒斯坦很多地方都能通行战车。

         「亚多兰」:由大卫、所罗门到罗波安,这人都是管理劳役的事情。 撒下 20:24  王上 4:6  5:14

         「急忙」上车:「自我警戒」、「下定决心」的意思。

 

【王上十二18亚多兰(希伯来文:Adoram,参四6,五14,和合作「亚多尼兰」)实为下选,因为他以严厉地管理服苦之人(mas `o^b[e{d[)著名,而耶罗波安却代表不征收重税的人(se{b[el),民众当时面对的可能是两种国民义务的选择。──《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19「这样,以色列人背叛大卫家,直到今日。」

   〔暂编注解〕◎罗波安这个纨裤子弟无法识别情况的险恶,导致国家的分裂。我们或许觉得奇怪,有智慧的所罗门王怎么会选这个没有见识的儿子当继承人?不过一个国家经过四十年的平安富强,如果没有特别的恩典,恐怕要出什么有忧患意识的王子都很困难。我们自己也要谨慎是不是太过安逸,已经变成何不食肉糜的人了。

 

【王上十二19「这样,以色列人背叛大卫家,直到今日。」

「今日」乃指此叙事写成的日期,必定是在撒玛利亚沦陷以前(主前722年)。背叛pa{s%a`')在别处乃指得罪神(赛一18;何八1)。──《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20「以色列众人听见耶罗波安回来了,就打发人去请他到会众面前,立他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

   〔暂编注解〕以色列国从这时起开始分裂为二(参十一37注)。耶罗波安做了新的十支派组成的以色列国的王。关于便雅悯的事,看十一13注。

         “除了犹大支派以外”。参看第十一章13节的脚注。

         百姓都拥立耶罗波安为王,惟有犹大人和便雅悯人仍归从罗波安。

         「犹大支派」:这里包括便雅悯人在内(见王上11:32注)。

         耶罗波安回来。这些话似乎暗示耶罗波安是在十个支派发动叛乱后才到他们面前的。但根据第三节,耶罗波安早就已经代表人民与罗波安进行谈判了。英文LXX版的手稿在第三节和第十二节遗漏了耶罗波安的名字,这就使得他好像是直到第二十节才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还是应该根据希伯来文圣经,将第一节中的以色列人理解为各个支派的代表,将第二十节中的以色列众人理解为全体国民,他们在耶罗波安的面前,听从了自己支派代表的话,就各回各家了(第16节)。

         叛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国。将叛乱的火焰点着之后,耶罗波安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是狡猾地退居幕后,等待人民的召唤。以色列民召集了一场大会,立耶罗波安作王。

         以色列众人的。这个短语似乎是说,北方的十个支派宣称他们要单独代表真以色列。

 

【王上十二20「以色列众人听见耶罗波安回来了,就打发人去请他到会众面前,立他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

有关耶罗波安的归回,见:上面第2节。他的得势可能要归功于埃及的支持25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20 <syncBible ref=王上12:20>以色列是何时分裂的?之前有征兆吗?】

    这事标志以色列国家分裂的开始,之后好几百年未能统一。十个支派拥护耶罗波安,称自己的新国家为以色列(即北国);其余的两个支派忠于罗波安,称为犹大(即南国),不过他们并不是在一夜之间就分裂的。早在士师时代,因为支派之间的嫉妒,尤其是北方最有影响力的以法莲与南方的主要支派犹大之间的对立,已显出分裂的征兆。

  在扫罗与大卫以前,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大部分是在以法莲境内,所罗门建造圣殿的时候,将以色列的宗教中心迁往犹大的耶路撒冷,终于使支派之间的争竞达到分裂的程度(关于以色列各支派间的疑忌及其影响,请参看士十二115;撒下432十九4143)。──《灵修版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21「罗波安来到耶路撒冷,招聚犹大全家和便雅悯支派的人共十八万,都是挑选的战士,要与以色列家争战,好将国夺回,再归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

   〔暂编注解〕便雅悯。便雅悯支派从前和以法莲的关系要比和犹大的关系更加紧密。大卫和便雅悯人(撒上9:1)扫罗之间长期的仇恨,约押和押尼珥之间的战争,大卫的仆人和那些便雅悯人之间的战争(撒下2:2,12-313:1-27),以及便雅悯人示巴(撒下20:1)鼓动人们反对大卫,这一切都说明便雅悯人和犹大人之间的敌对关系。耶路撒冷位于两个支派的交界处(书15:818:16),将首都定在这里给他们之间的关系带来了一些改变,从此以后,便雅悯人就开始和犹大支派站在一边了。

         十八万。大卫的时代核点民数犹大支派是五十万人(撒下24:9)。后来犹大王亚比雅招集了一支四十万的军队(代下13:3)。

         「十八万」:原文是「一百八十千」。七十士译本作「十二万」。「千」是一种军队的单位,不一定是「一千人」,当成「一队」看待比较适当。

         「挑选的战士」:「年轻人」的意思。

         21-24   罗波安召集十八万精兵企图收复失地,但先知示玛雅奉耶和华的命令阻止了这场内战。

 

【王上十二22「但 神的话临到神人示玛雅,说:」

   〔暂编注解〕“神人”即先知。示玛雅是罗波安作王时候的先知,他奉神命严厉警告不可以和耶罗波安及北方的支派作战,去夺回脱离的疆土。示玛雅写有罗波安王的史记(代下十二15)。

         神人。这个词语曾经用于摩西(申33:1;书14:6),再往前或以后,包括《历代志》,罕有在经文中用到,但《列王纪》的作者却很喜欢用这个词。示玛雅是罗波安统治期间犹大主要的先知(代下12:5-8,15)。

         「神人」:原文就是「神明的人」、「有神性的人」。撒母耳 撒上 9:6 、摩西 33:1 、以利沙 王下 4:21 等人都被称为神人。通常指奉神命令向特定的人传达谕令者。与先知并不完全一样,有些神人就是先知,有些则不是。

         「示玛雅」:字义是「被上主听见」。

 

【王上十二23「“你去告诉所罗门的儿子犹大王罗波安,和犹大、便雅悯全家,并其余的民,说:」

 

【王上十二24「‘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可上去与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争战,各归各家去吧!因为这事出于我。’”众人就听从耶和华的话,遵着耶和华的命回去了。」

   〔暂编注解〕你们不可上去。一般来说,内战是最具破坏性的战争,其所带来的创伤很难痊愈。神带以色列人进迦南不是让他们互相毁灭的,他们分裂成两个敌对的国家也不是神命定的。耶和华不会祝福十个支派搞分裂,但他也不会赞同罗波安宣布的苛行厉政。失去十个支派是对罗波安的惩罚。因此耶和华不能祝福这场旨在使用武力将那些分离的支派重新收归罗波安权下的征伐。此外,神命定用时间的手将这两个王国的历史展开,使他对其中之一的责罚,对另一的审判,都显为公正。热心的人急于解决一件难题,但往往这件事涉及的两方面都是错的。这样的人应该仔细思考这节中的教训。

         ◎罗波安虽然是个看不清时势的国王,但是却还听神的话。示玛雅应该事先就很受大家尊重,所以一说话大家就认定这是神的命令,而且也愿意遵循。

 

【王上十二25「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

   〔暂编注解〕北国选择了示剑作首都,耶罗波安修建此城以增加防守力量。他又修筑约但河东雅博河上的毗努伊勒(创三十二31)为都城(一说他放弃了示剑,迁都来此),很可能他作王初期,一共设了三个政治中心:示剑、毗努伊勒和得撒(十四17),同时使用。在毗努伊勒设都恐怕意在防阻河东的人顾念旧情去支持南国犹大(参撒下十七21);更可能是增强其地防御工事,以防北方亚兰人和亚扪人的攻击。

         “毗努伊勒”。为于约但河东,保护住在那里一带的众支派,免受罗波安或示撒的入侵(一四25)。

         示剑。这个城邑早在先祖的历史中从亚伯拉罕第一次进入应许之地时就提到了(创12:633:1835:437:12,13)。征服迦南时它被立作逃城(书20:721:21),约书亚在他临死前将以色列人聚集在这里重新与他们立约(书24:1-25)。亚比米勒自立为以色列的王时也将首都定在示剑(士9:1-20),当这城反叛他时就被毁灭了,还被撒上了盐(士9:22-45)。现在这城被重新建造作为耶罗波安的首都。

         毗努伊勒。约旦河东的一个地方,雅各在这里面对面见到神(创32:30,31)后为之命名。基甸在他的时代拆毁了毗努伊勒的一座楼(士8:8,9,17)。耶罗波安将这里重新建造作为外围岗哨。它可能位于雅博河岸边的Tulul ed-dabab,在疏割以东6.5千米处。

         「毗努伊勒」:位于疏割东边8公里处。此处是雅各与神相遇摔跤之处 32:30 ,位于约旦河东岸。

         ◎耶罗波安也很快的建立示剑当首都,也将毗努伊勒建立成第二首都或行宫,用以控制约旦河东,这件事情也显出其治国的干练。

         12:25-33  耶罗波安另设敬拜中心和礼仪:耶罗波安脱离了大卫家,作以色列十支派的君王,便致力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分别在约但河西面和东面,选择了示剑和毗努伊勒二城作为据点(25)。此二城在耶罗波安之前已存有 (参串15, 16), 他只是在这些险要地方加强防御设施。在宗教方面,耶罗波安造了两只金牛犊,安放在以色列南部的伯特利和北部的但,作为百姓敬拜的中心,免得他们要下到犹大的耶路撒冷献祭 26-30)。 根据埃及神只的传统,此牛犊乃神的座位,并非代表神自己。

 

【王上十二25「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

耶罗波安首先重建示剑(十二1),考古出土显示在他统治之时当地的城墙及两道门被重建。此城成为北国的第一个首都,后来在边境又加上其他地点以加强防御,减少众支派对耶路撒冷的倚赖。毘努伊勒PenielNIV 边注作 Penuel; Tell ed-Dhahab esh- Sherqi^yeh)在约但河东的基列地(创三十二31作毘努伊勒),可以防御亚兰人及亚摩利人之入侵,且在面临示撒由西入侵之压力下可以作为一块预备地。得撒后来亦成为另一个首都(十五33)。诸如此类的细节都会被保存在当时新开始的「以色列诸王记」(十四19)中。──《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25 修筑示剑耶罗波安选择示剑(巴拉塔遗址)作为他第一个首都的因素,包括其战略性地点(位于耶路撒冷以北约三十哩,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之间的狭窄山隘中)、水源供应,和丰富的农业资源。其地点使它能够支配路经以法莲地区的所有贸易和军事活动。耶罗波安重建的防御工事已经没有什么现存的考古证据,只是有证据显示遗址第九重文化层的夹壁城墙和城楼,是沿着晚铜器时代的防线建筑。结束第九、第十两层的毁灭层,可能都是埃及法老示撒入侵的结果。有关示剑早期的历史,可参看:士师记九1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25 毘努伊勒毘努伊勒按考证是约但河东面五哩,雅博河畔的达哈布遗址,意即「金堆」(又名达哈布谢基叶遗址)。耶罗波安可能是在示撒入侵巴勒斯坦时迁都至此。然而位于卡纳克的示撒攻取城市名单却也包括了毘努伊勒,证明此城不足以为远遁之地。耶罗波安可能利用本地的城堡,来控制这个本来是大卫统治的外约但地区(基列)。──《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26「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

   〔暂编注解〕「归大卫家」:「返回大卫家」。

 

【王上十二2627 耶路撒冷和大卫家的关联由于耶路撒冷是大卫所攻取,当地的圣所又是大卫和所罗门所建立,神的家和大卫家在意识上密切相连,两者和耶路撒冷更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有关耶路撒冷是大卫王朝私产的资料,见:撒下五9的注释)。耶路撒冷圣殿所供奉的,正是确立大卫王朝的耶和华。立约的耶和华是领他们出埃及,赐他们土地的神。耶罗波安必须在不干扰这个传统关系的前提下,设法打断耶路撒冷的耶和华崇拜的政治关系。──《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26-28耶罗波安的罪不仅止于另立对立的首都,更因为他不相信神藉亚希雅给他的应许(十一38)而罪加一等。他是在征询意见28节),或作「筹划定妥」(和合、NEB;参:NRSV 作「商议」)之后才作决定,可见那是有意的、自卫性的。尽管由亚伦的前例可见金牛偶像的无能(出三十二4-8),但是以色列人对于象征多产的两只牛仍然奉若神明。有些学者认为金牛乃不可见之神祇所站立之台架(参:亚述显然有视神祇为站立于其牛之上的风俗)。设立金牛的目的是为了要使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以外的地方从事敬拜,为新的王国立下疆界。耶罗波安本身开始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打算采取任何反耶和华的举动。──《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27「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

   〔暂编注解〕归向。耶罗波安很清楚在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神所具有的强大吸引力。如果以色列人继续效忠神,如果他们继续前往耶路撒冷去和他们犹大的弟兄一同侍奉神,那么人心会再度凝聚,王国又要归于一统了。这样的结果无疑普遍有利于人民,但这却不是耶罗波安最关心的。

 

【王上十二28「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为了团结其民,在北国建立敬拜中心,以消除百姓去耶路撒冷圣殿的意向。他造了两只金牛犊,很可能是仿亚伦当年的牛犊而造。这牛犊不象迦南人的神像(神站在牛的身上以显示力量),而是混合埃及的圣牛与以色列人对神的敬拜于一炉,好像他们看不见的耶和华是骑在这牛身上,要百姓拜这牛,因为“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耶罗波安为了政治上的近利,牺牲了他本可长久得到的国位(十一38)。

         “两个金牛犊”。也许百姓起初并没有膜拜那些金牛犊,只是以为神骑在牛犊之上。

         「筹划定妥」:原文作「与他人商议」。

         「难」:可译作「太麻烦」或「太多了」。

         金牛犊。以色列人在旷野敬拜偶像,给自己带来了刑罚(出32:1-35),现在他们又重蹈覆辙了。以色列人拒绝了神,他们所选择的道路最终必是灭亡。当人弃绝了天地的创造主而转去敬拜金牛犊时,灾难就不可避免了。

         「筹划定妥」:「一起磋商」、「交换意见」。

         「实在是难」:「大量的」、「充足的」、「已经够了」。

         ◎这金牛犊,不由得让人想起亚伦的金牛犊 32:2-8 。不过大部分的学者认为耶罗波安并非真的要推翻耶和华信仰,他只是要扭转耶路撒冷圣殿为核心的耶和华崇拜。于是他把金牛犊当成神的坐骑,神则是金牛犊上方看不见的神。然后又把圣殿放置于但和伯特利,把祭司改由非利未人担任,移动节期的时间。以让北国的宗教活动和犹大的耶路撒冷脱勾。

 

【王上十二28 金牛犊这些金牛犊和约柜,同样不是偶像。约柜和牛犊的功用,都是作为神的宝座或高举祂荣耀的座台。这些牛犊所反映的是混合宗教。引进迦南人的宗教和文化,是以色列普遍的问题。公牛和牛犊在乌加列文献中,与神祇巴力和丰饶崇拜有关。伊勒神经常称为「公牛伊勒」,又有一个故事描述巴力和亚拿特结合生了一只公牛犊。此举取悦接受调和耶和华和巴力崇拜之意象的以色列人,耶罗波安很可能视之为精明的政治策略。考古学家在好几个遗址(基利波山、夏琐、亚实基伦的公牛场址,以及示罗发现的一个陶制的小像),都挖掘到青铜或其他合金制造的公牛或牛犊小像。但这些小像的长度都是只有三至七吋。──《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28 牛犊作宝座耶罗波安的动机是在耶路撒冷以外提供另一个崇拜中心,故此这些神庙必须设有足以和约柜分庭抗礼的宗教标志。牛犊在主前第二千年纪的迦南文化中的著名标志,代表丰饶和大力。但为了避免被视为偶像,学者辩称这些牛犊是耶和华的宝座。这说法的根据,是迦南和乌加列的雕塑和浮雕,描绘神明站在公牛的背上。此外,美索不达米亚的月神辛和南纳尔(Nannar)在圆筒印章和宗教文献中,都取公牛之形,或被形容为跃立的「狂暴公牛」。因此耶罗波安将金牛犊安置在但和伯特利神庙的用意,有可能是作为看不见之耶和华的宝座和座台。部分学者发现在主前第三千年纪的图画(主要是圆筒印章)中,神祇是站在有翼的复合生物(一如基路伯)背上。要到主前第二千年纪的叙利亚,公牛才成为主要的「座台动物」。──《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28 牛犊与耶和华的关系大部分学者都公认,耶罗波安的金牛犊与耶和华之(混合宗教)崇拜有关。这论点的根据,是并没有其他神祇的名字与这些牛犊相连,以及「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一语。耶罗波安与埃及虽有联系(见:王上十一40),后者却似乎排除了牛犊与埃及公牛神祇亚皮斯有关的可能。乌加列的对应例子显示牛犊与巴力和伊勒都有关系。有人尝试用大量的经文和考古证据,证明这些牛犊是与哈兰、吾珥的月神辛,以及约瑟支派内部祖先宗教的遗迹有关,但都不过是臆测而已。牛犊不论原意是为何制造,有什么背景,它最后和以色列社群的虚假崇拜牵上了关系。所触犯的若非第一诫,就是第二诫;但后者的可能性较高,即使一个世纪后耶户从以色列中铲除巴力崇拜时,也没有对牛犊采取行动(见:王下十2829)。──《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29「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把两只金牛犊分别放在耶路撒冷只16公里的伯特利(以色列人历史上著名的敬拜神的地方);另一放在北疆的但,靠近黑门山。

         耶罗波安聪明地把一只金牛犊安在“伯特利”位于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距离耶路撒冷约十一英里(17.7公里);另一只安在其领土北端的“但”。

         伯特利。北方王国南部的一座边界城市。伯特利这个名字是雅各取的,意思是神的殿,为要纪念他从前逃离以扫时在梦里(创28:11-22)并他返回时(创35:8-15)神向他显现。这里被认为是一个可以和耶路撒冷匹敌的天然的敬拜场所。

         但。一座北部边境城市,在士师秉政的大部分年代就是一个聚集敬拜的地点(士18:30,31)。

         「但」:位于北国以色列的北部。

         「伯特利」:字义是「神的家」、「神的殿」。位于耶路撒冷北方大约18公里。位于北国以色列的南部。

 

【王上十二29「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

伯特利(现代的 Beitin)在以法莲南界的便雅悯境内,座落于朝圣的路上,在耶路撒冷以北十九公里处。此城早已是敬拜圣地(创二十八11-19),并成为王室的圣所(何十5NIV边注;八4-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29 但和伯特利耶罗波安选择以这两个地点作为王国的宗教中心,是基于两地昔日与祭仪活动的关系。伯特利是雅各见神显现(创二十八1022)和筑坛(创三十五1)的所在。但则在士师记十八2731成为但支派的神庙。从地理的角度,这两城位于王国的两端,对百姓朝圣和献祭很有帮助。──《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30「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要众民拜金牛犊,公然破坏诫命,领导进入邪神的崇拜,为以后诸王背离神开路。后人变本加厉,到亚哈王时,以色列几成为拜偶像和巴力之国。

         全节可译作「这事成了(百姓的)罪,因为百姓去到远在但地的那一只(牛犊)面前(敬拜)」。

         此外,耶罗波安自立殿宇、祭司和节期(31-33)。

         陷在罪里。这件事已经成为人民犯罪的原因,鉴于罪恶的深远影响,耶罗波安要负可怕的责任。

         往但去(直译为:只去一个地方)。一些后来的英文LXX版手稿在后面加上了另外一些人往伯特利去。但原来的字句好些,暗示人们起初只是去但这一个地方敬拜。

         ◎无奈,一般老百姓怎能了解这种繁复的神学,谁会去拜牛犊上看不见的神而不去拜可见的牛犊?更不用说埃及、迦南地已经存在拜牛犊的习俗。现存的圣殿敬拜,的确是最能避免偶像崇拜的体系,耶罗波安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自己想一套替代的敬拜方案出来,也难怪「百姓陷在罪里」。我们这些搞学术的、弄神学的,会不会也为了自己的成就或论文,想办法弄一套让人容易混乱的体系出来。我们是出名了,毕业了,听我们的就「陷在罪里」了?

 

【王上十二30「但」Tell el Qadi)位于约但河上源(近黑门山),因地利之便成为北部的中心。「众民都往但去」(MT),可能表示他们排队前行(JB 作此译法)。考古出土物显示在耶罗波安一世的时代在但所建筑的一块圣地及一处邱坛258。──《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二30 请参看:士师记十八29的注释。从腓尼基殖民时代,到日后但支派迁居至此(士十八2731),但(拉亿)素有祭仪中心的传统,耶罗波安以此作为基础。位于极北面腓尼基和叙利亚边境之上的但城,大概是条约谈判的地点,还兼作边城哨站。然而地处偏僻的黑门山麓,与以色列的权力中心撒玛利亚相距亦远,却可能是它在耶罗波安年间之后丧失地位的因素。

  考古学家在但城挖掘到耶罗波安为牛犊兴建的邱坛。神殿的场地长一九五呎,宽一四五呎,有一大型的祭坛和露天的殿院。出土对象包括主坛的大型坛角,和一个较小的有角祭坛。──《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31「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在伯特利和但之外,又在各地建邱坛,仿犹大的传统定出一个比住棚节迟一个月的节期献祭(利二十三34),并设立凡民为祭司。所有这些无非想建立一套宗教制度,来取代耶路撒冷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耶罗波安也起用非利未人担任祭司。

         「凡民」:原指所有各种各样的人民。

         凡民(直译为:最低的)。利未人拒绝担任假神庙宇的祭司,因此被革除了圣职,来到了犹大的耶路撒冷(代下11:13-16)。只有道德水平最低下的人才会同意担任为邱坛、为鬼魔、为自己所铸造的牛犊设立祭司(代下11:15)。这样做的结果只会不断降低人民的道德水平。

         「凡民」:「末端的百姓」、「从全部当中的百姓」。意思是「一般的百姓」。

 

【王上十二31 邱坛的神庙由于耶罗波安政策背后动机是政治,他认可继续使用传统之地方性神庙和「邱坛」,是很自然的事。此举响应扩大地方自治的盼望(见:王上十二4,支派领袖的请求),并且也是赚取民心的作法,因为它容许「通俗宗教」在没有过度管制的情况下,在迦密山、吉甲、米斯巴、他泊山等地自由发展。这些地点有些是露天的祭坛,但「建殿」一语显示有些是都市中心的大规模祭仪设施(王下十七911;代下一3)。宗教活动缺乏中央管制,自然只会助长混合宗教。──《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31 新祭司古代近东也有将不同的祭司社团的轻重地位加以改换的先例。例如埃及法老亚肯尼亚顿曾经尝试击破亚孟神祭司的权势,独尊亚顿一神。同样,新巴比伦之王拿波尼度亦以月神辛取代玛尔杜克,作为帝国所崇拜的主神。在上述两个案例之中,都是受贬祭司的报复,导致当政王朝失势。利未人在新王国所得的待遇,证明耶罗波安对他们并不信任。耶罗波安相信任命非利未人为祭司,才能保证他的政策(伯特利和但的神庙、金牛犊、邱坛的使用、新的宗教历)毫无问题得以执行。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把持着相当的政治影响力,故此,耶罗波安觉得有必要任命向他效忠,靠他得位的人。──《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32「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暂编注解〕“节期”。大概是住棚节,却迟了一个月守节(利二三34)。

         「节期」:指住棚节,本来百姓应在七月十五日守节(参串2, 5),但耶罗波安私下将时间改迟了一个月。

         八月。这是为与七月间在耶路撒冷举行的住棚节竞争而设立的一个节期。虽然还保留许多古老的敬拜形式,但其本质已与对耶和华的崇拜截然相反了。这里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以色列的节期要比犹大的晚一个月?南北分裂可能是发生在八月间,恰巧为人民设立这个大的节期给他们机会去庆祝新政权的建立。

         「八月十五日」:原来「住棚节」是「七月十五日」,耶罗波安将之延后一个月。也有学者认为这不是住棚节,而是等同于「献殿节」的节日。

 

【王上十二3233 新节期八月(玛黑什温月〔Marchesvan〕)相等于公历的十至十一月,比耶路撒冷的主要节期──新年和住棚节的庆典──晚一个月。住棚节是个收获节期(见:申十六1317的注释),因此有学者提出耶罗波安更改日期,是反映以法莲的秋收果子的日期比犹大为晚。另一个可能,是七月的节期可能牵涉了一些政治因素。

  列王纪上八265清楚证明耶路撒冷的圣殿是在这段时期奉献。巴比伦以新年为庆祝国神和君王登基的时机。由于圣殿奉献代表耶和华在圣殿登基,不免有一定程度的连续性。这节期所庆祝的若是王权,庆典在耶路撒冷举行,焦点必然是大卫王朝蒙神拣选的地位。──《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二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

   〔暂编注解〕……烧。耶罗波安似乎是在自己的王权之外又担当了祭司的职任。他将利未人的祭司职位抛弃一边重新选立新的祭司,他想通过设立自己创制的祭司制度使他僭越邪恶的闹剧显得神圣合理。伯特利有王的圣所王的宫殿(摩7:10,13)。这表明伯特利的圣所可能是耶罗波安自己特别的庙宇,在那里王主持宗教事务,同样,那宫殿可能是他处理国家政务的地方。示剑作为首都是王平常处理国务的地点,但当他在伯特利处理宗教事务时,一些国家大事可能就是在他的宫殿里进行了。

         「上坛烧香」:「自己上去在祭坛旁烧香」。

         12:33 显出耶罗波安已经向当地其他的君王靠拢了。基本上犹大的君王不自己介入敬拜仪式(那是由祭司处理),但是以色列周遭的国家,国王也就是祭司,耶罗波安在自己定的节期日子,已经自己执行敬拜仪式了。出于人的信仰与崇拜,很快就会堕落了。

 

【思想问题(第十二章)】

 1 罗波安在决定是否依从耶罗波安的要求时,明显犯了那一项错误?罗波安的老年臣仆和少年侍从在资格上有何不同?他们的建议有何基本差异?

 2 圣经常教训人要听年长者的教训。你认为年老的人有什么优点?对他们的经验,你是否虚心求问?参箴4:1

 3 耶罗波安的请求与罗波安答复是否偶发事件?这段记载对他们的性格和神的主权有何提示?

  4 照本章记载,以色列民原本相当从领袖(参1, 24),但他们为何反叛罗波安?参3, 16, 20节。领袖对百姓有什么影响?你若在教会负责职事,你的言语行为是否更要小心呢?

 5 耶罗波安夺权后推行那几项措施呢?目的何在?见25-33节。照人的常理而言,耶罗波安在政治上算是杰出人物,但他犯了什么致命的错误?参30; 王下17:21-23

 6 你认为神人示玛雅这次传神的资讯是否轻易的事?若你知道某件事是出于神,你愿否顺服?参诗39:9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