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十四章拾穗

 

【王上十四1「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了。」

   〔暂编注解〕亚比雅的名字只见此处,从13节的描写看,他一定深受人民敬爱,且可能为王位继承人。

         亚比雅。这件事情表明耶罗波安继续坚持他的恶行并由此给自己和他的家人带来的刑罚。他儿子亚比雅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父,这可能表明他的儿子出生时耶罗波安还没有打算放弃敬拜神。他的另一个儿子也叫亚比雅(代下12:16),或亚比央(第31节)。可能这不仅是一个巧合,当耶罗波安仍被所罗门喜悦的日子,这两个儿子也许是同时出生的。

         「亚比雅」:字义是「耶和华是父亲」。

         1~18本章前半(118节)讲示罗的先知亚希雅的故事,说他怎样本大勇为神说话,不畏权贵,不惧势力。

         14:1-18  亚希雅的预言:耶罗波安见儿子亚比雅患病,便派妻子求问先知亚希雅(1-3)。

 

【王上十四1「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了。」

亚比雅(「我的(天上的)父亲是耶和华」之意)可能是耶罗波安的长子,因为他的名字暗示他父亲当时承认以色列的耶和华神。有关他病的细节不详(151217节),因此若说他的死是「因神所致」乃纯属猜测。──《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耶罗波安对他的妻说:“你可以起来改装,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罗波安的妻,往示罗去,在那里有先知亚希雅。他曾告诉我说:‘你必作这民的王。’」

   〔暂编注解〕示罗在耶罗波安新建的都邑得撒(看17节注)附近,曾为会幕和约柜存放的地方,是个历史性宗教圣地。示罗后为非利士人所毁(撒上四章;耶七12,14;二十六6,9)。此时先知亚希雅住在示罗,耶罗波安专诚求问他,因为以前说的预言十分灵验。他要妻子假装普通妇人,带着很普通的礼物,或因有不少先知,见到权贵,只说好话;他现在希望听真话。

         他要妻子改装去见先知,因怕先知对自己的家宣告审判,因而连累亚比雅的命运。但先知虽然瞎眼,神却预早通知他来者是谁(4-5)。

         示罗。征服迦南后(书18:1),从约柜放在这里起直到它被非利士人掳去(撒上4:4,11),示罗作为崇拜的中心长达三百年,之后人们就认为这城荒废了(见耶7:12)。然而,目盲的老先知亚希雅的家却在这里,当年就是亚希雅告诉耶罗波安他会做王(王上11:29-31)。示罗在以色列境内,位于示剑以南十英里。尽管但和伯特利存在偶像崇拜,神还将以色列人当作自己的选民,在以色列人中间仍有先知,他们也承认先知的服务对于自己的重要性。当耶罗波安想从神那里得到信息,他知道只有先知亚希雅才是可靠的。因此耶罗波安的妻子乔装成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被派遣去见先知。

         ◎此时北国的国都在得撒 14:17 ,示罗则在得撒以南,大城示剑位于示罗和得撒之间,都距离犹大很近。因此耶罗波安的妻子需要变装,应该是为了避免危险,也避免被人误认要去犹大。

 

【王上十四2「耶罗波安对他的妻说:“你可以起来改装,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罗波安的妻,往示罗去,在那里有先知亚希雅。他曾告诉我说:‘你必作这民的王。’」

耶罗波安要妻子改装的原因可能是希望得到中立不偏倚的回复,同时将太子病危的消息封锁以避免动乱。但是改装通常被视为不正当及无效的行径,一如扫罗(撒上二十八8)、亚哈(王上二十二30)或约西亚(代下三十五22;参:王上十38)。示罗(现代的Khirbet Weilum)曾于约主前一○五○年被非利士人摧毁,当时已被重建。──《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3「现在你要带十个饼与几个薄饼,和一瓶蜜去见他,他必告诉你儿子将要怎样。”」

   〔暂编注解〕“薄饼”。或作硬饼。

         你要带。这菲薄的礼物是与当时的风俗相吻合的(撒上9:7,8),尽管价值不大,去见先知也要带上一点礼物,以示尊重和感谢。

         薄饼。可能是硬的脆的干饼。

         14:3 耶罗波安要求他的妻子带微薄的礼品去见先知亚希雅,参考 撒上 9:6-8 扫罗送的礼品。先知可能和利未人一样没有地业,因此必须倚靠来咨询他们的人致赠的礼物维持生计。

         ◎此处没有说明亚比雅是不是王位继承人,但是由经文中可以看见耶罗波安和他的妻子很担心亚比雅的病况,甚至不惜要变装去找先知询问。由后面的经文看起来,至少亚比雅是一个在神眼中有善行的人,即使耶罗波安并不打算回到神面前,但是亚比雅的疾病,还是让他相当苦恼在意。如果亚比雅当时是王位继承人,那就很能够解释耶罗波安与其妻子的反应了。

 

【王上十四3「现在你要带十个饼与几个薄饼,和一瓶蜜去见他,他必告诉你儿子将要怎样。”」

通常达官贵人会送较珍贵的礼物(参:王下五515,八8),寻常百姓则只象征性地带一些微薄的「见面礼」262。这里所拣选的礼物是食物,因为接受食物便代表蒙青睐,但除了饼及蜜或糖浆(美食)以外,其他有关的内容不详。薄饼(AV 作「脆饼」,NEB 采取\cs16 LXX 的翻译作「葡萄干」):有解经家认为此字(niqqud[i^m)可能与一种有斑的羊(nqd,创三十32)有关,可能是羊奶(或干酪),也可能是双关字,例如「病重心忧」(亚喀得文为 naqa{du)。──《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3 给先知的礼物有关送象征式礼物给先知的其他例子,可参看:撒母耳记上九68;列王纪下五5;和列王纪下八9的注释。先知可能和利未人一样没有地业,必须倚靠向他们咨询之人的礼物来提供饮食和生计。由于耶罗波安的妻是微服前来,她的礼物亦较微薄。但无论数额多少,这礼物是向先知所代表的神表示尊敬(见:士六1821,基甸送给天使的礼物)。考古学家在迦南人和以色列遗址发现的大量供还愿用的神像,显示求问神谕或咨询神明时,往往需要献上食物或丰饶崇拜的标志。──《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4「耶罗波安的妻就这样行,起身往示罗去,到了亚希雅的家。亚希雅因年纪老迈,眼目发直,不能看见。」

   〔暂编注解〕「发直」:原指「凝定不能移动」。

         眼目发直(直译为:呆板的)。希伯来文qamu。撒上4:15节也用了相同的词。尽管是神的先知他也遭受着与常人一样的痛苦。

 

【王上十四4先知的「眼目昏暗」(qa{mu^、昏花(REB;参:创四十八10)、发直(一如以利,撒上四15),亦即「他的视觉衰退」而非「失去视力」。但神启示给他另一种看见,出人意料之外地拆穿那位来「求问神」(王上一16,二十二8;王下二十二18)的人真正的身分及目的。这更证明他的信息乃来自神。──《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5「耶和华先晓谕亚希雅说:“耶罗波安的妻要来问你,因她儿子病了,你当如此如此告诉她。她进来的时候,必装作别的妇人。”」

   〔暂编注解〕耶和华……说。耶罗波安的妻子打算欺骗先知,但神启示亚希雅,使他的心眼明亮。先知对来访者的情况全部悉知可以让耶罗波安知道他所收到的信息的确是来自神。

         「晓谕」:「对....说」。

         耶罗波安的妻要来问你:之前有「看啊」一词没有翻译出来。

         「装作别的妇人」:原文仅是一字,意义就是「装作陌生女人」。

 

【王上十四6「她刚进门,亚希雅听见她脚步的响声,就说:“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何装作别的妇人呢?我奉差遣将凶事告诉你。」

   〔暂编注解〕亚希雅作为神的真先知,表现在他的预见、识别力和大勇上。眼虽不能见,神帮助他确立发言的权威,然后宣布神的刑罚。

         「凶」事:「艰难」、「严苛」。

         6-16  亚希雅有关耶罗波安一家的预言:亚比雅将会病死,但他是家中唯一可获安葬的成员,其余的将死无葬身之地。对当时的人而言,这是人生最坏的收场。以色列人亦将被抛弃,分散各地。这一切要归咎于耶罗波安及他叫以色列人所犯之罪:离弃耶和华去事奉别神。

 

【王上十四6~8凶事qa{s%a^)使人记起「严厉的话」及十二章11节的重轭。先知提醒耶罗波安(i)神的恩典,使他由卑微的地位升高(7节)263,立他为领袖(新译,na{gi^d[,「统治者」,参一35)、为君(na{s*i^~,十一34264(ii)他承受一个清楚的,但是有条件的应许;(iii)但是他却没有效法大卫的榜样(8节;参十一31-33)。──《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7「你回去告诉耶罗波安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我从民中将你高举,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暂编注解〕告诉耶罗波安。先前亚希雅奉差遣给耶罗波安带去他会作王的大好消息,如果耶罗波安一直忠诚,神必与他同在并要坚固他的家(11:38)。但是耶罗波安没有顺从主的命令;他自己犯了严重的罪还使以色列陷在罪中。现在王期待一句希望的话,而神给他的只有责备。

 

【王上十四8「将国从大卫家夺回赐给你,你却不效法我仆人大卫,遵守我的诫命,一心顺从我,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

   〔暂编注解〕从大卫家。耶罗波安有所罗门作为前车之鉴。这国也正是从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手中夺回才赐给了他。因此,耶罗波安在神面前在全以色列面前都是无可推诿的。

         看为「正的事」:「正直的事物」。

 

【王上十四9「你竟行恶,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为自己立了别神,铸了偶像,惹我发怒,将我丢在背后。」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的恶行所以超越以前诸王,因为他背弃神,设立了一套拜偶像的体制,导北国的人入罪。

         「偶像」:指耶罗波安所造的金牛犊(参王上12:28)。

         更甚。措辞是严厉的,但还不够。耶罗波安之前以色列的领袖中也有罪人,但如此明目张胆地行恶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耶罗波安弃绝将国位赐给他的神,转而去敬拜偶像。当警告临到时,他竟狂妄地加以蔑视拒绝。神将以色列作为神圣的嘱托交到他的手中,但他却不忠心。他故意引诱以色列的百姓去犯罪,怂恿他们转离耶和华,就是将他们从埃及领出来又将应许之地赐给他们的神。

         ◎「立了别神,铸了偶像」:耶罗波安要设立的,应该是一个「新耶和华信仰」,但是神直接指出他的行为,无异于「创造别的神」(一个以耶和华为名的「别神」)。神说这种行为:「行恶,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我们是否也会不知不觉搞出自己的「新耶和华信仰」?

 

【王上十四9 王被指摘指出君王决策错误而触怒神明,导致举国遭殃,在美索不达米亚有悠久的传统。主前第三千年纪末叶亚喀得王朝的纳兰辛,是美索不达米亚的典型案例。一本名叫《亚甲德的咒诅》(Curse of Agade)的著作,将亡国(要几十年后才发生)的原因归咎于他亵渎圣城尼普尔的恩里勒神出名的庙埃库尔(Ekur)。──《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10「因此,我必使灾祸临到耶罗波安的家,将属耶罗波安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必除尽耶罗波安的家,如人除尽粪土一般。」

   〔暂编注解〕神的刑罚包括:1,耶罗波安的王朝要从地上消灭(男丁无论为奴或自由都必剪除。10,14节);2,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死了都不能入土安葬(被狗和鸟所吃,11节);3,北国将因拜偶像而动乱不安,终被赶出迦南美地,被掳往大河之西(1516节)。

         但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因有善行,可免受这些苦楚,死后且有哀荣(13节)。

         「除尽」:或作「烧掉」。

         剪除。耶罗波安家所有的男丁都要死亡,他的家从此就灭绝了。巴沙灭尽了他家中所有的人(15:29)。这里代表男性的词语男丁是当时一个普遍的表达法,从大卫的时代开始(撒上25:22,34),到巴沙(王上16:11),到亚哈(王上21:21;王下9:8),它带有轻蔑的意味,用于那些注定遭劫的男性。

         困住的,自由的。这个短语的意思不详,但它有蔑视的含义,用于那些被剪除或灭族的男性(王上21:21;王下9:8),也用于灾难和逆境的情况(申32:36;王下14:26)。这一表达是个惯用语,被赋予了各种意思,比如(1)成家的和单身的,(2)困住的和自由的,(3)贵重的和无价值的,(4)年少的和年老的。

         「男丁」:直译是「向着墙小便」。

         「困住的、自由的」:可能指「自由人与奴隶」。不过实际的意思就是「所有的人」。

         「剪除」:「除去」、「毁灭」,SH 3772,此字与「背约的惩罚」有关。

         「除尽」粪土:「完全除去」。

         除尽「粪土」:「粪便」。

 

【王上十四10~11所谓的「审判神谕」采取粗俗的「市井小调」(DeVries)语言265,押韵的无论困住的、自由的(希伯来文 `a{zu^r w# `a{zu^b[)乃指「所有的人」,一如别处的「无论大小」一样266。死无葬身之地乃极大的咒诅(申二十八26),后来的巴沙(王上十六4)及耶洗别(王上二十一24)便遭此下场。城市中的腐食动物为野狗,田野中的则为空中的鸟(Robinson)。──《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1011 耶罗波安家所受的咒诅对于执政的王朝来说,最可怕的咒诅莫过于预言王族被灭,王权转移其他人。这可能是亚述列王个个都谨慎列出被暴力罢免之君王的名单,以求恐吓有意谋反甚至「不急急伏在君王脚前」(西拿基立年表中的约帕人西德基亚〔Sidqia〕)的人。耶罗波安父子和全体扈从/奴仆被灭,栩栩如生地被形容为被火焚烧的粪土般烟消云散,一无所剩。尸首不得埋葬,被食腐的野狗所吃,使耶罗波安家的子孙与祖先隔绝(见:申二十八26),是进一步的羞辱。其他针对以色列王室的类似咒诅,可参看:列王纪上十六4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11「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这是耶和华说的。’」

   〔暂编注解〕被狗吃。同样的判决也向那些大胆犯罪的人发出(16:421:24)。在东方国家的城镇里狗是一种普通的食腐动物,它们也经常吃一些没被掩埋的尸体。

         14:11 的意思是「死无葬身之地」。

         1113 耶罗波安所有子孙当中,只有患病的儿子亚比雅被埋葬;其余的都要被羞辱,尸首被择食腐肉的动物所吞吃。

 

【王上十四12「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脚一进城,你儿子就必死了。」

   〔暂编注解〕你儿子就必死了。这道信息对于一位母亲剧痛的心灵和一位期待自己儿子得到医治的父亲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孩子的死象征了那将要临到耶罗波安家的厄运,如果他执意行恶,他的家必要完全灭绝。也许这个孩子的去世可以触动王的心灵,使他思忖并归向神。

 

【王上十四12~13男孩(yeled[,和合:「儿子」)可用于不同年龄的人身上,一如英文中的「少年」(lad)一样。他的死可以算是神的怜悯,使他免于经历即将落在耶罗波安王朝的羞辱及灾祸中。作者并未指明善行(t]o^b[)是指亚比雅做过何事,但此词乃用来形容守约的人267。根据传统,他已被立为太子,却曾将阻止虔信者上耶路撒冷的卫兵废去,他自己也参与节庆(他勒目 M. K. 28b)。因此他是他的家族中惟一得以安葬入土的人。──《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13「以色列众人必为他哀哭,将他葬埋。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坟墓,因为在耶罗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显出善行。」

   〔暂编注解〕善行。允许这个孩子离开世界无疑是神仁慈的作为。神看到这个年轻人心中的良善就以同样的慈爱待他。考虑到将来的刑罚,这个孩子死亡的判决真是含有不可思议的怜悯,可能是对他唯一的报偿。对于义人来说,死亡有时候是一种福气。

         「显出善行」:「有美好的事情」。

 

【王上十四14「耶和华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罗波安的家。那日期已经到了。」

   〔暂编注解〕亚希雅预见另一王巴沙的兴起(十五27),此人杀了耶罗波安的儿子拿答(在位只二年),自立为王。一登位便杀尽耶罗波安全家。

         “那日期已经到了”。即审判已经临近了。

         这里所提到的另一王是指巴沙(参王上15:27-29)。

         一王。这是指巴沙,他杀了耶罗波安的儿子拿答并灭尽了他家中所有的人(王上15:28,29)。

         那日期已经到了。刑罚不会等待太久。浩劫之日就要破晓,任何人看到时兆都应该明白这是一个邪恶的世代。耶稣说,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路12:49)。

         「另立一王」:指「巴沙」。 15:25-28

         ◎耶罗波安的妻主要是要来问自己儿子的未来,但是神用14:6-11 宣告耶罗波安王朝的覆没,仅仅 14:12-13 提王子的命运, 14:14-16 更进一步说明罗波安王朝的覆没与整个以色列的败亡。

 

【王上十四14~16并非仅是「就原来的威胁加添的附注」(Jones),乃是详述上述审判将如何应验。一个新的家族将会开始剪除耶罗波安家(巴沙,十五27-十六7),最后则应验于被掳之时。摇动的芦苇乃是常见的比喻,形容人心如何动荡不安,这将会应验于将来王朝不断地兴衰替换(参:太十一7;路七2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15「耶和华必击打以色列人,使他们摇动,像水中的芦苇一般;又将他们从耶和华赐给他们列祖的美地上拔出来,分散在大河那边,因为他们作木偶,惹耶和华发怒。」

   〔暂编注解〕北国以色列在主前732722年为亚述国所灭,其民被掳往幼发拉底河北的哈博河谷和玛代人的城邑(王下十七518)。

         “像水中的芦苇”摇动:比喻的说法,指北国将无政治上的稳定,暗杀、纂位,层出不穷;内忧外患永无止境。“木偶”:指亚舍拉女神木柱像。耶罗波安所造的是金牛犊,但拜人手所造之物已开端,星星之火,势必燎原(16节)。

         “木偶”。直译作:是亚舍拉的柱像。参看申命记七章5节的脚注。

         「大河」:即幼发拉底河。

         「木偶」:见23节注。

         大河那边。这是指幼发拉底河。这里预言了以色列人将来的被囚。宣判的刑罚是有条件的,如果国家不悔改,就要实现(耶18:7,8)。

         木偶(直译为:小灌木)。希伯来文'asherim。见出34:13节;申7:5节;士6:25节注释。巴勒斯坦的本地宗教是多神崇拜,包括对男性神女性神的崇拜,其中搀杂了最可耻的败德行为。树桩,木柱,木偶是女性神的象征,通常叫做亚舍拉。巴力是男性神,这两种东西经常在一起被发现。因此基甸拆毁巴力的坛,砍下坛旁的木偶(士6:25-30)。神严禁他的子民在耶和华的祭坛旁栽什么树木作为木偶(申16:21)。以色列人被掳,因为他们立了亚舍拉,侍奉巴力(王下17:16)。玛拿西招致神不悦的原因是,他为巴力筑坛,做亚舍拉像,效法以色列王亚哈所行的(王下21:3)。约西亚打碎耶罗波安所造的伯特利的坛,”“并焚烧了亚舍拉(王下23:15)。

         「大河」:原文只是「那河流」,不过「幼发拉底河」也被称为「那河流」,因此很可能耶罗波安的妻子当时并无法明确的分辨先知的意思,不过我们由后来的历史看到以色列人的确是被掳到两河流域去。

         「木偶」:迦南人立木柱于祭坛旁,象征巴力神之妻「亚舍拉」。看来耶罗波安也没有严格的执行一神信仰,百姓开始也慢慢地敬拜迦南的地方神了。不过本字原文是复数型态,指的是各种木造的偶像。

 

【王上十四15「拔出来」nts%)或作「被弃」(NEB),乃指神的作为及被掳,所有破坏盟约者均会遭此下场268。北国在主前七二二年覆亡,以色列人被掳东至大河(幼发拉底河)那边的亚述(王下十七23)。亚舍拉木偶(希伯来文复数;因此 AV 作「丛树」)乃建在祭坛旁边,象征或代表迦南人的肥沃女神之母,巴力的妻子(十五13,十八19),他们也如此拜它(士三7;王下二十三4)。神吩咐希伯来人将这种木偶砍下(出三十四13)或焚烧(申十二3)。──《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16「因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耶和华必将以色列人交给仇敌。”」

   〔暂编注解〕◎耶罗波安大概也没想到他的「宗教改革」,带来的是百姓的信仰堕落,因为他统治没有几年,百姓已经开始学着迦南人制造偶像了。到底甚么是「核心」而不可变的,甚么是「以前的制度」而可以修正的,是我们必须仔细去思考的。以免我们随时代更新时,把信仰的核心也「更新」掉了。

 

【王上十四17「耶罗波安的妻起身回去,到了得撒,刚到门坎,儿子就死了。」

   〔暂编注解〕得撒为耶罗波安所修筑的三个都邑之一(看十二25注),位于耶路撒冷北约48公里。他以后的诸王也都住此。后来暗利才在撒玛利亚山上造城,定都撒玛利亚(十六24)。

         “得撒”是王的住所,地位超越示剑,成为北国的首都(一五21)。

         「得撒」:位于示剑东北数英里之处,是以色列国初期的首都,亦是王的住处(参串23)。

         得撒。耶罗波安似乎将他的首都从示罗迁到了得撒。得撒作为以色列的首都直到暗利建造了撒玛利亚(王上16:23,24)。

         「得撒」:位于示剑东北十一公里的法尔阿遗址。耶罗波安、巴沙、以拉、心利、暗利应该都是以此为首都。

 

【王上十四17 得撒有关这城在王国时代以前的背景,可参看:约书亚记十二24的注释。耶罗波安和他的直接继承人──巴沙、以拉、心利、暗利──都可能以此为首都。得撒一般被考证为示剑东北七哩,前往伯珊路上的法尔阿遗址。此地高度适中,水源可靠(两道水泉供水给法尔阿干河),处于商道的战略性位置之上,并且很容易便可到达亚当城旁的约但河渡口。城门和防御设施是重建于中铜器时代遗迹的上面,遍布城中的新住宅有中央计划的痕迹。示撒入侵巴勒斯坦时攻取城市的名单提到这城,足见它在政治上的重要性。──《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18「以色列众人将他葬埋,为他哀哭,正如耶和华藉他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

   〔暂编注解〕将他葬埋。亚比雅的死和埋葬的叙述标志着耶罗波安王朝详细记载的完结。还有许多其它历史,比如耶罗波安和犹大王亚比雅之间的战争(代下13:2-20),这些《列王纪》的作者都略过了。在这很多历史材料中单单选择亚比雅得病和去世的细节是为了让人们明白降在耶罗波安家的刑罚,因为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中。

 

【王上十四19「耶罗波安其余的事,他怎样争战,怎样作王,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暂编注解〕《以色列诸王记》是一部记述北国诸王历史的书,为本书作者所据史料的一部分,因此特别提到它。

         其余的事。这是叙述一个王朝结束惯用语的一部分。对于这些记载下来的史实总还有其它和王有关的细节,以耶罗波安为例,他怎样争战,怎样作王。这些细节在官方的编年史以色列诸王记上能够找到。

 

【王上十四19 诸王记古代近东君王按年记载重大事件和成就的标准方法,是制作年表。现存的古代编年史虽然有助于重构历史年分和地理位置,却经常是官方宣传的露骨例证(如:亚述君王的年表)。然而单单提供简洁史料的也不是没有(如:新巴比伦时代的年表)。本节提到以色列诸王记,再次证明圣经作者的记述,有些是取材于比较大而详尽的史料。──《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0「耶罗波安作王二十二年,就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拿答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拿答为“拿答比雅”(Nadabiah)一名的缩写,意为“耶和华白白的赐予”。

         二十二年。这个数字代表了官方记载的王统治的年限。王朝实际的年限只有二十一年。这一时代以色列王用来计算年限的方法是,他登上王位那一年的后半部分作为王统治的第一年,而那一年的前半部分作为前一任王统治的最后一年(见王上15:28节注释)。

         接续他。关于继任者的细节是最后惯用语的结束部分,此后每一位王都是这种结构(见王上11:43节注释)。

         「耶罗波安作王二十二年」:一般认为是公元前929-908年。

         「与他列祖同睡」:表示耶罗波安是寿终正寝的。

         「拿答」:字义是「丰富的」、「慷慨的」。

 

【王上十四21「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作犹大王。他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华从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罗波安的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

   〔暂编注解〕作犹大王。这里的陈述显明了介绍新王登基的官方程式。书中还记载了罗波安为了他的加冕典礼来到示剑并因为北方支派的叛乱而仓皇逃走的历史(12:1-24)。接下来就是关于耶罗波安统治的叙述(12:2514:20),现在正式介绍罗波安后开始记述他的统治。以利亚出现之前(17:1)对以色列和犹大诸王的记载都非常简单。然而,一些补充的材料可以在代下11:1节到16:14节中找到。

         四十一岁。罗波安一定是在他的父亲所罗门登基之前出生的,因为所罗门作王四十年(11:42),而他登基时已经四十一岁了。

         十七年。这些是官方的年代,但对于罗波安来说这倒也是实际年限。计算方法在以色列和犹大各不相同(见20节注释)。在犹大,王登基那一年余下的部分不算作他作王的第一年,他作王的官方纪年是从他登基的第二年开始的。

         拿玛,是亚扪人。很奇怪,王位传给了所罗门较早的妻子生的儿子,而没有传给埃及的公主,他的正室生的儿子。在皇家的史书上经常提到王太后。

         14:21-28  罗波安作犹大王:在这段期间犹大人效法迦南人拜偶像,触怒耶和华(22-24)。

         本书从十四章开始,写作方法同时记述南、北两国。本章上半写北国耶罗波安的史事和继位的人,下半接着讲和他同时代的南国犹大的王罗波安,两两相对。由于两国旧王逝世和新王登基的年代不全吻合,甚至相差甚远,计算年代十分困难。

         十一43曾略及罗波安的事,但作者记诸王的标准格式则自本节始。凡记南国犹大,必记新王母后的名字,此或与她的地位和影响力有关。记北国诸王则无母后之名,可能由于北国弑纂迭起,王朝更迭频频,不似南国,自大卫开始,一脉相传。

         「十七年」:大约是公元前930-913年。

         「拿玛」:字义是「可爱」。

 

【王上十四21「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作犹大王。他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华从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罗波安的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

犹大正式的历史由十一章43节重新恢复。自此犹大用来指南国的名称,以色列则为北国的名称。没有对照性历史年表的细节,是因为耶罗波安从未被正式承认为合法的以色列王。其他有关罗波安的统治及家庭的细节则记载在历代志下十一至十二章。十七年等于主前九三○至九一三年。耶路撒冷被称为耶和华……所选择立祂名的城,此为申命记(十二5-26)及列王纪上(八1644,十一13;参九3;代下十二13;诗一三二13)所用之语言。只有犹大君王之母的名字被记录下来(见:导论Ⅵ A 「前言公式」第6{\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拿玛乃所罗门与一位亚扪女子结盟联亲(十一1)所生的女儿;有一个七十士译本的辅助经文说她是拿辖之子哈嫩的女儿(参:撒下十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2「犹大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犯罪触动他的愤恨,比他们列祖更甚。」

   〔暂编注解〕「愤恨」:原文指「嫉妒」(参出20:4; 6:15; 24:19; 鸿1:2;和合本将此字译作「忌邪」),因以色列人应归耶和华为圣,所以祂绝对不能容忍他们拜任何偶像。

         犹大人行……恶。《列王纪》的主旨意在显示每个人在以色列的宗教历史中扮演的角色。对于一些王所记载的是统治者行恶(王下17:221:2,2023:32,3724:9,19),但涉及到罗波安说的是犹大行恶。犹大的变节和背叛无疑是在收获所罗门种下的恶果,在普遍崇拜偶像的气氛中一代年轻人长大了。罗波安是个软弱和摇摆不定的人,当人民作恶的时候他没有采取措施来阻止他们。

         22~24本节至24节讲南国犹大在罗波安治下拜偶像之风渐渐炽。柱像为迦南人司生殖的男神像,木偶又名亚舍拉,为司生殖的女神像。迦南土人以高冈为神的座位,而青翠树则代表神的生殖能力。因此选择高冈的青翠树下筑坛立像膜拜(参耶二20;王下十六4)。

 

【王上十四22犹大人,人民在此代表罗波安(但是希腊文及代下十二14却以罗波安为主词)──「有其王必有其民」。有关他统治的神学评论,请见:导论Ⅵ A 「前言公式」第7{\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他开始的时候很好,因为受到被赶离北国、忠于耶和华神之祭司的影响。但后来却偏离他们,使得各地拜偶像的中心得以扩充(十二24;代下十一17,十二1)。作者并没有因为这是蒙神恩待的大卫家族,便避讳不加苛评。──《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3「因为他们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筑坛,立柱像和木偶。」

   〔暂编注解〕描述当时拜偶像的情形。迦南人对巴力的敬拜方式是包括献祭和行淫,所以他们喜欢在树荫下筑坛,那里既清凉又可遮丑。

         「柱像」:指代表神只之石柱。

         「木偶」:原文即「亚舍拉」(参王上15:13),祂是迦南女神的称号,以树或木柱代表。根据迦南的神话,亚舍拉是「最高之神」以利的太太,亦是其他众多神只之母。

         柱像。希伯来文masseboth,字面上是,柱。屡次有命令发出要毁灭这些立在迦南地的柱像,砍倒并焚烧木偶(出23:2434:13;申7:512:3;见申16:22节注释)。雅各曾经立起的柱子(创28:1831:1335:14)不是为了崇拜(见创28:18节注释)。

 

【王上十四23异教的发展包括邱坛(见三3{\LinkToBook:TopicID=160,Name=a. 所羅門王朝前言(三13})及柱像(「神像」,NIV 作「神石」,NEB 作「神柱」)。希伯来文 mas]s]e{bo^t[(复数)表示代表一位神祇的立石,有些刻有神祇的象征(王下三2)。这些柱像被立在邱坛旁边,这乃是圣经早就明文禁止的、与「别神」(出二十三24;申十六21-22)有关的崇拜,但若这是为记念神自己而立时,却不在禁止之列(创二十八18,三十一45;出二十四4)。各高冈上及各青翠树下之语可能是因为作者联想到当地的神祇及其肥沃之自然象征(参:申十二2;何四13;耶二20)。──《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3 高冈户外的神庙在迦南人中显然十分常见。申命记作者憎恶这种地方性祭仪场地的原因,是它所鼓吹的「通俗」宗教,包含了迦南崇拜成分,偏离既定「惟独耶和华」的教义。因此所有地方性的祭坛、奉献给亚舍拉的木偶、圣林,任何与迦南神明(巴力、伊勒等)有关的地点,以及耶路撒冷──「耶和华你们的神所选择之处」(申十二5)──以外任何对神的崇拜,都在遭禁之列。这些户外的祭仪场地,和经常被形容为城镇之地区性宗教中心的邱坛(原文 bamah;王上十一7;耶七31;结十六16;代下二十一11;摩押的米沙碑文),有很大的分别。邱坛显然是室内的场所,建筑目的是为圣洁陈设和祭坛提供安放之处,以及提供足以容纳祭司的地方。列王纪下十七911清楚反映了这两种宗教场所的分别。──《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3 柱像立起来的石头(mas]s]eboth)显然是迦南宗教普遍的特色,但在以色列的立约仪式中,亦以纪念碑的姿态出现(见:出二十四38;书二十四2527)。它与亚舍拉和巴力等迦南神祇有关,对耶和华崇拜构成竞争和损害,是它遭禁的原因。考古学家在基色、夏琐、亚拉得都发现了柱像。后二者的柱像都明显是在圣洁特区之内,是这些地方之祭仪的一部分。夏琐出土的柱子刻有高举之手和日轮。有些柱像底部设有盆子,学者推测这是供浇奠(液体的祭)之用。──《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3 木偶迦南人的崇拜和以色列人在邱坛和城内神庙进行的混合宗教崇拜,其共通之处在于亚舍拉柱的竖立(和合本:「木偶」;士三7;王上十四15,十五13;王下十三6)。究竟它不过是象征树木的木柱,还是刻有丰饶女神形像,还是圣林的一部分,仍然未有定论。列王纪下十七10形容「各青翠树下」都有亚舍拉柱,似乎显示这是为祭仪而立的柱子,而非种植的树木。作为伊勒神的伴偶,亚舍拉显然是个很受注重的女神(见:王下十八19),乌加列文献(主前16001200年)也曾提及对她的崇拜。她在圣经记载中恶名昭彰,表示其祭仪是耶和华崇拜的主要敌手(见:出三十四13和申十六21的禁令)。亚舍拉柱被人竖立崇拜,以及受到强烈谴责,被人砍下焚烧的例证如此之多,也是这个理由(士六2530;王下二十三47)。进一步资料可参看:申命记七5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4「国中也有娈童。犹大人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恶的事。」

   〔暂编注解〕“娈童”:被人当作女性玩弄的男子(十五12;二十二46),这种邪恶风俗为拜迦南女神仪式的一部分。圣经一再告诫不可仿效(申二十三1718;参罗一2432)。

         “娈童”。即宗教膜拜里的男妓。

         「娈童」:即男妓。有学者认为此词包括一切在庙中与敬拜巴力者行淫的「神妓」。

         娈童。希伯来文qadesh,即,假神庙宇中的男妓。他们是在宗教许可下进行这种可憎的勾当的。正是因为当地居民中存在这些极端可憎的事神才要将其从地上剪除,现在犹大人竟要重蹈覆辙了(见王上15:12;王下23:7)。

 

【王上十四24「国中也有娈童。犹大人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恶的事。」

娈童(吕译:「男性庙娼」)译自希伯来文的「那些被分别为圣者」(q#d[e{s%i^m,复数),用于指男性或女性,指迦南敬拜仪式中的淫行。这种可憎恶的事AV 作「厌恶」),指出真信徒对这些被神禁止之事(申二十三17-18)应持的态度。──《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4 娈童有关祭仪娼妓的进一步资料,可参看:申命记二十三1718的注释。本节所用的字眼兼以阴阳二性形式出现,可能是以委婉方式,指分别出来担任特定职务的人。同一个字眼在亚喀得文学中,是指分别为圣在神庙或庙宇服务的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包括了娼妓,但亦包括乳母和收生婆。男性所担任的是何种职务却不清楚。──《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5「罗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取耶路撒冷,」

   〔暂编注解〕埃及法老示撒(示撒一世,主前945924年),本为非洲利比亚人,建立了埃及第二十二王朝,曾收容耶罗波安(十一40)。他在主前926年率军攻取耶路撒冷,遍及巴勒斯坦,摧毁不少城邑,拆除好些防御工事。埃及尼罗河畔古城底比斯的亚孟神庙南壁上刻有他这次征战的记述,说他攻取了巴勒斯坦一百五十多个城邑,包括耶城北边的基遍、亚雅仑和伯和仑,以及北方的米吉多。考古学家在米吉多曾发现他的纪功石碑。示撒虽攻陷耶京,并未久留(参代下十二章)。

         示撒。他在埃及的历史中称为示肖恩克一世。他是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创建者。罗波安五年他突袭了犹大。这一记载被著名的卡纳克石碑所证实,这块碑上列举了示肖恩克的征伐和此役中所攻占的城市。这些城市很多都被证实在以色列境内,主要分布在伊斯德伦平原上,例如,他纳,米吉多,伯善,书念以及其它。梭哥和亚拉得是碑上见到的犹大境内比较著名的两座城市。有人认为上述以色列的城市被罗波安攻占并控制,因此耶罗波安请他先前的保护者来援助。更可能示肖恩克对耶罗波安也存在一些不满,因为他可能没有兑现作王之前对埃及的承诺。米吉多挖掘出的一些胜利者的石碑残片显示示肖恩克将那城作为自己征服的,而没有给他们自由权。

         25~26 “示撒”。参看第十一章40节的脚注。“盾牌”。参看第十章1617节的脚注。

         25-28   埃及王示撒夺取圣殿和王宫的宝物。此事发生于主前九二五年。示撒乃埃及新王国第二十二朝开宗之祖。当时他不但攻取耶路撒冷,且曾攻打以色列和犹大约一百处地方,但作者仅提到他抢去所罗门所造的金盾牌,以致罗波安要以铜牌代替一事。

 

【王上十五25 年代小注圣经作者对照以色列和犹大诸王在位年日的尝试,有时并不容易协调。亚撒最可能在主前九一四年即位,但拿答第一年很可能要到主前九一一年才开始。此外,拿答在位期间虽然前后包括两年,合起来却只有几个月,他便在主前九一○年秋遇刺身亡。──《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6「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

   〔暂编注解〕法老示撒觊觎耶京的财富,将所罗门当日夸耀的宝物和用精金制作的盾牌,洗劫一空;罗波安只好用铜来 盾牌代替。昔日灿烂光华现已暗哑无光,益促我们记取神的训诲;不可为自己多积金银(申十七17)。

         宝物。圣殿贵重的器皿被埃及王掳掠使人心中感到悲伤,这些是大卫和所罗门历经多少劳苦才积存下来的呀,并且它们也是全以色列人的荣耀。但这项经历只是将来要临到的更悲惨日子的预尝。

 

【王上十四26「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

所罗门的金盾牌被铜盾牌代替(27节,参十16-17),由此可见犹大国力日衰。然而圣殿的华丽及仪节却仍照旧。──《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7「罗波安王制造铜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给守王宫门的护卫长看守。」

   〔暂编注解〕铜盾牌。铜盾牌交给护卫长看守,这一事实说明了原先的金盾牌只是皇家护卫队用于国家正式场合的。

 

【王上十五27 基比顿位于非利士境内,基色西面约两哩的默拉特遗址可能只是以色列边界上的一个前哨军事基地(留意按照书二十一23它被列为但支派的属地)。这城之地点具战略性,可见于其名字出现于法老杜得模斯三世(主前1468年)和亚述王撒珥根二世的战役名单。后者当时正镇压亚实突的叛乱(主前713年;赛二十1)。──《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十四27-28王宫的守卫兵(「护卫」,和合、REB)起源乃为护卫大卫之子(ra{s]i^m,奔走者;一5;撒下十五1-2),由他们必须将仪节用的盾牌送回护卫房(希伯来文ta{';亚喀得文为 ta~u^)看来,当时对护卫兵的起用是极为谨慎的。──《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十四28「王每逢进耶和华的殿,护卫兵就拿这盾牌,随后仍将盾牌送回,放在护卫房。」

 

【王上十四29「罗波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暂编注解〕犹大列王纪。这里关于犹大王的原始记载构成了另一种列王历史记述完结时的官方固定模式。此种模式从这开始一直贯穿于犹大的历史中(见王上15:7,2322:45;王下8:2312:1914:1815:6,3616:19;等等)。

 

【王上十四30「罗波安与耶罗波安时常争战。」

   〔暂编注解〕南、北国间的战争不限罗波安与耶罗波安作王时期。这种时起时歇的战事一直继续到亚撒王(十五16)。亚撒死后,约沙法继位,与北国的亚哈王结盟,并娶后者的女儿为媳,两国间始有一段和平时期(二十二44)。

         时常争战。关于他们之间的战争没有特别的记载保留下来。这些事情在与之有关的以色列王的记载中也没有提到,而以色列王统治结束时通常会有这样的记载。

 

【王上十四31「罗波安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他儿子亚比央(又名“亚比雅”)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亚比央」:有部分古卷及希腊文译本则作「亚比雅」。(代下12:16同)

         「亚比」于原文解作「我的父」,「央」是迦南人所敬拜的海神,「雅」是耶和华的简称。

         罗波安……睡。见王上11:43节注释。

         他母亲名叫。在第21节中提到了王的母亲。通常这种介绍是放在记述王朝开始的地方。只有这里是放在了王的历史结束的地方。

 

【思想问题(第十四章)】

 1 耶罗波安和亚希雅二人均是蒙神选召的,一为君王,一为先知。他们对神所托付的职事有何不同反应?这给我们什么提醒?

 2 耶罗波安为何吩咐妻子乔装出发,求见先知亚希雅呢?他的企图得逞吗?这反映他对神的认识有何缺乏?参诗139:2-3

 3 作者在本章中给我们看见耶罗波安一家与犹大百姓犯罪所招致的后果,在你日常生活中,你是否时刻留心免致犯罪?

 4 本章里亚希雅先知对耶罗波安发出的预言是否太过严厉,毫不留情?在此之前耶罗波安有否受过警告?参13:1-6, 31-34。今天,你有否聆听神藉他人对你的指正?你是否执迷不悟?

 5 耶罗波安有很好的开始(11:29-39),却不能维持下去。所罗门在位年间的金碧辉煌,在儿子罗波安手上也逐渐褪色。你是否有可以自豪的先人和光荣历史?这可足恃吗?你要如何谨守自己,免得晚节不保?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