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二十章拾穗

 

【王上二十1「亚兰王便哈达聚集他的全军,率领三十二个王,带着车马上来围攻撒玛利亚。」

   〔暂编注解〕撒玛利亚为北国以色列的新首都(十六24)。比较十五1820。亚兰为今天的叙利亚。此处的便哈达可能是十五1720的那位便哈达一世的儿子或孙。亚兰和以色列间的武装冲突持续了约二年(2226节),后来有三年的和平(二十二1)。亚哈王在三年之末,受犹大王怂恿向亚兰王挑战,终于战死( 35)。

         “三十二个王”当为向便哈达称臣纳贡的一些酋长国或城邦的首领。

         “便哈达”。一个叙利亚王朝,而这个便哈达可能是第十五章18节之便哈达的儿子,他现在重新向以色列开战。便哈达所率领的三十二个王是他的藩属。

         便哈达。这一章无论是内容还是精神都和《列王纪》其它的材料大不相同。它为我们描述了一幅生动的,重要的,和那个时代有关的政治生活的画卷。便哈达逐渐变成一位强有力的君主,在当时的西亚各王中居于主导地位,亚述的记载也证明了这一点,西部联盟曾与撒缦以色三世在卡卡(夸夸)争战,而便哈达就是这支军队的盟主(见第34节注释)。

         三十二个王。这些都是叙利亚弱小城邦的首领,他们都承认大马士革的宗主权。

         车马。具体数字没有给出,而在卡卡战役中,便哈达据说拥有一千二百战车,一千二百马兵,两万步兵。这里可以和亚哈的两千战车和一万步兵作一比较。

         「便哈达」:字义是「哈达(亚兰神的名字)的儿子」。这个王可能是便哈达二世。

         ◎由于当时代的文献不足,很多亚兰王又都叫「便哈达」,所以无法精确的确认到底便哈达是哪个便哈达。学者们认为亚兰诸王的年代顺序可能是:便哈达一世 王上 15 ,便哈达二世 王上 20 ,哈大底谢,便哈达三世,哈薛,便哈达四世。

         「三十二个王」:应该是指臣服于亚兰的部落酋长与城邦君主。

         ◎这次亚兰王的行动是直接率领大军围困以色列首都,看似要把以色列纳为附庸之一,由 20:4 看起来,亚哈王也认为是如此。

         20:1-12  便哈达进攻亚哈:当时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兴起,经常进军亚兰,亚兰王与周围的族长和地方首领想以强硬手段威吓亚哈,迫使以色列参加对抗亚述的联盟。当时以色列大概已臣服亚兰,并按时进贡,亚哈以为口头上正式承认亚兰王的主权便能满足他的要求(4),但当亚兰王要以实际行动进行掠夺时,亚哈即拒绝就范。于是亚兰王联同三十二个首领围攻以色列。

 

【王上二十1 亚兰王便哈达这时代的亚兰历史还有许多需要澄清的地方。问题起码有一部分是因为好几位君王都名叫便哈达(即「哈达神之子」)。撒缦以色三世的碑文则记当时在位之人名为哈大底谢,使问题更加复杂(见:撒下八3的注释)。第一位便哈达在第十五章出现,他在位年间是在主前九世纪,但要更准确的考证日期已不可能。列王纪下八章中被哈薛所谋杀的王名叫便哈达(约主前842年),但后来继哈薛作王的人,也是名叫便哈达。便哈达其名在一篇奉献给默珥卡特神的碑文中出现,但却不清楚是指哪一个便哈达。学者提出诸王的年代次序可能是:便哈达一世(王上十五),便哈达二世(王上二十),哈大底谢(撒缦以色三世的碑文,有人认为这是便哈达的异体),便哈达三世(默珥卡特碑文),哈薛,便哈达四世。古代近东暂时再没有其他材料,来解答这个谜。──《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1 三十二个王这时代的小国经常成立联盟。撒缦以色三世于主前八五三年西侵时,在夸夸之役得到了十二名大王组成之联盟的欢迎。撒缦以色的碑文列出了联盟各王所供应的骑兵、步兵、战车。这时存在的还有很多城邦和部落,每个都有自己的「王」,因此三十二个王成立联盟并不是难以想象之事。──《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1~4三十二个王包括小部落的领袖,可与便哈达二世在主前八五三年夸夸之役亚哈之十个联盟及 Zakir 碑文的十个王相比288。便哈达可能是王朝名(「哈达神之子」)。有关便哈达一世请见:十五章18-19节。他声称亚哈是他的臣属,亚哈则称他为「我主我王」,此乃古代近东常见用语,因此这次的攻击可能是由于亚哈背叛他而导致。同样的,「我所有的都归你」(4节)乃臣属常常说的话,亚哈正式以此为答复,以图避免他的首都被劫掠。──《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2「又差遣使者进城见以色列王亚哈,对他说:“便哈达如此说:」

   〔暂编注解〕29 便哈达二世议和的条件受到亚哈和以色列众长老的拒绝。

 

【王上二十3「‘你的金银都要归我,你妻子儿女中最美的也要归我。’”」

   〔暂编注解〕便哈达要求北国作他的附庸。以色列王知道决非亚兰王的对手,只求能解京城之围,免遭洗劫,接受了这要求(4节)。便哈达认为口头归附不够,要他双手奉献撒玛利亚城,完全投降(56节)。

         你的金银都要归我。圣经之中通常都是用非常简洁的话语记载一些历史的细节,因此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便哈达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它可能是亚兰国对亚哈军事胜利的续篇,抑或是便哈达希望亚哈承认他主人的地位,并使以色列成为亚兰的附庸国。

         「最美的」:原文是「那好的」。

         20:3 中亚哈大概认为「你的金银都要归我,你妻子儿女中最美的也要归我」这个说法只是「当亚兰附庸」的意思罢了,所以 20:4 他就答应了。没想到 20:6 亚兰王是真的要劫掠撒马利亚。

 

【王上二十4「以色列王回答说:“我主我王啊,可以依着你的话,我与我所有的都归你。”」

   〔暂编注解〕……归你。亚哈回答对方的语气是谦卑并寻求和解的,很显然,他心里是害怕的。或许在曾经的较量中他被便哈达打败过,因此没有勇气再次应战。

 

【王上二十5「使者又来说:“便哈达如此说:‘我已差遣人去见你,要你将你的金银、妻子、儿女都给我。」

 

【王上二十5~6亚兰人的回答更加具体,目的乃为要发动战争,而非仅是暗示对口头上的顺服不满。搜查你的家暗示占领整个城市(参:REB 作「掠夺」)──《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56 进贡的条款亚哈起先是愿意满足便哈达的要求,缴纳朝贡,和平投降。按照所导致的藩属关系,亚哈的家属有人要被取为人质,以保证条款的要求得到满足。当时的亚述惯例是取王子为人质,以鼓励合其心意的措施,亚兰人在此也作出同样的要求。便哈达眼见亚哈这么合作,便得寸进尺地坚持要没收王宫中任何有价值的物品。──《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6「但明日约在这时候,我还要差遣臣仆到你那里,搜查你的家和你仆人的家,将你眼中一切所喜爱的都拿了去。’”」

   〔暂编注解〕「你眼中」:古译本作「他们眼中」。

         搜查你的家。这样的要求无疑是在雪上加霜。亚哈已经谦卑地承认,他的金子,银子,甚至他的家人都归亚兰王所有。但现在的要求是要立即搜查他在撒玛利亚的王宫和他的家,要求投降者一切所有的都被受降者任意掠夺。这对屈服的一方既是不公的,也是非常难堪的。

 

【王上二十7「以色列王召了国中的长老来,对他们说:“请你们看看,这人是怎样地谋害我。他先差遣人到我这里来,要我的妻子、儿女和金银,我并没有推辞他。”」

   〔暂编注解〕「谋害」:即「找麻烦」。

         谋害(直译为:寻衅)。这里很明显地说明了便哈达试图寻找一些借口来掠夺撒玛利亚城。

         「谋害」我:「罪恶」、「危难」、「伤害」。

         「推辞」:「拒绝」。

         20:7-9 中,亚哈应该知道拒绝亚兰王就是战争的开始,因此他必须获得全体国民的同意与支持,才能与亚兰军队决战。

 

【王上二十7~8征询国中所有的长老……及百姓是表示召集征询群众,否则王不应采取诸如战争等重大行动(参:王上十二)。──《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8「长老和百姓对王说:“不要听从他,也不要应允他。”」

   〔暂编注解〕「应允」他:「屈服」、「同意」、「接受」。

 

【王上二十9「故此,以色列王对便哈达的使者说:“你们告诉我主我王说:王头一次差遣人向仆人所要的,仆人都依从,但这次所要的,我不能依从。”使者就去回复便哈达。」

   〔暂编注解〕告诉我主。亚哈的拒绝以尽可能客气温柔的言辞发出。他继续承认对方的宗主权,认可他的第一次屈服,并且愿意承认自己是亚兰王的仆人或奴隶。亚哈表达了他愿意遵从第一次接受的条件,但亚兰王第二次的要求他不能依从。亚哈想通过这样一种柔和谦卑的回答使便哈达采取更加合理的态度。

         9~12 20:9 看起来,以色列王的回话很像讨价还价,以低姿态答亚兰王,因此亚兰王大概认为自己再恐吓一下以色列王就可以得逞了。因此 20:10 亚兰王说了一些恐吓的话,但是 20:12 亚兰王却是在营账中喝酒,可见他大概没想到以色列王已经决心不让步,不惜一战了。

 

【王上二十10「便哈达又差遣人去见亚哈说:“撒玛利亚的尘土,若够跟从我的人每人捧一捧的,愿神明重重地降罚与我。”」

   〔暂编注解〕“撒玛利亚的尘土,若……”。即要是每个士兵都取一把尘土,撒玛利亚便要被移平。

         亚兰王夸张自己的实力,表示亚兰军能把撒玛利亚夷为平地,并有足够人手,每人只需抓一把泥土,便能将全城搬走。

         撒玛利亚的尘土。便哈达的话隐含着威胁要将这城完全毁灭,并且其中也有夸耀自己军事力量的成分。这些话的意思好像是,跟随亚兰王的人数众多,以至于撒玛利亚的尘土都不够他们一人抓一把的。

         1011便哈达与亚哈的对话极富形象性。便哈达是说,他的兵士只须每人捧一把土,便可将撒玛利亚的土拿光,把城毁灭。亚哈王的回答是:等到打赢了仗头,放下了盔甲,再夸口吧。也就是说,尚未决战沙场,怎知鹿死谁手?

 

【王上二十10~12正式宣战乃始于指着一国的神祇起重誓,在此是以口语及书写的形式向敌人表达(参:撒上十七43-44)。此处的威胁乃是要借着众如沙尘的敌军来彻底摧毁、铲平撒玛利亚。才顶盔贯甲的……乃一四字箴言,指备战是一回事,打赢却是另外一回事,等于是说「别太早打如意算盘」,NEB 作「别不自量力了」,乃根据 LXXL)之语译。外交对话中常常会引用谚语(撒上十七43;马里特勒亚马拿泥版61及亚述书信)289。──《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11「以色列王说:“你告诉他说:才顶盔贯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夸口。”」

   〔暂编注解〕这谚语的意思是:“刚开始打仗的人不要过早夸口能得胜”。

         此节的意思是:骄兵必败(参箴27:1)。

         休要。亚哈勇敢的回答用希伯来语四个词表达出来,带有俗语(箴言)的味道。

         「才顶盔贯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夸口」:原文是「不要像脱下武装(松开束腰)的人一样夸耀」。意思接近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还没打仗,不要太早说自己已经胜利了」。

 

【王上二十12「便哈达和诸王正在帐幕里喝酒,听见这话,就对他臣仆说:“摆队吧!”他们就摆队攻城。」

   〔暂编注解〕「帐幕」:原文与「L割」地名为同一字(参王上7:46)。

         「摆队」:即预备进攻之意。

         正在……喝酒。便哈达收到这个消息时他正在欢宴喝酒。他给他部下的命令只有一个字,simu,意思是摆队,列阵。可能亚兰王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大发雷霆,以至于不愿再多说一个字。他对他弱小的对手希伯来王满不在乎,甚至嗤之以鼻,表现出极大的轻蔑。在酒醉的影响下他变得愚蠢,卤莽,不计后果。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理智消失了,头脑开始发热。

         「摆队吧」:原文是「放置」、「设立」,意思是「排好攻击」队形。

 

【王上二十13「有一个先知来见以色列王亚哈说:“耶和华如此说:‘这一大群人你看见了吗?今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手里,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暂编注解〕这位先知相信即为二十28的那位神人。神施行拯救,继止旱降雨之后,再次希望亚哈王悔悟,知道祂才是神(比较十八3637)。

         一个先知。以色列国在迦密山那日之后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先知们又恢复了对全国的影响。

         我必将……交在。没有来自先知的指示亚哈很难有勇气主动去攻击敌人。对于亚哈,对于国内的长老,将现在的屈辱羞耻变为光荣的胜利似乎是不可能的。

         20:13 一开始有个「看啊」,和合本没有翻译出来。

         ◎即使以利亚已经放弃以色列和亚哈了,神还忍耐给以色列人机会。 20:13 神主动派先知来预告亚哈将战胜,并说明他帮助亚哈的动机是「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们可以由自己的遭遇看到神的慈爱与恩典吗?而「耶和华」意义正是「自有永有的」,「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意思也就等于「你就知道神是真正存在的」。

         20:13-21  亚哈反攻战胜亚兰人:有先知向亚哈预告以色列的胜利,并教他怎样反攻(13-15)。结果亚哈把亚兰军打败(16-21)。

 

【王上二十1314 先知的角色这是以色列前古典预言时代,先知所扮演的角色与古代近东其他地方的先知十分相像(见:申十八1422的注释)。他们最常处理的问题之一,是军事行动的可取性,本段是例子之一。由于时人相信神的参与是军队成功的要素,事件发生的次序必须从神下达作战命令开始。在亚述的王室碑文中,这种神明的命令几乎可算是很典型的。此外,交锋的时间和战略等事务,求问神旨也十分重要。在扫罗和大卫时代,这一类资料通常是祭司藉求问神谕的设施获取的(见:撒上十四10,二十二10,二十三912的注释)。如今他们不请祭司寻求神谕性的响应,反向先知提出问题。先知是神的代表,能够提供预言性的默示,作为神的响应。──《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13-20必胜的应许,必定导致人知道是出于耶和华(「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1328节),据说是「圣战」传统之一部分。此计划中有许多出人意外的因素,例如时间(午间,1216节)、在首次战役中拣选二百三十二名年轻(未婚?)的司令官(希伯来文 n# `a{ri^m),由省长或「地方长官」选出,负责内政及军事事务,这些都颇不寻常。他们似乎是从事个人战(参:大卫及歌利亚),由亚哈带领发动攻击(14节)。开始时他们可能被误认为求和的使者(18节,有关 s%a{lo^m 这一层的意义,请看王下九17-19)。

「数点」(RSVREB;「征召」,NEB)较召集聚集15节)」更为贴切,因其希伯来文(pa{qad[)意为「检点看有谁不在」。七千名应当只是一代表性的团体(LXX 'men of substance' ),少于一整支军队(一万人),以显明耶和华神并不倚靠人数(参:士七2)。有关此数字,请见十九章18{\LinkToBook:TopicID=242,Name=d. 以利亞得鼓勵(十九118}。他们似乎是作为后备,跟在叙利亚主力后面行动(19节),主力则为那二百三十二位少年的精锐先锋部队。──《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14「亚哈说:“借着谁呢?”他回答说:“耶和华说:‘借着跟从省长的少年人。’”亚哈说:“要谁率领呢?”他说:“要你亲自率领。”」

   〔暂编注解〕借着谁呢?。亚哈在提这个问题时对神和神的先知拥有一定的信心。国家的命运一发悠关,这位先知作为神的发言人被王接受为属灵的军事司令。

         「省长」:此字的意义是指亚哈、巴比伦或波斯下的行政单位,但究竟亚哈王底下的「省」是怎样的单位,我们目前没有资料可以确认。

         跟从省长的「少年人」:「侍从」、「仆人」、「青少年」。此处的意思应该是「年轻的军官」。

         「要谁率领呢」:原文是「谁驾驭」、「谁控制」或「谁开战」。意思是「谁来驾驭这些年轻军官呢?」或「由哪一方开战呢?」、「哪一方先进攻呢?」。由 20:21 看起来翻译成「谁先开战」比较合乎上下文,因为亚哈王一开始并没有出城攻击亚兰人。

 

【王上二十15「于是,亚哈数点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共有二百三十二名。后又数点以色列的众兵,共有七千名。」

   〔暂编注解〕亚哈王只有“少年人”(年轻的军官)232人,士兵7000人,人数不多,却打了个大胜仗,解了撒城之围;证明得胜非靠车靠马,乃靠耶和华神。

         少年人。先知发出命令,王就遵从了。这里的少年人可能是一个专门的军事术语。这些人可能是特选的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由地方军事长官率领。

         七千。这可能是以色列常备军的数量。在卡卡(夸夸)战役中,据说亚哈有一万步兵。

         「七千名」:原文是「七个千」,很可能是「七个军队单位」,并不一定有七千人的部队。

 

【王上二十16「午间,他们就出城;便哈达和帮助他的三十二个王,正在帐幕里痛饮。」

   〔暂编注解〕在正午发出攻击,那时叙利亚和他们的盟军正在喝酒和休息,亚哈的军队击败对敌。

         「帐幕」:见本章12注。以色列军在中午进行突袭,因这通常是休息和喝酒的时间。

         午间。以色列的军队是在中午出发的,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敌人很可能在卸甲休息,难以料到会在此时受到攻击。

         痛饮。此时,便哈达很可能正在狂饮酒醉之中,他不能正确地评估局势并作出明智的判断和决定。

         「午间」:「正午」、「中午」。

 

【王上二十17「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先出城。便哈达差遣人去探望,他们回报说:“有人从撒玛利亚出来了。”」

   〔暂编注解〕有人。既然突击部队是在正午出发的,那么他们的行军很容易被发觉,不会有什么出其不意的效果了。有人报告给王,说一队希伯来人正在向他们靠近。

 

【王上二十18「他说:“他们若为讲和出来,要活捉他们;若为打仗出来,也要活捉他们。”」

   〔暂编注解〕以色列军的数目实在太少,以致亚兰人不能肯定他们的进攻是否当真。

         活捉他们。便哈达在狂傲之中命令将这些希伯来人全部活捉。和谈,投降,抑或是作战,不论他们想要干什么,都要将他们生擒。

         20:18 显出亚兰王非常轻敌,认为可以活捉全部的敌军,这反倒造成以色列部队获得一开始的优势。

 

【王上二十19「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出城,军兵跟随他们,」

 

【王上二十20「各人遇见敌人就杀。亚兰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赶他们。亚兰王便哈达骑着马和马兵一同逃跑。」

   〔暂编注解〕遇见敌人就杀。他们和敌人近身肉搏,作决死拼杀。亚兰人外围警戒的弓箭手和标枪手也许暂时还可以抵挡一下,但就整个战争而言,为时已晚。敌人大大惊恐,转身逃跑了。

 

【王上二十20~21便哈达骑着马,和马兵一同逃跑(希伯来文,RSV)。希伯来文的马兵(pa{ra{s%)亦可指战车马而言,每一辆战车均有一匹后备马,这可能有助于他的逃脱。以色列军队的主力胜过(MTNIV 作「击溃」;RSV 作「俘虏」)其余的人,显示他们使用战马追逐敌人。──《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21「以色列王出城攻打车马,大大击杀亚兰人。」

   〔暂编注解〕「攻打」:可作「击败」。

         攻打车马。亚哈王有很精良的战车装备,他前去攻击亚兰人的战车马兵,而后者对希伯来人的攻击丝毫没有防备,亚兰全军面临的是彻底的溃败。

 

【王上二十22「那先知来见以色列王,对他说:“你当自强,留心怎样防备,因为到明年这时候,亚兰王必上来攻击你。”」

   〔暂编注解〕“明年这时候”指年初或“明年春季”。26节同。

         “明年这时候”。即到了春天。

         明年这时候。以色列的官方纪年应该是从春天的尼散月开始的。这正是米所波大米和巴勒斯坦诸王每年展开军事战役的时候,因此被称作列王出战的时候(撒下11:1)。耶和华指示亚哈要防备亚兰人次年雨季结束之后的进攻。

         「那先知」:原文有「冠词」,指 20:13 的先知。

         「自强」,留心:「奋勇自强」、「使出力量」。

         「留心怎样防备」:原文是「要知道,要留意怎样做」。

         「到明年这时候」:应该是指明年春天。

         20:22 先知的警告当然一方面是叫亚哈要好好准备军队与防御工事,但另一方面何尝不是要亚哈想想是不是要专心依靠神。我们生命中的危险,对我们是不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需要神。

         20:22-30  便哈达再侵以色列但再次落败:先知警告亚哈说亚兰人会卷土重来(22)。那时的人敬拜多神,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神,认为各神只有自己独特的权柄范围,而战争的胜负视乎那国的神比较强大。亚兰人以为以色列的神是山神(23),上次的战役是在山地进行,所以以色列人占尽上风。

 

【王上二十23「亚兰王的臣仆对亚兰王说:“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们胜过我们,但在平原与他们打仗,我们必定得胜。」

   〔暂编注解〕便哈达的军事顾问叫他下次不要在山间作战,应改在平原上。他们心目中的神受有地理的限制,战争的胜负得看双方所拜的神力量的强弱来决定;所以建议下次和以色列人打仗,应知彼知己,利用己神之长来击对方神之短。但神人告诉亚哈王的话是:耶和华神是主宰全宇宙和全人类历史的神,这些倚靠偶像的必一败涂地(28节)。看来人数少得象小羊群的以色列人,在这次战役,杀了亚兰人十万,剩下的又为城墙压毙,便哈达仅以身免(2930节)。

         外邦人认为诸神只在有限的领域上拥有能力,而以色列人获胜是由于他们的神控制群山。

         山。亚兰人也将希伯来人的胜利归因于神力相助,但他们对于耶和华的全能没有正确的认识。古代多神论的基础是自然界的力量和神明的影响。比如说,黑门人的(太阳)神,黎巴嫩人的(太阳)神,撒弗(Zaphon)的山神,沙米巴力,这些都是天神,山神和雷霆闪电的神。

         这些假神在古代的宗教文典中除了被当作山神,云神和雷神之外,还被当作战神。自从耶洗别的日子,假神巴力在以色列极其盛行,因此亚兰人不免认为希伯来人的胜利是这位神明赐予的。撒玛利亚坐落在以法莲境内的山上。亚兰人认为如果他们想获得胜利,就得将以色列人从山区引诱到平原,好使自己具有战术和宗教方面的优势。

         ◎以色列多山地,传统上比较不擅长在平原上利用骑兵、战车打仗,因此亚兰王的臣子数量上的优势,看起来以色列真是没有打胜的机会。

 

【王上二十2328 山神、平原的神按照古代近东的多神观点,神明通常被视为各有领地,和政治领袖一样。这些领域有时是照国界分割(每国有自己的守护神),有时则依循地形上的区域和界线(河、山、湖泊、平原)分割;本节中的人就是持这想法。以色列境内多山,首都撒玛利亚和耶路撒冷皆在山区;这些因素都助长了耶和华领域在山区的臆测。──《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24「王当这样行:把诸王革去,派军长代替他们;」

   〔暂编注解〕「军长」:原作「首长」(与王上10:15同)。亚兰人大概认为:上次进攻以色列虽然声势浩大,但诸王各自为政,难以合作,所以宁愿设立行政官员,加强内部组织,务求团结。但结果徒劳无功,亚兰人虽然有备而战,仍败在以色列人手下(26-30)。

         把诸王革去。谋士建议撤换诸王可能是因为他们都是附庸国,前来勤王也是勉强的,在战斗中不能独立作战或发挥有效作用,比不上便哈达亲自指定的军事官长。

         诸王「革去」:「废除其职务」。

         20:24 的意思是不要让附庸国君王领兵,而要用专业的军官率领军队。

 

【王上二十2425 战略计划第二次军事行动的战术和上一次的有很大分别。上次亚兰联军是直接攻打撒玛利亚,其用意是围城。第二阶段的重点则不在使城中的居民饥饿或攻破城墙,而是在空旷地方对阵作战。亚兰人可以在此全面发挥他们战车和骑兵的优势。不晓得是因为战术不同还是上一次的失败,亚兰人又撤换了全体将领,招募新兵来打仗。──《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25「又照着王丧失军兵之数,再招募一军,马补马,车补车,我们在平原与他们打仗,必定得胜。”王便听臣仆的话去行。」

   〔暂编注解〕王丧失。亚兰人上次的损失一定是非常惊人的,以至于要彻底更换整个军队。战争使人的生命财产变得一文不值。

         「再招募」一军:原文无「再招募」,不过意义是一样的,就是军人补军人、战车、战马都补齐。

 

【王上二十26「次年,便哈达果然点齐亚兰人上亚弗去,要与以色列人打仗。」

   〔暂编注解〕“亚弗”:位置不详。这场战争是在约但河谷进行,有人认为当为加利利海东边的那个亚弗城。

         “亚弗”。确实位置不详,大概在加利利以东。

         「亚弗」:位于加利利海之东(比较撒上4:1)。

         次年。这是指第二年的春天,即巴勒斯坦地区每年中通常适合作战的时候(见第22节注释)。

         点齐亚兰人。便哈达很可能征召了许多国民参战。

         亚弗。圣经中有好几处地方的名字都叫亚弗(见撒上4:1节注释)。这里提到的城可能是在加利利海以东六千米处,位于伯善到大马士革的大路上。不论这是指着哪座城,它很可能就是后来以色列王约阿施根据以利沙的预言击杀亚兰人直到将他们灭尽的地方(王下13:14-19)。

         「亚弗」:字义是「围住」,由于以色列有许多地点都叫「亚弗」,因此我们不能确定到底在哪个「亚弗」打仗,虽然传统上认为这个亚弗在加利利湖东边。

 

【王上二十26 亚弗】古以色列有好几个名叫亚弗的地方(可能多达五个),以致发生这场战争之地点的考证变得复杂。最普遍被提出是战场遗址的是一个位于加利利海的东岸,以色列通往大马色的路上。这地点的问题是亚兰为什么会选择一个离撒玛利亚这么远的地方,以色列人又为何要长途跋涉与他们打仗。耶斯列平原一带是最合理的地点,而非利士人在基利波一役于亚弗集结军队,更提高这地点的可能性(参较:撒上二十八4,二十九1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27「以色列人也点齐军兵,预备食物,迎着亚兰人出去,对着他们安营,好像两小群山羊羔。亚兰人却满了地面。」

   〔暂编注解〕预备食物。旁注作,供给食物,或翻译为提供,预备食物。以色列人已为战争预备妥当,粮草,兵马全都充足。因为神已经提前藉先知警告他们,所以以色列人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预备打仗(第22节)。

         群。希伯来文chasiph,在圣经中只此一处出现。它指一些分离的东西,就像两小群山羊和大的主要的羊群分开似的。

 

【王上二十28「有神人来见以色列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亚兰人既说我耶和华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暂编注解〕神要让叙利亚人知道,祂是无所不在的神,不会被规限在山上或谷中(23节)。

         你们就知道。神想让亚哈和亚兰人都将不久之后以色列人的胜利归功于耶和华,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通过使自己的百姓得胜,外邦人就知道惟有耶和华是神(见王下19:16-34)。神的计划是让他名的威严和荣耀在全地的人面前得到尊崇(见诗67:2102:15138:4;结20:9)。通过让以色列人战胜亚兰人的大军,耶和华就在周围列国的眼中显明,他不仅是掌管山川平原的神,也是全地的主宰。

         「神人」:在此处也是「先知」的意思,使用「神人」可能是要与 20:13,22 处的「先知」区别。

         20:28 神拯救以色列人的目标还是要让以色列人知道「神是存在的」。 20:29 双方等七天才开战,可能是具有人数优势的亚兰人分外谨慎,要等占卜的好预兆才要出战。

 

【王上二十29「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那一日以色列人杀了亚兰人步兵十万,」

   〔暂编注解〕步兵十万。亚兰人这次的损失看来主要是步兵,而上次的失败中主要提到的是车马被大大击杀(第21节)。

         「十万」:原文是「一百千」,那个「千」可能不是一千人,而是一个军队计算单位。

 

【王上二十29「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那一日以色列人杀了亚兰人步兵十万,」

    亚兰军队延迟七日,可能是为了要等待更有利的兆头。杀死十万亚兰人可能是象征性的数目,代表极大的死伤,因为聚集在夸夸的亚兰军队总数只不过是六万二千九百名。然而,「千」(~elep{)在不改变子音的情况下可以读为「军长」(~all u^p290。古代战役中一天死亡一百人已是非常惨重。同样的,在亚弗城中压死的二万七千人也包括当城墙倒塌时城内所有的人。这会使以色列人忆起他们在耶利哥城的胜利(书六),另一种算法便是将此数目视为代表压死了二十七位军长。──《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30「其余的逃入亚弗城,城墙塌倒,压死剩下的二万七千人。便哈达也逃入城,藏在严密的屋子里。」

   〔暂编注解〕「严密的屋子」:即「屋子的内室」。

         城墙塌倒。这座城可能不大,而有为数众多的亚兰人拥挤在城墙上,随之而来的混乱很容易造成大批人员的伤亡。

         藏在严密的屋子里。字面上是,进入到内室的内室。便哈达的藏身之地可能在城内的堡垒中,在东方设防的城中通常会有极其坚固的保障用来做最后的撤退并抵抗之处。

         「两万七千」:原文是「二十七千」,可能也没有两万七千人那么多,只是二十七个作战单位。

         「严密的屋子里」:原文是「房间的房间里」。

 

【王上二十30王可能首先在一间内屋(吕译)或圣所(「屋中屋」,参:王上二十二25;王下九2),并非地下室(约瑟夫,《犹太古史》viii.14.3)或逐室搬移(Gray)。──《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30 逃入亚弗由于亚弗的位置未有定论,要从考古角度讨论城防是不可能的。城墙坍塌不一定是围城、攻破,或神明干预的结果。使城墙塌陷的主要战术是在墙下开凿隧道。实际上学者提出干壕(深达床岩)和土制护堤的用处,就是防止削弱城墙基础的地道挖掘。城墙的地基若不坚稳,上层建筑就会崩溃。──《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31「他的臣仆对他说:“我们听说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现在我们不如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

   〔暂编注解〕“腰束麻布”表示悲哀。“头套绳索”表示屈服。“麻布”为一种黑色粗糙的布。

         “麻布”和“绳索”是降服的记号。征服者若选择不向降服的人施怜悯,可以用绳索来吊死他们。

         「腰束麻布,头套绳索」:是自卑降服的象征。

         仁慈的王。周围列国听说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如果所有的君主都能以慈悲和怜悯施行统治,如果仁爱代替了凶残,如果公义和弟兄间的友谊代替了压迫和奴役,这个世界将是何等不同啊。

         「仁慈」的王:「善良」、「慈爱」、「忠诚」。

         31-34  便哈达战败后求亚哈饶命:并自动提出和约的优厚条件。亚哈见他的诚意,同时又希望有多一个盟友以应付亚述的威胁,便把他放了。此和约维持了三年(见王上22:1)。

 

【王上二十31 麻布和绳索麻布是示哀的常见方式。阿希兰的石棺上绘画了正在哀恸的女子,她们的裙子上束着似乎是麻布的腰巾。绳索可能是象征他们自居为战俘。亚述和埃及的浮雕对叙利亚俘虏的描绘,都是颈上套着拴绳。──《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31~33以色列人真的有仁慈的名声吗?他们所使用的字眼(h]esed)乃指神守约的慈爱(AV作「怜悯」)。王觉得最少值得一试,便身穿山羊皮(麻衣),象征哀恸;头套绳索,象征顺服,并非搬运工人(s%anda)或求情(约瑟夫)的象征,而是表示他们随时准备好被带走成为阶下囚。那些「等待好兆头出现」(RSV)的人要求饶命,听到亚哈称便哈达为兄弟33节,亦即联盟,平等盟友),视为一线生机,亚哈邀请便哈达上他的御辇(33节),印证了他们的观察正确。这个解释比较合理,胜于重组MT经文,解释为「急忙采用」(NEB)或「立即当真」(Gray)。希伯来文(hlt])惟有在此出现一次,因此难以确定其意义为何。──《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32「于是他们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去见以色列王,说:“王的仆人便哈达说: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亚哈说:“他还活着吗?他是我的兄弟。”」

   〔暂编注解〕“兄弟”:国际间君王喜欢这样互称(看九13)。

         “我的兄弟”。即与我同作王的(比较九13)。

         「兄弟」:并非指骨肉之亲,乃指同等地位,因二人都是一国之君。亚哈请他上车(33),也是这个意思。

         王的仆人便哈达。不久之前便哈达还是主人,而亚哈是仆人(第4节)。骄傲的便哈达此时不再吹牛了,他开始用理智去思考先前亚哈告诉他的话,才顶盔贯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夸口(第11节)。

         ◎「腰束麻布,头套绳索」:这是战俘的装束。

 

【王上二十33「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便急忙就着他的话说:“便哈达是王的兄弟。”王说:“你们去请他来。”便哈达出来见王,王就请他上车。」

   〔暂编注解〕「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原作「观察征兆」,即以此为好现象。

         留心探出。亚哈会怎样回答呢?他的话意味着生命还是死亡?王手下的人留心探询他的反应和口气。当他们听见王称便哈达为自己的兄弟时这些人就知道答案了。疑虑和危险都过去了,胜利者已经表态了。仁慈和友谊总胜过不饶恕和死亡。亚哈在请便哈达上自己的车这一举动上显示了他出奇的礼貌和殷勤。

         「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原文是「观测征兆或预兆」。

         急忙「就着」他的话:「接着」、「抓住」。

         「请他上车」:当时的文献显示藩属必须在君王的车旁边奔跑,因此亚哈请便哈达上车,就是把便哈达当成是地位同等的王。

 

【王上二十33 请他上车藩属必须在车轮旁边奔跑(如亚兰的比尔拉基布碑文),只有地位同等之人才被邀上车。称便哈达为兄弟,又邀请他上车,表示亚哈愿意重新协商原有的关系。亚哈从前可能是便哈达的藩属,若然,二人之间应该有宗主条约。条约当规定亚哈向亚兰纳贡,并且服于其权下。「兄弟」的新关系表示双方建立平等条约,亦无需朝贡。如此双方的关系便属平等,彼此在军事上互相支持,并且以平等地位开拓新的商道和贸易事业。亚哈宁可接受平等地位,不乘胜进击使便哈达成为藩属,可见其宽厚的态度。──《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34「便哈达对王说:“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我必归还,你可以在大马色立街市,像我父在撒玛利亚所立的一样。”亚哈说:“我照此立约,放你回去。”就与他立约,放他去了。」

   〔暂编注解〕在处理便哈达一事上,亚哈没有遵照神的吩咐灭绝他,事前也没有求问神(42节),自作主张,表现得非常宽大。除了将便哈达一世当年从巴沙手上攻取的城邑归还(十五20),可以在大马色立一些街市之外,没提其他条件便将他放走。这些街市很可能是从事国际贸易的中心,本不轻易让外人染指。亚哈作此宽大决定,当与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的南征企图有关。他需要象亚兰这样一个盟国来连手对抗亚述。

         亚哈若能依神的话处理便哈达,可以一劳永逸,解决以色列和叙利亚拖延不决的战争。但他决定释放便哈达,两国之间的冲突因而持续,后来亚哈且死于与亚兰王的战役中(42节;二十二35)。

         “你可以在大马色立街市”。大马色的一些区域划分出来作商业的用途。

         这是便哈达所提出的讲和建议,他答应归还以前夺去的以色列领土(可能是指巴沙作以色列王时被亚兰王便哈达占领的地方,见王上15:20), 又允许亚哈在亚兰首都大马色设立贸易中心。

         我必归还。这些是指希旬的孙子、他伯利们的儿子便哈达听从亚撒的要求从巴萨那里攻取的城邑(15:18-22)。现在这个便哈达称从前那位夺取以色列城邑的王为我父,从这个事实看,现在的便哈达和从前那个肯定不是一个人。便哈达一世和巴沙是同一时代的人,而便哈达二世和亚哈处于同一时代。

         街市。这些据说是为贸易而设立的集市,这里摊位的所有者拥有治外法权。亚兰国为什么能在以色列拥有这样的特权,这一点很有趣,也很值得注意。

         「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指 王上 15:20 的「以云、但、亚伯伯玛迦、基尼烈全境、拿弗他利全境」。

         「街市」:「街道」,一般认为是建立「贸易中心」。

         ◎一般认为亚哈如此宽大的对待亚兰王,是因为亚述的势力已经兴起,亚哈想透过跟亚兰结盟一起对抗亚述。后来的夸夸之役中,以色列就与亚兰一起对抗亚述。

 

【王上二十34「便哈达对王说:“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我必归还,你可以在大马士革立街市,像我父在撒玛利亚所立的一样。”亚哈说:“我照此立约,放你回去。”就与他立约,放他去了。」

    亚哈王在,答应放人以前强行要便哈达同意(b#ri^t[)两个要求,后来并正式立约印证。首条规定是归还在暗利王朝时亚兰人所夺取的(边境?)城邑。旧约并未记载这事件,有关暗利王朝的记载非常简短(见十六23-28),故意省略他的主要事迹(参:摩押碑文)。或有可能这是指巴沙任内的失土(十五20,十六3),此可能性大于视之为约哈斯任内失土,后为约阿施所收复(Gray)。──《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34 条约条款归还攻取的土地,使两国恢复传统的疆界。便哈达作出的其他让步则与贸易机会有关。新王接管主要城市之后首先施行的措施,包括为自己的商人设立新的市集,并且为自己兴建纪念广场。接着有商贾移居至此,在城中开办生意。但城城门之外的院子就是这习惯的例证。按考古学家的考证,在此出土的一连串建筑物是个为纪念亚兰征服者的市场,其石碑显眼地立于城中(今称为大卫家石碑〔House of David Inscription〕)。──《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35「有先知的一个门徒,奉耶和华的命对他的同伴说:“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暂编注解〕先知的一个「门徒」:原文是「儿子」,但意思的确是「门徒」的意思。

         你「打」我:「击打」、「殴打」、「击杀」。

         3537 先知必须表现得象受伤的士兵一样,好加强他所传信息的力度,并且避免亚哈看出他是先知。

         35-43 神藉先知责备亚哈宽容敌人,并指出他要承担的后果:先知的门徒要同伴打伤他,是为要装作从战场回来的样子。他布下这个假局,是要引导亚哈判定自己的罪(参撒下12:5-6)。

 

【王上二十35「有先知的一个门徒,奉耶和华的命对他的同伴说:“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约瑟夫(《犹太古史》viii.14.5)认为先知的一个门徒乃指米该雅。门徒乃指在一位指导者(「父」)之下的一阶级或一组人。这是首次提及这种出现于暗利王朝关键时期的、特别的先知团体(王下二3-715,四138,五22,六1,九1),除此以外我们所知不多。──《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36「他就对那人说:“你既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你一离开我,必有狮子咬死你。”那人一离开他,果然遇见狮子,把他咬死了。」

   〔暂编注解〕咬死你。击打的命令是奉耶和华的命发出的(第35节)。那位先知门徒的同伴不论多么为难,多么不情愿都应该立刻遵从。迅速临到他身上的刑罚彻底说明,对于耶和华的话应该无条件地,毫不犹豫地顺从。

         「咬死」了:原文与「打」相同,是「击打」、「殴打」、「击杀」之意。人被狮子「击打」,应该就没命了。

 

【王上二十37「先知的门徒又遇见一个人,对他说:“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将他打伤。」

   〔暂编注解〕打「伤」:「打出青肿」、「创伤」、「瘀伤」。

 

【王上二十37~40此先知为了吸引到王的注意力,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受伤的兵,眼部蒙着「绷带」(NEB),或头巾38-41节)。此词(`@per)唯有在此出现过一次,可能是一般性的头巾(亚述文为 apa{ruCohen)。先知可能在前额或面颊上有特征(3841节)。掳人者要对被掳者的生命负责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失职者可能要被罚一他连得3,000舍客勒,34公斤)银子,相当于一个奴隶价值的一百倍,这并不夸张,乃是当时典型的预防性法律刑罚,以避免违约。──《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38「他就去了,用头巾蒙眼,改换面目,在路旁等候王。」

   〔暂编注解〕头巾(直译为:灰尘)。这里应作,头巾,面罩。希伯来文中灰尘头巾是两个同根词,只有词首的元音不同。表示灰尘的是'epher,而表示头巾的是'apher。此人戴上头巾可能有两层意思,一是遮盖伤口,二是化装不让亚哈认出自己是先知的门徒。

         眼(直译为:脸)。字面上是,两只眼。

         20:38 可以看出这个先知应该是亚哈王本来就认识的。

 

【王上二十39「王从那里经过,他向王呼叫说:“仆人在阵上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人来,对我说:‘你看守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连得银子来。’」

   〔暂编注解〕“一他连得银子”等于三千舍客勒。按当时市价,一个奴隶的身价只值三十舍客勒银子。

         亚哈王说那人罪无可赦,正是宣判自己的死刑。

         这里所提到要看守的人是指战俘。

         「一他连得银子」:等于三千舍客勒银子,根据出21:32,这是一百个奴仆的代价。

         ……呼叫说。比喻的意思是很明显的,蒙眼的先知代表亚哈,托付被看守的人代表便哈达。

         「一他连得银子」:重约34公斤,表示这个被看守的俘虏应该是重要人物,所以值得这么多的银子。当时的奴隶价格大约是这个价格的一百分之一。

         3943 意思是:正如士兵不能让战犯逃走,同样地,亚哈不应让便哈达活。

 

【王上二十40「仆人正在忙乱之间,那人就不见了。”以色列王对他说:“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样判断你。”」

   〔暂编注解〕忙乱。他有自己的职责,他顾及到了其它所有的事,却把自己最重要最该做的事忘记了。

         判断你。王发出了判语,但却不知道其实正是在审判自己。这样的判决正像大卫在母羊羔的比喻中对自己所定的罪(撒下12:5-7)或像两个弟兄的故事(撒下14:10,11)。

         「忙乱之间」:原文是「做这做那」。

         「定妥了」:「裁定了」。

 

【王上二十41「他急忙除掉蒙眼的头巾,以色列王就认出他是一个先知。」

   〔暂编注解〕当时的先知大概都有一些特别的标志(赛四十四5;结九4;亚十三6),容易为人认识。

         先知除去头巾,亚哈便认出他的身分,这可能显示当时先知额上有标志。

         除掉……头巾(灰尘)。即,除掉头巾或面罩(见第38节的注释)。

 

【王上二十42「他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将我定要灭绝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

   〔暂编注解〕「定要灭绝」:原文乃指在某些战役里,所有掠物或战利品都要完全毁灭献给神的情形(如申7:2; 20:16; 撒上15:3)。

         你的命。神将便哈达交在亚哈手中是要亚哈杀了他,然而亚哈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也没有抓住机会取得对敌人的优势。仅仅一年前便哈达提出的苛刻要求(3-6节)就应使亚哈明白这个自己与之打交道之人的品性并采取相应的措施处理他。便哈达不值得信任,他只是在拖延时间,几年之后亚哈就为自己不智的仁慈付上了生命的代价(22:31-36节)。

         20:42 的预言, 王上 22:1-39 中应验。

 

 【王上二十42有关耶和华定要一个人灭绝(希伯来文「我所诅咒的人」)是许多现代人所难以接受的概念。全然灭绝的诅咒(h]e{rem)乃神规定将任何使神的子民与神隔离的东西完全毁灭(申七2,二十16;参:赛三十四5),通常被视为是「圣战」,但是所有古代的战争都被视为是圣战(参:马里的诅咒292)。此举可能是出于对污染的预防,并且神的作为是不能受非议的。亚哈的宽恕带来更大的苦难,他不执行神的刑罚,导致咒诅及刑罚落在他自己的身上(Jones)。──《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43「于是,以色列王闷闷不乐地回到撒玛利亚,进了他的宫。」

   〔暂编注解〕「闷闷不乐」:原文有气愤之意。

         闷闷不乐。亚哈拒绝接受对他公正的判决。他变得愤怒并闷闷不乐,没有显示出真诚的悔改和属灵的忧伤。但这却是他自己给自己下的判决,再无申诉可更改之余地。亚哈在愤怒中一定很想抓住那个公开谴责他的先知,但他却没有这样做,因为是他定了自己的罪。他郁闷地回到王宫,可能他的自怨自恨要远远超过对那先知的不满,但他却没有看到自己的错误,只认为神错待了他。罪恶的人心总想使自己的错误显得有理,一个人的道路在自己的眼中总看为正确。

         ◎此处并没有清晰的让我们知道亚哈是否了解不应该随意纵放亚兰王,不过我们由上下文中神多次差遣先知来警告亚哈,而且亚哈王也没说话反驳先知的指控,应该可以确定他知道神要他杀亚兰王,但他因为种种因素不杀亚兰王。有时候我们会像不肯打自己伙伴的先知门徒一样,没有去执行神的命令,我们置身事外的时候很清楚公义的审判应该是什么,但身在其中的时候,常常莫名其妙就做错了选择。

 

【思想问题(第廿章)】

 1 亚兰王便哈达作出那两个要求?为何亚哈答应他第一个要求,而不答应他第二个要求(6)呢?你认为亚哈的决定正确吗?就亚哈处理这宗外交危机事件的手法,你认为他是能干的领袖吗?耶和华又是用那一种标准来决定谁是伟大的君王呢?

 2 本章记载先知有多少次直接介入亚哈所处理的外交危机中呢?亚哈王对这位先知的意见有何反应?参14-15, 22, 27节。由此看来,先知以利亚一向以来为耶和华所作的见证对亚哈王有否产生功效?

 3 亚兰王把首次战败归究于什么原因?参23节。属神的子民是否也往往犯了错误,以为神的能力只局限于某方面,而没有胆量相信祂有管理宇宙一切的能力?

 4 有学者认为亚哈宽大的外交政策,从人的立场来说是十分明智的,因为他与亚兰王从此可以合作对抗外敌,并且推动以色列的商,但为何先知大力斥责他的行径呢?参42节。

 5 面对便哈达的请求(34),亚哈要处理的不单是一宗国家事件,也是一件宗教事件(参19:15)。从本章看来,外交上的决定未必对宗教生活有利,但宗教上的决定却直接影响国家的命运。你在处理日常事务中应以什么原则为依归呢?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