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上第二十二章拾穗

 

【王上二十二1「亚兰国和以色列国三年没有争战。」

   〔暂编注解〕看十四30注。

         三年。第二十一章打断了以色列国和亚兰国军事斗争的叙述,而本章又将这一叙述的线索接续起来。这些年是西亚历史的多事之秋,亚述变得越来越强大,逐渐成为巴勒斯坦和叙利亚(亚兰)各国的心腹大患。有一种普遍的说法认为,随着当时亚述人的兴起,他们的威胁与日俱增,以色列和亚兰暂时搁置了他们之间的分歧和矛盾而联合一致共同抵抗亚述人。可能是这种联盟使以色列和亚兰之间有了一段长达三年的和平时期。我们知道亚哈和便哈达是朋友,或说,至少曾经一度是朋友,因为他们俩过去曾联合在卡卡(夸夸)战役中抵挡撒缦以色三世。

         ◎「三年没有争战」:这段时间根据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的记载,公元前853年于欧兰特河畔的夸夸发生战争,亚述对抗十二王的联军。亚哈派出两千战车、一万步兵,占了联军半数以上的军力。学者一致认为十二王联军成功击退亚述军队(虽然亚述文献自称获胜)。亚兰王便哈达当然也在联军之中。亚述王评价亚哈和便哈达是联盟中实力最强的两国。

         22:1-4  约沙法与亚哈合攻基列拉末:亚哈与亚兰王便哈达立约 (见王上20:34 后三年,战事再度爆发。原因是以色列人要从亚兰手中夺回基列地的拉末 3)。 此地位于约但河东,地势险要,掌握当时重要之商业通道。亚兰王大概已答应将它归还以色列,但一直没有履行承诺。有关犹大王约沙法与以色列王亚哈的联盟,见本章44节注。

 

【王上二十二1 年代小注:夸夸之战亚哈和便哈达在第二十章末结盟之后,至今已有三年。学者一般假设他们继续作为盟友,是因为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逐渐西侵所构成的威胁。在主前八五三年,他终于入侵亚兰南部。西方十二国联盟与他在夸夸会战。撒缦以色将以色列王亚哈和亚兰王便哈达,列为哈马王雅胡莱尼(Iarhuleni)领导下之联盟中实力最强者。夸夸位于奥朗底河畔,大马色以北约一百五十哩,但在哈马以北则只有二十五哩。撒缦以色虽然宣称战胜,研究日后历史却发现西方联盟成功地达到了他们的目标。撒缦以色要到十至十二年后,联盟开始瓦解之时,才开始有控制该区的迹象。对付撒缦以色大致成功,很可能是亚哈有自信对亚兰人采取军事行动,试图收复基列的拉末的原因。──《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2「到第三年,犹大王约沙法下去见以色列王。」

   〔暂编注解〕犹大王约沙法是个敬畏神的君王,但他和亚哈家结亲,两国交好(王下八18;代下十八1)。看十四30注。

         「约沙法」:字义是「耶和华已审判」。

         「下去」见:犹大首都是耶路撒冷,比撒马利亚高度高,因此用「下去」来形容约沙法的行动。

 

【王上二十二2~4经文在此并未指出以色列王为何人,但必定是亚哈无疑,如第20节所示。有关他与约沙法之间的相交请见:历代志下十八1-2及列王纪下八18基列的拉末\cs8位于亚兰及以色列交界,为现代的 Tell ar-RamithGlueck)而非 Irbid 东南的 Husn-`AjlunGray),后来在耶户的时候丢在叙利亚人的手中(王下十32-33)。目前纯粹是一场亚兰人及以色列人的冲突(Oded),「你肯同我去攻……吗?」(4节)暗示犹大及以色列并无尊卑之分,也并非如一些解经家所假设的是要求犹大与以色列合并──《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3「以色列王对臣仆说:“你们不知道基列的拉末是属我们的吗?我们岂可静坐不动,不从亚兰王手里夺回来吗?”」

   〔暂编注解〕基列的拉末在约但河东雅穆河附近。此城建于所罗门王时代,后落入亚兰人手中(四13)。北国曾与便哈达订约,可以取回此城(二十34),故有权要求。

         基列的拉末是属我们的。很明显,便哈达没有照他曾经的许诺(20:34)将他占有的以色列城邑全部归还亚哈,因此,亚哈认为要想收回这些地方必须使用武力。

         「基列」:指的是约但河东的地区。

         基列的「拉末」:字义是「崇高」,位于约但河东的雅穆河附近,但详细地点并不确定。

         「静坐不动」:「表现无力的」, 「不活动的」、「表现沉默的」。

         3~4 “基列的拉抹”。显然这城在第二十章34节的条约之后并没有归还以色列。约沙法愿意参与亚哈这场战役。

 

【王上二十二4「亚哈问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约沙法对以色列王说:“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与你的民一样,我的马与你的马一样。”」

   〔暂编注解〕你我不分彼此。约沙法和亚哈早已结盟,而这个盟约是由他们儿女的婚姻缔定的,即亚哈的女儿亚她利雅和约沙法的儿子也是他王位的继承人约兰(王下8:18,27)。既然这一联姻所生的儿子──亚哈谢──即位时的年龄已有二十二岁(王下8:26),那么,由此可见,亚哈和约沙法之间的联盟必然已经缔结了很长时间。在犹大接续约沙法作王的是约兰和亚哈谢(王下8:16,25),而亚哈的两个儿子,就是接续他作王的,也被起名叫作亚哈谢和约兰(王上22:40;王下1:173:1),这一事实进一步表明了当时两个皇族之间存在的友谊。

         我的马。犹大和以色列一样,他们的部队看来都装备了骑兵和战车。约沙法是一位强大的军事领袖,为周围的邻国所惧怕和敬重(代下17:10-19)。

         「你我不分彼此」:「我就像是你」, 代下 19:2 记载先知耶户为此责备约沙法。

         ◎一般认为亚哈王在夸夸之役之后自信满满,因为他不但军力强盛,可以跟十二国联盟打败亚述,而且半数以上的军队都是他的。因此只要犹大王再支持一下,打败亚兰拿下拉末,应该是没问题的。

 

【王上二十二5「约沙法对以色列王说:“请你先求问耶和华。”」

   〔暂编注解〕求问。约沙法一向具有敬虔的质量(王上22:43;参看代下17:3-919:3-1120:5-32),他建议亚哈在出征之前先要求问神的旨意,并且当日这件事也就如此行了。

         「请你先求问耶和华」:原文是「请你现在寻求耶和华的话」。

         ◎约沙法是个敬虔的国王, 代下 17:3-9 ,因此打仗前希望求问神 22:5

         22:5-28  米该雅与假先知:二王在出发前咨询先知的意见(5-12)。四百个亚哈所聘用的先知大概都是事奉耶和华的 (见11-12), 但约沙法看出他们只是顺王的意愿说一些称心的话,并非从耶和华得着示,所以最后召了米该雅来。

 

【王上二十二5~6当时的惯例是在大型战役以前求问(「求教」,JB;希伯来文 da{ras%)国家神祇,若要使此战役作为「圣战」则更不可缺少此一步骤。约沙法清楚表明他不是敬拜巴力者,因此他要求问耶和华,而非像他的战友一样,为自己的行为寻求自己的神祇赐下好兆头(参:撒下二1;王下三11)。此处强调的是在采取任何行动前寻求神旨意的重要性。四百「国家主义的先知」可能集中于伯特利(十二28-29),这个数目并非夸张(王上十八19)。他们绝对顺服于以色列王,他们的合一也使人怀疑他们所说的话只是为了要取悦于王,而非宣告真理(摩七10-13)。他们宣称耶和华神必赐胜利,这也是以前的战役致胜之因(二十1328)。──《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6「于是以色列王招聚先知,约有四百人,问他们说:“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们说:“可以上去,因为主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里。”」

   〔暂编注解〕当属伯特利敬拜金牛犊的庙宇里的一群人(十二2829)。西底家是他们的首领(11节)。

         “先知”。不是耶洗别那四百个巴力先知,而是耶和华的先知。然而,他们都受亚哈的俸禄,便说王喜欢听的话。

         先知。这些不太可能是巴力的先知,亚哈不可能召聚一群异教神明的先知这样公然地羞辱约沙法,因为约沙法明明提出是要求问主(耶和华)的先知。这些被召集的先知也宣称他们是奉耶和华的名说话,但他们是一群假先知。

         主必将……交。这里表示的希伯来词语是'adonai,而不是Yahweh,那么前者就可能将任何一位神明当作主或主人,而不是那位真正的主,Yahweh,即,耶和华。如果这些人是巴力的先知,那么他们可能会用巴力代替主。稍后,同样是这些先知,他们果不其然使用Yahweh这个术语作为他们的神明,其英文翻译是“Lord”11,12节),以大写形式出现。

         「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我可以上去进攻基列的拉末吗?或是停止呢」?

         6~23本节至23节所记的话,描写谎言的力量,这四百假先知只知媚世,不敢说真话,有若在谎言之灵的控制下,说的全是假话。

 

【王上二十二7「约沙法说:“这里不是还有耶和华的先知,我们可以求问他吗?”」

   〔暂编注解〕耶和华的。约沙法这里用的是Yahweh。很明显,这位犹大的王不满意那些以色列的先知,因此他表明,这些人必须和真神神的先知完全区分开来,他要的是耶和华的先知。从这里开始,无论是耶和华的真先知还是其他认为自己敬拜神的人都用Yahweh代表8,11,12,14-17,19,21,24节)。

         22:7 显然约沙法觉得这四百位先知不太可靠。作者似乎很谨慎的把这些先知 22:6 与「耶和华的先知」 22:7 分开来,他们也奉耶和华的名发言,但作者并不称呼他们是「耶和华的先知」。此时北国的信仰是混杂着巴力与耶和华信仰的。

 

【王上二十二8「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还有一个人,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我们可以托他求问耶和华。只是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约沙法说:“王不必这样说。”」

   〔暂编注解〕米该雅。还有一个人,根据亚哈的说法,可以向他求问Yahweh,但亚哈不喜欢这个人。此人是耶和华的真先知。约瑟夫坚称,这个米该雅(Antiquities viii. 14. 5)就是先前因为亚哈处理便哈达的不智行为而向他说凶言的那个先知(20:35-43节)。

         我恨他。邪恶总是恨恶良善。亚哈恨恶米该雅就是因为米该雅的话没有遂他的心愿,他固执己见,也想让先知的预言和他的想法一致。

         「音拉」:字义是「神所充满的人」。

         「米该雅」:字义是「谁像神」。犹太古史的作者约瑟夫说这个米该雅就是 20:35-43 那个没有记载名字的先知,当时被囚在监狱中。

         「恨」他:「恨恶」。

         「不必这样说」:「不要这样说」。

 

【王上二十二9「以色列王就召了一个太监来,说:“你快去,将音拉的儿子米该雅召来。”」

   〔暂编注解〕「太监」:原作「官员」。

 

【王上二十二10「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在撒玛利亚城门前的空场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们面前说预言。」

   〔暂编注解〕“空场”。一个空旷的地方,或一个大的打谷场。

         城门。亚哈为约沙法和他的随从举行了一场国宴(代下18:2),之后两位王就去了城门口的宽阔处。城门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通常君王都坐在那里施行审判(撒下15:219:8;参看得4:1;诗127:5)。

         「空场」:「打谷场」。

         「朝服」:「外袍」。

 

【王上二十二10「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在撒玛利亚城门前的空场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们面前说预言。」

    二王穿着朝服(LXX 作「全副披甲」),其意义可能并非指「穿着耀眼的盔甲」(NEB;「穿着制服」,Gray),而是按着公开正式场合的规矩穿着朝服。城门前的空场AV 作「广场」;NEB 作「入口」)乃用来作大型群众聚会之用。有关其露天法庭请见:撒母耳记上十四2及二十二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11「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造了两个铁角,说:“耶和华如此说:‘你要用这角抵触亚兰人,直到将他们灭尽。’”」

   〔暂编注解〕「角」:乃军事势力的象征(参串7)。

         「抵触」:即「刺伤」。

         铁角。这两个铁角可能一个是为以色列,一个是为犹大,象征他们有力量打败亚兰。在经文中角通常被用来代表胜利(申33:17;撒上2:1)或国家或力量(但7:7,8,248:2-10;亚1:18,19)。先知经常用象征性表号性的行为作为有效的办法来阐明他们所发出的信息(耶13:1-1119:127:2;结4:1-4,9,12:3-724:3-12,15-24)。

         耶和华如此说。很有趣,这里要注意到,西底家现在也开始冒用耶和华的名字说话了。但这并不代表他是耶和华的真先知,他可能只是假装迎合约沙法王的要求罢了(第5节)。

         「基拿拿」:字义是「经商者」。

         「西底家」:字义是「耶和华是公义的」。

         「铁角」:「铁制的犄角」。代表「坚强的力量」。

 

【王上二十二11西底家用模型来强调他们的信息,铁角代表可以驱逐亚兰离去的能力(如申三十三17的约瑟)。耶利米便常常使用演出或象征式的方式来说预言(耶十九110-12,「瓦瓶」,二十八10-11,「轭」;参:结四,描绘出被围攻的城市),栩栩如生地强调他的信息。──《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12「所有的先知也都这样预言说:“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胜,因为耶和华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暂编注解〕所有的先知。以色列的先知所给出的信息都是他们的王喜欢听的。他们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并且结果就是亚哈的死亡。他们实际上是在鼓励他开始这愚蠢而又危险的使命。

         耶和华。希伯来文Yahweh。现在这些先知开始使用耶和华的名字了,而这是他们从前一度回避使用的(第6节注释)。他们是假先知,他们不是在为耶和华说话,即使他们现在妄用他的名说出自己欺骗性的声明。

         「必然得胜」:「使昌盛」、「带来成功的结果」。

 

【王上二十二13「那去召米该雅的使者对米该雅说;“众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说吉言,你不如与他们说一样的话,也说吉言。”」

   〔暂编注解〕说吉言。神先知的信息是从神那里得来的,而不是从人那里得来。无论顺耳与否都是主指示并告诉他们要说什么。奉差遣去召米该雅的使者对先知有一种普遍低下的概念,他想或许自己的劝告会影响米该雅所要发出的信息。

         也说吉言。人想听的好话未必都是好话,通常都是忠言逆耳。从亚哈自身的立场来说怎么样呢?鼓励他踏上如此危险的行程无疑是要致他于死地了。逆耳的真理总要比顺耳的谎话好的多了。

 

【王上二十二14「米该雅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暂编注解〕耶和华……说什么。真先知是不能被收买的,也不能被强迫预言虚假的平安顺利。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

 

【王上二十二15「米该雅到王面前,王问他说:“米该雅啊,我们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回答说:“可以上去,必然得胜,耶和华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暂编注解〕米该雅的语气和表情显示他在说讽刺的话(比较16节)。

         初时他仅重述其他先知的意见,约沙法可能从他说话的口吻中知道这话是带有讽刺含意,并非属实。

         可以上去,必然得胜。米该雅明显是在用讽刺来处理这件事并嘲笑那些假先知的话。是的,可以上去,必然得胜’──这就是那些先知对你所说的话──并且“‘耶和华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中。那你就照着做好了,看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些话是王从所有的先知那里听到的,也是他所喜欢听的信息,但当它们再次从米该雅口中说出来时,人们都能听出其中的弦外之音,充满了轻蔑和讽刺。

 

【王上二十二16「王对他说:“我当嘱咐你几次,你才奉耶和华的名向我说实话呢?”」

   〔暂编注解〕从王的问题可知先知米该雅所说的(15节)乃语含讽刺的反话。他预言亚哈的死,北国将陷入一片混乱中(17节)。

         「嘱咐你」:原作「叫你起誓」。

         实话。亚哈似乎立即明白了先知话中的讥刺之意。亚哈对神是很熟悉的,同样,对这些冒他名说假预言的先知也是很熟悉的,他知道米该雅就没打算让人们将他所说的话当真。

         「嘱咐」你几次:「使之起誓」、「严令」。

         22:16 可以看出米该雅说话的语气一定很明显显出他并非真诚的传递预言,以致亚哈立刻要他说实话。

 

【王上二十二16亚哈希望得到奉耶和华的名起誓的权威性预言,米该雅则用一个故事性的异象预告亚哈将死,军队将溃散(17节)。请注意他同时也把握机会询问是否应「避免」(参15节)攻打或是寻求订立和平条约(而非如 JB 所译之「不干扰」)。──《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17「米该雅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华说:‘这民没有主人,他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各归各家去。’”」

   〔暂编注解〕事实是亚哈将会被杀,他的军队四散。

         米该雅从神得到启示。

         「牧人」:经常用来代表君王。整句的意思是:以色列王亚哈将会被杀,军队解散(见36)。

         「平平安安」:指战事结束。当时亚兰人只针对亚哈王(见31),并没有进攻以色列的野心。

         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米该雅现在改变了他的语调,变得极其严肃认真。他发出了神交给他的信息。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他们没有主人,要各归各家。

         22:17 是以亚哈为以色列人的牧人、主人,主人死去,羊群就四散回家了。因此,米该雅是预言亚哈如果出战将会战死。

 

【王上二十二17没有牧人的羊群形容没有领袖的情况,最终必导致分裂及毁灭的下场(民二十七16-17;亚十三7;太九36,二十六31)。

第二个异象(二十二19-28)。这比第一个更直接,而且更有责罪意味。它说看见至高神隐秘处宝座的景象(如赛六1,启四2)。真先知不只描述神所说的话(14节),也包括他自己所看见的。「天上的万军」不是指星宿诸神,或什么乌加列神话里的天庭,而是神的使者在执行祂的命令。──《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18「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我岂没有告诉你,这人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吗?”」

   〔暂编注解〕我岂没有告诉你?。是的,他以前从米该雅那里听到的都是凶言(第8节),现在,他又一次听到的关于王和民众的预言还是不好的结果。当一件事情是邪恶的时候,真先知也只能将它描述成邪恶的。需要改变的不是先知这方面的信息,需要改变的是王的行动方向。

         22:18 中,亚哈执意要出兵,但是米该雅作负面的预言,因此亚哈必须用「米该雅习惯讲不吉祥的话」来影响犹大王不要相信米该雅的负面预言。

 

【王上二十二19「米该雅说:“你要听耶和华的话。我看见耶和华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他左右。」

   〔暂编注解〕我看见耶和华。这真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异象,先知竟被允许看到了隐藏在人间事务背后的筹谋往来。它使我们想起了伯1:6-12节所描述的生动画面。

         22:19 米该雅的话一开始有「因此,你要听.....」。表示亚哈王不信这个预言,所以米该雅要更清楚的说明这个预言。

         19-23米该雅继续指出:亚哈的阵亡,甚至先知的假话,都是出于耶和华,因耶和华已定意降祸在他身上(见王上20:42; 21:19)。神是借着恶魔对人的引诱和陷害施行刑罚(参士9:23; 撒上16:14; 18:10; 19:9;撒下24:1)。

 

【王上二十二20「耶和华说:‘谁去引诱亚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阵亡呢?’这个就这样说,那个就那样说。」

   〔暂编注解〕「阵亡」:原文可译作「进攻」。

         「引诱」:「劝服」、「瞒骗」。

         「阵亡」:「仆倒」、「死于非命」。

 

【王上二十二21「随后有一个神灵出来,站在耶和华面前,说:‘我去引诱他。’」

   〔暂编注解〕「神灵」:原文就是「灵」,而且是阳性型态。

         2123 耶和华容许“谎言的灵”控制众先知,使他们为亚哈提供错误的意见。然而,亚哈必须为所作的选择负责任,因为米该雅已经给他提出警告了。

 

【王上二十二22「耶和华问他说:‘你用何法呢?’他说:‘我去要在他众先知口中作谎言的灵。’耶和华说:‘这样,你必能引诱他,你去如此行吧!’」

   〔暂编注解〕谎言的灵。在圣经中,神的作为经常被描述为,他对有些事情不加干预。这整幅景象是一个寓言,亚哈既然选择听从假先知,神就允许他被他们欺骗以至走到败亡的地步。

         「他众先知」口中:「他的众先知」,表示这先知是「亚哈」的先知,而非「神的先知」。

         「谎言的灵」:「虚假的灵」、「欺骗的灵」。

 

【王上二十二22~23许多解经家认为谎言的灵(21节)乃奉差遣去引诱,NIVNRSV;参:JB 译为「诡计」或是「欺骗」;参:耶二十7)与神的道德本性相违背。此处并无证据显示这便是敌挡神旨意的谎言之父撒但,或视之为启示之灵(DeVries)。这应当是拟人化的预言之灵(亚十三2;约壹四6),因为即使是假先知都可能受超自然灵力的控制,而非只限于人理性所可以理解者。这个谎言之灵代表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说出与真理不合之谎言的力量(耶十四14,二十三1626;结十三2-317)。圣经中也有其他地方利用在撒但里的谎言之灵(伯一6-12;约八44)。真理之主不但定夺善事,也掌管恶事(23节,「灾祸」,赛四十五7)。以利亚曾经预言亚哈的结局,这次神使用假预言的目的也是要强调神控制万事,包括对不信者最后的审判。神已经放弃亚哈(参:罗一24-28),但仍然给他机会使用他的自由意志去选择悔改。亚哈的自欺欺人只能够使他沈沦、毁灭得更深,成为他自己的教训(耶二19)。──《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23「现在耶和华使谎言的灵入了你这些先知的口,并且耶和华已经命定降祸与你。”」

   〔暂编注解〕◎许多人讨论 22:19-23 的神学问题:神到底会不会派灵来欺骗人?我们可以想象即使天上真的有这种讨论会,一定也不是人眼可以看见的,这一段经文应该是神让米该雅看见一个特殊的异象,表示只要让亚哈的先知一起说出亚哈喜欢听的谎言,一定能够让亚哈去阵亡。至于是不是神要欺骗人,这应该是笼统的表达「一切都是出于神」的意思,而不一定表示整个细节就如米该雅说的那样。

 

【王上二十二24「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前来,打米该雅的脸,说:“耶和华的灵从哪里离开我与你说话呢?”」

   〔暂编注解〕打米该雅。邪灵总要露出自己的恶毒。它粗厉、残忍,而非柔和、仁慈。神的百姓得到忠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一4:1)。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加5:19-23节列举出了情欲和圣灵所结之不同的果实,凭着这些,所有灵的本质就可以被试验出来了。西底家打米该雅的脸,他就证明了在他里面的灵是恶的。

         「打....的脸」:「打....的脸颊」。

         24~25 当米该雅的权威受到西底家质疑的时候,这位真先知预言说,当以色列被打败的时候,西底家便看见实情了。

 

【王上二十二24「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前来,打米该雅的脸,说:“耶和华的灵从哪里离开我与你说话呢?”」

    「打脸颊」(RSV)比打脸译得更好,因为这是久已存在的合法行动,象征公开要求被打之人说出真话(如耶稣基督,约十八22)。他的问题:耶和华的灵从哪里离开?可能是质问米该雅的预言来源,或是暗示任何人都可以如此编造谎言(参:代下十八23)。希伯来文的经文极为难解,LXX 及历代志可能是对原文的解释(「哪一种灵?」)。──《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25「米该雅说:“你进严密的屋子藏躲的那日,就必看见了。”」

   〔暂编注解〕米该雅的意思是:以色列军战败就是预言应验之时(比较申十八22),到那时西底家便自然明白神的灵究竟向谁说话(24节)。

         「进严密 ...... 藏躲」:指被敌军击败。

         必看见了。米该雅没有对西底家所提问题的具体话语予以太多的关注,就像他没有太多关注他们主要分歧似的,即,谁是真正的先知。西底家很快就会看到,在亚哈失败的不幸中,他自己必遭受很大的痛苦。

         「严密的屋子」:「房间的内室」。

         ◎当亚哈阵亡,追究责任的时候,西底家就危险了,因此他会躲藏起来。简单说,米该雅的意思是「预言实现时」,你就知道神跟米该雅说话,没有跟西底家说话了。

 

【王上二十二25~28结局将证明米该雅是对的。当神的话语宣告出审判之声时,人常常会想要去制止,米该雅如同耶利米(三十六26,三十八2-6)一样,不是第一个,也将不是最后一个因此被监禁的先知。邑宰及「王子约阿施」(JB,除此以外我们对亚哈这个儿子一无所知)受命严严地监管先知。并没有那个时代的证据可以证明所谓王的儿子只不过是指一个小官(26节,NEB 边注作「代表」;参:耶三十六26,三十八6等有关代表王室监禁先知事件)。「等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MT)可能是一个胜利宣言的结尾,并非仅是安全NEBNIV)归来。米该雅的回答将会得到历史的证实。有些解经家认为「众民哪!你们都要听」(LXX 的历代志无此句)此句乃为了要视米该雅即弥迦(一1)而加。这是很自然的呼吁,成为阶下囚的先知作出这种挑战,借着即将发生的事实(亚哈将无法平安回来,35节)可以印证他的预言之真实性。──《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26「以色列王说:“将米该雅带回交给邑宰亚们和王的儿子约阿施,说:」

   〔暂编注解〕米该雅此时或已在囚禁之中,是在监牢中把他召来(参89,27节)。

         「邑宰」:即统治城市的官员。

         「王的儿子」:可能是官衔,指王的亲信(参耶36:26; 38:6)。

         「带回」:看起来米该雅真的是被监禁,所以此处原文用「带回」。

         「邑宰」:「城市的统治者」。

         「亚们」:字义是「具有技能的工匠」或「熟练的工匠」。

         「约阿施」:字义是「神的赏赐」。

 

【王上二十二27「王如此说:把这个人下在监里,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来。”」

   〔暂编注解〕监里。亚哈在他对米该雅的粗暴行为上显示了自己是个恶人。他把那,如果其建议被注意,被采纳,就能救他性命的先知,下在监里。

         平平安安地。亚哈希望以色列人认为,他不在意也不相信先知的话,并且确定自己会平平安安地回来,但他后来的行为(第30节)显示出,他对于自己所要投入的这场战斗之结果存在严重的误判。

         「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原文是「吃饼困苦、喝水困苦」,意思的确是「吃喝不足」。

 

【王上二十二28「米该雅说:“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来,那就是耶和华没有藉我说这话了。”又说:“众民哪,你们都要听!”」

   〔暂编注解〕众民啊,你们都要听。米该雅接受了王的挑战,并且他要所有的百姓都注意这件事。如果亚哈从战场上平平安安地回来,那么他就承认耶和华没有藉他说话了,自己就是假先知。当然,相反的结果也可以证明事实真相。如果王不能平安地回来,全国都会知道那四百个大声大胆说预言的先知不过是骗子,耶和华并没有与他们同在。这样的试验很公平(申18:22)。

         「众民哪,你们都要听!」:呼唤旁听的众人作为见证的意思。

         ◎其实米该雅已经依照亚哈的命令,向他说真实的预言。22:16 显示亚哈想听真实的预言,但 22:26-29 中亚哈和约沙法的反应,又显示出他们并不想听真实的预言。我们会不会也跟这两王一样的矛盾?一面想听真话,一面又只想听好话。

 

【王上二十二29「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

   〔暂编注解〕……去。约沙法曾要求求问一位耶和华的先知(第5节),当他听到米该雅的预言,说这次出征将会遭遇失败时,他本应该注意到先知的信息并拒绝参加亚哈的邀请。但事实上,他太早地用一个庄严的誓言表态(第4节)要参加战斗,很明显,他已和亚哈结成军事同盟,尽管如此,他还是可以清楚地告诉亚哈,他不能违背主耶和华的旨意。实际上,他如此做就可以劝阻亚哈参战了。但和亚哈同去的热心使得约沙法是在鼓励亚哈自蹈灭亡的险境了。就像后来所发生的,约沙法为他参加此事受到了来自耶和华的严厉谴责(代下19:2)。

         22:29-38  亚哈阵亡:约沙法和亚哈终于上阵作战。亚哈始终不敢漠视米该雅的警告,所以改装上阵(30),希望能逃过大难。亚兰人只想杀亚哈,虽然认不出他,却无意中把他射死(31-35),应验了先知的预言(见王上20:42)。

 

【王上二十二30「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我要改装上阵,你可以仍穿王服。”以色列王就改装上阵。」

   〔暂编注解〕亚哈改装,以为可以避过敌人的注意,令米该雅说他将死于战争中的话失效。他虽易服,却为一个“随便”开弓的亚兰士兵所射死(34节)。神罚难逃,可为任性犯罪不知悔悟者的殷鉴。

         亚哈这种胆怯的做法,显出他暗暗地惧怕米该雅的预言可能是真的。

         我要改装。亚哈的这种预防措施显示了他对自己半信半疑的性格。在内心深处亚哈知道米该雅是真先知,他也担心米该雅的预言成为现实。但他要尽一切努力去阻止或改变预言的实现。

         22:30 显示亚哈并非完全不相信米该雅的预言,比较奇怪的是约沙法怎么会完全不相信米该雅的预言。

 

【王上二十二31「先是亚兰王吩咐他的三十二个车兵长说:“他们的兵将,无论大小,你们都不可与他们争战,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

   〔暂编注解〕争战。这个命令正是从那个亚哈饶恕性命之人的口中发出来的,因为先前的那件行为亚哈受到了先知的责备(20:42)。

         「三十二个车兵长」: 20:1 记载亚兰有32个附庸国, 20:24 记载用专业军官替代这32个附庸国王,此处可能就是说这32个专业军官。

         22:31 亚兰王的命令直译是「无论小的大的,你们都不要攻击,只要单单(攻击)以色列王」。亚兰王也没有要车兵长非要杀死以色列王不可,他大概是想报 20:31-34 的仇。

 

【王上二十二31「先是亚兰王吩咐他的三十二个车兵长说:“他们的兵将,无论大小,你们都不可与他们争战,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

历代志下十八30省略了此三十二车兵长,但我们无需因此认为这是抄写文士根据二十章1节而作的添加。此数目字可以说是强调亚哈在上两役放过这三十二个人实属下策(二十1162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32「车兵长看见约沙法,便说:“这必是以色列王。”就转过去与他争战,约沙法便呼喊。」

   〔暂编注解〕「呼喊」:可能是指约沙法在战场向士兵所发出的口号。

         约沙法便呼喊。在代下18:31节中还有更多的描写:耶和华就帮助他,神又感动他们离开他。约沙法可能是自发地向神发出了救命的呼喊,也是向他自己的部队发出求救的喊声。亚兰人认出这样的喊声不是从以色列王那里发出的。

         「呼喊」:原文是「呼求」, 代下 18:31 将此「呼喊」解释为向神发出的祷告。

 

【王上二十二32擒贼先擒王以打乱军心,这是古老的战略,亚哈王却无所顾忌地现身于战场上直到晚上(35节)。约沙法见自己被包围便呼喊,可能是想要指出自己的身分或是要呼求援助。历代志下十八31将之解释为向神发出的祷告,神应允他的祷告「帮助他」,使战车兵长离开他。约沙法因参与此战而受到责备(代下十九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33「车兵长见不是以色列王,就转去不追他了。」

 

【王上二十二34「有一人随便开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缝里。王对赶车的说:“我受了重伤,你转过车来,拉我出阵吧!”」

   〔暂编注解〕“随便”。没有特定的目标。神竟然使用意外的事件来成就祂坚决的旨意(比较二一19)。“甲缝”。即盔甲的夹缝处。

         随便。生命里最显著的成功和最彻底的失败有时似乎真的是系结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亚兰的弓箭手偶然一箭就杀死了以色列王并使自己的国家赢得了战斗。这个人肯定不知道自己所发出之箭的结果。偶然之箭有时就是决定命运之箭。但人们应该知道,任何命运之箭的发出,它们所有的结果,都有那统管一切者的命令。

         你转过车来。赶车的人能使战车转向,但他却不能改变命运大钟的指针。亚哈生命最后的时刻来到了,现在他知道米该雅的预言是真的了。

         「随便」开弓:「单纯」。表示这人是没有特地瞄准谁,仅仅是任意朝敌阵射箭。

         「甲缝」:「军装接缝」。当时的军装是用金属片编织连接起来的,射中接缝,正好是军装无法保护的地方。

         「受了重伤」:原文仅仅是「受了伤」。

 

【王上二十二34「有一人随便开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缝里。王对赶车的说:“我受了重伤,你转过车来,拉我出阵吧!”」

    有一人随便开弓(「随便」AV作「胡乱」,带出希伯来文「无意中」之意思,亦即并无特定的目标而开弓),便将预言必死的对象射中要害(NRSV 作「未发觉地」)。由拉吉、努斯文件及伊拉克的宁录所发现的盔甲乃是由小块金属片联系而成,此处可能射入是铠甲(希伯来文 d#b[a{qi^m)及护胸之间的隙缝。赶车的必须急转弯(希伯来文为「转过你的手来」),显然车上并无第三者手持抵御的盾牌,好像当时有些叙利亚战车的作法一样(王下七2)。──《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35「那日,阵势越战越猛,有人扶王站在车上,抵挡亚兰人。到晚上,王就死了,血从伤处流在车中。」

   〔暂编注解〕「抵挡」:原作「面向」。亚哈勉强站在车上,大概是要维持军队作战的士气。

         站在车上。亚哈非常勇敢地继续坚持,使他自己被人扶着站在车上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抵挡亚兰人」:原文是「对着亚兰人」。大概是要让士兵看到以色列王还在阵上,以免打击士气。

         到「晚上」:「傍晚」、「日落」。

 

【王上二十二36「约在日落的时候,有号令传遍军中说:“各归本城,各归本地吧!”」

   〔暂编注解〕最后战争结束,军队解散,应验了米该雅的预言(17)。

         各归本城。黄昏时刻,王死了,他的死意味着以色列期待胜利之希望的破灭。亚哈的固执不仅将自己带进了可耻的坟墓,也给整个国家带来了悲惨和失败。

 

【王上二十二37「王既死了,众人将他送到撒玛利亚,就葬在那里。」

   〔暂编注解〕他们把亚哈葬在撒玛利亚。

         葬在那里。从暗利起撒玛利亚就成了以色列王固定的埋葬地点(王上16:28;王下10:3513:914:16)。

 

【王上二十二37~38有些版本(LXX)将王既死了视为丧钟哀哭之一部分(36节)。第\cs1637节细节应验了以利亚的预言(二十一19)。撒玛利亚的池可能是出土的王宫园中十尺长五尺宽的池子(见:IBD1377页之图),他们在那里洗他的车(38节),狗来餂他的血,妓女也在那里洗澡(按希伯来文次序)。我们不需要视此为「一位过分激进的编者来添加的」(Robinson)或是「一位敬虔编者拙劣的手法,想要保证原来的预言中没有一个细节不得应验」(Jones),特别因为这里只是部分的应验(见二十一19)。若我们视此为「妓女洗澡的地方」,则可能是另外一处地方的池子。有些解经家想要澄清,指出妇女为了多产而用王的血洗澡,或认为她们是在洗他的盔甲(希腊文)或武器(NIV 边注),则必须要将 MT 改动。──《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38「又有人把他的车,洗在撒玛利亚的池旁(妓女在那里洗澡),狗来舔他的血,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话。」

   〔暂编注解〕关于亚哈之死的预言, 参看第二十一章19节的脚注。

         有关此节与以利亚预言的冲突,见王上21:19注。

         「妓女在那里洗澡」:指不洁净的地方。有学者认为根据亚兰文的用法,此句可译作「他们又洗武器」。

         撒玛利亚的池。考古方面的挖掘已经发现了这个据说就是撒玛利亚池的地方。它位于亚哈王宫北翼的一个院子里,长33.6英尺,宽16英尺(10.2米乘4.9米),深16英尺。池子是从岩石中凿出来的,内壁涂有一层厚厚的灰泥或石膏。

         把他的车洗(直译为:洗他的盔甲)。字面上是,妓女洗澡。英文LXX版作,妓女在血中洗澡。这其中的意思非常难解,隐晦不明,今天已不能知晓这是指的什么习俗。约瑟夫对此处的解释为,妓女后来继续在那个水泉洗澡Antiquities viii. 15. 6)。英文KJV版的翻译反映了古叙利亚和拉丁文版的圣经。

         22:38 应验了 21:19 所记载以利亚的预言,不过指的应该是「城外」,因为拿伯死在耶斯列城外,亚哈的血在撒马利亚城外被狗舔。

 

【王上二十二38 撒玛利亚的池撒玛利亚遗址的挖掘,在西北角的城墙里面,王宫的旁边,发现了一个大型的水池(16×33呎)。然而这池是否本节所述的水池,却无法肯定。究竟经文是说妓女在池子中或在血中,还是在两者之中洗澡,也不清楚。──《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39「亚哈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所修造的象牙宫,并所建筑的一切城邑,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暂编注解〕“象牙宫”。亚哈的宫殿被发掘时,考古学家发现许多象牙制品。

         「象牙宫」:指以象牙嵌饰的房屋。

         象牙宫。请将这里和诗45:8节的象牙宫和摩3:15节的象牙的房屋作比较。亚哈的宫殿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其富丽堂皇的装饰中大量使用象牙。对亚哈王宫的挖掘已经充分证实了这一描述,在那里发现很多象牙雕刻镶嵌的物品。同时,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发现了许多象牙雕刻的事例。

         城邑。关于这些城邑没有找到进一步的与之相关的记载。在亚哈统治期间以色列相当的繁荣。

         「象牙宫」:考古学家已经挖掘出撒马利亚的象牙宫,内墙与家具都铺上象牙。这显示亚哈年间,以色列的国势与经济能力都很不错。

 

【王上二十二39亚哈修造(可能是「重修」或「加强」)一个新的宫殿,并在撒玛利亚(第II层)及米吉多(第IVbVa层)大事改造,同时将以前被称为「所罗门的马棚」建为仓库。他同时使夏琐扩大两倍面积。这一切的工程加上耶利哥的复兴(十六34)都显示这个时期是极度繁荣的时期。──《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39 象牙宫这时代十分流行以象牙作为家具和护墙板的镶嵌材料。牙的主要来源是从亚兰进口的象牙(当时叙利亚象仍未绝种)。象皮、象牙、活象,有时都包括为贡品的一部分。亚述巴尼帕在卡拉(Kalah)的王宫,发现了一些十分精美的象牙雕刻,用来装饰墙壁。在主前九至八世纪撒玛利亚的遗址发现了超过五百块象牙残片,其雕刻包括了好些腓尼基和埃及艺术主题。──《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40「亚哈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亚哈谢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亚哈谢。亚哈谢的确是在他的父亲亚哈死后立即作王的,但关于他统治的细节直到第51节才出现。

         「亚哈谢」:字义是「耶和华掌握」。

         ◎即使亚哈巧妙变装,还是逃不过巧合的一箭,神的审判终于临到亚哈。但亚哈至少是被盛大埋葬的(与他列祖同睡),他的王朝却很快就灭亡。

 

【王上二十二41「以色列王亚哈第四年,亚撒的儿子约沙法登基作了犹大王。」

   〔暂编注解〕约沙法。在一段相当长的关于亚哈王朝的记述之后(王上16:2922:41),记录又转到犹大王的事上。

         41~49本节至49节讲约沙法效法他父亲亚撒行在正道上,并和北国和好,通商且结婚盟,娶了亚哈的女儿为媳。此事不为神所喜(代下十九2)。47节说以东没有王,可能此时臣属犹大国。

         22:41-49  约沙法作犹大王:约沙法效法父亲亚撒事奉耶和华,只是没有废去邱坛(见王上3:2注)。

         4150 贤君约沙法在犹大执政(主前873848年)的事迹,在历代志下第十七至二十章有更详尽的记载。他的儿子约兰娶了亚哈与耶洗别的女儿亚他利雅为妻(王下八1618),为犹大打开了巴力膜拜之门。

 

【王上二十二41「以色列王亚哈第四年,亚撒的儿子约沙法登基作了犹大王。」

    此处所指的乃是他独自作王的开始(主前869年),他的统治可追溯至亚撒王朝第三十九年〔参十六29,亚撒王朝共为期四十一年(十五10)〕。约沙法可能受他父亲的影响,因此也没有除去邱坛(十五11-1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42「约沙法登基的时候,年三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五年。他母亲名叫阿苏巴,乃示利希的女儿。」

   〔暂编注解〕「阿苏巴」:字义是「被遗忘的」。

         「示利希」:字义是「武装的」。

 

【王上二十二42 年代小注按照蒂利的考证,约沙法的在位日期是主前八七二至八四八年,其他计算系统都只有两年以下的差异。至今未曾发现古代近东提及过约沙法其人的经外碑文。──《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43「约沙法行他父亲亚撒所行的道,不偏离左右,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仍在那里献祭烧香。」

   〔暂编注解〕亚撒所行的道。关于约沙法的统治《列王纪》中没有给出太多具体的事例和细节,整个的记录只有从第41至第50节的短短几笔。而在《历代志》中关于他的记载就丰富详细的多了,也更完全(代下17:121:1)。对于约沙法,着重强调的一点就是,他是一个好王,行他父亲亚撒所行的道。关于亚撒的敬虔,请见王上15:11-15节;代下14:2-515:8-18。但约沙法似乎是一位比他的父亲更好的王,因为经上没有记载他有什么错行,像他父亲亚撒晚年所做的(代下16:2-12)。

         还没有废去。这里的记载和代下20:33节一致。但代下17:6节说,从犹大除掉一切邱坛和木偶,这里的意思是说约沙法除去了大部分邪恶敬拜的地方,其中也包括木偶,但他允许一些未经公认的不重要的邱坛保留了下来。或者说他曾将这些东西除掉,而后来又有人恢复了。

         约沙法大概由公元前872-848年作王,前三年是跟亚撒一起执政,公元前869年才单独执政。

         「邱坛」:「高地」、「高处」。这是地方性的宗教圣地,通常形状为平坦的、岩石凿成的平台,有献祭用的祭坛或处所。

         「邱坛还没有废去」: 代下 17:6 记载约沙法「他高兴遵行耶和华的道,并且从犹大除掉一切邱坛和木偶」。显然约沙法应该是有「除去邱坛」的行动,但是并不完全。

 

【王上二十二44「约沙法与以色列王和好。」

   〔暂编注解〕他和以色列王结盟。这良好关系引致他们之间的联合军事行动(本章2-4)、商业合作(代下20:36)和王室通婚(代下18:1约沙法替儿子约兰娶了亚哈的女儿亚她利雅)。耶和华并不喜悦这样的联盟(见代下19:2),甚至从中破坏他们合伙造船的计划(本章48; 代下20:37)。

         和好。代下18:1节,约沙法与亚哈结亲。这就意味着他和亚哈正式结成同盟。这项盟约是由两家的婚姻来确定的,即,约沙法的儿子约兰和亚哈的女儿亚她利雅(王下8:18,26;代下21:6)。而由这项婚姻而得的儿子亚哈谢的名字也许就是由亚哈儿子的名字而来,亚哈的下一个儿子的名字似乎取自他的女婿约兰,即,犹大王位的继承人(见第4节的注释)。很明显,这种联姻在亚哈和约沙法之后由他们的后裔继续进行了下去,因此,在两个皇族之间经常会有互相的访问(王上22:2;王下8:29;代下18:1,2),在作战以及军队派遣上采取一致的步调(王上22:4;代下18:322:5,6),并在对外贸易上联合一致(代下20:35,36)。

         ◎「约沙法与以色列王和好」:事实上约沙法是耶罗波安以来第一个与北国以色列关系良好的南国君王。甚至还为他的儿子娶了亚哈的女儿亚他利雅。

 

【王上二十二44「约沙法与以色列王和好。」

    因亚哈将女儿亚他利雅许配给约沙法之子(代下十八1),而使他们之间的联盟(和好)更形坚固。以色列王可以指亚哈或亚哈谢或约兰,但此句可能是要强调自罗波安以后,约沙法是第一位与以色列和谈的王。──《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45「约沙法其余的事和他所显出的勇力,并他怎样争战,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暂编注解〕他怎样争战。关于约沙法征战的事见王下3:9-27节;代下20:1-27节;他的勇力,见代下17:12-1918:120:29,30

         犹大列王纪。见王上14:2915:7,23;王下8:23;等等。此外,哈拿尼的儿子耶户还为约沙法写了一部传记(代下20:34)。

 

【王上二十二45-46约沙法「怎样争战」(RSVNIV 作「战绩」)以东及亚扪,以及他的司法、军事改革均记载在列王纪下十七-十九章。他继续亚撒的改革(十五12),除去娈童(见十四24)。──《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46「约沙法将他父亲亚撒在世所剩下的娈童,都从国中除去了。」

   〔暂编注解〕「娈童」:见王上14:24注。

         娈童。见王上14:2415:12节的注释。

         「娈童」:「在神殿里的男娼」、「男庙妓」。这是为了女性崇拜者预备的「男庙妓」,相对于为男性崇拜者预备的「女庙妓」。都是为了敬拜者用性交的仪式来敬拜巴力。

         王上 15:12 记载约沙法的父亲亚撒已经除去娈童,此处指的应该是亚撒没有清除完毕的余孽。

 

【王上二十二46 娈童有关祭仪娼妓的进一步资料,可参看:申命记二十三1718的注释。本节所用的字眼兼以阴阳二性形式出现,可能是以委婉方式,指为分别出来担任特定职务的人。

  同一个字眼在亚喀得文学中,是指分别为圣在神庙或庙宇服务的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包括了娼妓,但亦包括乳母和收生婆。男性所担任的是何种职务却不清楚。──《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47「那时,以东没有王,有总督治理。」

   〔暂编注解〕以东当时乃犹大的附庸国,所以没有王统治。

         以东没有王。从所罗门的时代起一直没有关于以东的参考资料,那个时候,哈达从埃及回来,作所罗门的敌人11:14)。然而,看起来以东又一次地变成了附属国,也许是被亚撒征服,也许是被约沙法。由此,它就处于以色列王的代理人或总督的统治之下,但这些总督没有得到皇家的头衔(见王下3:9,12,26)。

         「总督」:「行政长官」。

         「有总督治理」:原文是「总督作王」。亦即以东受犹大的统治。

         22:47 的意思是当时以东国势比较弱,所以约沙法可以在南部的以旬迦别造船。

 

【王上二十二47「那时,以东没有王,有总督治理。」

以东在所罗门手下称臣(十一14-25),现在可能重新被取得,受治于听命犹大的总督手下,惟有任以旬迦别(Tell Kheleifeh)剥削而无防御能力。以旬迦别乃位于红海的港口,在这个时期有一层厚墙及与米吉多(第IV层)相似的三道门防御。当时在南地已有其他的营寨被建立(代下十七12),别是巴也加上了一道新墙为防御(第Ⅲ层)。──《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48「约沙法制造他施船只,要往俄斐去,将金子运来;只是没有去,因为船在以旬迦别破坏了。」

   〔暂编注解〕“他施船只”。特大的船只。参看十章22节的脚注。关于“俄斐”的位置,参看第九章28节的脚注。“破坏了”。即不知怎样被毁坏了(参看代下二○3537)。“以旬迦别”。参看第九章26节的脚注。

         「他施船只」:见王上10:22注。

         在以旬迦别。以旬迦别在以东境内,是所罗门的一个港口(王上9:26;代下8:17),现在被一个处于从属地位的王统治着。代下20:35-37节进一步说明,以色列王亚哈谢首先和约沙法王合伙经营航海事业,但先知以利以谢谴责这件事,最终的结果是耶和华毁坏了他们在以旬迦别建造的船只。

         「他施」:字义是「黄色的碧玉」,一般认为是指「西班牙」。

         「船只」:原文是复数型态,应该是「一队商船」而非一艘船。

         「他施船只」:指的应该是「能够航行到他施的船只」,而并非是「他施造的船」或「他施拥有的船」。这是一种古代的大型商船。

         「俄斐」:字义是「变成灰烬」,位于阿拉伯南部,或非洲。是所罗门时期黄金贸易重镇。很多人认为索马里兰Somaliland是最可能的地点,因为物产与圣经中的俄斐相近。

         「以旬迦别」:字义是「人的骨干」,位在以拉他附近,是亚喀巴湾头的港市,也有可能是在法尔昂岛(珊瑚岛)上 。水下考古工作的发现比较支持法尔昂岛是以旬迦别。考古研究发现这港口曾经为埃及船只所用,海港建筑的方式与推罗所用的相似。

 

【王上二十二48「约沙法制造他施船只,要往俄斐去,将金子运来;只是没有去,因为船在以旬迦别破坏了。」

    他施船只AVNIV 边注;NEB 作「商人」;NIV 作「商船舰队」)乃远涉重洋至俄斐从事贸易的商船(见九28)。这些船的「破坏」(MTAV)并不一定表示它们「失事」(NIV、现中)。它们建造乃是为了便于获得腓尼基技术的亚哈斯实现他的贸易条约,但是根据以利以谢的预言,这些船只却从未派上用场(参;代下二十35-3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48 船队海船通商在主前第三千年纪初叶已经出现。主前第二千年纪中叶乌加列船队已有一百五十艘。一艘沉没商船(位于土耳其乌卢布〔Uluburun〕沿岸)被捞起,让人略窥当时所载的货物种类。主前第一千年纪的商船是设有桅杆瞭望台的单桅船只,排桨有一至二行。典型长度约为五十呎,但亦有较大的例证。──《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48 俄斐卡西勒遗址一个主前八世纪的碑文曾经提及俄斐的金子。惟此地之确实位置不明。金子从以旬迦别进口显示此地位于阿拉伯半岛,但学者亦有考虑印度和东非等地。──《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二十二48 以旬迦别以旬迦别是亚喀巴湾头的港市。它可能是克莱费遗址(部分学者认为这是以拉他),也有可能是在法尔昂岛(珊瑚岛)上,这是本区惟一具有海港遗迹的地点。水下考古工作为第二个看法提供支持的证据,巨墙、码头(但不属铁器时代),和少量铁器时代的陶片,都在发现之列。建筑这个人工海港所用的科技,与腓尼基的推罗所用的相似。──《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上廿二48~49;代下二十35~36约沙法的船队在以旬迦别遭破坏。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列王纪上二十二章与历代志下二十章是否有冲突?】

     约沙法在红海的港口以旬迦别建造往远洋通商的船只(他施的船只),目的是与俄斐通商(与俄斐通商,是上一世纪所罗门在位时开始的,所罗门从这条贸易路线获得大量收益;详参王上九28)。在这方面的记载,列王纪上二十二48与历代志下二十35-36完全吻合。两段经文则同时指出以色列王亚哈谢(亚哈的儿子)有参与其事。原本由北国和南国两位统治者都同意的,显然是一个共同投资的商业活动,由两个政府均分成本与收益(参代下二十35-36)。列王纪上二十二49记载:「亚哈的儿子亚哈谢对约沙法说,容我的仆人和他的仆人坐船同去罢,约沙法却不肯。」然而,历代志下二十35-36提供了一些颇令人感兴趣的资料;虽然亚哈的儿子亚哈谢是个道德败坏的巴力崇拜者,约沙法不应与他合伙,但约沙法最初极乐意与亚哈谢在出海通商这事情上合作。而只在多大瓦的儿子先知以利以谢施加压力,预言这次合作是神所厌恶的,约沙法后来才背约。历代志下二十37记载,以利以谢预言耶和华会将约沙法所建造的船只全部破坏。后来,神果然使强风吹袭以旬迦别的港口,约沙法的船只悉数毁坏。

    虽然上述两段经文可能有不同的重点,但基本上是没有冲突的。然而,我们仍未能肯定约沙法于那时候通知亚哈谢不合伙,究竟是在暴风吹袭之前或之后。假如是在暴风吹袭后才通知亚哈谢,那么,约沙法断不会再与亚哈谢合作重建商船出海了。──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上二十二49「亚哈的儿子亚哈谢对约沙法说:“容我的仆人和你的仆人坐船同去吧!”约沙法却不肯。」

   〔暂编注解〕不肯。在这关于自己船队的神圣刑罚之后,约沙法拒绝重新履行先前和亚哈谢订立的合同。

         22:49 可以参考 代下 20:35-37 ,大概是约沙法和亚哈谢造的第一批船破坏了,亚哈谢再邀约沙法造船,约沙法就拒绝了。

 

【王上二十二50「约沙法与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儿子约兰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他儿子约兰。约兰在他的父亲约沙法死前就开始统治了,和他的父亲共同执政。可以将这里和王下1:173:1节的内容进行比较。

         「约兰」:字义是「耶和华是被称颂的」。

 

【王上二十二50「约沙法与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儿子约兰接续他作王。」

    有关约兰,请见列王纪下八6-24及历代志下二十一章。以旬迦别未能成为港口可能与以东插手干涉有关(POTTp.236)。──《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上二十二51「犹大王约沙法十七年,亚哈的儿子亚哈谢在撒玛利亚登基,作以色列王共二年。」

   〔暂编注解〕二年。这两年是两个半年,实际上他作王的时间只有一年。

         51~53本节至53节简介了亚哈谢作北国王的事,但记事一直到《王下》一18才告结束。此王的行径未脱乃父亚哈和乃母耶洗别的本色,且学效耶罗波安,敬拜偶像,任令异教之风流行。《王下》接着便要讲他和先知以利亚的事。

         5153 比较历代志下二十章35节至二十一章1节。作者从最坏的角度来描述“亚哈谢”。

         22:51-53  亚哈谢作以色列王:亚哈谢并没有离开父亲亚哈的恶行,导致神的审判临到他身上。列王纪下将继续叙述他的收场。

 

【王上二十二52「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的父母,又行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事。」

   〔吕振中译〕行永琤D所看为坏的事,走他父亲的路,母亲的路,又走那使以色列人犯了罪的、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路。

   〔暂编注解〕「效法他的父母」:「行他父亲的道和他母亲的道」。看起来耶洗别的影响力颇大。

 

【王上二十二53「他照他父亲一切所行的,侍奉敬拜巴力,惹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怒气。」

   〔暂编注解〕敬拜巴力。王的母亲耶洗别在亚哈谢短暂的统治期间也显明了她邪恶的影响。到这里,《列王纪》的第一卷书就结束了。亚哈谢作王剩余的细节记载在王下的第一章中。

         ◎亚哈谢王朝较详细的资料纪录在 王下 1:1-18

 

【思想问题(第廿二章)】

 1 在神藉基督赐下的产业当中((例如罗5:1-11; 6:12-14),有那些是信徒静坐不动,不肯争取的呢?

 2 西底家为何对米该雅的一番话(参17-24)反应激烈(24)呢?当别人与你不同或指出你的错误时,你是否也会为了面子问题,不惜一切维护自己、贬抑他人呢?

 3 试比较两位君王求问耶和华的态度。参3, 5节。你寻求神旨意时用那一种态度?是「临渴掘井」的功利手法,还是为自己早作安排后才寻求呢?那一种比较可取?从他们失败的例子中,你学到什么教训?

 4 亚哈为什么如此恼怒米该雅?参8节。这种错误的做法带来什么后果?参约8:40

5 亚哈王在出征一事上流露什么弱点?你是否也使用人的方法,设法逃避神的旨意,而不直接与神接触求解决呢?

 6 亚哈王虽然犯了拜偶像之罪,性格上也多有弱点,但他仍有可取之处(参35)。他这种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可否成为你的榜样?

 7 自以色列民分属以色列国和犹大国之后,两国有什么不同的发展呢?这对教会或团体的领袖有何启迪?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