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二1「大衛的死期臨近了,就囑咐他兒子所羅門說:」

 

王上二1~4行主的道】「遺訓」(NEB)是當時通行的習俗(王下二十1;參:創四十九29;徒二十18-35)。大衛清楚知道自己老邁將死(「走世人必走的路」,亦即必死之意)。他勸勉的話經常引用申命記(如八610-12),與約書亞的遺訓相似(書一1-9,可能約書亞身為軍事領袖而成為他的英雄),也與律法極為相近。當剛強的勸勉是指在精神、體力及靈性上都要站穩(申三十一723),要作大丈夫(參:林前十六13)。

 君王言行的標準是要遵守神的律法,視為己任,忠心事奉(3節,mis%meret],神所吩咐的;申十一1;參:創二十六5)。君王的人生態度應當是「行主的道」,謹守約的責任(REB 譯為「本分」,申五33亦然,且隨處可見),遵守(申六2,等等)神的律例(RSV 譯為「宣佈的條例」)及祂所有的誡命、典章、法度。惟有如此,王及國家才會亨通(申二十九9s*a{kal,意為辨悉、洞察,然後才亨通;RSV 便強調這點)。這並不是教導「因信亨通」的教義,乃是呼籲人要明智地行事以蒙福。這是所羅門(三28;太十二42)及所有敬虔之人的特色。──《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2「“我現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當剛強作大丈夫,」

    「我現在 ...... 必走的路」是希伯來人留下遺囑時所用的套語。

    「大丈夫」指英明勇敢的人。——《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3「遵守耶和華你 神所吩咐的,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這樣,你無論作什麼事,不拘往何處去,盡都亨通。」

    「亨通」原指因經過思考上的操練而獲得見識和智慧,以致達到成功的果效。——《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4「耶和華必成就向我所應許的話說:‘你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

 

【王上二4「耶和華必成就向我所應許的話。」】

大衛怎樣堅強地抓住神的應許,這已深刻在他心靈之上,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忘記神的話,就是應許他有永久繼承的王位!同時他也確實認識這應許也必有條件的應驗。他必須符合那條件。神的兒女只要聽從祂。在祂面前行真理,就必得尊榮的地位。所以他囑咐所羅門聽從神的命令,耶和華必成就向他所應許的話。我們也必須注意三項條件:

務要剛強——耶穌基督的力量使我們剛強。在猶大獅子主的支派中,有膽量在仇敵前決不動搖。在逼迫的日子裡怯弱的婦女與孩童卻有驚人的勇氣,甚至不怕死,因為耶穌與他們同在。

順服恩主——祂有許多聖工交付給我們,要我們保存,我們也必須向祂交托)提摩太后書一章十二、十四節)。那是聖潔的福音、安息的主日、信仰的道理,以及神啟示的話語。我們要看守這些,好似在聖殿裡的器皿,由以斯拉交給祭司搬運一般(以斯拉記八章三十三節)。

遵行律法——我們必須敬虔地遵守這最大的律法,就是愛,因為愛是包括其他的一切。這樣我們就將自己放在神應許的話中,祂必成全。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上二5「你知道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兒子亞瑪撒。他在太平之時流這二人的血,如在爭戰之時一樣,將這血染了腰間束的帶和腳上穿的鞋。」

 

【王上二5~6大衛的元帥約押所應得的報應】他曾以詭詐暗殺了以色列的兩個元帥押尼珥及亞瑪撒(參串十, 十一)。此二人雖然一度與大衛為敵,但後來都分別歸向大衛,並且與王立了盟約,所以約押殺他們的惡行是「向我所行的」(5)。

    押尼珥本是掃羅的元帥(撒下二8)。他被大衛的軍兵追殺時因自衛殺了約押的弟弟亞撒黑(撒下二18-23),約押後來是為報私仇把他暗殺了。

    亞瑪撒是押沙龍的元帥(撒下十七25),在押沙龍死後歸向大衛,被立為元帥代替約押(撒下十九13),約押是因為妒忌而殺死他。

   「照你的智慧行」指在適當時機下手殺約押。——《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5~6報復約押】要想解決大衛「血腥遺言」的難題,惟有找出究竟是誰應該負責任。若約押的確在太平之時如在爭戰之時(亦即爭戰流血,'blood of war' 5節;參:申十九1-13,二十一1-9)一樣的流無辜之人的,則他是罪不可赦的殺人者(參:撒下二18-23)。他此舉很有可能是出於不忠,而非出於自衛,乃是與他殺押尼珥而引起的家族恩怨有關(撒下三19-30)。他謀殺亞瑪撒是出於嫉妒,並非因為他耽延過期或不忠於大衛(撒下二十8-10)而報復。因此 MT(及 NIV)定約押為有罪(他的腰間……他的腳下……)。另有經文則將罪咎歸在大衛頭上〔按照 LXX(L)〕;古拉丁譯本作「我的腰間……我的腳下……」(RSVNEBJBREBNRSV)。──《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6「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頭安然下陰間。」

智慧是辨別是非及判斷的能力(三9),以對世界廣泛的認知為基礎(四29-34),有見識地、適時地採取行動。白頭(老年)下陰間NIV作「下到墳墓」,希伯來文為「陰間」(Sheol)〕為理想狀態。安然不僅是「未受損傷」之意(此為 Gray 之定義),乃是與神與人立約融洽共處(見王下五19,二十二20,參:創十五1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7「你當恩待基列人巴西萊的眾子,使他們常與你同席吃飯,因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龍的時候,他們拿食物來迎接我。」

 

王上二7恩待巴西萊】在執行公正審判時,必定也有恩待人的機會。巴西萊曾在大衛流亡之時供應他的需要(撒下十七27-29),這善行一如所有的好客之舉一樣均應當得到報答。恩待JBNIV 譯作「顯出仁慈」;NEB 譯為「顯出堅定的友誼」)意味著為了遵守約的要求而採取忠實的行為(因此 RSV 譯為「忠誠地交往」)。巴西萊的家庭(包括他的兒子金罕,撒下十九37)正如守望相助的鄰舍一樣地支持大衛(NIVAV譯為「他們靠近我」)。與王同席吃飯等於養老金,受益者固定地自王室取得衣食的供應,並有住屋及田地以維持受益者及其家庭之生活(參:撒下九7;王上十八19;王下二十五29-3013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8「在你這裡有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我往瑪哈念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語咒駡我,後來卻下約旦河迎接我,我就指著耶和華向他起誓,說:‘我必不用刀殺你。’」

 

【王上8 瑪哈念除了作為掃羅之子的行政中心以外,此地也是大衛逃避押沙龍時設立大本營的地方(撒下十七24的注釋)。史籍記載法老示桑克在所羅門兒子在位時入侵,摧毀了這地方。瑪哈念雖然很明顯是在外約但地區,確實位置卻是不明。今日最普遍的看法,是認為它是雅博河北岸的達哈布加爾比遺址。這遺址未有挖掘勘測活動,但表層勘測證實在這時期有人在此定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8~9報復示每】示每的祖先基拉之名曾在聖經中出現過(創四十六21;參:士三15),他們的家鄉在伯大尼以北的巴戶琳,他曾經用「狠毒的言語咒罵」(AVNIV 譯為「苦毒」)神的受膏君。這是該死的罪(出二十二28;王上二十一10),但大衛曾起誓不殺他,以致無法除去那咒詛的威脅,因此他嚴嚴指示所羅門不要視示每為「無罪」(AVRSV;參:NIV 譯為無辜)。希伯來文 nqh 意為「豁免刑罰」(參:REB 譯為「不能免去刑罰」)或「不受誓言約束」。流血下到陰間是指直接宣判死刑(34-36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9「現在你不要以他為無罪,你是聰明人,必知道怎樣待他,使他白頭見殺,流血下到陰間。”」

 

【王上二10「大衛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

 

【王上10 王陵耶路撒冷的衛樓是大衛所攻取,因此是他的私有土地,宜於用作他和後世君王的陵墓。烏加列王宮範圍之內的豎井陵墓,表示王族有此慣例。猶大沿海地區的考古調查顯示,鐵器時代初期(主前12001000年)和鐵器時代第二期(主前1000600年)的墳墓似乎主要是墓穴或長方形的墓室,有些更設有前院和停放屍體的石台。我們只能臆測陪葬物件的質素和數量,因為至今仍未發現王國時代任何陵寢的痕跡。但根據邁錫尼、埃及、烏加列的王陵,這些墳墓應該有與死者地位相稱的財寶。今日錫安山上對遊客稱為大衛墳墓的地方,只是晚期的傳統而已。第一聖殿時代惟一設有墓碑的墳墓,是在現代隔著汲淪溪穀與大衛之耶路撒冷遙遙相對的西珥萬村內。這些墳墓不及(葬在大衛城內的)大衛古遠,並且也不是王族的墳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10~12所羅門繼大衛之位】作者用他記載每一位君王生平結尾的公式來記載大衛王朝的尾聲,包括他的埋葬、統治時期、地點及繼位者(參導論{\LinkToBook:TopicID=133,Name= C 結束公式})。四十年可能是表達一個世代之久(參:撒下五4-5)。與他列祖同睡,參一章21節。大衛的墳墓在錫安(俄斐勒),在彼得的時代為人所共知(徒二29),但其確實地點不詳。NEB(以及一些其他的抄本)認為第11節的目的是要引進第12節及其後的經文,但是按編輯習俗而言這卻無法成立,王朝在不同首都統治的長短(參十六23)通常是結束公式中的一部分。──《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11「大衛作以色列王四十年:在希伯侖作王七年;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

 

【王上11 年代小注和典型的古代近東年表一樣,每一位以色列和猶大君王之記載的結語,都提到他在位的年數,有時更提及其他的當代君王。四十雖然很多時候是大約的數字,在此的精確分目卻證明大衛真的在位四十年。大衛應該是主前一○一○至九七○年在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12「所羅門坐他父親大衛的位,他的國甚是堅固。」

 

【王上二13「哈及的兒子亞多尼雅去見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拔示巴問他說:“你來是為平安嗎?”回答說:“是為平安。”」

 

王上二13~46所羅門施行報復】所羅門清除異己之舉被視為是堅立大衛國度必須的過程(12節;參46節)。這標示著大衛王朝的結束(1-9節)以及所羅門王朝的開始。他的報復被描述為一個合法的過程,是君王必須刑罰反叛者(一52)、謀殺者、政治暗殺者及破壞立誓盟約者之惡行的過程。大衛預見到這種後果,因此囑咐他的兒子使用他的智慧及判斷力(69節)來作判斷決策,謹慎及憐憫也不可少(726-27節)。所羅門的作為或許不一定都是有智慧的,因為最終導致大衛王朝分裂。──《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14「又說:“我有話對你說。”拔示巴說:“你說吧。”」

 

【王上二15「亞多尼雅說:“你知道國原是歸我的,以色列眾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國反歸了我兄弟,因他得國是出乎耶和華。」

「國原是歸我的」這是因為在當時仍生存的大衛兒子中,亞多尼雅排行最長(見一5注)。——《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16「現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拔示巴說:“你說吧!”」

 

【王上二17「他說:“求你請所羅門王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我為妻,因他必不推辭你。”」

    古時國王死後由繼位者承受妃嬪(參撒下十六21-22),如今亞多尼雅求娶大衛妃嬪亞比煞為妻,可見亞多尼雅並未放棄奪取王位之念頭,因此所羅門要把他處決。——《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18「拔示巴說:“好,我必為你對王提說。”」

 

【王上二19「於是拔示巴去見所羅門王,要為亞多尼雅提說。王起來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為王母設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邊。」

    「坐在王的右邊」顯示母后拔示巴當時享有極高的地位。——《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19 王母的座位古代世界有三種王后。現代人最熟悉的一種是君王的正妻(如:以斯帖王后)。君王的伴偶有時不過是點綴品,但在某些情況下(例如主前第二千年紀的赫人)卻是王的代表,手握大權(見耶洗別在亞哈宮廷中的角色)。第二種王后是君王駕崩後,自登寶座攝政的妻子或母后(如:猶大的亞他利雅、埃及的哈蘇雪〔Hatshepsut〕)。第三種是兒子繼亡夫為王之後,依然能夠左右他政治決策的太后(如:亞述的桑穆拉瑪特〔Sammuramat〕、猶太的瑪迦,見:王上十五13)。本節所述的拔示巴正扮演了這種角色。至於太后在司法、經濟、社會事務上所行使的影響力有多大,則視乎個人的性格而定。猶大列王幾乎每一位的母親都名列聖經(以色列諸王則否),顯出貫徹整個大衛王朝,太后的角色都很重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20「拔示巴說:“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辭。”王說:“請母親說,我必不推辭。”」

 

【王上二21「拔示巴說:“求你將書念的女子亞比煞賜給你哥哥亞多尼雅為妻。”」

 

【王上二22「所羅門王對他母親說:“為何單替他求書念的女子亞比煞呢?也可以為他求國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亞比亞他和洗魯雅的兒子約押為輔佐。”」

亞多尼雅可能篡位之威脅是因為他有長子繼承權(一5),他有祭司及軍隊的支持,再加上要求王的妃嬪或妻子均能使篡位合法化(見一2-315;參:撒下三6-7,十六20-22),這些都導致所羅門的恐慌。──《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23「所羅門王就指著耶和華起誓說:“亞多尼雅這話是自己送命,不然,願 神重重地降罰與我。」

所羅門決定施以死刑,並指著神的名(耶和華)重重地起誓。這是一個你死我活的誓言,他若不施行死刑,則會導致他自己(「願神同樣地對我」,亦即殺死我)及其他人的死亡。「願神重重的降罰與我」(NIV 譯作「神對付我」)翻譯得也中肯(NEB 譯為「神如此幫助我」),他在起誓時求告神批准他的審判,並求神應許他的王國得到堅立(24節;參:NRSVRSV),因為神已照著祂對大衛的應許(4節;代上二十二9-10)藉著他兒子羅波安(參:十一43,十四21)的出世,「為我建立家室」。──《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24「耶和華堅立我,使我坐在父親大衛的位上,照著所應許的話為我建立家室。現在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亞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王上二25「於是,所羅門王差遣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將亞多尼雅殺死。」

 

【王上二26「王對祭司亞比亞他說:“你回亞拿突歸自己的田地去吧!你本是該死的,但因你在我父親大衛面前抬過主耶和華的約櫃,又與我父親同受一切苦難,所以我今日不將你殺死。”」

 

【王上26 亞比亞他被黜歸回亞拿突】鐵器時代第一期的村鎮亞拿突,位於耶路撒冷東北約三哩的拉斯卡魯貝。村址在波斯時代稍往北遷到(現代之)亞拿塔村。亞比亞他和他家族顯然繼續在這地區擁有地業(留意在耶一1,三十二79中,耶利米和亞拿突、哈拿篾田的關係)。所羅門整肅亞多尼雅支持者的行動之一,是要亞比亞他辭去大祭司的職位,把他貶逐「回鄉」。亞比亞他曾經在大衛手下忠心擔任祭司和求問神的職務,所羅門不願處死他和他祭司家族的原因是不難理解的(見:撒上二十三912)。──《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26~27接著是革除祭司亞比亞他的職位】本是該死的是因為他曾參與亞多尼雅的陰謀。但所羅門沒有殺死他,因他是神所膏立的祭司,又曾忠心跟隨大衛(參串卅四, 卅五)——《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26~27祭司亞比亞他】因為亞比亞他支持亞多尼雅(一7,二22),因此也必須受到對付。但因他與利未人及大衛的關係(撒下十五2429;參:撒上二十二20-23)使他得到寬容憐憫。這證明有些學者所持的理論認為,這段經文是編者批評祭司行為之評語(例如,使用以弗得)是錯誤的,這段經文並未如此指責祭司,反而作者用之以證明有關以利家不再有人繼承的預言(撒上二31-33)得到應驗。利未支派的祭司及撒督支派(有些人認為撒督支派源自耶布斯人)的祭司之間的區分在被擄以前許久已然開始(參:王下二十三8-9138。由此時直到主前一七一年(《馬喀比書下卷》四24)撒督家族一直支配大祭司職位。亞比亞他被侷限於要住在亞拿突(Anata),現在被認為是在耶路撒冷北北東約六公里的 Deir es-Sid,而非祭司不在耶路撒冷任職時居住的\cs16 Ras al Harrubeh(書二十一1-318;耶一1139。──《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27「所羅門就革除亞比亞他,不許他作耶和華的祭司。這樣,便應驗耶和華在示羅論以利家所說的話。」

 

【王上二28「約押雖然沒有歸從押沙龍,卻歸從了亞多尼雅。他聽見這風聲,就逃到耶和華的帳幕,抓住祭壇的角。」

 

王上二28~35約押】約押與亞多尼雅同謀RSV譯為「支持」,參一7),也預料到自己會有何下場。在聖所尋求庇護之權只適用於意外殺人致死者,不適用於故意謀殺(出二十一13-14)。七十士譯本加了所羅門問約押的一個問題,問他為何要逃到那裡去。謀殺者必須受到刑罰(申五17),所羅門也知道這流血的罪必歸到約押自己身上(「歸到他自己的頭上」),而不歸於大衛及其家室(31-33節)。這使得有些解經家認為作者在為所羅門開脫,欲將責任推到大衛頭上的解釋無法成立。約押謀殺了兩個人(33節;撒下三27,二十9-10),因此他的死乃是神公義的審判。「血債血還」是神的作為,不是所羅門報私人恩怨140,因此「流這二人血的罪,必歸到約押和他後裔的頭上」(NEB,參:創九6;詩七十九10),卻不歸大衛家,即使大衛的手下要執行約押的死刑也是如此。──《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29「有人告訴所羅門王說:“約押逃到耶和華的帳幕,現今在祭壇的旁邊。”所羅門就差遣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說:“你去將他殺死。”」

「所羅門就差遣 ...... 殺死」舊約希臘文譯本在此句前還有一句:「所羅門王差人去見約押說:你為了什麽事,竟逃到祭壇去?約押回答說:因我怕見你的面,所以逃到主那裡去」。——《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30「比拿雅來到耶和華的帳幕,對約押說:“王吩咐說,你出來吧!”他說:“我不出去,我要死在這裡。”比拿雅就去回復王說約押如此如此回答我。」

 

【王上二31「王說:“你可以照著他的話行,殺死他,將他葬埋,好叫約押流無辜人血的罪不歸我和我的父家了。」

    「將他葬埋」並非表示要恩待約押,乃是出於當時的傳統觀念,認為被殺者的血,會在埋葬時被地遮蓋。(參伯十六18;賽廿六21)。此段經文乃強調約押的罪只歸到自己的頭上,不歸大衛的家。(31, 33)——《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32「耶和華必使約押流人血的罪歸到他自己的頭上,因為他用刀殺了兩個比他又義又好的人,就是以色列元帥尼珥的兒子押尼珥和猶大元帥益帖的兒子亞瑪撒,我父親大衛卻不知道。」

 

【王上二33「故此流這二人血的罪必歸到約押和他後裔的頭上,直到永遠。惟有大衛和他的後裔,並他的家與國,必從耶和華那裡得平安,直到永遠。”」

 

【王上二34「於是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上去,將約押殺死,葬在曠野約押自己的墳墓裡(“墳墓”原文作“房屋”)。 」

「曠野」原指有草的牧場。根據撒下二32(亞撒黑乃約押之弟),此地是在伯利琚C——《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34「墳墓」希伯來文意為「房屋」),此處可能指他父親在伯利恆的墳墓(撒下二32)或在其附近,位於「曠野邊緣」(NEB)或「鄉下地方」(RE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35「王就立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作元帥,代替約押,又使祭司撒督代替亞比亞他。」

 

【王上二36「王差遣人將示每召來,對他說:“你要在耶路撒冷建造房屋居住,不可出來往別處去。」

 

【王上3637 示每遭軟禁根據示每昔日咒詛大衛的作為(撒下十六11),和大衛臨終的訓諭(王上二89),所羅門將他軟禁──即囚犯自行保證不步出既定界限。他們顯然擔心示每若從耶路撒冷北行,會有挑釁便雅憫人反叛所羅門的可能。參較吾珥南模和漢摩拉比等法典對奴隸行動的限制,示每可能喪失了部分公民權。按照《梅裡卡雷的教誨》(見二111的注釋),有作亂前科但現時不牽入叛亂的人,必須放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3646所羅門殺示每】此舉乃大衛的遺命,因示每曾辱駡神所膏立的大衛(44; 8-9注)。當時人認為咒駡如祝福一樣,會引致實際的果效,因此所羅門要殺死示每,使他的咒詛無效(參45)。所羅門把他困在耶路撒冷,是明智之舉(參9),一方面可找藉口殺他,另一方面又可防止他作叛。示每自此喪失了對他家族的影響力,他的兩個僕人竟投奔亞吉(39),可見所羅門此舉之有效。所羅門必須提防示每,因他是便雅憫人(掃羅王、背叛大衛的示巴亦是),當時這支派有脫離大衛家統治的野心。作者將所羅門殺示每的事蹟與清除亞多尼雅同黨的經過放在一起,便是這個原因。一連串的整肅行動,結果是「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46)。——《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3646示每】所羅門為了完成大衛的遺願,最後必須除滅示每,他是便雅憫人,與掃羅有關,曾經咒詛大衛王。大衛曾經暫時地放過他(撒下十六\cs165-14),但是卻要所羅門執行審判(8-9節)。所羅門將示每侷限於耶路撒冷之內,將他與他在巴戶琳(在 Scopus 山坡以東)的產業隔絕,免得他與便雅憫支派的人一同謀反篡位。這畫地為牢的刑罰由示每自己起誓同意(「甚好」暗示正式同意,參42-43節)。所羅門一直等到示每破壞此約,去非利士人之地找回逃跑的僕人。當時國與國的協約中經常有互相遣返逃亡者的條文〔一如亞拉拉克(Alalakh)碑文第三條及烏加列碑文〕141,大衛流亡時與亞吉王所立的約(撒上二十七2-7)可能便有一些這樣的特別條款。瑪迦是一個很通俗的名字,因此亞吉可能是一位與其祖父同名的繼任者。但是不論情況如何緊急,示每也不應當忘記他的責任。作者又一次地暗示:示每招到神的審判,所羅門明智地執行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37「你當確實地知道,你何日出來過汲淪溪,何日必死。你的罪(原文作“血”)必歸到自己的頭上。”」

 

【王上37 汲淪溪以汲淪溪為示每的北界,清楚顯示他不得與便雅憫族的人往來──按照撒母耳記下二十章,他們曾經參與示巴之亂。汲淪幹河位於俄斐勒東鄰,分隔耶路撒冷和橄欖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38「示每對王說:“這話甚好,我主我王怎樣說,僕人必怎樣行。”於是示每多日住在耶路撒冷。」

 

【王上二39「過了三年,示每的兩個僕人逃到迦特王瑪迦的兒子亞吉那裡去。有人告訴示每說:“你的僕人在迦特。”」

    「迦特王」是當時五個非利士首領之一。——《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39 地理概況非利士城市迦特雖然未能肯定考證,學者大致同意它就是以革倫/米克納遺址以南五哩的薩非遺址。大衛和亞吉的關係和他從此招募雇傭兵(撒下十五1823),反映迦特至少在條約上,是處於以色列勢力範圍之內。示每到此尋覓兩名奴隸,表示他已經走到耶路撒冷西面頗遠的地方,直達薩非拉一帶,很明顯已經走出了軟禁範圍之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40「示每起來,備上驢,往迦特到亞吉那裡去找他的僕人,就從迦特帶他僕人回來。」

 

【王上二41「有人告訴所羅門說:“示每出耶路撒冷往迦特去回來了。”」

 

【王上二42「王就差遣人將示每召了來,對他說:“我豈不是叫你指著耶和華起誓,並且警戒你說‘你當確實地知道,你哪日出來往別處去,那日必死’嗎?你也對我說:‘這話甚好,我必聽從。’」

 

【王上二43「現在你為何不遵守你指著耶和華起的誓和我所吩咐你的命令呢?”」

 

【王上二44「王又對示每說:“你向我父親大衛所行的一切惡事,你自己心裡也知道,所以耶和華必使你的罪惡歸到自己的頭上。」

 

【王上二45「惟有所羅門王必得福,並且大衛的國位必在耶和華面前堅定,直到永遠。”」

 

【王上二46「於是王吩咐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他就去殺死示每。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

這節經文重新肯定所羅門在三年的統治後堅定了他的國位,可將之與大衛王朝結束時的情況作一比較(12節)。因為沒有一個王國在離開神的律法時仍然能夠成功的(撒上十三13),因此這節經文為所羅門的王朝作了一個恰當的引言。──《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