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四章拾穗

 

【王上四1「所羅門作以色列眾人的王。」

   〔暫編註解〕以色列眾人的王。這裡強調眾人暗示作者是在以色列國分裂後編纂了這些資料。

         本章記所羅門王內政的興革,在大衛已設立的政府部門上,再增設“家宰”,主管宮廷事務。從《列王紀》所載家宰看(十六9;十八3;王下十八18;十九2),職權相當大,象俄巴底可在兇惡的亞哈王大殺先知的時候,收藏先知百人,供應飲食(十八4),其地位有同卿相。所羅門廢了舊日依以色列十二支派業地而治的行政劃分,改設十二個行政區,由中央派員治理(719節),主要目的便於直接官治,以利賦稅徵收(7,27節)。

 

【王上四2「他的臣子記在下面:撒督的兒子亞撒利雅作祭司;」

   〔暫編註解〕“亞撒利雅”實際上是撒督的孫兒(代上六8,9),“兒子”的這種含義並不罕見。“撒督”當時大概已是一位老人,把大部分的職務都交給孫兒來處理。

         「兒子」:可指後代。根據代上6:8-10的記載,亞撒利雅是撒督的孫或第四代元孫。

         臣子。這裡所列的是皇家內閣,國家的高級顧問和官員。他們不是皇家成員,但確是國家第一級別的官員。他們從所羅門得位,隨他喜悅的意思辦事。

         亞撒利雅。大衛的官員是軍隊的領袖排名在前(撒下8:16-18;撒下20:23-26),與此相反,所羅門的官員是文職的祭司、書記和史官排在前面,這一點很有啟示意義。祭司的頭銜給了亞撒利雅,而不是撒督。祭司這個術語,希伯來文是kohen,有時被認為指的是國內官員。在撒下8:18節中,這個頭銜給了大衛的兒子們(譯作領袖),而代上18:17節解釋說這些兒子在王的左右作領袖。代上6:8-13節的譜系中列出了三個亞撒利雅:亞希突,撒督,亞希瑪斯,亞撒利雅,約哈難,亞撒利雅,亞瑪利雅,亞希突,撒督,沙龍,希勒家,亞撒利雅。亞希突的兒子,第一個撒督,是大衛時代的大祭司(撒下8:17)。根據《歷代志》,亞撒利雅應該是撒督的孫子,而不是他的兒子。列在臣子第一位的亞撒利雅可能是所羅門的私人顧問,後來作了大祭司(見代上6:8-13節的註釋)。

         「臣子」:「領袖」、「官員」。

         「亞撒利雅」:字義是「耶和華已幫助」,照 代上 6:8-9 亞撒利雅應該是撒督的孫子,撒督的兒子應該是「亞希瑪斯」。此時亞希瑪斯可能已經去世,所以直接由撒督的孫子接任,那個「兒子」也可以作「後裔」解釋。當然這個「亞撒利雅」也有可能是代上 6:10 中約哈難的兒子亞撒利雅。

 

【王上四2臣子RSV 譯作高等官員,REB 譯作官員,希伯來文:s*a{ri^m)之譯法比AV所譯的王子更好,此官職乃指宮廷的領導階級(一如埃及的 s%r.w154。亞撒利雅是撒督之孫,亞希瑪斯之子(代上六9;撒下十五2936)。以利何烈可能顯示外族人(迦南人?)也包括在內〔參:何利安人名 E(h)liarip〕。──《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3「示沙的兩個兒子以利何烈、亞希亞作書記;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作史官;」

   〔暫編註解〕「史官」:除負責記錄歷史外,可能還兼任傳令官之職。

         示沙的兩個兒子,……書記。撒下20:25節中作示法,代上18:16節中作沙威沙,他是大衛的書記。這些名字都是示沙的變體形式,所羅門的兩個書記可能是接續他們父親的職位。書記是國內的一種高級職位,負責發佈國王的詔書,處理他的信件,可能還要管理皇家的錢款(王下12:10)。

         史官。約沙法在大衛的時候作史官(代上18:15)。史官就是宮廷的編年史作者,他要將各種大事如實地記錄下來,他的記錄構成了國家官方檔案的一部分。這是國家一個非常重要的職位(見王下18:18,37;代下34:8)。

         「示沙」:字義是「耶和華抗辯」。

         「以利何烈」:字義是「秋神」。

         「亞希亞」:字義是「耶和華的兄弟」。

         「書記」:負責管理外交公文,在某些方面大概等同於今日的外交部長職務。

         「亞希律」:字義是「孩子的弟兄」。

         「約沙法」:字義是「耶和華已審判」。 撒下 8:16 記載他在大衛時期就已經作史官。

         「史官」:負責管理政府的檔案和文件,也兼有傳令官、的新聞祕書的功能。任何人晉見王都須先得到這個官員的批准。

 

【王上四3「書記」sprNIV 譯作祕書)是一專業名稱,範圍下至低微的文書上至國家書記。此處有兩位書記,可能表示一位掌外交事務,一位掌內政,或如亞述一般的155,兩人用不同的方法或不同的語言來記錄。NEB 譯作「副官長」('adjutant-general'),強調他們主要的角色是在行政上作名單記錄(spr)。約沙法也曾任職於大衛手下(撒下八16,二十24),繼續擔任史官(希伯來文為 mazkir),主要是負責擬定草案的工作,156,而非針對過去事件作「備忘錄」或記錄者。他的身分相當於國家書記(NE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4「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作元帥;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長;」

   〔暫編註解〕本節下半節與2節及二26所說不符,應屬誤抄。有的版本在“撒督…祭司長”句前後加括弧。

         “亞比亞他”,雖然已經被逐(二26,27),但仍保留祭司的職銜。

         「祭司長」:原文並無「長」字,撒督和亞比亞他是所羅門王朝較早期的大祭司(見2:35),後由亞撒利雅接任。

         撒督和亞比亞他。見撒下8:17節的註釋。

         「耶何耶大」:字義是「耶和華知曉」。

         「比拿雅」:字義是「耶和華已建造」。

         「元帥」:原文是「在軍隊上面」,就是軍隊的司令官。

         「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長」:這應該是指統治初期的狀況,不然就是文士誤抄導致,因為亞比亞他已經被罷黜。另外原文只是「祭司」,不是「祭司長」。

 

【王上四4撒督亞比亞他可能只是與撒母耳記下八17及二十25同名者,而非如一些解經家所認為的取自大衛在該處的名單。──《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5「拿單的兒子亞撒利雅作眾吏長;王的朋友拿單的兒子撒布得作領袖;」

   〔暫編註解〕「眾吏長」:乃負責掌管7節所提及的十二個官吏。

         「領袖」:於原文與「祭司」為同一字,可能是指王的御用祭司(與一般祭司有別)或顧問(即撒下20:26之「宰相」;  參撒下8:18),所以亦稱為「王的朋友」(參代上18:17注),但希臘文譯本則無「領袖」此詞。

         王的朋友。這似乎在所羅門的時代是一個被普遍認可的職位(見撒下15:3716:16;代上27:33)。在埃及,王的朋友心腹指的都是皇家的顧問,地位非常令人羡慕。

         「拿單」:字義是「賜予者」。

         「亞撒利雅」:字義是「耶和華已幫助」。

         「眾吏長」:字義是「代表」、「行政長官」。

         「王的朋友」:應該是一種「官職名」,一般猜測是類似「資政」、「顧問」一類的職位。

         「撒布得」:字義是「給與」。

         作「領袖」:字義是「祭司」,與 撒下 8:18 「大衛的眾子都作領袖」寫法一致,這個「祭司」可能是使用了其他國家「祭司」作為「王室顧問」的意義。因為由聖經其他地方的記載看不出大衛的兒子們、撒布得與撒督、亞比亞他的職務有混雜的地方。

         ●5~6比對所羅門與大衛的內閣官員,主要的差異是所羅門多了「家宰」、「眾吏長」這兩個職位。

 

【王上四5拿單是一個極為通俗的名字,有可能是大衛之子(撒下五14-15)而非先知(一11)。眾吏長的職位(8-19節)或「地區省長」(NEB 之譯法)是所羅門所設,為了要幫助他的改革。「王的朋友」或作「王的個人顧問」,上一任為戶篩所擔任(撒下十五37,十六16),亞馬拿泥版(迦南)經文中也有提到這個職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6「亞希煞作家宰;亞比大的兒子亞多尼蘭掌管服苦的人。」

   〔暫編註解〕「服苦的人」:指替所羅門從事建築工程的以色列人。(王上5:13-15

         家宰。家中的監督,或管家。在希西家的年代,這個職位已經相當重要,超過了書記。因為,當舍伯那被降職,書中所暗示的是他從家宰的位置到了書記的位置(賽22:15-25;王下18:18)。

         服苦的人。邊頁上作,徵召的人。這裡指的是所羅門為他那些龐大的公共工程徵召或雇傭的苦工(見5:13,14節)。大衛統治早期所列舉的名單中沒有與此相關的職位(撒下8:16-18);但到了他統治的後半期這個職位就出現了(撒下20:24)。後來民眾反對羅波安時這個不受歡迎的監工被人用石頭打死了(王上12:18)。以旬迦別挖掘的工程充分證實了苦工的使用。

         「亞希煞」:字義是「我弟兄唱歌」。

         「家宰」:原文是「在家上面」,主管皇宮事務的官員,可能就是「宰相」的職位。

         「亞多尼蘭」:字義是「我的主被高舉」。這人應該也是「亞多蘭」撒下 20:24 

         「服苦的人」:「勞工群」、「奴隸群」。

 

【王上四6亞希煞作家宰NIV 作「總管宮廷」;希伯來文意為「管家」),亦即他的職位是「掌管王室家務及產業的人」(NEB)。這職位漸漸變成宰相之尊(王上十六9,十八3;王下十5,十五5,十八18-37157。有些希臘文抄本加上「約押之子以利押掌管軍隊」。亞多尼蘭可能是大衛所指派作同一職位的同一個人(撒下二十24,和合譯作「亞多蘭」),他甚至活到羅波安的時代(王上十二18;但在那裡的名字為亞多蘭?)。有關服苦的人(希伯來文 mas158,一如亞拉拉克的 masu)乃集中於敵對政權者,請參:王上五13-18,九15-2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7「所羅門在以色列全地立了十二個官吏,使他們供給王和王家的食物,每年各人供給一月。」

   〔暫編註解〕每個官吏要輪流為王室供應食物一個月。

         供給……食物。這裡指的是財富的徵收,不僅包括金錢,也包括維持宮廷和皇家日用的各種物品。這個職位太重要了,因為有兩處(第11,15節)的官吏都與皇家結親。這些官吏擁有治權的地區與十二支派並不平行,當時早期的支派區域劃分已經過時了。十二這個數字與支派無關,這是指一年的十二個月,各人每月負責供應皇家的需要。

         ◎有學者注意到這份名單包含所羅門在內,總共有十二個人作為內閣,與 4:7-19 的十二個行政區對應。因此撒督和亞比亞他的名單並非是抄寫錯誤,而是刻意加上去的。

         所羅門廢除過去十二支派的結構,而改立十二個直屬於王朝的行政區。應該是用來強化管理的策略。

         「官吏」:意義是「代表」、「行政長官」與 4:5 的「眾吏長」原文一樣。

         ◎所羅門王朝雖然版圖遼闊,但是這十二行政區僅包含傳統的以色列領土,並沒有包括其他新擴充的版圖。

         ◎此處沒有記載猶大地區,顯然猶大地區並不是這十二行政區之一,也就是猶大是接受這十二行政區的供應。這也可能是以後以色列背叛大衛王朝的原因。

         7-19  列出所羅門所設立的十二個地方官員:他們負責徵收各區輪流供養王家所需之食糧。這十二地區並非按照以色列十二支派之地劃分。1 為首五個地區(8-12)主要包括約瑟兩個兒子以法蓮及瑪拿西的支派所得之地。2 第六、第七區(13-14)包括約但河東的基列地。3 第八至第十區(15-17)包括北部各支派之地。4 第十一、第十二區(18-19)乃南部包括便雅憫及約但河東之地。

 

【王上7 行政區域系統所羅門改組王國,以求一統君王的權柄,著手削弱地方觀念和支派觀念。征服迦南後,定居時代開始時所分定的支派區域,對大衛王朝足以構成危害。示巴領導下的北方支派已經嘗試過脫離聯合王國(撒下二十12)。若是重新劃分政治區域,各支派和新得之迦南城市人口就會互相混雜,如此國王便能預防政治上的問題。如此改組又便於籌措資金,有助於全國性工程(見:王上九1519)、國防、國際性企業(王上九2628)的發展。由於每個區域都要每年一個月負責王室的開支,定期的賦稅制度(在宗教性的什一奉獻之外)便可設立,進一步削弱地方性的自治,加強中央政府的權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7 王室的開支王家包括王的直系親屬、大臣和屬下官吏(見:王上四16的名單)。因此,管理以色列行政區域的十二個官吏(見:王上四819的名單),所資助的就是所羅門的政府。他們的責任包括經營本區的自然和人力資源,以求確保這些地方性資源,能夠更加有效地使國家得益。指派地方官向中央政府提供服務,也是賦稅的一種。烏加列、馬里、巴比倫的行政檔案顯示王室對於地方總督,有什麼要求。這些檔列出了必須繳納之原料和加工貨品的定額。上一年供應的物品數量,有時亦一併列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8「他們的名字記在下面:在以法蓮山地有便戶珥;」

   〔暫編註解〕以法蓮山地。以法蓮境內較高的部分,是巴勒斯坦最肥沃的區域,示劍城就坐落在這裡。

         「便戶珥」:字義是「見證之子」或「戶珥之子」。

         ◎此處的「便xx」都是「xx的兒子之意」,有學者認為這可能是記載破損,導致人名遺失所致。因為這些部份可能是「oo便xx」,「oo」因記載破損就遺失了。

 

【王上四8「他們的名字記在下面:在以法蓮山地有便戶珥;」

「便戶珥」以法蓮山地包括瑪拿西的一部分直到耶斯列平原。──《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819 地理概況烏加列和阿拉拉赫的行政檔案中,也有類似本段的文學形式。經文對於所羅門王國各省的描述並不詳細,因此無法確定各省的疆界。每區的官吏顯然都有一個或多個的行政中心,例如便亞比拿達的首府在多珥,巴拿則在他納和米吉多。有些區域顯然包含了原有的支派屬地,但原本在中央高地的地業,加利利東部的拿弗他利,和加利利西面山坡的亞設。但其中最特出之處,則是所包括原屬迦南人和非利士人的土地:埃及《溫納蒙故事》(主前十一世紀)中提到過的海上民族港口多珥,和沙侖平原上的迦南城市希弗(書十二17)。名單到最後才提到猶大支派(20節),表示他們與大衛家的關係,可能使其行政和財政措施,與其他區域有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9「在瑪迦斯、沙賓、伯示麥、以倫伯哈南有便底甲;」

   〔暫編註解〕瑪迦斯。這裡提到的城鎮在猶大西北部底卡兒子所有的區域內,這片地區起先是分配給但支派的(書19:40-43),但在以色列國早期的歷史中這裡大部都被非利士人佔領。

         「瑪迦斯」:字義是「終結」。

         「沙賓」:字義是「狐狸的住所」。

         「便底甲」:字義是「穿刺之子」或「底甲之子」。

 

【王上四9「在瑪迦斯、沙賓、伯示麥、以倫伯哈南有便底甲;」

「便底甲」在示非拉(Shephelah)以東,以法蓮東南,原屬但的境界(士一35)。其東為瑪迦斯,除非視之為與伯示麥西北十七公里處的 Khirbet el-Mikezim 為同一處地方,否則我們對此地一無所知。「沙賓」(現代的 Selbi^t)在亞雅倫穀以北(參:書十九42;士一35)。「伯示麥」(Tell er-Rumeilah)在南方,位於耶路撒冷以西二十四公里處。以倫在西方,可能是「亞雅倫」或是「遠及」('as far as'LXX)之意。──《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0「在亞魯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

   〔暫編註解〕梭哥。撒瑪利亞西北偏西10 1/4英里稱為esh-Shuweikeh的一處地方,不是大衛與歌利亞戰場附近的那個梭哥(撒上17:1,2),也不是希伯侖西南的那個梭哥(書15:48)。

         希弗。猶大的一片區域,位置不明。

 

【王上四10「在亞魯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

便希悉管理由海岸至多珥港(沙崙)以下的地區,以及瑪拿西部分地區。亞魯泊(現代的 `Arrabeh)位於海岸平原或是多坍谷之南。梭哥Khirbet Suweikeh)一名在埃及文獻中亦有出現。希弗全地可能包括西羅非哈之女的全部境界(民二十六32-33;書十二17),由得撒小河到撒瑪利亞,不可與沙崙平原的 Tell Ifshar 混為一談。──《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1「在多珥山岡(或作“全境”)有便亞比拿達,他娶了所羅門的女兒他法為妻;」

   〔暫編註解〕多珥山岡(直譯為:多珥全境)。這片是瑪拿西境內迦密山下的一片沿海區域。書11:2節提到多珥王與耶賓結成北部聯盟,後被征服(書12:23),他的地分給了瑪拿西支派(書17:11)。亞比拿達,大衛的兄長,他的兒子曾掌管這一地區。

         「多珥」:字義是「世代」。

         「山岡」:字義是「高處」。

         「他法」:字義是「裝飾」。

 

【王上四11「在多珥山岡(或作“全境”)有便亞比拿達,他娶了所羅門的女兒他法為妻;」

便亞比拿達是所羅門的堂兄弟,也是他的女婿(撒上十六8,十七13)。此地區包括多珥以下到迦密山。Naphoth可能是形容「山岡」(如和合本所譯,希伯來文 nu^p{)或是沙崙的「林地」(LXX,書十二1816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2「在他納和米吉多,並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邊的伯善全地,從伯善到亞伯米何拉直到約念之外,有亞希律的兒子巴拿;」

   〔暫編註解〕他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分區,包括以斯德倫平原的大部。它是巴勒斯坦最肥沃的部分之一。東南西北各個方向的交通要道都從這裡穿過,由於它的位置非常重要,到處有要塞保衛著。他納,米吉多,伯善都是全巴勒斯坦的軍事重鎮,都被分給了瑪拿西支派。它們雖沒有被攻佔,但當以色列強盛時這些地方向其稱臣納貢(書17:11-13;士1:27,28)。這些城邑雖然被分給了瑪拿西,但實際上它們在以薩迦境內(書17:11)。米吉多是亞哈謝(王下9:27)和約西亞(王下23:29)陣亡的地方。伯善要塞俯視著東到約旦河穀的入口,這裡也是掃羅死後曝屍的地方(撒上31:8-10)。

 

【王上四12「在他納和米吉多,並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邊的伯善全地,從伯善到亞伯米何拉直到約念之外,有亞希律的兒子巴拿;」

巴拿是約沙法的兄弟(3節),他管理耶斯列平原南部,以薩迦境界及約但河西山地,其中包括迦南城市他納(Tell Ta`annak)和米吉多(Tell el-Mutesellim163,有學者曾經指出南方的宮殿便為巴拿所使用。他的地域南自伯善Beisan),由約但河西岸至亞伯米何拉\cs8Tell Abu{-S}u^s])至 Far~ah 小河邊的撒拉他拿Tell Umm Hamad;王上七46)之地。約念Tell el-Maza^r)在以法蓮以東,是利未人的城邑(代上六6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別,他管理在基列的瑪拿西子孫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亞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牆和銅閂;」

   〔暫編註解〕睚珥的城邑。這是跨約旦河地區很大的一個部分,包括瑪拿西和迦得境界的大部。基列拉末屬於迦得的境界,是六個逃城之一(申4:43;書20:821:38)。

         亞珥歌伯地。曾經屬於巴珊王噩,後被睚珥攻取(申3:4,13,14)。

         大城。這個描述和申3:4,5節的類似。

         「基列」:指約旦河東一帶的地區。

 

【王上四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別,他管理在基列的瑪拿西子孫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亞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牆和銅閂;」

「便基別」在約但河以東的拉末基列周圍(Tell Ra{mi^t),可能為所羅門所建。這是塊肥沃的地區,開發為城邑(NIV 作「開拓地」;MT 碑文為 h]awwo^t[NEB譯作「十座村落」),是曾為巴珊王噩所管轄的堅固城(申三4)。有些學者認為第19節乃對此地區的補註,與第VII分區加起來的領域遠及亞捫及摩押地。──《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4「在瑪哈念有易多的兒子亞希拿達;」

   〔暫編註解〕瑪哈念。這個部分同樣也在跨約旦河流域,屬於迦得的境界(書13:2621:38)。當雅各回迦南時在這裡遇見了天使(創32:2)。後來由於伊施波設的政府建在瑪哈念(撒下2:8,12,29),這裡變成一個中心。這裡也是大衛逃避押沙龍時落腳的地方(撒下17:24,27)。

 

【王上四14「在瑪哈念有易多的兒子亞希拿達;」

包括基列南部及迦得支派地土。瑪哈念Tell ed-Dhehab,在雅博河以北)是伊施波設為王(撒下二8)及押沙龍叛變(撒下十七24)時的首都所在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5「在拿弗他利有亞希瑪斯,他也娶了所羅門的一個女兒巴實抹為妻;」

   〔暫編註解〕拿弗他利。這是北部的一個分區,在黑門山以南,加利利境內,加利利海的西北部海岸就在這個分區之中(書19:32-39)。基低斯-拿弗他利,逃城之一,就在這裡(書19:3720:7;士4:6)。

 

【王上四15「在拿弗他利有亞希瑪斯,他也娶了所羅門的一個女兒巴實抹為妻;」

「亞希瑪斯」管理由拿弗他利及上加利利,遠達夏瑣之地。他是撒督之子(撒下十五2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6「在亞設和亞祿有戶篩的兒子巴拿;」

   〔暫編註解〕在亞設和亞祿。這個分區在北邊的地中海沿岸(書19:24-31)。亞設因為沒有趕出那地的迦南人,就住在他們中間(士1:31,32)。

 

【王上四16「在亞設和亞祿有戶篩的兒子巴拿;」

亦即處於拿弗他利及地中海之間的亞設地業,包括西加利利(因此應驗了創四十九13)。戶篩可能便是大衛的那位朋友(撒下十五37)。在亞祿('In Aloth'RSV 譯作"Bealoth",書十五24)可能意為「斜坡」('Ascents',希伯來文:ma`alo^t),也可能是西布倫的別名16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7「在以薩迦有帕路亞的兒子約沙法;」

   〔暫編註解〕以薩迦。以薩迦的境界在瑪拿西以北拿弗他利以南,包含以斯德倫平原北邊部分(書19:17-23)。這個區似乎是在王上4:12節提到的那個分區的北邊。

 

【王上四17「在以薩迦有帕路亞的兒子約沙法;」

以薩迦,境界(書十九17-23)乃由耶斯列平原中央直到約但河。──《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8「在便雅憫有以拉的兒子示每;」

   〔暫編註解〕便雅憫。便雅憫分區雖然小卻很重要。它包括耶利哥,基比亞,基遍,拉瑪,以及起初的耶路撒冷(書18:11-28)。

 

【王上四18「在便雅憫有以拉的兒子示每;」

便雅憫,境界在耶路撒冷以北,約但河以西,由以法蓮中央山地之南方所組成。示每可能是一章8節所提的那一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9「在基列地,就是從前屬亞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地,有烏利的兒子基別一人管理。」

   〔暫編註解〕「一人管理」:希臘文譯本作「另有一官員管理猶大之地」。猶大地區可能因為屬於王室而得免納稅。有學者認為8-11, 13節所提及的人名皆為官員的父親(「便」原文即「兒子」),由於此段經文的原稿邊緣殘缺,因此該批官員的名字已經失掉。

         基列。約旦河東岸的分區,包括流便,瑪拿西和迦得支派的部分土地(見第13,14節的註釋)。

         一人管理。這句話的意義不明,因為每個區只有一個官員。英文LXX版作,猶大地的一個官長。這也許才是正確的,因為它已經被注意到了,否則猶大地就從供給王家分區的名單上遺漏掉了。作為給猶大特別的恩典,那個區的一個官員可能也是全國十二個分區的總長。既然猶大是首都所在的省份,那它一定是被王在耶路撒冷的官長治理,但在王家供給上猶大不可能從這個名單中被排除。

         「亞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參考 2:26-3:11

 

【王上四19基別烏利的兒子,因此可能與便基別(13節)並非同一人。此境界包括約但河東以南第VI分區及基列之一部分。有些學者根據七十士譯本(撒下二十四5)將「基列」譯為「迦得」(IVP出版的 New Bible Atlas 亦如此翻譯,198543頁)。傳統上而言這是屬西宏(參:申四46)及巴珊王噩之地(申三8-17)。此名單中並未提及猶大,可能是因為「在家鄉只有一個官員管理」(亦即猶大,RSV),也就是說這十二個分區是猶大以外其餘的分區,猶大並未改變,也有些學者認為猶大未被徵稅。另外有些學者認為這是指亞撒利雅(5節)──「此外有一位省長管理國中所有的省長」(NEB,約瑟夫)。──《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0「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都吃喝快樂。」

   〔暫編註解〕多。這裡和第25節描寫了人數眾多的百姓和他們繁榮與安寧的生活。這無疑指出了一個事實,以色列國現在是強盛安全的,不再受周圍好事鄰國的憐憫,並能在應許之地上取得優勢。

         4:20-28  所羅門的富強:以色列在所羅門統治期間經歷太平盛世,富裕繁榮,應驗了神給亞伯拉罕的應許(參串23)。

         20~28這一段所說的狀況,跟「所羅門」的名字意義一樣,是所羅門治理下以色列國享有的「平安」。沒有戰爭,安居樂業,衣食充足。

 

【王上四20「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都吃喝快樂。」

此節強調國中的社會及經濟佳景(同時見27-28節)。如同海邊的沙那麼多代表「不可勝數」165。吃喝快樂(AV譯為「使之愉悅」,希伯來文意為「高興」)的情況顯示不同派別的人都融洽共處16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1「所羅門統管諸國,從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所羅門在世的日子,這些國都進貢服侍他。」

   〔暫編註解〕所羅門時代,以色列的版圖,如神當日所應許,“自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創十五18),“從曠野…,到大海日落之處”(書一4)。本節在“大河”即“伯拉大河”,也就是幼發拉底河。“非利士地”指沿地中海岸一帶的土地,在西邊“大海日落之處”,本為非利士人所居。“埃及的邊界”即埃及小河,為巴勒斯坦和埃及的界河。

         以色列人只有在所羅門王時代才達到這理想的版圖。前王大衛開疆辟土當然功不可沒。

         “大河”。幼發拉底河。所羅門幾乎統治整個應許給亞伯拉罕的土地。參看創世記十五章1821節的腳註,並注意前文的埃及河跟這堛滿妙J及的邊界”並不一樣。參看第八章65節的腳註,前文指埃及的艾亞利詩河道(Wadi el-Arish)。

         「大河」:指伯拉大河(即幼發拉底河)。

         「埃及的邊界」:大概是指埃及小河(民34:5; 見王上8:65注)。

         統管諸國。所羅門帝國的一部分是由一些小的,半獨立的附屬國構成的。這些小國有自己的統治者,但承認希伯來國王的宗主權並向他納歲貢。以色列的鄰國或被消滅或被貶為服苦的僕役,這些事實在第9:20,21節中有進一步的描寫。

         大河。就是幼發拉底河(創15:18;書1:4)。作者想讓人注意這樣一個事實,所羅門王國的疆域已經按照神對亞伯拉罕,摩西和約書亞的應許實現了。見大衛和所羅門的帝國。

         在世的日子。這個帝國只存在于所羅門活著的時候。所羅門統治的國家一部分是由很多小王國鬆散地結合在一起,興起的很快,但解體的速度也很快。

         4:21 所羅門時代以色列的版圖由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幼發拉底河) 15:18 ,從曠野到大海日落之處 1:4 。而與埃及的界線,一般認為就在「埃及小河」。

         ◎所羅門的疆界雖然很大,不過都是大衛留給他的,所羅門王本身沒有為擴大疆界進行什麼戰爭。

 

【王上四21此節在 MT 中為新的一章之開始(其五章1-14節=英文譯本中之四章21-34節,耶路撒冷譯本亦如是)。其國度由大河(幼發拉底河)……直到埃及的邊界REB 譯為 'frontier' ;八章\cs1665節則為 Wadi el-Arish「艾爾亞裡西小河」或作「埃及小河」);參:創世記十三14-17對亞伯拉罕的應許。然而其中有些地方很快便因以東(王上十一14-21)及大馬士革(王上十一23-25)叛變而失去167。大衛已控制了亞蘭地(撒下八3-8,十1619)、哈馬(撒下八9)及非利士地(撒下八1),所羅門與腓尼基人應當也已聯盟(王上五24)。進貢(希伯來文:minh]a^ 包括「贈品、禮物」,可能並不表示定期上貢。──《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21 所羅門王國的版圖將所羅門的王國形容為從東方的大河(指幼發拉底河在艾瑪爾地區轉北的部分)起,直達埃及邊界的阿裡什幹河為止的用意,是表現所羅門統治地區的廣大,顯出它與申命記第一章和約書亞記第一章盟約的應許之地相符。從亞喀得王撒珥根年間(主前第三千年紀),直至後期的亞述統治者為止的美索不達米亞年表,都陳述了他們王國的範圍。這些記載通常反映了君王在固有土地以外的征戰,或延伸經濟霸權,向鄰邦和行商索要貢品和關稅的功績。其實所謂「控制」或「疆界」是有好幾個程度的。經文雖無詳述所羅門在不同的地區行使多少的控制權,但幾個不同的關係仍是可以看出來的。除了從但到別是巴的傳統領土外,所羅門尚有行省(征服的國家,如:摩押、以東、亞捫),藩屬(朝貢,但仍歸本國人統治,如:哈馬、瑣巴、非利士),和盟友(條約夥伴如:埃及和推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2「所羅門每日所用的食物:細麵三十歌珥,粗麵六十歌珥,」

   〔暫編註解〕所羅門有妃七百,嬪三百,未計子女;添上官吏和他們的家室,以及招待群臣和國賓,費用龐大不難想見。

         “歌珥”等同6.25蒲式耳,或58加侖。

         「歌珥」:約等於二百二十公升。

         所羅門……的食物。一歌珥──希伯來文kor──的具體數量不明,但據估計有50加侖。所羅門的宮廷估計有10,00015,000人。

         「歌珥」:度量衡單位,約等於220公升,為 10 伊法或 10 罷特,等同於1賀梅珥。30歌珥就是6600公升,60歌珥就是13200公升。

         「細麵」、「粗麵」:「細麵」是指特別加工研磨的上好的麵粉,「粗麵」是指一般的麵粉。

         4:22-23 所記載供奉給所羅門宮廷之五類與肉食的數量,和埃及法老相近。本節所用的埃及語度量單位「歌珥」,表示此處的記載,可能是模仿埃及、迦南,或附近國家的官方記錄。此處所列的食物都可以在糧倉長期存放,或在王宮附近畜牧,直到食用之時為止。

 

【王上22 日用的食物每日供奉給所羅門宮廷之五穀和肉食的數量,與其他和埃及法老同等的君主相若。本節所用的埃及語借詞(歌珥=賀梅珥=6.3蒲式耳),顯示這句話的格式,可能是模仿埃及、迦南,或非利士諸國的官方記錄。留意所列的食物全部都可在糧倉囤放,或在草場或圍欄畜牧,直到食用之時為止。時鮮食品他們也吃,但(除油以外)卻不會記明數目重量,在馬里文獻食物分配明細帳一類的行政檔中出現。後者詳細記錄分配給奴隸、官員、到訪要人之食物的確實數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2-23歌珥NEB 譯作 'kor' )是一種容量的「度量衡」( 'measure' RSV),一如賀梅珥(homer)一樣等於6蒲式耳(bushels220公升),亦即185蒲式耳細麵(希伯來文為 so{let[,一種奢侈品)及375蒲式耳粗麵(一種帶殼的大麥,希伯來文 qa{mah])。大多數的牛是已養肥的,有些是關進畜舍養肥的(JB 譯為「被飼養肥」的),但也有在草場上養肥的(JB 譯為「放牧」)。鹿〔AV 譯為「牡鹿」(harts),NEB 譯為「牡鹿」(stags)〕及其他的動物為奢侈品,是肥禽,包括鵝、珠雞、雌禽及養肥了的杜鵑鳥(J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3「肥牛十隻,草場的牛二十只,羊一百隻,還有鹿、羚羊、麅子並肥禽。」

   〔暫編註解〕「鹿」:「公鹿」、「雄鹿」。

         「麃子」:「雄麆鹿」,「一種淡紅色的鹿」。

         「肥禽」:「被養肥的飛禽」。

         4:23 中,牛與羊都是飼養的,肥牛與草場的牛可能與「細麵、粗麵」的分別一樣,肥牛是特選養肥的牛,草場的牛就是一般的牛隻。這些可以定量供應王宮,但是後面的「鹿、羚羊、麃子,並肥禽」應該就是野味,無法定量供應,所以沒有紀錄供應數量。

 

【王上四24「所羅門管理大河西邊的諸王,以及從提弗薩直到迦薩的全地,四境盡都平安。」

   〔暫編註解〕“提弗薩”是幼發拉底河西面的一個大城。

         「提弗薩」:位於東北部伯拉大河之南岸。

         「迦薩」:是南面非利士地西岸的城市。此二地總括了所羅門所統治的版圖。

         提弗薩。一般被認為是幼發拉底河邊的一個地方,被希臘人叫作泰普撒克斯。

         迦薩。在非利士平原的最南端。

         平安。至少現在是這樣。一切似乎都在掌握之中,平靜安穩無內憂外患。但持久的平安不能僅依賴于所羅門的統治,否則後果很明顯,就像後來所發生的事。

         「提弗薩」:字義是「穿越過」,位於幼發拉底河旁。可能就是Thapsacus

         「迦薩」:字義是「強壯」。非利士人的一個城市, 位於巴勒斯坦的極西南邊,靠近地中海。

         2425提弗薩為幼發拉底河西岸的大城。迦薩在巴勒斯坦地最西南,位於埃及邊界上。“從提弗薩直到迦薩”,包括了進貢之國在內的疆去。等於從前說“從但到別是巴”(士二十1;撒下二十四2),都是從極北到極南之地的“全國”的意思,不過現在國土範圍已大了許多。但在約但河之北端,別是巴在迦南地的邊緣。

 

【王上四24此節並非只是重複第21節,大河西邊Transeuphrates)是指由巴比倫角度來看的希伯(Eber na{ri)地帶(拉四10-11),是提弗薩Tiphsah,希臘文為 Thapsacus,現在的Dibseh),亦即幼發拉底河之「淺灘」,亦即所羅門王國的東北邊界,一如迦薩(GazaAV  'Azzah' )是其西南邊界一樣。──《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5「所羅門在世的日子,從但到別是巴的猶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安然居住。」

   〔暫編註解〕“在自己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表示悠閒狀態的一句諺語(彌四4)。

         「但」和「別是巴」:分別代表當時以色列北方及南方的邊界。

         「在自己的 ...... 居住」:是國泰民安的描寫。

         在自己的葡萄樹下。這是希伯來人經常使用的一個短語(彌4:4;亞3:10),亞述人也曾經使用過(王下18:31)。這個短語是用來形容一種理想的安寧富足的生活。

         從但到別是巴。這個短語從士師時代開始出現,從那時起直到撒母耳,掃羅,大衛,所羅門的日子一直使用(見士20:1;撒上3:20;撒下3:1017:1124:2,15;代上21:2),來表示一個完整的國家,其疆域從最北端的但到最南端的別是巴。所羅門之後這個短語就不再使用了,直到希西家發佈他的詔書呼籲百姓從別是巴直到但來耶路撒冷參赴逾越節(代下30:5)。

         「從但到別是巴」:指以色列地的最北到最南端。也就是以色列全境。

 

【王上四25傳統上從但到別是巴是指巴勒斯坦的全地(十二29-30,參:士二十1)。四境盡都平安24節)一句很特別,顯示所羅門藉著協約控制四方(missab[i^b[,希伯來文聖經第4節)「所有經過的人」(`ab[a{ri^m),並非只是「國境內盡都平安」(JB)。在他的國際貿易中(參十28-29)已強調由一國至另一國的運輸了。倚靠神(LXX elpizo%,「盼望」)安然居住,與申命記十二10遙相呼應。惟有神才能保守人安然居住(詩四8;箴一33;申三十三122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25 自己的葡萄樹和無花果樹這是一句經常出現在歷史年表和不少先知書中的成語,象徵以色列安樂繁榮。當神震怒之時,相反的事便會發生。葡萄樹和無花果樹與和平一同毀滅。這個慣用語所指的,是使人有餘暇享受人生的安全和中等富裕環境。葡萄樹和無花果樹能夠遮蔭和結果,享受這些樹木表示有遠景展望,因為兩者都要一定的年數才開始有出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6「所羅門有套車的馬四萬,還有馬兵一萬二千。」

   〔暫編註解〕“馬四萬”:《代下》九25作“四千”。此處當屬抄寫錯誤,應為“四千”。十26說所羅門有戰車一千四百輛,依每車用三馬來拉(兩馬拉車,一馬備用),“四千”為合理之數。

         似乎沒有人關心所羅門這樣做是違背神的話(申一七16)。“四萬”大概應作四千(代下九25)。

         「套車的馬」:指拉戰車的馬。

         「四萬」:有古卷僅作「四千」(參代下9:25)。

         套車的馬四萬。代下9:25節給出的數目是四千。這個差異也許應該歸因於謄寫者的失誤,在希伯來文中,四十的寫法極其接近。申17:16節禁止將來的以色列王加添戰馬和騎兵,但撒母耳在掃羅登基時將這種違命的情況預言出來(撒上8:11,12),暗示將來隨著帝國的擴大會使用這些軍事力量。在約書亞征服迦南時從敵人那裡繳獲的馬匹和戰車都被毀掉了(書11:9)。

         「套車的馬四萬」:原文應該是「 戰車用的馬棚四萬個」。代下 9:25 作「四千棚」。如果參考王上 10:26 的數量,「四千」這個數字應該比較合理,此處的「四萬」就是文士抄寫錯誤。

 

【王上四26四千棚NIV,呂譯;和合:「馬四萬」;「棚」希伯來文是 ~uro^t[REB作「廄」)是按照七十士譯本的歷代志下九25(希伯來文、和合、RSVREB皆作四萬),以合一千四百輛戰車之需(十26),每一輛需要兩匹,再加一匹後備。但是該字解為「套軛」(team-yoke)更貼切169。在主前八五三年,北國亞哈王曾提供了兩千輛戰馬車。一萬兩千匹馬paras%),該希伯來字可代表「馬」也可指為「馬匹和騎兵」(參:新譯)17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26 車馬戰車每輛一般需馬三匹,兩匹拖拉,一匹後備。三匹馬照例同廄,是以一萬二千匹馬(和合本:「馬兵」),四千馬廄(和合本:「套車的馬四萬」),正合比例。這數目表示戰車可以多至四千輛(但有些馬匹可能供騎兵使用)。然而按照列王紀上十26,所羅門戰車共有一千四百輛。這戰車數目雖大,卻及不上西方列王主前八五三年於誇誇(Qarqar)之役迎擊亞述時,亞哈所派遣的二千輛戰車(見二十二1的注釋)。主前十三世紀時,赫人及其盟邦集結了二千五百輛戰車,在加低斯之役中迎戰蘭塞二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7「那十二個官吏,各按各月供給所羅門王,並一切與他同席之人的食物,一無所缺。」

   〔暫編註解〕“一切與他同席之人”。王宮堨i能供養四千至五千人。

         那十二個官吏。7-19節列舉出的官吏。一些希臘譯本將這節放在19節之後。

 

【王上四27-28這裡所說的供給(參:希伯來文 ku^l,「盛」,賽四十12)以及耶利米所說的「含忍」(klkl,參:亞喀得文 ka kkaltu)意指不斷地供應,以至於他們「一無所缺」(AV),可能更好的解釋是當「任何人來」(haqqa{re{b[)王席求食之時,「絕對不會因為任何理由被拒絕」(亞喀得文 ada{ru `dr 意為「衰落」)。其他的馬(希伯來文為 rekes%)並非「單峰駱駝」(AV)或快馬RSV,和合),而是與其他戰車馬隊一同奔跑受訓或作後備的馬(參:JB 的「馱馬」)。──《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8「眾人各按各份,將養馬與快馬的大麥和乾草送到官吏那裡。」

   〔暫編註解〕大麥。在東方,古代和現在一樣,大麥都是馬匹的食物。有時大麥也被作成餅或麵包(士7:13;約6:9)。而人常吃的是小麥。

         快馬(直譯為:駱駝)。更確切的翻譯是:快馬(見邊頁)。特別是這裡提到的為皇家信差服務的快馬(見斯8:10節的註釋)。

         「馬與快馬」:一個是「戰車馬」,一個是一般的馬。

 

【王上四29「神賜給所羅門極大的智慧聰明和廣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測量。」

   〔暫編註解〕「廣大的心」:即博學多才。

         智慧。照它的全義來說,尤其是在《箴言》和《傳道書》中,智慧是神的一種特質,是他恩賜給人的(雅1:5)。這種智慧與品格和理智有關。在第3031節中這個詞的用法更接近它的本義。

         4:29-30 說明所羅門的智慧超過兩大文明古國百姓的智慧。

         4:29-34  所羅門才智無雙:所羅門的聰明智慧實在無與倫比。

 

【王上四30「所羅門的智慧超過東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

   〔暫編註解〕“東方人”指住在以色列地以東沙漠中的亞拉伯人和東北邊的米所波大米人。這些人和埃及人都以智慧見稱。

         「東方人」:可能指米所波大米或阿拉伯人,亦可能包括以智慧聞名的以東人(參耶49:7; 8)。

         東方人。居住在巴勒斯坦和米所波大米之間的部落人民(見創29:1;士6:3,337:128:10)。有人說他們居住在帳篷裡(耶49:28,29)。約伯就是這樣的人(伯1:3)。

         埃及人的智慧。埃及人的智慧在整個東方很有名,包括的領域有天文,醫藥,建築,數學,音樂,繪畫,屍體防腐,以及哲學。大量所謂的埃及智慧文學保留了下來。

         「東方人」:一般指米所波大米兩河流域的的亞述、巴比倫民族。

 

【王上30 東方人的智慧智慧在古代近東是歷史悠久的傳統。埃及哲人蒲他霍特普(主前2450年)和阿曼尼摩比(約主前1100年),和亞述名臣阿希卡爾(約主前700年)等人的箴言,部分與聖經的箴言書相呼應。此外較長篇的智慧書卷如:約伯記、傳道書等,無論格式還是內容,都類似埃及《自殺論辯》(Dispute over Suicide;約主前2100年),和巴比倫《有關人生苦難的對話》(Dialogue about Human Misery;約主前1000年)。即使是比較經典的史詩如:《吉加墨斯迴圈》和《伊施他爾下陰間》,也包含了智慧文學的成分,探討人類必死和對個人成就之關注等問題。這是極為浩瀚的文學和傳統,所羅門的智慧超過這些先哲,是絕不簡單的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31「他的智慧勝過萬人,勝過以斯拉人以探,並瑪曷的兒子希幔、甲各、達大的智慧,他的名聲傳揚在四圍的列國。」

   〔暫編註解〕“以斯拉人”意為“本地人”或“迦南土人”,本節所舉的以探、希幔等,可能是以色列人進迦南地前當地著名智者。但《代上》二6也記有這四人的名字。說他們是謝拉的兒子。大衛的樂師中也有叫希幔和以探的。他們是否為同一人,甚難確定。不過,這些人可能是傳統智慧的象徵,就象希臘人以伊索(以《伊索寓言》見稱)為智者的象徵一樣。

         這些智慧人是誰,我們不得而知。

         「以斯拉人」:可能是指謝拉的後代(見代上2:6; 「以斯拉」與「謝拉」於原文以相同字母寫成)。

         智慧勝過萬人。一些在智慧方面可與所羅門相提並論的人的名字只存在於這節當中。有人認為希幔和以探就是被大衛指定的會幕的歌唱者(代上6:33,44),就是詩篇第8889篇題目中所說的以斯拉人。一個希幔”“奉神之命作王的先見(代上25:5)。然而,這些名字是否指的是同一個人還不能確定。

         「以斯拉人」:字義是「本地人」,可能是個城鎮名,也有可能是「本地人」的意思。不過 89 也標示是「以斯拉人以探的訓誨詩」,因此比較可能「以斯拉」是一個城鎮的名字。

         「以探」:字義是「堅忍」。

         「瑪曷」:字義是「舞蹈」。

         「希幔」:字義是「信實的」。

         「甲各」:字義是「支撐」。

         「達大」:字義是「知識之珠」。

         ◎這裡算是「錦上添花」,整個國家已經平安了,君王還有過人的智慧,可以讓大家了解更多事物。

 

【王上四32「他作箴言三千句,詩歌一千零五首。」

   〔暫編註解〕所羅門寫的箴言只有一部分保留在《箴言》書中。傳統認為他也是《傳道書》和《雅歌》的作者。

         所羅門許多“箴言”都記載在舊約的箴言堙C他的一些“詩歌”可能反映在雅歌堙C

         「一千零五」:有古卷作「五千」。所羅門所作的箴言和詩歌。參串39, 40

         箴言三千句。他有關道德和實際智慧的話語,包括正確的建議,睿智的觀察,道德的勸勉,聖潔生活的原則,以及導向敬虔,幸福和繁榮的有益勸戒。所羅門的箴言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保存了下來。

         詩歌。一些保留下來的作品證明了所羅門是一位著名的詩歌作者,這其中包括《雅歌》,可能還有《詩篇》第72127篇。

 

【王上四32箴言被收集成書;這些 ma{s%a{l 包括比喻、明喻、暗喻、箴言謎語,這些自主前三千年以來已經是非常普遍。米索不達米亞及埃及都有大量文獻證明這種與所羅門的作品相似的傳統。聖經中的箴言書據說含有所羅門的五百八十二條箴言。古代的詩歌乃以其第一行為根據分類。有關所羅門及情詩,請參雅歌17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32 箴言三千句這些「箴言」(原文:mashal,正是箴言書在希伯來原文聖經的名稱)是古代近東的一種體裁,其特色是以簡短精練的句子,表達實用而普及的價值觀念。三千是大約的數字,所形容的是他所講述之箴言的數量,不是所撰作的數量。智慧古今皆然,往往是研究和搜集資料的結果,不是想像力的反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32 詩歌一千零五首古人不時使用某數加一的遞增,或約整數加一或加一個數位的方式(見:箴六16;摩一3),來表達「更多」的概念。但本節的「五」字卻甚少如此使用。人所共知的《一千零一夜》,是這種近東表現方式的另一個例證。主前二○○○年左右吾珥王舒珥吉亦有文名。在讚美自己的詩歌中,他自誇所受的教育和文學技巧,並且自稱是首席御用樂師。──《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33「他講論草木,自黎巴嫩的香柏樹直到牆上長的牛膝草;又講論飛禽走獸、昆蟲水族。」

   〔暫編註解〕“黎巴嫩的香柏樹”是既高又華麗的大樹,牛膝草則為極小的植物。本節似是描寫他知識之廣,用草木鳥獸來闡述人生哲理,說出大家喜聽的“智慧話”(34節)。

         「香柏樹」:以高大聞名(參賽2:13; 31:3; 2:9),與牆上之牛膝草成一對比。這裡的意思是:所羅門對各類花草樹木,不論大小,均了如指掌。

         他講論草木。所羅門的作品顯示了他對大自然的美麗有很深的領悟。他是一位敏銳的觀察者,毫無疑問他也養成了一種習慣,為他周圍之人的益處而將他觀察到的規律記錄下來。所羅門單純觀察自然歷史的論說一點也沒有保留下來。

         「昆蟲」:原文是「爬行生物」。

 

【王上四33巴比倫經文中有草木動物等名單176,箴言(參:箴六6-\cs168,二十六2-311,二十八115)及寓言(士九8)中也有提及。這類名單的編纂正好可作為學校的實習方案。──《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33 植物界古代有關植物的智慧與今日植物學家所研究的不同。口頭傳講的草學知識是他們的課題之一,除了藥物功用以外,工業(染料)和食用價值也在他們興趣範圍之內。其他文化更會包括不同藥草的法術功能。植物智慧的另一個專題是農務──即農夫對種子、種植、培植、施肥、收穫的知識。但由於本節是在討論箴言、詩歌時,談到所羅門的智慧以樹木為物件,這智慧的表達方式比較可能是在使用樹木的比喻,或含有智慧教訓的寓言。講述這種比喻必須深切認識樹木和灌木的特性,舊約(士九815)和古代近東(如:垂絲柳和棕樹的蘇美寓言)都有其例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33 動物界新國際本雖然使用「形容」、「教授」等動詞,希伯來原文只說他「談及」(和合本:「講論」)動植物。上節已經提過,他憑著對物性的深切認識講述故事──有關動物的比喻和寓言,目的是教授智慧。伊索並不是第一個使用這種文體的作者。

  在所羅門之前一千多年,蘇美人已經將動物用在辯論和寓言之中了。「蛇與鷹」是現存亞述寓言中最有名的一個。此外,古埃及(如:《阿曼尼摩比的教訓》)和美索不達米亞(如:主前第一千年紀亞蘭文的《阿希卡爾的教訓》)的智慧言語,也充斥著有關動植物的模擬和比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34「天下列王聽見所羅門的智慧,就都差人來聽他的智慧話。」

   〔暫編註解〕差人來。只有所羅門的智慧聲名遠播才會有很多遙遠國家的人來他這裡分享智慧。

         天下列王。並不是所有的王都親自來,很多都是差遣使者。但也有一些君主,比如說示巴女王,選擇親自到所羅門這裡來。

         4:34 直譯是「列國所有的人從聽見他(指所羅門)智慧的地上列王那裡來聽所羅門的智慧」。

 

【王上四34「天下列王聽見所羅門的智慧,就都差人來聽他的智慧話。」

東方人表達智慧的方式有口頭也有書寫,藉著賢人達士穿梭往返於宮廷之間而傳達之。LXX的加上「他也收受禮物」,這是當時的風俗(參:十1-6)。──《丁道爾聖經註釋》

 

【思想問題(第四章)】

 作者對所羅門的貢獻(3-4)有什麽評價?

他的統治為百姓帶來什麽利益?

按作者所見,國家昌盛的主要原因何在?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