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四1「所羅門作以色列眾人的王。」

 

【王上四2「他的臣子記在下面:撒督的兒子亞撒利雅作祭司;」

「兒子」可指後代。根據代上六8-10的記載,亞撒利雅是撒督的孫或第四代元孫。——《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2臣子RSV 譯作高等官員,REB 譯作官員,希伯來文:s*a{ri^m)之譯法比AV所譯的王子更好,此官職乃指宮廷的領導階級(一如埃及的 s%r.w154。亞撒利雅是撒督之孫,亞希瑪斯之子(代上六9;撒下十五2936)。以利何烈可能顯示外族人(迦南人?)也包括在內〔參:何利安人名 E(h)liarip〕。──《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3「示沙的兩個兒子以利何烈、亞希亞作書記;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作史官;」

「史官」除負責記錄歷史外,可能還兼任傳令官之職。——《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3「書記」sprNIV 譯作祕書)是一專業名稱,範圍下至低微的文書上至國家書記。此處有兩位書記,可能表示一位掌外交事務,一位掌內政,或如亞述一般的155,兩人用不同的方法或不同的語言來記錄。NEB 譯作「副官長」('adjutant-general'),強調他們主要的角色是在行政上作名單記錄(spr)。約沙法也曾任職於大衛手下(撒下八16,二十24),繼續擔任史官(希伯來文為 mazkir),主要是負責擬定草案的工作,156,而非針對過去事件作「備忘錄」或記錄者。他的身分相當於國家書記(NE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4「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作元帥;撒督和亞比亞他作祭司長;」

「祭司長」原文並無「長」字,撒督和亞比亞他是所羅門王朝較早期的大祭司(見二35),後由亞撒利雅接任。——《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4撒督亞比亞他可能只是與撒母耳記下八17及二十25同名者,而非如一些解經家所認為的取自大衛在該處的名單。──《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5「拿單的兒子亞撒利雅作眾吏長;王的朋友拿單的兒子撒布得作領袖;」

「眾吏長」乃負責掌管7節所提及的十二個官吏。

「領袖」於原文與「祭司」為同一字,可能是指王的御用祭司(與一般祭司有別)或顧問(即撒下廿26之「宰相」;  參撒下八18),所以亦稱為「王的朋友」(參代上十八17注),但希臘文譯本則無「領袖」此詞。——《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5拿單是一個極為通俗的名字,有可能是大衛之子(撒下五14-15)而非先知(一11)。眾吏長的職位(8-19節)或「地區省長」(NEB 之譯法)是所羅門所設,為了要幫助他的改革。「王的朋友」或作「王的個人顧問」,上一任為戶篩所擔任(撒下十五37,十六16),亞馬拿泥版(迦南)經文中也有提到這個職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6「亞希煞作家宰;亞比大的兒子亞多尼蘭掌管服苦的人。」

「服苦的人」指替所羅門從事建築工程的以色列人。(王上五13-15

他們負責徵收各區輪流供養王家所需之食糧。這十二地區並非按照以色列十二支派之地劃分。

 一、為首五個地區(8-12)主要包括約瑟兩個兒子以法蓮及瑪拿西的支派所得之地。

 二、第六、第七區(13-14)包括約但河東的基列地。

 三、第八至第十區(15-17)包括北部各支派之地。

四、第十一、第十二區(18-19)乃南部包括便雅憫及約但河東之地。——《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6亞希煞作家宰NIV 作「總管宮廷」;希伯來文意為「管家」),亦即他的職位是「掌管王室家務及產業的人」(NEB)。這職位漸漸變成宰相之尊(王上十六9,十八3;王下十5,十五5,十八18-37157。有些希臘文抄本加上「約押之子以利押掌管軍隊」。亞多尼蘭可能是大衛所指派作同一職位的同一個人(撒下二十24,和合譯作「亞多蘭」),他甚至活到羅波安的時代(王上十二18;但在那裡的名字為亞多蘭?)。有關服苦的人(希伯來文 mas158,一如亞拉拉克的 masu)乃集中於敵對政權者,請參:王上五13-18,九15-2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7「所羅門在以色列全地立了十二個官吏,使他們供給王和王家的食物,每年各人供給一月。」

 

【王上7 行政區域系統所羅門改組王國,以求一統君王的權柄,著手削弱地方觀念和支派觀念。征服迦南後,定居時代開始時所分定的支派區域,對大衛王朝足以構成危害。示巴領導下的北方支派已經嘗試過脫離聯合王國(撒下二十12)。若是重新劃分政治區域,各支派和新得之迦南城市人口就會互相混雜,如此國王便能預防政治上的問題。如此改組又便於籌措資金,有助於全國性工程(見:王上九1519)、國防、國際性企業(王上九2628)的發展。由於每個區域都要每年一個月負責王室的開支,定期的賦稅制度(在宗教性的什一奉獻之外)便可設立,進一步削弱地方性的自治,加強中央政府的權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7 王室的開支王家包括王的直系親屬、大臣和屬下官吏(見:王上四16的名單)。因此,管理以色列行政區域的十二個官吏(見:王上四819的名單),所資助的就是所羅門的政府。他們的責任包括經營本區的自然和人力資源,以求確保這些地方性資源,能夠更加有效地使國家得益。指派地方官向中央政府提供服務,也是賦稅的一種。烏加列、馬里、巴比倫的行政檔案顯示王室對於地方總督,有什麼要求。這些檔列出了必須繳納之原料和加工貨品的定額。上一年供應的物品數量,有時亦一併列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8「他們的名字記在下面:在以法蓮山地有便戶珥;」

「便戶珥」以法蓮山地包括瑪拿西的一部分直到耶斯列平原。──《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819 地理概況烏加列和阿拉拉赫的行政檔案中,也有類似本段的文學形式。經文對於所羅門王國各省的描述並不詳細,因此無法確定各省的疆界。每區的官吏顯然都有一個或多個的行政中心,例如便亞比拿達的首府在多珥,巴拿則在他納和米吉多。有些區域顯然包含了原有的支派屬地,但原本在中央高地的地業,加利利東部的拿弗他利,和加利利西面山坡的亞設。但其中最特出之處,則是所包括原屬迦南人和非利士人的土地:埃及《溫納蒙故事》(主前十一世紀)中提到過的海上民族港口多珥,和沙侖平原上的迦南城市希弗(書十二17)。名單到最後才提到猶大支派(20節),表示他們與大衛家的關係,可能使其行政和財政措施,與其他區域有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9「在瑪迦斯、沙賓、伯示麥、以倫伯哈南有便底甲;」

「便底甲」在示非拉(Shephelah)以東,以法蓮東南,原屬但的境界(士一35)。其東為瑪迦斯,除非視之為與伯示麥西北十七公里處的 Khirbet el-Mikezim 為同一處地方,否則我們對此地一無所知。「沙賓」(現代的 Selbi^t)在亞雅倫穀以北(參:書十九42;士一35)。「伯示麥」(Tell er-Rumeilah)在南方,位於耶路撒冷以西二十四公里處。以倫在西方,可能是「亞雅倫」或是「遠及」('as far as'LXX)之意。──《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0「在亞魯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

便希悉管理由海岸至多珥港(沙崙)以下的地區,以及瑪拿西部分地區。亞魯泊(現代的 `Arrabeh)位於海岸平原或是多坍谷之南。梭哥Khirbet Suweikeh)一名在埃及文獻中亦有出現。希弗全地可能包括西羅非哈之女的全部境界(民二十六32-33;書十二17),由得撒小河到撒瑪利亞,不可與沙崙平原的 Tell Ifshar 混為一談。──《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1「在多珥山岡(或作“全境”)有便亞比拿達,他娶了所羅門的女兒他法為妻;」

便亞比拿達是所羅門的堂兄弟,也是他的女婿(撒上十六8,十七13)。此地區包括多珥以下到迦密山。Naphoth可能是形容「山岡」(如和合本所譯,希伯來文 nu^p{)或是沙崙的「林地」(LXX,書十二1816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2「在他納和米吉多,並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邊的伯善全地,從伯善到亞伯米何拉直到約念之外,有亞希律的兒子巴拿;」

巴拿是約沙法的兄弟(3節),他管理耶斯列平原南部,以薩迦境界及約但河西山地,其中包括迦南城市他納(Tell Ta`annak)和米吉多(Tell el-Mutesellim163,有學者曾經指出南方的宮殿便為巴拿所使用。他的地域南自伯善Beisan),由約但河西岸至亞伯米何拉\cs8Tell Abu{-S}u^s])至 Far~ah 小河邊的撒拉他拿Tell Umm Hamad;王上七46)之地。約念Tell el-Maza^r)在以法蓮以東,是利未人的城邑(代上六6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別,他管理在基列的瑪拿西子孫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亞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牆和銅閂;」

「便基別」在約但河以東的拉末基列周圍(Tell Ra{mi^t),可能為所羅門所建。這是塊肥沃的地區,開發為城邑(NIV 作「開拓地」;MT 碑文為 h]awwo^t[NEB譯作「十座村落」),是曾為巴珊王噩所管轄的堅固城(申三4)。有些學者認為第19節乃對此地區的補註,與第VII分區加起來的領域遠及亞捫及摩押地。──《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4「在瑪哈念有易多的兒子亞希拿達;」

包括基列南部及迦得支派地土。瑪哈念Tell ed-Dhehab,在雅博河以北)是伊施波設為王(撒下二8)及押沙龍叛變(撒下十七24)時的首都所在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5「在拿弗他利有亞希瑪斯,他也娶了所羅門的一個女兒巴實抹為妻;」

「亞希瑪斯」管理由拿弗他利及上加利利,遠達夏瑣之地。他是撒督之子(撒下十五27)。──《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6「在亞設和亞祿有戶篩的兒子巴拿;」

亦即處於拿弗他利及地中海之間的亞設地業,包括西加利利(因此應驗了創四十九13)。戶篩可能便是大衛的那位朋友(撒下十五37)。在亞祿('In Aloth'RSV 譯作"Bealoth",書十五24)可能意為「斜坡」('Ascents',希伯來文:ma`alo^t),也可能是西布倫的別名16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7「在以薩迦有帕路亞的兒子約沙法;」

以薩迦,境界(書十九17-23)乃由耶斯列平原中央直到約但河。──《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8「在便雅憫有以拉的兒子示每;」

便雅憫,境界在耶路撒冷以北,約但河以西,由以法蓮中央山地之南方所組成。示每可能是一章8節所提的那一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19「在基列地,就是從前屬亞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地,有烏利的兒子基別一人管理。」

「一人管理」希臘文譯本作「另有一官員管理猶大之地」。猶大地區可能因為屬於王室而得免納稅。有學者認為8-11, 13節所提及的人名皆為官員的父親(「便」原文即「兒子」),由於此段經文的原稿邊緣殘缺,因此該批官員的名字已經失掉。——《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19基別烏利的兒子,因此可能與便基別(13節)並非同一人。此境界包括約但河東以南第VI分區及基列之一部分。有些學者根據七十士譯本(撒下二十四5)將「基列」譯為「迦得」(IVP出版的 New Bible Atlas 亦如此翻譯,198543頁)。傳統上而言這是屬西宏(參:申四46)及巴珊王噩之地(申三8-17)。此名單中並未提及猶大,可能是因為「在家鄉只有一個官員管理」(亦即猶大,RSV),也就是說這十二個分區是猶大以外其餘的分區,猶大並未改變,也有些學者認為猶大未被徵稅。另外有些學者認為這是指亞撒利雅(5節)──「此外有一位省長管理國中所有的省長」(NEB,約瑟夫)。──《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0「猶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都吃喝快樂。」

此節強調國中的社會及經濟佳景(同時見27-28節)。如同海邊的沙那麼多代表「不可勝數」165。吃喝快樂(AV譯為「使之愉悅」,希伯來文意為「高興」)的情況顯示不同派別的人都融洽共處16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1「所羅門統管諸國,從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所羅門在世的日子,這些國都進貢服侍他。」

「大河」指伯拉大河(即幼發拉底河)。

「埃及的邊界」大概是指埃及小河(民卅四5; 見王上八5注)。——《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21此節在 MT 中為新的一章之開始(其五章1-14節=英文譯本中之四章21-34節,耶路撒冷譯本亦如是)。其國度由大河(幼發拉底河)……直到埃及的邊界REB 譯為 'frontier' ;八章\cs1665節則為 Wadi el-Arish「艾爾亞裡西小河」或作「埃及小河」);參:創世記十三14-17對亞伯拉罕的應許。然而其中有些地方很快便因以東(王上十一14-21)及大馬士革(王上十一23-25)叛變而失去167。大衛已控制了亞蘭地(撒下八3-8,十1619)、哈馬(撒下八9)及非利士地(撒下八1),所羅門與腓尼基人應當也已聯盟(王上五24)。進貢(希伯來文:minh]a^ 包括「贈品、禮物」,可能並不表示定期上貢。──《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21 所羅門王國的版圖將所羅門的王國形容為從東方的大河(指幼發拉底河在艾瑪爾地區轉北的部分)起,直達埃及邊界的阿裡什幹河為止的用意,是表現所羅門統治地區的廣大,顯出它與申命記第一章和約書亞記第一章盟約的應許之地相符。從亞喀得王撒珥根年間(主前第三千年紀),直至後期的亞述統治者為止的美索不達米亞年表,都陳述了他們王國的範圍。這些記載通常反映了君王在固有土地以外的征戰,或延伸經濟霸權,向鄰邦和行商索要貢品和關稅的功績。其實所謂「控制」或「疆界」是有好幾個程度的。經文雖無詳述所羅門在不同的地區行使多少的控制權,但幾個不同的關係仍是可以看出來的。除了從但到別是巴的傳統領土外,所羅門尚有行省(征服的國家,如:摩押、以東、亞捫),藩屬(朝貢,但仍歸本國人統治,如:哈馬、瑣巴、非利士),和盟友(條約夥伴如:埃及和推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2「所羅門每日所用的食物:細面三十歌珥,粗面六十歌珥,」

「歌珥」約等於二百二十公升。——《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22 日用的食物每日供奉給所羅門宮廷之五穀和肉食的數量,與其他和埃及法老同等的君主相若。本節所用的埃及語借詞(歌珥=賀梅珥=6.3蒲式耳),顯示這句話的格式,可能是模仿埃及、迦南,或非利士諸國的官方記錄。留意所列的食物全部都可在糧倉囤放,或在草場或圍欄畜牧,直到食用之時為止。時鮮食品他們也吃,但(除油以外)卻不會記明數目重量,在馬里文獻食物分配明細帳一類的行政檔中出現。後者詳細記錄分配給奴隸、官員、到訪要人之食物的確實數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2-23歌珥NEB 譯作 'kor' )是一種容量的「度量衡」( 'measure' RSV),一如賀梅珥(homer)一樣等於6蒲式耳(bushels220公升),亦即185蒲式耳細麵(希伯來文為 so{let[,一種奢侈品)及375蒲式耳粗麵(一種帶殼的大麥,希伯來文 qa{mah])。大多數的牛是已養肥的,有些是關進畜舍養肥的(JB 譯為「被飼養肥」的),但也有在草場上養肥的(JB 譯為「放牧」)。鹿〔AV 譯為「牡鹿」(harts),NEB 譯為「牡鹿」(stags)〕及其他的動物為奢侈品,是肥禽,包括鵝、珠雞、雌禽及養肥了的杜鵑鳥(JB)。──《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3「肥牛十隻,草場的牛二十只,羊一百隻,還有鹿、羚羊、麅子並肥禽。」

 

【王上四24「所羅門管理大河西邊的諸王,以及從提弗薩直到迦薩的全地,四境盡都平安。」

「提弗薩」位於東北部伯拉大河之南岸。

「迦薩」是南面非利士地西岸的城市。此二地總括了所羅門所統治的版圖。——《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24此節並非只是重複第21節,大河西邊Transeuphrates)是指由巴比倫角度來看的希伯(Eber na{ri)地帶(拉四10-11),是提弗薩Tiphsah,希臘文為 Thapsacus,現在的Dibseh),亦即幼發拉底河之「淺灘」,亦即所羅門王國的東北邊界,一如迦薩(GazaAV  'Azzah' )是其西南邊界一樣。──《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5「所羅門在世的日子,從但到別是巴的猶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安然居住。」

「但」和「別是巴」分別代表當時以色列北方及南方的邊界。

「在自己的 ...... 居住」是國泰民安的描寫。——《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25傳統上從但到別是巴是指巴勒斯坦的全地(十二29-30,參:士二十1)。四境盡都平安24節)一句很特別,顯示所羅門藉著協約控制四方(missab[i^b[,希伯來文聖經第4節)「所有經過的人」(`ab[a{ri^m),並非只是「國境內盡都平安」(JB)。在他的國際貿易中(參十28-29)已強調由一國至另一國的運輸了。倚靠神(LXX elpizo%,「盼望」)安然居住,與申命記十二10遙相呼應。惟有神才能保守人安然居住(詩四8;箴一33;申三十三122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25 自己的葡萄樹和無花果樹這是一句經常出現在歷史年表和不少先知書中的成語,象徵以色列安樂繁榮。當神震怒之時,相反的事便會發生。葡萄樹和無花果樹與和平一同毀滅。這個慣用語所指的,是使人有餘暇享受人生的安全和中等富裕環境。葡萄樹和無花果樹能夠遮蔭和結果,享受這些樹木表示有遠景展望,因為兩者都要一定的年數才開始有出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6「所羅門有套車的馬四萬,還有馬兵一萬二千。」

「套車的馬」指拉戰車的馬。

「四萬」有古卷僅作「四千」(參代下九25)。——《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26四千棚NIV,呂譯;和合:「馬四萬」;「棚」希伯來文是 ~uro^t[REB作「廄」)是按照七十士譯本的歷代志下九25(希伯來文、和合、RSVREB皆作四萬),以合一千四百輛戰車之需(十26),每一輛需要兩匹,再加一匹後備。但是該字解為「套軛」(team-yoke)更貼切169。在主前八五三年,北國亞哈王曾提供了兩千輛戰馬車。一萬兩千匹馬paras%),該希伯來字可代表「馬」也可指為「馬匹和騎兵」(參:新譯)17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26 車馬戰車每輛一般需馬三匹,兩匹拖拉,一匹後備。三匹馬照例同廄,是以一萬二千匹馬(和合本:「馬兵」),四千馬廄(和合本:「套車的馬四萬」),正合比例。這數目表示戰車可以多至四千輛(但有些馬匹可能供騎兵使用)。然而按照列王紀上十26,所羅門戰車共有一千四百輛。這戰車數目雖大,卻及不上西方列王主前八五三年於誇誇(Qarqar)之役迎擊亞述時,亞哈所派遣的二千輛戰車(見二十二1的注釋)。主前十三世紀時,赫人及其盟邦集結了二千五百輛戰車,在加低斯之役中迎戰蘭塞二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27「那十二個官吏,各按各月供給所羅門王,並一切與他同席之人的食物,一無所缺。」

 

【王上四27-28這裡所說的供給(參:希伯來文 ku^l,「盛」,賽四十12)以及耶利米所說的「含忍」(klkl,參:亞喀得文 ka kkaltu)意指不斷地供應,以至於他們「一無所缺」(AV),可能更好的解釋是當「任何人來」(haqqa{re{b[)王席求食之時,「絕對不會因為任何理由被拒絕」(亞喀得文 ada{ru `dr 意為「衰落」)。其他的馬(希伯來文為 rekes%)並非「單峰駱駝」(AV)或快馬RSV,和合),而是與其他戰車馬隊一同奔跑受訓或作後備的馬(參:JB 的「馱馬」)。──《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四28「眾人各按各份,將養馬與快馬的大麥和乾草送到官吏那裡。」

 

【王上四29「神賜給所羅門極大的智慧聰明和廣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測量。」

    「廣大的心」即博學多才。——《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30「所羅門的智慧超過東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

    「東方人」可能指米所波大米或阿拉伯人,亦可能包括以智慧聞名的以東人(參耶四九7; 8)。——《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30 東方人的智慧智慧在古代近東是歷史悠久的傳統。埃及哲人蒲他霍特普(主前2450年)和阿曼尼摩比(約主前1100年),和亞述名臣阿希卡爾(約主前700年)等人的箴言,部分與聖經的箴言書相呼應。此外較長篇的智慧書卷如:約伯記、傳道書等,無論格式還是內容,都類似埃及《自殺論辯》(Dispute over Suicide;約主前2100年),和巴比倫《有關人生苦難的對話》(Dialogue about Human Misery;約主前1000年)。即使是比較經典的史詩如:《吉加墨斯迴圈》和《伊施他爾下陰間》,也包含了智慧文學的成分,探討人類必死和對個人成就之關注等問題。這是極為浩瀚的文學和傳統,所羅門的智慧超過這些先哲,是絕不簡單的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31「他的智慧勝過萬人,勝過以斯拉人以探,並瑪曷的兒子希幔、甲各、達大的智慧,他的名聲傳揚在四圍的列國。」

「以斯拉人」可能是指謝拉的後代(見代上二6; 「以斯拉」與「謝拉」於原文以相同字母寫成)。——《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32「他作箴言三千句,詩歌一千零五首。」

「一千零五」有古卷作「五千」。所羅門所作的箴言和詩歌。參串39, 40。——《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32箴言被收集成書;這些 ma{s%a{l 包括比喻、明喻、暗喻、箴言謎語,這些自主前三千年以來已經是非常普遍。米索不達米亞及埃及都有大量文獻證明這種與所羅門的作品相似的傳統。聖經中的箴言書據說含有所羅門的五百八十二條箴言。古代的詩歌乃以其第一行為根據分類。有關所羅門及情詩,請參雅歌175。──《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32 箴言三千句這些「箴言」(原文:mashal,正是箴言書在希伯來原文聖經的名稱)是古代近東的一種體裁,其特色是以簡短精練的句子,表達實用而普及的價值觀念。三千是大約的數字,所形容的是他所講述之箴言的數量,不是所撰作的數量。智慧古今皆然,往往是研究和搜集資料的結果,不是想像力的反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32 詩歌一千零五首古人不時使用某數加一的遞增,或約整數加一或加一個數位的方式(見:箴六16;摩一3),來表達「更多」的概念。但本節的「五」字卻甚少如此使用。人所共知的《一千零一夜》,是這種近東表現方式的另一個例證。主前二○○○年左右吾珥王舒珥吉亦有文名。在讚美自己的詩歌中,他自誇所受的教育和文學技巧,並且自稱是首席御用樂師。──《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33「他講論草木,自黎巴嫩的香柏樹直到牆上長的牛膝草;又講論飛禽走獸、昆蟲水族。」

「香柏樹」以高大聞名(參賽二13; 結卅一3; 摩二9),與牆上之牛膝草成一對比。這裡的意思是:所羅門對各類花草樹木,不論大小,均瞭若指掌。——《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四33巴比倫經文中有草木動物等名單176,箴言(參:箴六6-\cs168,二十六2-311,二十八115)及寓言(士九8)中也有提及。這類名單的編纂正好可作為學校的實習方案。──《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33 植物界古代有關植物的智慧與今日植物學家所研究的不同。口頭傳講的草學知識是他們的課題之一,除了藥物功用以外,工業(染料)和食用價值也在他們興趣範圍之內。其他文化更會包括不同藥草的法術功能。植物智慧的另一個專題是農務──即農夫對種子、種植、培植、施肥、收穫的知識。但由於本節是在討論箴言、詩歌時,談到所羅門的智慧以樹木為物件,這智慧的表達方式比較可能是在使用樹木的比喻,或含有智慧教訓的寓言。講述這種比喻必須深切認識樹木和灌木的特性,舊約(士九815)和古代近東(如:垂絲柳和棕樹的蘇美寓言)都有其例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33 動物界新國際本雖然使用「形容」、「教授」等動詞,希伯來原文只說他「談及」(和合本:「講論」)動植物。上節已經提過,他憑著對物性的深切認識講述故事──有關動物的比喻和寓言,目的是教授智慧。伊索並不是第一個使用這種文體的作者。

  在所羅門之前一千多年,蘇美人已經將動物用在辯論和寓言之中了。「蛇與鷹」是現存亞述寓言中最有名的一個。此外,古埃及(如:《阿曼尼摩比的教訓》)和美索不達米亞(如:主前第一千年紀亞蘭文的《阿希卡爾的教訓》)的智慧言語,也充斥著有關動植物的模擬和比喻。──《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四34「天下列王聽見所羅門的智慧,就都差人來聽他的智慧話。」

東方人表達智慧的方式有口頭也有書寫,藉著賢人達士穿梭往返於宮廷之間而傳達之。LXX的加上「他也收受禮物」,這是當時的風俗(參:十1-6)。──《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