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一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十一1「所羅門王在法老的女兒之外,又寵愛許多外邦女子,就是摩押女子、亞捫女子、以東女子、西頓女子、赫人女子。」

 

【王上十一13 和親古代近東到處都以婚姻為外交工具。例如主前十八世紀的馬里王心利林,將幾個女兒嫁入鄰國以鞏固聯盟,締結條約。同樣,法老杜得模斯四世(主前14251412年)亦與美坦尼國王的女兒結婚,來表示友好關係,結束與這個幼發拉底河中游的王國之間的一連串戰爭。故此,古代統治者的婚姻往往是政治聯盟的代表。想要與這統治者結盟或受他保護的村鎮、城邦、部落、國家,都會將首領家族的女兒嫁給宗主或他兒子,來締結條約。這是藩屬效忠的表示,因為王朝的延續如今對他有了切身的關係。大衛登上以色列國位之前,亦結了好幾次婚,以鞏固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地位。和掃羅女兒米甲的婚姻,使他成為王族的一份子。與亞比該結婚拉攏他和希伯侖地區的關係,娶耶斯列人亞希暖則是與米吉多、伯善一帶的家族建立聯繫。這個親族的關係網保證全國各地的長老議會中,都能夠有擁護大衛的聲音。

  本節提到妃嬪數目龐大的用意,是在所羅門以及臣僕和鄰邦的關係上反映出他的財富和權勢。作者並沒有譴責他的多妻行徑──因為這是政治活動無可避免的一部分。他所譴責的是所羅門容許她們引誘他離棄耶和華。──《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論到這些國的人,耶和華曾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不可與她們往來相通,因為她們必誘惑你們的心去隨從她們的神。”所羅門卻戀愛這些女子。」

「往來相通」尤其是指通婚而言。——《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3「所羅門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

妃七百RSVREB 作「公主」),可能是四捨五入的數目(有一個埃及王室家庭有三千妻妾)。──《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3「妃」原作妻子。所羅門娶外國公主,是與當時國際盟約有關。小國欲與大國結盟,往往將公主嫁給大國的國君為妻,此乃政治上的外交手段。——《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3 王裔的妃子本節分列地位較高的妻子和一般的妾(原文的「妻」、「妾」,和合本分別譯作「妃」、「嬪」,下同)。烏加列文獻亦提供了禁宮有類似分類的例證。在阿爾哈巴(Arhalba)的宮中,子女有繼位資格(如:庫巴巴〔Kubaba〕)的妻子才算是真王族的女子,與地位較低的女子有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3 嬪三百禁宮兼具政治和滿足性欲的功用。妻子(妃)是國際聯盟系統的一部分,也是繼位者的來源。妻子眾多是權力的反映,也是防範女性不孕的措施。然而禁宮女子的社會地位不盡如一,來自較不重要家族的女子只可為妾(嬪),其子女不得繼承王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4「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不效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地順服耶和華他的 神。」

    「誠誠實實的順服」原文作「向神的心是純全的」,即全心全意歸順神。——《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4「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

每個人都應謹慎自己,他在某些地方強壯,卻在某些地方軟弱,往往仇敵會乘虛而入,必須防範。我們不必指責所羅門拜偶像的罪,以他的智慧,他會輕易除去虛無偶像的觀念,承認真神的存在與神的合一性。但是逐漸地他竟然身不由己地被牽引去敬拜別的神,這實在值得警惕。尼希米特別禁止猶太人去娶亞實突的女子,以及與亞們、摩押人聯婚。所羅門雖蒙神恩眷,結果竟在這些事上犯罪,怎不令人受警戒呢?

青年人務要謹慎,恐怕他們因戀愛而使心偏邪,容易受對方影響。在婚姻上更會使人趨向高下的情操。信徒若叛逆神,與不信者結合,他必隨之而低沉,完全與心相連,因為他本來是要她的生命隨著他提升。

我們在交友方面也決定人生的方向。我們容易隨從世俗的潮流,卻很難成為中流砥柱,屹立不移的。如果在日常的交往上無法避免與不信者接觸,我們必須自己謹慎,也祈求神天上的風左右我們,使我們趨向正途,不致隨流失去。

──邁爾《珍貴的片刻》

 

王上十一4從大衛對待拔示巴和她的丈夫烏利亞的手段看來,大衛怎可以被視為神的僕人,怎能說他的心在神面前是「完全」的呢(參王上十一4;十五3;徒十三22)?(D*)】

     大衛在成為以色列的王之前,已經多次犯罪了。大衛曾欺騙大祭司亞希米勒,導至柳伯城的祭司差不多被掃羅派來的人殺盡,雖然那些祭司懵然不知大衛正逃避掃羅的追殺(參撒上二十—-二十二)。後來,大衛投靠迦特的亞吉王,侵略基色人、基述人和亞瑪力人,但為了要瞄騙亞吉王,大衛便將所有受他劫掠的人都殺死,以免他們將真相告訴亞吉(參撒上二十七8-12)。大衛與烏利亞的妻子拔示巴行淫,事後設計使烏利亞死於亞捫的拉巴城牆之前,以防止他與烏利亞的姦情被揭發(參撒下十一)。雖然大衛與烏利亞的姦情是最為人所知的,但這絕不是大衛唯一的污點。

    由此看來,大衛絕非因為不被罪沾染而嬴得神的愛悅。雖然大衛的德行在絕大部分來說,可作為後人的典範;而他作為以色列領袖的勇氣及能力,實在是無可比擬的。不過,並非因著這些特質,大衛才特別蒙神喜悅,而是因為大衛對神的能力及思典有著無比的信心,才被認為在神面前有「完全」的心(salem,中文和合本作「誠誠實實」,呂振中作「純純全全地」,當代聖經作「忠心順服」及「專心一意」;參王上十一4及十五3)。形容詞salem的基本意思是「完整、整全、完美、完好」,又更可以是「與('im某人和平共處」(此字與salom[和平、安寧]是同源詞)。從這詞的含義看,大衛的心是完全向著神的,而神就是他存活的原因。大衛的很多詩篇,都流露出他是如何深切地依靠神,因著有神同在而大得喜樂,並完全信賴神的救贖能力。

    而且,從大衛的詩篇可知,他不能忍受一段長時期沒有與神同在。詩篇三十二篇顯示,大衛與拔示巴行淫後,陷入不能忍受的極度痛苦中,直至後來先知拿單來到大衛面前,奉神的名來定大衛的罪(參撒下十二7-10)。修養比大衛差一點的人,都會向如此大膽的先知勃然大怒,將先知置諸死地了。然而,大衛性格裡其中一項最偉大的特質,就是他能夠接納諫言,承認自己的過犯(參詩五十一3-5),進而祈求神以恩慈赦免他,潔淨他,使他重新與神建立聖潔的契合。

    任何信徒若能和大衛一樣面對罪惡及失敗的,就是照神的心意來生活了。這類人正是當掃羅不順服神,使自己不蒙神悅納時,神告訴撒母耳,他所要尋找的(參撒上十三14)。大衛正是神所尋找的人,是神的子民和僕人,他是'is kilebabo(合他心意的人)。正因為這樣,大衛成為所有信徒的榜樣。信徒所要仿效的,就是全心全意以討神喜悅為己任,服從神的旨意,並使神的國度在地上擴展。正因為大衛最主要的目的是榮耀神,而不是迎合自己的意思或取悅自己,神才將重任交予大衛,使大衛在戰場上連連大捷。使徒保羅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向眾信徒所說的一番話,就是要使信徒切記大衛性格中的這種特質。保羅說:「既廢了掃羅,就選立大衛作他們的王,又為他們作見證說,『我尋得耶西的兒子大衛,他是合我心意的人(kata ten kardian mou),凡事要遵行我的旨意。』(徒十三22

     大衛所重視的,是神的榮耀、神的旨意,並與神有親密的關係。雖然在他的一生中,與神的關係間中亦會陷於低潮。縱然大衛偶然陷於失敗與罪惡當中,他也知道如何仰賴神的恩典與赦罪的大愛,誠心悔改、向神認罪,從而恢復與神的良好關係,返回聖潔的大道上。這樣的信徒,當然合神心意。──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王上十一5「因為所羅門隨從西頓人的女神亞斯他錄和亞捫人可憎的神米勒公。」

「亞斯她錄」是迦南人所敬奉的假神之一。根據他們的傳統神話,亞斯她錄是巴力的妹妹,是掌繁殖與戰爭的女神。

「米勒公」本與7節的「摩洛」相同。學者們相信該節的「基抹」亦指同一神只,只是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稱號(參士十一24:亞捫人的神亦稱為基抹)。所羅門為此等神只所建造的邱壇,竟存留了三百年之久,直等到約西亞王的時候才予以清除(見王下廿三13)。——《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5亞斯他錄(Ashtoreth 迦南人的 Attarat,巴比倫人的 Ishtar,希臘人的 Astarte),乃愛神及豐饒女神,許多古蹟中都發現有其小雕像。她在推羅及西頓特別受到尊崇,她名字的發音據說乃受 bo{s%et['shame' 「羞恥」)的影響。米勒公乃亞捫人的國家神祇,可能代表「王」的頭銜,也可能是摩勒(7節)之同義字,與敘利亞人的神 Reshef(「火焰」)相似,後者乃與兒童「經火」啟蒙有關245,是否涉及獻人為祭則尚待考證24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5 亞斯他錄她是迦南的豐饒女神,風暴之神巴力的伴偶,有關討論可參看:士師記二13的注釋。烏加列文獻(史詩《凱雷特》,和《巴力和亞拿特故事迴圈》)稱之為亞他爾(Athtar)或亞施他特,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宗教典籍則名叫伊施他爾。腓尼基的推羅和西頓都把亞斯他錄/亞施他特奉為首席女神,並將其崇拜遍植地中海各處地方。在那些地方她被認同為希臘女神亞富羅底特(Aphrodite)。──《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57 米勒公亞捫人的神米勒公(=迦南的巴力),第7節稱為摩洛。(有關迦南和腓尼基神祇摩洛與以孩童為祭的關係,見:利十八21的注釋。)亞捫碑文和人名之中,都可以找到米勒公一名的例證。這名在本段中比摩洛合理,因為所列的是國神的名字。至於第7節的摩洛究竟是筆誤還是同一名字的不同寫法,卻難以確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 5~7米勒公基抹是什麼?】

答:米勒公Milcom即摩洛Molech,或稱為瑪勒堪Malcam(撒下十二 30),為亞捫人之國神。基抹Chemosh為摩押人的神名,與摩洛及巴力Baal諸神並著。所羅門王惑於嬪妃,築邱壇于耶路撒冷時,奉祭基抹及米勒公。神因他的悖逆而奪其國位,以十族付北朝首任以色列王耶羅波安Jeroboam( 意人民眾多,王上十一 31 33)。但此邱壇尚未毀滅,直到南朝猶大王約西亞Josiah(意神所建立的)時,始將此壇摧毀而廊清之,以人的骸骨實其處焉。(王下廿三 12 14,參五九,八四各題)。──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王上十一6「所羅門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效法他父親大衛專心順從耶和華。」

 

【王上十一7「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築邱壇。」

有關山上的邱壇,請見三章2{\LinkToBook:TopicID=160,Name=a. 所羅門王朝前言(三13}。基抹(Kamus)及獻給基抹的邱壇在摩押碑石(1.4)中均有提及。──《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7 基抹摩押王米沙(約主前830年)用十分近似耶和華的字眼,來形容這位神祇。基抹是一名國神,他懲罰自己子民的方法,是用容許他們當暗利在位時,被以色列所挾制(見:王下三)。他又要人發動解放的聖戰(十分相似書六1721赫倫),並且和耶和華一樣是摩押人的神聖戰士(書十42)。除摩押以外,崇拜基抹的可能還有稱他為卡米什的埃蔔拉人。此外,某個亞述文獻指稱他就是陰間神明匿甲,故此,他似乎是美索不達米亞諸神系統的一份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8「他為那些向自己的神燒香獻祭的外邦女子,就是他娶來的妃嬪也是這樣行。」

向這些假神燒香(「起煙」)及獻祭等動作不斷地重複出現,強調以色列人偏離正道,走上混合宗教的路線。──《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9「耶和華向所羅門發怒,因為他的心偏離向他兩次顯現的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

 

【王上十一10「耶和華曾吩咐他不可隨從別神,他卻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的。」

 

【王上十一11「所以耶和華對他說:“你既行了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約和律例,我必將你的國奪回,賜給你的臣子。」

    「你既行了這事」或作「你的意向既是這樣」。——《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12「然而因你父親大衛的緣故,我不在你活著的日子行這事,必從你兒子的手中將國奪回。」

 

【王上十一13「只是我不將全國奪回,要因我僕人大衛和我所選擇的耶路撒冷,還留一支派給你的兒子。”」

 

【王上十一14「耶和華使以東人哈達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他是以東王的後裔。」

「耶和華使……興起作……敵人s*a{t]a{n神容許撒但興起,作者後來將之擬人化,使之成為敵擋神及其子民者的專有名詞(參:代上二十一1;伯一6-12)。哈達乃暴風之神(巴力),敘利亞文為 (H)ad(a)du,在敘利亞及以東也被用作君王的名字24823節;代上一304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14 以東人哈達以東在大衛制服鄰邦的戰役中,已經被大衛所征服(見:撒下八13\cs1614)。大衛設立防營的用意,可能是維持對商道的控制和前往亞喀巴灣的通道。如今大概因為得到埃及的勉強支持(見22節的注釋),新一代的以東領袖對以色列的控制構成了威脅。沒有什麼證據證明當時的以東已經成為一個國家。哈達比較可能是代表該區有勢力的一個部落而已。他與所羅門作對的形式,可能只是襲擊商隊,而非獨立戰爭。當代的經外史料,並沒有提到這個人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15「先前大衛攻擊以東,元帥約押上去葬埋陣亡的人,將以東的男丁都殺了。」

 

【王上十一16「約押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東住了六個月,直到將以東的男丁盡都剪除。」

 

【王上十一17「那時哈達還是幼童;他和他父親的臣僕,幾個以東人逃往埃及。」

 

【王上十一17-18哈達青年(na`ar qa{t]a{n)時期便逃亡至埃及,其路線不詳,為先南經米甸(摩西由埃及逃亡至此),接著由亞喀巴以北達西乃山的 Reiran 249。他在埃及受到王室人質的待遇,得蒙房屋田地以養生(參:王下二十五28-3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18「他們從米甸起行,到了巴蘭;從巴蘭帶著幾個人來到埃及見埃及王法老。法老為他派定糧食,又給他房屋田地。」

 

【王上十一18 法老的身分】40節指明當時的法老名叫示撒,本節則不然。本節中的最有可能是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但身分已無進一步證據。由於哈達從兒時直到成人在埃及居住,幾位法老都可能與他有過接觸──奧索康(Osorkon;主前984978年)和西阿蒙(主前978959年)都肯定包括在內。這時代的法老不論是誰都會歡迎巴勒斯坦和外約但的流亡政客,面對日益強大的所羅門和希蘭,他們需要維持力量均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18 哈達之流亡古代近東政界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政治上的異見人士和流亡的王族,會經常得到別國的收容(埃及、巴比倫、波斯,按照《辛奴亥的故事》,甚至巴勒斯坦的蕞爾小國也會這樣做)。互相競爭的君王以這些人為棋盤上的卒子,所爭奪的是全區經濟和政治的控制權。庇護人把住處供給流亡者,與他們締結婚約,向他們提供一些金錢或軍事上的援助,便放任他們儘量在對手邊界生事。這是消耗對方資源,以備將來入侵的方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19「哈達在法老面前大蒙恩惠,以致法老將王后答比匿的妹子賜他為妻。」

王后的地位(希伯來文「母后」)在此受到強調,因此把答比匿(埃及文為t.hmt.nsw,「王的妻子」)這頭銜加在她身上,她及王的名字均未被提及。──《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19 答比匿這字源自埃及語的 t.hmt.nsw,可能是職銜而非人名。其意思大致與希伯來語的 gebira(「母后」,和合本:「王后」)相當,這字在原文聖經接在「答比匿」後面(中文是在前面),作其註解。她的身分是「王之妻」,太子之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0「答比匿的妹子給哈達生了一個兒子,名叫基努拔。答比匿使基努拔在法老的宮裡斷奶,基努拔就與法老的眾子一同住在法老的宮裡。」

 

【王上十一21「哈達在埃及聽見大衛與他列祖同睡,元帥約押也死了,就對法老說:“求王容我回本國去。”」

 

【王上十一22「法老對他說:“你在我這裡有什麼缺乏,你竟要回你本國去呢?”他回答說:“我沒有缺乏什麼,只是求王容我回去。”」

 

【王上十一22 法老挽留哈達這位法老很可能是西阿蒙。若然,他就是與以色列結盟(見三1),並把女兒嫁給所羅門的那王。與大衛年間相比,此舉代表政策上的轉變。當時埃及窩藏與哈達同類的仇敵,以牽制以色列的擴張。哈達決意歸回組織叛黨與所羅門作對,使西阿蒙陷入極度尷尬的處境。──《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3「神又使以利亞大的兒子利遜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他先前逃避主人瑣巴王哈大底謝。」

 

【王上十一23 利遜這名與 rozen 一字同源,可能是王的尊號。雖有有人提出希旬才是他的真名(見十五18),這看法卻甚少支持的證據。他較有可能是希旬本人的父親或祖父。這位亞蘭人統治者哈大底謝的臣子顯然逃脫了大衛的屠殺(撒下八38),並且做過一陣子山賊的頭目。在所羅門當政的初期,他自立為大馬色的統治者,建立了一個王國(亞蘭),在整個主前十至九世紀,與以色列作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3~25大馬色人利遜】政治的變動乃因為神的作為(23節)。利遜攻取哈馬口以南的瑣巴,更形削弱所羅門之國勢。這可能發生於大衛在該處得勝之後(撒下八3-8),導致另一敵對的王朝有機可乘,攻取亞蘭(參十五18)。希旬可能是他個人的名字,利遜(Rezon)則為頭銜。以利亞大乃敘利亞名。──《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24「大衛擊殺瑣巴人的時候,利遜招聚了一群人,自己作他們的頭目,往大馬士革居住,在那裡作王。」

加入一群「打家劫舍」(RSV)的匪徒(「土匪頭目」,REB)的策略與大衛的選擇相似(撒上二十二1-2)。他們在那裡掌權(MT 作「他們治理」,不需要按照NEB一樣譯為「他……作王」),敵視以色列(他離間;希伯來文「厭惡」以色列)。──《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24 瑣巴王哈大底謝有關大衛和外約但北部及加利利西部亞蘭諸國所發生的衝突,可參看:撒母耳記下八38,十6的注釋。瑣巴位於大馬色北面(見:撒下八3的注釋),大衛和所羅門擴張以色列領域之前,它是控制部分之敘利亞和美索不達米亞北部的幾個亞蘭王國之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425 大馬色的亞蘭這是以敘利亞大馬色城為中心的小國(見:撒下八56)。它在以色列分裂為兩國之後勢力漸增,成為敘利亞─巴勒斯坦地區最具影響力的國家。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年間的史料提到它是舉足輕重的敵手,並且是一個國際聯盟的首腦(主前853年誇誇之役,見二十二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5「所羅門活著的時候,哈達為患之外,利遜也作以色列的敵人。他恨惡以色列人,且作了亞蘭人的王。」

 

【王上十一26「所羅門的臣僕、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也舉手攻擊王。他是以法蓮支派的洗利達人,他母親是寡婦,名叫洗魯阿。」

作者註明他母親之名,可能是為了要與猶大其他君王的記載一致(見:導論Ⅵ A 「前言公式」的6. {\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原書52頁)。以法蓮人可能因為耶路撒冷的擴展而受到威脅。洗利達便是 Banat-Bar,靠近伯特利西北的 'Ain Seridah25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27「他舉手攻擊王的緣故,乃由先前所羅門建造米羅,修補他父親大衛城的破口。」

 

【王上十一28「耶羅波安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羅門見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監管約瑟家的一切工程。」

「大有才能」亦可指「有名望」或「有財富」。

「殷勤」或作「辦事精明」。——《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28耶羅波安被描述為大有才能的人,「極能幹」、「極勤奮」(RSV)、「極有幹勁」(NEB)、「大有能力」(REB),特別表現於他監工建造耶路撒冷的米羅(見九24)一事上。北方的支派(約瑟)被用為搬運工人(se{b[el)而非服苦之人(mas),另一可能性便是前者為後者的地方語。──《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28 耶羅波安的職位耶羅波安是所羅門政府的地方官員,負責管理地區性的徭役,即「約瑟家」(以法蓮/瑪拿西)區域中,被政府徵召擔任短期服務(從事搬運、建築)的人。由於本節沒有用「服苦」一詞,可以假定耶羅波安管理的是以色列人,不是奴隸。他的職位大概與馬里文獻中的 rabi Amurrim「亞摩利人之首」相同。後者的職責包括率兵和管理地區性勞工,監督水壩和廟宇整修等建築工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29「一日,耶羅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羅人先知亞希雅在路上遇見他。亞希雅身上穿著一件新衣,他們二人在田野,以外並無別人。」

 

【王上十一29 亞希雅示羅(見:撒上一3的注釋)雖然在以利之時已經被毀,不能繼續作為祭儀中心,但由於具有悠久的歷史,它在宗教上依然有其傳統地位。亞希雅來自北方可能沒有特殊意義,然而他所扮演的,卻是早期先知常有的立王者之角色。掃羅和大衛都是先知撒母耳所膏立的,示羅正是撒母耳受訓之地。這先例在下世紀延續不止,北國每個主要王朝(耶羅波安、巴沙、暗利、耶戶)的興衰,都是按照先知的宣告成為事實。被指定為王的人有些甘願等待時機成熟(如:耶羅波安),但先知的宣告有時亦會觸發政變(如:耶戶)。古代近東的祭司有時是政治要角,但古代近東其他文化卻完全沒有先知扮演立王者角色的例證。無論如何,初民普遍相信先知不但宣告神明的信息,更能借著宣告觸發神明的行動。亞述王以撒哈頓給藩屬的指示,規定任何人說出不合體統或批評的話,他們都必須舉報。但被他特別指明必須舉報的物件,卻是先知、超脫式預言者,和圓夢者。亞希雅此舉即時導致耶羅波安身陷險境,卻是不難想見的事(40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30「亞希雅將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

此處對撕裂的動作加以解釋,正如割下王袍的一角表示叛亂一樣,見第11節(參:撒上十五27,二十四4-6)。實際上這意味著北方十個支派(31-32節)及猶大(西緬)──便雅憫(由下可見)將完全分開,涇渭分明。這裡有關律法上的控訴(33節)所用的是「申命記」用語。

此應許乃是有條件性的(34-36節)。所羅門只能終身(34節)為君(na{s*i^~NIV 作「統治者」,另有譯作 'prince' 的)。此頭銜並非意指較君王為低的地位,而是指被選出來的領袖25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30 先知衣裳的分割亞希雅撕裂的是一般的衣裳(見:申二十二26),不是代表他職位的服飾。這是驚人之舉,因為衣服十分昂貴,大部分人只有一套可供替換。象徵性動作成為先知傳達信息最普遍的方法之一。這些動作有些是普通、正常的行為,但大部分都有反常的傾向(見:結四1的注釋)。有動作附同的先知宣告,能使預言的實現和功效,有更強的迫切感。它和其他先民對法術世界的看法,也有一些相似之處。念咒施法時,也需要進行某些儀式性的行動,才能達到預期的目標。有關先知和法術關係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列王紀下四34,五1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31「對耶羅波安說:“你可以拿十片。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我必將國從所羅門手裡奪回,將十個支派賜給你。」

 

【王上十一32「(我因僕人大衛和我在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的耶路撒冷城的緣故,仍給所羅門留一個支派。)」

 

【王上十一33「因為他離棄我,敬拜西頓人的女神亞斯他錄、摩押的神基抹和亞捫人的神米勒公,沒有遵從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親大衛一樣。」

    「給所羅門留一個支派」,這顯然是指猶太(見王上十二17, 20)。學者們相信當時的西緬和便雅欄支派已歸入猶大支派內,所以這裡雖然以提到一個支派,但實際上所羅門的後裔是統治三個支派(見王上十二21)。——《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34「但我不從他手裡將全國奪回,使他終身為君,是因我所揀選的僕人大衛謹守我的誡命律例。」

 

【王上十一35「我必從他兒子的手裡將國奪回,以十個支派賜給你,」

 

【王上十一36「還留一個支派給他的兒子,使我僕人大衛在我所選擇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裡,在我面前長有燈光。」

熄滅燈光(ni^r ne{r 之罕見形式)或火盆意味著家庭命脈的中斷253。──《丁道爾聖經註釋》

「長有燈光」指大衛家在耶路撒冷的國位不斷有後裔繼承。

所羅門雖然背約,但耶和華仍不會廢去 與大衛所立的約(見撒下七8-16),所以不將全國從大衛家收回,並且不讓它永遠受苦(39)。——《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一36 耶路撒冷有燈光永恆的火焰是持久和紀念的象徵,同樣,大衛的後代在耶路撒冷執政,也是神對大衛王朝應許的實據(撒下七816)。這字在烏加列語和亞喀得語的類似用法,則與統治的永恆性和神明的臨在有關。亞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被形容為人類之光。一個古巴比倫的慣用語,將家庭無後形容為火盆熄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37「我必揀選你,使你照心裡一切所願的,作王治理以色列。」

 

【王上十一38「你若聽從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謹守我的律例誡命,像我僕人大衛所行的,我就與你同在,為你立堅固的家,像我為大衛所立的一樣,將以色列人賜給你。」

「若耶羅波安遵守他所說的,則可以有兩個敬畏神的王國同時存在。但他卻未如此行,這便是拿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254大衛王朝會受限制,但是不至於永遠,顯示成書日期乃為被擄之前,此應許繼續了歸回及彌賽亞的應許(參:耶三十9)。這個未能成功的叛變(40節)的細節記錄在 LXX 的十二章24節之後。示撒是聖經中第一位提名的(見十四25-26)埃及法老(王)。{\Section:TopicID=20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一39「我必因所羅門所行的,使大衛後裔受患難,但不至於永遠。’”」

 

【王上十一40「所羅門因此想要殺耶羅波安,耶羅波安卻起身逃往埃及,到了埃及王示撒那裡,就住在埃及,直到所羅門死了。」

 

【王上十一40 示撒示撒(史稱示桑克一世)原是定居於埃及三角洲地區(布巴斯蒂斯〔Bubastis〕)之呂彼亞(今利比亞)一個大族的首領;他們在此定居,是幾百年前(主前十二世紀)被征服的結果。他靠結婚成為第二十一王朝的法老家族的一份子。該王族死而無後,便繼位為第二十二王朝的創始君王(約主前945年)。把戚族置於要位,和建立更多的婚姻聯盟,都是他賴以得位的手段。示撒一登大位,便決志恢復埃及昔日的強盛,在好幾處地方──三角洲地區(包括泰尼斯和孟斐斯)和赫拉克裡奧坡立(Herakleopolis)──策畫龐大的建築工程。聖經的記載和他在比布羅斯的人像都證明了他極有意在敘利亞─巴勒斯坦地區擴展埃及的霸權。他在主前九二五年侵略巴勒斯坦的經過,錄於卡納克的碑文(包括被毀城市凡154個),和米吉多的紀念碑上。羅波安付出了巨額賠款,耶路撒冷才得以倖免于難(王上十四26)。──《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40 埃及作為庇護者哈達怎樣在埃及得到政治庇護(見十一18的注釋),耶羅波安亦向示撒尋求支持和保護。援助所羅門的對手自然符合有意進侵巴勒斯坦之法老的政策。耶羅波安接受幫助的代價,甚至可能是不妨礙示撒的入侵,容許他沿海北上到他納、米吉多和內陸直至伯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41「所羅門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智慧,都寫在所羅門記上。」

 

【王上十一41 所羅門記聖經在討論君王事蹟之後,習慣上表明記述所參考的典籍──這典籍往往是「以色列諸王記」(見:王上十四19,十六14)。然而本節所列的史籍卻似乎是專門記述所羅門生平事蹟和他智慧言行的書卷。從歷史學角度而言,這些史籍佚失十分可惜。古代的王室年表往往不獨是史實的客觀記述,更是君王在神明面前樹立信譽,惠及後世君王的工具。這些年表不論是以神學還是宣傳為目的,重點通常都是身後的名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一42「所羅門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眾人的王共四十年。」

 

【王上十一43「所羅門與他列祖同睡,葬在他父親大衛的城裡。他兒子羅波安接續他作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