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十二1「羅波安往示劍去,因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劍,要立他作王。」

    「示劍」位於以法蓮山地,原是迦南地的異教中心,但在以色列宗教生活中亦佔有重要的地位,因約書亞曾在此與以色列人立約(見書廿四25),約瑟的骸骨亦葬於此(見書廿四32)。——《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1~24所羅門王國分裂的原因何在?狀況如何?】

         答:所羅門王娶了許多外邦女子,有妃七百,嬪三百,多為外邦公主,是崇拜偶像的女子。在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乃被她們誘惑去隨從別神,且為假神,在聖城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築邱壇獻祭,與妃嬪同行(十一28)。這樣,已使大衛光榮的世紀,以色列的黃金時代,蒙上了黑暗的陰影了。所羅門之晚年昏沉背道,得罪真神,遭神發怒,神要把他的國奪回,賜給他的臣子(十一911)。先知亞希雅也曾豫言,他的國必分裂為二國(十一2932)。及至所羅門死後,其子羅波安繼位,作了猶大王(十一43,十二l,十四21)。他因違棄老年人之好主意,不用好話回答以色列人代表的要求,減輕百姓的負擔重軛;反而信聽少年人之計謀,用嚴厲的話來回答,要使百姓負更重的軛,並受更重的責打(十二714),以致百姓失去信賴,背叛羅波安王而去擁立耶羅波安為王(十二161920)。事實上所羅門王的臣僕,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早有背叛王的計畫(十一262740)。他聽到所羅門王死亡的消息,就從埃及迅速回來,又因羅波安的愚昧自大,便乘機做了以色列的王(十一40 ,十二2320 )。從此王國就開始分裂,形成了南北兩國對峙的局面。在希伯來王國統一的時期,掃羅作王四十年(徒十三21),大衛四十年(撒下五4),所羅門四十年(王上十一42),共歷時一百二十年。自所羅門死後,約於主前九三三年,王國即分裂為二,有十個支派歸附北因為以色列國,這國至主前七二一年,歷時約二百餘年,亡於亞述(參王下十七章)。其餘猶大與便雅憫兩個支派,歸入南國為猶大國(參王上十二2021,十四21),至主前五八六年,歷時約三百餘年,亡於巴比倫(參王下廿五章)。自從王國分裂以後,北國共有十九個王,每個王都拜金牛犢,有幾個還事奉巴力,全是惡的,沒有一個想帶領百姓歸向耶和華,且常有爭權奪位之事發生,其中有八個王是暴斃慘死的。南國共有二十個王,多數王是崇拜偶像的,只有八個王是善的,敬拜耶和華。現將王國之分裂以後諸王名次,任期年數,善惡之分,臚列于左,以供讀者一目了然。

南國猶大諸王

    羅波安、17 年、惡多。--亞比央、3年、惡多。--亞撒、41年、善。--約沙法、25年、善。--約蘭、8年、惡。--亞哈謝、1年、惡。--亞他利雅、6年、如惡魔。--約阿施、40年、善多。--亞瑪謝、29年、善多。--烏西亞、52年、善多。--約坦、16年、善。--亞哈斯、16年、壞。--希西家、29年、最善。--瑪拿西、55年、最惡。--亞捫、2年、最惡。--約西亞、31年、最善。--約哈斯、3月、惡。--約雅敬、11年、壞。--約雅斤、3月、惡。--西底家、11年、惡。以上共20個王。

北國以色列諸王

    耶羅波安、22年、惡。--拿答、2年、惡。--巴沙、24年、惡。--以拉、2年、惡。--心利、7日、惡。--暗利、12年、特別惡。--亞哈、22年、最惡。--亞哈謝、2年、惡。--約蘭、12年、惡多。--耶戶、28年、惡多。--約哈斯、17年、惡。--約阿施、16年、惡。--耶羅波安第二、41年、惡。--撒迦利雅、6月、惡。--沙龍、1月、惡。--米拿現、10年、惡。--比加轄、2年、惡。--比加、20年、惡。--何細亞、九年、

惡。以上共19個王。

    1.約蘭--A猶大國第五個王,是約沙法的兒子,約沙法年邁時,讓位給他(王下八16)。

              B以色列國第九個王,是亞哈的兒子,接續他哥哥亞   哈謝作王(王下三13,參王上廿二51)。

         2.亞哈謝--A猶大國第六個王,是約蘭和亞他利雅的兒子(王    

              下八2526),又名亞撒利雅(代下廿二6),

              又叫約哈斯(代下廿一17,廿五23)。

                B以色列國第八個王,是亞哈和耶洗別的兒子(王      

                 上二十二5153)。

         3.約阿施--A猶大國第八個王,是亞哈謝的兒子(王下十一2

              十二1,代下二十二11)。

                B以色列國第十二個王,是約哈斯的兒子(王下十

                  10 ,十四8)。

    4.約哈斯--A猶大國第十七個王,是約西亞王的兒子,在位三   月被廢(王下廿三3031,代下卅六12),又稱為沙龍(代上三15,耶廿二11)。

                B以色列國第十一代的王,是耶戶的兒子(王下十 三14)。

――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王上十二2「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先前躲避所羅門王,逃往埃及,住在那裡(他聽見這事。)」

     「住在那裡」有古譯本作「從埃及回來」(參代下十2)。——《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3「以色列人打發人去請他來,他就和以色列會眾都來見羅波安,對他說:」

 

【王上十二4「“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作苦工,現在求你使我們作的苦工、負的重軛輕鬆些,我們就侍奉你。”」

 

【王上十二5「羅波安對他們說:“你們暫且去,第三日再來見我。”民就去了。」

 

【王上十二6「羅波安之父所羅門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羅波安王和他們商議,說:“你們給我出個什麼主意,我好回復這民。”」

 

【王上十二6~15羅波安徵詢朝廷上各臣子的意見】年老的參謀官早已察覺百姓對先王政策的不滿,便勸他暫且順從民意,以得民心(6-7)。但與羅波安同輩的臣子則主張以強硬態度對付百姓,甚至加重他們的負擔(8-11)。——《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7「老年人對他說:“現在王若服侍這民如僕人,用好話回答他們,他們就永遠作王的僕人。”」

「王若……如僕人……他們就永遠作王的僕人」若王使用權柄及能力來服事人,必定會引發人的忠心。耶穌身為彌賽亞僕人,是最好的例子(可十43-45;羅十二1)。若羅波安按著對權柄的正確認識採取回應,服事人民,可令他們願意以一起服事王為目標,後果自然不同,分裂可能絕對不會發生,因為神的子民應當是合一的。他的猶疑不決顯示他不知道立刻採取行動(現在)可以造成永遠(希伯來文:常常)的影響。羅波安是否擔心他自己的地位?長老要求「好話」或好意的說詞,亦即要求憐憫,而非獨立。──《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8「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與他一同長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議,」

「少年人」指較為年輕的一代。他們既與羅波安同輩,此時年齡應有四十歲(參王上十四21)。羅波安終於接納後者的意見,拒絕了百姓的請求(12-15)。最後作者就此事的發展作出解釋:耶和華要藉此實現先前有關國家分裂的預言(見王上十一29-39)。——《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8長老NIVNEB;而非 RSV 或和合所譯之「老年人」)的身分在以色列一向是特殊的、受尊重的(出十二21)。我們不確定少年人是否代表某一特定的團體,為公認之立法議會的一部分(此乃 Malamat 之理論)256?還是與「老資格者」相對照的「新人」(DeVries)。──《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9「說:“這民對我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鬆些。’你們給我出個什麼主意,我好回復他們。”」

 

【王上十二10「那同他長大的少年人說:“這民對王說:‘你父親使我們負重軛,求你使我們輕鬆些。’王要對他們如此說:‘我的小拇指頭比我父親的腰還粗。」

 

【王上十二11「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王上十二 11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何意?】

答:蠍子Scorpion,本是一種無脊椎動物的小蟲,類似蜘蛛。背部有大小單眼數對,生八足,前有兩鉗如蝦爪。尾部有節,能屈曲至背,末節略大,中藏毒液囊,外有刺孔。蟄人作劇痛,(啟九 510)。在巴勒斯坦最多,猶大南部曠野中亦常見之,長約八寸,呈黃褐色。當所羅門王之子羅波安Rehoboam(意解放)作王時,以色列人會眾要求他減輕百姓的苦工和重軛。他不但不肯依從民意,反而變本加厲的說,「我父親使你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這是王對待百姓一種更為厲害威哧的話。或將以此指為有刺之鞭,用來鞭打責罰百姓,是他們受痛苦,以致以色列人背叛了羅波安王,此後形成南北兩國分立的局面。(王上十二1624)。──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王上十二12「耶羅波安和眾百姓遵著羅波安王所說“你們第三日再來見我”的那話,第三日他們果然來了。」

 

【王上十二13「王用嚴厲的話回答百姓,不用老年人給他所出的主意,」

 

【王上十二14「照著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對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王上十二15「王不肯依從百姓,這事乃出於耶和華,為要應驗他藉示羅人亞希雅對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說的話。」

 

【王上十二16「以色列眾民見王不依從他們,就對王說:“我們與大衛有什麼份兒呢?與耶西的兒子並沒有關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衛家啊,自己顧自己吧!”於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裡去了。」

    「關涉」原文作「產業」。——《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16~20以色列叛離】通常一方的冥頑不靈會逼使另一方採取衝動的決定。以色列眾民(不論是以色列全民或是他們的代表)的回答乃是一個嚴肅的宣言。他們激烈的語氣(「我們與大衛無分」,而非「我們與大衛有什麼分呢?」,16節);成語式的解散令(各回各家去罷tent 未必是指真正的帳篷,參:撒下二十1)都顯示這是指完全的決裂,無轉圜的餘地。馬勒梅(Malamat)認為這並非是反叛的宣言,而是對示劍群眾要求憐憫而非獨立(DeVriesp.158)的回答,他的理論頗為合理。

  羅波安的優柔寡斷及矛盾心理可表現於他為了補救局勢而採取的不同手段。他先嘗試外交手段(18節)不果,轉而訴諸暴力(21-24節)。──《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17「惟獨住猶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羅波安仍作他們的王。」

 

【王上十二18「羅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亞多蘭往以色列人那裡去,以色列人就用石頭打死他。羅波安王急忙上車,逃回耶路撒冷去了。」

「急忙」或可譯作「振作精神」或「醒悟過來」。羅波安差派亞多蘭鎮壓是次叛變,但亞多蘭竟被百姓殺死,羅波安於是逃回耶路撒冷。——《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18亞多蘭(希伯來文:Adoram,參四6,五14,和合作「亞多尼蘭」)實為下選,因為他以嚴厲地管理服苦之人(mas `o^b[e{d[)著名,而耶羅波安卻代表不徵收重稅的人(se{b[el),民眾當時面對的可能是兩種國民義務的選擇。──《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19「這樣,以色列人背叛大衛家,直到今日。」

「今日」乃指此敘事寫成的日期,必定是在撒瑪利亞淪陷以前(主前722年)。背叛pa{s%a`')在別處乃指得罪神(賽一18;何八1)。──《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20「以色列眾人聽見耶羅波安回來了,就打發人去請他到會眾面前,立他作以色列眾人的王。除了猶大支派以外,沒有順從大衛家的。」

有關耶羅波安的歸回,見:上面第2節。他的得勢可能要歸功於埃及的支持257。──《丁道爾聖經註釋》

 

「猶大支派」這裡包括便雅憫人在內(見王上十一32注)。百姓都擁立耶羅波安為王,惟有猶大人和便雅憫人仍歸從羅波安。——《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20 <syncBible ref=王上12:20>以色列是何時分裂的?之前有徵兆嗎?】

    這事標誌以色列國家分裂的開始,之後好幾百年未能統一。十個支派擁護耶羅波安,稱自己的新國家為以色列(即北國);其餘的兩個支派忠於羅波安,稱為猶大(即南國),不過他們並不是在一夜之間就分裂的。早在士師時代,因為支派之間的嫉妒,尤其是北方最有影響力的以法蓮與南方的主要支派猶大之間的對立,已顯出分裂的徵兆。

  在掃羅與大衛以前,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大部分是在以法蓮境內,所羅門建造聖殿的時候,將以色列的宗教中心遷往猶大的耶路撒冷,終於使支派之間的爭競達到分裂的程度(關於以色列各支派間的疑忌及其影響,請參看士十二115;撒下432十九4143)。──《靈修版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25「耶羅波安在以法蓮山地建築示劍,就住在其中。又從示劍出去,建築毗努伊勒。」

耶羅波安首先重建示劍(十二1),考古出土顯示在他統治之時當地的城牆及兩道門被重建。此城成為北國的第一個首都,後來在邊境又加上其他地點以加強防禦,減少眾支派對耶路撒冷的倚賴。毘努伊勒PenielNIV 邊註作 Penuel; Tell ed-Dhahab esh- Sherqi^yeh)在約但河東的基列地(創三十二31作毘努伊勒),可以防禦亞蘭人及亞摩利人之入侵,且在面臨示撒由西入侵之壓力下可以作為一塊預備地。得撒後來亦成為另一個首都(十五33)。諸如此類的細節都會被保存在當時新開始的「以色列諸王記」(十四19)中。──《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25 修築示劍耶羅波安選擇示劍(巴拉塔遺址)作為他第一個首都的因素,包括其戰略性地點(位於耶路撒冷以北約三十哩,基利心山和以巴路山之間的狹窄山隘中)、水源供應,和豐富的農業資源。其地點使它能夠支配路經以法蓮地區的所有貿易和軍事活動。耶羅波安重建的防禦工事已經沒有什麼現存的考古證據,只是有證據顯示遺址第九重文化層的夾壁城牆和城樓,是沿著晚銅器時代的防線建築。結束第九、第十兩層的毀滅層,可能都是埃及法老示撒入侵的結果。有關示劍早期的歷史,可參看:士師記九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25 毘努伊勒毘努伊勒按考證是約但河東面五哩,雅博河畔的達哈布遺址,意即「金堆」(又名達哈布謝基葉遺址)。耶羅波安可能是在示撒入侵巴勒斯坦時遷都至此。然而位於卡納克的示撒攻取城市名單卻也包括了毘努伊勒,證明此城不足以為遠遁之地。耶羅波安可能利用本地的城堡,來控制這個本來是大衛統治的外約但地區(基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25~33耶羅波安另設敬拜中心和禮儀】耶羅波安脫離了大衛家,作以色列十支派的君王,便致力鞏固自己的地位。他分別在約但河西面和東面,選擇了示劍和毗努伊勒二城作為據點(25)。此二城在耶羅波安之前已存有(參串十五, 十六), 他只是在這些險要地方加強防禦設施。在宗教方面,耶羅波安造了兩隻金牛犢,安放在以色列南部的伯特利和北部的但,作為百姓敬拜的中心,免得他們要下到猶大的耶路撒冷獻祭(26-30)。 根據埃及神只的傳統,此牛犢乃神的座位,並非代表神自己。——《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26「耶羅波安心裡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

 

【王上十二2627 耶路撒冷和大衛家的關聯由於耶路撒冷是大衛所攻取,當地的聖所又是大衛和所羅門所建立,神的家和大衛家在意識上密切相連,兩者和耶路撒冷更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有關耶路撒冷是大衛王朝私產的資料,見:撒下五9的注釋)。耶路撒冷聖殿所供奉的,正是確立大衛王朝的耶和華。立約的耶和華是領他們出埃及,賜他們土地的神。耶羅波安必須在不干擾這個傳統關係的前提下,設法打斷耶路撒冷的耶和華崇拜的政治關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26-28耶羅波安的罪不僅止於另立對立的首都,更因為他不相信神藉亞希雅給他的應許(十一38)而罪加一等。他是在徵詢意見28節),或作「籌畫定妥」(和合、NEB;參:NRSV 作「商議」)之後才作決定,可見那是有意的、自衛性的。儘管由亞倫的前例可見金牛偶像的無能(出三十二4-8),但是以色列人對於象徵多產的兩隻牛仍然奉若神明。有些學者認為金牛乃不可見之神祇所站立之台架(參:亞述顯然有視神祇為站立於其牛之上的風俗)。設立金牛的目的是為了要使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以外的地方從事敬拜,為新的王國立下疆界。耶羅波安本身開始的時候可能並沒有打算採取任何反耶和華的舉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27「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裡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

 

【王上十二28「耶羅波安王就籌畫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

    「籌畫定妥」原文作「與他人商議」。

「難」可譯作「太麻煩」或「太多了」。——《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28 金牛犢這些金牛犢和約櫃,同樣不是偶像。約櫃和牛犢的功用,都是作為神的寶座或高舉祂榮耀的座台。這些牛犢所反映的是混合宗教。引進迦南人的宗教和文化,是以色列普遍的問題。公牛和牛犢在烏加列文獻中,與神祇巴力和豐饒崇拜有關。伊勒神經常稱為「公牛伊勒」,又有一個故事描述巴力和亞拿特結合生了一隻公牛犢。此舉取悅接受調和耶和華和巴力崇拜之意象的以色列人,耶羅波安很可能視之為精明的政治策略。考古學家在好幾個遺址(基利波山、夏瑣、亞實基倫的公牛場址,以及示羅發現的一個陶制的小像),都挖掘到青銅或其他合金製造的公牛或牛犢小像。但這些小像的長度都是只有三至七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28 牛犢作寶座耶羅波安的動機是在耶路撒冷以外提供另一個崇拜中心,故此這些神廟必須設有足以和約櫃分庭抗禮的宗教標誌。牛犢在主前第二千年紀的迦南文化中的著名標誌,代表豐饒和大力。但為了避免被視為偶像,學者辯稱這些牛犢是耶和華的寶座。這說法的根據,是迦南和烏加列的雕塑和浮雕,描繪神明站在公牛的背上。此外,美索不達米亞的月神辛和南納爾(Nannar)在圓筒印章和宗教文獻中,都取公牛之形,或被形容為躍立的「狂暴公牛」。因此耶羅波安將金牛犢安置在但和伯特利神廟的用意,有可能是作為看不見之耶和華的寶座和座台。部分學者發現在主前第三千年紀的圖畫(主要是圓筒印章)中,神祇是站在有翼的複合生物(一如基路伯)背上。要到主前第二千年紀的敘利亞,公牛才成為主要的「座台動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28 牛犢與耶和華的關係大部分學者都公認,耶羅波安的金牛犢與耶和華之(混合宗教)崇拜有關。這論點的根據,是並沒有其他神祇的名字與這些牛犢相連,以及「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一語。耶羅波安與埃及雖有聯繫(見:王上十一40),後者卻似乎排除了牛犢與埃及公牛神祇亞皮斯有關的可能。烏加列的對應例子顯示牛犢與巴力和伊勒都有關係。有人嘗試用大量的經文和考古證據,證明這些牛犢是與哈蘭、吾珥的月神辛,以及約瑟支派內部祖先宗教的遺跡有關,但都不過是臆測而已。牛犢不論原意是為何製造,有什麼背景,它最後和以色列社群的虛假崇拜牽上了關係。所觸犯的若非第一誡,就是第二誡;但後者的可能性較高,即使一個世紀後耶戶從以色列中剷除巴力崇拜時,也沒有對牛犢採取行動(見:王下十282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29「他就把牛犢一隻安在伯特利,一隻安在但。」

伯特利(現代的 Beitin)在以法蓮南界的便雅憫境內,座落於朝聖的路上,在耶路撒冷以北十九公里處。此城早已是敬拜聖地(創二十八11-19),並成為王室的聖所(何十5NIV邊註;八4-6)。──《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29 但和伯特利耶羅波安選擇以這兩個地點作為王國的宗教中心,是基於兩地昔日與祭儀活動的關係。伯特利是雅各見神顯現(創二十八1022)和築壇(創三十五1)的所在。但則在士師記十八2731成為但支派的神廟。從地理的角度,這兩城位於王國的兩端,對百姓朝聖和獻祭很有幫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30「這事叫百姓陷在罪裡,因為他們往但去拜那牛犢。」

全節可譯作「這事成了(百姓的)罪,因為百姓去到遠在但地的那一隻(牛犢)面前(敬拜)」。此外,耶羅波安自立殿宇、祭司和節期(31-33)。——《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30「但」Tell el Qadi)位於約但河上源(近黑門山),因地利之便成為北部的中心。「眾民都往但去」(MT),可能表示他們排隊前行(JB 作此譯法)。考古出土物顯示在耶羅波安一世的時代在但所建築的一塊聖地及一處邱壇258。──《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二30 請參看:士師記十八29的注釋。從腓尼基殖民時代,到日後但支派遷居至此(士十八2731),但(拉億)素有祭儀中心的傳統,耶羅波安以此作為基礎。位於極北面腓尼基和敘利亞邊境之上的但城,大概是條約談判的地點,還兼作邊城哨站。然而地處偏僻的黑門山麓,與以色列的權力中心撒瑪利亞相距亦遠,卻可能是它在耶羅波安年間之後喪失地位的因素。

  考古學家在但城挖掘到耶羅波安為牛犢興建的邱壇。神殿的場地長一九五呎,寬一四五呎,有一大型的祭壇和露天的殿院。出土物件包括主壇的大型壇角,和一個較小的有角祭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31「耶羅波安在邱壇那裡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的凡民立為祭司。」

    「凡民」原指所有各種各樣的人民。——《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31 邱壇的神廟由於耶羅波安政策背後動機是政治,他認可繼續使用傳統之地方性神廟和「邱壇」,是很自然的事。此舉回應擴大地方自治的盼望(見:王上十二4,支派領袖的請求),並且也是賺取民心的作法,因為它容許「通俗宗教」在沒有過度管制的情況下,在迦密山、吉甲、米斯巴、他泊山等地自由發展。這些地點有些是露天的祭壇,但「建殿」一語顯示有些是都市中心的大規模祭儀設施(王下十七911;代下一3)。宗教活動缺乏中央管制,自然只會助長混合宗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31 新祭司古代近東也有將不同的祭司社團的輕重地位加以改換的先例。例如埃及法老亞肯亞頓曾經嘗試擊破亞孟神祭司的權勢,獨尊亞頓一神。同樣,新巴比倫之王拿波尼度亦以月神辛取代瑪爾杜克,作為帝國所崇拜的主神。在上述兩個案例之中,都是受貶祭司的報復,導致當政王朝失勢。利未人在新王國所得的待遇,證明耶羅波安對他們並不信任。耶羅波安相信任命非利未人為祭司,才能保證他的政策(伯特利和但的神廟、金牛犢、邱壇的使用、新的宗教曆)毫無問題得以執行。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把持著相當的政治影響力,故此,耶羅波安覺得有必要任命向他效忠,靠他得位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32「耶羅波安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節期」指住棚節,本來百姓應在七月十五日守節(參串2, 5),但耶羅波安私下將時間改遲了一個月。——《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二3233 新節期八月(瑪黑什溫月〔Marchesvan〕)相等於西曆的十至十一月,比耶路撒冷的主要節期──新年和住棚節的慶典──晚一個月。住棚節是個收穫節期(見:申十六1317的注釋),因此有學者提出耶羅波安更改日期,是反映以法蓮的秋收果子的日期比猶大為晚。另一個可能,是七月的節期可能牽涉了一些政治因素。

  列王紀上八265清楚證明耶路撒冷的聖殿是在這段時期奉獻。巴比倫以新年為慶祝國神和君王登基的時機。由於聖殿奉獻代表耶和華在聖殿登基,不免有一定程度的連續性。這節期所慶祝的若是王權,慶典在耶路撒冷舉行,焦點必然是大衛王朝蒙神揀選的地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二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作節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

 

【王上十二33「他私自所定的月日。」】

耶羅波安的行動是很會取巧的。人民若經常到耶路撒冷禮拜,會使我們不能充分效忠於祂的治權,反而叫他們想要恢復民族的合一。這種屬世的智慧使王設立偶像,置放在伯特利與但。其實他這方面的政策日後促成國度的衰亡。他如果依靠神的應許,照先知亞希雅所說的,神的目的可能仍使他王權得以繼續,然而他只以取巧的方法,設立敬拜的日子,終於導致災禍(十四章)。

我們也容易私自定規事情,以為憑自己的聰明與卓見作事。結果作些事情是神所不能同意的,以後悔恨無窮。最好專心等候神,讓他發展計畫,照祂所預定的目的,到了時候,必然成全。所以靠自己的,自以為是的,實在愚蠢不堪。要靠在神的面前,結果自陷泥腳,無法自拔。我們無論作什麼,總要照山上的樣式,從神所指示的時間來定規。試比較耶羅波安與人子。人子不為自己作什麼,祂的眼目註定在父的日咎上,他知道祂的時候還沒有到。祂常注意父神的旨意,看神為祂成就的事。我們要以父神的旨意成為引路的北極星,我們要像主那樣說:「我不求自己的旨意,只遵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