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十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十四1「那時,耶羅波安的兒子亞比雅病了。」

亞比雅(「我的(天上的)父親是耶和華」之意)可能是耶羅波安的長子,因為他的名字暗示他父親當時承認以色列的耶和華神。有關他病的細節不詳(151217節),因此若說他的死是「因神所致」乃純屬猜測。──《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耶羅波安對他的妻說:“你可以起來改裝,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羅波安的妻,往示羅去,在那裡有先知亞希雅。他曾告訴我說:‘你必作這民的王。’」

耶羅波安要妻子改裝的原因可能是希望得到中立不偏倚的回覆,同時將太子病危的消息封鎖以避免動亂。但是改裝通常被視為不正當及無效的行徑,一如掃羅(撒上二十八8)、亞哈(王上二十二30)或約西亞(代下三十五22;參:王上十38)。示羅(現代的Khirbet Weilum)曾於約主前一○五○年被非利士人摧毀,當時已被重建。──《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3「現在你要帶十個餅與幾個薄餅,和一瓶蜜去見他,他必告訴你兒子將要怎樣。”」

通常達官貴人會送較珍貴的禮物(參:王下五515,八8),尋常百姓則只象徵性地帶一些微薄的「見面禮」262。這裡所揀選的禮物是食物,因為接受食物便代表蒙青睞,但除了餅及蜜或糖漿(美食)以外,其他有關的內容不詳。薄餅(AV 作「脆餅」,NEB 採取\cs16 LXX 的翻譯作「葡萄乾」):有解經家認為此字(niqqud[i^m)可能與一種有斑的羊(nqd,創三十32)有關,可能是羊奶(或起司),也可能是雙關字,例如「病重心憂」(亞喀得文為 naqa{du)。──《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3 給先知的禮物有關送象徵式禮物給先知的其他例子,可參看:撒母耳記上九68;列王紀下五5;和列王紀下八9的注釋。先知可能和利未人一樣沒有地業,必須倚靠向他們諮詢之人的禮物來提供飲食和生計。由於耶羅波安的妻是微服前來,她的禮物亦較微薄。但無論數額多少,這禮物是向先知所代表的神表示尊敬(見:士六1821,基甸送給天使的禮物)。考古學家在迦南人和以色列遺址發現的大量供還願用的神像,顯示求問神諭或諮詢神明時,往往需要獻上食物或豐饒崇拜的標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4「耶羅波安的妻就這樣行,起身往示羅去,到了亞希雅的家。亞希雅因年紀老邁,眼目發直,不能看見。」

「發直」原指「凝定不能移動」。——《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4先知的「眼目昏暗」(qa{mu^、昏花(REB;參:創四十八10)、發直(一如以利,撒上四15),亦即「他的視覺衰退」而非「失去視力」。但神啟示給他另一種看見,出人意料之外地拆穿那位來「求問神」(王上一16,二十二8;王下二十二18)的人真正的身分及目的。這更證明他的信息乃來自神。──《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5「耶和華先曉諭亞希雅說:“耶羅波安的妻要來問你,因她兒子病了,你當如此如此告訴她。她進來的時候,必裝作別的婦人。”」

 

【王上十四6「她剛進門,亞希雅聽見她腳步的響聲,就說:“耶羅波安的妻,進來吧!你為何裝作別的婦人呢?我奉差遣將凶事告訴你。」

 

【王上十四6~8凶事qa{s%a^)使人記起「嚴厲的話」及十二章11節的重軛。先知提醒耶羅波安(i)神的恩典,使他由卑微的地位升高(7節)263,立他為領袖(新譯,na{gi^d[,「統治者」,參一35)、為君(na{s*i^~,十一34264(ii)他承受一個清楚的,但是有條件的應許;(iii)但是他卻沒有效法大衛的榜樣(8節;參十一31-3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7「你回去告訴耶羅波安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我從民中將你高舉,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王上十四8「將國從大衛家奪回賜給你,你卻不效法我僕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一心順從我,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

 

【王上十四9「你竟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為自己立了別神,鑄了偶像,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後。」

    「偶像」指耶羅波安所造的金牛犢(參王上十二28)。——《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9 王被指摘指出君王決策錯誤而觸怒神明,導致舉國遭殃,在美索不達米亞有悠久的傳統。主前第三千年紀末葉亞喀得王朝的納蘭辛,是美索不達米亞的典型案例。一本名叫《亞甲德的咒詛》(Curse of Agade)的著作,將亡國(要幾十年後才發生)的原因歸咎於他褻瀆聖城尼普爾的恩裡勒神出名的廟埃庫爾(Ekur)。──《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10「因此,我必使災禍臨到耶羅波安的家,將屬耶羅波安的男丁,無論困住的、自由的都從以色列中剪除,必除盡耶羅波安的家,如人除盡糞土一般。」

「除盡」或作「燒掉」。——《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10~11所謂的「審判神諭」採取粗俗的「市井小調」(DeVries)語言265,押韻的無論困住的、自由的(希伯來文 `a{zu^r w# `a{zu^b[)乃指「所有的人」,一如別處的「無論大小」一樣266。死無葬身之地乃極大的咒詛(申二十八26),後來的巴沙(王上十六4)及耶洗別(王上二十一24)便遭此下場。城市中的腐食動物為野狗,田野中的則為空中的鳥(Robinson)。──《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1011 耶羅波安家所受的咒詛對於執政的王朝來說,最可怕的咒詛莫過於預言王族被滅,王權轉移其他人。這可能是亞述列王個個都謹慎列出被暴力罷免之君王的名單,以求恐嚇有意謀反甚至「不急急伏在君王腳前」(西拿基立年表中的約帕人西德基亞〔Sidqia〕)的人。耶羅波安父子和全體扈從/奴僕被滅,栩栩如生地被形容為被火焚燒的糞土般煙消雲散,一無所剩。屍首不得埋葬,被食腐的野狗所吃,使耶羅波安家的子孫與祖先隔絕(見:申二十八26),是進一步的羞辱。其他針對以色列王室的類似咒詛,可參看:列王紀上十六4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11「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吃。這是耶和華說的。’」

 

【王上十四12「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腳一進城,你兒子就必死了。」

 

【王上十四12~13男孩(yeled[,和合:「兒子」)可用於不同年齡的人身上,一如英文中的「少年」(lad)一樣。他的死可以算是神的憐憫,使他免於經歷即將落在耶羅波安王朝的羞辱及災禍中。作者並未指明善行(t]o^b[)是指亞比雅做過何事,但此詞乃用來形容守約的人267。根據傳統,他已被立為太子,卻曾將阻止虔信者上耶路撒冷的衛兵廢去,他自己也參與節慶(他勒目 M. K. 28b)。因此他是他的家族中惟一得以安葬入土的人。──《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13「以色列眾人必為他哀哭,將他葬埋。凡屬耶羅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墳墓,因為在耶羅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顯出善行。」

 

【王上十四14「耶和華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羅波安的家。那日期已經到了。」

    這裡所提到的另一王是指巴沙(參王上十五27-29)。——《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14~16並非僅是「就原來的威脅加添的附註」(Jones),乃是詳述上述審判將如何應驗。一個新的家族將會開始剪除耶羅波安家(巴沙,十五27-十六7),最後則應驗於被擄之時。搖動的蘆葦乃是常見的比喻,形容人心如何動盪不安,這將會應驗於將來王朝不斷地興衰替換(參:太十一7;路七24)。──《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15「耶和華必擊打以色列人,使他們搖動,像水中的蘆葦一般;又將他們從耶和華賜給他們列祖的美地上拔出來,分散在大河那邊,因為他們作木偶,惹耶和華發怒。」

「大河」即幼發拉底河。

「木偶」見23節注。——《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15「拔出來」nts%)或作「被棄」(NEB),乃指神的作為及被擄,所有破壞盟約者均會遭此下場268。北國在主前七二二年覆亡,以色列人被擄東至大河(幼發拉底河)那邊的亞述(王下十七23)。亞舍拉木偶(希伯來文複數;因此 AV 作「叢樹」)乃建在祭壇旁邊,象徵或代表迦南人的肥沃女神之母,巴力的妻子(十五13,十八19),他們也如此拜它(士三7;王下二十三4)。神吩咐希伯來人將這種木偶砍下(出三十四13)或焚燒(申十二3)。──《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16「因耶羅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耶和華必將以色列人交給仇敵。”」

 

【王上十四17「耶羅波安的妻起身回去,到了得撒,剛到門檻,兒子就死了。」

「得撒」位於示劍東北數英里之處,是以色列國初期的首都,亦是王的住處(參串23)。——《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17 得撒有關這城在王國時代以前的背景,可參看:約書亞記十二24的注釋。耶羅波安和他的直接繼承人──巴沙、以拉、心利、暗利──都可能以此為首都。得撒一般被考證為示劍東北七哩,前往伯珊路上的法爾阿遺址。此地高度適中,水源可靠(兩道水泉供水給法爾阿幹河),處於商道的戰略性位置之上,並且很容易便可到達亞當城旁的約但河渡口。城門和防禦設施是重建於中銅器時代遺跡的上面,遍佈城中的新住宅有中央計畫的痕跡。示撒入侵巴勒斯坦時攻取城市的名單提到這城,足見它在政治上的重要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18「以色列眾人將他葬埋,為他哀哭,正如耶和華藉他僕人先知亞希雅所說的話。」

 

【王上十四19「耶羅波安其餘的事,他怎樣爭戰,怎樣作王,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

 

【王上十四19 諸王記古代近東君王按年記載重大事件和成就的標準方法,是製作年表。現存的古代編年史雖然有助於重構歷史年分和地理位置,卻經常是官方宣傳的露骨例證(如:亞述君王的年表)。然而單單提供簡潔史料的也不是沒有(如:新巴比倫時代的年表)。本節提到以色列諸王記,再次證明聖經作者的記述,有些是取材於比較大而詳盡的史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20「耶羅波安作王二十二年,就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拿答接續他作王。」

 

【王上十四21「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作猶大王。他登基的時候年四十一歲,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立他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羅波安的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

猶大正式的歷史由十一章43節重新恢復。自此猶大用來指南國的名稱,以色列則為北國的名稱。沒有對照性歷史年表的細節,是因為耶羅波安從未被正式承認為合法的以色列王。其他有關羅波安的統治及家庭的細節則記載在歷代志下十一至十二章。十七年等於主前九三○至九一三年。耶路撒冷被稱為耶和華……所選擇立祂名的城,此為申命記(十二5-26)及列王紀上(八1644,十一13;參九3;代下十二13;詩一三二13)所用之語言。只有猶大君王之母的名字被記錄下來(見:導論Ⅵ A 「前言公式」第6{\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拿瑪乃所羅門與一位亞捫女子結盟聯親(十一1)所生的女兒;有一個七十士譯本的輔助經文說她是拿轄之子哈嫩的女兒(參:撒下十2)。──《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2「猶大人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犯罪觸動他的憤恨,比他們列祖更甚。」

「憤恨」原文指「嫉妒」(參出廿4; 申六15; 書廿四19; 鴻一2;和合本將此字譯作「忌邪」),因以色列人應歸耶和華為聖,所以祂絕對不能容忍他們拜任何偶像。——《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22猶大人,人民在此代表羅波安(但是希臘文及代下十二14卻以羅波安為主詞)──「有其王必有其民」。有關他統治的神學評論,請見:導論Ⅵ A 「前言公式」第7{\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他開始的時候很好,因為受到被趕離北國、忠於耶和華神之祭司的影響。但後來卻偏離他們,使得各地拜偶像的中心得以擴充(十二24;代下十一17,十二1)。作者並沒有因為這是蒙神恩待的大衛家族,便避諱不加苛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3「因為他們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築壇,立柱像和木偶。」

描述當時拜偶像的情形。迦南人對巴力的敬拜方式是包括獻祭和行淫,所以他們喜歡在樹蔭下築壇,那裡既清涼又可遮醜。

    「柱像」指代表神只之石柱。

「木偶」原文即「亞舍拉」(參王上十五13),祂是迦南女神的稱號,以樹或木柱代表。根據迦南的神話,亞舍拉是「最高之神」以利的太太,亦是其他眾多神只之母。——《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23異教的發展包括邱壇(見三3{\LinkToBook:TopicID=160,Name=a. 所羅門王朝前言(三13})及柱像(「神像」,NIV 作「神石」,NEB 作「神柱」)。希伯來文 mas]s]e{bo^t[(複數)表示代表一位神祇的立石,有些刻有神祇的象徵(王下三2)。這些柱像被立在邱壇旁邊,這乃是聖經早就明文禁止的、與「別神」(出二十三24;申十六21-22)有關的崇拜,但若這是為記念神自己而立時,卻不在禁止之列(創二十八18,三十一45;出二十四4)。各高岡上及各青翠樹下之語可能是因為作者聯想到當地的神祇及其肥沃之自然象徵(參:申十二2;何四13;耶二20)。──《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3 高岡戶外的神廟在迦南人中顯然十分常見。申命記作者憎惡這種地方性祭儀場地的原因,是它所鼓吹的「通俗」宗教,包含了迦南崇拜成分,偏離既定「惟獨耶和華」的教義。因此所有地方性的祭壇、奉獻給亞舍拉的木偶、聖林,任何與迦南神明(巴力、伊勒等)有關的地點,以及耶路撒冷──「耶和華你們的神所選擇之處」(申十二5)──以外任何對神的崇拜,都在遭禁之列。這些戶外的祭儀場地,和經常被形容為城鎮之地區性宗教中心的邱壇(原文 bamah;王上十一7;耶七31;結十六16;代下二十一11;摩押的米沙碑文),有很大的分別。邱壇顯然是室內的場所,建築目的是為聖潔陳設和祭壇提供安放之處,以及提供足以容納祭司的地方。列王紀下十七911清楚反映了這兩種宗教場所的分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23 柱像立起來的石頭(mas]s]eboth)顯然是迦南宗教普遍的特色,但在以色列的立約儀式中,亦以紀念碑的姿態出現(見:出二十四38;書二十四2527)。它與亞舍拉和巴力等迦南神祇有關,對耶和華崇拜構成競爭和損害,是它遭禁的原因。考古學家在基色、夏瑣、亞拉得都發現了柱像。後二者的柱像都明顯是在聖潔特區之內,是這些地方之祭儀的一部分。夏瑣出土的柱子刻有高舉之手和日輪。有些柱像底部設有盆子,學者推測這是供澆奠(液體的祭)之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23 木偶迦南人的崇拜和以色列人在邱壇和城內神廟進行的混合宗教崇拜,其共通之處在於亞舍拉柱的豎立(和合本:「木偶」;士三7;王上十四15,十五13;王下十三6)。究竟它不過是象徵樹木的木柱,還是刻有豐饒女神形像,還是聖林的一部分,仍然未有定論。列王紀下十七10形容「各青翠樹下」都有亞舍拉柱,似乎顯示這是為祭儀而立的柱子,而非種植的樹木。作為伊勒神的伴偶,亞舍拉顯然是個很受注重的女神(見:王下十八19),烏加列文獻(主前16001200年)也曾提及對她的崇拜。她在聖經記載中惡名昭彰,表示其祭儀是耶和華崇拜的主要敵手(見:出三十四13和申十六21的禁令)。亞舍拉柱被人豎立崇拜,以及受到強烈譴責,被人砍下焚燒的例證如此之多,也是這個理由(士六2530;王下二十三47)。進一步資料可參看:申命記七5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24「國中也有孌童。猶大人效法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趕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惡的事。」

孌童(呂譯:「男性廟娼」)譯自希伯來文的「那些被分別為聖者」(q#d[e{s%i^m,複數),用於指男性或女性,指迦南敬拜儀式中的淫行。這種可憎惡的事AV 作「厭惡」),指出真信徒對這些被神禁止之事(申二十三17-18)應持的態度。──《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4 孌童有關祭儀娼妓的進一步資料,可參看:申命記二十三1718的注釋。本節所用的字眼兼以陰陽二性形式出現,可能是以委婉方式,指分別出來擔任特定職務的人。同一個字眼在亞喀得文學中,是指分別為聖在神廟或廟宇服務的工作人員。這些工作人員包括了娼妓,但亦包括乳母和收生婆。男性所擔任的是何種職務卻不清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25「羅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來攻取耶路撒冷,」

 

【王上十五25 年代小注聖經作者對照以色列和猶大諸王在位年日的嘗試,有時並不容易協調。亞撒最可能在主前九一四年即位,但拿答第一年很可能要到主前九一一年才開始。此外,拿答在位期間雖然前後包括兩年,合起來卻只有幾個月,他便在主前九一○年秋遇刺身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三25~28埃及王示撒奪取聖殿和王宮的寶物。此事發生於主前九二五年。示撒乃埃及新王國第二十二朝開宗之祖。當時他不但攻取耶路撒冷,且曾攻打以色列和猶大約一百處地方,但作者僅提到他搶去所羅門所造的金盾牌,以致羅波安要以銅牌代替一事。——《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十四26「奪了耶和華殿和王宮裡的寶物,盡都帶走,又奪去所羅門製造的金盾牌。」

所羅門的金盾牌被銅盾牌代替(27節,參十16-17),由此可見猶大國力日衰。然而聖殿的華麗及儀節卻仍照舊。──《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7「羅波安王製造銅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給守王宮門的護衛長看守。」

 

【王上十五27 基比頓位於非利士境內,基色西面約兩哩的默拉特遺址可能只是以色列邊界上的一個前哨軍事基地(留意按照書二十一23它被列為但支派的屬地)。這城之地點具戰略性,可見於其名字出現于法老杜得模斯三世(主前1468年)和亞述王撒珥根二世的戰役名單。後者當時正鎮壓亞實突的叛亂(主前713年;賽二十1)。──《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十四27-28王宮的守衛兵(「護衛」,和合、REB)起源乃為護衛大衛之子(ra{s]i^m,奔走者;一5;撒下十五1-2),由他們必須將儀節用的盾牌送回護衛房(希伯來文ta{';亞喀得文為 ta~u^)看來,當時對護衛兵的起用是極為謹慎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十四28「王每逢進耶和華的殿,護衛兵就拿這盾牌,隨後仍將盾牌送回,放在護衛房。」

 

【王上十四29「羅波安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寫在猶大列王記上。」

 

【王上十四30「羅波安與耶羅波安時常爭戰。」

 

【王上十四31「羅波安與他列祖同睡,葬在大衛城他列祖的墳地裡。他母親名叫拿瑪,是亞捫人。他兒子亞比央(又名“亞比雅”)接續他作王。」

    「亞比央」有部分古卷及希臘文譯本則作「亞比雅」。(代下十二16同)

    「亞比」於原文解作「我的父」,「央」是迦南人所敬拜的海神,「雅」是耶和華的簡稱。——《串珠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