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列王紀上第二十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王上二十1「亞蘭王便哈達聚集他的全軍,率領三十二個王,帶著車馬上來圍攻撒瑪利亞。」

 

【王上二十1 亞蘭王便哈達這時代的亞蘭歷史還有許多需要澄清的地方。問題起碼有一部分是因為好幾位君王都名叫便哈達(即「哈達神之子」)。撒縵以色三世的碑文則記當時在位之人名為哈大底謝,使問題更加複雜(見:撒下八3的注釋)。第一位便哈達在第十五章出現,他在位年間是在主前九世紀,但要更準確的考證日期已不可能。列王紀下八章中被哈薛所謀殺的王名叫便哈達(約主前842年),但後來繼哈薛作王的人,也是名叫便哈達。便哈達其名在一篇奉獻給默珥卡特神的碑文中出現,但卻不清楚是指哪一個便哈達。學者提出諸王的年代次序可能是:便哈達一世(王上十五),便哈達二世(王上二十),哈大底謝(撒縵以色三世的碑文,有人認為這是便哈達的異體),便哈達三世(默珥卡特碑文),哈薛,便哈達四世。古代近東暫時再沒有其他材料,來解答這個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1 三十二個王這時代的小國經常成立聯盟。撒縵以色三世於主前八五三年西侵時,在誇誇之役得到了十二名大王組成之聯盟的歡迎。撒縵以色的碑文列出了聯盟各王所供應的騎兵、步兵、戰車。這時存在的還有很多城邦和部落,每個都有自己的「王」,因此三十二個王成立聯盟並不是難以想像之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1~4三十二個王包括小部落的領袖,可與便哈達二世在主前八五三年誇誇之役亞哈之十個聯盟及 Zakir 碑文的十個王相比288。便哈達可能是王朝名(「哈達神之子」)。有關便哈達一世請見:十五章18-19節。他聲稱亞哈是他的臣屬,亞哈則稱他為「我主我王」,此乃古代近東常見用語,因此這次的攻擊可能是由於亞哈背叛他而導致。同樣的,「我所有的都歸你」(4節)乃臣屬常常說的話,亞哈正式以此為答覆,以圖避免他的首都被劫掠。──《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1~12便哈達進攻亞哈】當時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興起,經常進軍亞蘭,亞蘭王與周圍的族長和地方首領想以強硬手段威嚇亞哈,迫使以色列參加對抗亞述的聯盟。當時以色列大概已臣服亞蘭,並按時進貢,亞哈以為口頭上正式承認亞蘭王的主權便能滿足他的要求(4),但當亞蘭王要以實際行動進行掠奪時,亞哈即拒絕就範。於是亞蘭王聯同三十二個首領圍攻以色列。——《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2「又差遣使者進城見以色列王亞哈,對他說:“便哈達如此說:」

 

【王上二十3「‘你的金銀都要歸我,你妻子兒女中最美的也要歸我。’”」

 

【王上二十4「以色列王回答說:“我主我王啊,可以依著你的話,我與我所有的都歸你。”」

 

【王上二十5「使者又來說:“便哈達如此說:‘我已差遣人去見你,要你將你的金銀、妻子、兒女都給我。」

 

【王上二十5~6亞蘭人的回答更加具體,目的乃為要發動戰爭,而非僅是暗示對口頭上的順服不滿。搜查你的家暗示占領整個城市(參:REB 作「掠奪」)──《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56 進貢的條款亞哈起先是願意滿足便哈達的要求,繳納朝貢,和平投降。按照所導致的藩屬關係,亞哈的家屬有人要被取為人質,以保證條款的要求得到滿足。當時的亞述慣例是取王子為人質,以鼓勵合其心意的措施,亞蘭人在此也作出同樣的要求。便哈達眼見亞哈這麼合作,便得寸進尺地堅持要沒收王宮中任何有價值的物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6「但明日約在這時候,我還要差遣臣僕到你那裡,搜查你的家和你僕人的家,將你眼中一切所喜愛的都拿了去。’”」

「你眼中」古譯本作「他們眼中」。——《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7「以色列王召了國中的長老來,對他們說:“請你們看看,這人是怎樣地謀害我。他先差遣人到我這裡來,要我的妻子、兒女和金銀,我並沒有推辭他。”」

    「謀害」即「找麻煩」。——《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7~8徵詢國中所有的長老……及百姓是表示召集徵詢群眾,否則王不應採取諸如戰爭等重大行動(參:王上十二)。──《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8「長老和百姓對王說:“不要聽從他,也不要應允他。”」

 

【王上二十9「故此,以色列王對便哈達的使者說:“你們告訴我主我王說:王頭一次差遣人向僕人所要的,僕人都依從,但這次所要的,我不能依從。”使者就去回復便哈達。」

 

【王上二十10「便哈達又差遣人去見亞哈說:“撒瑪利亞的塵土,若夠跟從我的人每人捧一捧的,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

    亞蘭王誇張自己的實力,表示亞蘭軍能把撒瑪利亞夷為平地,並有足夠人手,每人只需抓一把泥土,便能將全城搬走。——《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10~12正式宣戰乃始於指著一國的神祇起重誓,在此是以口語及書寫的形式向敵人表達(參:撒上十七43-44)。此處的威脅乃是要藉著眾如沙塵的敵軍來徹底摧毀、剷平撒瑪利亞。才頂盔貫甲的……乃一四字箴言,指備戰是一回事,打贏卻是另外一回事,等於是說「別太早打如意算盤」,NEB 作「別不自量力了」,乃根據 LXXL)之語譯。外交對話中常常會引用諺語(撒上十七43;馬裡特勒亞馬拿泥版61及亞述書信)289。──《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11「以色列王說:“你告訴他說:才頂盔貫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誇口。”」

    此節的意思是:驕兵必敗(參箴廿七1)。——《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12「便哈達和諸王正在帳幕裡喝酒,聽見這話,就對他臣僕說:“擺隊吧!”他們就擺隊攻城。」

    「帳幕」原文與「L割」地名為同一字(參王上七46)。

    「擺隊」即預備進攻之意。——《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13「有一個先知來見以色列王亞哈說:“耶和華如此說:‘這一大群人你看見了嗎?今日我必將他們交在你手裡,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王上二十1314 先知的角色這是以色列前古典預言時代,先知所扮演的角色與古代近東其他地方的先知十分相像(見:申十八1422的注釋)。他們最常處理的問題之一,是軍事行動的可取性,本段是例子之一。由於時人相信神的參與是軍隊成功的要素,事件發生的次序必須從神下達作戰命令開始。在亞述的王室碑文中,這種神明的命令幾乎可算是很典型的。此外,交鋒的時間和戰略等事務,求問神旨也十分重要。在掃羅和大衛時代,這一類資料通常是祭司藉求問神諭的設施獲取的(見:撒上十四10,二十二10,二十三912的注釋)。如今他們不請祭司尋求神諭性的回應,反向先知提出問題。先知是神的代表,能夠提供預言性的默示,作為神的回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13-20必勝的應許,必定導致人知道是出於耶和華(「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1328節),據說是「聖戰」傳統之一部分。此計畫中有許多出人意外的因素,例如時間(午間,1216節)、在首次戰役中揀選二百三十二名年輕(未婚?)的司令官(希伯來文 n# `a{ri^m),由省長或「地方長官」選出,負責內政及軍事事務,這些都頗不尋常。他們似乎是從事個人戰(參:大衛及歌利亞),由亞哈帶領發動攻擊(14節)。開始時他們可能被誤認為求和的使者(18節,有關 s%a{lo^m 這一層的意義,請看王下九17-19)。

「數點」(RSVREB;「徵召」,NEB)較召集聚集15節)」更為貼切,因其希伯來文(pa{qad[)意為「檢點看有誰不在」。七千名應當只是一代表性的團體(LXX 'men of substance' ),少於一整支軍隊(一萬人),以顯明耶和華神並不倚靠人數(參:士七2)。有關此數字,請見十九章18{\LinkToBook:TopicID=242,Name=d. 以利亞得鼓勵(十九118}。他們似乎是作為後備,跟在敘利亞主力後面行動(19節),主力則為那二百三十二位少年的精銳先鋒部隊。──《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14「亞哈說:“藉著誰呢?”他回答說:“耶和華說:‘藉著跟從省長的少年人。’”亞哈說:“要誰率領呢?”他說:“要你親自率領。”」

 

【王上二十15「於是,亞哈數點跟從省長的少年人,共有二百三十二名。後又數點以色列的眾兵,共有七千名。」

 

【王上二十16「午間,他們就出城;便哈達和幫助他的三十二個王,正在帳幕裡痛飲。」

    「帳幕」見本章12注。以色列軍在中午進行突襲,因這通常是休息和喝酒的時間。——《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17「跟從省長的少年人先出城。便哈達差遣人去探望,他們回報說:“有人從撒瑪利亞出來了。”」

 

【王上二十18「他說:“他們若為講和出來,要活捉他們;若為打仗出來,也要活捉他們。”」

 

【王上二十19「跟從省長的少年人出城,軍兵跟隨他們,」

 

【王上二十20「各人遇見敵人就殺。亞蘭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趕他們。亞蘭王便哈達騎著馬和馬兵一同逃跑。」

 

【王上二十20~21便哈達騎著馬,和馬兵一同逃跑(希伯來文,RSV)。希伯來文的馬兵(pa{ra{s%)亦可指戰車馬而言,每一輛戰車均有一匹後備馬,這可能有助於他的逃脫。以色列軍隊的主力勝過(MTNIV 作「擊潰」;RSV 作「俘虜」)其餘的人,顯示他們使用戰馬追逐敵人。──《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21「以色列王出城攻打車馬,大大擊殺亞蘭人。」

 

【王上二十22「那先知來見以色列王,對他說:“你當自強,留心怎樣防備,因為到明年這時候,亞蘭王必上來攻擊你。”」

 

【王上二十22~30便哈達再侵以色列但再次落敗】先知警告亞哈說亞蘭人會捲土重來(22)。那時的人敬拜多神,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神,認為各神只有自己獨特的權柄範圍,而戰爭的勝負視乎那國的神比較強大。亞蘭人以為以色列的神是山神(23),上次的戰役是在山地進行,所以以色列人占盡上風。——《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23「亞蘭王的臣僕對亞蘭王說:“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們勝過我們,但在平原與他們打仗,我們必定得勝。」

 

【王上二十2328 山神、平原的神按照古代近東的多神觀點,神明通常被視為各有領地,和政治領袖一樣。這些領域有時是照國界分割(每國有自己的守護神),有時則依循地形上的區域和界線(河、山、湖泊、平原)分割;本節中的人就是持這想法。以色列境內多山,首都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皆在山區;這些因素都助長了耶和華領域在山區的臆測。──《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24「王當這樣行:把諸王革去,派軍長代替他們;」

「軍長」原作「首長」(與王上十15同)。亞蘭人大概認為:上次進攻以色列雖然聲勢浩大,但諸王各自為政,難以合作,所以寧願設立行政官員,加強內部組織,務求團結。但結果徒勞無功,亞蘭人雖然有備而戰,仍敗在以色列人手下(26-30)。——《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2425 戰略計畫第二次軍事行動的戰術和上一次的有很大分別。上次亞蘭聯軍是直接攻打撒瑪利亞,其用意是圍城。第二階段的重點則不在使城中的居民饑餓或攻破城牆,而是在空曠地方對陣作戰。亞蘭人可以在此全面發揮他們戰車和騎兵的優勢。不曉得是因為戰術不同還是上一次的失敗,亞蘭人又撤換了全體將領,招募新兵來打仗。──《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25「又照著王喪失軍兵之數,再招募一軍,馬補馬,車補車,我們在平原與他們打仗,必定得勝。”王便聽臣僕的話去行。」

 

【王上二十26「次年,便哈達果然點齊亞蘭人上亞弗去,要與以色列人打仗。」

    「亞弗」位於加利利海之東(比較撒上四1)。——《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26 亞弗】古以色列有好幾個名叫亞弗的地方(可能多達五個),以致發生這場戰爭之地點的考證變得複雜。最普遍被提出是戰場遺址的是一個位於加利利海的東岸,以色列通往大馬色的路上。這地點的問題是亞蘭為什麼會選擇一個離撒瑪利亞這麼遠的地方,以色列人又為何要長途跋涉與他們打仗。耶斯列平原一帶是最合理的地點,而非利士人在基利波一役於亞弗集結軍隊,更提高這地點的可能性(參較:撒上二十八4,二十九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27「以色列人也點齊軍兵,預備食物,迎著亞蘭人出去,對著他們安營,好像兩小群山羊羔。亞蘭人卻滿了地面。」

 

【王上二十28「有神人來見以色列王說:“耶和華如此說:‘亞蘭人既說我耶和華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將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王上二十29「以色列人與亞蘭人相對安營七日,到第七日兩軍交戰。那一日以色列人殺了亞蘭人步兵十萬,」

    亞蘭軍隊延遲七日,可能是為了要等待更有利的兆頭。殺死十萬亞蘭人可能是象徵性的數目,代表極大的死傷,因為聚集在誇誇的亞蘭軍隊總數只不過是六萬二千九百名。然而,「千」(~elep{)在不改變子音的情況下可以讀為「軍長」(~all u^p290。古代戰役中一天死亡一百人已是非常慘重。同樣的,在亞弗城中壓死的二萬七千人也包括當城牆倒塌時城內所有的人。這會使以色列人憶起他們在耶利哥城的勝利(書六),另一種演算法便是將此數目視為代表壓死了二十七位軍長。──《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30「其餘的逃入亞弗城,城牆塌倒,壓死剩下的二萬七千人。便哈達也逃入城,藏在嚴密的屋子裡。」

「嚴密的屋子」即「屋子的內室」。——《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30王可能首先在一間內屋(呂譯)或聖所(「屋中屋」,參:王上二十二25;王下九2),並非地下室(約瑟夫,《猶太古史》viii.14.3)或逐室搬移(Gray)。──《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30 逃入亞弗由於亞弗的位置未有定論,要從考古角度討論城防是不可能的。城牆坍塌不一定是圍城、攻破,或神明干預的結果。使城牆塌陷的主要戰術是在牆下開鑿隧道。實際上學者提出幹壕(深達床岩)和土制護堤的用處,就是防止削弱城牆基礎的地道挖掘。城牆的地基若不堅穩,上層建築就會崩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31「他的臣僕對他說:“我們聽說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現在我們不如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

     「腰束麻布,頭套繩索」是自卑降服的象徵。——《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31 麻布和繩索麻布是示哀的常見方式。阿希蘭的石棺上繪畫了正在哀慟的女子,她們的裙子上束著似乎是麻布的腰巾。繩索可能是象徵他們自居為戰俘。亞述和埃及的浮雕對敘利亞俘虜的描繪,都是頸上套著拴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31~33以色列人真的有仁慈的名聲嗎?他們所使用的字眼(h]esed)乃指神守約的慈愛(AV作「憐憫」)。王覺得最少值得一試,便身穿山羊皮(麻衣),象徵哀慟;頭套繩索,象徵順服,並非搬運工人(s%anda)或求情(約瑟夫)的象徵,而是表示他們隨時準備好被帶走成為階下囚。那些「等待好兆頭出現」(RSV)的人要求饒命,聽到亞哈稱便哈達為兄弟33節,亦即聯盟,平等盟友),視為一線生機,亞哈邀請便哈達上他的禦輦(33節),印證了他們的觀察正確。這個解釋比較合理,勝於重組MT經文,解釋為「急忙採用」(NEB)或「立即當真」(Gray)。希伯來文(hlt])惟有在此出現一次,因此難以確定其意義為何。──《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32「於是他們腰束麻布,頭套繩索,去見以色列王,說:“王的僕人便哈達說: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亞哈說:“他還活著嗎?他是我的兄弟。”」

    「兄弟」並非指骨肉之親,乃指同等地位,因二人都是一國之君。亞哈請他上車(33),也是這個意思。——《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33「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氣來,便急忙就著他的話說:“便哈達是王的兄弟。”王說:“你們去請他來。”便哈達出來見王,王就請他上車。」

「留心探出他的口氣來」原作「觀察徵兆」,即以此為好現象。——《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33 請他上車藩屬必須在車輪旁邊奔跑(如亞蘭的比爾拉基布碑文),只有地位同等之人才被邀上車。稱便哈達為兄弟,又邀請他上車,表示亞哈願意重新協商原有的關係。亞哈從前可能是便哈達的藩屬,若然,二人之間應該有宗主條約。條約當規定亞哈向亞蘭納貢,並且服于其權下。「兄弟」的新關係表示雙方建立平等條約,亦無需朝貢。如此雙方的關係便屬平等,彼此在軍事上互相支持,並且以平等地位開拓新的商道和貿易事業。亞哈寧可接受平等地位,不乘勝進擊使便哈達成為藩屬,可見其寬厚的態度。──《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34「便哈達對王說:“我父從你父那裡所奪的城邑,我必歸還,你可以在大馬士革立街市,像我父在撒瑪利亞所立的一樣。”亞哈說:“我照此立約,放你回去。”就與他立約,放他去了。」

    亞哈王在,答應放人以前強行要便哈達同意(b#ri^t[)兩個要求,後來並正式立約印證。首條規定是歸還在暗利王朝時亞蘭人所奪取的(邊境?)城邑。舊約並未記載這事件,有關暗利王朝的記載非常簡短(見十六23-28),故意省略他的主要事蹟(參:摩押碑文)。或有可能這是指巴沙任內的失土(十五20,十六3),此可能性大於視之為約哈斯任內失土,後為約阿施所收復(Gray)。──《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34 條約條款歸還攻取的土地,使兩國恢復傳統的疆界。便哈達作出的其他讓步則與貿易機會有關。新王接管主要城市之後首先施行的措施,包括為自己的商人設立新的市集,並且為自己興建紀念廣場。接著有商賈移居至此,在城中開辦生意。但城城門之外的院子就是這習慣的例證。按考古學家的考證,在此出土的一連串建築物是個為紀念亞蘭征服者的市場,其石碑顯眼地立於城中(今稱為大衛家石碑〔House of David Inscription〕)。──《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王上二十35「有先知的一個門徒,奉耶和華的命對他的同伴說:“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約瑟夫(《猶太古史》viii.14.5)認為先知的一個門徒乃指米該雅。門徒乃指在一位指導者(「父」)之下的一階級或一組人。這是首次提及這種出現於暗利王朝關鍵時期的、特別的先知團體(王下二3-715,四138,五22,六1,九1),除此以外我們所知不多。──《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36「他就對那人說:“你既不聽從耶和華的話,你一離開我,必有獅子咬死你。”那人一離開他,果然遇見獅子,把他咬死了。」

 

【王上二十37「先知的門徒又遇見一個人,對他說:“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將他打傷。」

 

【王上二十37~40此先知為了吸引到王的注意力,將自己裝扮成一個受傷的兵,眼部蒙著「繃帶」(NEB),或頭巾38-41節)。此詞(`@per)唯有在此出現過一次,可能是一般性的頭巾(亞述文為 apa{ruCohen)。先知可能在前額或面頰上有特徵(3841節)。擄人者要對被擄者的生命負責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失職者可能要被罰一他連得3,000舍客勒,34公斤)銀子,相當於一個奴隸價值的一百倍,這並不誇張,乃是當時典型的預防性法律刑罰,以避免違約。──《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38「他就去了,用頭巾蒙眼,改換面目,在路旁等候王。」

 

【王上二十39「王從那裡經過,他向王呼叫說:“僕人在陣上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人來,對我說:‘你看守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連得銀子來。’」

    「一他連得銀子」等於三千舍客勒銀子,根據出廿一32,這是一百個奴僕的代價。這裡所提到要看守的人是指戰俘。——《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40「僕人正在忙亂之間,那人就不見了。”以色列王對他說:“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樣判斷你。”」

 

【王上二十41「他急忙除掉蒙眼的頭巾,以色列王就認出他是一個先知。」

    先知除去頭巾,亞哈便認出他的身分,這可能顯示當時先知額上有標誌。——《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42「他對王說:“耶和華如此說:‘因你將我定要滅絕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

    「定要滅絕」原文乃指在某些戰役裡,所有掠物或戰利品都要完全毀滅獻給神的情形(如申七2; 廿16; 撒上十五3)。——《串珠聖經注釋》

 

 【王上二十42有關耶和華定要一個人滅絕(希伯來文「我所詛咒的人」)是許多現代人所難以接受的概念。全然滅絕的詛咒(h]e{rem)乃神規定將任何使神的子民與神隔離的東西完全毀滅(申七2,二十16;參:賽三十四5),通常被視為是「聖戰」,但是所有古代的戰爭都被視為是聖戰(參:馬裡的詛咒292)。此舉可能是出於對污染的預防,並且神的作為是不能受非議的。亞哈的寬恕帶來更大的苦難,他不執行神的刑罰,導致咒詛及刑罰落在他自己的身上(Jones)。──《丁道爾聖經註釋》

 

【王上二十43「於是,以色列王悶悶不樂地回到撒瑪利亞,進了他的宮。」

    「悶悶不樂」原文有氣憤之意。——《串珠聖經注釋》